• 美人图第十集第六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六章◆身殒神翔

    「拜见师父!」伊山近跪在地上,向着堂上端坐的清高仙子重重地磕头行礼。那仙子依旧是那样高傲美丽,容貌极为熟悉,与他奸过无数次的月中仙子一模一样。

    这是在冰蟾宫玉字房的殿宇之中,他又穿上了女装,将鸡鸡吸入腹中,深藏起来。

    为了自己喜欢的公主,他不避危险,重新回到冰蟾宫,希望能打听到香雨与她孪生姊妹的消息。

    自从离开沿江省后,他分批遣散随从回归京城,并放出风声,说自己要微服私访,巡察天下,让附近的各省官员都又喜又怕,梦想着能见到这位出名好色的小公子,把自己妻女献上,以获得一步登天的机会。

    他沿途在官场中收的那些美人,大家都以为是已经随各批随从回到京城,却无人知道他已经将她们收入美人图,在自己的空间中建了富丽庄园给她们居住。

    那些带了美婢的可继续使唤婢女,而没有婢女的就派些侠女盟属下少女服侍,反正她们已经被打上美人图的烙印,是无法反抗命令的了。

    等到孤身一人时,他立即驾空行梭向北疾飞,来到冰蟾宫附近改换装束,重新回到了雪山之上,前来拜见这位美丽动人的兇恶师父。

    韩玉琳这一次的心情倒是很好,居然能有好脸色对他,矜持微笑点头,随口问了几句他在外面的游历经过,伊山近也说些谎言来应付,竟然没有挨鞭子就过了这一关。他蒙恩站起来,小心地询问两位师姊的下落,却得知春凝刚好去别宫传话,而香雨则是闭关清修,不能和别人见面。

    伊山近当然知道她是和湘云公主一起闭关的,心中暗自叫苦,不知道她们会受到什幺样的对待,究竟能不能受得了。

    就算她们能支持得住,只怕她们出关之时,她们的亲人早就都老死,再也不能见面,就像他遭遇过的命运一样。

    韩玉琳随意一瞟堂下恭敬侍立的清丽女孩脸上的忧色,淡然道:「看你的样子,难道你也想去闭关修行不成?」
     
     
    伊山近心中一跳,跪地磕头道:「求师父成全,弟子愚鲁,需要闭关清修,如果能和香雨师姊一起闭关修行,定有助益。」

    「只怕你的修为还不足以闭关啊。」她淡淡地说了一句,又道:「想和香雨一起修行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你得为本宫立下功劳,才能获得如此恩典。」

    「请师父示下!」

    「本宫各房正在派出弟子,去扫蕩邪魔外道的巢穴。」韩玉琳悠然微笑道:「为师已经将你的名字报了上去,明天就可以出发,若能立下功劳,便可以答应你的请求!」

    伊山近骇然抬头,瞪大眼睛看着高高在上的美丽师父,心里明白,这是她的借刀杀人之计。

    自己在冰蟾宫中的修为不过是最初阶的冰心诀第三层,算是低阶修士的初期,根本没多少实战能力,一旦对上敌方修士,多半只有死路一条。现在他虽然真正实力已经达到中阶修士,但这样的双修功法锻炼出来的灵力,无论如何不能在别的冰蟾宫女修面前展现的,单以冰心诀三层的实力参加实战,定然是区多吉少,师父想要借敌人之手除去自己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

    韩玉琳冶笑看着这最小徒弟的清丽面庞,毫下掩饰自己的厌恶与痛恨,就彷彿是夙世冤仇,痛恨起来根本下需要理由。

    伊山近默默看着这张熟悉至极的美丽面容,眼中的光芒渐渐隐去,表情化为平静,低头向美人平静地叩首,恭声道:「谨遵师父法旨!」

    ※ 
      
     ※ 
      
     ※

    明月中,桂树下,俊美少年斜倚树干而立,遥望远方,神情怅惘迷离。在他的身下,一个绝世容姿的美丽仙子以高雅仪态跪在他胯间,迷倒众生的纤美玉手捧住硕大阳物,温软仙唇含住肉棒,小心地吮吸,时而还用美妙仙舌在上面舔弄,动作潇洒飘逸,仿若正在吟诗作画的诗仙画仙一般。

    她的樱桃小嘴温暖湿润,含住肉棒温柔舔弄的感觉让他很爽,伊山近只能歎息着伸手放在她的头上,轻抚青丝,怅然道:「师叔,为什幺你总是牢牢把住真阴和灵力,不肯让我多吸一些呢?」

    他低头凝视她绝色美丽的容颜,眼中有询问之意。

    这张脸和他师父的容貌一模一样,简直找不出任何差别。这让他在与她做爱时常常产生错觉,就像现在,一时之间只觉跪在自己身下含吮肉棒的娇柔仙子,正是自己那威严冷酷的美丽师父,害得他的肉棒又胀大了一圈,硬硬地顶在娇嫩咽喉上面。

    口含肉棒的韩玉璃抬起美目,幽幽地看着他,当然知道他在意淫自己的孪生姊姊,所以才会肉棒变大。在明月中经历了这幺多次的做爱交欢,她对他的身体反应已经很了解了。

    但她却什幺也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向前挺进,绝美玉颜渐渐贴向男孩胯部,硕大龟头顶开娇嫩咽喉,插入食道之中,而这高雅仙子就用自己的紧窄食道,轻柔套弄着男孩的肉棒前端,满足着他的慾望。

    伊山近爽得歎息呻吟,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才又想起刚才的话题:「师叔,我师父总想要我的命,这次派我出战明显是借刀杀人。我现在只是冰心诀练到第三层的初阶修士,又靠什幺来保命?还请师叔发发慈悲,把你体内灵力赐予师侄一点,让师侄的冰心诀升到第四层,也算是进入了初阶修士的中期,冰蟾宫的仙法也能用上一些,多些保命的希望。

    「而且,我的双修功法也已经达到中阶的第三层,只要师叔多赐予些灵力,让我突破关口,成为中阶中期修士,即使面对强敌也有逃走的机会。」

    他说得如此恳切,韩玉璃却充耳不闻,只是用柔滑香舌细细舔弄肉棒,耐心细緻地进行这件重要的工作,似乎是将所有心神都放到这上面了一样。

    见她如此油盐不进,伊山近也无可奈何。从前他不管怎幺暴奸凌辱她,用尽各种方法逼迫,插遍了她身上三个美妙仙洞,这位师叔就是死抱着真阴不肯撒手,害他现在进境越来越慢,却也无计可施。

    身边突然光影一闪,一个窈窕美丽的女子出现在他身边,妩媚微笑着,柔声道:「公子,不用求她,我有办去!」

    伊山近精神一振,伸手揽住她的杨柳细腰,轻抚柔软玉臀,温声问道:「好媚灵,快告诉我,有什幺办法?」

    绝美女子眼中妩媚光芒闪动,抬起玉手挡住他摸向自己高耸酥胸的魔爪,娇笑道:「其实公子你和她做了那幺多次,吸取她的真阴已经够多,再加上你在凌乱野做爱交欢时吸取的元阴,要升人中阶修士的中期修为已足够了。」

    听这话的两个人都脸红起来,韩玉璃忍不住恨恨地在肉棒根部轻咬一口,伊山近也咳嗽一声,对于自己和天下第一尊贵美少年做爱吸取元阴的过往经历颇觉不堪回首,只能岔开话题,捏着她柔韧纤腰问:「那你说该怎幺办?」

    「现在需要的就是药引,如果能有灵力够强劲或是内力极强的处女与你交欢,自愿被你吸取元阴,突破修练的瓶颈指日可待,而且还能趁机撼动她的真阴、吸取她更多的灵力,以后进境速度还会更快一些!」

    伊山近听得怦然心动。自从升人中阶,成为中阶修士之后,他才知道中阶修士的进阶有多困难,不知要积累多少灵力、修练多少年,才有希望跨过一层。自己是靠了练化高阶女修真阴、吸取中阶修士菊道灵力才有如此快的进步,可是日后想要再在短时间内升上一阶,比登天还要难得多。

    如果按她所说,能够顺利吸取美丽仙子的真阴与灵力,进境速度将会大幅加快,那就有希望在最短时间内提高修为,拥有更大的复仇希望!

    可是一想到「自愿被吸取灵力」这话,就让他无力地低下了头,喃喃歎息道:「谁会自愿被我吸取元阴?难道要我去找太子殿下,让他挺起屁股自愿让我干吗?」

    一想到自己竟然要沦落到吸取男人元阴的悲惨境地,伊山近就不由得悲愤莫名,恨恨地伸手去捏媚灵的乳头,想让她陪着自己一起心痛。

    可是媚灵在美人图空间中的实力比他强上许多,玉手闪电般地挡住他的手指,悠然媚笑着,眼中充满挑逗戏谵之意。

    伊山近怒哼一声,无奈地伸手向下,捏住自己美丽师叔那娇嫩滑腻的温软玉乳,狠命捏揉,在上面留下红红指痕:肉棒也向美人仙喉中深深插去,痉挛颤抖着,将充满奇异味道的灼热精液喷射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胃中去。

    ※ 
      
     ※ 
      
     ※

    冰宫之中,两位娇柔美丽的小公主相对而坐,美目微闭,正在闭关修练。

    她们的容貌身材一般无二,毫无分别,看起来就像镜中的影像。只有衣服有所差别,一个穿着茎丽的公主礼服,另一个则是清雅仙衣、飘逸出尘。冰宫之外,伊山近与春凝师姊依偎在一起,隔着寒冰宫殿的透明墙壁,看着里面闭目修练的两位美丽公主,不由得伤心含泪,却也只能默默地将泪水嚥下去。

    在离开冰蟾宫之前,好心的春凝师姊抵不住这位小师妹的央求,偷偷地带着他来看一眼香雨师姊以及她的孪生姊妹,在看过这一眼后,他就要远离本宫,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着回来。

    伊山近最后深深看王毫无知觉的这对姊妹一眼,咬牙离开,心中对韩玉琳姊妹充满痛恨,发誓离开此地后,一定要去美人图中骑上韩玉璃,奸她个死去活来,以惩罚她们这些年对可怜的皇后和公主们做下的恶行。

    春凝搂着这位小师妹,看着师妹清丽脸庞上哀伤的表情,不由得感动地想道:『清雅师妹真的是好善良好重感情啊!』
     
     
    想到师妹小小年纪,就要被迫参加斩妖除魔的行动,让春凝不禁自惭,用温暖玉臂含泪搂住伊山近,在他耳边柔声说道:「小师妹,不用怕,我会陪你一起去的!」

    为了保护师妹,她实践了自己的诺言,向师父提出要一同参加战斗行动。

    韩玉琳一向不喜欢她,因为她资质不高,到现在也只是聚灵期后期,连中阶修上的门槛都没有踏入,见她这幺想去送死,索性成全了她,让她陪着伊山近一同去参加本宫组织的行动。

    伊山近站在飞行法宝上面凌空飞行,被温柔美丽的师姊搂在怀里,将头贴在柔软酥胸上,享受着她温暖怀抱的舒适感觉,舒服地轻声歎息,感动地想道:『师父很坏,可是师姊们都很好,真捨不得她们啊……』
     
     
    冰蟾宫此次派出的分队足有十余人,驾着飞行法宝遨翔天空,像大雁一般,疾速飞向前方。

    在他的前后都有着身穿雅致衣裙的美丽少女飘然飞行,姿态优美,诱人动心。

    在冰蟾宫中,按照冰心诀三层的实力,伊山近现在还不能驾御法宝,只希望能在突破瓶颈、达到四层之后可以施展冰蟾宫特有仙术,驾法宝飞行。

    不过被师姊搂着在空中飞行的感觉也很不错。他闭目沉浸在美丽师姊的温柔之中,极为享受这温柔乡的感觉,几乎不想醒来。

    到了夜里,玉字房的师姊妹居处一室,同床共枕。

    伊山近睡在半裸师姊的怀抱中,将脸贴在雪白柔滑的半露乳房上面,感觉十分舒适快乐,就像真的被一个大姊姊搂到怀里疼爱,享受百年前受家人宠爱的孩童待遇,感动得流下了热泪,将美女胸衣都浸湿了。

    这次出战,对象是破冰盟的外围小门派。冰蟾宫决定派出多支分队,将他们一一扫平,以震慑宵小,让各个仙派不敢与破冰盟联合,挑战冰蟾宫的至高地位。

    等她们来到第一个目标附近,以法宝强力破除了对方设在门派周围的禁制,伊山近在空中环顾着四周,感觉十分熟悉,恍然想起,就在不久前,自己刚刚来过这里。只是那时自己在地面上,现在从高空俯瞰,视角不同。

    「花叶门的邪徒就在这里藏匿,现在就去把他们剿灭!」带队的师叔大声娇叱,率领着一队高阶和中阶女修向着下方的山庄飞去。

    这位师叔名叫卫苏苏,也是绝色美丽佳人,而且与伊山近也熟悉,当初曾受过他磕头,很高兴地将他带进冰蟾宫,让他成为皇家进献的第一个女弟子。

    不仅人美,实力也很强,是金丹期的高阶女修,比他的修为强了无数倍。

    那座佔地广阔的庞大山庄,被无数法宝轰击,亭台楼阁爆裂开来,轰然化为飞灰。许多低阶的修士和女修从山庄中冲出来,飞上天空,却被冰蟾宫在空中布下阵法迎头痛击,被法宝击中,惨叫着跌落下去,摔得半死不活。像那些修为最弱的直接就被击碎肉体,轮迴转世去了。

    一名老人驾法宝直上高空,放声呼喊道:「住手,住手。我花叶山庄与你们冰蟾宫毫无瓜葛,为什幺要突然偷袭我们?」

    带队的冰蟾宫女修大声痛斥道:「胡说!你们和破冰盟交好,已经成为了破冰盟属下,根本就是邪派恶徒,人人得而诛之!」

    「邪派恶徒?这话听起来好熟悉,像是花叶山庄的那两个女孩用来骂我的。现在她们倒成为了邪派恶徒,也真够讽刺的!」伊山近暗自思忖,和春凝守在远处,奉命巡视望风,提防有外人路过此地,前来插手。

    老人怒吼道:「我们跟破冰盟有些联繫又算什幺?现在的各家仙派,谁和谁没有联繫!单凭这个就说我们是邪派,我们不服,不服!」

    带队女修冷哼一声,和几个同阶女修一齐出手,数件强大法宝疾射而去,轰然击溃老人周围的防护罩,将他肉体震碎,血肉横飞,一缕元神飞翔远去,差点被当场击灭。

    为首的老人一死,别人更无法抵挡冰蟾宫的强力攻击。他们本来就是小门派,所用修练功诀效率较差,连中阶修士都很少,面对实力庞大的冰蟾宫,只有束手就屠的分。

    有些冰蟾宫女修下手极狠,每一招施展出来,法宝漫天狂飞,轰在那些低阶修士的身上,击得他们魂飞魄散,连投胎转世的希望都被彻底抹去。

    伊山近远远望去,心中恻然:『好狠哪!冰蟾宫实在是太霸道,说谁是邪派,谁就是邪派,这世界终究还是弱肉强食,谁的拳头大。谁就拥有话语权!』
     
     
    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冰蟾宫女修们消灭了所有的抵抗,又到里面仔细搜索,见人就杀,鸡犬不留,直干到天色将晚,才将整个山庄屠尽。
     
     
    春凝在空中停着,见这架势吓得脸色惨白,直到用饭的命令传来,她才拉着伊山近躲开,落到远处地面,塞给他几块乾粮,自己却一点胃口都没有,什幺也吃不下去。

    她修练多年,虽然还达不到辟榖的境界,但几顿饭不吃倒也没有太大关係。晚饭后,伊山近和一些低阶女弟子奉命入庄,到处搜索,看是否还有漏网之鱼。山庄,到处躺倒着修士的尸体,惨象令人不忍目睹。

    看着这灭门惨状,伊山近也只有暗自歎息,随着各位师姊到处乱晃,并不想替水蟾宫出力杀人,也只当是游览一下,看看这些小门派的修练之地是什幺样于。

    这里的天地灵气比较稀薄,只比人间界强上一些,却远不及冰蟾宫佔据的雪峰,显然名门大派都选在灵气浓厚的地方,这些小仙派就找些灵力梢好的地方修练,这也造成了大仙派实力更强,小门派一直都无法赶上他们。

    山庄中,到处都栽种着花草树木,茂密妖娆。花丛下面躺着主人的尸体,鲜血流淌出来渗入泥土,灌溉着花草,将让牠们生长得更加茂盛。

    伊山近暗歎着从尸体上面迈过,走向一处处院落,在里面搜索,看看是否还有活着的修士。

    如果有的话,或者能收为部下,作为向冰蟾宫开战的人力储备。

    当然这很困难,首先对方难以信任你,而且即使侥倖收服了对方,想从冰蟾宫的各位师叔、师姊面前把人救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一路寻去,正走过一个小院门口时,突然听到媚灵的声音:「公子,到那里去!」

    伊山近将目光转向小院,却见院门处芭蕉掩映,碧绿青翠,旁边鲜花盛开,错落有致。再配上院中的小桥流水,显得十分雅致清幽。

    他迈步走入院中,踏过竹桥,看着桥下流水已经变成淡红色,显然是上游有倒毙的修士,鲜血流下,将山庄里面的河流都染红了。

    幽雅小院中,到处生长着葱郁的植物,红绿相问,各种花草清香扑面而来。

    伊山近在院中转了几圈,踏入精美清雅的房屋中,却见一间间都是闺房,里面洋溢的香气让他颇有熟悉的感觉。这香气却是分为两种,一间碧竹屋中,清幽香气令人闻而忘俗:另一间花团锦簇的闺房里,地面上到处生长出娇艳鲜花,红花似锦,熏人欲醉。

    在碧竹屋中,伊山近凝视着仙家少女日常所睡的碧绿竹床,毫不客气地躺了上去,按照媚灵的指点,在竹床内侧找到一个微小法阵,却是刻在碧竹柱上的,运灵力在法阵中心伸指一点,叭的一声,碧雾涌起,迅速将整张床都包裹在里面。

    这法阵已经开启,伊山近整个人被碧雾托住,向墙上撞去。

    墙面却是虚空,碧光转换之间,雾气渐散,伊山近赫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大竹筏上面,顺流而下,直向河流下游飘去。

    在河面上,到处飘动碧色雾气,看不清远方的景致。

    飘不多时,竹筏一震,却是已经到了尽头,撞在一个木造码头上。

    伊山近跳下竹筏,走上码头,渐渐走进一大片竹林中。

    林中幽静,清风拂过竹林,化出簌簌竹涛之声。

    偶尔也有鸟儿出现,仰颈在风中啸鸣,与竹涛声配在一起,恍若世外仙乐,令人忘却身在何处。

    伊山近在雾气瀰漫的竹林中缓步行进,循着林中道路一步步地朝前走,渐渐出现岔道,不知该走哪一条才是。

    岔道边,各生长着一枝、两枝、三枝鲜花,花枝招展,红艳动人。

    『媚灵,现在该怎幺办?』伊山近在心里问,已经发觉这是一个阵法,号称迷罗阵,如果不熟悉阵法的人闯进去,只怕再也走不出来了。

    媚灵在图中耐心推演阵法,过了一会儿得出答案,道:「三条岔道都是假的,你向左三步,向右转,一直走过去!」

    伊山近踏出竹林道路,走了三步,硬挤到几棵翠竹中间,再右转踏出一步,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一条小径蜿蜒向前,朝着竹林深处延伸。

    他小心地踏上小径,按照媚灵的指点向前走,时而转向,时而跳跃,过了好久,穿过重重迷阵,渐渐接近阵法中心。

    当他踏过最浓重的一团碧雾之后,雾气突然散去,他站在竹林的中央空地上,面对着两个目瞪口呆的美貌少女。

    那原本如小辣椒般的任性少女,精灵美丽至极,另一个女孩则是冰清玉洁,清丽绝俗。她们满身清气花香,看上去就像花的仙子、叶的仙子一样,而她们也确实姓花姓叶,是花叶门的嫡传子弟,本就是最亲的表姊妹,又一起长大,关係好得和亲姊妹一样。

    这些年,两个女孩一直在山庄中修练,未曾出去走动,见识不多,这次本门遭逢大难,被长辈藏在这里,希望这两个聪慧弟子能够侥倖活下来,不至于让本门彻底覆灭,断绝传承。

    她们颤抖的纤手紧紧握住赤绫和碧叶法宝,作出防御的姿势,彷彿随时都可能将法宝砸过来。

    「原来真的是你们啊!」伊山近失声叫道,虽然上次被她们从自己手中救走了蔡玲儿,彼此也算敌对立场,可是这样的超美少女如果被冰蟾宫的人杀掉了,他还是会觉得惋惜。

    刚才在闺房中,他嗅到的两股香气都很熟悉,那时他就在想是不是自己上次面对她们为十二侠女盟少女破处时留下的深刻印象,只是还不能确定那是否就是她们两人留在屋里的香气。

    现在看到她们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终于让他鬆了一口气,忍不住深吸一口瀰漫在空中的处女幽香,缩在小腹里面的肉棒也不禁蠢奸欲动起来。

    这也怪不得他,上次和十二处女交合时,面对着就是这两个美若天仙的女孩,慾火中烧时,却偏偏不能把肉棒插到她们的嫩穴和小嘴里面去,只能一边插弄劲装少女一边看着她们的美丽容颜、窈窕胴体过乾瘾,留下深刻印象也是难免的了。

    红衣和碧衣少女也慌乱叫道:「你是冰蟾宫的人!快说,外面怎幺样了?」

    她们颤抖的手控制着空中的法宝,像是随时都会打下来。

    伊山近看她们吓得可怜,倒不忍心告诉她们整个山庄都被屠尽,只能轻歎道:「别担心别人了,你们在这里要是被发现,还能活命吗?」

    他突然虎躯一震,将体内隐藏的双修灵力爆发开来,在经脉中快速运转,沉声道:「不要想着杀人灭口的事了,就算这里只有我一个,你们也休想联手收拾掉我!」

    两名美貌少女骇然看着眼前的清丽白裙女孩,只在一转眼间,这女孩就完成了从众灵期三层到人道期三层的转变,实力增强之快,令人震撼。

    她们并不了解冰蟾宫所修功诀和谢希烟的双修功法的差别,只当这是冰蟾宫特有的秘法,能快速增强实力,都吓得浑身发抖。

    伊山近仰头向天,傲然道:「两位姊姊,要是我招呼一声,让师叔、师姊们听到,你们猜会有什幺后果?」

    碧衣少女吓得泪水在眼珠中打转,突然跪下,哀求道:「小妹妹,求你放过我们,不要叫人来杀我们好不好?」

    她虽然在修练方面天资聪慧,却涉世未深,此时想着长辈临别时的沉痛叮嘱,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不然的话,本门就彻底完了,若断了道统,就是死后也无颜见历代祖师。

    红裙少女却很有骨气,扑过去拉住她,咬牙颤声道:「姊姊,不要求她!我们就算是死,也不能堕了花叶山庄的威名,何况你看她这幺小的年纪,又凭什幺能放我们出去?」

    伊山近沉吟不语,脸上表情似笑非笑,斜睨着两位少女,漫步走过去,温声道:「你们若是听我的话,我自然能办法救你们性命:若是不听,就算我不喊叫,你以为我的师叔们就找不到这里来吗?」

    在他头上,隐藏悬浮于空中的美人图一直持续不断地散发震慑气息,对这两个少女施加心理压力。

    这里本是灵气充足之地,而且前人所设迷阵也有可以凭藉之处,媚灵已经了解此迷罗阵的奥秘,在阵眼中散发法力,甚至利用此阵散发出强烈的震慑力量,让两个遭逢大变、家破人亡的少女心惊胆颤,恐惧慌乱,无法静下心思考,渐渐思维迷乱,按照他谖的一步步做下去,再无反抗之意。

    心神不宁之下,即使性格刚强的红衣女孩也停止了拉姊姊起来的动作,含泪怒视着他,叫道:「你真有办法救我们出去?」

    伊山近仰天长笑,伸手一指,让美人图现身空中,从头顶上泻下万道金光,将三人笼罩在其中,朗声道:「我有这件法宝,就算千人万人也装得下。只要你们听话,静下心来不作抵抗,我就允许你们藏到法宝里面去,然后带着法宝离开,师叔们又怎幺能看得出来?」

    「那你要我们做什幺,才肯救我们出去?」碧裙少女颤声问道,看到了最后一线生机,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不想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让本门断了道统,成为万世罪人。

    伊山近沉吟走近她们,凝神戒备她们暴起伤人,凝神盯着红衣女孩,突然喝道:「跪下跟我说话!」

    美少女俏脸胀红,面现愤然之色,却被碧衣少女拉住她,颤声哭泣,央求道:「好妹妹,为了本门能存留一脉,你就暂忍一时吧!」

    红裙女孩也被美人图散发出来的震慑气息弄得玉腿发软,不由自主跪倒在她的身边,噘着嘴道:「跪都跪了,有什幺话就快说吧!」

    伊山近满意微笑。这两个女孩资质不错,修练前途一片大好,如果能收为己用,对付冰蟾宫就更多了一点胜算。

    只是她们不知天高地厚,未必肯服自己,必须得努力打压,消除她们的傲气,才有希望将她们彻底掌控,再无背叛之心。

    现在这些还不算什幺,对她们傲气的真正打压还在后面!

    这两位气质清雅的美丽少女跪在小小女孩的面前,看着这白纱衣裙的清丽可爱少女漫步走到她们面前,脸上带着奇异的微笑,挺胯柔声道:「来,舔舔我这里!」

    当她们明白了他的意思,都骇得呆了,做梦也想不到这清丽可爱、如天仙般纯洁的小女孩竟然会提出这样下流的要求。

    可是伊山近已经趁她们惊呆的时候,按住她们的头,将两张绝美容颜贴到了自己胯下,踮着脚尖夹住碧衣少女的瓜子俏睑,喘息道:「快舔,不舔不救你们,我师叔们很快就会找来了!」

    碧衣少女吓得流泪,怔怔地伸出香舌,在他双腿中间轻轻舔弄,柔滑舌尖上的口水将他所穿纱裙沾得微湿。

    红衣女孩接下来也被他两条大腿夹住俏脸,愤然流泪,将脸扭向一边,却被师姊哭泣催促,下得已吐出丁香小舌,敷衍地在他阴部舔了两下,以此应付差事。

    「脱了衣服,摸自己乳房,还有下身!」伊山近用大腿根夹紧她的娇颜,几乎要骑到她脸上,喘息命令道,只觉慾火如焚,再难自制。

    双修功诀带来的副作用,让他随时都可能会有慾火在心中燃起,看到这两位美丽至极的窈窕少女跪在面前,更是控制不住了。

    「只要听我的话,你们的命就不会有问题!」他话音未落,远处已经传来剧烈的轰鸣声,让大地都为之颤抖。

    碧衣少女失声叫道:「不好,是四师兄所在的位置!」

    那也是花叶门中的一个杰出弟子,被长辈们藏到另一处阵法中心,入口处却在山庄广场上,现在显然是已被冰蟾宫的搜索队伍发现,用法宝进行轰击,等到收拾了他之后,顺着两边阵法相连的通道,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

    两名美丽少女脸色惨白,消除了最后一丝侥倖想法,在伊山近的催促下,不得不合泪褪下漂亮洁净的衣裙,露出雪玉般的肌肤,颤抖哭泣着揉弄起自己挺拔而富有弹性的雪白玉乳来。

    看着这对美丽姊妹的自淫画面,伊山近兴奋得身体都在颤抖,喘着站在她们面前,瞪大眼睛仔细欣赏柔美玉体,一点都捨不得放过。一边看,他一边还诉说侠女盟的暴行,以证明她们上次拯救蔡玲儿是个错误:「侠女盟本来就是一个强盗组织,七侠女个个杀人如麻,不管江湖中有谁得罪了她们,都会立即找上门去把所有人杀得乾乾净净,男女老幼,鸡犬不留!看这行事风格,和现在的冰蟾宫有什幺两样?」

    他仰头向天,长歎道:「看看你们的亲人长辈就因为和破冰盟有一点来往,就被冰蟾宫扣上邪派恶徒的罪名,直接杀光,屠灭整个山庄!那个可恨的侠女盟也喜欢做这种事,简直就是武林中的冰蟾宫,只靠着自己实力强,就做下这幺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像这样的强盗组织,不刬除怎幺行?」

    正哭泣着揉搓娇嫩嫣红乳头的两位美丽少女心中剧震,捂着雪玉乳房抱头痛哭,确切知道了自己师长、亲人被杀光的噩耗,伤心恐惧得像天塌下来一样。

    看她们哭得伤心,伊山近也是虎目含泪,咬牙道:「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加入冰蟾宫,也是因为对冰蟾宫有着深仇大恨,虽然和你们的情况不太一样,可是也差不了多少!像冰蟾宫、侠女盟这样兇恶的组织,一定要彻底刬除,将所有余孽捉拿归案,不能留下一点祸患!」

    回覆
    b9022011
    的文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