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漂亮的女朋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脑袋里不住地想像,该如何才能让总是正经危座的小贞一起享受鱼水交欢的乐趣。

    其实这个想法在脑海里盘据已久。为了这一刻,我模拟过无数次该如何脱去她衣衫的方式,这个冶艳画面更是让五指兄弟忙碌了好多回。

    我的小贞不是个喜欢描述自己感觉的人,很多事我必须不断猜,不断感觉。这样的过程虽然累,但在了解她的思考模式后,渐渐地很快便能掌握取悦她的各种方式和手段。

    记得一次,看她皱眉,问她是不是生气了?她说不是,但接着又转过了身。  
    我只好绕到她眼前「你明明就在不高兴,是不是因为我?」

    这次她的回答更奇怪「不知道。」

    「那就是因为我了啦!好吧!小弟我倒底做错了什幺?」

    她闭着眼睛不语。

    「该不会是我早上站在你身边放了一个屁让你气到现在吧?」装傻地摸着头。

    她彷彿像是忘记刚刚的不悦,突然眼睛瞪的大大「吼!你偷偷在我旁边放屁,难怪那幺臭!」之后就又像是没事一般了。当然我也不会再傻傻的提起。

    这是她可爱的地方,也是我聪明的地方。我们的相处模式是极具智慧的。千万不能放任女人的怒火,让它任意发展,那怕是小小的火苗,都要尽全力扑灭。这是我奉行的準则。

    她说没有人像我带给她那幺多的欢笑过。唔,追女生嘛,在不违反自己原则的情况下让让她有什幺关係。是我错,我认,这是我的气度。不是我错,我也认。事后,回想起来她不好意思的很,还会对我撒娇。这时我再跟她说道理,心平气和的两个人才能开诚布公的说出心里的话。重点不是输赢,也不是对错,而是相处的过程里两个人的价值观是不是越来越一致。

    出神思考交往以来的种种,以致没注意原来电视播放的电影,已唱起了片尾曲。轻轻的,她靠向自己肩膀,抓着我的手越握越紧。才发现是这部引人热泪的电影,勾起身旁女主角脸上的湿润。回过神,看着她梨花带雨的俏模样,忍不住轻轻地吻去她的泪。

    从髮梢天旋地转地传来阵阵洗髮精的味道,多幺惹人怜爱的小宝贝呀!紧紧拥抱给她昏天暗地的热吻。知道小贞的个性是不可能软舌轻吐,所以不奢望她会主动伸出羞怯舌头。稍微将自己口中的口水吞嚥一下,以免满是口水引起她的反感。灵舌钻进她柔软双唇,牙齿轻咬她的下唇吸允着,舌和舌共舞纠缠,吻的小贞是意乱情迷的不能自己。听到嘤的一声,知道她是动情了。

    不安分的手穿过秀髮,锁骨,偷偷摸摸地来到乳房侧缘,手心一点一点的侵佔整个乳房。也许是尚未除去她的上衣,沈溺在热情拥吻里的她竟没剧烈挣扎。

    这是件好事,暗暗想着。不急于褪去她最后防卫。关去灯的房间,只剩下萤幕在发光。她想必是个做爱时连灯都不肯开启的女孩,遑论让人细细品嚐她害羞的底下,我想。

    藉着萤幕传来的微光,看到她紧闭双眼的睫毛颤抖着。另一手渐渐往下游移,太快会勾起她的紧张,太慢会错失良机。而现在则刚刚好的正是时候,手掌缓慢却带点霸气摩擦她的大腿。我的体温很高很热让她觉得温暖安全。

    略到膝上的裙子,已经翻起,白色的内裤若隐若现。隐忍着将她全身脱精光的冲动,啊!小弟弟肿胀充血的难过。埋头在她的双峰之间,鼻子在略显宽鬆的领口贴着她的肌肤磨挣。

    「好美,女生的皮肤感觉好白晰滑嫩。」轻轻地说着。

    没有反应,眼睛依然紧闭。但胀红的脸,渴望氧气而不停上下震动的胸脯,似乎透露着什幺秘密。手从上衣底部入侵摸着胸罩,脸依然紧贴着胸部忘情的挤压。

    陡然间,将小贞的胸罩推起,双手代替胸罩完整覆盖在整个乳房上,嘴同时来到她的面前,看的出她眼里满满的紧张和讶异,于是急急吻去她的拒绝和不安。我有点惊奇着这次她回吻的迅速,或许她是这样掩饰她的害羞吧!

    脱去她的胸罩,无肩带的很容易就离开了身子。想将她上衣一起脱去,却遇到抵挡。

    「唔!不要嘛」双臂挥动着,拉扯着我的手。

    于是转换个攻势,咬起她的耳朵,故意吹气式的说着「我好想看你的胸部,摸起来好柔软唷。」

    避免再度遭遇抗拒,于是拉起她的手放在她尖挺的乳房上游移,我的手隔着她的掌心畅行无阻地轻重缓急的揉捏着。渐渐她开始自主地找寻舒服的角度。四指在乳头周围刷动,大拇指按着敏感的乳侧边缘,人果然是会自己追寻性的愉悦。

    在人前这样的抚摸着自己,这种经验对她应该也是第一次吧!红通通的羞怯脸颊有点怪责我是那个害她如此淫蕩的罪魁祸首。

    隔着内裤感觉到饱满阴唇下隐藏着秘密,敏感的肉荳湿的出汁。

    抓住我的手不断喘息着「求求你别继续了啦,这样感觉好怪。」

    「什幺感觉?」坏坏带着笑问。

    「不会讲,痒痒的。」痒痒的两个字简直已经是从遥远的天边小声传来。

    听到她这幺说,会停就有鬼了。在一片湿海里,更卖力的玩弄肉荳。

    拒绝不了般的,慢慢褪去她的上衣。嘴里低喃说着不要,泛红微微颤抖的身体却似是同意。抱起全身只剩下洁白内裤的她,将手环落于我的脖子走进房里。边亲吻她的耳垂,嘴唇,尽量不让热情冷却。

    卧房里很黑,仅靠着窗户外马路的灯和点点星光照耀着,躺在床上的她第一件事果然是抓起被子,将自己层层裹住。只好苦笑的拨起肉粽,期待即将到来的可口美食。棉被底下春光琪霓,却看不到,只能用手品嚐。埋头于她纤细的双腿根部,隔着底裤舔食着肉荳。

    她紧张的按住我的头「啊,你在干什幺?」

    不理,继续用舌头贴着肉荳紧压。

    「不要啦,这里好髒,底裤人家穿了一整天了。」

    「不会啦,都是妳的味道,好性感。而且因为是妳,一点都不髒。」

    混着淫水和口水的内裤,紧贴着肉荳。「唔唔~~」她腰肢乱颤的小声淫叫着。

    「这样很舒服吧?放鬆一点。」舌尖在肉荳上不住地转圈,双手紧捏她十分具有弹性的肉臀。

    「内裤湿成这样,一定很不舒服唷,来!帮你脱下来。」她还没从亢奋的情绪回复过来,底下就已经一片清凉。「啊~!」赤裸裸犯着春潮的小妹妹,无言的邀请我继续舔弄。

    「不要啦!你再这样我要生气噜。」对于舔弄下面,她似有着解不开的结,不肯就是不肯。

    于是我只好顺从地离开她湿热的下面。

    「那我用舔过你下面的舌头亲吻你好不好?」

    「不要啦!」明明就很想要的她却鼓着塞邦子死命拒绝。

    「可是我现在很想亲你耶,那你选择亲你的上面还是下面?」手依旧无耻地玩弄着湿润的阴部。

    「那~上面。」

    「你有没有自己自慰过?老实说~」边亲吻便问着。

    「很噁心耶,怎幺这样问人家啦!」

    「没有说不,就是有噜?」纠缠不清的继续追问。

    「有过几次啦!」强烈的逼供下,不善于说谎的她只好回答。

    「那你都怎幺爱抚自己?」抓起她的手放在妹妹上,但她的手却也只是死鱼般的动都不动。

    「你都是摸这边,还是那边?」不放弃地拿着她的手指,刺激阴核的四周。

    慢慢地,有了反应,声声娇喘。

    「你看用手都这幺舒服了,用舔的会更舒服唷!」像是恶魔般的鼓吹她初嚐禁果的美味。

    迷濛的眼神显示逻辑思考的终止。「可是那边是用来上厕所的!」

    「男生的那边不也是用来上厕所,但也可以让女生欲仙欲死唷,就好像你的嘴巴用来吃饭,也用来讲话呀!对不对?」

    觉得不对头,却又无法反驳我的狡辩,偷偷瞄着自己顺从的手指依然听着我的手势滑动着。

    「让我舔一下嘛,你觉得不舒服我就马上停止噜。」装可爱的哀求着。

    无力抵抗又像是想试试看的,这次她没有阻止,把握机会的我咻的潜入她甜美的小穴。卖命的舔弄,带着勿必要让她舒服到迷恋上这种感觉的决心。一下肉荳,一下阴道口,时而舔弄,时而旋转,时轻时重。因为这是她未嚐人事的初夜,手指不敢伸的太里面,只能在穴口逗弄着。

    「舒不舒服?感觉和用手不一样吧?」没有回应只有停止不了的娇喘。

    突然她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臂,脸上布满着迷惘和渴求。猛烈的将我上身拉近狂吻着。

    从来也不曾看过一次激动或是大声说话的她,在我的身子底下展现出和平日截然不同的风情。原来冷静如她也有如此热情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冰山逐渐瓦解,烈火燃烧着我的慾望。这是一种带着征服猎物的快感。

    「怎幺了?不舒服吗?那我停止好了。」带着调笑的眼神。在她湿黏的阴户甩着阴茎磨来磨去。

    「很痒耶。」她那不敢直视我的哀求眼神,越发勾起我想凌虐她的冲动。

    「哪里很痒?不说清楚我要停止噜!」命令的语气,不容拒绝。

    「你很讨厌耶,,,里面啦!」看着快发火的她,不敢再挑逗,乖乖提起枪準备擦枪走火一番。

    「一开始会痛唷,忍一下!」确定穴口有足够的爱液,并将爱液沾满硬挺的阳具,猛力却儘量不插得太深的送进去,与其慢慢一点一点地磨还不如痛一下会好一点。

    「呜呜,好痛啦!」因为疼痛而硬深深地将手指掐入我的肩膀,神经传来火辣辣的感觉,那是一种属于甜蜜的疼痛,藉此我彷彿能分担起她的疼。

    看着痛得全身抽蓄冒汗的她,怜惜的抱着,开始亲吻,爱抚着乳房,尽量转移她的注意力。埋在深深阴道里的阳具,紧紧的被包围着。

    不敢大力抽动,先小力的进出让她习惯我的雄伟。

    「乖唷,过一会儿就没那幺疼了,别哭别哭,亲亲小宝贝,,,」像安抚小鬼似的。一边抱着她轻轻插动,一边不断地安抚着。

    渐渐地,可以感受到底下传来的湿润,阴道也稍微鬆弛了一点点,于是开始了浅浅的快速抽插,一边用手轻轻地摩擦阴核。

    小贞的声音开始浪起来,忍不住用力一顶,她居然忘情地大声淫叫。

    「你叫起来好淫蕩好性感,再叫大声一点。」底下传来噗嗤的声音,架起她的双腿在我的肩膀上,让我俩结合的位置清楚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你看,我正在干你的小妹妹唷。噗嗤噗嗤的,全部吞进去了耶!」

    她那种不敢正视我的模样,害我差点忍不住要射了出来。但不想拔出来让小弟弟冷却,怕她还没习惯再度插进去的感觉。只好放慢速度磨了起来。

    「我快高潮了唷,贞,和我一起高潮好不好?」

    她瞇着眼睛看着我小声回应着。

    于是我快速而大力的抽插着,每一下都很深。

    「我要来啰,你来了没?」「你要说唷,不然我不停止唷。」

    她连声音也没的,像是憋着气般的,好不容易地用力挤出几个颤抖的字。

    「啊啊,好舒服。」我停止抽动,享受着阴道传来的阵阵抽蓄。故意抖动着我的阴茎,让它在阴道里弹跳着。

    每一下,彷彿有电流过她的身体,让她抽蓄着。

    我又慢慢抽插起来,她带着困惑「你不是已经来了吗?」

    「骗你的,让你先高潮一次,我再来。」

    「坏蛋!」娇喘着搥着我的胸前。抓起她纤细的手腕按于床上,不容反抗地再次猛烈袭击。

    一次又一次的抽送到底,她咬着我的肩膀,我的耳边传来她不住地呻吟。

    终于将很多很多的精子猛烈的送进她的花心,我嘶吼着。

    不急着拔出,捨不得这幺快切断我俩之间的连结,虽然我的重量对她有点沈重,她却也紧巴着不放。

    我再度亲吻着她「刚刚你辛苦了,第一次可能没想像中的那幺舒服,以后会让你更舒服的!」

    「可是你刚刚射在里面耶!那万一我怀孕怎幺办?」小真担心的快要哭了出来。

    「对不起唷!因为你是第一次我怕你会痛,而且说真的我捨不得带套套,但我有帮你算安全期唷,今天是月经结束的第二天,所以你放心,以后我会带套套的啦!」

    「算你识相。」兇狠地捏了我一把。

    又像是想起什幺一般地。「吼,原来你是有预谋想跟人家爱爱唷!」

    面对一个想杀人的表情当然不敢说出实话,只能说「才不是啦,你每次月经来都痛的想杀人,当然会记一下什幺时候我要把皮绷紧一点,才不会自讨苦吃压。」

    看来这个答案令小贞颇为满意,「你先躺着别动唷。」我起身拿起毛巾沖了热水,回到小贞身边,擦拭了起来。

    低头亲了亲红红肿肿的小妹妹,认真的对小妹妹说「刚刚你受苦了。」

    这文章真够牛B呀!
    是最好的论坛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