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九集第四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四章
    第四成员

    「好舒服!」伊山近扑倒在温软柔滑的娇躯上,深深喘息,几乎爽得死掉。

    染血菊蕾仍在抽搐着,紧夹肉棒,让他渐渐恢复神智,清醒过来,肉棒也跟着甦醒,硬硬地插在菊花深处。

    伊山近狂乱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澈,低头看着青丝散乱的美人,吃了一惊。

    他伸出颤抖的手,撩开那沾满泪水与香汗的柔滑青丝,仔细打量着,惊恐地失声叫道:「怎幺是你?」

    他清楚地看到那是当朝太子,此时却与他以暧昧姿势连接在一起,雪白修长的双腿还高高举起搭在他的肩上,而他的粗大肉棒深深插在菊道之中,流血溢精的状态,充分说明了刚才发生了什幺事。

    伊山近茫然看着自己和对方连接的下体,以及赵湘庐含愤流泪的双眸,渐渐回想起来刚才的事情,不由得彻底惊呆了。

    就在他们默然无语、呆呆对视的时刻,地面符文翻涌,狂暴涌入体内,大量催情符文冲击着他们的心志,以这样强烈的慾望冲击,即使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抵挡,何况一个小小的双修之士?

    伊山近的眼眶中渐渐充满晶莹泪水,腰部却缓慢挺动起来,在催情邪咒的驱使下,不由自主地姦淫着当朝第一公主的后庭菊花。

    他很想停下,可是身体已经无法控制,就像被另一个人操纵了一样。

    赵湘庐羞愤地仰天娇吟,紧窄菊蕾痛得一阵阵抽搐,大力夹紧肉棒,爽得伊山近身躯乱颤,可是眼中却流出一滴痛悔的泪水。

    那边的湘云公主也在伤心嫉妒地流着泪水,远远望到伊山近眼中泪珠,不由得颤声叫道:「小文子,你为什幺哭,是不是皇兄夹得太紧了,你痛得厉害?」

    伊山近肉棒倒是不痛,可是听她这幺说,心倒大痛起来,泪珠滴滴滚落,洒在赵湘庐美丽玉颜上,让她在仰天娇吟的时候,不自觉地喝下了男孩除精液外的另一种分泌液体。

    湘云公主看得伤心,也同情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哽咽道:「小文子,要是痛的话,就不要再插了,来我这里吧,我保证没有皇兄夹得那幺紧……皇兄总是这样,出手不知轻重,我小时候被他打哭过好多次!」

    赵湘庐痛嘶一声,扭头瞪视着污蔑自己的妹妹,与她泪眼相对,突然想起自己被人插弄后庭菊花的丑态都落到她眼中,不由得大羞,掩面流泪不止。

    伊山近也陪着她们流泪,一边抓紧身下美人纤腰,挺胯抽插着,一边扭头看着美人的妹妹,哽咽道:「你过来!」

    他倒是想换一倜来干,至少和自己做爱的还是女孩,没有那幺大的心理压力。

    湘云公主听得眼前一亮,跳起来就要冲过去,可是看着通红的熔岩,还是犹豫了一下,柔声道:「还是你过来吧!」

    「不,你过来!」

    「你过来!」

    两个人推让了半天,谁也不肯踩那岩浆,太子倒是被插得剧痛大叫,弄得伊山近无可奈何,只能抓紧她的纤腰挺胯狠插,一下一下地插到菊道深处。

    无数邪异符文发挥作用,让他的心中慾火熊熊,动作也渐趋狂暴,插弄速度越来越快,粗大肉棒如打桩机般在赵湘庐嫩菊中狂抽猛插,干得鲜血四溅,染红雪臀。

    美丽至极的高傲公主仰天惨呼,剧痛之下泪水涟涟,做梦也想不到像自己这样尊贵的身份,竟然也要受这小小男孩如此轻薄辱弄。

    但符文的力量也影响了她,让她心中充满狂热慾望,伊山近的肉棒又一棍棍捣到最深,直入菊道深处,龟头剧烈摩擦着那里的肠壁,弄得渐渐酥痒起来。

    她雪白修长的美丽玉体开始颤抖扭动,樱唇微启发出娇吟之声。一边呻吟一边羞惭悲泣,为自己居然发出这样的淫声而羞不可抑。

    可是身体上传来的快感是压抑不住的,粗大肉棒被菊道紧紧套住,在美人玉体内部粗暴地大力摩擦,让她爽意渐增,最终无法控制自己,娇吟声越来越大,雪白玉体也扭动如蛇,玉臀甚至挺动起来迎合着稚嫩男孩的狂暴抽插。

    粗大肉棒一下一下捣入菊蕾深处,美丽太子挺动玉臀迎合抽插,干得处女菊血四溅,摩擦的快感让两个人都几乎要飞上云霄。

    随着快感不断攀升,赵湘庐神魂飘蕩,情慾高涨,终于迷乱地大声娇呼,伸出颤抖玉臂搂住伊山近的脖颈,颤声叫道:「再快些,再用力!啊啊啊啊,小锄禾你好棒,你个小乞丐好棒啊啊啊啊……」

    就这样,原本是至为卑贱的小乞丐骑在最尊贵的当朝储君身上,大力狂干太子菊花,弄得她爽极娇喊,淫浪美态令人吃惊。

    伊山近在邪咒和性慾的驱使下狂干着她,虽然还难过得脸庞肌肉抽搐,动作却越来越狂暴,干得太子愈发淫浪,忘形嘶喊,口中淫声浪语层出不穷,听得那边的湘云公主都红了脸,娇啱息息,流着泪轻啐:「皇兄这幺不知羞耻,还怎幺成为一国之君?还是让我来吧……」

    说是这幺说,她还是害怕被熔岩烫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边皇兄在肉棒狂插下爽到极点,嫉妒死了。

    可是赵湘庐的感受却无法因她的意志而改变,被巨棒狂插了菊道无数次,终于兴奋地达到高潮,颤抖地抱紧身上小小男孩,嘶声淫叫道:「好舒服!好老公、好哥哥、好驸马,人家要舒服死了啊!」

    大量蜜汁从嫩穴中喷洒出来,穿过处女膜,染在精美内裤和丝绸长裤上面。

    这条长裤因为被伊山近扯下了两条裤腿,现在跟内裤差不多大小,再加上邪异法宝守贞裤,她现在就像穿着三条内裤,却没有一条能护住她的后庭菊花不受蹂躏。

    听着身下美人的淫浪娇呼,伊山近却更是羞辱难过,伤心地想道:「公主的丈夫叫驸马,太子的丈夫难道也叫驸马吗?』

    想到伤心处,他不禁心碎肠断,绝望地挺起胯部,狠命插到菊道最深处,虎躯狂震地喷射出滚烫精液,噗噗地打在菊道深处的肠壁上。

    美丽储君公主爽得直翻白眼,修长玉腿紧紧夹住他的腰部,玉是勒住他的臀部,让他胯部紧紧抵住自己臀部,在高潮中爽得死去活来,玉是勒力极大,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塞到自己菊花里面去。

    伊山近抱住美人温软娇躯,在高潮中不断地兴奋狂射精液,肉棒抵在菊道深处,脑中一片昏乱,不自觉地挺起肉棒,下意识地狂吸元阴。

    令他震惊的事情突然发生,在菊道深处,一股充沛至极的元阴穿过菊道,流入肉棒,一直向体内流去。

    伊山近这些天吸收仙子真阴,已经达到人道期的第二层,隐约有突破之兆。现在被这股清凉充沛的元阴渗入体内,迅速炼化为灵力,让他体内灵力狂涌,一举突破界限,升上了人道期的第三层。

    虽然这还是中阶修士初期,但离中阶修士的中期已经不远,只要再升一级,就可以踏入那一阶段和太子比肩了。

    伊山近趴在美丽储君身上,不住地向她玉臀深处狂射精液,心里震骇得几乎要死掉:『这是怎幺回事,难道男子也有元阴可以吸取吗?这幺说,我应该也有元阴了,是不是在被强姦的那些年都被那两个仙女吸光了?』

    他心乱如麻,趴在赵湘庐身上颤抖许久方才平静下来,而身下美人则是哭泣爽吟,抱住他乱亲乱摸,美目迷离颤抖浪叫的淫态与刚才插入前的坚贞刚烈判若两人。

    伊山近转过头去,坚决不肯被亲到嘴,却感觉到屁股被太子乱摸乱拧,心中羞辱难堪,只能强撑软弱身体爬起来,奋力将性骚扰自己的人翻过去,让她高高翘起了玉臀。

    随着赵湘庐的高潮来临,那守贞裤越缩越小,最终只剩下一小块布片包裹住了嫩穴,却紧紧地贴在上面,将内裤、长裤的最后一小块布料裹住,保护着当朝太子的处女嫩穴。

    伊山近伸手隔衣摸着那里,感歎道:「真可怜,原来他真的是天闱!就算将来当了皇帝,也没法生出儿子继承大统了!」

    但体内慾火又突然开始熊熊燃烧,让他无心再替旁人担忧,意识迅速变得模糊,嗤嗤几下将绸裤撕得粉碎,只有被法宝护住的那一小块双层布片残留,紧贴在嫩穴上面。

    赵湘庐的臀部已经彻底暴露出来,雪白如玉,娇嫩滑腻,圆润诱人。

    伊山近摸着高高翘起的雪白玉臀,暗自感歎:「这就是坐龙椅的屁股吗?又柔软又光滑,果然手感很好啊……难道坐龙椅能把屁股养得这幺漂亮,简直和绝世美女有得比!』

    他手中的玉臀将会高高地坐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拥有世间最显耀的地位。但此刻,这未来的皇帝只能用卑贱的姿势,屈辱地跪在他的身前,高高翘起玉臀,等待他的临幸。

    伊山近头脑眩晕得越来越厉害,颤抖地将肉棒挺去,顶在高耸玉臀上,一点点地接近染血的凄美菊花。

    龟头顶在血菊上,轻轻顶入嫩肉,被破裂的菊蕾包围,温软紧窄的感觉爽得他发抖。

    体内邪力涌起,催动慾火狂燃,伊山近控制不住身体,狠狠一挺腰,将粗大肉棒插进未来的皇帝后庭之中,随即便被菊道的紧窄美妙带来的刺激快感彻底吞没。

    符文的邪力让他头脑昏乱,动作狂野粗暴,干得越来越猛烈。而被姦淫后庭的美丽公主却爽得不能自制,神智昏乱地娇吟哭泣,奋力挺动玉臀向后迎合他的抽插,恨不得死在他的肉棒下面才好。

    她已经十七岁了,因为由公主之身伪装太子,一向高傲威严,以冷漠示人。原本她对这比自己小上许多岁的男孩充满轻蔑,还隐有敌意,谁知现在失身于他,被他超越年龄的粗大肉棒干被了后庭,爽得死去活来,现在心里只有他一个,偶尔的神志清明时不禁羞惭至极,不明白自己怎幺会将心繫在这稚嫩男孩的身上,身心都几乎被他彻底侵佔。

    在远处,湘云公主含泪遥望那边,眼中看到的却是一个英俊男孩强行姦淫着另一个美貌少年,虽然明显比少年小上几岁,却採取主动攻势,粗大肉棒在美丽少年的后庭中狂抽狠插,干得那少年颤抖娇吟,拚命耸动雪白臀部迎合肉棒抽插,甚至还回头吻上男孩的嘴,大力吸食他的唾液,温柔嚥下,口中还放浪娇喊,淫浪得令人无法相信那是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当朝太子殿下!

    「年下攻、下克上!」邪力作用下,湘云公主喃喃念诵着突然涌入脑海但她并不了解的字句,一头扑倒在地,灼热泪珠滚滚奔涌,洒落在岩石上面。

    这一夜,伊山近被符语邪力侵蚀脑海,与赵湘庐缠绵交欢,放下一切顾虑,拚命地狂干着她,变换成各种姿势,将她翻来覆去地狠干,粗大肉棒将嫩菊干得鲜血奔涌,将雪臀染红,在岩石地面上留下殷红血渍,令人触目惊心,诉说着本朝太子失贞的经历。

    原本冷漠的公主也一次次地达到菊道高潮,在伊山近肉棒下兴奋娇喊地扭动着雪白修长的柔滑玉体,染血美菊拚命狠夹大肉捧,吸得它一次次地狂喷精液,灌注在菊道深处,被她仙力奔流的肠壁吸收,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两人狂猛交欢,云雨了整整一夜,各自都达到了多次兴奋高潮,最后紧紧地贴在一起,同声狂呼,享受着精液狂喷时的极乐快感,在最后一次高潮中同时爽晕过去。

    那边的湘云公主一边看着他们交欢,一边悲愤哭泣着自淫,纤美玉指在嫩穴上狂抠狠揉,也同样达到了多次高潮,虽然质量明显不及他们两个,可是数量上反而要更多一些。

    直到第二天清早,熔岩奇异地突然冷却,湘云公主才小心地从那边跑过来,跪在他们身边,兴奋伤心地哭泣。

    她近距离地看到,容颜稚嫩的英俊男孩趴在美少年的背上,都沉睡得像是婴儿。

    男孩一丝不挂,而超美少年却仅仅是半裸而已,只是裸露的那一半是高贵太子的下半身。

    一根粗大肉棒深深地插在染血美菊之中,虽然己经绵软,却被紧窄菊花齐根牢牢箍住,死也不肯放它出来。

    看着这淫靡的一幕,贞洁守礼的公主殿下泣不成声:「你们、你们姦淫蕩啊!」

    在睡梦中听到这样满怀义愤的指责,紧密连接在一起男孩与少年同时惊醒过来,抬起头,看到了湘云公主梨花带雨般的美丽面庞。

    「妹妹……」赵湘庐喃喃叫道,习惯性地用上了伪装的男声,在仙术的帮助下,充满磁性的中性嗓音几乎足以诱惑皇朝统治下的所有少女。

    她身体微微一动,正想爬起来,可是一股足以撕裂身体的剧痛从下体传来,她骇然回头,看到俊美男孩趴在自己背上,眼中现出惊骇欲死的绝望神情。

    「啊——」储君公主嘶声大叫起来,惊得伊山近身体一震,也跟着恐惧尖叫,被肉棒连在一起的两个人都在「啊啊」大叫,尖叫声混在一起,颇有和谐感。

    等到他们突然发现彼此叫声的和谐时,都立即停住吼叫,呆呆地对视,突然一头扑倒,悲泣失声。

    『我、我竟然被男人干了后庭……呜呜呜呜……』高傲坚强的公主殿下承受不住这幺大的打击,趴在地上痛苦地哭泣着,几乎要把心中流出的血都吐出来。

    『我、我竟然干了男人的后庭……呜呜呜呜……』伊山近扑倒在她还穿着太子上衣的玉背上,痛苦地哭泣着,愤然以头撞地,只是和地面之间还隔着一个太子,他的额头一下下地撞在玉背上,撞得本朝第一公主差点真的吐出血来。

    他的粗大肉棒还插在菊花里面,不管他怎幺拚命向后弓腰,肉棒还是深深插在美菊之中。

    赵湘庐哭了一阵,感觉到后庭扯动的剧烈痛楚一下接着一下,似乎要一直持续下去,不由得转过头,愤怒地瞪着自己背上的男孩,怒吼道:「还不快点拔出来,想在里面过年啊!」

    就像心有灵犀,伊山近也同时怒吼道:「夹那幺紧干嘛,真想把它夹断安在自己身上吗?」

    两个人都已气急败坏,口不择书,旁边的湘云公主呆呆地看着他们,突然噗哧一笑,掩口忍俊不禁。

    两人更是火冒三丈,愤怒对视,就像两只斗鸡一样。

    赵湘庐本想跳起来和他拚命,可是身体无力,下身痛得像要裂开,动弹不得。

    她因为受打击过大,头脑也不太清楚,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惠思,奋力弓腰用柔滑玉臀顶住他的胯部,想把他顶下去,可是菊花不受控制,还是狠命夹住肉棒根部,一点儿都不肯放鬆。

    即使菊道深处也有强劲的吸吮力量,龟头深插入紧窄关窍之中被紧紧夹住,将整根肉棒拉长固定在菊道里面。

    伊山近也配合地抓住香肩,拚命弓腰想把肉棒拔出来,可是两个人不管怎幺配合,还是无法扯出肉棒,反倒扯得肉棒根部和菊花剧痛,最终累得浑身是汗,趴在一起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是灯笼菊吗?」伊山近突然想起,谢希烟在手记中曾经提到过有这幺一种名器,菊道中吸力极大,能把男人的肉棒紧紧吸住,拔不出来,就像灯笼草吞了虫子也绝不肯鬆口放出一样。

    可是谢希湮没有写清他干的是什幺人、是男是女,这让伊山近心中升起疑惑:「难道谢希烟这幺饥不择食,连男人都干,还要选出其中让他最爽的,编成名器谱流传于世?』

    他们扯来扯去,倒把火扯出来了。两人体内的符文透过肉棒流来流去,又化为「缠绵」符语,弄得两人喘息连连,慾火狂涌,忍耐不住地抱在一起,狂干起来。

    当朝太子趴在地上,高耸雪臀,一边羞愤哭泣一边挺臀迎合,被干得剧爽娇吟,又渐渐陷入了狂乱迷茫之中。

    她还算有一点清醒,伊山近则神智不清了,缠绵符语加上原有的狂乱符语,让他抱住身下美人大干特干,抽插得菊血四溅,喷洒到好奇趴下来观察的湘云公主稚嫩玉颜上。

    看着看着,她的好奇心得到初步满足,又嫉妒起来,嘟着小嘴,气鼓鼓想:『他们干得倒是高兴,可是我呢……我、我好饿啊!』

    她捣住咕咕乱叫的肚子,惋惜地看着菊道里面流出来的精液,愤怒地扑上去,在菊花与肉棒交合处狂吸狠舔,将混着处女菊血的精液一点点地用香舌刮起来,嚥下腹中。

    但这还不能让她解饿,柔滑舌尖在肉棒根部和睪丸上舔弄许久,将血菊舔得沾满口水,才恋恋不捨地抬起头来,郁闷地看着狂乱性交的两位俊美男孩,心里不由得想道:『这画面,真是超美的啊!』

    被视妹妹误认为是美少年的湘庐公主悲愤抽泣着,在慾火驱使下向后狂顶雪臀,菊道在极乐的快感中大肆抽搐痉挛,疯狂挤压着粗大肉棒,让肉棒开始颤抖跳动,伊山近爽得抱住雪臀低低呻吟,已经达到了高潮的临界点。

    在这千钧一髮之际,湘云公主突然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洁白柔嫩的小手一把抓住肉棒,强行将它从亲姊姊的血菊中拔出来,张大樱桃小嘴,一口就将颤抖欲射的龟头含了进去!

    她看得很準,挑选了最合适的时机冲上去,在抽插加热后的菊道已经没有那幺大的力量夹紧肉棒,被她奋力一扯,肉棒被拉出一个较大弧度,从菊花中被抽出来,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嗷——」伊山近痛苦惨叫起来,可是肉棒不管他的感受,还是狂喷乱射,噗噗一阵乱响,大股精液直接灌注到美丽小公主的樱口深处,让她欣喜快乐地大口吞嚥下去。

    干完之后,两个人都躺在地上激烈喘息,浑身无力。可是湘云公主倒是浑身充满了力量,高兴地叫道:「好饱!」

    她拍拍肚子,满意地点头道谢,欣喜地道:「谢谢皇兄,谢谢小厨子!」

    赵湘庐无力地躺在地上,看着妹妹舔弄着沾满自己处女菊血的男孩肉棒,羞愤流泪,无力地喃喃呻吟:「谢什幺?」

    「如果不是皇兄帮忙,小厨子怎幺会这幺容易就掏东西给我吃呢?」湘云公主理所当然地道,说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敢说真话的人大都没有好下场,赵湘庐虽然是一国储君,也缺乏应有的容人之量,闻言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气,强撑着扑上去,狠狠一个耳光将她打翻,让她捂着脸伏地嘤嘤哭泣。

    伊山近一向有侠义心肠,虽然是在她身上爽得浑身无力,还是强撑着无力的身体,爬过去抱住湘云公主,满怀正义感地质问道:「为什幺打她,她说的有错吗?」

    太子开始翻起白眼,就像在他身下剧爽时的样子,翻了两下后一头倒在地上,却已经是被气晕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被伊山近背在身上,穿过凌乱野,一路向前走去。

    在她昏迷期间,空中飘浮的乌云已经散去,而当午晕倒在地上,半天都醒不过来。

    为了赶快离开险地,找到神禾救命,伊山近无奈之下,只好和湘云公主各分一个,背着她们离开。

    他本来不愿背着这个家伙,尤其是刚发生了让他难受的暧昧关係之后。可是想想这家伙已经足足背了自己一夜,自己背对方一上午也算是应该的,这样一想,心气就平和了。

    湘云公主背着当午纤弱的身体倒是精神十是,在吃了伊山近的精液之后,不仅肚子饱饱的十分舒服,而且力气也大了许多,背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走起路来十分轻鬆,甚至还走在伊山近的前面。

    伊山近背着隐藏着自己身份的公主,感觉到后背有软软的东西顶着,不由得纳闷;『胸肌长成这个样子倒也屡是奇怪。他该不会是女人吧?』

    这幺一想,心里就怦然乱跳起来,立即回头看,却看到太子雪颈上明显的喉结,不由得大失所望,心中作呕,低头暗自垂泪。

    他却不知道,仙家法术奇妙莫测谁都难以尽知。太子身上所施法咒之神妙,不在他以男扮女的仙术之下,伪装出喉结不过是很轻鬆的事情。

    无知男孩正伤心垂泪的时刻,身上的坚强公主却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趴在他背上,想起昨夜和令早的事立即羞红了脸,挣扎着从他身上爬下来,双是落地,却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在地。

    玉臀中心处,被肉棒撕裂的菊花伤口未癒,这幺一牵动,又在隐隐流血,染红了裹在身上的龙袍。

    她下身的衣服实际上都已经撕得粉碎,只有守贞法宝保护着最后一小片丝绸长裤和里面的内裤,连雪臀都暴露出来。

    这样光溜溜的模样当然不能出门,于是伊山近把太子龙袍给她穿上,一路背着走,时而被风吹起袍角,露出她洁白完美的小腿。

    在他们身后的天空中,有十几只翼猿远远地振翅跟随,监视着他们的去向,只是畏惧当午,不敢靠得太近。

    太子昏迷的模样早就让它们看得起疑,现在看到她落地踉跄,而且龙袍臀后的某一处隐隐渗出血疫,再加上对邪异法阵的信心,哪里还不知道出了什幺事情?都笑得打跌,从高空中扑通摔落地面,几乎活活摔死。

    有几个受伤轻些的,狂笑着振翅重新飞上高空,指着赵湘庐疯狂大笑道:「本大爷真是有先见之明啊,这个漂亮兔子真的被一个小孩给干烂菊花了!」

    它们离得虽远,可是狂笑声传来响在赵湘庐耳边,还是如雷霆一般刺耳至极。

    她含愤流泪,虽然很想和它们拚个死活,可是现在内伤未癒,灵力不是,那些翼猿又飞得太高,根本抓不到它们。

    无奈之下,她只能咬紧朱唇,跟在伊山近后面向前走去,只是走路一瘸一拐,总是无法走快。

    那些翼猿看到她受伤走路的姿势都笑得死去活来,从空中扑通摔下去,差点把脑浆都摔出来。

    它们倒也聪明,摔跤落下的地点都是离此很远的山道、密林,让太子不能翻山追杀它们。

    赵湘庐努力不去理睬耳边传来的淫笑谑骂,含羞忍辱,跟随着用大肉棒干破自己后庭菊花的男孩,艰难地一步步向前走,心里痛苦煎熬如身处地狱一般。

    中午时分,几人在树林荫凉里停下来休息。当午也悠悠醒来,茫然看着四周,不知道怎幺会到了这里。

    此时,她又恢复成原来那清纯无知的小女孩,昨夜发生的一切她都不记得了。

    伊山近对她奇怪的失忆症早就习以为常,自顾自地坐下来,开始摆弄自己昨夜弄到的法宝龙鬚针。

    一般的法宝在凌乱野都不能用,除非是本地原有的法宝才可以使用。

    他将龙鬚针放在一起数了数,共有一百零八枚,显然是昨天被打倒的小妖怪也有一百零八之数。

    伊山近将针放在手心中,一一向里面输入青气,随后将所有的针都放在掌心,凝神注视着它们,渐渐看到一百多根针都飘了起来,浮在空中,微微晃动。

    他努力凝聚心神,让龙鬚针在空中穿梭飞射,一开始时阵形散乱,到后来控制得熟练了些,才能让它们以大致相同的速度与方向飞行。

    同时控制这幺多针,当然很耗费精神力量,幸好他并不是分开操纵它们,而是将所有针当成一个整体,操控它们用同一方式飞行,消耗的精力因此少了许乡。

    就像左手画圆、右手画方,极为消耗精力,也难以做到。而若是两手同时画圆,就没有什幺难瓣的了。

    伊山近闭上眼睛,努力安排每一根针的位置,渐渐让它们的队形扩散开来,像一片针雨般在空中穿行,飘动时又似是大片云雾一般,威力所及的範围很广。

    耳边传来奇怪的嗡嗡声,湘云公主突然大叫起来,伊山近睁开眼睛,吃惊地看到天空中彷彿有云雾升起,向着这边笼罩而来。

    那是一大群毒蜂挺着尖刺冲过来,振翅尖鸣声显得十分狞恶。

    十几只翼猿振翅飞在它们后面,驱赶着它们冲向这边,利用毒蜂的力量攻击众人。

    它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一处毒蜂众居的蜂巢,努力收服了它们,赶着它们来螯杀这四名敌人。在普通的毒蜂之中还掺杂了一些淫毒蜂,好让杀伤力更强一些。

    眨眼之间,毒蜂已经冲到林中,将几人包围在中间,向他们挺针疾刺。因为狂蜂太多,就像一片乌云笼罩大地,嗡鸣声震耳欲聋。

    湘云公主惊慌尖叫,吓得缩成一团。赵湘庐却咬牙挡在她的面前,十指纷飞,疾速弹在那些毒蜂身上,将它们弹得身体碎裂,四散飞落。

    灵力护罩将她和妹妹保护在里面,太子不时伸指出去弹杀毒蜂,让虫尸落得满地都是。

    但毒蜂数量多得惊人,不论她如何拚命攻杀,消灭的只是很小一部分,自己的灵力却消耗得很快。

    「再这幺下去,灵力消耗尽,就再也挡不住了!」内伤未癒、灵力不是的赵湘庐心中焦急,正咬牙袭杀毒蜂、守得一刻是一刻时,突然感觉到身后有灵力波动。

    细微的尖啸声从她身后传来,另一团云雾疾射而来,吞噬了盘旋在她周围的云雾,随着嗤嗤声响起,毒蜂惨鸣声大作,响得极为凶狠惨厉。

    后来的那团云雾却是大量细针组成,在空中飞射速度并不太快,却因数量较多,冲入蜂群中,嗤嗤刺透它们的身体,升起道道白烟,彷彿针上有灼热炙穿了它们一样。

    伊山近咬牙凝神控制着法宝,让它们在空中来回穿梭,向着毒峰组成的云雾一次次地冲击,毒蜂碰到针尖都惨鸣着升起白烟,跌落地面,挣扎扭动,直至死亡。

    毒蜂越来越多,遮天蔽日,奋不顾身朝着他们周围的灵力护罩冲去,以本身所带邪力冲击灵力护罩,震动太子心魄,只觉压力越来越重,几乎承受不住。

    幸好有伊山近不住催动龙鬚针飞射,而那群毒蜂排得密密麻麻,每一轮激射都能射下数百上千只毒蜂落在地上,让地面渐渐堆满虫尸。

    但太子护罩经受过无数次冲击,渐渐薄弱收缩,朱唇中也渗出血来,脸色苍白,显然已接近极限。

    伊山近在旁边看到那曾被自己狂吻过的朱唇中渗出热血,只觉脸上发热,不敢多看,心中焦灼,生怕那边比自己先撑不住。

    如果被大批毒蜂冲破护罩螯到那两人,别的不说,湘云公主肯定会被螯得满身是包,惨死当场。

    此地无法使用外面的法宝,本地法宝倒可一用。可惜上次的小伞被他放到美人图中,现在又没法打开美人图,不勋还能勉强抵挡一下敌人的侵袭。

    他突然心中一动,感应到美人图中似乎有些异样,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绿点隐约发出讯息。

    伊山近闷哼一声,咬牙催动灵力,拚命撑开美人图,将手探进去,一个绿点疾速飞来撞到他的手心,被他费力地拉出空间,已经累得满头是汗。

    也就是这件法宝是本地神禾叶片所化,才能被他拉出来,换一件东西就无法在凌乱野穿梭美人图的空间。

    伊山近将绿伞掷给太子,喝道:「殿下,拿着!」

    赵湘庐颇觉意外,随手接住绿伞,注入灵力,让碧绿气息笼罩住自己和妹妹,这一来消耗的灵力果然大为减少,护罩被大量毒蜂冲击时带来的震动也消失不见。

    她手中拿着碧伞,心中炙热震荡:「他为什幺要对我这幺好?』

    想起昨夜他的大肉棒插在自己后庭菊道中的剧痛与极乐,赵湘庐心旌摇蕩更加厉害,泪水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伊山近一边指挥着龙鬚针刺透蜂群,脚下也一步步地后退,拉着当午向缘伞方向退去。

    操纵法宝攻击毒蜂也需要灵力,现在能少用一点是一点了。
    二人挤入伞下,湘云公主惊慌尖叫着抱紧当午,希望从她温软的胴体上获取勇气。而伊山近与赵湘庐并肩迎敌,发射出灵力球舆龙鬚针,不断击杀冲来的毒蜂。

    伞下狭窄,他们的肩臂、身躯紧贴在一起,想起昨夜的肢体纠缠、激烈交欢,心中都十分彆扭,可是大敌当前,生死一线,谁也不能为这点不舒服而耽误了大事。

    上百根龙鬚针在空中来回飞射,将大批毒蜂刺杀当场。伊山近也在这样的战斗中渐渐熟悉了操作,心中大为兴奋。

    到了后来,他甚至还能分出一两根针进行精细控制,让它们在空中变速变向,刺杀一只只的狡猾毒蜂,让它们即使躲闪也无法逃开那索命法宝的刺击。

    原来的上百法针仍然按原有速度围绕着他们四人盘旋,大肆收割毒蜂性命。而伊山近更努力控制着更多的龙鬚针,将分出来的龙鬚针四面飞射,希望能借此锻炼自己的精神力和控制力。

    到了最后,他甚至能分出八根龙鬚针,以相同角度不同方向飞射,而且渐渐熟练,不再有生涩之感。

    这一战直杀到天色将晚、夕阳西沉,已被杀掉大半的毒蜂才嗡呜着振翅飞逃,回巢休息。

    伊山近累得跌倒在地,只觉精神力几近透支,向后一靠,身体碰上了赵湘庐的修长美腿。

    『是太子殿下!』伊山近一碰那条长腿就感觉出来,脸色发红。

    昨天夜里,这雪白长腿曾经架在他的肩上,或是紧紧纠缠住他的腰部,或是在他眼前淫浪摇动,白花花的晃得他眼晕。

    赵湘庐也脸红心跳,慌忙躲开,努力岔开话题,抬手一指,向远处山峰一指:「那里有一个山洞,我们到里面去休息吧?」

    伊山近点头,还未及说话,湘云公主已经拍着手欢笑起来:「好啊好啊,我们去吃晚餐吧!」

    谁都知道她要吃的是什幺,因为除了那个,就没有别的可吃了。

    赵湘庐不自觉地想起那奇异的味道,羞得玉颊血红,抬眼偷看伊山近,却见他也正在悄悄向这边看来,两人目光相触,都立即移了开去。

    伊山近拉着当午向着那边的山洞走去,湘云公主腻在他的身上,躯体挨挨擦擦,用坚挺乳房在他的手臂上蹭来蹭去,甚至还悄悄地去摸他的肉棒,隔裤轻揉,柔媚地挑逗着他的性慾。

    赵湘庐落在后面,眼看着妹妹的狐媚行径却已经无力阻止,只是悄悄蹲下身,揪起了龙袍一角。

    在雪白柔美的小腿上有一个红红的鼓包,却是刚才休息时,被突袭的毒蜂螯伤的。

    ※ 
     
    ※ 
     

    山洞深处,伊山近正抱着美丽可爱的纯洁女孩激烈交欢,将粗大肉棒在她的娇嫩蜜道中狂猛抽插,干得当午娇吟连连、玉体颤抖,在销魂快感中几乎要晕过去。

    『我喜欢的是女人,不是男人,绝对不是!』伊山近努力地告诉自己,动作更加激烈,胯部啪啪地撞击着当午的玉体,粗大肉棒一下了地插到最深,让美丽女孩的娇柔呻吟声充满整个山洞。

    山中的巖洞蜿蜒盘旋,位于山腹深处,交欢的声音隐约传到外面,听到赵湘庐耳中,不由让她面红耳赤,心中火辣辣的,究竟是兴奋还是嫉妒悲愤,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的股间还是十分疼痛,而且黏乎乎的很是难受。耳边听着潺潺水声,却是地下的泉水,在不远处的另一处巖洞支道中流淌。

    「去清洗一下,让留在这世上的躯体最后能够保持清白吧!』她心里模模糊糊地升起这样的念头,拖着疲惫娇躯,一瘸一拐地向着那边走去。

    湘云公主惊奇地看着皇兄疲惫无力的模样,那毅然决绝的神情让她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可是山洞深处隐约传来的云雨之声迅速吸引了她的心神,俏脸上现出醉人红晕,掩口偷笑着,悄悄地向着那边跑去。

    她来到山洞深处,看着当午被剥得像白羊一般,柔弱无力地承受着伊山近的狂暴侵袭,在剧烈的撞击下颤抖得如风中残叶,不由得大为羡慕,娇声道:「轻一点,她会受不了的!」

    她跪在两人身边,美目晶莹闪烁,兴奋热切地盯着他们交合处不放。

    伊山近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哪管她在说些什幺,抱紧当午的娇驱剧烈地颤抖,粗大肉棒狠狠顶到嫩穴最深处,向柔弱女孩的玉体内部喷射出灼热的精液。

    当午颤声哭泣,仰躺在地,在狂热的情慾之中,玉臀拚命地向着他的胯部顶去,感受到滚烫精液打在子宫上面,哭泣声更显激烈,玉臂抱紧伊山近的脖颈,将脸埋在他颈间,幸福地大哭。

    当射出最后一滴精液之后,伊山近喘息着趴在她的身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浑身疲惫,一点都不想动。

    可是湘云公主却已经猴急起来,见他们终于完事,一秒都等不得,立即伏下头,香舌灵活地挑逗着肉棒根部,小手也去帮忙,纤纤玉指捏住肉棒,将它从里面拉出来,迫不及待地将肉棒含入了樱桃小嘴里面。

    她的口腔温暖湿润,娇嫩无比,大力吸吮带来的快感让伊山近爽得歎息,却不放心地伸手下去,隔衣捏着乳房,怯怯地问:「你是女人吧?」

    湘云公主无暇回答,只能含着肉棒点头,香舌舔弄得更是激烈。伊山近长吁一口气,喃喃自语道:「那我就放心了……」

    湘云公主舔鸟已经渐有心得,很快就将肉棒和睪丸上面舔得乾乾净净,总觉得肚子好饿,又扑到当午身上,一口吻上了她的娇嫩花瓣。

    「呀!」当午失声惊叫起来,感受到她柔滑香舌在嫩穴上灵活地舔来舔去,羞红了脸,可是刚经历过高潮后身体无力,只能颤抖地承受她的舔弄。

    蜜穴中流出来的精液被湘云公主兴奋地喝下,总算填饱了肚子,可是下体嫩穴却饥渴起来,痒得钻心。

    她站起身来,美目闪闪发光,看向伊山近的眼神柔媚万分,纤手放在身上,快速地脱起了衣裙。

    「你、你干什幺?」伊山近吞吞吐吐地想要阻止,可是又不太放心,仔细盯着她的胴体,看到乳房和嫩穴露出来,这才吁出了一口长气。

    美丽可爱的少女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的面前,雪白柔美的裸体散发着莹润光泽,隆起的玉乳和雪臀充满了青春的美感,让他感觉到这个稚嫩萝莉真的有些长大了。

    她美丽的小脸因兴奋娇羞而一片绯红,毫不客气地骑到他的身上,两人一丝不挂地紧紧相贴,雪白玉臀在他的肚子上揉来揉去,渐渐后移,嫩穴兴奋颤抖着,向着伊山近高高耸起的下体肉棒贴去。

    在这个小团体中,已经有三个人彼此间有着狂烈的性爱关係,而她虽然一直想要,却总是没有机会,现在是第四个真正加入性爱狂欢集团的成员。

    伊山近瞪大眼睛盯着她的嫩穴,目眩神迷,伸手去抓住柔滑而富有弹性的萝莉玉乳,大力揉捏着,感受手中柔软滑嫩的美妙触感,喃喃歎息道:「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回覆
    b9022011
    的文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