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游金庸10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插了百余,我将闵柔转了个身,让她趴在地上,自己便从后面缓缓进入她淫水汪汪的洞穴之中。低头看着她那双快被
    压扁的咪咪,实在有些不忍,但这个体位插得又深又舒服……算了。

    「唉……跟她说话又应不了我,叫声又小又不销魂,实在有点儿没意思。」插得数十下我的感想出来了,「
    下次还是不选『死鱼』的好。」我顿时放了九阳神功,一股阳精直射进她秘穴之内。

    看着闵柔趴在地上直喘气,突然「BOOM」的一声,出现了那张闵柔的卡片:卡片编号:065;
    卡片名称:闵柔;简介:玄素庄石清的妻子,石中玉的母亲。跟石破天的关係其实是……难易度B。

    「没意思!」我本身期待那种主动而又激烈的性爱,还想闵柔或许会为了儿子牺牲自己,想不到
    竟然想杀了我了事。却也只好如此了。我捡起地上「悲酥清风」的解药,心想:或许以后还用得着。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声响,石清和白万剑的脚步声同时落在此地。

    「柔儿!」石清大惊,看着地上全身赤裸,阴部点点泛白的闵柔。

    白万剑怒道:「想不到你这小畜生连母亲都搞?真是……」白万剑后一句话碍着石清的脸面也不说下去了。

    石清又羞又怒,忽地拔剑道:「我杀了你这小畜生!」(我内力和武功都恢复了,我还怕你啊?)

    我立时运起九阳神功,五指成爪,徒手便去抓石清的长剑。那长剑一抖,连舞出几个剑花,却又闪不开我着实的
    一抓。「铿」的一声,石清长剑顿时断为两截。石清大惊,后退了两步,愣了一会儿,才挤出两个字儿:「你不是
    我儿子,你到底是谁?」

    这句话使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这人面容跟石破天是一模一样,可他老爸却说不是自己儿子……就连躺在地上
    ,本来面如死灰的闵柔也吃了一惊:「不是玉儿?那我的玉儿呢?」突然的激动竟然让她冲破了哑穴。(看来我点
    穴功夫还得好好练练)

    我哈哈大笑,看来也不必隐瞒了嘛!顿时将脸上的人皮面具一点一点的撕下来,露出我本来俊俏的脸(^_^
    )。

    石清和白万剑一惊,白万剑心有不甘地说道:「怪不得你武功如此之高,原来不是石中玉那小子。可以混进
    长乐帮,还当上了帮主?你究竟是什幺人?」

    石清看着地上赤裸着的妻子,突然说道:「难道你就是江湖上传闻,和万里独行田伯光齐名的淫贼『秦留感』?」

    「秦留感?谁来的?」我心想,不过心念一转,也懒得数臭自己的名号,当下朗声说道:「不错,我就是…
    …铁爪水上一条龙,千里江山,万里雪飘的秦留感秦大爷!」(名号会不会太长了点)又说道:「B难度就你们几
    个草包吗?来来来,陪你秦大爷练练剑!」

    白万剑「哼」的一声,拍了拍双手,顿时一个雪山派弟子押着一个少女进了破庙,长剑架在那少女的脖子上
    ,几欲割下去。我定睛一看……马上傻眼儿了:「若兰?!」被押进来的少女正是苗若兰……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7:46
    PM
    第三十一章

    但闻白万剑笑道:「石庄主,这个秦留感能抓断你手中的长剑,看来绝不简单,不过好像我手上的这个丫头还能制
    住她。石庄主一言九鼎,只要你当众许诺把令郎石中玉交由我白万剑带回凌霄城发落,我们就把这丫头交给你如何?」

    石清怒道:「你当我石某是何等人?难道我是象阁下一般用卑鄙招数取胜的人幺?再说,『虎毒不食子』,就算我找
    到玉儿,也决不会把他交给你的。」

    白万剑冷冷地说道:「令郎辱我爱女,累她小小年纪投崖自尽,此仇岂能不报?我们师兄弟此次下山,
    便是为此而来,若石庄主要怪罪在下……」白万剑作势揖了一下,道:「那就各走各路吧!」说罢手一挥,率众匆匆离开……

    「等等!放下若兰!」我鹜地吼道。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GM02老和尚?!我顿时大惊,那间站不住脚向后退了两步。
    那老和尚却像是不认识我似的,满脸茫然,眼光不住在我身上打量。

    老和尚武功高强,曾一人挑战武当五侠和我、张无忌七人而立于不败,这次见到他实在是凶多吉少,只好伺机而动了。

    石清见庙里多了个和尚,也不怎幺在意,只是他生平礼节俱佳,「在下玄素庄石清,这位大师,敢问法号如何称呼?」

    那老和尚脸上顿时露出恭敬之色:「我叫……」

    (奇怪,不管了!总之是个好机会!)当下我暗运内劲,右臂骨节「格格」作响,呼地一掌「潜龙毋用」直击向GM老和尚。

    那老和尚一惊,身子一挺,但是已经来不及闪躲了,但闻「蓬」的一声,那掌结结实实地打在老和尚小腹,
    顿时我心中暗道:「不好!」当下感到一股极强的韧劲反弹回来,内力与劲道都像被一个无底洞所吞没。

    「金刚不坏体神功?!」

     
    正当我吃惊之时,又闻「嗤」的一声,一股气劲自老和尚的左手小指迸射出来。

    「六脉神剑!?」

     如此距离已经不可能闪躲了,只有硬接,当下马步一稳,体内真气鼓动。

    「乾坤大挪移!」我一声大吼,双手错动,那股少泽剑剑气触到我身体随即被弹开,直冲向破庙
    那残破的瓦顶,但闻「吭啷」一声,那本身已经破了个大洞的屋顶顿时又被捅了个大窟窿。

    鹜地喉头一甜,体内真气突然紊乱了起来,一口鲜血已经涌到嘴边,又被我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如果被石清知道我被老和尚的六脉神剑余劲所伤,一定和老和尚一起夹攻于我,以报我辱妻之仇,
    但这样做无疑更增加了我的内伤。

    我虽然嚥下那口鲜血,但是气喘吁吁的样子瞒不过石清。

    石清一见机不可失,挺掌便上,一掌「五雷轰顶」直击向我天灵盖处。

    (妈的,那幺狼?)无奈之下我只有急催内力,身子微侧,用肩头硬受了他一掌,岂知那上清观的「
    五雷轰顶」着实厉害,石清又是练有数十年的功力,我但觉肩头一痛,顿时头晕眼花起来,忽地双腿猛
    地一踏,稳住重心,大喝一声:「喝!」(果然是大喝一声啊!)石清整个人被弹出三四尺远。

    未待我收招,闵柔竟然挺剑而上,幸好离我还有些距离。

    我倒抽一口凉气,脚下急抢「归妹」位,身子一滑,便已到了闵柔的面前。

    闵柔一惊,喉咙便给我扣住了。

    未等我开口,石清便已慌忙叫道:「别伤害她,我放你走就是了。」

    我体内真气翻滚,再不离开调理实在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但那老和尚似乎也没有杀我的意图,
    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像是自己也十分的无辜般。这就奇怪了,我缓缓移至天井,把闵柔向老和尚身上一推
    ,便急忙施展「凌波微步」,飘然离去。

    「哇」地一声,没走出两步,喉头一甜,一口血涌到嘴边,吐了出来,丹田处忽然空空如也,彷彿内力全失一般。

     「坏了,若兰!」急忙中我双脚一软,跪倒在地上,双腿也不听使唤了。

    「若兰!」我盘腿坐在地上,猛吸一口真气,顿时像发了疯般地提足狂奔。

     幸好雪山派的弟子走得不远,若不然,我便再怎幺追也不可能追上他们。

    一雪山派弟子看我追上来,慌忙急报:「白师兄,他追上来了!怎幺办?」

    白万剑吃了一惊,「什幺?玄素庄二剑到底在干什幺?竟然拦不住那幺一个黄毛小子?」

    眼看我已经冲进他们所摆出的剑阵,白万剑一把扯过苗若兰挡在面前,用剑架着她的喉咙,喝道:「小子……别过来!」

    我鹜地一惊,竟也停下了脚步。

    「放了她!」我怒道。

    白万剑笑了笑,说道:「秦少侠跟本派无怨无仇,本来不应该捉你的人做为人质的……只是秦少侠武功太强,
    在长乐帮内又曾羞辱过在下,更是江湖中出了名的淫贼,哼哼……」白万剑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自断双臂,
    我就让你跟我们谈判。」

    苗若兰一惊,眼中满是担心关爱之神色。

    一阵作呕涌上喉咙,我硬是将血水吞下,装作无事一般,「白大侠这生意也做大了吧……这小妞也
    不值什幺钱,只是捶背手势不错我才追上来的。难道白大侠也要她帮你捶背不成?」

    雪山派弟子有忍不住笑出来的,被白万剑狠狠瞪了一眼,就不敢再出声了。

    我笑了笑,说道:「我的武功如何想必白大侠心里也有数。如果你伤害了我那丫鬟的一根头
    髮,我便将你雪山派的弟子全拿来祭旗!」

    说话间目露凶光,雪山派弟子不觉都打了一个寒战。

    稍微缓了缓,我又说道:「我还能跟白大侠作个交易……就要看白大侠相不相信我啦?」

    白万剑又怒又惊,问道:「什幺交易?」

    我笑道:「当今世上,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石中玉的下落……」

    白万剑一惊,问道:「你知道那畜生的下落?」他又迟疑了一阵,道:「为什幺我要相信你?」

    我笑道:「哈哈哈……白大侠这都不明白,如果我没有见过真的石中玉,那我身上的伤疤胎记,又是怎样弄上去的呢?」

    白万剑顿时便像醍醐灌顶一般,急忙说道:「那畜生在哪儿?」

    我摆了摆手,说道:「不急……」说罢指了指苗若兰。

    白万剑咬了咬牙,说道:「你先说……否则我们决不放人。」

    我心中一怒,胸口那块淤血又涌到嘴边,「那你倒真不想知道那畜生在哪里了!那倒也好……
    我本来还打算连你女儿的下落一块说了呢!」

    白万剑大惊,急道:「你对我女儿怎幺了?」

    「别急……你女儿我只是知道她的下落而已,她不在我手上。」我先稳住他手中架在苗若兰颈上之长剑再说。

    白万剑顿时舒了口气,道:「那好,你先说那畜生下落,我便放了这小妞,届时你再说我女儿的下落不迟。」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石中玉便在长乐帮!」

    白万剑听了顿时大怒,「放屁……长乐帮我们这班人都去过不下百次了,石中玉在长乐帮?我们岂会不知道?」

    我笑了笑,说道:「如果我说石中玉在长乐帮大牢……你倒是告诉我你们有没有找过那地方啊?」

    白万剑一愣,他们万万也不会想到,堂堂长乐帮帮主竟然会在大牢之内,白万剑道:「好……待我证明属实,再还你丫鬟!」

    「你?!」我一口真气提不上来,嘴角竟然吐出丝丝鲜血。

    「主人?!」苗若兰惊叫道。

    「怎幺样啦?秦少侠?」白万剑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我白万剑行走江湖那幺多年,连你身受重伤也看不出吗?」

    我吃了一惊,右手抚胸,气喘吁吁道:「你好卑鄙……白万剑!」

    白万剑笑道:「别以为用我女儿来骗我就会上你当才行啊?我女儿早死了数年……又怎幺会死而复生?」

    看过侠客行的都知道,阿绣就是白万剑的女儿,我轻蔑地笑了一笑,说道:
    「哼哼……好吧,那你去找石中玉吧
    。我自行去找你女儿,若找不到方可,若找到了,我会将她先姦后杀再奸再杀!!」这几句话声色俱厉,说得人不寒而慄。

    「你?……」白万剑怒道,「那我就在这里先杀了你!」大手一挥,众雪山弟子「刷」的一声,拔出长剑,剑尖直指我週身大穴。

    我微微一笑,说道:「就算我的内力尽失,就你们几个小杂碎还不足以制服我!」肚内一阵翻滚,我「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口鲜血。

    机会!雪山众弟子挺剑而上,白万剑高高跃起,剑尖连抖,舞出六个雪花状的剑花,正是雪山剑法中的杀着。

    说时迟那时快,我右手一挥,但闻「扑」、「扑扑」、「扑扑扑」数声,雪山弟子们应声而倒。

    白万剑一惊,眼前便见有一丝银光闪过,慌忙以剑格挡。

    「铿铿」两声,便见两根银针落地。

    「冰魄银针?!」白万剑吃了一惊。

     
    看着倒在地上的雪山派弟子个个脸色发黑,便知道他们中的毒并不简单。

    「快把解药给我!」白万剑怒喝道。

    我躺在地上直喘气,刚刚那一挥手已经用尽了我身上残余的内力。

    「嘿嘿,有那幺多雪山派弟子陪葬,我还真的是有面子啊!」我苦笑道。

    地上也有许多万字辈的弟子,若这群人死光光,看来雪山派也不会再有什幺前途了。

    白万剑急道:「你要的是这个丫鬟而已……我给你就是了。这里、这……」他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

    从未向别人低过头的白万剑要开口求我实在太为难他了,凡事留一线,我也给他个台阶下好了,「白大侠
    ,那个丫鬟留给你也没什幺用。你还给我,我便给你冰魄银针的解药。如何?」

    白万剑咬了咬牙,将苗若兰轻轻一推,送到我的怀里。

    苗若兰担心地看着我,一脸焦急与不安。

    我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说道:「五里路外有个小凉亭,小凉亭以北走五步我挖个坑埋了,只
    是你一炷香时间内不能追来。否则我立刻捏碎它!」

    白万剑急道:「那他们……」

    我缓缓说道:「点他们膻中、灵堂两处大穴,可以撑两个时辰以上……咳咳咳咳!」

    内息一个不稳,我又吐了一口鲜血,苗若兰搀着我,缓缓离去。

    「想不到那老和尚还真厉害啊……哇……」我胸口一闷,几乎晕眩。

    「主人……你不要紧吧!」苗若兰关切地问道。

    看着她紧锁的眉头,我会心一笑,道:「死不了……只是内力尽失而已。想不到已经用『
    乾坤大挪移』移走一部分功力,余下的劲道还能使我内力尽失…」

    苗若兰安慰道:「没事儿的,进城找个大夫看看病就好了。」

    看着她的一脸天真,我真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除非是三大神医,否则我的病也难以根治。
    胡青牛已经在蝴蝶谷见过了,流程来说他已经死了;薛慕华在聚贤庄见过,以我当年跟乔峰的交情
    ,恐怕去了也是白费心机;现在只剩下杀人名医平一指。其实我这医术十级也可自疗啦,只是囊
    中药物实在欠缺,施针下药什幺的也不得有半点差池,我现在手抖成这样子,被人看到还以为我
    有「柏金逊」病呢!

    就不知道平一指住在哪里?《笑傲江湖》中写他住开封府,便唤了苗若兰,往东走去。

    一个身影飘然而下,我被一个熟悉的脸孔拦住去路。

    「久违了,雷少侠?」一把略带沙哑的声音叫住了我,抬头一看,却不是苗人凤是谁
    ?背后金漆缎带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字型大小迎着风在飘扬……

    嘿嘿,第一次玩那幺真实的网路游戏,玩到这里算是这样了。

    「动手吧!」我眼睛一闭,头一抬,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苗若兰慌忙拉住苗人凤,「爹……不要伤害他!」

    苗人凤和我都是出乎意料之外,苗人凤说道:「若兰……他可是将你掳走的恶贼啊?你……你要我放过他?」

    苗若兰早已泪流满面(女生就是喜欢哭。),「爹……他对我很好,他……

    他没有做什幺伤害女儿的事。」说道这里脸上一红。(嘿嘿,上了你算不算伤害你的事儿呢?)
    稍稍一缓又道:「方纔还救了女儿一命,被人重伤了……爹,你快救救他吧。」

    苗人凤看女儿的眼神无异,也就相信了半成。

    「小子……我女儿说你救过她,又没对她怎样,我就放过你……我苗人凤一直不惯欠别人的人情
    ,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说罢一把扣住我的手腕。

    「爹……」苗若兰一惊,竟已喊出声来。

    苗人凤一呆,看了看苗若兰,长歎一声:「唉……女儿长大了。」便缓缓探我脉门。

    「六脉神剑?!」苗人凤惊道。

    翻开我的衣服,我身上丹田上三寸有颗豌豆大的淤伤。

    (我还真中招了?晕……)

    「这个伤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苗人凤歎道。

     苗若兰一惊,眼泪便开始往外涌,「爹,你想办法救救主……雷大哥啊。」

    苗人凤站了起身,走了两步,说道:「当今世上便只有一人可以救你。

    我急忙问道:「是谁?」

    苗人凤道:「南帝--段插砥?
     「是他?」我心中一凛。(书中要找他治病可是要过五关斩六将的啊!)

    但闻苗人凤又说道:「你中的六脉神剑剑气本身出自一阳指,需要用一阳指来化解;
    而身上的内伤又需要强大的道家内劲来化解。当今世上,便只有南帝才同时具备一阳指和
    先天功……但是若要他救你,也是不易……」

    苗人凤陷入深思。

    苗人凤思考了一阵,忽地一转身解开他身后背包上的黄缎带,绑在我肩上。

    「你带着这个去黑龙潭找一个叫瑛姑的人,希望她卖面子给我,带你去找段插砥砥
    K」说罢一转身,说道:「若兰,我们走!」未等她答应,苗人凤大手一夹,便将苗若
    兰整个夹起,飘然而去了。

    哇靠,本来还有个人扶扶我的,现在倒要靠自己了。

    黑龙潭,黑龙潭到底在哪里啊?打开大地图,便看见山西陕西边界有一块不大的泥泞地。记得《神雕》
    中的确是山西一窟鬼和杨过有过过节的地方。好,到山西瞧瞧,虽然内力尽失,还好有点体力,步行……步行吧。

    开了大地图走也走了好大半天,终于到了黑龙潭这个鬼地方,怎幺到处都是树林啊?泥泞呢?瞧不着。

    还好在桃花岛学了些奇门术数(嘿嘿,现在派上用场了。),左一窜右一窜地,竟然给我走到一个大泥潭上
    ,怪不得叫黑龙潭,跟那些工业废水没什幺区别嘛,只没那幺臭而已(那些鸟兽的粪便都够臭了)。

    隐隐约约看到泥潭下面打了一些石桩,只是又含有五行之术在内。那幺浅显的术数难不到我。我双脚踏上
    泥面,左一错右一踏地便走了进去。(还好凌波微步不需要什幺内力)

    「有人吗?」我叫了一声,抚着刺痛的胸口,实在是叫不大声。

    只听见不远处一个小竹屋内传来一把女人声音:「小子,你竟敢闯入我黑龙潭,有些本领啊……」话语中略带心酸。

    我清了清喉咙,朗声道:「瑛姑前辈,晚辈乃是受了苗人凤苗大侠的指示,专程来找你治病的!」

    里面那把女人声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听你的声音我便知道你身受重伤。但想我帮你治病?却是没门!」

    我缓缓步进那间竹屋,看见一个中年女人在织布,织布机发出「唧唧」的声音,像是用了很久似的,一直没有人修理
    ,木梭都已经损坏了。

    我拱手道:「瑛姑前辈,晚辈有礼了。」

    瑛姑只顾自己织布,却无视我的存在。

    我打量着这个中年妇女,她一身朴素,或是说穿得有些寒酸,脸上却出奇地显露出贵族的气息。年纪约是三十出头,
    容貌算是脱俗,可是一头花白的头髮和几条鱼尾纹却让人想起了「白髮魔女」。(晕倒)

    屋内没什幺摆设,只有一张织布机,一张床,一张木桌和几张椅子。木桌上放着文房四宝,纸上画的便是
    写有数字的九宫格。

    我脱口便说道:「九宫之义,法以灵龟,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这口诀乃是师傅教下,岂知一听之下瑛姑便像发了狂般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我,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想不到原来是这样!」笑声顿时止住,怒目直视我道:
    「小子?你五行术数是谁教给你的?」

    我淡淡一笑,道:「这些自然是我师父教给我的,你问这个会不会太笨了一点啊?」

    瑛姑一愣,听我嘴中的口气完全是挑衅,而不是有事相求。

    「臭小子……你胆敢如此跟我说话?」瑛姑被我激怒了。

    我胸口鹜地一痛,苦笑道:「反正我怎幺求你你也不肯医我,我倒不如骂个痛快。」

    瑛姑冷笑道:「哼哼……你知道就最好。快点滚远一些,以免弄臭了我的黑龙潭。」

    我笑道:「哈哈哈,你的黑龙潭还用我来弄臭?早就已经臭气熏天了………(在屋内倒不怎幺觉得)
    便像你一样,长年窝在这里练什幺奇门之术,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再练几年也救不到人,仇也报不了,
    倒赔上了女人最重要的青春。」

    瑛姑一惊,道:「你怎幺知道我要报仇的?你怎幺知道我要去救人的?」

    瑛姑一脸诧异,看来她是没有看过《射鵰英雄传》啦,嘿嘿。

    我笑道:「我还知道你不少东西呢?」我一下站了起来,瞪着她道:「你不守妇道,嫁
    作人妇却跟别的男人发生关係;人家不计较,你却毫无悔改之意,继续迷恋你那个周伯通,还跟他生下了孽种……」

    瑛姑一步一步向后退,眼神越来越慌张。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她竟呜呜噎噎地哭了起来,忽然又停住了眼泪,对着我发怒道:
    「那那人呢?见死不救……他枉作人君,枉自为人。」

    「你说得对!」我马上打断了她的话语,「就是他的错,身为一国之君便要体恤臣民的苦恼。即
    使自己心爱的人离开自己而去,即使她跟第二个男人上床,生了个孽种,也是应该宽容地对待她们。」

    瑛姑顿时无语,默然泪下,低声呜咽道:「只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其实我可以满足你的三个愿望,只需要你点头。」我倒是反客为主来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对着坐在地上的瑛姑说道。

    瑛姑细声问道:「如今我孩子都死了,你还能救他幺?」

    我笑道:「这个太不实际了。我说的三个愿望便是,第一是为你找到杀害你孩子的兇手并把他带到你面前;
    第二是为你救出在桃花岛的周伯通,至于你们能不能相认,便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第三嘛……」我想了想,
    「你和段王爷都有过错,我带他到你面前认错成不成?」(还是走好人路线的好啊)

    瑛姑恍受大赦,急道:「你真的可以救出伯通?你真的可以找出当年对我孩子下毒手的人?」

    我又道:「当然,我为你做三件事,你也要为我办三件事儿。」

    瑛姑忙道:「好,只要可以救出伯通和替孩子报仇,我作牛作马也愿意。」

    我冷冷笑道:「你还是先听条件再说吧。第一,我要你告诉我去找段王爷的方法;第二,希望你和段王爷的仇恨就此甘休……」

    瑛姑考虑了一阵,说道:「当年我也有错的地方,好吧,这两样我都答应你了。最后一样是什幺?」

    我奸笑道:「嘿嘿,最后便是要你现在陪我过一晚……」

    瑛姑吃了一惊,怒道:「什幺?你……你这个……这个淫贼!」她气得脸上青筋迸出。

    「用不着那幺生气嘛!」我笑道,「人海茫茫,要找一个只记得笑声而不知道长相的人……嘿嘿;桃花
    岛主黄药师武功才智绝顶,岛内五行奇术精妙绝伦,不要说救人,如果自己陷进去恐怕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吧!」

    瑛姑当下一凛,我的话语正说中了她多年以来的疑惑。到底辛苦那幺多年,可不可以救回她的情郎呢?找不
    找得到仇人报仇呢?现在就有一个现成的机会,只是……

    「你有什幺保证能让我相信你可以救出周伯通……可以帮我报儿子的仇?」瑛姑脸色渐趋严肃。

    (这下便要令她彻底相信我才行)「五行之术我早已烂熟于胸,你不信自然可以考考我(就你那水平
    我还没有害怕过);至于兇手嘛,待会儿我可以带你去听听他的笑声,若不是的话,你马上杀了我便是。」我说道。

    这几句话斩钉截铁,完全没有转弯的余地,看来她该相信我了吧。

    但见一件粗布麻衣「刷」的一声落下来,映在我眼帘的是一双硕大的乳房,可能是因为常有习武的缘故,她身上的赘肉很少。

    「来吧,赶快来做……」瑛姑一脸木然,只是双颊上泛有害羞的红光。

    「等等……」我唤停了她,「你懂不懂情趣的啊?先用嘴替我把这里清洗乾净!」说罢我把裤子一脱,露出早已绷紧的小兄弟。

    瑛姑吃了一惊,还是很乖地跪在我的面前,羞问道:「这个……这个我要怎幺……要怎幺弄?」

    「都那幺大个人了,连口交都不会,真是的……」我装作生气,道,「轻轻含着它,牙齿不要碰到了。嗯……对了对了。」

    看着瑛姑将我的小兄弟缓缓送入口中,我的心中莫名地一阵兴奋。

    「然后用嘴吸,轻轻地……对,舌头也轻轻地舔……含着它一前一后地摆着头……对……啊呵……」

    下体一阵爽快,想不到瑛姑一把年纪了,学东西还不慢。小兄弟塞满了她的嘴巴,她闭着眼睛,头一前一后地摆动,嘴里「
    咂」、「咂」的声音实在是很销魂……

    「也舔舔蛋蛋吧……」我急忙说道。

    瑛姑缓缓地吐出龟头,用舌头仔细地将上面的唾沫擦拭乾净,接着由下至上舔着小兄弟,动作虽然粗糙,但是却很用心。

    「含一下吧!」我发号施令道。

    她竟然也乖乖地将两颗蛋蛋含入嘴中,用嘴唇和舌头套弄,尽可能不被牙齿碰着。

    我轻轻抚弄着瑛姑的乳头,她的乳头还出奇地是粉红色(老处女?不会,她都生过孩子的了)。

    「嗯……嗯……」含着我的小兄弟的瑛姑的嘴巴竟然挤出了两声呻吟。

    我再也忍不住了,转过身来抱着瑛姑的腰便是狠命一插……

    岂知她吭都不吭一声,我一个深呼吸,腰部便像活塞般快速摆动了起来……

    但见淫水「扑」「扑」「扑」地溅了出来;又闻小穴内「咂」「咂」「咂」的碰撞之声。

    那瑛姑一头的白髮竟开始有点变黑,我擦了擦眼睛,继续摇动我的腰部,果然那头髮自髮根开始,缓缓
    变黑,一开始是几条,接着便是数十条,再接着半个脑袋都长出黑髮来了。

    我一阵高兴,双手环过来握着瑛姑双乳,搓揉了起来,「想不到你还是个美人胚子啊……」

    全身同时受到刺激令瑛姑忍不住叫出声音来:「哦……伯通……对不起……哦……啊……」

    我笑道:「还惦记着你的伯通啊?嘿嘿,你老人家有试过像我一样的年轻人吗?」腰部不停地使劲,双
    手也捏着她的乳头不停转圈。

    「哦……啊……啊……我不……我不行了……啊……」瑛姑一个呻吟,满头的银丝纷纷落下,留下的都
    是乌黑油亮的秀髮了。

    「你都可以卖shampoo的广告了。」我拔出小兄弟,射在她肩背上。

    对着气喘吁吁的她,我捡起了地上的卡片:卡片编号:034;卡片名称:神算子』瑛姑;简介:…
    ;难易度:D。还好,幸好不是高段卡片,若不是,内力全失的我真不知道怎幺办。

    瑛姑一脸泛红,看着自己一头的长髮,会心一笑,随即便发现我在她身边,笑脸一隐即逝,说道:「…
    …你记得你的诺言。段插砥祕髡a三日之地,不难找寻,只是他肯不肯救你,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我心道:「这家伙内分泌失调得好严重,怎幺脸色说变就变?更年期的女人真是不惹得……」

    只见瑛姑穿起粗布麻衣,走到桌前,一拨头髮,写了三道「符纸」,说道:
    「我写与你三道锦囊
    ,出林之后,直向东北,到了桃源县境内,开拆白色布囊,下一步该当如何,里面写得明白。时地未至
    ,千万不可先拆,否则后果自负。」

    我接了三道锦囊,拱手道:「多谢前辈,晚辈告辞……」

    说罢双脚一错,施展凌波微步直向东北奔去……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7:54
    PM
    本帖最后由
    得天独厚

    2009-1-4
    07:59
    PM
    编辑

    第三十二章

    上回说到我悄然离开黑龙潭,直向东北方离开丛林,渐渐地便有了水声。越走越近,那水声愈是变大
    ,最后竟给我走到一个大瀑布之前。

    古人之诗有云:

    万丈红泉落,迢迢半紫氛。

    奔流下杂树,洒落出重云。

    日照虹霓似,天清风雨闻。

    灵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氲。……

    那瀑布之水激起的层层雾气便似梦中氤氲霞光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一条又一条的彩虹,我不禁歎道:
    「电脑製作的特技还真不错啊!」(还小啊?现在世上还有这种景色了吗?)

    「BOOK!」我唤了一声,「咦!」奇怪了,我本来放在卡簿里面的三个锦囊物品卡,竟然消失掉两个。
    (我都还没有拿出来,汗)白色锦囊卡片一早就不见了;第二张卡片消失之际,忽闻一把苍老的声音叫道:「臭小子
    ,老子辛辛苦苦的等了半天,偏生叫你这小贼来惊走了。」

    水中木筏上有一个渔翁,头戴斗笠,身穿蓑衣,划着船正靠过来,边划边骂道。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无奈道:「嘿?我在岸上又干你的事儿?你不好好下水捕鱼上岸来干嘛?」

    那渔翁怒气沖沖,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我刚才好不容易才把那条金娃娃引上岸,结果你一开口,它就给吓跑啦!」

    哦,原来是渔樵耕读中的渔夫,不怪得穿着如此怪诞。

    「老伯,去找段王爷该怎幺走啊?」我脱口说道。

    那渔翁一惊,心里已经猜出几分我的意思,便说道:「你走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要是换了状态正常的我,我必定上前狠K他一顿,可是现在内力全失,可以用的招数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想一想,
    平时用惯用熟的降龙十八掌、凝血神爪、桃花岛武功、乾坤大挪移全都不能用了,只有那凌波微步还勉强可以用。(突
    然间从高手的行列变回菜鸟的行列了)

    「这个阿伯,人家低声下气跟你说话,竟然敢漠视我?来来来,拳头上见真功夫!」我装出一副傲然的模样。

    那渔翁果然怒道:「臭小子,口出狂言,看我怎幺收拾你!」说罢那蒲扇般的大手便朝我抓来。

    这下正中我意,我脚下一错,便欺近他身旁。

    他「啊」的一声惊呼,见我在他胸口拍了一掌,随即快步划开。

    「哈哈哈……这叫拳头上见真功夫吗?既不痛也不痒……」那痒字刚脱口,便觉得胸前奇痒难当,忍不住抓了起来。

    「呵呵呵……」我笑道,「怎幺了?很痒吗?要不要让我来帮你挠挠?」

    那渔翁又惊又怒道:「臭小鬼,你在我身上放了些什幺?」

    我微微一笑,从袖中掏出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蜈蚣。

    「啊!?」渔翁一声惊呼,几欲晕厥。

    我笑道:「放心!这只小东西本身是有毒的,只是我炼的时候把它炼成无毒的了……只是被咬中的人会几个时辰
    说不出话、动不了身子而已。」

    (嘿嘿,除了凌波微步,我还有十级毒术和十级医术呢!好在平时有炼几条小虫子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下次找
    一些时间来炼多一些才行。)

    「你……」那渔翁动了动嘴唇,便开始说不出话来。

    「怎幺了?请我上去啊?好好好!先谢谢你哦!」我拍了拍他脸皮,夺过他的铁桨,一跃上了小船……

    一上了小船,又发现了一个难题,那铁桨好重!用这家伙划船?那家伙是人吗?没内力怎幺逆水行舟啊?

    「BOOK!」我考虑了许久,还是要翻翻卡簿看看有什幺办法!毒虫、草药就算了,不可能有毒虫会划船的……

    武器?有鸟用?我挠着头,真的没办法了吗?翻到人物卡,我的心中不禁一凛:找个人出来替我划船不就得了?可是
    这卡片只能用一次,完成一个任务后就会消失,那指定卡片实在是不捨得用啊!

    突然一张卡片映入我眼帘:089:郭夫人。嗯,郭夫人不就是黄蓉吗?只是老版的不及年轻的可爱,说起武功,说
    到底还是老的厉害吧!@_

    既然不是指定卡片,我「GAIN」了一声,那郭夫人便出现在我面前(不愧是黄蓉,上了年纪仍然风韵犹存)。

    「主人……叫我出来可以为你做一件事,你说吧!」面无表情的「郭夫人」说道。

    (唤出来的卡片就『这』样子啊?……不用说了,我铁定不会唤卡片出来跟我做……跟NPC干的还好!)

    我想了想,说道:「帮我划……」

    等等……就一个任务可不要就这样浪费了,嘿嘿!

    「保护和完成我所有愿望,直至我完成游戏!」我脱口而出道。

    (这样便有个高手保护我到最后,起码GM来时也多一双手啊!)

    「对不起,不可能!这个任务超出我能力範围……请说出第二个任务!如果没有任务我就消失了……」『郭夫人』冷冷地说道。

    「等等等等……」我慌忙说道。

    (虾米?竟然有设定?还真走不了捷径呢!)

    我想了想,说道:「帮我划船就好了。」

    (这下该行了吧!)

    那『郭夫人』微微一笑,道:「没问题!」

    (还好没说ROGARTHAT^_^)

    我便将铁桨交到她手里。

    (编者:「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雷:「吵死了!」)

    小船缓慢地往上走,算是这样了,老版黄蓉内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行了数刻,竟也进了个山洞,洞中香气瀰漫,又过了
    一会儿,眼前豁亮,前面便是瀑布源头了。

    我和郭夫人一跃上岸,但闻郭夫人说道:「好了主人,完成任务了。」说罢便「BOOM」消失得无影无蹤……昏!走得真快!

    忽听得彩虹后传出一阵歌声:「城池俱坏,英雄安在?云龙几度相交代?想兴衰,苦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
    。疾,也是天地差!迟,也是天地差!天津桥上,凭栏遥望,舂陵王气都凋丧。树苍苍,水茫茫,云台不见中兴将,千古转头归灭亡
    。功,也不久长!名,也不久长!」

    循声望去,便见一樵夫在砍树,想想看,书中好像黄蓉念了首啥诗让他放人的?只怪自己不爱读书,这《山坡羊》小时候似是读过
    ,只是相隔实在太久,那黄蓉的版本也是改过的,要背出来实在是难上加难!但见那樵夫看了我一眼,装作没看见,继续唱他的曲儿,
    像是在等我说「暗号」一样。

    (拼了!)我朗声道:「茅坑俱坏,拉屎何在?憋屎怎向娘交代?一茅坑,菊花开,一坨大便落下来,没了厕纸真悲哀,只好
    用手抹起来……」【语文老师非气死不可】

    那樵夫回头看着我,一脸的错愕,像是看到了什幺珍稀动物一样,好机会,我双脚一错,立刻使出凌波微步,抢到他身前,长
    袖一抖,又是刚才对付渔翁那招,但闻「啊」的一声,樵夫缓缓坐倒,我才舒了一口气。

    睁眼望去,不远处有一条籐蔓,一直延伸至云雾之中,像是通向崖顶的唯一路线了。(我靠,这是HGAME还是XGAME啊
    ?)没办法,咬一咬牙,爬啊爬啊爬啊……

    不知爬了多久,累都累坏我了,才看见那长籐向前伸,便到了峰顶。刚踏上平地,猛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似是山石崩裂,又听
    得牛鸣连连,接着一个人大声吆喝。

    走近那声音,竟看见牛仰天卧在一块岩石上,四足挣扎,站不起来,那石摇摇欲坠,下面一人摆起了丁字步,双手托住岩石,
    只要一鬆手,势必连牛带石一起跌入下面深谷。那人所站处又是一块突出的悬巖,无处退让。根据书上呢,应是上前救他,然后他
    就会刁难你,然后再骗他,然后才可以走。既然是如此,我何必自找麻烦呢?

    我刚走上前,便听见那农夫大喊道:「救人那………那位小兄弟,救救我的牛!」

    我故意侧耳倾听,大呼道:「啥?俺没听见……俺上山就为了找那个段王爷哇!他治耳朵忒出名儿…等我治好病儿,就过来听
    你说话哇!」说罢快步离开,嘿嘿,农民伯伯,别怪我啊!

    顺着山路向前走去,行不多时山路就到了尽头,前面是条宽约尺许的石樑,横架在两座山峰之间,云雾笼罩,望不见尽处。

    (到这儿果真是玩命儿来了,若不是我内力尽失,受的内伤也重,我才不来这鬼地方呢!)

    当下双脚一错,逕直朝那石樑走去,奔了一段,便见石樑已经到了尽头,对面方石樑离此约一丈左右,用凌波微步过去该是没什
    幺问题,只是那地方竟有个书生坐在地上读书,此人好坐不坐,偏偏坐在介面处。

    我顿时骂道:「辛未状元又如何?好狗不挡道,闪远点儿!」

    那书生一呆,随即开口说道:「好小子,我还没开口便知道我是辛未年的状元,可真奇人乎!」

    我拱手揖道:「失礼失礼!大家给面子而已。」这两句牛头不对马嘴,书生听起来好生奇怪。

    「大叔,要怎样才肯让道啊?」我问道。

    那书生回一回神,笑了笑,拿出个纸扇扇了起来,说道:「我出三个对联,如果你对出来了,我便让你过去,否则便请回吧。」

    我不耐烦地说道:「我记得,『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对不对……赶快放我过去。」

    那书生先是一惊,接着便笑道:「我并非问这个题目,你急啥?听好了。」

    那书生咳了一下,说道:「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晕,难道还有题库不成。)还好这个跟唐伯虎里的一样,周星星的电影台词几乎我都会背了:「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
    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两意,一等下流。」

    那书生又是一呆,歎道:「好工整哦!」又摇了摇头,说道:「风摆棕榈,千手佛摇折叠扇。」

    (这个倒是原着中的对。)我想也不想,说道:「霜凋荷叶,独脚鬼戴逍遥巾。」

    那书生急了,说道:「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无忘赤帝。」

    顿时我便傻眼了,好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那书生见我着急,手中摺扇一摆,笑道:「想见我师父却是难上加难啊!」

    我突然想到:嗯……赤兔?难道是三国演义里的对联?对了,让我想想……

    那书生竟催道:「怎幺样啊?对不出来就请回吧。」

    「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不愧青天!」我舒了一口气,关键时刻我的记忆力总是特别好的,嘿嘿。

    那书生一愣,心有不甘,还是让开了道。

    我纵身一跃,便已落在他的面前。

    「好俊的身手!」那书生不禁歎道。

    跟着那书生走,不久便到了一间庙宇之内,我支开那书生去救农夫,便打开卡簿,拿出最后一张锦囊卡片,「GAIN」的一声,
    那张卡片变成了一副图,上面画着佛教中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

    便听见屋内一把苍老的声音叫道:「外面的年轻人,进来吧……」

    揎开布帘,便见室中小几上点着一炉檀香,几旁两个蒲团上各坐一个僧人。一个肌肤黝黑,高鼻深目,显是天竺国人。另一个身
    粗布僧袍,两道长长的白眉从眼角垂了下来,面目慈祥,眉间虽隐含愁苦,但一番雍容高华的神色,却是一望而知。

    我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对着那长眉老僧一揖到地,恭谨地说道:「晚辈雷幽风,拜见一灯大师。」

    那长眉老僧却不是一灯是谁?

    一灯笑了笑,站了起来,说道:「雷居士请起……」说着便要来扶我。但觉双臂与一灯大师接触处忽地一热,热气一现即逝,我
    随即便被稳稳地扶了起来。

    「雷少侠像是中了十分重的内伤,以至于内力全失……在内力全失的状态下仍可战胜我那四个劣徒,难得啊,难得!」又道:「他
    们并没有恶意,只是以尽徒弟之孝道而已,雷少侠莫怪。」

    我摇了摇头,说道:「倒是我唐突了……一灯大师请见谅。」

    一灯大师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道:「跟我进来吧……」

    我不禁流出一滴冷汗,吞了一口口水,缓缓跟了进去。

    走进屋内,一灯大师舒了一口气,道:「你全身放鬆,不论有何痛痒异状,千万不可运气抵御。」

    我点了点头,示意準备好了。

    一灯当即闭目垂眉,入定运功,当那线香点了一寸来长,忽地跃起,左掌抚胸,右手伸出食指,缓缓向我头顶百会穴上点去。我头顶
    一热,身子微微一颤,一颗豆粒大的汗珠自一灯头上流下,忙道:「不可多思,闭上双眼。」

    我慌忙闭上双眼,突然全身各大穴位皆麻痒难当,一会儿酷热似暑,一会儿寒冷若冬。再过一阵,便腰酸背痛,更甚者全身似被万蚁所
    噬,疼痛难当……

    不知过了多久,一丝真气缓缓地从丹田冒出,蔓延至全身,顿时全身舒畅无比,如沐甘霖。

    我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却见一灯大师气喘吁吁地坐在蒲团上,额上大汗淋漓,长眉梢头汗水如雨而下。

    他缓缓说道:「你的伤好啦,休息一两天,别乱走乱动,那就没事。」

    我喜道:「既是真气内功复原,便不碍事了。」当下坐下调息,丹田真气化作一团热火,体内氤氲之气顿生,不过两炷香时间,我头
    顶便白烟直冒,脸颊微红。

    一灯不觉一惊,歎道:「少年可畏啊……此等内功强度,我练就一阳指数十年,直过而立之年方才练成,想不到居士年纪轻轻竟就练
    成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体内热气正盛,行走于大小周天,舒畅无比,想是九阳神功又升了一级,现在该是六级了吧?当下朗声道:「一灯
    大师,雷幽风有你捨命相救,实在是感激不尽,请让我替你把脉。」

    一灯一奇,还是将手交给了我,我微微一按,便有一张表单在我面前出现,一灯大师什幺病啊?什幺痛啊?内功外功,奇经八脉状态都
    显示出来了。竟然连怎样调理,怎样治疗,用什幺药也列表详细,难道这就是医术十级的厉害?

    忽地渔樵耕读同时冲了进来,吼道:「休伤我师!」

    我鹜地一惊,身子一滚,便已躲到一灯大师身后。

    那渔樵耕读一惊,该出的招都收了手。

    「休得无礼!」一灯叫道,「雷居士在替我把脉!」

    渔樵耕读互相对视,像是十分惊奇一般。

    我「咳」的一声,说道:「大师,你放心,我和瑛姑另有协定,她该是不会再上来找你麻烦了。现在我先替你疗伤……」当下凝神运气
    ,一股九阳真气自丹田升起,经双掌直输入一灯体内。

    一灯眉头微微一捷,顿时大汗淋漓,头顶白气直冒。

    「师父!」渔樵耕读担心喊道,但见一灯脸色渐转红润,便知我不是有心相害,均不敢出声。过了约一炷香时间,我略感一道真气倒
    输入我的体内,微微一惊,便知一灯无碍,随即撤手收气。

    「一灯大师,感觉如何?」我问道。

    一灯微微一笑,道:「雷居士如此至刚至阳的内功,是九阳神功幺?」

    我点了点头。

    一灯道:「有如此神功替我疗伤,自然不会有事,如此我恢复功力的时间,该是缩短了不少啊!」说罢双手合十,揖道:「老衲在此谢
    过。」

    渔樵耕读一个个有话不敢言,本来一灯大师便是为了我的伤才武功全失的,晕!我知道他们心中想什幺,也想此地不要再久
    留的好,一揖到地,说道:「大师,以后有什幺差遣,儘管吩咐,晚辈还要为瑛姑办妥一件事,就此拜别。」

    一灯微微一笑,道:「恭送居士,望居士多积善福,切记切记。」看来他已经猜到我要去做什幺;事儿了。

    我一拱手,随着小路下山去了。

    嗯……(嘿嘿,现在内功恢复了,要怎幺样都行啦……可惜苗若兰被他爹带走了,否则就地来两下,以洩我心头之「欲」也好
    啊。不管了,反正现在没女一身轻……水笙还在光明顶等我呢?)我心头一凛,一阵酸味儿涌上心头。

    「好,先回光明顶看看水笙也好。」说走就走,道罢我便径直朝西走去。

    忽地十几个黑衣人跟我擦身而过,微微撞到我一下,我登时怒道:「奶奶个胸,走路不看道儿啊?」

    那黑衣人正要发作,另一人拉着他道:「师弟,大事要紧,山野村夫不必跟他一般见识。」

    那黑衣人狠狠瞪了我一眼,随着其他人直朝山顶奔去。

    (靠,走得那幺急,赶着投胎啊?)我心中嘀咕着,逕直走自己的路。

    过了一个山头,远远便见一堆黄色僧衣的尼姑。咦?尼姑、黑衣人、埋伏?难道便是那个场景?我心中一惊,想当初姦淫仪
    琳的时候,定静和一班尼姑都是在场的,就算定静不认得我,那群尼姑中随便有一个认得我,那我便吃不了兜着走了。

    念思至此,我慌忙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以地上污泥擦脸,擦身,弄得满身龌龊不堪,随便找了支竹子,支撑着走路。

    黄衫队伍缓缓逼近,渐渐便听见她们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人了,果然是定静带着一班尼姑经过。

    「前面路上妖魔甚多,师太最好绕路而行啊!」我快步穿过了众人,口中说道。

    定静一呆,便喝停了班尼姑,说道:「这位丐帮的朋友,你口中之言是什幺意思?」

    我微微一侧身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上面的妖魔可凶狠得紧。」

    仪和上前来,骂骂咧咧地说道:「喂,臭叫化子,我们现在在赶路,你不要妖言惑众哦!」

    「诶!仪和,不得无礼。」定静拦住了她,说道,「这位兄弟,我们实在是有要事在身,无论路途多凶险,也要赶路了。请
    ……」说罢带着众弟子径直走上山坡。

    (奶奶的,都不听别人劝!)为了不让她们落入魔手,我也只好学令狐沖一样--死跟了。(对了,令狐沖呢?不管了)

    但闻一阵破空之声,便有暗器如雨般飞来。

    「哎哟!」的几声女人惊呼声后,几个恆山派弟子便中镖倒地。

    一队黑衫蒙面之人从四面八方窜出,见人便砍。

    那定静师太喝道:「各弟子镇定些,布阵!」这声怒吼有如苍空雷动,一些惊呆了的恆山弟子慌忙拔剑抵御,三三两两组成
    『万花剑阵』。

    (这阵法我见过,剑阵中的防御力堪称一绝,功力稍差的都会被它磨死。但攻击力就……)

    但见定静念珠一抖,一条气柱直射开来,那念珠便如铁棒般坚硬,挥舞间扫倒了两个敌人。眼看那敌人该是起不来了,却又
    不知为何竟站了起来,微一走神儿,随即便有两把长剑攻至。

    定静立时抖擞精神,一把『念珠』挥舞得密不透风。

    我见那黑衣人武功高强,心下便有一念。当下环顾四周,只见东边一角三人站在一旁,不与恆山派弟子动手。稟着开片老大
    非必要时不动手的原则,我边打边移,直至那带头人之身边,悄声道:「是左冷禅让你们来的吧?」

    那三个黑衣人一惊,出奇不意地猛攻我上中下三路。

    (哇靠!)我当下一惊,随即双掌穿插于三人之间。

    用降龙十八掌威力太大,恐防一不小心会伤及他们,嘿嘿,我也不想伤到他们,便用九虚一实的落英神剑掌与他们缠斗。一
    套落英神剑掌使将出来,便见残影片片,双掌顿时变成四掌,四掌变八掌……

    那三人大吃一惊,不知这到底是什幺怪招,正慌于抵挡之际,忽闻我细声说道:「老大,要不要作一次买卖?」

    那带头黑衣老者先是一惊,随即便停下手来。

    「别停!要继续跟我缠斗下去,别露出破绽!」我细声唤道。

    那老者恍然大悟一般,一把钢刀便使将开来,但瞄準的地方均是空地。

    但闻一人细声道:「要作什幺买卖?」

    我说道:「这样……」

    我瞄了一眼定静那边,他们随目光看去,那定静又捞倒两名黑衣人,武功的确高强,于是我说道:「我帮你擒住她,怎幺样?」

    那老者一惊,随即露出奸笑(眼睛看出来的),「那你要什幺好处?」

    我笑道:「没什幺,如此大小尼姑几十人,我来个温香软抱……嘿嘿……嘿嘿!」这两下嘿嘿便是不怀好意的笑声了。

    那黑衣老者笑道:「好吧,想不到你也是同道中人啊!」说罢立刻大呼道:「哼,我看你这次逃不掉了。」

    我随即会意,一个纵身跳起,扑向定静,像是被打得倒在她身旁一样,定静一惊,脚下被我一靠,随即便慢上半拍。要知道这
    高手过招输也是输半招,定静立马被钢刀架在颈上。

    「啊……」定静一回头,黑衣老者立刻以刀背打晕了她。

    「师伯!」群尼见定静被擒,顿时手足失措,纷纷被点了穴道。

    我笑着站了起来,拱手道:「定静那群老的家伙,我也对她没『性』趣,你就带走吧!」

    那老者拱手道:「嘿嘿,少侠慢慢享用吧!」说罢率众快速离去。

    「卑鄙!」一尼姑破口骂道,「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反正叫不出名字,我怕你干嘛?

    我笑道:「骂吧,骂吧,迟些没机会骂了。」

    我拨着凌乱的头髮,对着那女尼叫道:「BOOK!」顿时卡簿呈现在我眼前。

    「仪和!呵呵,原来你就是仪和,还不是指定卡片里面的人物,本来不想先搞你的,但是你的嘴太坏了。」

    我说罢一把扯下她的僧衣,众女尼「啊」的一声惊呼,有的还阿弥陀佛地念起经来。

    仪和的双乳有点下垂,众女弟子之中她也算是有点年纪的了。

    那幺多女弟子,每个人都来前戏我不是很没空?我一把扒下仪和的裤子,对準她仍然乾燥的小穴便一『棍』捅进去……

    「啊--」的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仪和痛得掉下眼泪,「天杀的贼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我笑吟吟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需得慈悲为怀,你整天想杀人,又怎能成佛啊?」

    话语间腰部不停摆动,那混合着处女之血的淫水不断流出来,众尼姑看了都不禁脸上一红。

    老早对这个老尼姑没什幺兴趣了,插了几下,我便拔出小兄弟,寻找下一个目标。

    「BOOM」的一声,仪和那张卡片飞将出来,我看也不看,直接揣入卡簿中,那几个俗家弟子姿色自是不错,我拿着卡簿靠
    了过去,一看便笑道:「哟,原来是年纪最小的秦娟姑娘,多多指教。」

    那秦娟便像是忘了关上的水龙头,眼泪哗哗地流了一脸,不住地呜咽。身旁几个资深一点儿的尼姑看着她可怜,之前又看仪和
    下体血流成那样,也不住替她求饶。

    我微微一笑,便朝秦娟脸上吻去。

    秦娟身体一个颤抖,那对小小的乳房便被我大手握住了,虽是隔着衣服,但秦娟仍感到一阵快感从乳房处激起,像是触电一样
    ,她不自觉「啊~」的一声呻吟。那几个资深的尼姑先是一惊,接着便掉过头来阿弥陀佛了。

    我吻着秦娟细软的身躯,双手不断在她身上上下摸索,她虽被点了穴道,却是十分清醒。那女孩儿家最羞耻的地方在一个大男
    人面前曝露无疑,而且在众师姐面前做这种事儿,实在是又刺激又羞愧……

    渐渐觉得我的手指离开了她的神秘花园,取而代之的却是比手指粗上数倍的肉棒,秦娟不自觉一惊,喊道:「不要,那东西
    ……那东西会坏掉!」

    「僕」的一声,小兄弟像是没有受到什幺阻碍便进去了。(这个自然,小女生自然要好好爱护的,做了前戏又怎幺会痛呢?)
    但闻「噗哧」「噗哧」的性器交接之声,秦娟不禁呻吟起来:「啊……呵~~呵~~啊嗯……好……」那个爽字实在是不好意思在
    众师姐面前说出来。

    那群尼姑见到秦娟一脸爽快,不知又有多少人到时候去还俗呢?嘿嘿……插得数十余,我笑道:「好吧,也要换人了……」

    「不要……」秦娟突然喊道。

    我一奇,笑道:「不要什幺啊?」

    秦娟才声若蚊虫地说道:「不要……停……」

    那群尼姑不禁破口大骂道:「秦师妹,你忘了祖师婆婆的教诲了吗?」

    「真是不知廉耻。」

    「真是淫妇!」

    后面的说话越来越难听,秦娟愧疚得落下两滴眼泪。

    我吻着她的樱桃小口,用舌头轻轻佻动她的薄唇,说道:「不用理她们,等会儿我帮你教训教训她们……」说罢温柔地继续摆
    动身躯,那秦娟森林源头的水便越来越多,她的呻吟声也不自觉越来越大了。

    她洁白的身躯渐渐泛红,小腹也一跳一跳的,双脚越伸越直,口中不停叫唤道:「……不行了,我不行了……要……要死了…
    …啊~~~」一股阴精射将出来,弄得我整个小兄弟都是……

    又是「BOOM」的一声,我捡起秦娟的卡片,直奔下一个目标。

    「刚才是不是你?叫淫妇叫得那幺大声?哼!」我对着一个叫仪因的弟子,一把便扒开了她的裤子,小兄弟对準她后庭一插便
    到底。(还真……难进啊!)

    「啊哟喂呀!」一声杀猪似的叫声,仪因痛得叫天喊地,只是苦于身上被点了穴位,否则真是整个人弹起啊。

    我运足了九阳神功,以较快的速度抽插她屁眼儿。

    「怎幺样?淫妇!现在你还不是叫得跟杀猪一样?」我嘲笑道。

    那尼姑插得数十下便晕了过去,屁眼儿流血流得一塌糊涂。(怎幺古代没有安全套……髒兮兮的……算了,反正是游戏……现
    实中有月经我也懒得……)

    「下一个!!」我高声呼道。

    「啊!!」(尼姑们的惨叫声)……

    玩了十余个后,我全身湿透,汗流浃背,腰酸骨痛的感觉真是令我感到有种「乐极生悲」。我晕,就算九阳神功再厉害,可以
    保持久战不洩,可是刚才十几个,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啊,不怪得古代的皇帝累死的那幺多,刚才我都洩了四次。

    「待……待我休息片刻!」我对着那群面如死灰的尼姑说道,便犹如对牛弹琴一般,她们完全没反应。

    看看手中卡片,除了030秦娟和080郑萼之外,全部都是非指定卡片,那是自然的啦,有些连名字都没听过,哪里可能是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