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手大赛的日子1-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歌手大赛的日子(1)
     
      
      
      
     

    歌手大赛决赛就要开始的前2天,所有的歌手都被召集在一起走台排练,她
     
      
      
      
     们也第一次见到了导演张海和副导演李涛。这两个人虽然年轻但成绩在业内已算
     
      
      
      
     突出。排练的时候,他们安排工作很流畅,时不时的互相交流,顺利的完成了排
     
      
      
      
     练,大家陆续散了。
     
      
      
      
     

    张海叫住了王丹:「你条件很不错啊,歌唱的好,人又漂亮,很好发展啊。
     
      
      
      
     我很欣赏你,我会尽我能的帮助你的。」
     
      
      
      
     

    「谢谢张导,我会努力……」话还没说完,别的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把张导
     
      
      
      
     拉走了,望着张导的背影,1米83的高大男人,宽阔的背,王丹突然间对这个
     
      
      
      
     陌生男人产生了好感。回到宿舍,她和一起进入决赛的好朋友冯红说了刚才的事
     
      
      
      
     情。
     
      
      
      
     

    「傻啊你,那是想睡你,你不知道导演都那样。呵呵,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你
     
      
      
      
     和你男朋友也都干过那事了,要是你能得个冠军有成绩,我看值得。要是我,我
     
      
      
      
     就乐意!」冯红说完了又笑。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说话的语气不是那样,再说人家连我电话什幺的都没
     
      
      
      
     要。」
     
      
      
      
     

    「爱信不信!,要不今晚你去他房间试探试探?」冯红又笑。
     
      
      
      
     

    王丹没说话,发起呆来,各种想法充满在脑子里。吃了饭碗,大家也忘了刚
     
      
      
      
     才的事,冯红换了衣服出去找朋友了。
     
      
      
      
     

    王丹在演员的宾馆院子里溜跶。
     
      
      
      
     

    「王丹吧!?」一个男人在叫她。
     
      
      
      
     

    「张导是你啊,我还真想找您呢,快决赛了我紧张的不行。」
     
      
      
      
     

    「吃饭了吗?我还没吃,他们给我买的快餐,到我屋里说罢,我一边吃一边
     
      
      
      
     说。」张导带着她来到120房。
     
      
      
      
     

    导演住的房间就是不一样,虽不豪华,比演员的好多了,两个人一边吃一边
     
      
      
      
     说很愉快,导演也没有任何想怎幺样的举动。
     
      
      
      
     

    临走起身送王丹,到门口张导伸手和王丹握手,他的手很大,王丹的手很软
     
      
      
      
     很白,王丹不敢看他的脸但目光正好落在了张导胸前,他一定健身,胸肌很发达
     
      
      
      
     敞开的衬衣露出一个28岁男人的胸膛,王丹突然浑身发热,手在张海手里直髮
     
      
      
      
     抖,她感到有一股很温柔的力量在拉她,两个年轻的身体就这样贴在了一起。王
     
      
      
      
     丹已经没有任何的想法了和防备甚至很期待。
     
      
      
      
     

    张海开始吻她的嘴,舌头缠在一起,让王丹无法呼吸,两双大手在王丹后背
     
      
      
      
     从上到下的抚摸,很慢,摸到屁股后面的时候王丹觉得下体流出了爱液。
     
      
      
      
     

    张海一把把王丹抱在床上,从衣服里摸到了王丹的乳房,又软又大但正好全
     
      
      
      
     落在张海的手掌里。
     
      
      
      
     

    王丹很配合的脱了上衣,粉红的乳头让张海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用舌头尖舔
     
      
      
      
     着,又抬头去看王丹,王丹已经闭上眼呻吟起来,张海一下子更兴奋了,交替着
     
      
      
      
     吃这舔着吸允着……一边张海脱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王丹最后的内裤,顺势摸到
     
      
      
      
     了王丹的小逼,已经湿了。
     
      
      
      
     

    张海,没人知道他玩过多少女人。他抱着王丹翻了个身,王丹在他上面亲他
     
      
      
      
     的嘴,手在张海身上乱摸起来,但张海却慢慢的半坐起来,王丹手停在张海的胸
     
      
      
      
     上,肌肉,男人的肌肉让她像着了火。
     
      
      
      
     

    这是她睁开眼,看见的正好是一个翘着沖天的她等待已久的鸡巴,红色的龟
     
      
      
      
     头,涨的很亮,肚脐往下很浓的体毛对女人的吸引力使王丹忘了自己也是个清纯
     
      
      
      
     的女孩子,张海往上拱了一下鸡巴,王丹的小嘴就开始吃鸡巴了,张海一下子浑
     
      
      
      
     身酥了,但鸡巴更硬了,王丹的两只手都没能完全握住面前的鸡巴,鸡巴很大充
     
      
      
      
     满在王丹嘴里。
     
      
      
      
     

    张海伸手去找王丹的逼,粗大的中指一下就进到王丹身体里,手指很快的找
     
      
      
      
     到G使劲的撩动起来,王丹开始啊啊啊的叫,并又躺在床上,她已经开不能动,
     
      
      
      
     张海扒开她的她的腿,一只手在里面撩拨,另一只手去找阴蒂。
     
      
      
      
     

    已经硬了的阴蒂,张海用舌头去舔,他感觉里面越来越湿了,他的舌头很厚
     
      
      
      
     舔完了阴蒂又开始舔她的阴唇,王丹的双腿兴奋的抬起来夹在张海的后背上,手
     
      
      
      
     在张海头髮里游动。张海还是不急于操逼。反而把舌头往逼里伸,王丹真受不了
     
      
      
      
     了,她使劲的拉张海的肩膀。
     
      
      
      
     

    「我要,我要,啊啊 .求你,我要啊啊啊,哦,不要,快,张海我要你,我
     
      
      
      
     是你的」。
     
      
      
      
     

    张海听了这话,男人的骄傲然他更兴奋,他要好好玩玩这个女人,他身后从
     
      
      
      
     床垫下拿出一管液体,挤了一点摸在了王丹的逼里,王丹顿时觉得下面的逼里火
     
      
      
      
     热火热的,涨的不行,王丹双手开始控制不住的揉搓自己的乳房,晃动这整个身
     
      
      
      
     体,像个妓女,像个犯了烟瘾的妓女。
     
      
      
      
     

    「啊啊啊」说不出别的话来。
     
      
      
      
     

    张海在床边长起来,欣赏着王丹在床上的表演,手摸着自己很骄傲的鸡巴,
     
      
      
      
     王丹跪着在床上又开始吃鸡巴,手扶在他的腿上上下摸着浓密的体毛。张海握住
     
      
      
      
     她的头,使劲的把鸡巴往她喉咙里插,王丹已经想吐了,可有挣脱不开,张海不
     
      
      
      
     管,只要鸡巴爽。王丹被大鸡吧呛的留了眼泪,张海这才停手。王丹顺势躺下但
     
      
      
      
     确劈开了自己双腿,让粉红的逼完全的打开了,阴毛并不多,但很整齐。
     
      
      
      
     

    张海用大鸡巴轻轻敲着她的阴蒂,王丹攥住鸡巴往自己的阴道里引,张海却
     
      
      
      
     不着急,也许他给她摸到缩阴膏还没完全起作用吧,他把龟头对準逼口,开始往
     
      
      
      
     里插插一点又退出来,龟头都始终没进去,他的龟头很大,比阴茎粗一圈。
     
      
      
      
     

    王丹已经开始往前挪动身子,迎接鸡巴,「给我,我要,我要」。张海握住
     
      
      
      
     鸡巴开始往逼里送,龟头被比包裹着一点一点往里,王丹不敢动,也不再喊,她
     
      
      
      
     在等待被佔有的时刻,张海两手已经抓住了王丹的白白的乳房,逼里是湿的暖的
     
      
      
      
     紧的。
     
      
      
      
     

    「我操!」一下子张海把大鸡巴,一捅到底,「啊!」王丹疼得叫了起来,
     
      
      
      
     从来没这幺涨过,她感到被填满的幸福。
     
      
      
      
     

    「我操我操……」张海开始用力的抽插,王丹的阴道很近,像张小嘴一样不
     
      
      
      
     断的裹着张海的鸡巴。
     
      
      
      
     

    王丹双手使劲的搂着张海的背,她觉得这是她的男人,涨的脸都红了。
     
      
      
      
     

    张海的鸡巴抽插着逼,「啊我操,好紧,我操」。
     
      
      
      
     

    「我要,我要,啊啊你真好,我啊啊要你,我是你的。」一边叫王丹伸手去
     
      
      
      
     摸张海的鸡巴根,并往自己的逼里送。张海因此更兴奋起来。
     
      
      
      
     

    「操!操!操!你怎幺这幺紧啊,哈哈,我操!」张海趴在王丹耳边轻声的
     
      
      
      
     说。
     
      
      
      
     

    王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使劲的搂住他。
     
      
      
      
     

    张海把她反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他想从后面操她,先把鸡巴架在她屁股
     
      
      
      
     上,双手攥住王丹的白白的屁股,那是女人的敏感区,王丹开始扭动起来,往后
     
      
      
      
     动着,示意张海快来操她啊。
     
      
      
      
     

    这一扭动的腰身,是张海受不了的,把鸡巴一下就从后面插了进去,两只手
     
      
      
      
     抓住王丹的胯使劲的抽插,两只睪丸跟着晃动。
     
      
      
      
     

    王丹像张海的狗一样,乖乖的趴在那供他想用,任他操。鸡巴越来越涨,王
     
      
      
      
     丹的呻吟不断「啊啊我受不了了,给我吧,我受不了求你,啊,啊,停吧,我够
     
      
      
      
     了,啊啊……」。
     
      
      
      
     

    张海干的起劲,王丹越喊他越使劲,速度突然加快,「我……操!」张海屏
     
      
      
      
     住鸡巴,拔了出来,用力的把王丹翻过来,把鸡巴在乳房上蹭,「啊我操」王丹
     
      
      
      
     过去含住鸡巴,舌头舔龟头的时候,鸡巴突然涨了起来,很硬,张海拔出鸡巴,
     
      
      
      
     用手快速的掳了几下,「操!!」
     
      
      
      
     

    一股乳白的精液喷在王丹白白的乳房脖子,和脸上。张海用枕巾给王丹擦乾
     
      
      
      
     净,,王丹则使劲偎在张海怀里,张海半坐着抽起烟,他们什幺话都没说,一直
     
      
      
      
     抱着,10点了,王丹穿上衣服「我要回去了。」
     
      
      
      
     

    张海说「明天还来吗?啊……哈哈」一把把王丹又抱在怀里抚摸她的乳房。
     
      
      
      
     

    王丹彷彿变了个人,很不好意的挣脱开。
     
      
      
      
     

    「别多想啊,我喜欢你,如果你不愿意,就当什幺都有过,反正你也不是第
     
      
      
      
     一次,你要什幺我补偿给你。」
     
      
      
      
     

    「我不是坏女孩,我也不知道,我也喜欢你,可我有男朋友,我也不想用我
     
      
      
      
     自己换什幺。我什幺都不要,我不知道……」王丹跑出了门。
     
      
      
      
     

    一出门差点撞上一个人,她没顾得上道歉,飞似的跑掉了,那人站在原地,
     
      
      
      
     看了看120的门牌号诡异的笑了一下,这人就是副导演李涛。
     
      
      
      
     

     
      
      
      
      
      
      
      
      
      
      
      
     
    歌手大赛的日子(2)
     
      
      
      
     

    李涛敲开120的房门,张海一边繫着衬衣纽扣,一边把门打开。
     
      
      
      
     

    「你小子又偷吃了吧!」
     
      
      
      
     

    张海用舌头舔着嘴唇闭上眼回答:「怎一个爽字了得……呵呵。」
     
      
      
      
     

    「少来吧你,有这好事你从来也不想着哥们。」
     
      
      
      
     

    「又不是找鸡,再说我还真有点喜欢她了。」
     
      
      
      
     

    「鬼才信你,你操过的逼比我吃的盐都多……哈哈。」李涛一溜烟的跑出了
     
      
      
      
     门,张海抬起的脚没踢到他。
     
      
      
      
     

    决赛抽籤,张海还是帮王丹「抽」了个很好的位置,毕竟比赛选手都不愿在
     
      
      
      
     前几个上场,这个位置很难出高分。
     
      
      
      
     

    决赛前的最后一个晚上,王丹的男朋友来看她,两个人出去吃饭了。冯红吃
     
      
      
      
     完饭就一直在宿舍里呆着。电话突然响了:「王丹在吗?」
     
      
      
      
     

    「她吃饭去了,你是张导演吧,呵呵这两天王丹总提起你呢。你怎幺光帮她
     
      
      
      
     不管我啊!」冯红一贯的会撒娇犯骚,在演员里没什幺好人缘。
     
      
      
      
     

    「哦,你有什幺问题啊?」
     
      
      
      
     

    「我明天抽了第2个上场,您说怎幺办?」
     
      
      
      
     

    「那我可做不了主,得听评委的啊……要不这样,一会评委会主席来我这再
     
      
      
      
     碰碰,我让你和他认识认识?」
     
      
      
      
     

    冯红这下可乐坏了:「我马上就来!」她换了套很透的白纱裙,要是她不说
     
      
      
      
     话,还真是很纯清的呢!
     
      
      
      
     

    「你来了,随便坐,我这太乱了,史主席还没到,你喝水吗?这是李涛导演,
     
      
      
      
     应该认识吧,这幺多天一直都一起工作啊!」张海举手投足,说话的方式都超乎
     
      
      
      
     寻常的让人舒服。
     
      
      
      
     

    「李导演你好!」冯红伸出手和李涛握手,李涛不失时机地在冯红手心里挠
     
      
      
      
     了一下,冯红立即装的不好意思起来。
     
      
      
      
     

    「我还是去迎迎史主席,他岁数大,我这也礼貌礼貌。」说着张海就走了出
     
      
      
      
     去。
     
      
      
      
     

    「喝水吧,我听你唱得不错啊!」李涛递给冯红一杯水。
     
      
      
      
     

    「您给我提提意见吧!」
     
      
      
      
     

    「别您您的啊,我才29岁,比你打不了几岁。喝水喝水……」
     
      
      
      
     

    冯红喝着水,低着头,李涛走过来站在她跟前,「你的裙子很不错啊,不过
     
      
      
      
     天还是热啊……你热吗?」
     
      
      
      
     

    「我热……我怎幺这幺热……」冯红觉得屋子在转,家俱都变形了,自己很
     
      
      
      
     热,喘不上气,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
     
      
      
      
     

    「呵呵,来吧宝贝!」李涛一下子把她抱到了床上「这可是你送上门的!」
     
      
      
      
     李涛打手机把张海叫了回来。
     
      
      
      
     

    张海进来的时候,李涛已经在操着冯红了,冯红像一摊烂泥,任凭李涛随意
     
      
      
      
     摆布,一丝不挂的劈着腿。
     
      
      
      
     

    张海拿出摄像机「拍点限制级的,呵呵,表现好点啊。Wo……wo……」
     
      
      
      
     

    李涛干得更起劲了,粗大的肉棒在冯红的小逼里抽插,「好紧啊!来点润滑
     
      
      
      
     液……」李涛把鸡巴伸进冯红嘴里插了几下,又迫不及待插回逼里………
     
      
      
      
     

    「慢点进,来个特写……好……受不了了,我也要操……」说着张海把摄像
     
      
      
      
     机固定了位置,自己脱了衣服,拿了个假鸡巴,戴上了个套,抹上好多润滑油。
     
      
      
      
     

    「今天玩点花样。哈哈操。」
     
      
      
      
     

    李涛抱着冯红一翻身,李涛在下,冯红趴在了他身上,鸡巴却还在逼里享受
     
      
      
      
     着。
     
      
      
      
     

    张海慢慢的把假鸡巴桶进了冯红的小菊花里,使劲的往里顶着,李涛更兴奋
     
      
      
      
     了:「好,逼更紧了,爽!」
     
      
      
      
     

    张海没弄几下,感觉已经桶开了,就把假的抽出来:「骚逼真乾净!哥们来
     
      
      
      
     了」。
     
      
      
      
     

    张海从后面插入了自己的鸡巴,顿时冯红被男人彻底填满了。她像热狗中间
     
      
      
      
     的香肠。
     
      
      
      
     

    两个鸡巴在她身体里活塞运动,她却死了一般毫无反抗。
     
      
      
      
     

    摄像机对着冯红的漂亮脸蛋和酥胸,四只手在她胸上肆意的蹂躏,然后是两
     
      
      
      
     根鸡巴先后射出了乳白的精液,满是在她脸上,胸上。
     
      
      
      
     

     
      
      
      
     

    冯红醒的时候,是被下体的疼痛弄醒的,睁开眼,左右各有一个裸着的男人
     
      
      
      
     在抽烟,她的手左右搭在两条毛茸茸的腿上。
     
      
      
      
     

    「给我舔乾净,明你就是前三名!」李涛放肆的拨弄着挂着残留精液的鸡
     
      
      
      
     巴,轻拂着冯红的脸蛋。
     
      
      
      
     

    2秒钟……冯红迟疑了2秒,也许是还在醒的过程中。
     
      
      
      
     

    她还是伸出了舌头,过去舔那红色的龟头,很慢的几下后,索性她撅高了屁
     
      
      
      
     股疯狂的吃了起来,深浅,力度,她彷彿一个专业的口交女。张海的鸡巴立即被
     
      
      
      
     这一幕唤醒,那翘起的屁股好像是给他準备的,张海从后面老到的找到了嫩逼疯
     
      
      
      
     了似的操起来。
     
      
      
      
     

    淫笑浪声再次充斥了120房间。
     
      
      
      
      歌手大赛的日子(3)

     
      
      
      
     

    冯红从导演走出来的时候,下体感觉异常的刺痛,毕竟被真的家的鸡吧捅了
     
      
      
      
     很长时间了,腿也有些软,头痛得要命,扶着墙跌跌撞撞的回了屋。
     
      
      
      
     

    回到房间,王丹已经回来睡着了,冯红并没有惊动她,没洗澡就躺下了。但
     
      
      
      
     是很久也睡不着,心里盘算明天的比赛能有什幺转机吗?只要能出名,我忍……
     
      
      
      
     但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毕竟没想到会让2个男人给同时玩了。睡吧
     
      
      
      
     睡吧,一切都会好的,她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现实,就这幺现实。
     
      
      
      
     

    不知道什幺原因,和冯红一个地区选送的一个选手突然弃权了,冯红可以因
     
      
      
      
     为是一个地区的原因,代替了那个选手的出场位置。虽然有选手抱怨,但是没有
     
      
      
      
     办法。
     
      
      
      
     

    再说王丹,她本以为可以得第一名,但是有更高的领导写了条子,她也只能
     
      
      
      
     屈居第二了。这是总导演,台长也帮不了的;冯红是最受欢迎歌手和最佳颱风两
     
      
      
      
     个单项奖的获得者,真是讽刺啊,给2个人玩就能得2个奖。
     
      
      
      
     

    不敢怎幺样,获奖的两个女人还是风光无限的,舞台上,灯光下,鲜花中,
     
      
      
      
     掌声里,两个女人早已忘却了任何的烦恼,牵挂;这一刻只是尽量的配合镜头摆
     
      
      
      
     出各种争奇斗艳的姿势,她们需要出名!
     
      
      
      
     

    按照比赛合同,接下来还有一系列的巡迴演出,这是必须参加的。不过想想
     
      
      
      
     也好,能去好几个城市,连演出带旅游业不错!
     
      
      
      
     

    A市的4星级宾馆,王丹已经可以独自一人住一个标间了,身价涨了!结束
     
      
      
      
     演出回到房间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刚洗完澡,门铃响了。
     
      
      
      
     

    张海的身影透过门镜映入她的眼帘,有一丝犹豫,但是同时她还是打开了房
     
      
      
      
     门。张海推开门的时候整个身子已经朝她倒了过来。老手就是老手,关门,抱美
     
      
      
      
     人,扔上床,压在身下,这一系列动作,自然流畅。紧接着没有台词,舌头交着
     
      
      
      
     舌头,舔着嘴唇,王丹已经不能呼吸,只能愈发的抱紧这个火热的男人的身子。
     
      
      
      
     

    「把我忘了吧?这几天怎幺都不敢看我」张海不仅是个做爱高手,调情有一
     
      
      
      
     套。
     
      
      
      
     

    「我没有!」女人倒了这个时候没有理智,没有思维。
     
      
      
      
     

    「我看你有没有……」张海的大手已经伸进了王丹的禁区,整个手捂在阴户
     
      
      
      
     上,王丹顿时抽搐了一下,淫水开始分泌了,张海大拇指蘸着淫水播弄起她的阴
     
      
      
      
     蒂,食指,无名指并在一起伸进了阴道,撩拨着阴道前壁的上丰富的神经末梢,
     
      
      
      
     王丹的身体跟着弄动起来,可在张海身下,也动不起来,张海就是不想让她动,
     
      
      
      
     就是想让她爽死。
     
      
      
      
     

    「啊,我要,别,别,给我,求你,我听你的,阿,我,阿,别了,」
     
      
      
      
     

    张海并没有挺,倒是更较快了速度,反而轻声在她耳边说:「美吗?」
     
      
      
      
     

    「美,美。」
     
      
      
      
     

    「哈哈,哈哈」张海兴奋的很,但就是不太着急插入,已经勃起的阳具透过
     
      
      
      
     衣服狠狠地顶在王丹的大腿上。王丹一直伸手在寻觅着,张海却没让她找到。
     
      
      
      
     

    忽的,张海一下坐在了王丹的胸前,两只手肆意的揉起了王丹的酥胸,不时
     
      
      
      
     地按她的乳头,让王丹淫叫不听,气息听起来要死了一样。
     
      
      
      
     

    张海慢慢拉开裤子拉链,掏出已经红透了的鸡吧,摆在王丹面前,王丹伸着
     
      
      
      
     舌头使劲的够,像只母狗一样。张海向前挪动了一寸,王丹的舌头终于能舔到
     
      
      
      
     了,像饿了半个世纪的母狼,舌尖在鸡吧的尿道口来回的甜食,张海顿时麻遍了
     
      
      
      
     全身,再往前一点,整个龟头送入了嘴里,温暖的小口给鸡吧带来的快感,让张
     
      
      
      
     海觉得征服了所有的女人。
     
      
      
      
     

    王丹并不满意,她终于用尽力气的把张海退到床上,她跪在床上贪婪的吸允
     
      
      
      
     起眼前的肉棒。张海闭着眼享受着,一边退去了2个人所有的衣服。
     
      
      
      
     

    门铃忽然响了,王丹吓了一跳:「坏了,一定是我男朋友看我来了,昨天他
     
      
      
      
     给打电话,我还以为开玩笑呢!」她压低了声音说。
     
      
      
      
     

    「求你,别出声音,我不想他知道」王丹哀求张海。
     
      
      
      
     

    张海自然识趣:「你去门镜看看是谁啊」
     
      
      
      
     

    「外面的人就知道屋里有人了,不行!」
     
      
      
      
     

    「那我们就当这屋里没人吧,哈,哈。」张海的声音也很小,他自然不希望
     
      
      
      
     外面的人进来。反正也进不来。张海一扭身,大鸡吧已经插入了湿湿的骚逼里。
     
      
      
      
     

    王丹气声反抗着「别别,我害怕了。」
     
      
      
      
     

    「没事来吧!」顺势,张海把毛巾的一角塞在了王丹的嘴里,示意她咬着就
     
      
      
      
     不出声了,自己扶着王丹的腰,独自刺激的嘿咻起来,大鸡吧抽插着,王丹不能
     
      
      
      
     说不享受,毕竟G点被这样一个健壮的年轻男人有力的摩擦着,可男朋友,她的
     
      
      
      
     另一根鸡吧站在门外不知道屋里上演着这幺精彩的一场A片。
     
      
      
      
     

    王丹双手把床单都要抓破了,每一次张海的鸡吧撞击到她的阴道深处,爽透
     
      
      
      
     全身又有丝丝痛楚,张海只是越来越high,直到鸡吧再次发胀,奇痒无比,
     
      
      
      
     他才拔出来,将所有都倾泻在王丹的肚子上。没有声音,只有牲口一样的粗粗的
     
      
      
      
     喘气声。
     
      
      
      
     

    屋外的人,好像已经走了,王丹奇怪的为什幺手机这幺安静,她想给男朋友
     
      
      
      
     挂个电话,又怕落个做贼心虚。也许不是他吧。最好不是!反正现在这门是不能
     
      
      
      
     开的。
     
      
      
      
     

    张海搂着她,瞇着眼,低声问,「要不叫他一起进来玩玩?呵呵」
     
      
      
      
     

    王丹什幺话也说不来了。
     
      
      
      
     

    张海又安慰她:「别怕,我喜欢你。他不要你,我要你!」
     
      
      
      
     

    女人是最好骗的,王丹听了顿时觉得有了靠山,问题有了解决的办法似的。
     
      
      
      
     脸贴在张海结识的胸肌上,眼睛流出了複杂的泪。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