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妹劫(二)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四章

    无计可施的谢小兰,无奈的张开樱唇,接受了周济世的吻,慢慢的伸出了檀口中滑嫩的香舌,和周济世入侵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两手无力的挂在周济世的肩上,紧闭的双眼,缓缓的滚出两颗晶莹的泪珠,认命的接受了周济世加诸在她身上的轻薄,慢慢的,又被周济世那无穷尽的调情手段给推上了高峰,口中的娇喘逐渐狂乱起来,挂在肩上的纤手也慢慢移到周济世的腰间,紧紧的搂住周济世的腰部,身躯像蛇般缓缓扭动起来,这时周济世的嘴也逐渐往下移动,先在粉颈一阵轻轻柔柔的吮吻,再往下移到玉女峰顶,对着嫣红的蓓蕾一阵啮咬舔舐,左手在另一边的玉乳上轻轻揉撚,右手则在谢小兰的秘洞抽插抠弄,趐痛麻痒的感觉杀得谢小兰混身炽热难当,嘴里的娇喘也逐渐转为阵阵的哼啊声┅┅

    对于谢小兰的反应,周济世感到非常满意,更将在玉峰顶上肆虐的嘴唇慢慢的一寸寸的往下舔吻,吻过了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平滑柔顺的小腹,慢慢的,越过了萋萋芳草,终于来到了谢小兰的桃源洞口,只见粉红色的秘洞口微微翻开,露出了里面淡红色的肉膜,一颗粉红色的豆蔻充血挺立,露出闪亮的光泽,缕缕春水自洞内缓缓流出,将整个大腿根处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这淫糜的景象看得周济世更为兴奋,把嘴一张,便将整颗豆蔻含住,伸出舌头便是一阵快速的舔舐,此时谢小兰如受雷殛,整个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口中「啊┅┅」的一声娇吟,整个灵魂仿佛飞到了九重天外,两腿一挟,把个周济世的脑袋紧紧的夹在胯腿之间,阴道中一股洪流如泉涌出,差点没把个周济世给闷死。

    此时周济世看到谢小兰的反应,知道她已达高潮,慢慢的放慢了口中的速度,直到谢小兰两条玉腿无力的松弛下来,这才擡起头来,两只手在谢小兰的身上轻柔的游走爱抚,只见谢小兰整个人瘫软如泥,星眸微闭,口中娇哼不断,分明正沈醉于方才的高潮馀韵中┅┅

    再度将嘴吻上了谢小兰的樱唇,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谢小兰的身上到处游走,慢慢的,谢小兰从晕眩中渐渐苏醒过来,只听周济世在耳边轻声的说∶「兰妹妹,舒服吗?」说完又将耳珠含在口中轻轻的舔舐着,正沈醉在高潮馀韵中的谢小兰,仿佛整个灵明理智全被抽离,微睁着一双迷离的媚眼,含羞带怯的看了周济世一眼,娇柔的轻嗯了一声,伸出玉臂,勾住了周济世的脖子,静静的享受着周济世的爱抚亲吻,仿佛他真的是她的情人一般。

    看着谢小兰这般娇态,周济世心中早已欲火如炽,要不是想要彻彻底底的征服谢小兰这匹胭脂马,他早就横戈跨马,同谢小兰大肆厮杀一番了,更何况还有个服了春药的旷如霜,更是一场苦战,于是强忍着满腔欲火,轻声的对着谢小兰说∶「好兰妹,既然我服待得让你这麽舒服,那麽现在该看你的表现了!」

    听到周济世这麽说,谢小兰不解的睁开迷离的大眼,一脸迷惘的看着周济世,周济世哈哈一笑,牵着谢小兰的手移到自己胯下,谢小兰觉得自己的手忽然接触到一根热气腾腾,粗大坚挺的肉棒,顿时如遭电殛,急忙将手抽回,粉脸刹时浮上一层红晕,一副不胜娇羞之态,更叫周济世兴奋莫名,一双不规矩的手又开始在谢小兰的身上到处游走,同时凑到谢小兰的耳边轻声的说∶「小美人,这闺房之乐乃是人伦大事,再说你刚才不是答应说要听话了吗,有什麽好害臊的?而且昨天你不是做得很好吗?你只要照着再做就可以了。」话一说完,又将手伸到秘洞处就是一阵轻抽慢送。

    此刻的谢小兰,在历经周济世这调情高手的长时间的挑逗之下,早就欲念丛生了,可是要叫她去做这等羞人的事,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来,正在犹豫之际,周济世忽地一把将她推开,一翻身,移到旷如霜的身上,说道∶「既然你不肯,那我只好找你霜姊姊来煞煞火了!」两手更在旷如霜身上玉峰处一阵搓揉。

    谢小兰一听,不由得强忍下满腔的羞辱,开口说道∶「求求你┅┅不要┅┅我做就是了┅┅」说完,盈眶的泪水随着滴下。

    周济世一看,再度将谢小兰一把搂了过来,轻轻的吻去了谢小兰脸上的泪水,一手在她的背脊轻轻的抚摸,说∶「乖,别哭了,看得我好不心疼,早点听话不就好了┅┅」再次将嘴凑上谢小兰的樱唇,一阵绵密的轻吻,同时拉着谢小兰的玉手,再度让她握住自己的肉棒,只觉一只柔软如绵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一阵温暖滑润的触感刺激得肉棒一阵的跳动,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再度把手插进了谢小兰的桃源洞内轻轻的抽送起来。

    强忍着满腔羞辱感的谢小兰,这次没再敢把手拿开,但觉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阵一阵的跳动着,不由心中一阵慌乱,又怕周济世不高兴,只得开始在周济世的肉棒上缓缓的套弄起来,那笨拙的动作令周济世更加兴奋,口上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狂乱起来。

    这时周济世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慢慢坐起身来,并偷偷的解开了旷如霜的昏穴,再轻轻按着谢小兰的头,伏到自己的胯下,示意要谢小兰为自己进行口交,此刻的谢小兰,在历经了周济世二个多时辰高低起伏的折磨后,早已完全屈服在周济世的淫威之下,虽然对眼前所见的这根怒气腾腾、青筋突起的粗大肉棒感到万分心,但还是强忍着羞愧,慢慢的张开樱唇,含住了周济世的龟头。

    这时周济世看到高傲的谢女侠终于肯为自己口交,不禁得意万分,轻按着谢小兰的头,要她上下的套弄,口中还不停的说着∶「对了,就是这样,不要只是用嘴含,舌头也要动一下,对了,好舒服,就是这样┅┅好兰妹┅┅对┅┅你真聪明┅┅」同时一手在谢小兰的如云秀发上轻轻梳动,偶尔还滑到谢小兰那如绵缎般的背脊上轻柔的抚弄着,不时还用指甲轻轻刮弄着谢小兰的背脊骨,另一只手则在胸前玉乳轻揉缓搓,不时还溜到秘洞处逗弄那颗晶莹的粉红豆蔻,顿时又将谢小兰杀得鼻息咻咻,欲念横生。

    此刻旷如霜渐渐从昏睡中醒来,只觉周身趐软无力,血管内更是有如虫爬蚁行般,有种说不出的趐痒难受,心中一惊,这才回想起自己在客栈中中毒昏厥,急忙睁开双眼一看,却发现自己身无片缕,急忙想要挣扎起身,这才发现自己四肢大开被绑成大字形,顿时心中浮起一股羞愧不安的感觉,举目四望,却是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不知现在身在何处,再一仔细打量,只见身旁一对男女,全身赤裸,分明正在进行那风流勾当,再一看,那男的不正是客栈中逃走的那名凶手,只见他那双手正不停的在那少女身上到处游走,少女整个头埋在那凶手胯下,不住的上下摆动,鼻中哼声不断,娇躯随着那凶手的双手移动而婉延扭动,有股说不出的淫糜之色,仔细一看,赫然竟是谢小兰。

    此时的谢小兰,早已被周济世的挑逗逗弄得欲火如炽,对含在口中的肉棒,不但不觉心,甚至好像口中所含的是什麽美味的食物般,越发卖力吸吮舔舐,丝毫不曾察觉到旷如霜的醒来,不过这一切都看在周济世的眼里,强忍着胯下阳茎的趐麻感,慢慢的躺下,再将谢小兰的粉臀移到自己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对準谢小兰那蜜汁淋漓的桃源秘洞,就是一阵狂吸猛舔,偶尔还移到后庭的菊花蕾处,轻轻的舔舐那嫣红的菊花蕾,两手在谢小兰那浑圆的美臀及股间沟渠处,一阵轻轻柔的游走轻抚,有时还在那坚实柔嫩的大腿内侧轻轻刮动。

    此时的谢小兰那堪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只见她背脊一挺,两手死命的抓住周济世的大腿,几乎要抓出血来,吐出含在口中的阳物,高声叫道∶「啊┅┅好舒服┅┅又来了┅┅啊┅┅」阴道蜜汁再度泉涌而出,在一阵激烈的抖颤后,整个人瘫软了下来,趴在周济世的身上,只剩下阵阵浓浊的喘息声┅┅

    这一切看在旷如霜眼里,对谢小兰的反应百思不解,同时亦被这副淫糜的景像刺激得不觉心跳加速,心中一阵羞赧,张开口想叫,却发不出丝毫声音,同时周身逐渐发热,骨子里那股虫爬蚁行的趐痒感愈发叫人难耐,想抓却因四肢被制而无法动弹,只得强制镇静,屏气凝神,打算运功沖开被制的穴道,谁知不运功还好,一运功,顿时周身血液有如黄河决堤般四处奔窜,而且那股搔痒感愈发强烈,令旷如霜心中一阵慌乱,那里还能凝聚真气,只得赶紧抱元守一,想要压制住那股令人难耐的趐痒感。

    周济世眼见谢小兰再度到达高潮,全身无力的瘫在自己身上,不觉得意万分,心想∶「女侠又怎样,功夫再高还不是被我杀得魂飞九天!」慢慢的从谢小兰的身下爬了出来,只见谢小兰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床上,不时的微微抽搐,一头如云的秀发披散在床上,由莹白的背脊到浑圆的丰臀以至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再加上肌肤上遍布的细小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这幅美人春睡图,看得周济世口乾舌燥,再度趴到谢小兰的背上,拨开散乱在背上的秀发,在谢小兰的耳边、玉颈处轻柔的吸吻着,两手从腋下伸入,在谢小兰的玉峰处缓缓的揉搓,正沈醉在高潮馀韵中的谢小兰,星眸微启,嘴角含春,不自觉的轻嗯了一声,带着满足的笑容,静静的享受着周济世的爱抚。

    渐渐的,周济世顺着柔美的背脊曲线,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谢小兰背上的汗珠,经过坚实的丰臀、结实柔嫩的玉腿,慢慢的吻到了谢小兰那柔美饱满的脚掌处,闻着由纤足传来的阵阵幽香,周济世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朝谢小兰的脚掌心轻轻的舐了一下,平素怕痒的谢小兰,此刻正沈醉在高潮馀韵之中,全身肌肤敏感异常,早已被周济世刚刚那阵无止境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颤不已,再经周济世这一舐,只觉一股无可言喻的趐痒感窜遍全身,整个人一阵急遽的抽搐抖动,口中呵呵急喘,差点没尿了出来。

    周济世见到谢小兰的反应这般激烈,心中更是兴奋,口中的动作更是毫不停歇,甚至将谢小兰的脚趾逐一吸吮舔舐,一手更在谢小兰的大小腿内侧四处游走,初经人事的谢小兰那堪如此手段,只觉脑中轰的一声,整个神智彷佛飞到九霄云外,只剩下肉体在追求着最原始的欲望┅┅

    正在全神对抗心中那股欲念的旷如霜,只觉那股令人难耐的骚痒感越来越强烈,尤其是胯下秘洞,更是骚痒难耐,那里还能够凝神聚气,而且愈是强自镇静,那股趐痒感愈是强烈,耳中更不时传来谢小兰淫糜的娇吟声,就像是一把巨锤,一下下的敲在心上,渐渐的敲开旷如霜理智中那扇淫欲的大门,脑中的理智正一丝丝的飞散离去,可是意识反而异常清楚,更能感受周身感官传来的各种感觉,此时的旷如霜只觉胸中一股闷热滞塞的感觉,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不由自主的张开檀口,一阵呵呵急喘,周身那股趐软麻痒的感觉,更是清晰的传入脑中,尤其是胯间秘洞处,一股趐痒中带着空虚的难耐,甚至还缓缓的流出水来,那种未曾经历过的陌生感觉,令犹是处子的旷如霜心中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慌,娇躯开始不自觉的扭动着,彷佛希望能稍稍减那股莫名的难耐┅┅

    正埋首在谢小兰双足狂吻的周济世,耳中传来旷如霜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擡头一看,只见旷如霜全身泛红,水汪汪的双眸带着无尽的春意,微张的樱唇传来阵阵急喘,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无意识的上下夹动,原本紧闭的阴唇也朝外翻了半开,显现出一颗晶莹闪亮的粉红色豆蔻,一缕清泉自桃源洞口缓缓流出,周济世心想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再度从谢小兰的双脚顺着小腿往上舔吻,慢慢吻到大腿内侧,舔得谢小兰全身狂抖,口中淫声不断,经过周济世长时间的挑情爱抚,谢小兰终于逐渐陷入淫欲的深渊而不自觉。

    终于,周济世也忍不住了,将谢小兰的粉臀擡起,移到旷如霜的脸旁,摆布成半趴跪的姿势,一手按住谢小兰高耸的丰臀,另一只手握住胯下暴涨的肉棒,缓缓的在谢小兰秘洞处及股沟间轻轻

    UID1204975
    帖子0
    精华0
    积分0
    阅读权限10
    在线时间1
    小时
    注册时间2008-7-23
    最后登录2011-1-30
    查看详细资料

    引用
    回复
    TOP

    lnasszy
    幼儿生
    •个人空间•发短消息•加为好友•当前离线

    4#



    发表于
    2007-5-3
    11:48  只看该作者 
     
    请检举违规、积分奖赏
    在周济世三管齐下的挑逗下,谢小兰感到从洞内深处渐渐传来一股趐痒感,不自觉柳腰款摆,玉肾轻摇,口中一阵无意识的娇吟,将嘴移到谢小兰的耳边,一口含住小巧玲珑的耳珠,轻轻啮咬舔舐,然后将肉棒缓缓抽出,只留龟头在洞口缓缓转动,被挑动的欲火高涨的谢小兰,忽觉秘洞再度传来一阵空虚感,忙将粉臀向后急擡,这时周济世顺势一顶,“啪”的一声直达穴心,插得谢小兰忍不住啊的一声高叫,周济世这才开始缓缓抽送了起来,不时用龟头在阴道口处轻轻抽送,直到谢小兰受不了秘洞深处那股空虚,急得玉臀猛摇,淫声高叫时,这才猛地深深一顶,插得谢小兰哼啊直叫,待三、四下深深的抽插后,又复回到桃源洞口轻轻挑逗,初经人事不久的谢小兰,那经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不多时,已被周济世插弄得春情勃发,一颗首不住的摇动,玉体轻颤,椒乳乱晃,两只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口中忘情娇呼∶「啊┅┅啊┅┅好舒服┅┅嗯┅┅又来了┅┅啊┅┅不行了┅┅嗯┅┅啊┅┅」到最后,居然忍不住呜呜的的哭泣起来。

    这时的旷如霜,正竭尽全力以仅存的理智对抗体内淫欲的催逼,忽觉周济的手接触到自己身上,混身一震,哑穴已被解开,只觉喉中不由自主的溜出了「嗯」

    的一声娇吟,不由羞得满脸通红,赶忙紧闭双眼,银牙暗咬,想要忍住口中那股越来越强烈的哼叫感,这时耳中忽然传来谢小兰「啊」的一声尖叫,急忙睁眼一看,只见谢小兰臀部高耸,有如母狗般的趴跪在自己身旁,玉体轻摇,口中淫声不断,语调中蕴含着无尽的舒爽满足,身后的周济世,正挺着一根青筋暴涨,粗约寸馀的丑恶肉棒,在谢小兰的秘洞不停的抽插,这一看,旷如霜只觉脑中轰的一声,两眼死盯着两人的交合处,再也无法将眼光移开,心中仅存的理智悄然退去,只觉全身燥热异常,口中不自觉的传出一连串令人销魂蚀骨的娇吟┅┅
    正挥舞着丈八蛇矛,穿梭在一线天间奋战不懈的周济世,耳中传来旷如霜阵阵的淫叫声,兴奋得胯下阳物暴涨,两手紧抓着谢小兰的腰胯处,恨不得将其插穿似的,开始一连串的猛抽急送,只听一阵啪啪急响,登时插得谢小兰混身急抖,口中淫声不断,阴道嫩肉一阵强力收缩,紧紧箍住胯下肉茎,一道热滚滚的洪流浇在龟头上,一股说不出的舒适熨藉感直沖脑海,差点没射了出来,赶忙咬牙提气,强将那股欲望给压制下来。

    看着再度洩身的谢小兰,瘫软如泥的趴在床上,周济世心中有着无限的骄傲,拉着谢小兰的娇躯缓缓坐下,再度将她翻过身来分开双腿跨坐在自己怀中,用手扶住肉棒对準那淫水淋漓的秘洞口,再度将肉棒给塞了进去,两手抱住谢小兰坚实的美臀,开始缓缓推送,右手中指更插进后门的菊花蕾内轻轻抽送着,全身瘫软无力的谢小兰忽觉后庭再度受到袭击,急忙收紧肛门,全力抵抗周济世手指的进逼,樱口一张,就待开口反对,却被周济世顺势吻住,舌尖伸入口内一阵搅动,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伸手拉住周济世的右手想要阻止后庭的攻势,却被周济世深深一顶,将龟头顶住穴心一阵磨转,一股强烈的趐麻感袭上心头,再度无力的瘫在周济世的身上,任凭他肆意的玩弄只剩口中无意识的传出阵阵另人销魂蚀骨的娇吟声。

    自昨夜见了谢小兰那娇嫩美绝的菊花蕾后,周济世早就有心一试,只是碍于时间不多,又不愿硬闯而令其反抗,届时横生枝节反而不美,如今见谢小兰被他玩得全身趐软,再也无力反抗,心中更是跃跃欲试,手上的动作缓缓加剧,甚至连无名指也加入了,由秘洞流出的内淫液,顺着股沟流下到了后庭的菊花处,更帮助了周济世手指抽插的动作,不多时,甚至还传出了噗哧噗哧的抽送声,更是令谢小兰羞愧难当。

    历经周济世将近三个时辰的蹂躏,谢小兰早已全身瘫软如泥,虽竭尽全力抗,但却起不了多少作用,再加上周济世在秘洞深处不停的抽插磨转,以及胸前玉峰蓓蕾和周济世胸膛磨擦挤压,一阵阵趐麻快感,不停的打击着谢小兰的神智,渐渐的,由周济世手指抽插处传来一股奇特的趐麻感,令谢小兰心慌不已,不觉开口∶「啊┅┅怎麽会┅┅啊┅┅不┅┅不要┅┅」

    将粗硬的肉棒顶着秘洞深处,用两手捧着谢小兰的美臀如推磨般缓缓转动,周济世只觉肉棒前端被一块柔软如绵的嫩肉紧紧包围吸吮,一股说不出的快意美感袭上心头,同时原本紧紧箝住手指,拼命抵抗的肛门嫩肉也在他不断的抽插之下逐渐宽松柔软,阵阵如兰似麝的幽香扑鼻袭来,耳中传来谢小兰如歌似泣的娇吟及旷如霜的阵急喘,压抑良久的欲火有如山洪决堤般汹涌而来,猛地将谢小兰掀倒在床,擡起两条粉嫩的玉腿架到肩上,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谢小兰全身乱颤,口中不停狂呼浪叫∶「啊┅┅不行了┅┅好舒服┅┅啊┅┅啊┅┅我死了┅┅」

    只见谢小兰双腿一蹬,全身一紧,两手死命的抓着周济世的手臂,几乎要掐出血来,秘洞深处一道热流狂涌而出,浇得周济世胯下肉棒一阵急抖,任凭周济世拼命的提气缩肛,胯下肉棒在阴道嫩肉死命的挤压吸吮之下,再也止不住那股舒畅快感,一声狂吼,一股滚烫的精萃狂喷而出,如骤雨般喷洒在谢小兰的穴心深处,浇得谢小兰全身抽搐,两眼一翻,迳自昏死过去。

    第五章
    射精后的周济世,趴在谢小兰柔软的娇躯上,不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中无限的懊恼,只差一点就能尝到名震江湖的涑水剑那极品般的后庭滋味,居然在最后关头失手,正在暗自思量之际,忽觉床铺一阵摇动,耳中传来旷如霜高声叫喊∶「啊┅┅我受不了了┅┅啊┅┅不行了┅┅」回头一看,原来旷如霜被制的穴道,在淫药的催逼以及二人这场活春宫的刺激下已被沖开,在欲念的煎熬下,全身有如离水的鱼般猛力挣扎,若非手脚的束缚仍在,只怕早己扑了上来。

    周济慢慢的翻过身来,坐到旷如霜的身边,伸手在她那高挺坚实的玉女峰顶缓缓的搓揉着,口中嘿嘿淫笑着问说∶「旷女侠,小生这厢有礼了,但不知你是那里受不了?你不说清楚的话,我又怎麽帮你呢?」

    欲火如炽的旷如霜,胸前玉峰受到周济世的袭击,只觉一股趐麻的快感袭上心头,不由得全身扭动更剧,虽说被淫药刺激得欲念横生,但毕竟仍为处子之身,冰清玉洁的身子何曾接触过男人,更别说像这样被人亵玩,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羞得她紧闭双眼,急道∶「啊┅┅不要┅┅放开你的手┅┅别┅别┅这样┅┅」皓首频摇,全身婉延扭转,想要躲避周济世魔掌的肆虐,但因四肢受困无法逃离,反而好像是在迎合着周济世的爱抚一般,更加深周济世的刺激,右手顺着平坦的小腹慢慢的往下移动,移到了湿淋淋的水帘洞口在那儿轻轻的抚摸着。

    旷如霜只觉周济世的手逐渐的往下移,不由全身扭动加剧,尽管内心感到羞愤万分,但是另一股莫名的舒适感却悄然涌上,更令她感到慌乱不已,这时,周济世的手已移到了少女的圣地,一触之下,旷如霜顿时如遭电殛,全身一阵激烈抖颤,洞中清泉再度缓缓流出,口中不由自主的传出动人的娇吟声,在淫药的催逼下,只觉周济世所触之处,一股趐趐麻麻的感觉,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禁缓缓的摇动柳腰,迎合着周济世的爱抚。

    得意的看着旷如霜的反应,手上不紧不慢的抚弄着眼前这活色生香的迷人胴体,见到旷如霜在自己的逗弄下,口中娇喘吁吁,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彷佛十分饑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自己的爱抚,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难耐淫欲的煎熬┅┅

    这副淫糜的绝美景象,看得周济世淫心再起,胯下肉棒再度竖然挺立,一张口,对着旷如霜微张的樱唇一阵狂吻猛吸,舌头和旷如霜的香舌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只觉触感香柔嫩滑,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鼻袭来更刺激得周济世欲火焚心,抓住玉峰的左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在旷如霜那高耸的趐胸狠狠揉搓,右手中指更缓缓插入旷如霜的桃源洞内,一股趐麻饱满的充实感,登时填补了旷如霜心中的空虚,在淫药长时间的煎熬下,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馀下肉体对淫欲的追求,忍不住由鼻中传出一声娇柔甜美的轻哼,似乎诉说着无尽的满足。

    边狂吻着旷如霜的樱口香舌,边揉搓着坚实柔嫩的玉乳,右手中指更被秘洞内层层温湿紧凑的嫩肉紧紧缠绕,一种说不出舒爽美感,令周济世更加兴奋,深埋在秘洞内的手指开始缓缓的抽插抠挖,只觉秘洞嫩肉有如层门叠户般,在进退之间一层层缠绕着深入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周济世心中不由得兴奋狂叫∶「极品!真是极品!这真是万中选一的宝器!」手上抽插的动作不由得加快,更将旷如霜插的咿啊狂叫,粉臀玉股不停的上下筛动,迎合着周济世的抽插┅┅

    离开了旷如霜的樱唇,顺着雪白的玉颈一路吻下来,映入眼中的是高耸的趐胸,只见原本若隐若现的淡粉蓓蕾早己充血勃起,忍不住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含住旷如霜的左乳,有如婴儿吸乳般吸吮,时而伸出舌头对着粉红色的蓓蕾快速舔舐,时而用牙齿轻咬着那小小的豆蔻,左手更不停的在右边蓓蕾上轻轻揉捏,由胸前蓓蕾传来的趐麻快感,更令旷如霜忍不住的哼嗯直叫。

    强忍着心中欲火,慢慢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下,周济世还不急着对旷如霜的桃源圣地展开攻势,伸出了粗糙的舌头,在那浑圆笔直的大腿内侧轻轻舔舐,舔得旷如霜全身急抖,口中淫叫声一阵紧似一阵,阴道嫩肉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周济世入侵的手指,真有说不出的舒服,甚至周济世缓缓抽出手指时,还急擡粉臀,好似捨不得让其离开似的,看样子旷如霜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淫欲的深渊而无法自拔了┅┅

    边吻着旷如霜那粉雕玉琢般的修长美腿,周济世开始动手解除旷如霜双脚的束缚,甫一解开,只见旷如霜两腿不住的飞舞踢动,费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足踝,将双腿高举向胸前反压,如此一来,旷如霜整个桃源洞口和后庭的菊花蕾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周济世的眼前,虽说周身在淫药的刺激之下,早己欲火高涨,但毕竟仍是处子之身,如今被周济世摆成如此羞人的姿态,隐密之处一览无遗的暴露在陌生男子眼前,还是令旷如霜羞得满脸通红,不由得想要挣脱周济世的掌握,但是全身瘫软如绵,那里能够挣脱,只急得连连叫道∶「啊┅┅不要┅┅不要看┅┅求求你┅啊┅┅」

    周济世此刻早被眼前美景给迷得晕头转向,那还去理会她说什麽?将旷如霜的双腿和两手捆绑在一起,使旷如霜整个臀部高高擡起,这才慢条斯理的坐下来,仔细的打量旷如霜的私处;只见原本紧闭的桃源洞口,如今已经微微翻了开来,露出淡红色的嫩肉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随着旷如霜的扭动,阴道嫩肉一张一合缓缓吞吐,彷佛在期待着什麽似的,一缕清泉汩汩流出,顺着股沟流下背脊,一股说不出的淫糜之色,刺激得周济世混身直抖,连口水都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伸出颤抖的双手,在旷如霜那浑圆挺翘的粉臀及结实柔嫩的大腿不住的游走,两眼直视着旷如霜缓缓扭动的雪白玉臀,周济世终于忍不住捧起了旷如霜的圆臀,一张嘴,盖住了旷如霜的桃源洞口,就是一阵啾啾吸吮,吸得旷如霜如遭雷击,彷佛五髒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内心一慌,一道洪流激射而出,居然尿了周济世个满头满脸,平素爱洁的旷如霜,何曾遭遇过这等事,如今不但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他人面前,还在个陌生男人眼前小解,登时羞得她脸如蔻丹,双目紧闭,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谁知周济世不但不以为忤,居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道∶「承蒙旷女侠惠赐甘霖,小生无以为报,就让敝人为你清理善后,以表谢意吧!」话一说完,便低下头来,朝着湿淋淋的秘洞口及股沟处不停的舔舐,一股羞赧中带着趐痒的感觉,有如一把巨锤般,把旷如霜的整个理智给彻底的摧毁,扭动着雪白的玉臀,怯生生的说∶「别┅┅别这样┅┅髒┅┅啊┅┅不要┅┅嗯┅┅啊┅┅」

    听她这麽一说,周济世仍不罢手,两手紧抓住旷如霜的腰胯间,不让她移动分毫,一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秘洞口及股沟间不住的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头轻轻舔舐,甚至将舌头伸入秘洞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色的菊花蕾处缓缓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骚味夹杂着旷如霜的体香,真可说是五味杂陈,更刺激得周济世更加狂乱,口中的动作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

    在周济世不断的挑逗及淫药的催逼之下,阵阵趐麻快感不住的袭入旷如霜的脑海,再加上后庭的菊花受到攻击,一种羞惭中带着舒畅的快感,将个瀚海青凤杀得溃不成军,周身有如虫爬蚁行般趐痒无比,不自觉的想要扭动身躯,但是手脚被制,再加上周济世紧抓在腰胯间的双手,那里能够动弹半分,一股炽热闷涩的难耐感,令旷如霜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口中的娇喘渐渐的狂乱了起来,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动人娇吟,更令周济世兴奋莫名,没多久的时间,旷如霜再度「啊┅┅」的一声尖叫,全身一阵急抖,阴道蜜汁再度狂涌而出,整个人瘫软如泥,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阵阵浓浊的喘息声不停的从口鼻中传出。

    眼看旷如霜再度洩身,周济世这才起身,取了一条湿巾,先将自己身上的尿液蜜汁擦拭乾净,然后再轻轻柔柔的为旷如霜净身,正在半昏迷中的旷如霜,只觉一股清清凉凉的舒适感缓缓的游走全身,不觉轻嗯了一声,语气中满含着无限的满足与娇媚。

    清理完旷如霜身上的秽物后,周济世终于解除了旷如霜手脚的束缚,缓缓的伏到她的身上,再度吻上那微张的樱唇,两手在高耸的趐胸上轻轻推揉,姆食二指更在峰顶蓓蕾不住揉撚,正沈醉在高潮馀韵中的旷如霜,此时全身肌肤敏感异常,在周济世高明的挑逗之下,再度浮起一股趐麻快感,不由张开樱口,和周济世入侵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两手更是紧抱在周济世的背上,在那不停的轻抚着。

    眼见旷如霜完完全全的沈溺于肉欲的漩涡内,周济世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的骄傲,手上口中的动作愈加的狂乱起来,约略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旷如霜口中传出的娇吟声再度急促起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周济世的腰臀之间,纤细的柳腰不住的往上挺动,似乎难耐满腔的欲火,胯下秘洞更是不住的厮磨着周济世胯下热烫粗肥的硬挺肉棒,看到名闻天下的「瀚海青凤」旷如霜,在淫药及自己的挑逗之下,欲火高涨得几近疯狂,周济世竟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离开了旷如霜的娇躯。

    正陶醉在周济世的爱抚下的旷如霜,忽觉周济世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顿时一股空虚难耐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急忙睁开一双美目,娇媚的向坐在一旁的周济世说∶「啊┅┅不要┅┅快┅┅啊┅┅别停┅┅」心中那里还有丝毫的贞操及道德感,只剩下对肉欲快感的追求┅┅

    看着旷如霜的反应,周济世一阵嘿嘿淫笑的道∶「旷女侠,我侍候的你舒不舒服啊!你还要不要继续?还有让你更舒服的我还没使出来呢┅┅」听到周济世的话,旷如霜心中虽然浮起了一丝丝的羞愧感,可是马上又被欲火给掩盖住了,连忙急道∶「啊┅┅舒服┅┅好舒服┅┅我要┅┅我┅┅别逗我了┅┅快┅┅」

    边说着,边扭动着迷人的娇躯,更加添几分淫糜的美感。

    一把拉起了旷如霜,让她跪伏在自己面前,轻抚着那如云的秀发和绸缎般的美背,慢慢将旷如霜的头按到胯下肉棒前,轻声的对旷如霜说∶「既然旷女侠对我服务感到满意,现在该轮到你来让我舒服了,刚刚你那兰妹也示範给你看过了,应该不用我再教了吧┅┅」说着说着,轻轻捏开旷如霜的牙关,便将一根粗硬肥大的阳具给塞进了旷如霜的樱桃小口内了。

    虽说早已被淫欲给沖昏了头,但毕竟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对眼前这根青筋暴露的丑恶肉棒,心中还是充满了恐惧不安,更别说要含进嘴里,可是周身趐软无力,那里还能反抗半分?刚要用舌头将入侵的肉棒给顶出去,却被周济世用手在头上一压,整根肉棒又一下给滑了进来,直达喉咙深处,顶得她几乎咳杖了起来,无奈的只好顺着周济世的动作,开始对着口中的肉棒吞吐了起来。

    周济世眼看着名震武林的旷如霜终于开始为自己口交,肉棒龟头处被一条温暖滑嫩的香舌不住的顶动,那种说不出的舒适感,更叫周济世兴奋得胯下肉棒一阵乱抖,一手抓着旷如霜的秀发上下起伏,另一只手顺着滑嫩的玉背慢慢的往下轻抚,来到了股沟间一阵轻刮,不时还以指尖揉搓着后庭的菊花,一股趐麻难耐的感觉更叫旷如霜难受,忽然间,周济世将手指一下子给插进了旷如霜的秘洞内,开始轻轻的插抽,一股畅快的充实感,有如电流般流入了旷如霜的脑海中,终于,旷如霜放弃了所有的自尊,开始在周济世的指示下,卖力的舔吮起来,甚至还将整个肉袋含进口中,以舌头转动袋中那两颗肉球。

    看着旷如霜渐渐的自动的舔舐着自己的阳具,原本按在头上的手也伸到胸前玉峰处,不停的揉撚着胸前的蓓蕾,更刺激得旷如霜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慢慢的,从胯下传来阵阵的趐麻快感,整根肉棒不停的抖动,周济世心想,就这样洩身,那待会不就没戏唱了,连忙推开旷如霜伏在胯下的头,强自镇定调习,好不容易才压下洩精的沖动,忽然耳中传来阵阵的娇吟声,转头一看,原来旷如霜受不了欲火的煎熬,忍不住学着周济世方才的动作,左手在自己胯下不住的活动,将一只纤纤玉指插入秘洞内,在那儿不停的抽插,右手更在胸前玉峰上不停的揉搓着,口中娇吟不断。

    UID1204975
    帖子0
    精华0
    积分0
    阅读权限10
    在线时间1
    小时
    注册时间2008-7-23
    最后登录2011-1-30
    查看详细资料

    引用
    回复
    TOP

    lnasszy
    幼儿生
    •个人空间•发短消息•加为好友•当前离线

    5#



    发表于
    2007-5-3
    11:50  只看该作者 
     
    请检举违规、积分奖赏
    看到旷如霜这副淫靡的娇态,周济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旷如霜搂了过来,让她平躺在床上,一腾身,压在旷如霜那柔嫩的娇躯上,张口对着红润润的樱唇就是一阵狂吻,双手更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正在欲火高涨的旷如霜,忽觉有人在自己身上大肆轻薄,阵阵舒畅快感不断传来,尤其是胯下秘洞处,被一根热气腾腾的肉棒紧紧顶住,熨藉得好不舒服,那里还管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什麽人,玉臂一伸,紧勾住周济世的脖子,口中香舌更和周济世入侵的舌头纠缠不休,一只迷人的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周济世的腰臀之间,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摆,桃源洞口紧紧贴住周济世的肉棒不停的厮磨,更令周济世觉得舒爽无比。

    吻过了一阵子后,周济世坐起身来,双手托起旷如霜的圆臀,抓了个枕头垫在底下,这才用手的扶着粗硬的肉棒,慢条斯理的在旷如霜湿漉漉的秘洞口处缓缓揉动,偶尔将龟头探入秘洞内,可是就是不肯深入,那股子热烫趐痒的难受劲,更逗得旷如霜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淫声高呼,几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这才双手按在旷如霜的腰胯间,一挺腰,缓缓的将肉棒给送了进去。

    甫一插入,旷如霜不由得轻歎了一声,似乎是感歎自己的贞操即将失去,又好似期待己久的愿望终获满足,周济世只觉秘洞内紧窄异常,虽说有着大量的淫液润滑,但仍不易插入,尤其是阴道内层层叠叠的肉膜,紧紧的缠绕在肉棒顶端,更加添了进入的困难度,但却又凭添无尽的舒爽快感。

    费了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将阳具插入了一半,肉棒前端却遇到了阻碍,将肉棒微往后一退,然后一声闷哼,将胯下肉棒猛然往前一顶,可是那层阻碍却没有如想像中一般应声而破,旷如霜的处女象徵依旧顽强的守卫着桃源圣境,不让周济世稍越雷池一步。
    第六章

    沈沦在淫欲中的旷如霜,忽然从下身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神智猛然一清,睁眼一看,眼前一个容貌猥亵的中年男子正压在自己身上,胯下秘洞内被一根火辣辣的肉棒紧紧塞住,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激痛,连忙叫道∶「你在干什麽,痛┅┅痛┅┅快放开我!」说完,急忙扭动娇躯,想要推开周济世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

    一时没料到旷如霜会在这个时候恢复神智,周济世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随着旷如霜的极力挣扎,胯下肉棒脱离了旷如霜的秘洞,眼看旷如霜仍不停的挣扎着,周济世急忙将双手抓住旷如霜的双腿架上自己的肩上,随即往前一压,让旷如霜的下体整个上擡,然后紧紧的抓住旷如霜的腰侧,顿时叫旷如霜的下半身再也难以动弹,胯下肉棒再度对準目标,开始缓缓的下沈┅┅

    虽然极力的挣扎反抗,可是功力全失的旷如霜,如今充其量也不过是比一般未曾练武的妇人略为有力,又那里是周济世的对手,眼看如今全身在周济世的压制下丝毫动弹不得,胯下秘洞一根热气腾腾的坚硬肉棒正逐寸深入,急得旷如霜双眼泪水不住的流出,口中不停的哭叫着∶「不要┅┅不要┅┅求求你┅┅呜┅┅求求你┅┅」双手不停的推拒着周济世不断下压的躯体。

    由于方才一不小心让旷如霜给挣脱了自己的掌握,因此尽管旷如霜哭得有如梨花带雨般令人爱怜,周济世仍然丝毫不为所动的缓步前进,终于由肉棒前端再度传来一阵阻挡,为了要报复旷如霜的挣扎,周济世毫不停顿的持续对旷如霜秘洞内慢慢的施加压力,由下身不停的传来阵阵叫人难以忍受的剧痛,痛得旷如霜全身冷汗直冒,偏偏全身瘫软无力,根本无法抗拒周济世的侵入,旷如霜只能不停的捶打着周济世的身躯,口中绝望的哭叫着∶「呜┅┅痛┅┅好痛┅┅不要啊┅┅痛┅┅」

    随着肉棒的不住前进,旷如霜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它仍顽强的守卫着旷如霜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此刻的旷如霜早已哭得声嘶力竭,整个人无力的瘫在床上,任凭周济世肆意淩虐。

    彷佛听到一阵撕裂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有如锥心刺骨般猛烈袭来,旷如霜秘洞之内的防卫终告弃守,伴随旷如霜的一声惨叫,周济世的肉棒猛然一沈到底,只觉一层层温暖的嫩肉紧紧的包围住肉棒,带给周济世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

    将肉棒深埋在旷如霜的秘洞之内,静静的体会那股紧凑的快感,这时周济世才感觉到胯下的旷如霜声息全无,将扛在肩上的两条玉腿给放了下来,低头一看,旷如霜浑身冷汗、脸色惨白的昏迷着,一双晶莹的美目紧紧的闭着,一副痛苦难耐的表情,分明是受不住那股破瓜剧痛,整个人昏了过去┅┅

    仍旧将肉棒紧抵着旷如霜的穴心,周济世伸手在旷如霜的人中及太阳穴上缓缓揉动,将嘴罩上旷如霜那微微泛白的樱桃小口,然后气运丹田,缓缓的将一口口的真气给渡了过去。

    没多久,在一声嘤咛声中,旷如霜慢慢的苏醒过来,只觉胯下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张开眼睛一看,周济世满脸淫笑的看着自己,吓得旷如霜一声尖叫,急忙扭转身体,再度极力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周济世的怀抱,那知方一扭动身体,随即由胯下传来一阵锥心刺骨般的剧痛,吓得她不敢再动分毫,更何况周济世还紧紧的压在自己身上,只急得她哭着叫道∶「痛┅┅痛呀┅┅你干什麽┅┅走开┅┅不要┅┅不要┅┅放开我┅┅」双手不停的推拒着周济世的身体。

    在旷如霜的挣扎扭动之下,周济世只觉缠绕在胯下肉棒的阴道嫩肉不住的收缩夹紧,穴心深处更是紧紧的包住肉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说不出的舒服,不由得哈哈笑道∶「旷女侠,你说我们这样能干些什麽?当然是替你开苞了,哈哈,扭得好,对了,就是这样,好爽┅┅你还真懂┅┅」

    说完,将肉棒顶住穴心嫩肉,就是一阵磨转,两手更在高耸坚实的玉峰上不停的搓揉,阵阵趐麻的充实快感,令旷如霜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软,那里还能够抵抗半分,可是内心却是感到羞惭万分,想到自己平素洁身自爱,谁知今日竟然失身在这样一个卑劣猥琐的中年男子手上,一串晶莹的泪珠悄然涌出,更显得楚楚可怜,那还有平日英姿焕发的样子。

    看到旷如霜这副令人怜惜的模样,更令周济世心中欲火高涨,低头吻去旷如霜眼角的泪水,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旷女侠,别哭了,刚刚不是很好吗?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一定会让你如登仙境,欲仙欲死的。」说完一口含住香扇玉坠般的耳垂,一阵轻轻啜咬,胯下肉棒更是不停的磨转,双手手指紧捏住玉峰蓓蕾,在那不紧不慢的玩弄着。

    虽说在刚刚那阵破瓜激痛的刺激之下找回了理智,可是毕竟淫毒仍未离体,再经周济世这般老手的挑逗爱抚,那股趐酸麻痒的搔痒感再度悄然爬上心头,虽然极力的抵抗,还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在周济世的逗弄下,只见旷如霜粉脸上再度浮上一层红云,鼻息也渐渐浓浊,喉咙阵阵搔痒,一股想哼叫的欲望涌上心头,虽然旷如霜紧咬牙关,极力抗拒,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再也忍不了多久了。

    看着旷如霜强忍的模样,周济世心中起了一股变态的虐待心理,将胯下肉棒缓缓的退出,直到玉门关口,在那颗晶莹的粉红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强烈的难耐趐麻感,刺激得旷如霜浑身急抖,可是由秘洞深处,却传来一股令人难耐的空虚感,不由得旷如霜一阵心慌意乱,在周济世的刺激下,尽管脑中极力的阻止,可是娇嫩的肉体却丝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随着周济世的挑逗款的摆动起来,

    似乎在迫切的期望着周济世的肉棒能快点进到体内。

    尽管早已被体内的欲火刺激得几近疯狂,但是旷如霜却仍是双唇紧闭,死命的紧守着一丝残存的理智,不愿叫出声来,周济世更加紧了手上的动作,嘿嘿的对旷如霜说∶「旷女侠,别忍了,叫出来会舒服点。」看到旷如霜犹作困兽之斗,突然间,周济世伸手捏住旷如霜的鼻子,在一阵窒息下,不由得将嘴一张,刚吸了口气,谁知周济世猛一沈腰,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沖而入,那股强烈的沖击感,有如直达五髒六腑般,撞得旷如霜不由自主的「啊┅┅」的一声长叫,顿时羞得她满脸酡红,可是另一种充实满足感也同时涌上,更令她慌乱不已。

    眼看旷如霜再度叫出声来,周济世更是兴奋不已,开口道∶「对了,就是这样,叫得好!」羞得旷如霜无地自容,刚想要闭上嘴,周济世再一挺腰,又忍不住的叫了一声,这时周济世再度吻上旷如霜那鲜艳的红唇,舌头更伸入口中,不断的搜索着滑嫩的香舌,旷如霜虽说欲火渐炽,但仍极力抵抗,不让周济世入侵的舌头得逞,见到旷如霜如此,周济世开始挺动胯下肉棒,一阵阵猛抽急送,强烈的沖击快感,杀得旷如霜全身趐酸麻痒,那里还能抵抗半分,口中香舌和周济世入侵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从鼻中传出阵阵销魂蚀骨的娇哼,脑中所有灵明理智逐渐消退,只剩下对肉欲本能的追求。

    眼见旷如霜终于放弃抵抗,周济世狂吻着旷如霜的檀口香唇,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高耸挺实的玉女峰峦,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立刻又将如霜推入淫欲的深渊,只见她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周济世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紧紧的和周济世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迎合着周济世的抽插,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紧紧夹在周济世的腰臀上不停的磨擦夹缠,有如八爪鱼般纠缠住周济世的身体,随着周济世的抽插,自秘洞中缓缓流出的淫液,夹杂着片片落红,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更令周济世兴奋得口水直流。

    约略过了盏茶时间,周济世抱住旷如霜翻过身来,让她跨坐在他身上,成为女上男下的姿势,开口对旷如霜说∶「小浪蹄子,爽不爽啊,大爷我累了,要的话你自己来!」听到这麽粗鄙淫邪的话语,旷如霜的脸更是红如蔻丹,可是由秘洞内传来的那股骚痒,更令她心头发慌,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肉棒深入,旷如霜只觉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那股趐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柳腰,口中哼啊之声不绝。

    周济世见旷如霜开始只会磨转粉臀,虽说肉棒被秘洞嫩肉磨擦得非常舒适,可是仍未感到满足,于是开口对着旷如霜道∶「笨死了,连这种事都不会,真是个傻,算了,还是让老子来教教你吧!看好了,要像这样。」说着,双手扶着柳腰,胯下用力往上一顶,旷如霜不由得「呃──!」的一声,又听周济世说∶「要这样子上下套弄,你才会爽,知不知道!笨蛋!」看样子周济世打算彻底的摧毁旷如霜的自尊心,好让她彻彻底底的臣服。

    听到周济世那些粗鄙万分的羞辱言词,旷如霜心中感到无限的羞惭,自己二十几年来何曾受过这种羞辱,两串晶莹的泪珠滑下脸庞,但是身体却在欲火的煎熬下,不由自主的听从周济世的指示,开始缓缓的上下套弄,虽然心里不停的说着∶「不行┅┅啊┅┅我不能这样┅┅」可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渐渐的加快了动作,嘴里不停的叫着∶「啊┅┅好棒┅┅好舒服┅┅啊┅┅」更令她感到羞愧,

    眼中泪水如泉涌出。

    由于这种姿势不但能使肉棒更加的深入,而且由于是女方主动,更加容易达到快感,渐渐的,旷如霜不但加快了上下套动的速度,口中的淫叫声浪也越来越大,脑中除了淫欲的追求外,那里还想到其他,只见她双手按在周济世的胸膛,在不停的套弄下,秀发如云飞散,胸前玉峰不停的上下弹跳,看得周济世眼都花了,不由得伸出双手,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捏抓抠,更刺激得旷如霜如癡如醉,口中不停的浪叫∶「哦┅┅好舒服┅┅啊┅┅嗯┅┅好棒┅┅啊┅┅啊┅┅」

    瞧那副劲儿,那里还有半点女侠的样子,简直比妓女还淫蕩。

    看到旷如霜这副淫蕩的样子,周济世忍不住坐起身来,低头含住左乳滋滋吸吮,双手捧住粉臀上下套弄,手指更在后庭不住搔抠,最后藉着淫水的润滑,滋的一声,插入菊花洞内不停的抽插,胯下更不住的往上顶,全身上下的敏感处受到攻击,只见旷如霜终于忍不住叫道∶「啊┅┅不行了┅┅好┅┅好舒服┅┅我┅┅我洩了┅┅我完了┅┅」

    两手死命的抓着周济世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周济世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周济世的肉棒给夹断般,秘洞深处更紧咬着肉棒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周济世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趐爽,一道热滚滚的洪流自秘洞深处急涌而出,浇得周济世胯下肉棒不停抖动,只听周济世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肉洞深处,双手捧住旷如霜粉臀一阵磨转,眼看着就要洩了┅┅

    忽然肩上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旷如霜受不了洩身的极度快感,竟然一口咬住周济世的肩膀,差点没将整块肉给咬了下来,经此一痛,居然将周济世那射精的欲念给按捺住了,经过绝顶高潮后的旷如霜,全身的力气彷佛被抽空似的,整个人瘫在周济世的身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她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吐出,整个人沈醉在洩身的高潮快感中。

    看着旷如霜这副妖艳的媚态,周济世内心有着无限的骄傲,什麽女侠!管他是「涑水剑」还是「瀚海青凤」,到最后还不是被我插得魂飞魄散,虽然胯下阳具还是硬涨涨的叫人难受,他还是不想再启战端,旷如霜那柔软如绵的娇躯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胸前玉乳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在他胸膛轻轻的磨擦,更令周济世感到万分舒适。

    慢慢的扶起了旷如霜伏在肩上的粉脸,肩膀上被咬的地方还留着阵阵的刺痛,看着旷如霜绝美的脸庞,红艳艳的樱唇微微开启,唇角上还留有一丝丝的血迹,更添几分妖异的气氛,只见旷如霜还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全身软绵绵的任由周济世摆布,一张嘴,再度吻上了微张的红唇,一手在有如丝绸般滑腻的背脊上轻轻爱抚,另一只手仍留在菊花洞内缓缓的活动着,胯下肉棒更在秘洞内不住的跳动,只见高潮后的旷如霜,仍沈醉在飘渺的高潮馀韵中,口中香舌本能的和周济世入侵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对周济世的轻薄丝毫不觉。

    约略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周济世只觉秘洞内的蜜汁再度缓缓流出,口中的娇哼也渐渐急促,阴道嫩肉更不时的收缩夹紧,慢慢的将旷如霜抱起身来走下床榻,旷如霜本能的将手脚缠住周济世的身体,周济世就这样的抱着旷如霜在屋内到处走动。

    在一阵颠簸之中,旷如霜渐渐醒了过来,一见周济世毫不放松的继续肆虐,不由得一阵慌乱,极力想要挣脱周济世的魔掌,口中急忙叫道∶「啊┅┅不要┅┅放开我┅┅不行┅┅」双手不住的推拒着周济世的肩膀,一颗首不停的摇摆以躲避周济世的不断索吻,谁知周济世一阵哈哈狂笑的说∶「放了你,这不是开玩笑吗?能和名震江湖的“瀚海青凤”共效于飞,这可是千金难求的好机会呢!

    更何况你过瘾了可是我还没过瘾呢,来,我们再来!」话一说完,就是一阵急顶,在菊花蕾内的手指更是不停的抠挖抽插。

    此刻的旷如霜,虽然说体内淫药的效力已退,但是全身趐软无力,再加上周济世的肉棒及手指仍留在秘洞和菊花蕾内,走动颠簸之间一下下沖击着秘洞深处,才刚经历过高潮快感的旷如霜那堪如此刺激,难耐阵阵趐麻的磨擦沖击快感,渐渐的放弃了抵抗,双手无力的扶在周济世的肩膀上,认命的接受周济世的狎弄奸淫,口中的淫叫声浪也越来越大┅┅

    就这样抱着旷如霜在屋内四处走动奸淫,就算是青楼的妓女也很少经历过这种阵仗,更别说是初经人伦的旷如霜,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可是由身体传来的阵阵趐麻快感,又那是初尝云雨的旷如霜所能抗拒的,渐渐的,旷如霜发现自己的秘洞正迎合着周济世的抽插而不断的收缩夹紧,口中的声浪也随着周济世的动作连绵不绝的传入自己的耳中,尤其是双脚死命的夹缠着周济世的腰部,

    更令旷如霜觉得万分羞愧。

    看到旷如霜终于放弃了抵抗,开始主动的迎合自己的动作,周济世这时也觉得有点累了,再度张嘴吻向旷如霜的樱唇,慢慢的抱着她放回床上,就是一阵狂抽猛送,双手不停的在一对坚实的玉峰上揉捏爱抚,再度将旷如霜插得咿呀直叫,由秘洞内传来的阵阵沖击快感,一下下有如撞到心口般,将所有的理智,羞耻撞得烟消云散。

    只见旷如霜的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周济世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的摇摆上挺,迎合着周济世的抽送,发出阵阵啪啪急响,口中不停的叫着∶「啊┅┅嗯┅┅好舒服┅┅快┅┅啊┅再来┅┅哦┅┅好美┅┅啊┅┅不行了┅┅啊┅┅啊┅┅」一张迷人的樱唇,更主动的在周济世的嘴唇、脸庞及胸膛上不停的狂吻着,双手在周济世的背上抓出一道道的血痕┅┅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只见旷如霜全身一阵抽搐抖动,两脚紧紧的夹住周济世的腰部,口中一声长长的尖叫∶「啊┅┅啊┅┅不行了┅┅我洩了┅┅」柳腰往上一顶,差点把周济世给翻了下来,周济世只觉胯下肉棒被周围嫩肉强力的收缩绞紧,真有说不出的舒服,龟头一阵阵趐酸麻痒,忍不住那股趐麻快感,急忙抱起旷如霜的粉臀,在一阵急速的抽插下,将一道热滚滚的精液直射入旷如霜的秘洞深处,射得旷如霜全身急抖,一张口,再度咬上了周济世的肩头,双手双脚死命的搂住周济世的身体,阴道蜜汁急涌而出,热烫烫的浇在周济世的龟头上,烫得周济世肉棒一阵抖动,再度洩了出来。

    周济世全身汗下如雨,整个人瘫软无力,就这样伏在旷如霜身上不住的大口喘气,整个脑海中一片茫茫然有如登临仙境一般,好不容易才回过气来,定了定神,这才发觉双肩上及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不禁摇头苦笑,慢慢撑起双手想要起身,整个人却是丝毫动弹不得,原来高潮后的旷如霜,虽然早已昏睡过去,可是双手双脚却仍旧紧紧的搂住周济世的身体,丝毫不曾放松,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轻手轻脚的放开旷如霜的束缚爬下床来,从行囊中取出药物处理好伤口,心中不禁暗道∶「这丫头真看不出来,居然会有这种习惯,以后还真得小心点┅」

    一想到这里,不禁回头朝床上看去,只见两具雪白柔嫩的迷人胴体呈大字形的横陈在床上,胯下私处一片狼藉,分明是刚刚自己的成绩,尤其是旷如霜,光滑洁白的秘洞口夹杂着片片落红,更加添几分凄艳的美感,看得周济世胯下肉棒再度蠢蠢欲动,可惜在经过连番激战之后,着实有些力不从心。

    周济世倒了一杯水,边喝边打量着两女莹白如玉的胴体以及绝美的容貌,谢小兰是娇憨中带着些许的青涩,全身洋溢着无限的青春活力,有如含苞待放的红玫瑰一般,而旷如霜则是有着一股脱俗的美感,彷佛深谷幽兰般不带一丝烟火气,真可说是各擅奇长,叫周济世真是越看越爱,不由得伸出双手在两女身上不住的游走爱抚,心中暗想∶「这两个小妞不但人长得美,功夫又高,费了我好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弄上手,就这样放手的话,不是太可惜了,而且老子还没尝到后门的滋味,不过┅┅她们的功力这麽高,就这样留在身边也是危险┅┅」

    原来周济世原本打算将两人彻底的淩辱一番,以报复她们干涉自己以及诛杀大鬼童本本之仇,可是在尝到了两女肉体的绝妙滋味后,不禁觉得爱不释手,因此决定要好好的想个对策,以求将两女收为禁脔。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