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怪的绑架案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今天是六月一号,我放学回到家,妈妈深情的把我一抱:“儿子,儿童节快乐啊。”
    我操!我厌恶的挣脱开了她说到:“我多大了?儿童这个词适合我吗?”说完就跑回自己的房间,砰的把门关上了。我靠在写字台前,想着……想着……

     
      
     
    我叫杨皓松,长相很清秀,今年19岁,在学校是每个老师都讨厌的坏份子,可是因爲母亲是检察院副检查长,父亲是市公安局长,所以学校奈何不了我,才没有开除我。我父母根本管不了我,6岁以前,我都是在我奶奶家度过的,可以说,19年来,我没和父母进行过一次交流,哪怕一次都没有过。19岁了,他们还把我当作儿童?真是可笑!
     
      
     
    今天风大,我拿了件外套正準备起身出门转转,刚开大门,妈妈问我去干什麽,叫我不要乱跑,外面坏人多。天呐,我都19岁了,坏人多?

     
      
     
    走着走着,到了门口的小花园,我们这个小区就这个花园人少,我想一个人过来静静。突然,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似的,我很不耐烦的掉头吼到:“不要跟着我了,我出门转转你们有什麽不放心的?我19了,难道是9岁?你们别老把我当个小孩子似的好吗?”刚说完,就感觉眼睛一黑…昏倒了…

     
      
     
    睁开眼睛,我在一个很黑的小房子里,这房子里只有一张床,一台电视,一张桌子,三张椅子,刚準备起身,就踉跄的摔了个跟头。原来,我被用绳子捆在了椅子,我害怕及了,顿时脑海中浮现出电视剧中才看到过的……绑架!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很短,也许很长。门开了,走进来两个穿着白色汗衫和一个赤膊的男人,都40多岁的样子,一个身上纹着抗肩龙,一个纹着下山虎,还有一个纹着满背的观音盘龙,我冷静道:“你们是什麽人?黑社会吗?抓我干什麽。”“下山虎”说:“这要问你的老子杨三寸了,局长亲自出马哦?抓了我们老大!很了不起啊!”原来,是因爲这个绑架我,“那你们想怎麽样?他抓你们老大你是他的事,你们抓我来干什麽?”“抗肩龙”说:“啊哟,小子,你老子抓了我们老大,我们当然要抓你来要挟你老子,好好在这待着吧,你身上的**已经被我们搜了,别妄想逃了,我们三个现在有事,马上大嫂会来看着你的!”

     
      
     
    他们走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开了,进来一个女人,哇,怎麽描述她好呢,年轻貌美,看上去20岁左右,全身上下穿着今年最流行的低胸装,酥胸高挺,气质娴雅,娇靥冷豔,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他们的大嫂?无语,都什麽时候了,我还在想这些。
     
      
     
    她走近了,蹲在我面前,说道:“小伙子,就是你老子抓我男人进去了?很不错嘛,你TM给我老实待着!”我答非所问到:“你真漂亮。”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饱满的酥胸看着。她好象发觉了,一个巴掌打在了我脸上“看什麽看,老娘是让你看的吗?!”我操,她居然打我的脸,把我绳子解开,我绝对肏死她。突然,我感觉她的眼神定格在了我鸡巴的位置,我才发觉,下面已经支起了一个帐篷。她脸色微红到:“哟,年纪不大,家伙倒不小嘛,来,让老娘看看!”说着手就按上了我的鸡巴。

     
      
     
    好扡细的手,他娘的,我的鸡巴是被除了我自己左右手以外的手第一次摸,顿时,感觉涨的更大了,我穿的牛仔裤,我真怀疑,如果穿的是质量差点的裤子,能不能撑破了。

     
      
     
    她说:“小伙子,咱们先来了解下吧,你老子叫杨三寸,你叫杨皓松,在读高二,是吧!”

     
      
     
    我圈圈你个叉叉,都知道我这些,还了解什麽?我心想。

     
      
     
    “那你呢?”我说道。

     
      
     
    “我,呵呵,我叫纪菁,你可以叫我纪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她说。

     
      
     
    妓精,好名字,我想到。当然,我此时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那你好好照顾我,可以把我的绳子解开吗”我说。

     
      
     
    “解开你就跑了,我傻吗。”

     
      
     
    “不会的,有这麽美的姐姐在这,我怎麽会跑?”

     
      
     
    “真的?不要嘴贫哦!”

     
      
     
    看来她已经有给我解开绳子的想法了。“真的,绝对不跑!”

     
      
     
    她慢慢的起身,走到了我的后面,给我解开了绳子。我一把抱住了她,猛的撕开了她胸前的衣服,我操,我说过,把我绳子解开,我绝对肏死她。她居然出人意料的没有挣扎,太没激情了!

     
      
     
    “嗯,对我温柔点!”她好浪的声音道。

     
      
     
    我轻轻地将她抱上了屋里的床上,手按着她饱满的胸部,摸柔着她那肥嫩的乳房,她热切的扭动相迎,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而且也开始淫蕩地由哼着:“嗯!……嗯!……嗯!……”

     
      
     
    我的一只手从她超短裙下面伸了进去,撕撤着她的内裤,嘴也吻上了她的脖子,一寸寸地吸吮,再把她的上衣往下拉了开来,裸露出她肥嫩的乳房,接着我低下头,一口就吸住了乳峰顶端那敏感的奶头,舐咬舔吮起来,

     
      
     
    哼叫着:“啊……啊……哦……嗯哼……哼……嗯……嗯……”纪姐的奶头凸了起来,而她也把胸膛上挺,让乳房的顶部尽量塞进我的口中。

     
      
     
    “纪姐
    ,爽吗?”我问道。“嗯……,不要叫我纪姐,叫我亲老婆,哦……嗯……亲老公,快点,我要……我……别磨蹭了……”

     
      
     
    “别磨蹭了?你要我干什麽?”

     
      
     
    “你说呢……嗯……”

     
      
     
    “你不说,我就停止了!”

     
      
     
    “不……不……我要你的大鸡巴!”

     
      
     
    “你要我的大鸡巴干什麽?他可割不下来,也不能送给你。”

     
      
     
    “你好坏……让人家说这麽羞的话,我要你的大鸡巴肏我的小屄嘛!”

     
      
     
    我吻着乳房的同时,手也袭向她神密的三角洲上,揉着多毛的部位,阴唇摸起来好热好烫。

     
      
     
    我享受了一会儿,开始解除她全身的武装,上身半裸地呈现在我眼前,两粒又肥又嫩的乳房,结实而圆圆大大地傲立着,乳峰上坚挺鲜红的奶头,微微地在她胸前抖颤着。睡袍渐渐往下滑,细窄的纤腰,平滑的小腹,还在轻扭着,下身一条狭小的粉红色三角裤紧紧地包住饱满的浪屄,一双白玉也似的大腿,洁白润滑、修长浑圆。

     
      
     
    眼看着这般诱人的胴体,使我淫性大动,两眼发直地瞪着她猛瞧,欣赏着她的蕩人风韵。

     
      
     
    我道:“来!让我用这条大鸡巴替妳通通小屄,让妳舒服才是真的。叫声大点,不然怎会有什麽乐趣呢?

     
      
     
    “嗯……嗯……来吧……我早就等着呢……”

     
      
     
    我见她已是欲火高烧,又是饑渴又是空虚,马上翻身压到她胴体上,她此时全身热血沸腾,不得不用一直颤抖着的玉手引着我的大鸡巴,对準了她那淫水涟涟的小肥屄口,浪声道:“……好老公……呀……亲哥哥……好……痒……快……快把……你的……大……大鸡巴……肏……肏进去……痒死我了……哦……哦……”

     
      
     
    我把大鸡巴头瞄準了她的浪屄入口,用力一挺,插进了三寸左右,她全身发抖地痛得叫道:“……嗯……痛呀……别动……你的太大……吃……吃不消……”我感到大鸡巴好像被一个热乎乎又肉紧紧的温水袋包住了一般,里面又烫又滑!

     
      
     
    “比起你那个什麽老大男人如何?”

     
      
     
    “你……你比他厉害千百倍啦……他日日在外面搞女人,都不举了”

     
      
     
    听着她的浪语,我更有激情了,我使劲插了个尽根,又抽了出来,再插进去,又抽出来,轻送重肏兼有,左右探底,上下逢源,使得她的脸上淫态百出。又用力地揉着她那对柔软、娇嫩、酥滑兼有的大肥乳,使她浪叫着道:“啊!……亲爸爸……亲哥哥……亲老公……亲……哎哟……舒坦……死了……大鸡巴……的亲……丈夫哟……肏着我的……花心了……快……要你……用力……肏我……啊……真好啊……爽死了……啊……啊……”

     
      
     
    她渐渐习惯了我大鸡巴的顶抽肏送的韵律,她也用内劲夹紧我的鸡巴,让我按着她的丰满娇躯压在床上狠肏着,只见她紧咬着下唇,又开始浪叫着道:“啊哟……有你这样……的……大鸡巴……才能肏得我……舒坦死了……亲亲……你才是……我的……亲丈夫啊……小屄……第……第一次……这麽舒坦……肏吧……全身都……酥麻了……亲丈夫……你真会肏啊……
    你才是……我的情人……我的……丈夫……我……爱死你了……啊……小屄……不行了……我……我……要泄了……啊……啊……”

     
      
     
    “天啊,小可爱,你的浪水流得你满屁股都是了,啊,你的屁股好丰满,好浑圆,好柔嫩,好湿了啊,啊,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射你哪儿?你、你把腿分开,别夹这麽紧,我好把鸡巴拿开,射、射你乳房上吧?”我被他的狂喊感染得也狂乱到了极点,紧紧抱着她的屁股。
     
      
     
    她连忙大声喊叫:“不!别拿开,就射我,射我小屄里面,我要……我要……要你射我的小屄屄里!射啊……”我贴着她湿滑不堪的柔嫩花瓣,一阵狂射。“啊……噢……天……好多啊……好烫噢……啊……”她感到一股热流顺着小屄外面慢慢流到了屁股丫,流到床单上,我用手把那热热的液体涂抹得她满屁股都是,然后我身体一下就趴在她身体上,重重地压着她,她紧紧地搂着我,我紧紧地抱着她,温柔地吻着她,慢慢去品尝纠缠着她的丁香的小舌……

     
      
     
    “完事了,我走了,以后想我再把我绑架来吧!”我笑着对她说。

     
      
     
    “等……等等……”她带着疲倦的声音说道。

     
      
     
    “怎麽了,你现在还能把我留下吗?”

     
      
     
    “不……不是……你刚才把我的衣服都扯坏了,我还怎麽出去?还有,你被他们搜去的手机在我短裙口袋里”

     
      
     
    我找到她的短裙,从口袋里拿出了我的手机,并把自己带出来的外套扔给了她,说:“衣服先给你穿着,下次还给我哦!”

     
      
     
    “谢……谢谢……”

     
      
     
    “还会绑我吗?”
     
      
     
    她擡眼媚笑了一下,对我说:“一定!”
     
      
     
    我望了一眼小屋里的残乱的局面,头也不回的打开门就走了。

     
      
     
    呵,估计我是世上最爽的一次被绑架吧。

     
      
     
    出了门,我打了110,第一次用父亲的名义,叫来了警车,把我送回了家!
    【全文完】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路过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