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一)(3)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岳剑峡见师妹以逸待劳,只好採取攻势,他双手捧住师妹的臀部,一抽一送的那阴户内立时传出滋滋的淫声,但未听到师妹的哼声。
    于是问说﹕
    「师妹这个『仙女抱怀』的姿势,妳觉得不快乐吗﹖」
    他一连问了两逼,春兰也没有回答他,还以为自己的动作不够猛烈,于是猛烈扭动起来。
    那知道春兰正在按照秘笈上施行收缩肛门吸气止洩的秘法,固此末能答话。
    春兰巳感觉高潮突起,赶忙吸气收缩子宫,这方法倒也很有效。
    她猛然一吸气,花心向里面猛缩,正好离开了龟头的摩擦。
    她淫水只洩出少许,一吸气立时停止外流,刚好把阴户滋润,而且快乐也未减退。
    春兰经这试验之后,心中非常的快乐。
    她把头埋在师兄的肩上,让师兄猛抽猛送。
    待阴户的淫水,被阳物抽了出来,感觉乾燥时,她又让花心挺了出来,和龟头
    接触,让高潮昇华,流出些许淫水滋润阴户后,又吸气把子宫收缩。
    岳剑峡抽送了一阵,骤觉一阵快感袭上心头,龟头一缭PA精液竟然射了出来。
    他猛然一缩肛门吸气,精子倏然而吐。
    他惊觉虽快,但精液巳射了少许出来。
    于是立卸停止抽动,将师妹紧紧的搂住,让龟头挺在师妹的阴户里面。
    不到一盏荼时间,那阳物又坚硬的挺了起来。
    他感觉祖师爷传下来的这本秘笈,奇奥无此,若能练到炉火纯青,日御百女,不但不曾感觉疲劳,而且精神会更加充沛。
    岳剑峡肩头一晃,意思是要师妹的头抬起来。
    春兰见师兄一晃肩头,立即会意,倏然抬起头来,和师兄亲了一个嘴说﹕
    「你是不是又想吃我的口水﹖」
    岳剑峡摇摇头,说:
    「我感觉师门这部欢喜秘筮,真是奇妙极了。」
    「倒是实用得很,你学成之后,有得快乐的了。」
    「师妹,难道妳不感到快乐吗﹖」
    「我们女人是最可怜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今日我和你合籍双修,果然是怏乐了,但我纵然练成秘术,并不能採你的阳补我,而且也不像你们男人可以找别的女人玩,就是给人知道了,也只是批评女人不贞,绝不会说你们男人不对。」
    「师妹,请妳放心,我不是喜新厌旧的人,老实说,我的心早就死了,只要我们合藉修成,报了父母大仇,把本门秘笈传了下去,我就要自绝向师父谢罪了。」
    「听你这幺说,自绝的时间还早呢!将来你修成下山,像你这样英俊的男人,退不知有多少狐狸精缠你呢!」
    岳剑峡突然转变话题,说:
    「师妹,今天我让妳乐个痛快如何﹖」
    「难道又你在秘笈上学会了什幺惊人的神术不成﹖」
    「还早呢﹗我虽然勉强可以控制射精!但不能以精化神,不洩精神固然好,但心情紊乱不安,不能安定。
    「那你就该它洩个痛快试试。」
    「我倒有这个意思,但不知我射精,能不能增加妳的快乐。」
    「这个我还体会不到,连这一次,我们才来三次呢﹗第一次我穴内痛得耍命!第二次虽然好些,但觉有些酸痛……」
    「这次还感觉痛吗﹖」
    岳剑峡抢着问说。
    春兰摇摇头说﹕
    「不痛了。」
    「好﹗我们今天就让它痛痛快快的发洩一次试试。」
    说着,抱住春兰的肥臀,猛烈地幌动。
    春兰也不再用气功抵抗,幌动娇躯迎合师兄的攻势。
    只听她娇声娇气的叫说:
    「唷﹗好哥哥……你真行啊﹗嗯……我要死了……哎唷﹗我又流出来啊﹗」
    她的叫声,和阴户内传出来的淫声,凑成一片美妙的音韵。
    尤其在这四壁不通的石室内,更是动听入耳极了。
    岳剑峡扭动臀部,同时抱住师妹的肥臀,一迎一送,那龟头和孑宫摩擦得舒适极了。
    蓦觉浑身一阵酥麻,阳物猛然一挺,阳精就似拔开瓶塞似的射出来。
    春兰骤觉花心被热流烫了一下似的,舒适无比,她的淫水,也好像黄河决了堤似的,一洩无余。
    她柔声问道:
    「师兄,你射精了。」
    「啊!真舒适。」
    「想不到真有这等的快乐,难怪世上每年都要发生很多的风流韵事吶!」
    「妳听到皇帝选美没有﹖还不是就是为了这个快乐吗﹖」
    「皇帝选美人。那是最专制,最残忍的事,苍天付与人生的快柒,男女都是一样,他将美人还入皇宫去,供他一人取乐,就算他有御女之术,也不能让选入皇宫中的美女个个得到人生的快乐,那些美女得不到销魂的快乐一是多幺的痛苦啊!」
    「皇帝好淫,其实对他也没有好处,真正的快乐,还是一夫一妻,你看历代的昏君有几个有儿子的。」
    「是啊﹗我觉得很奇怪,多少有钱的人,虽是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都没有儿子,穷苦的人冢,却是一年一个!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怪事。」
    「有钱的人,终日无事,『饱暖多淫慾』是没有孩子生的,穷人一天辛苦,倒头就睡,偶而玩一次兴趣都很浓厚,一碰就中。」
    「唷!我们两人这次不是很快乐吗﹖恐怕我也会生孩子啊﹗」
    「这很难说!但愿一射就中。」
    「师兄,你这样年轻就想要孩子,心理侑点反常吧。」
    岳剑峡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
    「我岳氏门中,遭奸臣陷害,满门抄斩,只留下我这幺一条命根子!奸臣势力很大,我在合藉修成之后,势必下山,为父母雪冤报仇,以尽人子之道,但能否如愿,实不敢想,万一不幸死在仇人手中,能够留下一点岳氏门中的骨血,也好传宗接代。
    「师兄,别说这些丧气话了,以我们的武功,到京城去取一个奸臣的首级,还不是探囊取物吗﹖」
    岳剑峡蓦觉淫水循着玉茎流向阴囊,倏然把师妹一推,说﹕
    「师妹,快站起来,流出来了。」
    春兰的臀部向前一送,柔声说:
    「别慌,让它在里面泡泡吧。」
    「我的玉茎缩了,要滑出来了。」
    「你运功使它挺起来吧。」
    「师妹,我的内功还未到炉火纯青之境,在急切之间,还没有这等功夫,使它立时挺起来。」
    春兰臀部向后一退,低头一望。
    只见师兄那个阳物,像一条僵死的小虫。
    那阴毛上和那小虫上,沾满了半透明还磐带黏性的液体。
    自己的阴唇上,也好似涂了一曆薄薄的浆糊。
    于是挺身站了起来!说﹕
    「师兄,我们去洗乾净再来练功。」
    岳剑峡点点头,随着站了起来。
    一看石凳上垫的白布!被淫水浸湿了大半边,比小孩子下的尿还要多。
    「师妹,妳看我们流出来好多的精水。」
    春兰伸手拿起那块骑马布,闪动娇躯,当先向鸳鸯池走去。
    她走入池中,站在那块青石边,向师兄微微一笑,说﹕
    「你坐在这儿,我帮你洗。」
    岳剑峡点点头,便坐在青石上,两脚放入池子中。
    春兰左手托着岳剑峡的阳物;右手拿着那块白布,在池中浸湿,在他的胯下擦了一阵。
    抛去白布,纤指在岳剑峡的玉茎上轻轻地拍了几拍,说:
    「乖乖,好宝贝,生气了不要找人家,找妹妹就是,妹妹曾给你快乐,会给你甜头。」
    岳剑峡听她自言自语的说,不禁暗暗好笑,于是笑说道﹕
    「师妹,妳喜欢它,我割下来交冶妳好吗﹖」
    「割下来还有屁用。」
    「将来我要下山替父母报仇,妳又要在山上主持香火,若不割下来,我就耍把它带走,妳怎幺办呢?」
    「那等独居荒山的寂寞痛苦,我不敢去想像。」
    「我给你预备一件代用之物,你说好不好。
    「稀奇﹗我没有听说过,有代用的阳物。」
    「找一根树枝,削得光光的,若师妹感觉里面骚痒难耐,就用树校插进去,戮戮不是一样的快乐吗﹖」
    「那是淫蕩女人的行为。」
    「那师妹不肯这样做,一旦分别了又怎幺办﹖」
    「只有忍受个中痛苦。」
    「物极必反,万一忍受不了,会不会造成不良的后果。」
    春兰突然挺身站起来,转过娇躯,和师兄併排坐在石板上,右臂搭在师兄的肩上,长长叹息一声说:
    「你这幺一问,我倒想起一个故事来了。」
    「什历故事,请妳说已来听听。」
    音兰略一沉思,说﹕
    「我在家里的时俟,听人家说过一碓很奇怪的故事,存一对感情很好的新婚夫妻,丈夫是一个商人,他们结婚不满一个月,丈夫就离别新妇,出门经商去了。」
    「那商人的妻子,忍受不了闰中的寂寞,去偷汉子了是也不是。」
    「女人偷汉子的事,多的是,并不足为奇。」
    「不是偷汉子,难道还有什幺奇怪的事情发生不成?」
    「若没有更奇怪的事情发生,就不成为故事了。」
    「我洗耳恭听,请说吧﹗」
    「那位新娘子的丈夫,当时对他的爱妻说,他出门做生意,多则一假月,少则半个月就转同来,要他的妻子好好的看管门户,旱睡晚起。」
    「一个月的时问,砖跟就过去了!不说是阴户内骚痒,就是用刀子每天割一片片肉下来,也能熬过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问。」岳剑峡插嘴说。
    春兰樱唇一撇,说道﹕
    「你别打岔,让我说下去,但她丈夫出门之后,大概是生意很赚钱,他贪图厚利!竟然忽略了独守空闰的爱妻。
    岳剑峡又忍不住问道﹕
    「那个商人的爱妻,忍受不了,自杀死了是不是﹖」
    春兰摇摇头,说﹕
    「不是的!他们虽然各居一地,不能见面!但仍有书信往来!互相安慰,连繫感情,互诉相思之苦。」
    「那不是很好吗?我们分别之后,我也设法和师妹通信连络。」
    岳剑峡又插嘴说。
    春兰说道:
    「望梅不能止渴,更使人遐思,我才不愿意和你通信呢﹗」
    「好了,好了,妳不愿和我通信,就不通信好了,免得故事重演,妳退是继续说故事吧。」
    岳剑峡一边说,一边抚摸她的乳峰。
    春兰斜视了师兄一眼,继续说﹕
    「那位商人的妻子,旱晚都盼望丈夫归来,作巫山云雨之情慾,销魂蚀骨的快乐,可是她失望了,一个月二个月,光阴无情的溜了过去,始终未见丈夫返来。」
    「两个月的时间,并不算长啊,她难道就等不下去改嫁了不戌﹖」
    「改嫁倒不是改嫁,可是她那阴户内起了变化,听说长了牙齿,那骚痒日甚一日。」
    那个女人真是一个大笨蛋,偷人有失贞节,倒是不应该,难道用根光滑的棒子戳一戳,止止搔痒都不可以吗﹖何必忍受这长牙齿的痛苦呢﹖」
    春兰接着继续说﹕
    「那个在外面经商的丈夫,只图赚钱,却把亲爱的新婚妻子忽略了,两年以后才欣然归家。」
    「这个商人大概赚了很多的娘子回来,两人见面之后!一定是非常高兴。」
    岳剑峡说此,突然顿住,微微一停,似有所悟的噫了一声,继续说:
    「唷﹗我知道了……」
    「那个商人一提起回家,便想到亲爱的妻子,连夜专程赶回家来……
    「猜得倒有点对。」春兰淡淡的插嘴说。
    岳剑峡继续说﹕
    「他们夫妻见面之后,无异是乾柴烈火,那商人恐伯连行装都未卸!就关斗大斡云雨之欢,消魂蚀骨之乐,他忘记了行百里,忌与女人接触之戒言,结果脱阳而死是吗﹖」
    「那个商人当夜是死了,但不是脱阳而死﹗」
    「怎会死去的呢﹗」
    岳剑峡听了很感惊奇:不自禁的插嘴追问。
    「那商人满载银子而归,见了亲爱美丽妻子,那种的高兴!简直是无法形容,于是赶忙借辫酒菜,宴请远亲近邻,大大的热闹了一番,待酒醉饭饱,宾客散去之后,他们夫妻才收拾登榻取乐。」
    「久别甚新婚,如果那张床铺不结实,恐怕早被他们压塌呢!」
    岳剑峡好奇的猜想插嘴说﹕
    春兰听他说的滑稽,忍不住卜滋一笑,说道:
    「那是自然的事,又何必要你来猜想呢﹖」
    「将来我们也有这样一个久别重逢的机会,两人的慾火都似火山的暴发,那时干起来,真正的得劲。」
    岳剑峡想到那久别重逢的情景,又插嘴说。
    「我才不愿意你和那商人一样!糊糊涂涂的死了。」
    岳剑峡惊奇的问说﹕
    「唷﹗那个商人死了,是怎幺死的﹖」
    春兰伸右手握佳师兄那个巳经恢复了活力,挺起来的阳物,淡淡的一笑,说:
    「那个男人的阳物,刚刚插进他妻子的小穴里,只听男的『啊唷』一声,还未落下马背,就气绝而死了。」
    岳剑峡猜想说﹕
    「一定是那个女人不贞,有了情夫,谋财害命。」
    「你别胡猜,那个女人倒是一个贞洁的女人。」
    「不是他的妻子暗害杀死,怎幺会突然死去呢?」
    「你别急,听我慢慢的说吧。」
    于是继续说道:
    「那个商人的妻子,见丈夫突然死去,只急得她慌了手脚,就抱着文夫的尸体号啕大哭,他们的邻居,突然听到哭,都慌忙从被窝里钻出来,匆匆穿上衣服:赶来商人家敲门询问,那商人的妻子在痛哭中,听有人敲门,急急穿上衣服,呜呜咽咽的走去将门打开。一个年老的邻居走进来,问她为何大哭,但女的只是大哭,答不出话来,那个年老的邻居,如是大声叫商人的名字,说﹕
    「阿雄,你为什幺……」
    话声未落,那妇人说,他死了。
    那个年老的邻居听了,猛然吃了一惊,赶忙走进他们卧室一看,那个商人竟然血淋淋的躺在床上,阳物齐根不异而飞!死状惨绝了……」
    岳剑峡听至此,抢着说﹕
    「不是那个女人,把丈夫害死,退有谁人将商人的阳物割去。」春兰薄嗔,说道:
    「你就是喜欢这样胡猜,她岂肯把自己心爱的东西割去。」
    「既不是她把丈夫割去,她丈夫的阳物又怎幺会不翼而飞呢﹖倒请说个明白看看。」
    春兰纤手握着师兄的阳物,用大拇指在龟头上轻轻的摩擦着,说道:
    「那个年老的邻居,看到那商人的情形,便问那个女的道:
    「是怎幺一回事,阳物是怎样被割去呢﹖」
    但那个女人只是号啕大哭,并不回答!那位年老的邻居,一连问了好几遍,都问不出女人的话来,年老的邻居见既是人命大事,只好去秉告地保,地保来看过之后,见案情严重,立即转告知县,知县看是人命谋杀案,立即带了仵作以及衙役书吏,赶来验尸!将女人押返县府审问。」
    岳剑峡问道:
    「那女人招认谋害亲夫没有﹖」
    春兰摇摇头,说:
    「那个女人是一个贞洁妇人,她没有谋害亲夫之心,当然无罪可供,但是那位县太爷,也是一位精明廉洁的父母官,他亲自审问女人四堂,只见女人很伤心的大哭,问不出一点案情,如是将女人押去囚牢,自己便下乡矫装暗访,那个县太爷到商人的邻居访问,不论大小,都众口一词的称讚哪个女人是一个贞洁妇人。
    这样一来,那个县太爷当然不能苦打成招,冤枉一个贞洁的人,他决心要把案情弄个水落石出,可是这一件案子,太过摸朔离奇,只把一个精明的县太爷,弄得废寝忘食,也摸不出一点蛛丝马迹出来。
    春兰话声甫落,只闻一声闷响,由石室内传了出来。这正是练功的信号启示。
    岳剑峡虽然想听个消楚,但不能担搁练功时辰,只好站起身子,走入练功室,和师妹修练欢喜秘笈的神功祕术。
    他们师兄妹,走入石洞之后,按照秘笈的进度,继续合藉双修。
    这次练的,仍然是坐式姿势合欢,但其姿势却与第一次的姿势,略有不同。
    岳剑峡一看那对石像的姿势,立即蹲身坐在石凳上,两膝微张,两臂张开,身子微向后仰,待师妹坐怀。
    春兰见他按照男石像坐好之后,娇躯一转,上身微躬,两腿微曲,臀部向后突出,正好背面坐在师兄的大腿上。
    岳剑峡右臂搂住师妹的纤腰,左手握住阳具,塞进师妹的阴穴内。
    右臂猛地使劲一箍,那根坚硬的阳物,竟然齐根插入阴户之内。于是双臂紧紧的将师妹纤腰搂住。
    这个姿势叫做『鸳鸯齐飞』,男的箕坐不动,一切功夫,完全由女的表演。
    别看这个姿势不神奇,若是没镇力的男女,只要女的施展一两动作!就要双双高潮来临,一洩千里。
    春兰见师兄把自己的腰搂紧之后,立即低头瞧望师兄的玉茎。
    她娇躯一躬,臀部正好向师兄的胯中压去。
    岳剑峡只觉自巳的阳物,被他师妹折断似的。
    龟头受子宫下的压力,向下弯去,阴茎被阴唇口逼得向上。
    春兰头一低,只觉师兄的龟头,紧紧地抵在子宫壁上,又痛又痒真是舒适,不禁失声喘说:
    「唷……唷……痛……痛……啊……嗯……快……快……乐……」
    她口里哼着,头部猛地向下瞧去。
    岳剑峡的阳物本来朝上挺起哟,她这一低头瞧望,随着她低头的势子,向下弯去。
    他起忙将臀部一挺。
    只闻春兰叫说﹕
    「唷……哎唷……妙呀……师门这套秘术……真是神奇呀……唷……师兄……你这一挺把我的穴挺破了……」
    岳剑峡为了使师妹更快乐,使阳物直捣花心,倏然又是一捕PA头同时向后一仰他这个势子又猛又急,那个龟头正好抵在师妹的花心上。
    春兰又是娇声娇气地叫说﹕
    「哎唷……哎唷……我的花心被你捣碎……唷……好爽呵……啊……美呀……师兄……再……再来……一下﹗」
    岳剑峡两臂使劲一搂师妹的纤腰,使她的臀部更靠得紧些,预备再来一下。
    但他听师妹叫痛,如是问说:
    「师妹,妳不是感觉痛吗﹖」
    「唷……我痛得舒适快乐啊﹖」
    岳剑峡一不做二不休,连续地猛挺猛送。
    只戮得春兰淫水和眼泪併流,哼声不绝于耳。
    「哎唷……我耍死了……哎唷……哎唷……我要溶化了……把这门功夫练完之后……我也活不成了……唷……唷…………」
    岳剑峡骤觉师妹的淫水,随着自己的阳物流了下来,如是问说﹕
    「师妹,妳流出来了!怎幺不用功力禁住﹖」
    「哎唷……我乐得连魂都掉了,忘记了、一切的一切,那还知道用功啊﹗
    说此,微微一停,又说﹕
    「师兄,你停一停,让我来表演吧﹗」
    「好!妳动吧﹗」
    春兰倏然扭动臀部,上身同时晃动,一忽儿低下头去,一忽儿仰了起来。
    岳剑峡祇觉她的肉洞,紧紧挟住自己的阳物,要连根拔了出来似的,感觉到无比的舒适。
    猛觉一阵快感袭上心头,精水好似就要射出来。
    他赶紧收缩肛门吸气,仰头斜视,同时闭住呼吸。
    春兰突然问说﹕
    「师兄,我这样扭动,你觉得舒适吗﹖」
    岳剑情不自禁的答说:
    「很舒适。」
    但他这一说,竟然走了火!精液立时射了出来。
    他猛然收了一口气,精水射出来一半就立时中止。
    他感觉师门这套秘术,非常有效。
    春兰蓦觉子宫内被热流烫了一下后便空空无物!于是说道﹕
    「师兄,你把它抽出来了是吗﹖」
    「我射了精了。」
    「你怎幺不按照师门的秘笈方法施展吸气止窍的功夫呢?」
    「我正在闭气行功,答了妳一句话,便走火了。」
    春兰挺身站了起来!一看那崖石上,流湿了一大片,粉脸一釭,说:
    「师兄,快练功夫吧!」
    岳剑峡没有听懂她话中的含意,皱着眉头,说:
    「它还没有回阳,无法继续再练啊﹗」
    「我叫你盘坐练吐纳之术,不是再叫你参欢喜禅,我累得很呢﹗你就是立时回阳,我也没有这个兴趣陪你。」
    她说完之后,立时向鸳鸯池去。
    岳剑侠大声说﹕
    「师妹,妳又去洗澡吗﹖」
    春兰没有答话,连头也没有回,一直跑了出去。
    岳剑峡因为心情还没有镇定下夹!尤其巳功摇了的心精,遝没有用气功逼回丹田。
    于是闭目调息,施展吐纳之术,把阳气逼回丹田。
    春兰突然想起秘笈还没有看完,如是转身出去拿那本秘笈来看。
    她走回昨夜那石床,就连师兄那本秘笈,也一同带来。
    她一边走,一边翻阅师兄的那本正本的秘笈。
    但见所绘着的,都是一些性交姿势图,和石壁列着的石像姿势,完全相同。
    她翻了两页,没有再继续翻开看,如是把它合拢来,三步併作二步,向师兄那儿走去。
    她走回原处,见师兄正在闭目施行吐纳之术,将那本正本往师兄的身旁一放,立即坐在师兄师旁边,翻开自己的一部秘笈,仔细再看下去。
    春兰看完第二章后,第三章也绘有图样,那些图样,正是男人的阳物图样。
    只见第一个图样,龟头冠带圆形,而特别肥大,一如菌状。
    那包皮退至龟头之后,龟头顶点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孔。
    她一双秀目盯住在那个图上的阳物,暗自忖道﹕
    「男人的精液,大概就是从这细小孔内射出来的。」
    春兰看了一陴,突然站起来,转到师兄的面前,蹲下身子。
    右手纤指托着师兄的阳物,和图上一对照!竟是一模一样。
    只是师兄的阳物,勃起时较图上写的尺寸,还要长些、大些,不禁心里暗自欢喜,忖道﹕
    「有这样一个好宝贝,这一辈子够我受用的了。」
    她芳心里高兴,也不管师兄那个阳物,乾不乾净,竟然低下头去和阳物亲了一个吻,才站起身来,坐回原处,再仔细的看下去。
    但看第二个图样,绘的却是尖头形,长度倒和第一图差不了多少,只是龟头不够够大,状如毛笔。
    这种形状的龟头,不但形状不好看!就是性交时,龟头的冠状兴阴道壁摩擦力也小,和花心接触不完全。
    引不起她的兴趣,略一端详,便翻了过去。
    再看第三个图样,乃是绘着一个包头阳物。
    她对这个阳物也不感兴趣,略一打量,就翻开了。
    第四个图样,倒像一个点头型的阳物。
    这个阳物和包头阳物,恰恰相反,包皮特别的短,但看图上昼的,当勃起时和龟头连接之处,向后绷紧,弹性很小。
    她暗想,这种形的阳物,男女性交时,更不会有乐趣,如是再往下看。
    但看第五图,知是一个弯曲形的阳物。
    一连绘了两三个图样,并且有文字详细的注明,大意是﹕
    「在下垂状态时,并无异状,但勃起后不能直伸,性交中男性亦感痛苦、此因係病后的遗症。」
    春蔺看到最后一个图样,却像一绦小虫,而阳物的根上面,没有长毛,不禁暗暗好笑,忖道﹕
    「像这种形状阳物的男人,就算他讨了老婆,谁嫁了他,谁就要痛苦一辈子。
    她看完这一章之后,放下秘笈,也闭目运功调息。
    练过功夫的人很容易恢复疲劳。
    不到一个时辰,岳剑峡的阳物,又蹦蹦的挺起来了。
    转眼一望,只见师妹坐在他的身旁运功调息。不想惊扰她,正想去拿秘笈来研究。
    转眼一望,只见秘笈,正摆左自己的面前。
    第一二两章,是睡卧箕坐的性交姿势,他巳完全看过。
    于是翻到第三章,但见这一章,完全是女性生殖器官图样。
    他一看那些图样,竟有九种不同的阴户。
    第一个是一般的正确型,图上所绘的分剖解图和全体图两种。
    仔细一研究剖解图,但见昼着小阴唐,阴核,阴道,转眼一看全体图,阴户正约在女人两腿的中央。
    岳剑峡初次看这种图样,不大习惯了解。
    如是站起来,转身走到师妹面前,蹲下身去、仔细地看师妹那个宝贝阴户,形状虽然然相同!可是没有师妹活生生的阴户引人。
    他一对神目,张得大大的,望着那个引人入胜的阴唇,竟然出了神,好久也没有转动眼珠。
    他的举动、春兰早巳知道!但她装作不知,故意把两腿张阕,让他看得清楚。同时,还吸了一口气,让阴唇突然向里面猛收。
    岳剑峡看得不住的吞口水,左手托着秘笈,右手突然伸了出去,想去拨开师妹的阴唇,看看里面的形状,是不是和图上一样。
    但他的手指,刚要触到阴户时,突然又缩了回来,抬头一望。
    只见师妹张着对秋水望着他的脸,露着微微笑容。
    岳剑峡俊脸飞红,微微一笑,说﹕
    「师妹,你运功完毕了吗﹖」
    春兰抿嘴一笑,说:
    「你是不是想看看我的穴吗﹖」
    岳剑峡点点头,说:
    「我想看看师妹的穴内和这图上登的,是不是一样。」
    「你想看就拨开看看,但里面却不容易看得到。」
    岳剑峡得到师妹的允许后,胆量突增,倏然放下手中秘笈,用左右两个食指,将师妹的阴户轻轻拨开。
    但见阴道很深,子宫壁红红的,湿润润的,却肴不到底部的花心。
    春兰见他拨开来,望了又望,问说﹕
    「师兄,你看清楚了没有﹖」
    岳剑峡赶忙把手缩了回来,说﹕
    「有意思﹗有意思!这洞儿看起来很小,却能容受一个很大很长的阳物抽出送进的。」
    春兰嬉笑一声,说道﹕
    「师兄,你为什幺想起要看我的阴户呢﹖」
    岳剑峡抬起放在地上的秘笈,微微一笑,说﹕
    「这秘笈上有阴户的图样,想看看妳这个真的和昼的是不是一样。」
    你翻开秘笈,我们共同参看好吗﹖」
    岳剑峡站起来,转过身子和师妹併排坐着,打开秘笈,和师妹共同参着。
    春兰看到秘笈上的阴户剖面图,不禁粉脸飞红!但纤指又情不自禁的指着那图上的阴核。
    春兰娇笑一声,说:
    「师兄,你对这种女人,感不感兴趣﹖」
    「师妹,别把我当作登徒子看了,我那能见一个!想一个呢﹖」
    唇相细述之后,便是弹述口相。
    女人口小者,其阴道也很狭窄,一般人都知道,口阔阴户大。
    这类口小的女人,不但阴户狭小,那阴道之内!他是委婉曲折,如同羊肠小径如不是细长的阳物。决不能深入探擦花心。
    春兰突然娇笑一声,说:
    「师兄!要是这类阴户的女人,你就好难登堂入室了。」
    「师门的秘笈神术,若能练成化境,妙不可言,能收缩放大,随心所欲。何愁不能登堂入室。」
    春兰倏然一探臂,抓住岳剑峡的阳物,说道﹕
    「等你练戍功夫后,我要把它割了下来,免得你自我得意。」
    岳剑峡微微一笑,说道﹕
    「师妹若肯把它割下,我绝不反抗。恐怕师妹不拾得了,它虽是长在我身上,但却是师妹的恩物呢﹗」
    「我要把它剖下来,吞进肚去。」
    「上吞却没有下吞的快乐,师妹对它的口味,恐不在上面吧。」
    春兰猛然握紧岳剑峡的阳物,说﹕
    「你别仗着他,傲然自得,不信我就把它扭掉﹗」
    说着,使劲向下一拉。
    岳剑峡被她拉得痛得直流眼泪,告饶说:
    「师妹,以后我不敢调皮了!饶了我吧。」
    春兰卜滋一笑,说道:
    「师兄,你也没有种,一点痛苦都熬不住,其实,我的心里比你还要疼爱它。
    岳剑峡吃了一次亏,不愿再和她斗嘴,如是放眼继续参看秘笈。
    嘴阔之女人,阴户形如田螺。
    阴唇甚大,内部却窄小,一但和男性交合,阴唇会动会收缩,腔道将龟头紧紧地包住,一缩一放,乐趣无穷。
    岳剑峡看完之后!不自禁的大笑一声,说:
    「如果男人娶得这烦型阴户的女子!终身幸幸无穷。」
    话声甫落,只见春兰的玉掌突伸,猛然一掌掴在岳剑峡的俊脸上,掴得眼冒金星,火辣辣的生痛。
    岳剑峡突然挺身站起,圆张神目,注视着师妹,怒说:
    「妳怎幺无缘无故就动手打人,这像什幺话﹖」
    春兰也不示弱,跟着站起娇躯,秀眉一扬,冷哼一声,说道﹕
    「你想怎幺样﹖难道我打的不应该吗﹖」
    「妳这等蛮横的女人,我不但没见过,运听都没有听说过,今天我若不是……
    春兰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声,接着说:
    「你不肯饶我,是也不是﹖」
    岳剑峡点点头,说﹕
    「我不是看在师父的份上,就是和妳闹翻,也要教训教训妳这个蛮横不讲理的女子。」
    春兰娇躯一幌,同时右臂疾伸,猛向岳剑峡的脸上打去。
    岳剑峡见她来势兇猛,赶忙横跨两步,怒喝道:
    「师妹!妳真要动手。」
    「谁和你闹着玩。」
    娇躯倏然一转,右腿猛然踢向师兄的肚腹。
    她这种攻势,异常敏捷,而且好似动了真火,踢出的势道!猛攻要害。
    岳剑峡涵养虽然深,也难忍下这口闷气。
    倏然把手中的秘笈,向右壁边抛了出去,右手同时向下一砌,倏削春兰的玉腿。
    春兰眼明身快,玉腿倏然撤回,双臂猛然一抬,一招两式,右手食指疾点岳剑峡的肺海穴,主掌猛削他的手肘。
    岳剑峡向后疾腿一步,让过她的猛攻,大喝一声﹕
    「师妹,你要拼命是吗﹖」
    春兰一声不响,掌腿齐施,一招紧似一招,每一招每一式,都指向他的要害。
    岳剑峡虽然蹙的满肚子都是火,但不能和师妹一般的见识,拼命反击。
    他一边避让,一边思忖着对付的方法。
    忽然灵机一动,忖道:
    我得想一个出奇制胜的绝招,把她制服方行。」
    念转慧生,倏然施展七星换位的易法,闪到春兰的身后,双臂一张,猛然将她的娇躯抱住。
    春兰想不列师兄的身法,这等的快速,想闪让巳不及。
    但满肚子的醋劲!又没有消失,祇好曲起玉腿,向身后乱踢,纤指在师兄的手臂上乱抓。
    岳剑峡见计得逞:立即抓住机会,自己的下部!紧紧地挨着师妹的肛门。
    阳物虽然未翘起,但耻毛在肛门口不停地摩擦,也是相当的够刺激。
    同时,他两只粗大的手掌,按着师妹的乳上,一阵乱揉。
    这两个部门,都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春兰虽是满腹的醋劲,一肚子的怒火,经他这一抱、一揉、一摩擦的三部曲排
    拨,浑身都酥软了,劲道全失,向后蹋的腿,纤手抓臂,都没有一点劲道了。
    岳剑峡的嘴唇凑在她的耳边,柔声说道﹕
    「师妹,还生我的气吗﹖」
    春兰掉转头过来,嘟起香唇,说:
    「你坏死了,……」
    说此,微微一顿,又说道﹕
    「快放手,不然我要咬你了!」
    岳剑峡搂得更紧,摩揉更烈,朗笑一声,说道:
    「师妹!妳要咬我的什幺﹖」
    春兰微微一顿,答说﹕
    「我要咬你的鼻子。」
    「鼻子太短,妳咬的不舒适。还是……」岳剑峡说此突然顿住。
    这时,岳剑峡的阳物,经过一阵摩擦之后,巳经挺了起来,龟头正好顶在春兰的阴唇口。
    她的阴户内淫水一滴一滴的流下来。
    春简见师兄说俏皮话,倏一躬身,伸手抓住他的阳物,说道:
    「你不放手,我就把它拔了出来。」
    说着,猛然使劲一拉。
    岳剑峡虽然感觉有些痛!但在这等的时侯,却不能求饶。
    忍住心中的痛苦,微微一笑,说:
    「祇要愿意,我也不吝啬。」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