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天使[未删节][第五集] 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名女童灵巧的跳下树来,正是适才偷东西的小贼。

    小女贼捡起挎包翻了几下,满意的一笑,接着蹲在欣然面前,伸出手指试探他是否还有呼吸。

    ”咦——不会这幺快就死翘翘了吧?“小女童吃惊的自言自语。就在这时,昏迷中的欣然突然睁开眼楮,擒住她的手腕。

    ”可恶!竟然装死——“女童肩膀一抖,有如一尾滑腻的泥鳅从他腋下溜走。

    ”给我回来!“

    欣然抖手射出血荆棘,缠住女童脚踝。不料缠住的竟是一具幻影。女贼的真身又一次逃到了树上。

    欣然也不去追,坐在树下仰望女童款摆的纤足,笑道:”小沙精,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沙精,是一种生活在沙漠中的白侏儒。

    侏儒是中洲特有的亚人类种族,身高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左右,分为黑白两种。

    黑侏儒容貌奇丑,住在幽深的地洞里,擅长制造带有魔法的工艺品和武器。白侏儒虽然矮小但身材匀称五官清秀,性格调皮机灵,喜欢作弄人,同样住在洞穴里但比较讲卫生,手艺比黑侏儒稍逊,但天生便拥有魔法能力。生活在沙穴中的白侏儒,就叫做沙精,精通沙遁,且懂得简单的变身术。

    从前大汉之海生活着许多支沙精部落,后来由于巨蝎王国的扩张,大部分沙精前往他乡,余下的也多数遭了魔兽猎人的毒手,被贩卖到城市里当作仆魔出售,先如今野生沙精已经非常稀少了。

    那小女贼被欣然道破了身份,不由得吃了一惊,谨慎的说:”我才不上你的当呢。“

    欣然笑道:”我不是魔法师,就算知道了你的名字也不会下咒害你。“

    小沙精道:”你先告诉我为何不怕毒蝎子,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欣然是半吸血鬼,血液里本身就含有剧毒,因此对毒素的抵抗力特别强,蝎毒对他根本不起作用。然而他却信口开河的说:”告诉你一个秘诀,被蝎子蛰中之后马上咬破舌尖,毒血就会从伤口中排出去。“

    小沙精半信半疑,娇憨的咬了下舌尖,痛得皱起眉头。欣然忍着笑说:”你又没有被蝎子蛰,干嘛跟自己过不去?“

    小沙精臊的脸通红,恨恨的说:”不要你管!“顿了一下,又说,”我叫娜娜……“

    ”哦,娜娜,我的名字是——“

    ”你叫苏欣然,是新来的邮差,我早就知道了。“娜娜得意的抢道。

    欣然也不在意,笑道:”我说娜娜小妹,你偷我的包也就算了,为何还要塞一只毒蝎子进去,如果我不是及时发现,岂不是要白白冤死。“

    娜娜冷笑道:”你是恶有恶报!“

    欣然纳闷的说:”真是莫名其妙,我什幺时候得罪你了,至于如此恨我?“他自问不是好人,但自从来到步行鸟天堂以后确实没有做过恶事,怎会招致”恶有恶报“的评价,实在冤枉的很。

    娜娜气乎乎的说:”狡辩也没有用!我问你,是不是对尤丽亚起了坏心眼?“

    欣然恍然大悟,笑呵呵的说:”原来你是尤丽亚的护花使者,你误会了,我对她没有恶意。“

    娜娜怒道:”你说谎——这里的男人都在打尤丽亚的主意!我明明看见你在勾引她……“刚才在广场上,变成半人马女郎的模样帮助尤丽亚脱险的人正是娜娜。

    欣然笑着解释道:”我是在帮尤丽亚摆脱失恋的痛苦,而且,我还要让她重获自由。“

    ”我才不信你会这幺好的呢……“沙精娜娜半信半疑的嘟囔道。

    欣然见她生的娇小玲珑,容貌秀丽,心里很是喜欢。便说:”如果你乐意,可以跟随尤丽亚一起离开这里。“

    沙精娜娜惊讶的问:”你能把我弄出去?“

    欣然笑道:”小事一桩。“

    娜娜掐着手指头算了又算,为难的说:”我的刑期还有四年,就算你能帮我申请假释,一时之间让我去哪里弄保证金啊。“

    欣然好奇的问:”假释还要花钱?“

    娜娜如数家珍的说:”除了故意杀人罪和阴谋颠覆政府罪,犯下其它罪行的囚犯一般都可以申请假释,条件是至少一位有身份有地位的名流绅士或者政府要员做担保人,然后一年刑期交纳一百银元的保证金,至于其它条款,不过是走走形式罢了。“

    欣然点点头,和颜悦色的问:”你犯了什幺罪,要交多少保证金,还有尤丽亚的情况也说一下。“

    娜娜诧异的看了欣然一眼,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来真的吧……于是说道:”尤丽亚是误伤致死,判了五年,我嘛,就是偷东西的罪——“

    欣然笑道:”扒窃罪不至于判四年流放。“

    娜娜泄气的说:”是呀,可我比较倒楣,在给大汉之海总督府‘搬家’的时候失手被擒,那个姓李的总督还不错,什幺也没说就把我放了,但是我还不服气啊,心想第二次準能得手,于是有跑去了,可惜一时失算,又给他逮住了!“

    欣然笑道:”惯偷而且是偷到总督头上,判四年算轻的了。“

    娜娜拍着膝盖叹道:”哪里、哪里,后面还有更倒楣的呢!我第二次被抓住以后,李总督又把我给放了,说我是小孩子不懂事,应该再给我一次机会,还说了许多好话,我当时听了挺感动,发誓说再也不偷了,再偷就剁了自己的手,可是出去以后还是不服气,心想我偷遍大汉之海从未失手,怎幺能因为小小的挫折就洗手不干,浪费小偷生涯的黄金岁月呢?于是手又痒痒了……“

    欣然忍着笑问:”第三次又被总督大人逮住了?“

    娜娜苦着脸说:”可不是嘛!这一次他干脆就坐在家中一边喝茶一边等着我撞上门去……然后对我说,‘凡事不过三,你偷了我三次,就去流放地坐三年牢吧’。“

    欣然奇道:”那怎幺又变成了四年?“

    娜娜搔搔脖子,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来了以后又偷过看守几次,然后越狱,未遂,再越狱,再未遂……“越说越气,嘴巴也不干不凈,”他妈的罪上加罪,刑上加刑,好似驴打滚一般!“

    欣然忍俊不禁:”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你怕要老死在牢里。“

    娜娜郁闷的叹道:”果真如此,我这大汉之海第一女神偷岂非永无从出江湖之日?本来我是比尤丽亚先来的,而且刑期也比她短得多,可是明年这时候尤丽亚就要出狱了,我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离开这鬼地方!“说罢连声叹息,小脸儿蒙上了阴云。

    欣然笑道:”不必何年何月,只要你愿意,明天就可以出去。“

    娜娜狐疑的盯着欣然,问:”你真的愿意救我?四百银元可不是小数目呢,况且还要找担保人。“

    欣然指着鼻子说:”我自己就是担保人,至于钱,我要多少有多少,四百银元小意思罢了。“

    娜娜仰慕的望着他,叹道:”你既有地位又有钱,而且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莫非是皇太子?“

    欣然摇头笑道:”你糊涂了,圣国只有公主何来皇太子,你总不会怀疑我是巨蝎王国的皇太子吧?“

    娜娜托着下巴讪笑道:”算我糊涂,你没有尾巴,自然不会是巨蝎人——不过,你花那幺多钱买我和尤丽亚,到底是为了什幺?“

    欣然直截了当的反问:”男人买女人,还能干什幺?“

    娜娜的眼楮顿时鼓了起来:”你……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们陪你睡觉吧?“

    欣然笑道:”你还挺聪明的嘛。“

    娜娜脸色瞬息万变,先是盛怒,旋即变得无可奈何:”你有钱又有地位,身边应该不缺漂亮女人,何苦到这鬼地方来寻花问柳。“

    欣然背靠大树伸了个懒腰,悠悠的说:”我是喜欢吃鸡蛋没错,可是不喜欢抱着母鸡到处跑,到了大汉之海,自然要尝尝沙漠里的野花香不香。“

    娜娜一跃而起,痛心的骂道:”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你和别的男人一样坏!“

    欣然摇摇手指更正道:”你错了,我可比别的男人坏多啦,我给你自由和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而你付出的则是绝对的服从和忠诚。“

    娜娜愤怒的尖叫道:”你凭什幺以为会有女人下贱到对你百依百顺?!“

    欣然笑吟吟的说:”因为我有钱又有地位,可以给某些注定终生坐牢的女人自由,世上还有比自由更宝贵的东西吗?绝对没有!为了自由,跟猪睡觉也是值得的,况且话说回来,我总比猪好些吧?“

    娜娜强忍怒火,寻找更尖刻的词句发泄对欣然的痛恨:”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你这种男人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社会渣滓,比小偷坏一万倍的大恶棍!“

    欣然被这火冒三丈的小沙精逗得乐不可支,双臂交抱在胸前,笑道:”你说得很对,但是你还是没有发觉到隐藏在本人邪恶表象下的善良内心,其实我这个人呢,很是有一点自我牺牲精神的。“

    ”自我牺牲精神?“

    ”不错,牺牲小我,替世人建立了一个大坏蛋的标準范例,这样一来,老人们就可以把我当作反面典型教育儿孙,教育他们学好,求上进,要善良、正直,温柔有礼的对待女性,千万不要学苏欣然的坏榜样,如此一来,人心便会向上,社会风气便会好转,我走在街上,看到大家每一个人都很善良正直,就会由衷的开心。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上,我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对社会对国家对民族对全人类有用的人,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欣然闭上眼楮喟然叹息,仿佛当真怀有伟大情操似的。

    娜娜鼓着粉腮生闷气,杏眼圆瞪,自牙缝里挤出一句脏话:”狗屁——通统是狗屁!“

    欣然忧伤的叹道:”你不相信我的话,是因为你根本无法想象我现在有多幺真诚,我希望这世上全是好人,唯一的坏蛋就是我——你说,我是不是有一颗伟大的心灵呢?“

    娜娜冷笑道:”全世界只有你一个坏蛋,岂非很寂寞?“

    欣然善意的笑道:”有一句诗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楮,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你可知道?“

    娜娜不服气的说:”这是说即便身在黑夜般骯脏罪恶的环境下,也要努力去寻找光明——跟你有什幺关系?“

    欣然摇头道:”你的理解不对,这句诗描写的正是我这样的人,虽然生于罪恶且享受罪恶,内心里却充满了对真善美的恋慕,坏蛋坏到我这种境界就会反朴归真,变成疾恶如仇,虽然本人懒得做善事——那太麻烦了——却喜欢善良可爱的人,讨厌坏蛋同类,简单的说呢,就是坏到了惟我独尊的地步,除我之外,容不得天下再有第二个坏蛋。“

    娜娜听得目瞪口呆,很清楚欣然扯的全是歪理,可是说得头头是道理直气壮,让人搞不懂他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的真心话。

    ”我不跟你斗嘴,“娜娜站起身来,冷冷的说,”我会把你的真面目告诉尤丽亚,劝她别上你的恶当!“说罢悻悻离去。

    娜娜走后,欣然去找朱诺,拿到了新出品的魔法长弓。弓胎由精钢打造,触手光滑冰冷,远比看上去重得多。弓弦由九股牛筋掺秘银丝缠成,劲力之强足以将箭矢射出五百步开外。欣然将弓立在两脚之间,上端与胸口齐平,试着拉开弓弦,使出浑身力气才勉强拉满,不由担心如此劲弓尤丽亚是否合用。

    魔法弓的箭壶也是特制。内部装有一块人工合成的雷晶石,每一支箭上都安装了微型储能器,好像蓄电池一样,从雷晶石中汲取能量。

    欣然取出一只蓄满能量的魔法箭搭在弦上,瞄準百步开外的机械树射了出去。箭矢命中树干,旋即爆破,将大树连根炸飞,残枝断树满天飞舞。机械树的树干是半金属半植物体,远比巖石更为坚固,竟然被小小一枚魔法箭炸得粉碎,威力之大远远超出了欣然的预想。乐得他抱起朱诺狠狠亲了一口,兴奋的笑道:”我的好姑娘,你总是能带给我意外的惊喜!“

    朱诺回吻了他一下,笑盈盈的说:”现在不嫌人家笨啦?坏主人,快给我的新作品取个名字吧。“

    欣然略一沉吟,说道:”就叫‘爆裂弓’吧!“

    朱诺拍手叫好,兴致勃勃的说:”主人已经试过弓箭,可否说说改进建议?“

    欣然摇头笑道:”已经很完美了,暂时没有改进的必要,至于建议……我希望你多造几张爆裂弓,既可以卖给我老爸的兵工厂,还可以留做备用。“

    朱诺扁扁小嘴,娇嗔道:”什幺‘留做备用’啊,说实话还不就是用来泡妞?主人哪,别人都是用金银首饰漂亮衣裳讨好女人,你倒好——专门送武器!真不知道你是不解风情呢,还是特立独行。“

    欣然苦笑道:”我又何尝不想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交朋友,奈何人在江湖,所见皆是红粉金刚,对她们来说武器远比金银首饰漂亮衣裳更有用……不过朱诺啊,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在暗示我送你首饰衣裳啊?“

    朱诺掩口娇笑:”你想得太多啦,我才没那幺庸俗呢。爆裂弓一共造了十一张,余下的全都藏在我的肚子里,跟火龙枪放在一起。“说罢变成魔剑,飞入鞘中

    欣然信手将爆裂弓挂在肩上,回去找尤丽亚。一直找到广场,发现她正赤裸着身子匍匐在泥地上。一群囚徒围着她,正七手八脚的撕扯衣服。尤丽亚两眼呆滞无神,有气无力的挣扎着。仁、道、仆、能四兄弟坐在树荫下,没精打采的旁观这场轮暴戏。

    欣然摇头苦笑,暗想女性半人马都是这幺脆弱吗?被男人甩了就自暴自弃,真是何苦来由。顺手从树上摘了一枚机械果,掂了掂,先朝巨人四兄弟走去。

    ”邮差老弟,你还没走哪?“巨人中的大哥”仁“率先打招呼。

    欣然颔首笑道:”还有点事没办完呢,我说老兄,你们这儿挺热闹的啊。“说罢目光转向广场。

    巨人老二”道“听出了欣然的言外之意,笑道:”伙计们干活太累,玩女人也是一种消遣——除了这个,他们也没有别的可玩啊!你看我们这里穷的连他妈一幅纸牌也没有。“

    欣然笑道:”纸牌可以自己做嘛,我就做了几副,插图全是自己画的,绝对比买来的好。“

    巨人老三”仆“打量了欣然一眼,羡慕的说:”想不到你还是位画家——我们这些人跟你比不了,全是他妈的蠢蛋!不是蠢蛋也不会被抓来坐牢啊。“

    欣然挨着他们坐下,问道:”明天我还来,顺便给你们送几副纸牌、跳棋、象棋之类的玩意,还需要别的吗?“

    巨人小弟”能“闻言大喜,拍着欣然的肩膀笑道:”老弟还挺够意思的嘛,比从前那个老邮差好多了。对了,你有没有带裸女插图的纸牌?“

    ”仁“白了小弟一眼,没好气的说:”给你真的裸女又有什幺用!“

    ”能“讪笑道:”我可以拿去换酒啊,一张一斤酒,够我舒坦两天啦。“

    欣然指着尤丽亚说:”你们这里现成有活色生香的美人儿,何苦看什幺纸牌。“

    ”能“骚着后脑勺纳闷的说:”尤丽亚在女囚里算是武功最高的,平时从不受人欺负,像今天这样逆来顺受可不多见。“

    欣然哦了一声,问道:”女囚被欺负,你们不管?“

    ”仁“替弟弟答道:”没法管,我们兄弟四个只有八只眼楮,管得了一时还管得了一世吗?只要他们不越狱不杀人,至于其它,我们也犯不着多事,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欣然闻言笑道:”你们不管,我倒很想越俎代庖。“

    ”仁“哈哈大笑:”老弟,看得出来你是个侠骨柔肠的好汉子,可是,你犯不着为一个女杀人犯出头得罪人,那帮流放者可个个都是杀人放火的亡命徒啊!“

    欣然满不在乎的说:”你们巨人的脑子果然大而无当,我才不是去打抱不平呢。“

    ”仁“诧异的问:”那你想干什幺?“

    欣然起身掸去裤脚的尘土,侧脸笑骂:”妈的!你们看不出我是想凑热闹,教教那班混蛋怎幺玩女人吗?“

    四位沙漠巨人瞠目结舌,难以想象欣然和气可亲的笑脸竟隐藏了一颗禽兽不如的心。

    ”只要不杀人你们就不管对不对?“

    ”是这样没错……可是……“”仁“欲言又止。

    ”没什幺可是不可是的,“欣然拍拍巨人老大的肩膀,在他耳畔笑嘻嘻的说,”实话对你说,我现在心情很他妈的不爽!怎幺才能爽呢?一是玩女人泄火,二是砍男人放血,你老兄和其它三位好兄弟最好乖乖的在这看着,别动,不然你们个头那幺大,被误伤的概率可不小哦……“

    ”仁“勃然色变,挥掌拍向欣然,怒喝道:”你算什幺东西,竟敢威胁老子!“

    欣然轻轻闪身甩掉名副其实的”巨灵掌“,亮出胸前的宝剑勛章,狞笑着问”仁“:”你看我像什幺东西?“

    ”圣……圣骑士!?“”仁“吓得翻身跌倒。其余三个巨人慌忙跳起来,挡在兄长面前,居高临下的瞪视着欣然,吼道:”你想干什幺!“

    ”闪开——通统闪开!“

    ”仁“慌忙推开三兄弟,匍匐在欣然脚下,讪笑道:”小人不知道圣骑士阁下驾到,出言无状尚请赎罪。“

    欣然拍拍巨人的脸颊,诧异的笑问:”老兄,你真的是巨人吗?为何说话如此文雅。“

    ”仁“苦笑道:”我从前在总督李大人身边的当差,跟他老人家学了不少文化——我们李大人也是圣骑士啊!“”仁“虽然是带罪之身,提起故主仍与有荣焉。

    欣然点头笑道:”有文化的巨人才是真正的巨人,你老兄很有前途。“

    ”仁“眉开眼笑的说:”承您老吉言,我这就招呼大伙儿过来给您老请安——“

    欣然摆手道:”不必!我还有公务在身,不便暴露身份。“

    ”仁“愁眉苦脸的说:”话虽如此,可小人实在担心那帮混球不懂规矩,万一沖撞了您老人家……“

    欣然窃笑道:”你这幺说就不对了,其实啊,我跟其它圣骑士不一样,是非常喜欢扮猪吃老虎的——不、不,我是说非常喜欢‘与民同乐’,你们不反对吧?“

    巨人四兄弟哪敢妨碍圣骑士大人”与民同乐“,当下齐声道:”大人尽管‘同乐’便是,哪个混账王八蛋不识抬举,我等自会教他晓得大人的一片苦心。“

    欣然满意的点点头,吩咐四兄弟:”去弄一桶洗澡水来,我自有用处。“说罢转身走向人群。

    ——————————————————————————–

    第七章 拔河记

    此时尤丽亚已经被暴徒剥得一丝不挂,美丽的金发披散在脸上,贝齿紧咬朱唇,渗出丝丝血渍。修长秀美的颈子满是淤伤,光滑结实的脊背上亦有血迹,金丝般的鬃毛亦被扯落了几绺。幸而暴徒们为轮奸的次序发生了争执,她才暂时得以免遭凌辱。

    终于,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抽到了第一名,兴沖沖的剥光衣服,挺着粗短的小弟弟跑到尤丽亚面前,强迫半人马女郎替他口交。尤丽亚厌恶的扭过脸去,恰好看见欣然,死寂的眼楮里顿时闪过一丝惊喜,紧接着飞起一脚狠狠狠狠踢在男人胯下。

    ”啊啊啊啊——“那倒霉蛋发出乐极生悲的惨叫。

    欣然似笑非笑的问:”老兄,你好像很痛啊,需要帮忙吗?“

    ”喔喔——救命——救命啊……“矮胖男子痛得满脸冒汗,胯下血流不止。

    欣然轻轻爱抚尤丽亚的长发,低声道:”他让赜更用力一点,这样才会爽。“

    尤丽亚嫣然一笑,眼中闪过复仇的火光,再次飞足狠踢,準确无误的击中矮胖男人的小腹。

    ”妈呀!“矮胖男子尖叫一声原地崩起三尺高,两腿之间鲜血狂喷。

    尤丽亚偏头偎依在欣然怀里放声抽泣:”你回来干什幺……反正我都不想活了……“

    欣然拥着这可怜的姑娘,劝道:”为了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放弃人生,臣这幺做实在太傻了……“

    ”为什幺还要回来……“尤丽亚含泪呜咽,”我根本不值得你挂念……“

    ”把比逗人生交给我,“欣然温柔而不容拒绝的说,”我将带喧开地狱。“

    尤丽亚娇躯剧震,深情的望着他的眼楮,嗓音颤抖的问:”你真的会对我好幺?“

    欣然捧起半人马女郎梨花带雨的脸蛋,自信的说:”会比霖想象中更好。“

    尤丽亚屈膝跪在欣然脚下,扬起俏脸含泪低语:”告诉我你的名字,从今往后,尤丽亚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哪怕是跟公猪睡觉。“

    欣然惊讶的问:”娜娜跟说过了?“

    尤丽亚咬着嘴唇点了下头,喃喃的说:”本来……我听了她的话,已经放弃了一切希望……然而当你回到我身边,我才突然发现,那些凌辱我的男人根本连猪也不如!我连他们都不在乎,还在乎别的痛苦?“

    欣然大为感动,连忙解释道:”事实不像你想得那幺坏,我替你赎身,一是同情你的遭遇,二来是需要心灵手巧的女人照料我们的生活,你要知道,我现在和大哥、小弟住在附近的古堡里,三条好汉居然没有一个会做饭,日子过得一团糟!“

    尤丽亚忧心忡忡的问:”您的兄长和小弟……是很可怕的人吗?“

    ”当然不是!“欣然哈哈大笑,”那两个家伙可比我强多啦,我大哥是正直的热血汉,我小弟是善良的正太,臣一定会喜欢上他们的,我保证!“

    尤丽亚抿嘴微笑,柔柔的说:”尤丽亚一定会好好的伺候他们,不会让主人失望的。“

    话音未落,背后有人骂道:”臭婊子!潮先好好的伺候老子吧!妈的,干什幺跟那小白脸眉来眼去,快点撅起屁股来,大爷还没享受呢。“尤丽亚愤怒的扬起蹄子,狠狠踹了那人一脚。

    ”哎哟~~好厉害的回马枪哦,“那人揉着大腿疵牙笑道,”幸亏老子练过铁布衫。“

    这时巨人四兄弟举着大桶清水过来。大哥”仁“垂手站在欣然身后,谦卑的道:”少爷,水準备好了,您这就更衣入浴?“

    欣然回头笑道:”这水是给尤丽亚準备的,你们兄弟四个这就伺候她入浴,可不许粗手粗脚的哦。“

    尤丽亚哪敢让巨人看守给自己洗澡,慌忙摇头道:”主人,我自己来就行啦——不敢烦劳四位大人。“

    ”道“轻松放下巨大的木桶,温和的笑道:”尤丽亚小姐请放心,我们哥几个是天阉,臣呀,就把我们当成服侍皇后娘娘的太监吧,臣再推辞,让我们在苏少爷面前也不好交待啊。“

    尤丽亚听他这幺说了,也不好意思推辞,红着脸低声说:”有劳四位大哥。“说着迈着碎步跨进木桶,将饱受折磨的胴体侵入清水。

    巨人四兄弟一起动手替她加水、加香精、擦乳液,服侍的尤丽亚俏脸生晕,瞇着眼楮伏在温热舒适的水中,似乎浑身每一根毛孔都张开了,不由得心旷神怡,轻声呻吟。欣然趴在木桶上,凑在她耳畔悄声说:”下面也要洗干凈,洗完了咱们再亲热,好不好?“

    尤丽亚羞得面红耳赤,声若蚊蚋的答道:”好……“悄然将耦臂滑入水中,细细擦洗私处内外,满心欢喜的期待着用洗得干凈喷香的身子逢迎主人的宠幸,以此作为人生的分界点,把从前那些噩梦般的日子彻底抹掉。

    欣然沖尤丽亚微微一笑,转身去跟那”铁布衫“说话。

    ”你老兄当真练过铁布衫?“

    ”铁布衫“觉察到巨人看守对欣然态度异常谦卑,心里顿时打起退堂鼓,讷讷的说:”练过是练过,就是不太精。“

    欣然笑道:”你是从上往下练,还是从下往上练?“

    ”这个,从下往上……“

    ”哈呀巧了、巧了!“欣然拍手笑道,”我也是从下往上练,咱们是同门啊!我得叫你一声师兄。“

    ”铁布衫“听他主动套近乎,脸色顿时开朗了许多,倨傲的说:”小兄弟出身哪一派啊?也许我认识你师父。“

    欣然摇头笑道:”我的师门不值一提,说出来徒惹师兄耻笑,不过师兄啊,我们那一派的铁布衫虽然不怎幺高明,铁裤裆可是厉害的很哩,堪称天下第一!“

    ”铁布衫“冷笑道:”你说出这种可笑的话,可见你的铁布衫的确不太高明,所谓铁裤裆,根本就是铁布衫的入门工夫,不管是横练也好竖练也好,第一步都是练‘裆功’。“

    欣然如获至宝似的点头称是,转而问他:”师兄的裆功如何?“

    ”哼,刀枪不入不敢说,往这一站,三五条壮汉拉不动!“

    欣然笑道:”那你敢不敢跟我比比裆功呢?“

    ”铁布衫“毫不犹豫的说:”不敢的是孙子,你说怎幺比吧!“

    欣然捏碎那只路上摘的机械果,取出一卷小指那幺粗的钢丝。

    ”咱们就用钢丝拴住小弟弟玩拔河,谁先撑不住就算输,怎幺样啊?“

    ”这……“”铁布衫“听得发愣,支支吾吾的说,”我可没听说过有这幺比裆功的……“

    欣然冷笑道:”你不敢,就是甘心当孙子——“

    ”放屁!“铁布衫硬着头皮嚷道,”谁说我不敢,比就比,看谁的老二够结实——来吧!“

    说罢解开裤子,把钢丝绑在阳物末端。欣然也照样栓紧,两人各自后退。

    钢丝在两人胯下越绷越紧,欣然面不改色,”铁布衫“汗如雨下,脸膛涨得发紫,苦不堪言。

    欣然面带微笑,继续后退,”铁布衫“终于承受不住,跟进一步嚷道:”好汉——我认输了!“

    ”你说什幺?我听不见,“欣然扭头对身边的巨人小弟”能“说,”小能,那位铁布衫老兄好像有些脚滑,你去帮他站稳。“

    ”好哩!“”能“迈开大步来到”铁布衫“背后,两只铁钳般的大手死死按住他的肩膀。嚷道:”少爷,这位好汉现在站稳了,你就使劲儿的拉吧。“

    ”不要——不要啊——“铁布衫吓得亡魂顿冒,只觉得胯下剧烈撕痛,接着一凉,钢丝脱体而出,半截血淋淋的阳物落在地上。

    ”啊啊~~“铁布衫放声惨叫,捂着下体缩成一团。

    欣然提着钢丝走过来,扫视了众人一眼,笑瞇瞇的说:”独乐不如众乐,大家一起玩吧。“

    众人面面相觑,胆小的便要溜走,被”能“一把抓住摔在地上,恶狠狠的骂道:”苏少爷让你们滚蛋之前,谁也不许走!“

    欣然抬手将钢丝抛过去,冷笑道:”你们刚才排队干女人的威风哪去了?别他妈的告诉我你们全是只会欺负女人的软蛋!“

    在场的流放犯总计二十多人,眼看欣然目露兇光,情知今天势难善了,若是翻脸开打,虽然人数占优,然而手无寸铁,恐怕不是欣然以及四位巨人看守的对手。

    当下凑在一起悄声合计了一番,觉得二十多人的老二加起来总比苏欣然一个人的结实吧?没理由输给他!

    于是闷不做声的拾起钢丝,各自绑在胯下。其中有一个耍小聪明,假装把钢丝缠在下身,其实是绑在了大腿上。欣然看在眼里,抬手摘下”爆裂弓“,一箭射穿那人下体。”砰“的一声闷响,雷晶石能量爆发,炸得他粉身碎骨。其余囚徒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敢搞鬼。

    欣然见大家都準备好了,喊了声”开始“,转身向尤丽亚走去。那二十多人也喊着号子奋力挣扎,却止不住欣然的脚步,反而被扯得踉跄跟进。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