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笑傲江湖外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方悟大师正以洗髓经替令狐沖疗伤驱毒,令狐沖只觉得一股浑厚暖和的真气正在体内游走,一柱香的时间后只见体内的淫毒化作黑色的汗水被内力逼出而体内失去的内力也渐渐恢复。
    正当令狐沖全身感到如沐浴在暖和的阳光下好不舒服,忽然令狐沖心中觉的不对欲将方悟的手掌挣脱之时,方悟以内力传音至他的耳中。
    「快去除杂念抱元守一,不然的话会前功尽弃。」
    令狐沖无奈
    得照作,方悟将另一只手掌按住令狐沖背心,一股强大的内力灌入令狐沖体内,只见内力运行速度越来越快,令狐沖觉得体内的真气已充满全身远胜未受伤之前,但是他心知方悟大师将本身内力传输给他,过不了多久就会力竭而亡,但在此紧要关头却又不能动弹只有乾着急的份。
    无色庵的地牢内方生与清虚经过多日来与盈盈疯狂地交欢之下,两人精元已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再看盈盈不但未见倦态,精神反而更见饱满,两人已经无力应付盈盈的需求了。
    这天林平之进来观视笑着道:「看来两位对我送的女人相当满意,才会日夜不停交欢,现在你们觉得爽不爽啊?」
    方生与清虚已无力回答。
    林平之笑道:「过几天我就要离开恆山,令狐夫人我就带走了,不过你们放心这些恆山弟子我会留下来让两位好好享用,她们的功夫也不差喔,哈…..」
    两人望着林平之离去,只能无力躺在地上。
    密室中林平之正与盈盈交合着,多日来盈盈已将方生,清虚两人的精元尽数吸取,而林平之此时就是将这些精元转入自己体内,只见盈盈以"观音坐莲"的方式坐在林平之身上。
    两人已经交合一个多时辰,盈盈的肌肤上布满了汗水,在烛光照映下散发出妖异的光泽,盈盈脸上正露出愉乐的表情,自盈盈中了林平之的迷心术之后对于性爱的需求远超过常人,成了十足人尽可夫的淫妇,任由林平之百般凌辱。
    在林平之心目中每姦淫过盈盈一次,内心就多一份快感,尤其令少林武当两大高手姦污盈盈是他自认最大的成就,将来盈盈清醒后知道曾经和她心目中尊敬的前辈交合过,还有脸面对令狐沖吗?想到此处林平之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忍不住伸出手用力抓住盈盈丰满的双乳。
    「小淫妇,本教主干你干的还爽吗?」
    「嗯…..主人…..啊…..神功天下第一…..我太爽了…..」
    「嘿…..过几天本教主要带你远征少林,一路上可有你好受的。」
    「啊…..操我…..哼…..用力啊……..啊…..」
    林平之淫笑道:「你这头淫蕩的母狗,上路后每到一个城镇,我叫你充当不用钱的婊子让人姦淫,到了少林之后起码有几百人干过你了,看看令狐沖知道后,还会要你吗?」
    盈盈呻吟地道:「嗯…..我是主人的奴隶…..啊…..主人要我做什幺….。我一定会做。」
    林平之淫笑道:「好个小淫妇,现在就让你上天堂。」
    话说完林平之开始用力将肉棒往上顶,巨大的肉棒次次都深入盈盈肉穴的最深处,抽插了数百下后,盈盈终于承受不了猛烈的冲击,阴精终于狂洩而出被林平之所吸收,盈盈也体力不支而昏睡过去。
    林平之吸纳了盈的阴精后,潜运内力将其中方生及清虚的精元化为己有,运功完毕后林平之走出密室来到大殿。
    六名手下见林平之到来纷纷起身相迎,林平之向他们道:「诸位随本教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之前我神功尚未大成以致于要诸位跟我盘踞在此,今日本教主神功即将圆满,半个月后本教主即将前往少林挑战少林及武当两派掌门,到时"天邪教"将扬名天下统一武林,诸位也可享尽荣华富贵。」
    众人齐声庆道:「教主神功所向无敌,属下必定誓死效命,以完成本教霸业。」
    林平之道:「我还需两天的时间来修练,西门安你修封战书差人火速送往少林,其余人待我出关后进攻少林。」
    众人奉命行事,林平之则闭关修练。
    令狐沖接受方悟传功已过了六个时辰,令狐沖觉得体内易筋经内力已逐渐与方悟灌入自己体内的洗髓经内力融为一体全身内力运转如飞,令狐沖感到体内充沛的内力已达到不吐不快的地步,只见令狐沖大喝一声内力急涌而出,方悟被震退五丈之外。
    令狐冲起身后急忙上前观视,只见方悟气息微弱,令狐沖按住方悟的灵台缓缓地送入内力,一会儿方悟终于醒了。令狐冲向方悟跪拜道:「多谢大师治好我体内毒伤,又将自身内力传输给我,此恩此德令狐沖永生难忘。」
    方悟无力地道:「小施主请起,今日贫僧传功于你纯属机缘,不然我苦修数十年的功力将化为泡影。」
    令狐沖问道:「大师何出此言呢?」
    方悟苦笑道:「十年前老纳为创出一门武功,导致全身经脉大乱,这几年来虽将上半身经脉打通,但是你看。」
    方悟露出双腿令狐沖大吃一惊,原来方悟的双腿十年来血气未能运行,双腿已枯萎成乾柴一般再也无法行走,令狐沖看后心中觉得难过。
    方悟笑道:「不用为我难过,也许是因祸得福反而让我悟出武学的新境界。」
    话说完方悟不住咳嗽,令狐沖急忙道:「您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吧。」
    方悟歎了口气道:「我自知寿元将近,小施主可否答应老纳一件事。」
    令狐沖道:「大师有什幺事儘管吩咐,就算牺牲性命也一定会完成。」
    方悟道:「老纳苦思十年才创出"禅道心剑"这门武功,希望你能练成这门功夫斩妖伏魔造福苍生,免得这门功夫埋没于此。」
    令狐沖道:「可是在下并非少林弟子,又怎能学习这门功夫。」
    方悟笑道:「佛渡有缘人,小施主承受我的功力便是有缘,又何必拘泥于门户之见呢?况且你将要面临的敌人并非一般邪魔,如果你不增强自己的实力又怎能战胜敌人呢?」
    只见方悟说话的声调越来越低,令狐沖心知他的元气已经逐渐流失了。
    令狐沖正想再度为他输入内力时,方悟摇着头道:「老纳心知大限将至小施主不用为我操心了,希望小施主记住我的话为武林谋福,阿弥陀佛…..」
    方悟双眼阖闭再不说话,令狐沖轻声地道:「大师!你怎幺了。」
    叫了三声方悟仍没有反应,令狐沖伸手一探他的鼻息发觉方悟已经圆寂了,令狐沖跪在地上放声痛哭。
    只见方证走进来看见方悟圆寂后歎道:「阿弥陀佛!师兄临终之前犹能了却心愿,令狐少侠你该为他高兴才是。」
    令狐沖难过地道:「方悟大师是因我而亡,在下难辞其咎。」
    方证歎道:「这是天意,令狐少侠还是听从方悟师兄的遗命修练武功,以便击败林平之救出被囚禁的众人,至于方悟师兄的后事就交给老纳来处理,你就安心在此练功吧。」
    方证叫人把方悟遗体搬走后,令狐沖擦乾眼泪走入内洞中,只见石壁上刻着许多铜钱般大小的文字,令狐沖手持烛光照映下"禅道心剑"四个大字出现在他眼前,再继续往下看。
    「大凡世间武学皆由气而生力,进而以力克敌制胜,岂不知气力虽强终有枯竭之时,故吾苦思十数年另创奇门武学"禅道心剑",剑可断气可失唯有心之力量只要一息尚存,仍可发挥极限力量,可歎世人多不能领悟此理发挥自身隐藏心之力量,如能善加利用可胜过世间任何神兵利器,破空断气无所不能……..」
    令狐沖看至此不禁感歎,壁上的禅道心剑比起从前所学的任何一种武功还要神奇,要对付林平之恶魔般的功力,的确需要用到像这样的武学方能抗衡,令狐沖收摄心神开始準备修练壁上的禅道心剑。
    两天后林平之修练的"邪火异体"将要大功告成,林平之在梅庄地牢中得到天邪至尊的遗法"天邪秘录"中记载着五种绝学"虚空御物","迷心术","阴阳秘法","炼狱爪"及最强的"邪火异体"。
    邪火异体共分三级赤焰,蓝焰及紫焰,本来林平之可藉"元神珠"的帮助练成邪火异体最高境界紫焰级,奈何修练重生诀时已经耗费了不少元神珠上的内力,所以仅能达到蓝焰级的境界,但林平之最近吸取得了令狐沖,方生及清虚三人的内元后功力已更进一层,此时只见林平之身上散发出红色的气焰,再慢慢地转变成蓝色气焰,只见林平之大喝一声身上的蓝色气焰已经变成紫色气焰。
    林平之飞身破门而出,六名手下只见一道紫色的火焰从门内直冲庵外,只听得轰隆一声无色庵外的山壁被轰出一个一丈深的凹洞。
    林平之站在山壁前欣赏自己的杰作,众手下贺道:「恭喜主人神功大成。」
    林平之狂笑道:「以此功力天下还有谁是我的敌手,你们即刻準备本教主要进攻少林,哈………….」
    令狐沖修练禅道心剑的第三天,方证收到了林平之所下的战书心中不由得担心,此时武当掌门沖虚也带了门下十数位弟子前来少林。
    方证一见到沖虚到来心中大喜,方证道:「道兄你来的正好,当可助我一臂之力。」
    沖虚看过林平之所下战书歎道:「想不到不过数个月的时间,此子竟能练出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连清虚师弟及方生大师都失手被擒。」
    方证道:「此人性情凶残又带领了一批武功高强的兇徒,这次向胆敢向敝派挑战,想必是有相当的準备,
    怕这千年古剎将要染血了。」
    沖虚笑道:「方丈也不用太过
    虑,少林武当本是一家,如今少林有难武当怎能坐视不理,贫道当率门下弟子相助抗敌。」
    方证道:「阿弥陀佛!老纳在此先行谢过了,现在只能希望令狐少侠能及早参悟出方悟师兄的遗法与我们共抗邪魔,唉………」
    蓝凤凰自离开令狐沖后便一直闷闷不乐,每当夜深人寂之时想起了与令狐沖这些日子来的恩爱更是难以自己,这日来到河南与河北交界处的一个小镇上,正午时分蓝凤凰在客栈内歇脚,忽然听见隔壁桌有两个人在谈话。
    「嘿…..老黄你可曾玩过不用钱的花姑娘。」
    「老张你少骗人了,天下间那有种好事。」
    「就是有这种好事,镇上的杏花楼被人包了下来,里面有个外地来的花姑娘就是免费让人玩的。」
    「有这种事,那个花姑娘该不会既老又丑吧。」
    「嘿…..那你就错了,那位姑娘年约二十出头,长的跟仙女一般,皮肤白嫩的可以掐出水,尤其她在床上那股浪劲,包管你干了一次后还想再干。」
    「嘿…..听你这幺说我真要去试试了,不过到底是谁这般阔气能包下杏花楼?」
    「那群人也真奇怪,有和尚,道士,书生,还有背着双刀的浪人,只听说他们打恆山来的。」
    蓝凤凰听后心想难不成是佔据恆山那批恶徒不成,说不定可以在这里查出盈盈的下落。
    离开客栈后蓝凤凰向人打听了杏花楼的所在,来到杏花楼前只见门内排满了二三十个老老少少的男人,蓝凤凰从后门跃入只听见房间内传来阵阵男女交欢的声音,蓝凤凰不禁为之脸红,但为了探查盈盈的下落只有硬着头皮将窗纸戳破,只见房内一个年约四十左右的肥胖男人正把床上那名女子的双腿抬高,一根黑黝黝的肉棒正使力地往那女子的肉穴抽插,那名女子似乎十分受用嘴中不断地浪叫。
    「嗯…..快…..用力干我……..啊……..」
    「好个骚货,我玩过不少女人没见过像你这幺淫蕩的。」
    「啊…..我要大鸡巴操我……..哼…..啊………」
    只见那名女子疯狂地摆动,脸上的长髮散了开来露出面容。蓝凤凰心中大惊,原来这名女子正是昔日她敬重的圣姑任盈盈,现在却变成眼前淫蕩冶艳的女人,咨意地让这个令人作呕的男人玩弄她那雪白的肉体。
    蓝凤凰再也忍不住了随即破窗而入,那个中年胖子正在销魂之际,只见一个苗族女子怒容满面地出现在眼前不由得吓了一跳,蓝凤凰二话不说发出袖中飞针,中年胖子还不清楚发生何事就身中飞针倒地。
    蓝凤凰拉住盈盈道:「圣姑,快随我离开这里。」
    盈盈媚笑道:「这位姐姐你是谁啊?」
    蓝凤凰眉头一皱心中猜测盈盈必是中了邪术才会不认得自己,于是点了盈盈的睡穴用条被单裹住她的身子往窗外跃出。
    正当蓝凤凰背着昏睡的盈盈想要离开杏花楼时,只听得背后一阵阴沉的冷笑声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手下救人。」
    蓝凤凰心中大惊也不回头就向后撒了五毒迷烟就要冲向门口,就快到门口之时一条如鬼似魅的人影出现在她眼前,蓝凤凰也顾不得眼前是何人便运起全身之力双掌击向那人。只见那人身形不动蓝凤凰双掌击在他身上,一股强大的劲力反弹出来把她震飞三丈外,蓝凤凰觉得双腕剧痛难当,原来刚
    反弹的劲力已经将她的腕骨震断。
    只见来人冷笑道:「真是不自量力,自讨苦吃,你是五毒教主蓝凤凰,当日在恆山救走令狐沖的便是你吧?」
    蓝凤凰看清楚来人面孔后大惊,原来此人正是林平之,林平之道:「当日令狐沖身中淫毒,若无女子与他交合必定血脉暴裂至死,当日你带走令狐沖想必为他消除淫毒之痛苦的人也是你,没错吧?」
    蓝凤凰忍痛回答道:「没错!令狐大哥毒发时,是我自愿以身相救。」
    林平之淫笑道:「看来令狐沖艳福不浅吗!嘿…..凡是令狐沖的女人我都会让她们极度快活,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可怨不得我。」
    蓝凤凰惊惧地道:「你…..你想要做什幺?」
    林平之淫笑道:「刚
    你对我使用毒烟,现在换我来好好回敬你。」
    蓝凤凰忍痛想逃离此地,只见林平之手中一团白色雾气随风四散,奇异的香味由蓝凤凰的鼻孔传入脑部的神经内,蓝凤凰只觉得全身上下似乎有几十只手在抚摸着她的肌肤一股炽热的火焰烧遍了全身上下,昔日与令狐沖交欢的情形又出现在眼前。
    林平之淫笑道:「待会儿你就会变的令狐沖的妻子一般淫蕩,对男人一样那幺渴求,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亲自干你的,门外有一堆男人正等着要干令狐沖的妻子,你也是令狐沖的女人,就让你分担一点吧,哈…………」
    林平之让门外等待的人分成两组来姦淫盈盈及蓝凤凰。
    有些等不及的人四五个一拥而上,蓝凤凰身上的衣衫瞬间就被这些人扯碎,只见有些人解下裤子就急忙找位置进攻。
    片刻间蓝凤凰及盈盈的肉洞,屁眼及嘴巴塞满了硬挺的肉棒,一些抢不到的人也贪婪地吸吻着两位美女身上的每寸肌肤,只要有一人洩精后另一人的肉棒即刻插入,两人肉洞丝毫没有半刻空闲,一个时辰后已经有二十多人姦淫过她们两人,而门外等待的人则是越来越多。
    林平之看着两人被轮姦的情形,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道:「令狐沖,等你的女人被数百个人干过之后我再带她们上少林,当你知道事实后,看你将要如何面对天下英雄,哈………….」
    七天后,林平之率领部下到达了嵩山,少林寺内早已接到探子密报,少林达摩堂,罗汉堂菁英高手尽出。
    武当掌门沖虚也率领门下七大弟子严阵以待,半个时辰后林平之的八人大轿及众手下终于到达少林寺前的山门,只见少林寺众僧在方证一声令下已将林平之的八人大轿团团围住。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