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耻辱慰安视察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位于特罗纳王国北部的国境地带,驻扎着大量的部队,他们不是要防御邻国的侵略,更不是要进攻他国。

    不知道从何时而起,大量的生殖兽蔓延了整个大陆,猛兽、昆虫、海兽、甚至是植物中都有牠们的存在。

    没有人知道牠们的来源,也没有人知道牠们为什幺会忽然出现,只知道牠们的行为已经危害到人类的生存了。

    牠们并没有因为只是生殖兽就不堪一击,对于武器的防御能力更胜于重装骑兵;长年征战不休的诸国之间,男性已经大量减少,更没有方法抵御这种攻势,更别说是消灭牠们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全力阻挡牠们,再来就只是等待浩劫的来临。

    「不要后退!放火箭!」

    「叽…叽…叽叽!」发出奇怪的声音后,前方的生殖兽终于倒下了,全身被泼上火油,点燃火箭后,终于承受不住高温,成了一堆灰烬。

    「终于解决掉这些家伙了!真是难搞啊…」

    由于这里的生殖兽以植物为主,加上特罗纳王国实力强大,是少数在之前大战没有受到太多损害的国家,才能成功阻挡这些生殖兽。

    但是为了阻挡牠们,也投入了相当大的军事力量,甚至连直属王室的赤红骑士团都在其中,才成功的将被夺去的土地抢回,并且阻止牠们进入首都。

    「我记得上面不是有人要来巡视吗?怎幺还没来?」

    「大概是路途上有什幺事情,过两天就会来了吧!队长,别管这了,距离下一波大概还有几个星期的时间,先来喝一杯吧!」

    被队员强拉走的士官,没有发现远方的异状,一些没有被他们清除乾净,生殖兽深入地底的根,已经绕过他们,进入王国的领土内了。

    「拜託,再跑快点吧!」

    距离战场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一人一骑正快速的奔驰着,似乎被什幺东西追赶着,而这名逃跑中的少女,就是王国为了劳军而派出的王室成员,也是国王唯一的爱女,莉特公主。

    只是在途中遭到生殖兽的攻击,随从几乎都死光了,而侍女的命运更不用说,全成了繁衍的工具,遭到生殖兽包围且孤立的公主,其命运就像风中残烛一般。

    「不行!这样下去是逃不掉的!」

    莉特将手中的缰绳用力一拉,準备冲出那个包围网,逃离那些生殖兽,只是马匹受到了惊吓,不管她再怎幺用力拉扯,就是动也不动。

    仔细往下一看,马匹的脚已经被生殖兽的触手给缠住,就算想跑也跑不了,而触手在此时也已经缠了上来,开始围绕在莉特的四周。

    「这样下去的话…动啊!快点动啊!」

    用力的拉扯着缰绳,马匹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触手慢慢的沿着马身爬了上来。

    异常的恐怖感使这位娇生惯养的公主只能不断发抖,望着周围有没有人可以来帮助自己,只是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整个风景已经完全不同了

    原本青翠的丘陵地,全部被大量的触手所覆盖,不似植物而充满肉感的触手,发出令人噁心的声音,盘据在整块土地上,前端突起的颗粒与布满触手之上的纹路,更让莉特觉得作呕。

    不断蠢动的触手,似乎是找到了目标,因为在这里除了牠们以外,就只剩那一人一马了。

    「要快点逃…呜!」还在想着要怎幺逃跑的莉特,却不明白自己根本就无法逃走了,触手的前端已经缓缓的进入衣服中,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开始分泌黏稠的催情液体。

    「不、不行…」

    与马匹一起被触手所捕获的莉特,虽然不断挣扎,却根本没有任何帮助,触手开始从衣服内部向外拉扯,让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而其他的触手则是分别刺激着背部与下体,前后来回的摩擦着。

    莉特的脑袋不断左右摇晃,企图避开触手的袭击,那美丽的长髮也跟着一起甩动,只是触手趁着停下的那一瞬间,依然强硬的塞入了莉特的口中。

    大量的白浊液体开始分泌,灌入了莉特的口中,随着那香甜的舌头滑入了喉咙中,然后直接流入胃袋内,比起外来的刺激,直接食用催情液的效果更大。

    在此之前,本来想一口咬下的莉特,却发现触手异常的坚韧,根本无法用牙齿给牠造成任何伤害,只能任凭牠撬开齿缝,塞入自己口中。

    「唔唔!唔!」就算想叫也叫不出来,被触手塞入的小嘴只能发出无助的闷叫,不断的流着与液体混合的口水。

    随着触手的进攻,衣服已经成了没有必要的东西,牠们以超乎想像的强大力量,不断的撕扯那件礼服,让莉特的美妙的,随着衣服的破裂,逐渐暴露出来。

    失去外衣的肉体,那丰满的双乳就如同山峰般挺立,而从口中流下的液体刚好从中而过,就如同滋润山谷的小溪似的。

    将头埋在马背上,企图逃避现实的莉特,丝毫没有发现内裤也已经被扯开了,那令人感到兴奋,白桃般的圆润屁股与美丽的阴唇就这样暴露了出来。

    「呜啊!派托!唔要啊!」就算想哀号,也因为嘴巴被塞住而无法言语,就算出的了声音,也都是口齿不清的状况,更何况触手根本就听不懂,牠们只是依照本能行事而已。

    黏液沾满了滑落在大腿上的纯白内裤,而触手也善用前端的颗粒,不断刺激着莉特的花瓣,从来没有男人碰过的肉体,却已经开始大量的分泌爱液,虽然眼睛流着泪,但同样的也在下体不断流着淫水。

    『这样是不对的…我不可以屈服…不可以…不可以…』

    无论内心的想法如何坚定,莉特肉体的反应十分的诚实,开始忠实的呈现快乐与愉悦,大量的爱液开始不受控制,随着身体的曲线流下,和着触手分泌的液体,流遍了整个马背。

    此时的莉特已经被触手缠住双手,将她整个人拉起,大腿也被扯开,展现出易于媾和的姿态。

    「怎幺…怎幺会这样…我明明并不喜欢的…」

    此时的触手已经离开她的小嘴,只是莉特也没有力气喊叫了,只能因为自己的癡态,流下了难过的眼泪。

    「等一下!那里不可以!」

    短暂的剧痛将她拉回现实,触手前端已经整个滑入了阴道内,附有颗粒的前端不断的刺激着阴道内部的皱褶。

    随着每次的深入,莉特就开始发出微弱的喘息声,失去贞洁的剧痛已经被快乐所支配,那个几分钟前还是处子的公主,也开始懂得享受性爱的娱欢了。

    「不是…我不是那样的人…可是真的好舒服…」那淫乱的喘息声,不断的从俏丽的小嘴中发出,虽然勉强想要压制住,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是十分诚实。

    身体已经开始不受自己控制,配合着抽送的节奏,在不断摇晃的状况下,从马背上掉下来是迟早的事情。

    「啊…!」发出一声惨叫,从马背上摔落到地面,莉特公主并没有受到什幺大伤害,因为触手已经遍布了整个地面,说是跌落在地上,不如说她是跌在触手上方。

    「好舒服…人家…还要嘛…」

    此时高贵的公主已经沦落为下贱的淫妇,而触手也将细小的分支伸向那匹雄马,从体内开始蔓延,藉此控制马的行为,让牠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利用了马的身体,触手已经完全的控制了马匹,异常肥大化的阴茎就像手臂般粗大,前方的龟头也不断的流出透明的分泌物。

    被触手拉扯到地面的莉特,被强迫跪在倒下的马匹胯间,耸立的阴茎就这幺展现在她眼前。

    「不可以!拜託请停止吧!」对于忽然被放到眼前的马茎,大小实在是太惊人了,如果是被这样的东西插入体内,一定会裂开的。

    触手诱导着阴茎,并且将莉特的乳房从左右捧起,那肥软的双乳就这幺夹住了雄马的肉棒,深深的陷入了那白桃般的乳房,不断的上下抽动着,形成一幅淫糜的图像。

    忽然之间,因为这样的强烈刺激,让人无法想像的大量精液开始喷洒出来,又浓又稠的腥臭液体喷洒在莉特的乳房、俏脸甚至是全身。

    「不要!好噁心!不要再射了!」虽然这幺说,但是已经开始射精的肉棒是无法停止的,加上后面还有触手在她体内抽送,这样的感觉已经让她快要陷入疯狂的状态了。

    触手缠绕着乳房,将肥软的肉团整个挤压变形,分支的部分还不断刺激着乳头与阴蒂,而粉嫩的肛菊与小嘴内也塞满了触手,最重要的部位也已经被马匹的阴茎塞满了。

    大量的精液不断涌出,已经不知道射精几次了,因为整个阴部被粗大的肉棒堵住,所有的白浊液体都灌进了子宫,让莉特的小腹已经开始微微凸起了。

    跪趴在地上的公主,除了快乐以外什幺都不知道了,现在的她不过是一只雌性动物,像只母马般服侍着自己的爱马,让牠的肉棒得到最大的发洩。

    被触手所撕裂的礼服,只有少数的部分还挂在莉特的身上,而就这样被触手缠绕着,跨骑在马匹上的公主,早已经没有任何高贵的气息了,唯一剩下的只有淫乱与高潮。

    牠们前进的方向是朝着前线的防卫城寨之一,也就是这次莉特公主要去劳军的地方,随着马匹的震动,传达到下体一丝不挂的公主身上,带给她阵阵的快感与不断的高潮。

    「这个样子…被大家看到的话…」

    虽然有所抗拒,但是实际上的快乐已经让莉特半昏迷了过去,只是嘴上无意识的发言罢了。

    仔细一看,马鞍已经被淫水浸湿,而前后两个肉洞也塞满了触手,前端的颗粒更是让他欲仙欲死,更不断的刺激着阴蒂与阴唇,原本细小的阴蒂也从包皮中突出,嫣红又粉嫩的小肉团从束缚中解放,在精液与淫水中快乐的颤抖着。

    至于她的乳房则依然被触手缠绕,这些触手也使得她不至于摔落地面,更是不断的分泌滑溜的液体来让她得到更大的快乐。

    「请干我…再用力一点干我…把莉特干坏掉…」

    明知道这样子到了前线去,会发生更糟糕的情况,只是莉特已经管不了这幺多了,在这短短的几天中,她已经变成了慾望的奴隶,活着只是为了不断追求快感,已经不在乎任何事情了。

    「要让大家看到,莉特这个淫乱的样子…」

    好奇的眼神从城寨上望着眼前的少女,几乎全身赤裸的坐在马匹上,身上沾满了白浊液体,而触手早就不知道跑到什幺地方去了。

    两眼无神的表情,加上马匹耸立的阴茎,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下了马匹,开始用乳房夹着肉棒,用小嘴舔弄龟头,吞下精液。

    「好舒服…再多看看我…只要有精液,莉特什幺都不管了…」

    夕阳西下的淫糜场景,又再度开始上演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