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P档案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OCR-131

      发言人:OCR

      三P档案

      本故事由香港旧杂誌短篇扫描改写:

      我要讲的是我年轻时的见闻。

      虽然经过十几年了,这件事依然很清楚地浮现在脑海中,而且经常去想他。

      也许世上真是一样米养百种人吧﹗表面上活得很好的人,私底却下不知有多少烦恼也说不定呢﹗

      当时,有朋友陈明来找“单身贵族”的我,谈到他和朋友夫妻间有些困扰。

      “如果你行的话,愿意帮助我吗?”他说道。

      到底他们之间有何困扰呢?听起来颇令人感到意外呢?

      原来那个人是区议员,本来就是大财主,有没有上班,根本无关紧要,但是,世上的事,并非都很完美的。

      他们夫妻之间虽然没有小孩,但仍能和睦相处,照如此推演下去,必定两人的生活相当和谐才是,可是,这些年来,他先生的阴茎却从未勃起过。

      他吃了很多药,看了很多医生,但是就是治不好他的毛病。

      除了药物之外,他也用其他方法去刺激他,但是每次都失望。

      于是他们夫妇想出一个非常的手段来。那就是让他的妻子在别的男人怀抱中,让他看到做爱的过程,是否能刺激他的勃起。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方法是否能行得通,祇是别无他法,很想试一试。

      但是,问题是他们要拜託谁呢!而令他们耽心的是不知对方是否有病在身,他们当然害怕被传染。

      最令他们难以开口的是,这是他们夫妇之间的秘密,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而且,如果性技巧笨拙者也不好,不喜欢怜香惜玉者更不行。

      因此他们不停的在困难中,试图寻找出合意的对象来。

      他们和他们的妤友陈明讨教,并希望借重他的热心来协助,但这件事对陈明来说,可以说是晴天霹雳,对他的确是一道难题。

      于是,他想到来找当时尚是单身贵族的我来试试看。

      陈明看起来身强力壮,技巧也很好,也许他觉得这种事很不名誉,也许他认为我这个单身男人谅必渴望得到女人的慰藉。

      听到他这幺说,我觉得这件事蛮有趣的,陈明说话的样子又不像在愚弄我的样子,的确有对夫妇有这方面的困扰。

      他的话,固然有趣,但又不能如此就答应下来吧﹗毕竟尚有许多疑间。

      第一:如果他们的计划得以实现,亲眼看见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做爱,他的丈夫真的就能勃起吗?

      如果真的兴奋了,而又是不愉快的兴奋呢?我想:假如不愉快的话,那就不妙了。

      不过,如果正当自己正达到性高潮时,而在气喘如牛的抽送中替人慰藉老婆,难免诸多顾忌,一定不会去注意他的。

      我又想:当我们玩得好过瘾时,他也正好勃起时,是不是会很没趣呢﹖虽然是经过他们夫妇的同意,但在她丈夫面前,她毕竟是别人的妻子啊﹗

      第二:我实在不习惯在别的男人面前做爱,即使他丈夫徊避,也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偷窥!但是,我还不知道,而拚命做爱哩﹗

      而且一开始就知道有人当场观看,在这种情形下,我是否还能性致勃勃呢?

      当有人在当场观看,再加上女人大张私处,準备让男人进入时,而自己却不举,那岂不是太丢脸了。

      而对方女性来说,她真的会达到高潮吗﹖还是只有我自己觉得兴奋,而插入我的阳具到她体内而已。

      如果对方女性是一位水性阳花的女人就另当别论了,但是几年来,都因丈夫无法勃起,而守寡的女人,她本身就是一位贞洁的女性。

      如此贞洁的女性,只因为要治疗自己丈夫的性无能,而接受陌生男人的阴茎插入自己的秘处,相信她心内一定很苦吧。

      这种苦,即使未做时能忍受,但是到阴茎真的插入时,她能忍受吗?

      对于如此贞洁的女性,在被插入时,真会觉得爽快吗?我心中颇怀疑。

      如果女人怎幺玩都无法获得快感,那幺即使我在怎幺努力,也没法引发他先生的兴奋哦!如果这一切的结局不够美满,岂不是白搭吗?

      以前的春宫图中,强盗常把男人梆在柱子上,而在他的面前,玩弄他妻子,而丈夫无能为力保护自己的老婆,那种悲哀,我几乎都可以想像得出,当时我一直以为那是想像而已,没有想到世上真有这种事。

      但是,为了讨自己的丈夫高兴,而在丈夫面前和别的男人做爱,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思前想后,结果想打退堂鼓,陈明也没有积极地勤我,所以我把这件事当成是玩笑而已,后来也没有机会再问他,事情就不了了之。

      不过,后来我知道在这世界上男人之中,因为自己的妻子红杏出墙而偷窥者有之,还有利用外遇的妻子让对方感到满足,而相互交换性伴侣的例子。

      好像一间书局的老板,是拥有美丽妻子的男人,不幸他发觉妻子有了外遇。

      而对方竟是常出入他们家的医生,他想像得出他们逢场作戏的场所。

      而这个书局的主人,他虽对医生感到愤怒,他又没有办法,所以他想:偷偷打电话给尚不知情的医生太太,告诉他们幽会的地方,对方一定会半信半疑的去察看的。

      那书局的老板打电话给对方的太太后,自己还準备提供协助。

      当时,自然没有像现在有如此豪华的旅馆,只有一些用木板隔间,听得到隔壁声音的别墅,它是一间名称叫“温柔乡”的“纯粹租房”的别墅,书局的老板租下隔壁的房间,认为如此才能偷窥到一切。

      偷情的二人不知这件事,所以掩人耳目,偷偷来到“温柔乡”偷情,两人是慾火中烧,兴致勃勃,那红杏出墙的妻子,的确是一个大美人,她在自己喜爱的男人的怀抱中更加妖艳动人。

      书局的主人看得又嫉妒又兴奋,趁外遇之妻与医生在外幽会时,自己则先回家,他想知道妻子这次是如何编织藉口。

      他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但想起刚才看到他的妻子的媚态的情景,不但不太愤怒,而且不自觉地兴奋起来了…

      当我听到这件事时,觉得世间真是一样米养百种人。

      有男人希望看见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拥抱,还有像书局老板的那种男人…

      除此之外,世上还有哪一类型的饮食男女呢?应该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例子吧。

      但不管怎幺说,我已经碰到一个实例了,那是好友阿朱的口述。

      包先生,洋行高级职员,年轻时是个大情圣,但是他虽滥情,却不乱性。

      或者由于过分绅士风度的约束自己,美满婚姻后出现了严肃的问题:包夫妇互相拥抱时,竟不能勃起,他就是刚才提到的那种人,这种人可能视爱妻为女神,看到妻子和的别的男人作爱才会兴奋。

      雀屏中选者,正是我的好友朱先生。

      朱先生年轻时花名“猪高”,非常好色,所以有非常丰满的性经验,他看起来是猎艳高手,所以应该不会发生其他状况才对。

      包先生听闻朱先生的往事,于是特地跑到他上工处,看看他的长相与人品。

      结果,他认为如果选他,一定可以放心,于是经人介绍,委託朱先生担此大任。

      朱先生和我如此小心翼翼的作法不同,他爽快地答应了。

      他定好日子,特地去拜访包夫妇。

      这是某天早上发生的事。

      他去了,发现女工人带小孩去上学了,家中只剩下正在等他的包夫妇。

      包先生亲自出来迎接,他很高兴地招呼客人到屋内,当然不会马上谈到正题。

      “终于等到您了,请坐。”,他打开话匣子:“欢迎你到我家玩啊!”

      “我去铺个床。”包太太笑容可鞠,打过招呼,先离开了。

      这种对话方式,好像是在和一个按摩先生说话一样。

      丈夫三十七、八岁,太太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的样子。

      到了寝室,他的妻子好像要被人按摩似的,马上躺到床头上。

      她的老公包先生,坐在旁边,手放在膝盖上,一副观看医生为妻子医病的样子。

      朱先生虽是沙场老将,但也是第一次碰见这种事,所以无法随心所欲,根本无法勃起,因此面子全无。

      尽管是包夫妇特别拜託他的,而且在出手之前,就知道这家的男主人确实很可怜,但是当着他人的面,实在无法勃起,自己的面子也的确挂不住。

      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然后静静地掀开包太太的睡衣,观看着她的阴毛以及阴部的外形,让自己的眼睛吃冰淇淋。

      他再将她的双脚分开,他轻轻地爱抚她的阴部,而且将手指插入其中,她似乎感到相当愉悦。

      在这爱抚当中,朱先生的阴茎也膨胀起来了,他终于爬到包太太的肚子上。

      朱先生和我不同,算是相当大胆,而且充满自信,不像我考虑那幺多。

      但是,当自己的阴茎要插入她的阴门时,突然有一股不安袭了上来。

      虽是他们夫妻拜託他的,但是自己对这一对夫妻根本一无所知。

      虽然这不可能有任何陷阱,但是看到别的男人和自己的妻子性交,有可能一时突然发脾气,说不定自己的脑袋瓜反而不保呢!

      事情演变至此,的确是骑虎难下,朱先生虽感到不安,但仍然得继续进行下去。

      他爬上包太太的身体上,内心虽有点不自在,但仍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对方的阴道。

      进行到这时,基本上没有异样,但朱先生似乎有些性急,平常的性技巧并没有发挥出来,只是快速的摩擦之后,腰部就开始缓缓抽送着。

      包先生的太太,长久以来,得不到丈夫的慰藉,所以认为这样很好,但突然之间,她也变得慌乱。更何况,她丈夫在旁边好像在看戏一样,她真的会感到快感﹖

      女人的心很难摸清楚,但是欧阳太太看起来倒是非常爽快的。

      丈夫使用这种非常手段,无非是想得到刺激,没想到他妻子在做爱时,会感到如此愉快。

      他丈夫在旁边观看,到底有何感想,朱先生自然是不清楚,但他和包先生一谈,包先生便叫他不用客气,尽力而为,在那饥渴的性交下,她自然很快获得快感。

      因此,朱先生的耽心是多余的,丈夫只是一心一意观看他们性交。

      朱先生使包先生的妻子得到相当满足之后,自己也射精了,他从包先生的妻子身上下了来,他对一直在看的包先生说:“到此为止……”

      他说完,就要从包先生妻子身上爬下来时,突然腰部被人挟紧。

      在他身体另一方,包先生的妻子说道:“我可不可以舐你的……”

      妻子为了自己的丈夫,用力挟着朱先生的腰,脸看着他,她想舐他的阳具。

      朱先生没办法,只好露出已萎缩的阴茎,包先生的妻子则将它握在手中,像玩具般把玩着,然后放在口中开始舐了起来。

      她舐着刚刚才射精的阴茎,朱先生虽觉得痒,但也无法可想,只有忍耐,随她去玩了,如果是妻子对丈夫这幺做,表示他们玩得过瘾,而且如此引诱,丈夫有可能再度勃起的。

      果然,包夫妇接着也完成了一场好事。

      “谢谢你的帮忙,谢谢﹗”作为丈夫的包先生事后连生道谢。

      朱先生第一次受託与他人之妻当着她老公面前做爱,而且作丈夫的还道谢,真是难得的经验,他总算完成这件大工程,最后,他们还约好下次见面的日期才回家。

      后来才听说,这对夫妻使用这种手段并非第一次,在朱先生之前,他们也曾经找过其他公司年轻的职员来过了,但不知道这位年轻人与他们有何关係,因为朱先生并没有多嘴动问。

      不过,我想那人一定也是和朱先生一样,玩得很紧张吧。

      朱先生还告诉我,那个包先生的太太骑在丈夫之外的男人的身上,而且舐着他的阴茎,脸上非但无不悦的颜色,还表示了她的心的喜悦。

      包太太在与他人做爱之后,包先生受到充分刺激,就能勃起射精,但是,如果没有这幺做的话,他先生根本无法尽到做丈夫的义务。

      这种事很难令人想像得出,世界上竟有为了自己的丈夫,而将自己的身体交给其他男人的,若朱先生不是我的死党,我根本无法相信这种事的。

      朱先生是一位业余的摄影师,他有拍下自己做爱的镜头自娱,自从与包先生夫妇有过这种不寻常的交际之后,为了消除不安,于是他在和包太太做爱时,拍下他们做爱的姿势,以及包夫妇作爱的姿态等。

      他将沖洗好的照片拿去给包先生看,包先生非常高兴,以后只要看到照片,就可以和太太做爱了,但他们仍要求朱先生玩三P﹗

      之后,他们特别喜欢研究那些照片。

      朱先生有时会犹豫不决应採取何种姿势时……

      “怎样呢?”他看着包夫妇。

      “这个,很好啊!”包太太纤手玉指……

      她说甚幺,包先生都同意,那个镜头是,包太太张开大腿,并把屁股抬高的构图。

      到别人的家里,与别人的妻子,而且在他丈夫面前,将自己的私处完全裸露出来,有时觉得怪不安的。

      所以有时他很想带她到别处去,包先生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以后,你可以带她出去,我只要听我太太叙述就行了。”

      但是,这个计划并未实行。

      之后,朱先生虽然又到包先生家去过几次,但因为太太的阴部又不是极品鲍鱼,所以他感到厌倦,便不想去了。

      ~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