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雕外传9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处渺无人烟的荒郊稰稨穊称,嫣妪嫕嫳风乾泛白的黄土垄起,到处是一拱一拱光秃的小土丘
    摠摧摦摥,褊袆褕裬其中一处较大的土丘,遥遥可见五个人影。

    一名身披绿色斗蓬,扶桑浪人装扮,脸色苍白、清瘦的人,正在熊熊烈火中
    ,打着一把刀。

    四名接近十三、四岁的少年,在寒秋的清晨,仅着短袖薄衫,但豆大的汗珠
    ,却如雨一般不断滑落,将衣服都湿透。

    一名壮硕的少年,似乎有着天生神力,不时高高举起人头般大的铁锤,敲打
    浪人的刀,充满蛮力的每一击,都不偏不倚地敲在浪人指定的位置。

    这名少男的準头,来自「杨家一十六势枪法」,他的沈稳下盘,来自以「守
    」为主的「十三梦还」。

    一名肥嘟嘟的少年,正运着伤痕纍纍的双掌,哭丧着脸,满脸眼泪鼻涕,他
    负责「火」,不曾歇息的双掌,拾柴、断树、碎木,最后将每一块碎木扔到火炉
    之中。

    他的猛烈掌劲,来自「如来神掌」,他碎木的狠辣、诡异,来自「花、猿、
    蛇、犬」江湖四淫的奇术,以及东瀛武术名家「柳生」的家族武学。

    一名相当矮小的少年,负责火的旺盛,这个打造刀的火,并没有一般常见用
    来使火旺盛的「鼓风炉」,每当火舌忽然窜起,就是这名少年深吸一口常息之后
    ,所喝出之浊气,加上所劈出诡异的掌风。

    他的诡异掌风,是一部份的「如来神掌」,他的诡异身形,是一部份的「江
    湖四淫」之术,以及一部份的「十三梦还」、「十三梦杀」、以及「绝情刀剑」

    而第四位少年,他的汗流得最少,而且他还保持着倨傲的微笑。

    他很不应该汗流得最少,因为他是最累的一个。

    他头下脚上倒立着,双手紧紧握着剑柄,剑尖顶着地,乾而硬的黄土只吃进
    了一寸的剑身,他全身笔直,持续地均匀吐息,全身的重量,仅靠着剑尖支撑,
    朝天的双脚,脚尖上各放了一颗棋子。

    棋子,已稳稳在他倒立的脚上一整天了,都没有掉下来。

    「如来神掌」、「柳生家传」、「佐佐木小次郎光影蝴蝶刀法」、「宫本武
    藏双刀流」、「一刀流」、「杨家一十六势枪法」、「花、猿、蛇、犬」秘技、
    「十三梦杀」、「十三梦还」、「绝情刀剑」,他,通通不会。

    这名少年,悟性奇家,这些绝学,他通通学过,只是,通通忘了。

    毫无根基的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能将这些绝学融会贯通。

    每看到一招绝学,他就创出一招自己的招式。

    几个月前,他得到「刀剑浪子」──阿浪的一张羊皮卷,里面记载了阿浪所
    知道的所有绝学,这些绝学,其所属门派毫不相关,正邪参半,少年再聪明,也
    理不出头绪,他也不可能拥有武林四淫吸取他人功力的天赋。

    所以,他伙同三名好友,不断找寻阿浪的下落。

    当他找到阿浪时,阿浪在连续的血战中身亡,在阿浪尸首旁的,是一个清瘦
    、仅披一件绿色斗蓬遮蔽赤裸身躯的女子。

    这名女子当时眼神空洞、悲哀,虽然衣不蔽体,年龄又长自己许多,四名少
    年看着她,却一点非份之想都没有,只想好好的抱着她、安慰她,他们并不知道
    ,她正是王大人手下十三太保中,以「刀」闻名的「十二丸藏」,阿浪的尸首,
    正是她的杰作。

    四个少年不知道,偷偷跟在他们后面的二、三十个恶少、地痞也不知道,这
    些恶少原本是来抢夺四名少年所寻找的东西。

    当恶少们看到眼前赤裸的美丽女子,口水几乎流得一地,突然现身,擒住四
    名少年,并饿虎扑羊般地,猴急的扑向眼前猎物。

    倒立的少年,就是几个月前,当黄蓉问他名字,骄傲的答︰「有缘相见,何
    必言明,你们对我好,我知道,至于名字,『何足道』矣!何足道!」的那个少
    年,他,叫做「何足道」。

    当天的情景,何足道如今想来依然不寒而慄,一群丑陋的恶少扑向十二丸藏
    ,一开始,十二丸藏还没有任何反应,任十多个人摸索着自己的赤裸身躯,吸吮
    自己的乳房、粉臀、颈子、大腿、毛髮深处。

    没多久,就有一名恶少挺着肉棒,攻入眼前美女的花缝深处,一面抽插,一
    面丑恶的鬼叫,火热的肉棒,就在神秘的黑色丛林中不断进出。

    何足道永远忘不了那天,十二丸藏的眼神变化,他这辈子,绝不愿看到第二
    次这种眼神。

    一名恶少抚摸着十二丸藏的丰臀,看着花洞已被同伴佔据,摸到丰臀中心菊
    花肉洞,心中疯狂淫慾激起高昂的兴奋,挺起肉棒想直入肛门之中,但众人淫念
    高涨玩得忘情,十二丸藏赤裸身躯毫无秩序的乱摇乱摆,这名恶少一直未能如愿
    ,肉棒只不断戳弄着白嫩的丰臀。

    另两名恶少抚摸着十二丸藏的身躯,大口猛力的吸吮十二丸藏的乳房、亲吻
    十二丸藏的粉颈、绸缎般的背,也不忘亲啄几口吻软的嘴唇。

    空洞的眼神随着恶少的姦淫渐渐深邃,到了最后,是一种既阴且寒的秋瑟目
    光,冷酷的黑瞳透出诡异的杀气。

    对于怀中温软猎物的变化,十多个正忙着搜索美女胴体的恶少丝毫未觉,但
    原本吼叫阻止恶少们兽行的何足道等人,几乎被阴冷的目光窒息,完全发不出一
    丝一毫的声音。

    寒光一闪,三名恶少的背后突然各出现一个血洞,接着,三颗被切的千疮百
    孔的心脏从血洞中滚出来。

    荒郊一阵狂风佛来,三句尸首随风倒在土泥之中。

    死神来得快速,沈迷在淫慾之中的少年,完全无法感受突然来的血腥味是怎
    幺回事,肉棒紧紧插在十二丸藏花瓣中的少年,只觉得一阵黏腻的液体泼在自己
    脸上,手一抹,满手的鲜红。

    恶少这时紧张了,狂喊︰「血!血!」,双手随着叫喊声狂推,却发现身体
    似乎被紧紧吸住,完全不由自己控制。

    狂喊声未歇,几只金色蝴蝶光影,曼妙的飞翔舞姿翩翩婆娑在恶少之间,接
    着,惨叫声此起彼落,不论距十二丸藏远或者近,每一个恶少心口都出现一个血
    洞,心,也随之「碎了」。

    仅存四名恶少未死,但一身冷汗,命根子紧缩,方纔的淫慾早已飞向九天之
    外,这四名少年紧贴着十二丸藏的赤裸胴体,是原本抚摸十二丸藏乳房、抽插私
    处花瓣、抚摸臀部、亲吻细滑肌肤的四个人。

    四人的八手八腿,沾满血淋淋的红色,十二丸藏随身的三把刀都散在远方,
    方才杀人的「刀」,是四个人的双手与双脚。

    众恶少皆倒血泊之中,一股强大内劲突然从十二丸藏细瘦身体爆出,四名恶
    少身子被内劲猛撞弹出,各自在血、泥、石、草中飞沖翻滚,直到劲力消失,四
    人各在十二丸藏的十尺之外,口角淌血、不住的喘息。

    十二丸藏冷冷道︰「看在你们跟我有过肌肤之亲,你们的命我暂且留着,记
    得找个好师父练功,欠我的,我随时都会要你们还,去吧!」

    四恶少吃力的爬起,想用最快速度逃离,但双腿发软不听使唤,缓慢的爬着
    ,脸上充满着恐惧与泪水。

    当何足道等四人鬆去束缚,就将阿浪记载武学的羊皮卷交给十二丸藏,十二
    丸藏看着羊皮卷内容,脸上不自觉一阵阵的笑意,最后,冷冷的道︰「要死,要
    钱,还是要当我徒弟?」

    所以,这几个月来,四人辛勤的练功,一些诡异、经融合淬炼的武学。

    其中天资最佳的,就属何足道。

    他完全学会了羊皮卷和十二丸藏的武学,又全部都忘了,内功根基不深,却
    创造了自己练内功的法门,与自己的剑法。

    而十二丸藏,就在某一天哈哈长笑之后,将随身两长一短的刀,全部打断,
    拿着碎断的刀身,叫四名徒弟帮他「打刀」,一把新的刀。

    这一天,夕阳西下,「刀」也完成。

    随着夕阳,多条长影围住土丘上的五人,一个显然功力深湛的声音道︰「师
    妹,好久不见了,还记得师兄吗?」

    十二丸藏冷笑︰「你终于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苦,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好
    师兄,柳生常吾。」

    一全身白衣的男子由人影之中走出,笑道︰「是啊,好想念你美妙的肉体,
    真想好好抱抱你,可惜听说你最近变得好兇悍,师兄好怕呢!」

    十二丸藏瞥了瞥附近人影,道︰「师兄对付小妹,还派出这幺多帮手,太小
    家子气了吧!」

    柳生常吾道︰「那儿的话,中原古谚,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些是我到中原后
    认识的朋友,『万色楼』的朋友。」

    十二丸藏听到『万色楼』不禁眉头一皱,转头望了望,接着,回复冷冷的面
    容,道︰「还好,大当家『女菩萨』似乎没来。」

    柳生常吾道︰「一到万色楼,一番考验,我就取得四当家的地位,四当家以
    下的三十名当家我都可以驱使,所以啦,除了女菩萨、黑修罗、金虹状元三大当
    家外,所有的当家我都请来了,毕竟,你可是十三太保中的首席杀手。」

    十二丸藏道︰「承蒙看得起,师妹不过是当年师兄您的手下败将,还惨遭您
    的『宠幸』,竟然还以如此阵仗对付。」

    柳生常吾笑道︰「此言差矣,他们只是帮我围住你,免得你逃跑,让你好好
    作我试刀工具。」

    十二丸藏闷哼一声︰「哼,贺喜师兄,看来师兄武功又有精进。」

    柳生常吾道︰「好说好说,柳生家绝技我已全部学全,『武神』宫本武藏的
    武技我也融会贯通,加上我们攻破一刀流、千叶流、佐佐木小次郎后得了不少武
    学经典,我这个柳生家百年难见的天才,当然创出另一番武学天地。」

    柳生常吾说罢,突然一长一短的刀出现在双手,大字张开的双臂,明显的藏
    着另外两柄刀,刀意瞬间满于利刃刀锋,盈盈杀气使得身旁草木几乎更显萧索。

    柳生常吾笑道︰「我可以同时使四把夺命之刀,这可拜你千叶流梦之终章─
    ─『十三梦舞』所赐,这就是你所未学到的──第二梦舞『狂刀之舞』。」

    好好的天气突然一声闷雷,轰然之后,两条浪人人影迅速飞越、跳跃、交错
    ,每一次十二丸藏接近战斗圈外,就被圈外由『万色楼』布成的圈圈给逼回。

    刀剑交击之声不绝于耳,柳生常吾长笑落地︰「师妹,你不过如此而已嘛,
    看来,愚兄又可以好好与你温存一番,这一次,我可要废了你的筋脉,让你永远
    作我跨下巨物的禁脔。」

    柳生常吾的笑容突然僵住,因为他发现,所有的『万色楼』当家都只是『站
    』在那里,他们,全都毙命,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方向的致命创伤。

    而他们死亡的时间,当然就是自己与十二丸藏战斗时,接近当家他们所形成
    防卫圈的时候,而十二丸藏怎幺出手,他却完全一无所知。

    柳生常吾寒发直竖,涓流冷汗从法纪缓缓而下,使尽全力,使出「第六梦舞
    」──千手佛舞,千手幻化的佛手,同时带动使出柳生、宫本武藏、佐佐木小次
    郎、依刀流四家都最强绝招,攻向十二丸藏。

    十二丸藏突然伏身收刀,忽然如迅雷般弹起,「拔刀」,刀流星般穿越『千
    手佛舞』。

    柳生常吾倒地,身上出现九个拳头大小般的血洞,十二丸藏看着面前尸首,
    道︰「有用的招数,一把刀就够了,这是我自创『拔刀术──九龙斩』。」

    十二丸藏回头看着四个徒儿,道︰「此劣种的出现、死亡,代表东瀛想取我
    性命的力量已经不足为惧,我要回东瀛去了,你们四人,好自为之,下山第一件
    事,记得,杀了那四人。」

    何足道等四人伏身叩首︰「是,师父,谢师父,送师父。」

    十二丸藏走了几步,回身道︰「中原群侠被关在原郭靖住处,有能力的话,
    去救他们出来,还有,永远,不准告诉别人你们的师父是谁。」

    十二丸藏远去,离开这个腥风血雨之处,他的行囊,包含着一个骨灰盆,他
    去向一个充满未知的海岛,他的舞台,在天涯的另一个角落开始。
    二、吃、喝、玩、乐

    万旗随风漫天飞扬,鼓锣声号震天乱响,三百多人的将官队伍,护着中间一
    顶红轿,红轿两旁有着两个随行侍从,一名身壮而老迈,正是「十一太保」方十
    一,而另一名侍从,则全身黑色劲装、黑巾蒙脸,只露出一对硕大却失神的双眼
    ,队伍耀武扬威的走着,由吕常德的太守府,走向原郭靖的住处──「十三太保
    圣火神殿」。

    「刀不使二」十二太保──十二丸藏失蹤,只在郊外找到一具遭快刀重创多
    处,胸口还开了个拳头般大小血洞的尸首,尸首的名字,当然就是「刀剑浪子」
    阿浪,也就是遭多方追杀的「蛇妖」蛇项言。

    距阿浪尸首不远处,原本要被阿浪取而代之的「十三太保」,十三梦郎,惨
    不忍睹的尸首,血肉碎片、白骨混杂在烂泥杂草之间。

    「九太保」、「十太保」,程遥迦与「要命阎王」才第十是两颗暗棋,暗棋
    ,当然安置在适当的地方,所以,他们没有跟着轿子。

    王大人一到了「十三太保圣火神殿」,拖着肥胖身躯走入大厅,甫一坐定,
    马上大叫︰「十一,你给我滚过来!」

    方十一老脸将皱纹挤出谄媚的笑容,道︰「大人,有何吩咐?」

    王大人道︰「探子回报的怎样?你这个武林字典是吃屎的?!一点消息都没
    有?」

    方十一道︰「大人息怒,小的这次可有相当的成果秉告。」

    王大人道︰「还不快说!」

    方十一对随身侍从比了个手势,两名大汉马上走到方十一的身旁,方十一此
    时道︰「七太副、八太副,你们说说查到的资料。」

    其中一人说道︰「神眼──莫是非报告,最近曾查到一名样貌似十二太保的
    男子,在东郊外山区出现,身带三柄刀,还带着一约莫十二、十三岁的少年,每
    日早晨必到东郊小村买些米粮,也曾有人看见这男子在教那名少年练功。」

    另一人说道︰「狗鼻犬耳──蔡狼报告,将我们『一、二、三、四、五』五
    个暗杀团尽数狙杀的人,我们已掌握相当可靠的线索,证实是两方不同人马,一
    方可能与最近迁出终南山的全真教众有关,而另一方已查明是最近新窜起的少年
    高手,属古墓派的杨过。」

    王大人皱眉道︰「然后呢?就这样?」

    蔡狼道︰「杨过行蹤飘忽不定,尚未查得蹤迹,而全真余众,十一太保方大
    人,已经找全真七子之孙不二的关门弟子九太保──程遥迦大人,去引开全真五
    子,十太保──才第十大人去缠住重伤未癒的千仞,另外派遣最强悍的十一、十
    二、十三暗杀亲卫队去收拾全真教众」

    王大人微笑道︰「很好,作得像与我们官方一点关係也没有。」

    方十一道︰「但,大人,有一批老友可能要来拜访我们,已在城郊发现他们
    的蹤迹。」

    王大人道︰「谁?」

    方十一道︰「据探子回报,有三批人马,第一批带头是一名白衣长袍老人,
    一到城郊,就将五个大铁锅起?,锅一热,带头的老人以极快的速度同时『开锅
    盖』、『过油』、『爆香』、『切菜』、『料理』、『盖锅盖』,当五个锅子再
    次开盖时,五个锅子竟然各煮出『佛跳墙』、『广州炒饭』、『回锅肉』、『烧
    熊掌』、『生炒牛河』五道菜」

    王大人听罢大惊︰「饕餮功!是饕餮公这个死老太监。」

    方十一道︰「不错,正是饕餮千岁,宫中首席名厨。」

    王大人道︰「这幺说来,另两方人马应是『複姓公子』与『万色楼』?」

    方十一道︰「是!」

    王大人沈吟道︰「这下可好,吃、喝、玩、乐都到齐了。」

    宋代皇室积弱不振,而先天不良的皇室血脉,从也不思振作,整日沈溺于弄
    臣安排的娱乐之中,臣子久而久之,也在谄媚献殷勤中明争暗斗,残忍的宫廷游
    戏鲜血暗流成河,最后呈现四个最有势力的集团,互相僵持不下,表面上呈现均
    势的祥和,而四方的明争暗斗却没有一天歇息过。

    这四个势力,正是「吃、喝、玩、乐」。

    另外三股势力突然于此时来到,背后代表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

    此时突然门外一声「报!」

    方十一道︰「探子急报,定有大事」,回头看王大人,王大人却正陷入沈思
    ,似乎未听见自己说的话,方十一只好再道︰「宣进来!」

    只见「十年棺材」才第十消瘦的身躯,全身冒汗、双腿发抖的迈入大厅。

    才第十这副模样是有原因的,他身上扛着三十五具尸体,尸体一具叠着一具
    牢牢绑着,也绑在才第十的肩、背上,一入大厅,才第十软瘫于地,三十五具尸
    体跟着摔落地面。

    方十一道︰「十一、十二、十三亲卫队阵亡?!」

    方十一蹲下扶起才第十的肩膀,道︰「你怎幺了,谁打伤你?!谁灭了暗杀
    团?」

    才第十虚弱的呻吟︰「水……水……」

    方十一急的猛摇才第十的肩头︰「水什幺水?!到底怎幺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