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诅咒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前言:我不反对转贴,不过,有三不政策:

    「原来这就是雷菲斯神殿呀!」

    少女露出景仰的表情,认真地看着这座佔据了几乎整座山的神殿。

    少女﹍﹍咦?她的身量并不高,只有一米半左右,长长的紫色头髮,垂到腰间,在阳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光泽。眼睛也是紫色的,水汪汪的嵌在白晰的脸上。耳朵和平常人不一样,上头是尖的。她的下巴略显尖削,小小的嘴唇往上翘起,脸上线条柔和,显示这位少女自幼并未受到什幺磨难。

    这是一个精灵族的少女。精灵族和人类几乎一样,只是他们普遍比较瘦小,力气也不大,但是他们在精神方面的修练和宇宙能量的掌握,远远超过人类。精灵一旦和元素精灵定下契约,就能够使用元素的能量,甚至扭转大自然的规律。

    不过人类受到神的眷顾,也不乏才智之士,用着炽热的信仰之心,得到雷菲斯女神的神力,用神圣的力量,为这个世界执行医疗,去邪,祈福等等的神务。雷菲斯神殿的修士们,就是把自己交给雷菲斯女神,然后对世人奉献的神职人员。

    雷菲斯女神是慈悲的。所以,修士严禁杀人。他们的职志,就是保护善良的人远离痛苦,让他们脱离邪恶的掌握。至于要惩罚恶人,那是骑士们的事,不是修士们的工作。

    有人开玩笑说,人类和精灵族说不定是同一个祖先而来,因为灵力特质不同,才会发展出不同的种族。大地上最负盛名的考古学家,鲁伯,就坚持这种想法。

    「人类和精灵族,一定都是神的后裔。唯有神的后裔,才有办法驾驭神的伟大力量。」

    由于两族的类似,所以两族之间的往来也颇为频繁。

    「小姑娘,你有什幺事吗?」

    一位年约三十的修士,看这位精灵族少女在山门口东张西望,忍不住问道。

    「这位弟兄你好。」

    精灵族少女双手合十,恭敬地说道:

    「请问比纳修士在吗?」

    「喔﹍﹍姑娘是比纳的朋友吗?」

    「不是不是啦﹍﹍我只是久闻他「神的左手」的大名,想来看看这位被誉为可能将是最年轻大祭司的修士。」

    「比纳随着神圣十字军去和魔族作战了。」

    「噢﹍﹍」

    少女眼神一黯,嘟起嘴来,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修士看到少女左胸前的徽章,突然神色一变,颤声道:

    「太古魔术研究院﹍﹍﹍你是﹍﹍」

    「我是精灵族的凯娜,现在正在太古魔术研究院游学,吸收一点人类在太古魔术的精华,来和我族自己的魔法切磋。现在正在放春假,所以来这里开开眼界。毕竟,雷菲斯神殿的大名如雷贯耳,尤其比纳修士,听说没有什幺恶灵难得倒他的,有人说他根本就是圣徒转世下凡的,是不是真的啊?」

    修士鬆了一口气,喃喃道:

    「还好不是院长﹍﹍我也太敏感了。」

    「您在说什幺?」

    「呃﹍﹍没什幺。凯娜﹍﹍欸,你是不是精灵王的二公主?」

    「是啊,您怎幺知道的?」

    「久闻精灵王的二公主秀外慧中,蕙质兰心,有一颗善良的心。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凯娜被修士一讚,脸儿整个红起来,双手在身前扭来扭去,嚅诺道:

    「没有啦﹍﹍我﹍﹍」

    突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摔到离两人十多步旁的空地,发出轰然巨响。

    正在说话的两人吓了一大跳,一起转头看这那东西。那是一条白龙,身长约两公尺,两翼张开约有四公尺。白色的身上有很多锐器伤,正流着粉红色的血。一摔到地上,勉力地抬头看到两人,忽然眼睛一闭,昏过去了。

    「啊!这头白龙受到很重的伤啊,修士叔叔,快点救牠啊!」

    「好!喂,我才三十岁,不要叫我叔叔,我叫波特。」

    修士合起双手,闭目道:

    「雷菲斯神啊,请赐予您僕人力量,用您的慈悲,让这只龙脱离痛苦吧﹍﹍」

    由修士的双拳中,透出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把白龙笼罩在其中。一会儿之后,粉红色的血渐渐凝固,伤口渐渐收口。

    突然,光幕一暗,凯娜回头一看波特,只见他脸色惨白,冷汗直冒,身体摇摇欲坠。赶忙抢上前去扶助他,一面叠声问道:

    「怎幺啦,你还好吧?」

    「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这龙的伤实在太重了,我看要把牠移到神殿里,请众家弟兄一起帮忙才行。」

    「好,交给我。你先休息一下。」

    凯娜转身面向空地的另一面,闭起双眼,双手合成山型置于额前,口中念道:

    「土的精灵啊!请遵从我们的契约,助我一臂之力!GOLEM!」

    随着凯娜的大喝一声,大地突然开始震动。在凯娜身旁的空地突然裂开一个缝隙,从地底伸出一只手,把地面往两边一推,一个土石堆成的巨像从地里冒出头来

    ,然后迟钝地跨出地面。

    「GOLEM!把这只白龙和这位修士抱起来,跟我走。」

    「你今天看起来好多了!」

    凯娜欢声道,一把抱住了白龙长长的脖子。白龙看到凯娜,也把大头靠到凯娜的头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这里是雷菲斯神殿后方的马廄旁边的空地。由于白龙身量太大,塞不进马廄里,只好在旁边搭个棚子,让他在里面休息静养。

    龙是很少见的生物,神圣十字军里面,有一个龙骑士团,也不过二十来只飞龙而已。由于飞龙少见,战斗力又强,机动性高,又耐砍,所以,龙骑士团虽然只有二十多人,但是,在神圣十字军里面可是很神气的军种,专门执行制空任务。不过,那些飞龙都是由专人饲养繁殖,绝对不容它们到处乱飞的。这只白龙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还真是颇费思量。

    看到当初身上的伤,凯娜还以为是哪一位龙骑士的坐骑,在作战的时候,和主人一起身陷险境,以致身上多处锐器伤;但是,后来打听了一下,发现龙骑士团里面根本没有白色的龙。这只龙到底从哪里来的呢?

    「雷菲斯神殿的修士们果然不凡。看来他们能活死人,肉白骨的传说真不是盖的。」

    凯娜一面摸着白龙的大头,一面说。

    白龙微微点头。

    「喔,龙龙你也这样想吗?咈咈,不知道那个修士之首比纳,到底厉害到什幺程度,能被称为『神的左手』?」

    白龙的眉头皱起来。

    「龙龙!怎幺每次我叫你的时候,你就皱眉头?难道﹍﹍你不喜欢这个名字?」

    「##$%#@#﹍﹍」

    白龙瞪着凯娜,口里发出一连串呼噜声。

    「我觉得龙龙很好听啊!」

    凯娜一面说着,一面嘟起小小的嘴。鲜红的嘴唇在阳光下反射着豔丽的光泽。随着嘟嘴而在凯娜小鼻子上出现的小细纹,使得小小的脸蛋变得非常可爱。

    白龙一呆,随即摇摇头,把头放回地上休息。

    凯娜摸摸白龙的头,说道:

    「龙龙,你的伤快好了,如果你的伤好了,可不可以让我骑在你身上,我从好久以前就想要到天上去看看。好不好嘛?」

    白龙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棒喔,龙龙最棒了!」

    凯娜俯下头来,高兴地在白龙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白龙脸上彷彿闪过一道红晕。

    「你们两个感情很好啊!」

    「波特叔叔!」

    波特走过来,伸出右手作势要K凯娜:

    「我说过不要叫我叔叔,我今年才三十岁!」

    「好嘛!」

    凯娜笑着跳开。

    白龙把放在地上的头抬起来,看着波特,嘴里低声吼叫。

    波特上前,仔细地检视白龙的伤口。白龙把头亲热地在波特的肩膀上磨来磨去。这时凯娜又嘟起嘴吧。

    「臭龙龙,照顾你我也有分,也不见你对我好一点!」

    波特摸摸白龙的头,对凯娜笑道:

    「不要常常嘟嘴吧!这样会变丑的。其实我一见到白龙,就觉得他好像很熟悉,尤其他的眼神,我一定有在哪里看过。其实我看过的龙不多,怎幺会都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看过牠?啊,对了,有一封妳的魔法传书,给妳。」

    波特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凯娜。凯娜打开一看,突然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

    「怎幺啦?」

    波特关心地问道。

    「魔族﹍﹍的不死军团攻佔了我们的魔法图书馆总馆﹍﹍馆长身陷重围之际,还不忘发信给我,叫我千万不要回去那边﹍﹍不行!我一定要回去救他!」

    凯娜突然从地上弹起来,往前狂奔。波特来不及拉住她,一眨眼凯娜已经奔出数十步了。

    白龙突然发出一声清啸,张开双翅,沖天而起,往凯娜的方向飞去。

    这时,波特才来得及发出大喊:

    凯娜坐在白龙的背上,两眼一直望着前方。风声在耳边呼啸,阳光高照,大地一片宁静。可是,虽然她一直嚮往能飞到空中尽情浏览世界美丽的风光,但是现在她一点心情都没有。

    「好龙龙,能不能在飞快一点?」

    凯娜压低上身,靠近白龙的大头喊着。

    白龙一声清吟,又加快了速度。风刮得凯娜都快睁不开眼睛了。

    突然,白龙身子一侧,避过了一道剑气,害得凯娜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她定睛望下一看,原来图书馆已经到了,一个身穿盔甲的男子,正在抬头望着她们。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凯娜彷彿还是能看到那人两道比剑还冷的目光。

    旁边还有一大队骷髅战士,正缓慢地拿出弓箭,準备向她们攻击。这就是盛名早具的魔族不死军团,是由阴气锺毓的不死者所组成。不死者包括了骷髅、僵尸、狼人、吸血鬼等等,不过,休噶尔嫌僵尸行动太缓慢,而狼人要满月才能发挥力量,吸血鬼则要晚上才能出现,所以,他的不死军团全由骷髅组成。

    弓弦响起,箭矢雨一般地向上飞来。白龙在箭雨里穿梭,往天空更高处飞去,直到箭射不到的地方。

    「风的精灵啊,请遵守我们的契约,助我一臂之力!风之龙!」

    凯娜伸出右手,食中二指合併,在鼻前画出一圈。随着她的喝声,从白龙前面出现了一条黑色的气漩,把射来的箭都捲入其中,向着下方的不死兵团狂飙而去。

    这些不死者,不论受到什幺伤害,都能够在第一时间里,用身体残留的部分继续作战。常常看到剩下半个头,甚至没有头的骨骸,只要手还连在身上(也许该说骨架上),就能继续作战,所以,这些不死者做为敌人,实在是很令人头痛。要解决它们,一是由神职人员以神的力量净化它们的阴气,阴气一离体,这些不死者马上化为枯骨一堆;另一个方法,就是把他们完全粉碎,再也凑不起来。

    凯娜不是神职人员,只好用后一种方法。只见骷髅士兵被捲入狂号的龙捲风里,互相碰撞,骨头碎得根本分辨不出原来是哪一部份。这个龙捲风夹着毁天灭地的威势,一直往前,向着休噶尔奔去。

    休噶尔并不躲避,只是冷冷地看着龙捲风发出刺耳的怒吼直奔自己而来。眼看着龙捲风完全把休噶尔完全吞入,凯娜发出一声欢呼。白龙盘旋了一下,向着村庄的建筑物飞去。

    蓦地,黑色的怒龙里射出好几道光芒。光芒迅速融合成一片,突然亮度大盛,把龙捲风划成两半。余光直冲霄瀚,白龙怪叫一声,被黄光扫中右翼,登时鲜血迸射,无法再维持飞行,伴着凯娜的一声声尖叫,向下降落。

    黑色的巨龙被割成两半之后,失去了旋转的力量,歪七扭八地向旁捲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空气中。休噶尔把神定气闲地把长剑收回腰间,大步往凯娜掉落的方向走去。

    「痛死了!龙龙,你还好吧?」

    凯娜抚着全身的骨节,挣扎着爬起身来。白龙在下降时,成为凯娜的垫子,现在正昏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望着慢慢走过来的休噶尔,凯娜一咬牙,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双手在胸前做火焰翻飞状,大喝道:

    「火的精灵,请遵守我们的契约,助我一臂之力!火之箭!」

    一条火舌由双手之间向前标射,捲向休噶尔,一时之间火焰沖天,把休噶尔整个人包围在火场之中。

    「这次看你还死不死!」

    凯娜嘴里喃喃咒骂,正準备转身详细察看白龙的伤势,但是眼角的所见让她全身僵硬。

    在沖天的火舌里,一道黑色的人影,缓慢,但是坚定的朝着凯娜走来。

    凯娜额头冒出冷汗,背脊彷彿被冰水浸湿地发凉。

    「这个人,难道真的是不死之身?﹍﹍﹍」

    凯娜的手不禁开始发抖。刚才的两发魔法攻击,都是使用她所学的最高级的魔法,粉碎了很多小兵,但是,为什幺对休噶尔一点用都没有?难道自己的程度这幺低,连让他受一点伤都没办法?

    「呵呵呵﹍﹍小姐,你好像很疑惑啊。」

    休噶尔已经穿过火墙,来到凯娜不远的前面站定。他身上的盔甲在日光下闪闪发光,一点也没有损害的迹象。

    「看妳一副吃惊的样子,让你长长见识吧。我身上穿的是由魔界名匠隆?贝多芬所打造的「剑之魔铠」,可以阻隔一切魔法的攻击,对于我这样一个不会魔法的剑士来说,是最重要的宝物。有了它,我可以说天下无敌了。哈哈哈﹍﹍果然没错,妳是二公主凯娜。这回真是钓到一条大鱼了。」

    休噶尔看着凯娜无力地坐倒在地上,冷冷的继续说道:

    「我军发现这个森林里的小镇,怎幺有那幺多魔法流量,每天将近 20GB,就知道一定有问题。果然没错,原来这是精灵族藏书的地方。我想,妳可以叫我神奇的网管人员吧。哈哈哈﹍﹍现在居然连精灵王的二公主也落入我的手中,精灵族归顺魔族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凯娜奋力地站起身来,眼里透露出另一波的斗志。但是,休噶尔只是嘲弄般地撇撇嘴角,说道;

    「公主,请您先看看背后,不要太冲动了。」

    凯娜回头一看,顿时觉得刚才背上冒出的冷汗一下子全结成冰了。原来,魔法图书馆的院长和一些其他的精灵,被绑在总馆的屋顶,一支又一支的十字架上,每个被绑住的精灵都是神情萎靡,口中被塞住破布,以防止他们发出魔法的攻击。

    凯娜仔细一看,院长脸色苍白,衣衫经过挣扎,有一些些破烂。但是,身上看来没有伤。看到这里,凯娜鬆了一口气,又觉得身上摔的地方又开始隐隐做痛起来。

    「你最好把我们都放了,否则父王不会放过你的!」

    凯娜强忍酸痛,挺起胸膛,装出恶狠很的声音说道。

    「凯娜公主真是幽默啊!」休噶尔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凯娜看得一呆。那眼神,好像万里晴空一样的清澈,彷彿不含一丝杂质。仔细一看,这个男子还真是高大,但是并不笨重,脸上的线条犹如刀刻的一样清楚,深邃的双眼藏在高挺的鼻子旁边,两条粗眉向上扬起,更衬得两眼炯炯有神。看得凯娜不禁一呆,随即想起,这不是讚赏敌人帅的时候,不禁摇摇头。

    休噶尔也在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公主。紫色的长髮散了一地,娇弱的小身躯半伏在地上,两个紫色的眼睛正怔怔地看着自己。突然脸上飞过一抹红晕,垂下头去,模样娇羞无限,休噶尔下腹马上觉得一团火起。

    「放了你们全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

    「不过什幺?」

    凯娜听到休噶尔语气似有转寰余地,又抬起头来看着他。

    「其实,只要留下你就可以抵全部的人了。只要妳能让我高兴,就算把他们全都放了那又何妨?」

    「你﹍﹍﹍」

    凯娜犹豫了一下。说实在的,要让休噶尔高兴的方法,她大概知道是怎幺一个意思;但是,要她在阳光之下答应,始终是缺乏勇气。

    「不答应也可以。反正我说过,留下你一个人就可以了。那些俘虏累赘得很,不如一口气全杀了!」

    「不───!」

    凯娜发出一声尖叫,两眼含泪地看着被绑在屋顶的那些精灵们。经过一番内心挣扎,终于点头答应。

    「哈哈哈──公主慈悲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好,来这里。」

    凯娜一咬牙,来到休噶尔的面前。

    「来,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让我看看尊贵的公主,身体是不是也是一样地尊贵?」

    凯娜全身僵硬,一动也不动。脸儿涨得通红。

    「喂,快一点!我可没时间和你穷磨菇!」

    凯娜一咬牙,下定决心,脱下了外衣,露出了里面一片布片围成的内衣。这个布片是四方形的,上面角落有细绳绑在脖子上,布片中间有绳子绑在腰际,而下面没有绳子固定,下摆在风中飘扬,露出了丰润的大腿。

    凯娜可怜兮兮地把双手放在胸前,瑟缩地看着休噶尔。休噶尔面如磐石,目如冷星,丝毫不为所动,右手伸到腰际,手按剑柄。

    凯娜不得已,终于缓慢地把手伸到腰际,解开了绳结;再把手伸到脖子后面,解开了上面的绳结。白色的内衣就这样掉落地上。

    休噶尔从地上的内衣,缓缓地把眼光往上游移。白晰纤细的小腿,圆润的大腿,然后﹍﹍是凯娜的左手。然后是小巧可爱的肚脐,好像迎风摇曳一般的小蛮腰,小巧但是尖挺的乳房,被右手遮住。然后是修长的脖子,紫色的长髮,和别过头去的脸。白晰的皮肤,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

    「那幺,请尊贵的公主跪下来,好好的用嘴服侍我的小儿子吧。」

    说着,休噶尔解开下甲,高耸的阳具简直就是跳出来的一样,彷彿要诉说得到自由的高兴似的,在空气中颤抖着。

    「这种事﹍﹍,我﹍﹍﹍」

    凯娜一看到阳具,厌恶地把头别到左肩处。从来没有看过男人的器具,想不到第一次看到,却是在这种情形下。

    「快一点,我的耐性不好,我数到三,一﹍﹍二﹍﹍」

    凯娜没法子,只好跪下来,用手捧起那家伙。

    「要赶快让我的小儿子高兴哪,否则我不会放那些精灵走的。」

    凯娜含着眼泪,终于还是把休噶尔的阳具含入口中。一股男人独特的腥味马上冲入她的口腔,刺激着她的黏膜。

    「美丽的公主啊,赶快用你尊贵的嘴巴,让我高兴高兴啊。哈哈﹍─」

    凯娜笨拙地舔着休噶尔昂然抬头的阳具,就像舔着棒棒糖一样。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要怎幺作,只好像舔棒棒糖一样地舔着。虽然全无技巧可言,但是看着凯娜认真地用小舌头舔弄着自己的阳具,休噶尔还是很快地兴奋起来。充血的阳具比刚才更加坚硬。

    「看来你真的没有经验啊。要把整根放到嘴里!」

    休噶尔突然一挺腰,把阳具送到凯娜的嘴里。凯娜没有防备,被一家伙刺到咽喉,忍不住噁心的感觉,开始咳嗽起来。

    「喂!怎幺啦,好好握住,用心的弄!给我小心一点。」

    两行泪水从凯娜的脸上滴到地上。气得想一口咬下休噶尔的阳具。可是,口中塞着东西,没办法念咒语,怎幺办呢?

    「怎幺样,不是我自夸,我的家伙可是数一数二的啊。妳高不高兴啊?浪叫几声来听听吧。哈哈。」

    凯娜一面用手抚摸着休噶尔的阴囊,一面吸着休噶尔的砲身,一面说:

    休噶尔听着凯娜忽高忽低,不成熟的浪叫声,虽然觉得精灵族的浪叫声未免有点奇怪,但是下体沈醉在温暖的酥麻感,心中沈醉在征服的成就感里,一时管不了那幺多。突然凯娜两手用力抓住自己的铁砲,嘴巴猛地离开砲管,心里立刻觉得不对。只听得凯娜大喊:

    「火之箭!」

    「啊﹍﹍」

    休噶尔不愧是不死军团的军团长,在这个紧急状况下发挥了他惊人的反应力,只见他猛然扭腰,沾满口水的阳具从凯娜手中脱出,然后往旁边旋转窜出。但是还是来不及了,虽然身体并未被火箭贯穿,但只见他轰然落地,双手摀住下身,在地上翻滚,不住发出惨叫声,显见受伤不轻。

    不晓得凯娜在这种情形还能唸出咒文,下甲又已经脱去,没有了防护魔法的能力,休噶尔这个伤受得不轻啊。要不是逃得快,从这幺近的距离被火之箭打中,下体可能要开一个洞了。

    凯娜本来打算一发咒文打穿休噶尔,那幺不死者没有人驱动,就可以慢慢去解救族人了。谁知休噶尔反应实在出乎意料地快,阳具又滑,没能抓住,让他逃脱开去。本来以为失败了,但是看到休噶尔在地上哀嚎,心中一喜,知道虽然没有正中,可是有打中,只可惜不知休噶尔伤得多重。正要站起身来,给休噶尔最后一击,岂知一站起来,顿觉一阵头晕,又坐倒回地上。心中暗恨自己的魔法力已经用尽,不由得大口喘气,想争取时间,回复一些魔法力。

    休噶尔拔出长剑,以剑拄地,左手按住下腹的伤口,挣扎着想站起来。由命根子传来的剧痛使得他急怒攻心,但是,撑住身子的长剑,硬是没办法让他站起来。

    骷髅士兵没有休噶尔的命令,都站在旁边不动;精灵们儘管目眦尽裂,但苦于被绑在木架上,动弹不得;而白龙刚才落地时在下方作肉垫保护了凯娜,到现在还没醒过来。现场陷入了奇妙的平衡,只听到凯娜的喘息声和休噶尔的咬牙呻吟声。谁能先回复一点气力,谁就能取得绝对的主导权。

    休噶尔咬牙往怀理一掏,拿出了一把药草。凯娜一见心胆俱裂,拼命地想聚集魔法力。可惜刚才的一击,用完了所有魔法力,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休噶尔把草药嚼碎,敷在伤口上。这里的药草效果神速,在一回合的时间,休噶尔的生命点数就恢复了 150 点。

    只见休噶尔终于成功地用右手的长剑当作柺杖站了起来。凯娜一时万念俱灰只好闭目等死。

    「该死的东西!好在战士在作战时候一定会带药草,不然老子的子孙根不就报销了!」

    休噶尔恨恨地说着,一面对着他的亲兵吼道:

    「把那个该死的公主放到龙身上去,让龙肏死她!」

    凯娜本来闭目等死,闻言不由得尖叫一声:

    「不要!」

    但是骷髅士兵才不管她,轻易地就把凯娜提起来,两三下就把凯娜的衣服撕得精光。白晰的肌肤暴露在日光之下,但是凯娜连遮掩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让紫色的头髮垂在丰满的胸前。

    一个骷髅士兵把白龙的阳具找出来,另外两个提着凯娜的士兵,毫不犹豫地把凯娜丢到上面。

    「啊!」

    比儿臂还粗的龙根,抵在凯娜的蜜洞口,凯娜只觉得下体好像要裂成两半,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

    休噶尔凶性毕露,一挥右手长剑,一道剑气随手而出,在二十公尺外总馆顶楼的院长应声身首异处。

    「哇!不要!」

    凯娜看见鲜血从院长的脖子喷射而出,在阳光下好像一道红色的喷泉,不由得大声尖叫。

    「闭嘴!对你客气你当福气,给你脸你不要脸!你给我乖乖的弄,白龙不射精,我每隔两分钟杀一个人!」

    休噶尔红着眼,瞪着凯娜,恨恨地说道。

    凯娜几曾看过如此恶人,吓得不敢说话,只好拖着两行眼泪,艰难地把蜜洞往白龙的巨砲上压下去。

    白龙的龙根,也是白色的,只有在前端,露出深紫色的龟头,形成很鲜豔的对比。凯娜空出一只手来,想要把龙根扶正;但是龙根经过刚才一阵乱搞,已经很有精神地站起来。

    凯娜低头一看,乖乖,一只手还没办法握住,白色的表皮,青筋盘错,紫色的前端,就有她一个巴掌那幺大,充满弹性又坚硬似铁,这要怎幺办事好呢?

    突然空气一寒,凯娜骇然抬头一看,另一个族人又应声断头,连闷哼都来不及发出来。不由得悲鸣道:

    「不要杀了,我正在作啊!不要再杀人了!」

    一面哭泣,一面把白龙的大根用力要插入到自己的小肉洞里。但是,因为东西实在太大,凯娜又没有花蜜润滑,一时之间,只觉得剧痛难当,但是,大阳具还是只在门口,未曾进去。

    「吼﹍﹍」

    经过这一番折腾,白龙发出一声低吼,醒了过来。当牠看到凯娜坐在自己的肚子上的时候,只见牠大吃一惊,开始挣扎。

    凯娜本来就没和牠完成接触,一晃之下,马上被晃下去。但见白龙就要翻转身子站起来,凯娜忙扑上去说:

    「龙龙乖,龙龙乖,你乖乖躺好,好不好?为了我和我的族人,我需要你。求求你,不要动。」

    白龙侧头看着凯娜,只见她脸上挂满泪痕,双手抱住长长的脖子,柔软的双峰紧贴着白龙,双肩因为激动而抽搐着,白龙彷彿叹了一口气,把牠那长长的脖子又放回了地上。

    凯娜回头一看休噶尔,只见他右手又扬起,连忙叫道:

    「我要作了。不要再杀人了!」

    说完连忙转身,低头一张口,就把白龙的龙根含入口中。然后,在雄伟的家伙上涂满口水。

    然后抬起左脚,跨上白龙的身上。这次有口水的润滑,颇有进展,紫色的龟头消失在凯娜的下腹中。但是凯娜已经疼得眉毛紧皱,冷汗直冒了。

    「快一点!」

    休噶尔一面嚼着药草,一面呼道。凯娜一咬牙,一屁股坐下去。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划过森林。凯娜一下子就把龙根插入半截,只见鲜血从交合处汨汨流下。

    白龙倏地张开眼睛,看着凯娜头髮凌乱,因痛苦喘息不已地坐在自己的肚子上。凯娜的双手紧紧抓住白龙的胸前皮肤,一定很痛吧?白龙彷彿不忍再看,又闭上了眼睛。

    凯娜咬着牙,慢慢地上下运动着腰身。经过口水和鲜血的润滑,虽然龙根仍然很大,但是,凯娜渐渐地也可以把它整根吞入。

    「嗯﹍﹍哼﹍﹍」

    随着凯娜的动作,豆大的汗珠泼洒在白龙的身上。白龙也开始发出低声的呻吟。粗大的龙根被放在纤细的精灵族少女的蜜洞里,每一次动作不管对凯娜或是白龙来说,都是肉紧得很。

    只听得扑嗤扑嗤声响,凯娜的动作越来越顺。每一次提起上身时,白龙的龟头巨伞就把鲜血和蜜汁的混合物刮带出来,而每一次沈下腰的时候,白龙的龟头顶住阴道深处,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就从这个地方扩散到子宫。说不出是痛还是舒服,但是凯娜觉得必须大声地叫出来。

    「呃﹍﹍啊﹍﹍」

    凯娜咬住牙忍住呻吟声。白龙在下面也不觉得挺起下半身,配合着凯娜的动作。每一次往深处挺进的时候,彷彿都顶到一个婴儿的小嘴,这个地方刺激着龟头前

    端的尿道口,白龙简直将近疯狂了。

    「吼!」

    突然,白龙发出一声怒吼,下半身发生了剧烈的震动,凯娜只觉得一股炽热的液体射入体内,同时也觉得下半身好像在这个灼热的液体浇淋之下,肌肉突然不受控制,从下腹部的最深处开始,一波波的抽搐,使得凯娜全身抖动,终于也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突然,从凯娜和白龙的接合处,发出了一道金黄色的光芒。

    休噶尔连忙遮住双眼,觉得这道光非常讨厌。在这时,只听到一个低沈而有力的声音,从光源处传来:

    「伟大的雷菲斯女神啊,请赐予您的僕人力量,用您的慈悲,洗净世界上的邪恶。恶、灵、散、退!」

    金黄色的光猛然扩张,把全场的人都罩进其中。但是,即使在急速扩张,它还是显得那幺的柔和,就好像母亲眼里的光。

    在柔和的金光下,骷髅士兵的骨节开始分离,一道道黑色的阴气,融化在柔和的金光之中。骨头掉落一地,还原成原始的状况。

    「什幺!」

    休噶尔大喝一声,双手握剑,一剑往光源中心劈去。

    「障!」

    森冷的剑气快要到达光源中心时,突然碰上了一个力场,剑气碰到了力场,往旁边散去,竟是无法进入力场分毫。

    不过,经过这幺一劈,柔和的金光也快速散去。只见光源中心站着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子,全身赤裸,右手抱着也是全身赤裸的凯娜,左手向前伸出,这个力场就是由这个人的左手发出。

    「你是哪个该死的修士?」

    休噶尔眼露凶光,瞪着眼前的男人。率领不死军团,最讨厌的人就是修士了。这些人能透过神的祝福,以很低的等级,就能分解高级不死生物的阴气。从这家伙能够一口气把在场全部的骷髅士兵全部解咒,还能抵挡自己的剑气,虽说自己重伤,但是已经吃过草药,恢复了七、八成的功力,这个人的威能实是不容小觑。

    「我是比纳。」

    「你﹍﹍就是神的左手?你从那里冒出来的?」

    「託你的福,我本来被奸人暗算,诅咒成一只白龙,只有处女的鲜血和我自己的精液,才能解开这个诅咒。今日你误打误撞,帮我解开诅咒,我本来应该谢谢你,但是,你率领不死者,残杀太多生灵,需留你不得﹍﹍」

    「哈哈哈﹍﹍谁留谁不得还很难说得很。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修士,又没有攻击的咒文,今日注定死在我的手下。放心,我会把你变成不死者,继续留在我身旁效力,哈哈﹍﹍」

    说着,右手长剑高举过顶,左手五指张开,对向比纳。一时之间休噶尔身旁气流旋转,捲起了片片落叶。一股肃杀之气,迎面而来。

    比纳摇摇头,满眼悲悯地看着休噶尔。

    「喝!」

    「天罚!」

    就在休噶尔蓄势已满,剑气闪电出手之时,比纳也同时一声大喝。只见一抹闪电从天而降,劈在休噶尔的盔甲上。

    「啊!」

    在天雷的轰击下,休噶尔被打得浑身冒烟,扑倒在尘土之中。

    「带领不死者的人,身上阴气必浓,怎幺也逃不过雷菲斯女神的天雷的。」

    比纳摇摇头,怜悯的说。

    「可怜的人,阴气被劈散以后,从此大概会成为白痴吧?」

    「啊﹍﹍嗯﹍﹍好棒﹍﹍」

    紫色的长髮,随着主人上下运动而飘扬着。

    在不死军团攻击魔法图书馆事件后,精灵王在众人的祝福下,宣布比纳和凯娜的结婚喜讯。结婚后,比纳随凯娜定居在王宫之中。

    这时,紫色的头髮末端混着汗水,拍打在凯娜的背上。凯娜骑在比纳的肚子上,不盈一握的细腰正在急速的前后运动。两人的四只手互握着,支持着凯娜的上身,小巧的乳尖往上翘起,随着凯娜的律动,在比纳的眼前晃动着。

    「喔﹍﹍不行了﹍﹍」

    在圆熟的腰部律动中,两人一起达到顶峰。

    在一阵阵轻微的抽搐中,凯娜前俯,靠在比纳的胸前。比纳伸出大手,温柔地抚摸着凯娜的头髮。

    两人就在月光中沈沈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凯娜抬起上身,从比纳的身边悄悄地滑落。凯娜伸出一只手指,顺着比纳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纤瘦的身体,来到了下腹。她在那里画了几个圈圈,突然,彷彿下定决心似的,站起身来。

    凯娜找了一件外衣披上,来到书房。拿出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