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桃杏深宫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把他拉下去,斩首!」

    一声怒吼,就像一声惊雷,炸得个周跛子三魂飘飘、七魄渺渺,他只得觉得浑身无力,双膝发软,眼前一黑,几乎要倒下去……

    四只大手有力地插住他的胳膊!

    周跛子睁眼一看,只见两个武士正架着他拖下堂去……

    「拖下堂去,就要挨刀了!」周跛子死到临头,真的是狗急跳墙,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两手用力一撑,推开两值武士,回转身来,一拐一拐,又向堂上奔去……

    两个武士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抓回周跛子,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

    平日里,周跛子跟他们关係不错,大家经常在一起喝酒赌钱嫖妓女,现在给他一个机会,让周跛子有机会求求情,拣回一条老命,也不枉大家一场朋友。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两个武士高抬贵手,收慢金脚,跟在周跛子后面假意追赶。

    周跛子跑回堂上,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公主饶命啊!」

    公主高高坐在楠木椅上,凤眼含怒火,樱嘴吐杀气,看起来,她一定要坚持斩首的命令了!

    「公主饶命啊!」

    周跛子知道,自己再不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只要公主再开口,自己这条老命就断送了,这时候,必须採用苦肉计了!

    「公主饶命啊!」

    周跛子一边喊着,一边将自己的额头狠狠撞在地砖上﹗

    「砰!砰!」他不顾性命撞着砖头,一下!两下!三下!砖头没有裂,他的额头却裂了!

    殷红的鲜血流了下来,染红他满是皱纹的脸!

    「大胆狂奴,死罪难饶!」

    公主伸出兰花般的纤纤王手,指着周跛子破口大骂,同时,把她的右脚翘了起来,搁在左脚上!

    右脚鞋底,有一口又黄又浓的痰!

    这便是导致周跛子被斩首的原因!

    周跛子是公主府上十七名杂役中最老的一名。这个内堂的打扫卫生,便是周跛子的份内事。

    今天不知是老眼昏花,或者是一时疏忽,地上竟然有一口浓痰没有清除!

    偏偏公主又踩在这个痰液上!

    公主是皇帝的女儿,万金之躯,岂能容许这种骯髒东西沾污?

    公主虽然年纪轻轻,却火气暴躁,平日里都要没事找事,折磨手下奴僕来寻开心,何况今天得到这个大好机会和罪证?

    只见她抬起右脚,再也不踩到地上,然后命令宫女搬来一张楠木椅子,就在原地坐下。

    「这内堂是谁负责文打扫的?」

    公主一声令下,内府总管岂敢怠慢,马上把周跛子召来!

    公主一见,周跛子实在长得太丑了,脸上没有四两肉,两个腮帮子深深陷入,一口又黄又烂的牙齿,而且跛了一脚!

    「这样的人,留在世上有何用?」

    公主正想借此机会显显威风,看到这个又老又丑的周跛子,顿起了杀机!

    「玩弄奴僕的招数已用尽了,只剩下砍头没试过,不如拿他来试试看!」

    公主想到这里,不容周跛子开口,马上下令将他推出斩首!

    现在,她高踞楠椅,看见周跛子跪在地上,叩得满面鲜血,心中洋洋得意,便多折磨他一会,于是她把右脚那口浓痰显示给周跛子看。

    周跛子看见这口浓痰,自己的生死便繫于这口痰上了﹗

    「公主,奴才替你清洁!」

    周跛子毫不犹豫,把头靠近公主鞋底,伸出舌头,把那口浓痰舐下自己肚子去……

    公主没有动,似乎很欣赏这种清洁方式﹗

    周跛子从公主的反应中,知道自己的生命有了一线光明了!

    他的舌头像狗一样,在鞋底舐着,不停舐着……

    周围的武士、宫女,个个都几乎都要呕吐了!这种丑陋到极点的清洁方式,实在太呕心了……

    然而,公主偏偏就是欣赏这种令人呕心的东西!

    「好了,死罪可恕,活罪难饶!」

    公主冷笑一声:「拖下去,打五十大板!」

    打板子,都要脱下裤子,光着屁股打。当着公主的面,自然不雅观,于是两个武士把周跛子押了下去,关到刑房去打。

    公主的话等于圣旨,谁也不敢违抗。五十板,一板也不能少。不过,两个武士和周跛子一场朋友,打板子的时侯,自然留了力,五十板打下来,只是打破他的皮,表面看起来皮开肉绽血淋淋,但实际上只是打破外皮,敷了药,三两天就没事了。

    不管怎幺样,周跛子舐了痰,总算救回自己一条命,已经万幸了。

    夜,万家灯火。

    周跛子一拐一拐,慢慢走回家去。他虽然是在宫廷内府供职,但像他这种卑贱的杂役,是没有资格住在皇宫内的,每天晚上他都要回家去睡,第二天上午再入宫上班。

    回家的路很没长,他一步一步,无精打彩走着。

    小巷,红灯高挂。

    一些涂脂抹粉的娼妓倚在门上高声招呼,笑脸相迎,热情地拉客。

    周跛子穿过小巷,垂头丧气,对这些娼妓毫无兴趣。

    是啊,刚刚被公主当众这样侮辱,人格和自尊都丢尽了!

    「有甚幺办法呢?人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我只不过是个卑贱的杂役,受了悔辱,根本没有报复的机会……」

    周跛子一肚子怨气,哪有心思去嫖妓呢?

    但是……突然间,周跛子浑身一震,猛地停住脚步!

    就在他左侧,一家又旧又小的妓院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的妓女!

    「公主?」

    周跛子顿时魂飞魄散,几乎想转身就逃!

    「不对啊!这是妓院!公主不可能跑到这里当妓女!」

    剎那间,周跛子又清醒了,他注意再看看妓女,实在太像公主了,不仅容貌像,连身材高矮肥瘦,也都像极了!

    「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要不是她是娼妓,我真的以为她是公主了!」

    周跛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看那个年轻的妓女,妓女何等机灵,一见他这般看法,马上迎风摆柳走上前来,一手挽住周跛子的手臂。

    「大爷,进来坐吧。」

    天啊,连声音都像极了!

    「你叫甚幺名字?」

    「小女子叫小慧。」

    周跛子望着小慧,心中突然产生一个念头。

    「今天刚刚被公主侮辱,眼前分明又是一个公主,我不如将她侮辱,报复一番,以洩心头之忿?」

    想到这里,周跛子便搂着小慧,走入这家妓院。

    老鸨认得周跛子是在宫中任职,也不敢怠慢,马上安排一间最好的房间。

    小慧轻轻地脱下身上罗裙,露出光溜溜一身白肉,耸着两个山峰……

    「公主要是除下凤冠霞佩,光着身子,一定也跟她一模一样!」

    周跛子看着小慧风情万种走上前来,跪在地上,殷勤地替他下鞋子,心中充满了报复的满足感!

    「来,臭婊子﹗好好叫我一声!」

    小慧俏眼流波,红红的嘴唇一张:「好哥哥,亲哥哥,心肝哥哥……。」

    周跛子彷彿看见公主本人跪在他面前,任他叫『臭婊子』,淫蕩地叫他『哥哥』,只觉得浑身无比畅快……

    「来,舐它!」

    周跛子抬起了他的右脚,贴在小慧的嘴巴上。

    小慧伸出舌头,在他的脚板下来回舐着……

    周跛子觉得,这是公主在舐他的脚,今天上午的耻辱,现在彻底报了!

    「臭婊子,老子饶不了你!」

    周跛子伸出他毛茸茸的手,在小慧嫩滑的乳峰上,用力捏着……

    小慧虽然很痛,但是多年的妓女生涯却使她养成了一种职业习性,不论身体感受怎幺样,妓女口中吐出来的一定是好听的话。

    「舒服啊!好哥哥!你真会捏!我……全身都痒了……亲哥……我……不行了﹗」

    这一叫,果然引起周跛子的兴趣,地的手果然离开了小慧的肉峰,顺着她的小腹,移到下面去了……

    「臭婊子,你骚了?」

    「是的,臭婊子早就骚了……」小慧立刻扭动屁股,在周跛子身上摩擦着说:「是被……被亲哥哥弄骚了!」

    周跛子被她的淫声浪语弄得全身滚烫……

    小慧的涂着口红的嘴不停地在他的脸上亲着,一条舌头热情地送入男人口中,送来了挑逗和调情,送来了刺激……

    小慧的双手也没停着,周跛子的全身每个部位都被摸遍了,摸出了火!摸出了电!摸出了疯狂!

    「哦,公主,你摸得我真舒服!」

    周跛子在疯狂之中,情不自禁叫了出来,他把小慧称作公主了!

    他喘着粗气,两眼布满红丝,他两手紧抓着小慧的双脚,把它们用力分开……

    「来吧……亲哥哥……臭婊子……忍……不住了……你……快……插进来吧……」

    小慧的淫叫点燃了周跛子的心中炸药,他爆炸了!不顾一切插下去了!

    「哦……亲哥哥……你太粗了……」

    周跛子浑身燃烧着复仇之火,他要在这床上,彻底清去自己的耻辱!

    进攻!无情的进攻!

    一下!二下!……十下!二十下!……

    气更喘!血更热!火更旺!

    插!用尽力气!彷彿要插穿一切阻碍!

    五十下!六十下!七十下!……

    进攻!无情的进攻!

    左右包抄!盘根索底!倒海翻江!

    每一下,都宣洩着自尊的狂流!每一下,都注射着复仇的快慼……

    一百下!一百五!二百下!……

    周跛子发觉,自己丧失多年的持久战能力,竟在小慧身上恢复了!

    进攻!无情的进攻!

    小慧觉得自己不需再做假佯叫!体内的性慾,已经被周跛子数百下的抽动,带上了高潮!

    「饶了我吧!我完了!臭婊子不行了!」

    随着小慧的狂叫,周跛子的狂射,二人紧紧搂着,平息下来……这时,小慧贴着周跛子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我是公主!」

    「我是公主!」

    话说周跛子正与妓女小慧打得火热,欲生欲死,猛地听到小慧出了这幺一句话。

    周跛子顿时全身冰凉!

    「难怪!难怪她和公主那幺相像,连身材、声音都一模一样,原来她竟是就是公主本人!」

    周跛子赶紧抬头看看小慧,果然,越看越像,她着着光滑赤裸的大腿,斜着眼冷笑望着周跛子,真的有公主的神态!

    糟了!刚才自己把公主大骂『臭婊子』,岂不是大大冒犯她了﹖

    周跛子一想到这里,顿时冷汗直冒,他正想滚下床去,向公主跪地请罪……

    「不对啊。」

    突然间,周跛子又醒悟了!

    「这是一间下等妓院啊!公主金枝王叶,千金之体,怎幺会在妓院卖淫呢?」

    一定是小慧这个婊子在戏弄人!周跛子不由笑了起来,正想进行第二次攻击,将自己尚未发洩的慾火,尽情发洩出来!

    他再看看小慧那俊悄面孔……

    「不,人不可能如此相似,她一定是公主!」

    「那幺,真公主为甚位要来卖淫呢?她又不缺钱用﹗啊啊﹗我明白了。」

    周跛子自己又找到另外一种解绎了:「公主自幼娇生惯养,威风惯了,但她始终是个女人,内心可能极其淫蕩,但在公主府中,哪个男人也不敢接近她,她只好偷偷跑到妓院来,改姓换名,寻求男人的刺激……」

    想到这里,周跛子终于肯定,目前这个赤身裸体的美女真是公主!

    当然,周跛子心中这些左思右想,其实只是剎那之间的事,现在,他自以为找出了真相,于是急忙滚下床来,跪在床前,连连叩首。

    「奴才不知公主驾到,死罪,死罪……」

    周跛子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赤条条趴在地上,把头在地上磕得出响,就好像他白天在内堂向公主求铙时一样用力……

    「哈……!」

    小慧突然大笑起来,她笑得那样开心,那样快乐,两手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

    周跛子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妙,他停止叩首,抬起头来,呆呆望着她!

    「傻瓜!你真是大傻瓜!」

    小慧笑出了眼泪,她用手拭看眼角的泪花、边笑边喘气。

    「你……真的以为……我是公主?」

    听了这话,就是傻瓜也明白,眼前这人绝对不会是公主了!

    「你……实在太像公主了……」

    周跛子从地上爬起来,躺回床上,心有余悸。小慧开了这个大玩笑,仍然躺在他的身边,亲热地搂着他的身子,娇笑着。

    「你真是傻瓜,真公主怎会跑到妓院接客呢?」

    小慧的话实在很有道理,周跛子不禁苦笑起来:

    「这个道理,其实小孩子也知道。但是,我今天……几乎被公主斩首,刚刚死里逃生,……所以才会上你的当……」

    小慧听周跛子这幺一说,非常关心,便向他询问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古代的妓女不只是卖淫,她们往往是嫖客的知心朋友。周跛子今天受了奇耻大辱,不论跟谁都不曾说,唯独跟妓女就会倾诉,因为大家都是最低层的小人物。

    于是,周跛子一五一十把自己受辱的事情讲了出来,一点也没有保留。

    「哗,原来,这个公主这幺坏的?」

    小慧听完,不由得坟怒地叫了起来。

    「唉,我在公主手下做事,真的是提心吊胆,生怕随时会掉脑袋﹗」

    周跛子感叹看,望着天花板,浑身的性慾不知不觉消失得一乾二净。

    小慧也静默下来,躺在周跛子身边。

    是啊,对方是堂堂公主,手操生杀大权。像周跛子这样小人物,除了忍辱之外,又有什幺办法呢?总不能辞职不干吧?

    「我有办法!」小慧突然叫了出来!

    周跛子莫名其妙望着她,不知她说甚幺:「小慧,你说什幺办法?」

    「替你报仇的办法!」

    周跛子吓了一跳,在封建社会,以下犯上,是要杀头的!

    「喂,喂,小慧,你可别乱说啊!」同跛子紧张得连声音都变了。

    小慧俏眼一瞟,微笑地勾看地的脖子说道﹕

    「放心,我这个报仇的方法,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神不知定不觉,包你没事!

    周跛子一听,心中稍为鬆了口气,问道﹕「到底有甚幺好办法?」

    小慧望看他,微笑着说:「你说,我跟公主的长相是不是很像?」

    「很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

    「是啊,我从前接待公主府的武士,他们也是这样说,可见,连你们这些公主身边的人,都不容易分辨真假,对不对?」

    「对,如果你穿上公主服装头饰,那就简直是同一个人,恐怕皇上也认不出来。」

    「好!」小慧一拍手掌:「如果有一天,我大摇大摆走入公主府中,有没有人会阻拦?」

    「没有,肯定没有!」

    「如果,我自称公主?发号施令,有没有人敢反抗?」

    「没有,肯定没有!」

    周跛子几乎马上明白小慧的意思了!

    「但是……」他忧心忡忡的说:「你不可能进入公主府,因为真正的公主就在里面坐看,你一进去就露出破绽了,她马上把你杀了!」

    「这个问题,很简单,」小慧放低声音:「只要你找个机会,把公主诱出府来,杀掉灭口!我再出面,那就肯定没有破绽了!

    周跛子一听要他杀掉公主,吓得几乎滚下床来,全身不由颤抖起来。

    「公主是人,你也是人。她这样侮辱你,难道不想报仇﹖」

    小慧又贴在地耳边煽动。

    「如果我冒充公主,」小慧亲熟地吻地一下说道﹕

    「我和你交情这幺好,当然会提拔你,你可以当上总管,夜晚的时候,还可以到我房中来……」

    小慧的这段话使得周跛子大大震动!

    「是啊!如果小慧当上公主,她对我一定很照顾,我这下半辈子,就可以享尽荣华富贵了!如果小慧和我成亲,我就成了驸马了!」

    想到这里,周跛子浑身来劲了。

    但是,公主周围全是武士保卫,我……怎幺可能下手杀她呢﹖」

    小慧噗哧一笑:「公主在某种时候,是绝对不需要武士在身旁的!」

    「甚幺时候?」

    「偷情的时嘛!」

    周跛子一想,有道理,公主如果与人私会,当然要保守秘密,不会叫武士保护的。

    小慧见周跛子心动了,于是俯在地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仔细布置了一番。

    从第二天开始,周跛子到了公主府上工作的时侯,便特别留心公主的动静。

    一连几天,毫无动静,这也不足为奇,公主与人偷情,自然是很秘密的事情,像周跛子这种下人,并不容易得到消息、

    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周跛子处处留心,有一天便找到线索。

    这天黄昏,他的两个武士朋友突然提早下岗了。周跛子向他们一打听,原来是公主亲自命令他们离开的。

    周跛子一想,此中必定有鬼,于是便找了个藉口,留在花园中打扫卫生。

    周跛子是个小人物,谁也没有留意他。

    到了太阳下山的时侯,他便悄悄躲到花园的假山里面,天色全黑,他才溜了出来。

    他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趁着黑夜,悄悄摸到一棵大树上。

    从大树上可以一直看到公主绣阁的二楼,这里正是公主睡觉的地方。

    周跛子躲在树叶之中,放眼望去,只见房中一张大床,灯火明亮,两条肉虫正在床上打滚……

    那女的不用说就是公主,男的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周跛子并不认识。

    其实,这小伙子也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便是新科状元戴贤。

    自从金殿御试,公主躲在宫帏之后,亲眼看见戴贤一表人材,心中一点慾火便按捺不住,马上叫亲后偷偷牵线!

    戴贤一听公主看上了地,高兴得发狂。得到公主青睐,日后的飞黄腾达,就稳如泰山了。

    因此,当二人抱成一团在床上翻滚时,戴贤便使出浑身解数,要使公主感到舒服。

    他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而是派出五个小兵,进行外围骚扰,在公主细嫩的山峰之间来回徘徊……

    「哦……痒……痒……」

    公主开从她的鼻孔中传出阵阵呻吟,她体内的火燄已经烧熔一切!

    戴贤依然沉得气,不慌不忙,将五个小兵移动到下面去……

    小兵穿过黑色的灌木林,来到了神仙的水帘洞口,进行初步探察……

    水帘洞果然名不虚传,转眼之间,洞口已经湿漉漉,不可收拾了!

    「不要……我要!……不要……我要……」

    公主语无伦次,把个粉睑左右乱摆。

    「公主,你要甚幺呢?」

    戴贤轻轾地吻着她的耳珠。

    公主却迫不及待地把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举起,毫不羞耻地分开……

    戴贤知道,进攻的时侯到了。他马上派出一员勇悍的大将,攻入山洞!

    「啊!……舒服啊!我全身都酥麻了!

    公主忍不往浪叫起来,随着这淫叫声,勇悍的大将并刻感觉到,山洞里面原来有埋伏,四面包围,紧紧压迫,狠狠夹击……

    「哦,公主,你夹得我好痛快!」

    「不要叫我公主,叫我……臭婊子!」

    原来,真公主在床上,也跟小慧一样,喜欢男人狠狠痛骂她!

    「臭婊子!贱婊子!淫婊子!」

    戴贤不停地喘息,不停骂着,这骂声更加刺激起公主的慾火,她更加疯狂了!

    剎那间,床上变成战场,你来我往,你插我夹,你癫我狂,倒海翻江……

    「亲哥哥……我要死了….你来几下狠的……」

    「臭婊子,我插死你!」

    大将拚死进攻,一生无前,横冲直撞,水帘洞内

    丢盔弃甲,兵败加山倒……

    「我死了……臭婊子死了!」公主淫叫。

    「我也死了,亲哥哥也死了!」戴贤也淫叫。

    冷不防刀光一闪,人头落地!戴贤真的死了!

    话说公主正与新科状元兴云布雨,颠狂取乐之际,只见刀光一闪,新科状元人头落地,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撤在公主的裸体上!

    公主惊叫了一声,但很快哽住了,一把雪亮的钢刀正对準她的喉咙!

    「周跛子﹖」

    公主情不自禁叫了出来。眼前,周跛子拿着钢刀,威风凛凛站在床前。

    「周跛子!你胆大包天!」公主顿时怒火中烧。

    「竟敢持刀行兇?我要诛你九族!」

    面对这个最卑贱的杂役,公主一点也没将他放在眼裹,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裸体,因为她从来没把周跛子当成人……。

    「还不弃刀请罪?」公主冷笑:「我可以法外开恩,赐你一个全尸!」

    公主死到临头,尚如此大胆,莫非她一点儿也不怕周跛子将她杀了?

    原来,古代皇朝法律苛刻,公主是皇帝亲女,冒犯公主就等于冒犯皇上。如果公主被谋杀,整个府的武士、丫环、杂役等都要被杀头。

    所以公主才有恃无恐,丝毫不怕周跛子。

    只见刀光一闪!公主的丰满尖挺的乳房被削掉一个,掉在床上……。

    「啊!」公主惨叫一声,倒在床上、全身颤抖:「求求你,饶命……。」

    现在,公主终于想明白了,周跛子根本是疯了,他只想报仇雪耻,根本不要命了。

    跟这样的疯子有甚幺道理好讲呢?

    「饶命!饶命!」公主忍着剧痛,跪在地上,连连哀求:「周大哥饶命!」

    周跛子看着这个昔日踩在地头上耀武扬威,作威作福的公主,现在却跪在他面前求饶,心中不由充满无比的畅快!

    「你也有今天?哈……臭婊子……」

    周跛子钢刀一挥,公主人头也从脖子上滚了下来,鲜血喷了满地。

    周跛子不慌不忙,取下桌上那支大红蜡烛,点着了床帐……

    火焰迅速蔓延开来,很快烧着床幔,烧着家具,烧着窗门……

    周跛子看看火势已经不可收拾了,才冲出门口,趁看黑夜,逃到花园的后墙……

    「起火了!」

    很快地,冲天的大火引起了巡更更夫的惊叫,立刻鼓响了紧急的铜锣。

    「公主绣阁起火了!」

    众人惨叫,剎那间响彻夜空。

    所有的人都从床上滚了下来,赶快加入救火的行列,提水的提水,拆楼的拆楼,扑火的扑火,现场一场大乱,好像世界末日。

    是啊,所有人都提心吊胆:万一公主有些三长两短,大家都要陪斩了!

    但是,熊熊大火已经吞没了二层楼的公主绣阁,谁也不敢进去救火,大家只是站在外围泼着水,一桶,一桶,丝毫无济于事。

    「轰!」的一声,被大火烧得通顶的楼阁终于倒塌了。现在,即使公主没被烧死,也被活活压死了。

    所有人的人头都将不保了。

    在这人心惶惶之际,谁还会去注意那个微不足道的周跛子?

    周跛子悄悄打开了花园后墙一道小门。小门后便是小巷,小慧早已在那裹等侯。

    周跛子把小慧带入花园中。

    「公主在这哩!」

    周跛子扯着喉咙大喊!

    剎那间,所有的武土、宫女一起跑了过来,看见小慧只穿着内衣裤,很像是睡梦中逃了出来的,大家便一起跪了下来。

    「公主千岁!千千岁!」

    小慧望着众人一下,突然昏倒在地上。

    「公主受惊过度了!」周跛子趁机大喊:「快把她扶去休息啊!」

    他这一叫,几个宫女赶忙上前扶着小慧,到另外一处寝宫去休息了。

    处在死亡危机的众人,一下子见公主安然无恙,无不欢欣鼓舞,谁也想不到这个公主竟是假的。

    大火烧了公主绣阁,很快就被救熄了,周跛子混在人群中,也忙着救火,谁也没有留意他。

    很多人忙看去争功:「公主是我先发现的!」

    「是我救了公主的!」

    只有周跛子躲在角落,暗暗偷笑。

    小慧躺在床上,假装昏迷了一天一夜。

    火灾的消息惊动了皇上,他连忙派了太医来诊冶公主。太医诊治了半天,回来报告了。

    「万岁爷,公主因为半夜火灾,受惊过度,身体虽然无恙,人却失忆了!」

    公主失忆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宫廷,大家都觉得这也可以理解,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只有周跛子明白,这一定是小慧的诡计,他不由深深佩服这个年轻妓女的心机和智慧了。

    因为,即使小慧的外貌和公主一模一样,她也是无法冒充公主的。

    公主认识宫中所有的人,上至皇帝、皇亲国戚,下至文武百官、近身侍卫、宫女,而小慧一个也不认识,这是破绽之一。

    公主有个人的嗜好:喜欢吃甚幺菜,喜欢穿甚幺衣服,喜欢甚幺活动,有些甚幺固定的手势、姿势、口头禅等等,而小慧对这些也一无所知,这是破绽之二。

    公主自幼便由宫廷教师严格教导,饱读诗书,写诗做文章,有女才子之誉,而身为妓女的小慧除了勉强认识几个字之外,甚幺也不憧,这是破绽之三。

    好了,现在宣布公主失忆了,她可以天衣无缝地掩饰这三个破绽,名正言顺当她的公主了。

    果然,包括皇帝、皇后在内,所有的人都被小慧骗倒了。

    现在,周跛子真真正正可以放下心来了,小慧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了,杀死真公主和新科状元的事根本无人发觉,自己的荣华富贵真的指日可待了,一切都太美满了。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周跛子在开头两个月,仍愁不敢在『公主』面前露面,以防小慧一时不慎露出了马脚,但是,时间一长,他又有些不放心了。

    「他妈的,小慧怎幺一直没有召我去见她?莫不是她过河拆桥?」

    想到这里,周跛子心中很不甘愿。

    有一天,他找了个藉口,来到公主的御花园中,这时,被火烧毁的绣阁已经重新盖了起来。

    周跛子走入花园,远远看见小慧和几个宫女站在绣阁上,正在说笑,他便有意地朝绣阁走去。

    「哈……,这个人走路真怪,真好玩!」

    绣阁上,小慧突然指看周跛子哈哈大笑,好像是她生平第一次看见周跛子似的。

    「公主,此人叫周跛子,是本宫的杂役。」

    「好玩,很好玩,我要他陪我玩﹗」

    小慧自从『失忆』后,像个小孩子似的,宫女也不以为意,当下有个宫女向下面大喊:「周跛子,公主有旨,叫你上来玩。」

    周跛子一听,小慧果然没有忘记他。于是便走上绣阁,去到小慧面前,跪了下来,向她叩头请安。

    「嘻,他很好玩,一脚长,一脚短,真好看!」

    小慧像个小孩似地拍着手:「你们都给我滚下楼去,我要跟他玩!」

    小慧出了声,宫女们谁也不敢违抗,一个个乖乖下楼去。小慧见四周无人,便悄悄做了个手势,示意周跛子跟随她进入绣房内。

    房门刚刚关上,小慧立刻用双手搂看周跛子的脖子,在他脸上疯狂吻着……

    「好哥哥,可想死我了!」

    周跛子也紧紧搂着小慧,双手在她背上,屁股上,尽情抚摸着……

    「小慧,小慧……。」

    「好哥哥,不要叫小慧,叫臭婊子!」

    「臭婊子!臭婊子……!」

    在充满激情的声音中,二人的衣服不知不觉纷纷坠地,只留下两个赤裸裸的肉体,在燃烧的慾火中,紧紧贴在一起……。

    「好哥哥,快来吧!我已经忍耐了两个月了!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要你……!」

    「臭婊子!你真是天生的臭婊子!当了公主,还是那幺淫蕩!」

    小慧『咯咯』笑看,躺在床上,把她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举了起来……

    周跛子双眼喷着疯狂的火焰,他扑了上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上下摇曳,前后抽动……

    楠木做成的大床,也在地疯狂的摇撼下,发出了『吱吱』的响声……。

    小慧闭上了眼睛,睑上彷彿抹上千层胭脂,红得吓人。她紧紧咬住嘴唇,坚持不让自已发出淫叫。

    刚才高举的两腿,现在情不自禁收拢,夹住周跛子肥大的屁股,疯狂地用力向前撞击……

    周跛子发出了粗重的喘息……

    小慧也陡鼻孔中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

    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混浊,就好像一根棍子深尺到泥潭中搅动……

    小慧粉红的脸变得苍白,一眼翻白,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她四肢瘫痪了,一任周跛子胡作非为。

    「好哥哥,我……不行了……你搅得我没命了……。」

    她低低地喘息着,呻吟着,肚内所有肌肉都在收缩,紧紧包夹着周跛子……

    小慧是个妓女,她这一套床上功夫是在妓院里向老鸨学来的,很多男人都在她这一招下缴械投降,周跛子更不是她的对手了。

    只见他双目圆睁切屁股急促地上下抖动,整个脸涨得通红,青筋暴现……

    「臭婊子……你夹得……太紧……哥哥……要……要……射……。」

    小慧心中暗笑,自己只使出两三招,便要得周跛子神魂倾倒。

    当然,她表面上仍然扮出淫蕩的神态,把细软的腹肢像迎风杨柳一般扭摆……

    「好哥哥……你太粗了……臭婊子太……舒服……了……快……快射吧!……臭婊子……承受你的甘露吧……!」

    小慧暗中使出阴力,几块肌肉紧紧磨擦,周跛子彷如破闸的洪水,汹涌喷射!

    沉默,喘息,二人久久地搂抱……。

    年事已高的周跛子,经历这场大戟,全身最后一滴精力都搾乾了,他懒洋洋趴在小慧身上。

    小慧温柔地搂着他,轻轻地说:「睡吧,明天一早,我就封你为内府总管……再过半年,我提拔你为中书令……一年后,封你做宰相……。」

    周跛子在一串升官美梦中,渐渐进入甜蜜的睡乡,睡梦中,他梦见自己当上了驸马爷,威风八面……。

    「大胆周跛子!」

    一声厉喝,把周跛子从梦中惊醒。睁眼一看,几个武土横眉怒目包围在床头。周跛子吓了一跳,想下床,这才发现自己浑身赤条条一丝不挂。

    「他……侮辱我!」小慧已经穿好衣服,在几个宫女簇拥下,指着周跛子怒骂:

    「把他拉出去砍头!」

    悔辱公主,这是滔天大罪,而且周跛子赤身露体躺在公主床上,罪证确凿,几个武士那敢怠慢,当下把周跛子架了出去。

    周跛子这时才恍然大悟,他想说出真相,可是谁也不相信他的话。

    他被拖了出去,很快被斩首了。

    现在,唯一知道小慧身份的人也被灭口了,小慧可以高枕无忧,当她的公主了。

    谁知她当妓女时,已从嫖客身上染到恶疾,没有多久便病发,宫中的太医也束手无策,小慧拖了一个月,便一命呜呼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