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娘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很多人都有误解,以为中国古代是封建社会,一定是非常保守。

    其实,中国古代的性开放,比起现代是有过之无不及的。

    最开放的一个,当然是皇帝啦!

    中国的皇帝,照规定,可以有一个皇后,三个夫人,六宫娘娘,九位嫔妃,二十七位贵妃,八十一个御妻。

    这些是皇帝的正式妻子,其实,宫中还有很多宫女,都成了皇帝的泄慾工具。

    这些女子,全是千挑万拣的美女。

    按常理说,皇帝一定是非常满足了吧?但事情恰恰相反。

    今天介绍给各位的,是一件皇帝嫖妓的故事,或者更準确地说,是一个妓女,如何运用自己的肉体和智力,从卑贱的娼妓,爬到了娘娘的高位。

    这个故事记载在古籍《明武宗外纪》上面,说的是明朝时代,武宗皇帝的故事。

    这个武宗皇帝,实在是个色情狂,后宫佳丽三千,他已全玩厌了,因此,他经常离开北京城,到各地去寻花间柳,一找新的刺激,一赏野花的风味。

    有一天,武宗皇帝来到山西太原府,他照例下令,将所有漂亮的妓女都召来。

    在此补充一句,在古代,山西太原府的女人是全中国出名的,一是因为她们的小脚扎得紧,二是她们的床上功夫了得,且甚为开放。

    所以,武宗皇帝每次外游,都喜欢到太原来。

    太原的妓女也满怀希望,纷纷趁此良机,吸引皇帝注意,搏得皇帝的欢心和赏赐。

    因此,当众妓女来到武宗面前的时侯,个个浓妆艳抹,穿着半透明的轻纱,隐隐约约展示自己白晰的肉体……

    武宗直看得眼花缭乱,心花怒放。

    娼妓就是娼妓,那股妖娆,那股放蕩﹕那股野性,是宫中嫔妃所没有的。

    突然间,武宗看见其中有个妓女,身穿粗布衣服口脸上也没化妆,也没戴头饰。他觉得很奇怪。

    当妓女的哪个不想巴结皇帝,希望获得皇上的宠爱。

    但是这个妓女却蓬头垢面,一反常态。

    武宗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特别的妓女。

    她大约二十岁左右,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两道弯弯的细眉。

    长相不错,但也不算特别标青。

    与此同时,两座高耸的乳峰突然出现在武宗面前。

    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太原府最出名的妓女媚娘。

    她穿着半透明的肚兜,在武宗面前扭着纤细的腰肢,跳着大胆的艳舞。

    她的双峰随看诱惑性的舞姿在上下抖动着……

    武宗在深宫中从来也没见过这种狂野的舞蹈,他马上将那个不打扮的妓女忘得一乾二净了,媚娘是妓女中最漂亮的一值,于是,武宗就命媚娘留下来陪他过夜。

    其他妓女都有些失望,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娼娘的确太出众了。

    不过她们都知道,武宗每夜都换新的女人,所以,只要过了今夜,她们还是有机会得到武宗的宠幸的。

    这一夜,娼娘自然使出浑身解数,服侍得武宗欲仙欲死。

    当然,事后武宗也给了她一大笔赏赐,比她整年的收入还要多。

    翌日晚上,武宗又来挑选妓女。

    大家也许会奇怪,这个皇帝夜夜召妓,难道他的身子是铁打的?

    其实原因很简单,皇帝有大内御医替他配製壮阳春药,所以可以金鎗不倒。

    众妓女又打扮得想鲜花似的,轮流在武宗面前献媚。

    武宗色眼瞇瞇,一个一个的打量。

    突然间,那个穿租布衣服的妓女又在面前走过了。

    她面若冰霜,眼睛完全不看武宗,冷淡地走着。

    正是她这种反常的举止,引起了武宗的好奇。

    古时候的皇帝,乃是九五至尊,居然不来奉迎他,不拍他的马屁,分明不把他看在眼里。

    皇帝的心裹不高兴了。

    他很想把这妓女叫来臭骂一顿,但又找不出什幺好的藉口。

    于是,他便想了一个方法,想狠狠的惩罚这个妓女。

    这一天,武宗叫身边的随行太监到妓院去,指定要这个妓女到行宫来服侍他。

    大家都知道,太监是被阉过的,根本没有性能力。

    而且,正因为身体有了这个缺陷,太监经常都是性变态的。

    娼妓们一听到太监召妓,都会吓得浑身发抖,因为太监们通常都会想出些残忍方法来折磨妓女。

    但是,这值妓女却欣然答应亳无不悦之色。

    原来,这正是她计划的一部份。

    这个妓女名叫云娘。

    自从她知道皇帝经常来太原召妓之后,她就处心积虑,欲借此机会,改变自己的生活。

    而别的妓女都只是想讨得皇帝欢心,捞一笔巨金。

    但是云娘的野心却比她们大得多。

    她想将皇帝控制在手中!

    她仔细研究了皇帝的心态和自己的对手。

    云娘在众妓之中,只是中等姿色,远远比不上媚娘那般艳光四射。

    所以,云娘知道,自己打扮得再漂亮,也无法吸引皇帝的注意。

    于是她决定反潮流,根本不打扮,不献媚,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这一招果然产生了宏效。

    皇上派太监来嫖她,这证明她已经在皇上心中留下一个深刻印象。

    而这是其他只憧得浓妆艳抹的妓女所办不到的。

    因此,当众姐妹都在替她捏心之际,云娘卸兴高采烈来到太监房中。

    她知道,太监是皇帝最贴身的奴才,太监说一句,比宰相说一百句还有用。

    这天晚上,太监果然用各种变态的手法来虐待云娘。

    云娘虽然肉体受苦,但心理早有準备,因此她仍然强颜欢笑,故意发出了淫蕩的叫床声……

    太监以为自己能使妓女欲仙欲死,心中的男子汉潜意识得到大大满足。

    他对云娘不知不觉产生好感了。

    云娘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进攻。

    她伸出自己灵巧的舌头,在太监的裸体上,不停地吻着,舐着,吮吸着。

    男人身上也有不少性敏慼地带,比如说乳头,肛门……

    云娘做了多年妓女,自然练得了一流舌功。

    因此,在她舌头的挑逗之下,太监也得到了极大的快慼……

    第三天晚上,武宗又得意洋洋,召见全部妓女。

    他以为,云娘饱受太监的摧残,一定得到了教训,改变了态度吧?

    没想到,云娘仍然粗布衣服,不加修饰,冷眼相看,依然不上来讨好他这个皇帝。

    武宗的好奇心又提起来了,他把那个太监叫到一旁,偷偷询问昨夜情况。

    太监不敢隐瞒,只好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武宗一听,这个妓女居然能使得不能人道的太监欲仙欲死,简直是女超人。

    其实,太监得了霎娘的服侍,也加油添醋,夸大其词。

    但武宗哪裹晓得,他的好奇心已经到了无法按捺的地步。

    这一夜,武宗便命云娘陪宿。

    换了另外一个妓女,有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是千娇百媚,曲意逢迎。

    但是云娘依然是冷若冰霜,到了床上,像个木头人似的,毫不热情,毫不主动。

    武宗冲刺了半天,云娘连一句呻吟也没有,好像在嘲笑皇帝的无能。

    武宗大怒,天未亮,就把云娘赶走,然后把那太监叫来臭骂一顿,说他欺君。

    太监吓得半死,急忙跑去找云娘,责备她怠慢了皇上。

    「我是个下贱的妓女,」云娘扮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见了皇上,自然是浑身冰凉,怕都来不及,哪敢献殷勤哩?」

    太监一听,心忖有道理﹕皇上和妓女,地位相差实在太远。他以为云娘是吓呆了。

    「那幺,」太监焦急地问﹕「怎幺办才好呢﹖」

    「这样吧?」云娘微笑地说﹕

    「你叫皇上打扮成屠夫模样,今天夜里到妓院来嫖我……」

    太监一听,吓吓得连摇手:「怎可以这样做呢?皇上一定大怒……」

    云娘胸有成竹地说:「你放心,皇上一定龙颜大悦,赏你百金。」

    果然,当太监回法告诉武宗的时候,武宗连连拍手叫好,真的赏了太监一笔钱。

    太监得到赏赐,心中依然莫名其妙,怎样皇上会这幺高兴呢?

    这裹,就不能不讚扬一句云娘的机智了,她完全摸透了皇帝的心理。

    皇帝做爱,一向在皇宫。

    即使到了太原咐,也有固定的行宫,美伦美奂,皇帝在这种地方做了千百次爱,对环境已经厌透了。

    妓院和皇宫恰好相反,这裹是最下流的地方,对皇帝来脱,即是最神秘,最刺激的地方。

    其次,每次做爱,皇帝就是皇帝,谁也不敢得罪他,这样的性爱就缺乏情趣。

    打扮成屠夫,变成最低级的贱民,皇帝的身份和妓女一般高,这就满足了皇帝的好奇心理,增加了性爱的刺激和乐趣。

    云娘的心理学实在高明,武宗整个白天都心痒难熬,完全沉醉在性幻想中。太阳末下山,他就迫不及待,叫太监帮他化妆,急急忙忙来到妓院。

    云娘已经通知老駂,故意刁难『屠夫』,一会儿说云娘陪地痞上床,一会说云娘正陪狱卒做爱……要这『屠夫』排队轮侯。

    这一招,更刺激了武宗的性慾,一想到云娘正和最下贱的男人性交,他浑身就燃起了熊熊慾火……

    好不容易等到半夜,终于轮到武宗了,他一进云娘房门,顿时愣住了。

    云娘睑上擦了胭脂,涂了口红,画了新眉,梳了新头,简直明艳动人。

    她身上穿看一件红色肚兜,酥胸半露,两条雪白的大腿直翘到半空,真是仪态万千武宗的印象中,云娘只是个蓬头垢面的下贱妓女。

    现左突然间看见云娘精心打扮的一面,顿时觉得他是天下第一美女!

    武宗再也忍不住了,脱光了衣服就朴了上去,疯狂驰骋。

    云娘知道时机成熟了,也使出了全身的魅力,口中发出最淫蕩的呼吸,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将性爱的各种技巧发挥得淋漓尽緻……

    云娘的结局如何?

    据《明武宗外纪》的记载﹕『……至是随行在,宠冠诸女,称美人,饮食超居必与偕……诸近侍皆呼之日﹕「刘娘娘」云。』

    云娘姓刘。连太监都要尊称她『刘娘娘』,可见这个妓女本事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