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奴隶服务公司25
  • 发布时间:2018-08-28 18: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二十五章

      世界上最会玩的生物就是人。

      这是我在看到霓裳舞场那瑰丽的场景时,脑海?蹦出的第一句话。五光十色

    的镁光球在我前方屋顶的正中央不停的来回旋转,爲霓裳舞场四周那刻满裸女浮

    雕的金色墙壁涂抹上了一片旖旎活泼的气氛。我戴着一个浣熊假面具,光着下身

    坐在圆形舞台前排的一个沙发?,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不知基于什麽样的建筑学原理,动物园狮虎山的地下被奇迹般的挖空了,但

    没有造成坍塌,不仅如此,?面还建成了这麽一个奢华的成人娱乐场。宽阔的大

    厅中间是一个布景广大的古希腊风格的圆形舞台,舞台周围环绕着映着碧色光华

    的温水池。

      在温水池中仿若莲花绽开般点点修建了一些圆形地板,大约四五十个像我一

    样男人光着屁股坐地板上的白色沙发?做着各种各样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我

    的脚下则踩着碧色的池水,一脸色相的四处张望着。

      其实我光着下身并不是因爲我已经饑色到了彷如街头流浪汉的地步,而是因

    爲这是霓裳舞场的规定之一 ——客人进到?面后,必须脱光下身!按照肖蕾的

    说法,这是爲了等会儿让我们享用她们这些「玩偶」的时候更方便。

      说实在话刚进来的时候,我还真不适应霓裳舞场这种貌似「贴心」的规定。

    因爲我除了在公共澡堂?曾与其他男人坦诚相见之外,对自己的命根子从来都是

    藏在裤中,爱护有加,同时,我也对看别的男人的命根子也没什麽兴趣。

      尤其是现在这种上身穿着衣服,而只光着下身的「半坦诚」状态就更令我感

    到诡异和不舒服了。但是我的不适应感很快就消失了,因爲我的眼球在进来没多

    久,便被眼那些前的那些足以令任何男人忘乎所以的美景吸引住了。

      我说的这个美景并不是指大厅中间那个布置的比春晚还豪华的中央舞台,或

    者是这大厅精巧的「旖旎水景」的布置。而是指在我眼前淌着池水来回穿梭,带

    着香气的曼妙身影,那些勾魂摄魄,青春靓丽的「雌性动物」们。

      我这?用「雌性动物」这个词来形容霓裳舞场?的这些美人,并没有贬低她

    们的意思,而是想用一个最直观的词来描述她们现在的模样。没错,现在的她们

    确实是些「雌性动物」,哦,不,更準确的说法是:她们是些装扮成「动物」的

    「雌性」们——

      「哇塞——好爽!,于君,你的身体不是盖的,下体这麽紧,来!宝贝!再

    动的激烈些,老子今天要将阳具捅进你的在子宫?去,啊哈哈哈——!」

      这声欲生欲死的狂叫,来自于大厅东北角的一个中年胖子,只见他将一身肥

    肉摊在沙发?,一个大约二十多岁,唇红齿白,身材曼妙的无以複加的美丽「女

    豹」,妖娆放蕩的甩动着自己的翘臀,疯狂的在男人的身上起伏着。

      我之所以叫她「女豹」,是因爲她身上穿着一套类似幼儿园小朋友表演话剧

    时常穿的那种仿生学「豹子装」。与儿童穿着时天真可爱的情态不同,这身「豹

    子装」套在她那曼妙的身材上立时産生一种迎面而来的野性美。

      薄如蝉翼的金色皮装花豹纹丝衣紧紧地套在她那玲珑浮凸的身体上,使她那

    曼妙的娇躯随着她疯狂抖动散发出一股狂野和性感的味道。只见她伸着一只玉臂

    的搭在沙发两侧的扶手上。

      她胯间的「豹纹」丝料被撕开了, 男人粗硬的阳具插在她稚嫩的肛门?,

    而她的大手则毫不客气绕过她的蛮腰伸到她的胯下,伸出手指则插在她那从布料

    中露出的粉嫩阴唇?,勾着她那颗粉红的阴蒂将她的阴肉翻进翻出的玩弄着。

      而那个被玩弄的「女豹」却似乎对这种男人玩弄自己下体的淫辱行爲非常熟

    悉,只见她不但不求饶,反而一边挺动着自己裸露在外的稚嫩下体去迎接男人的

    玩弄,一边仰着俏脸,满脸春情,欲罢不能的蕩笑着。

      「啊哈……!黄老!我叫曼铃,不要总在侵犯我的时候把我当成你的女儿好

    吗?难道你、你会这麽拼命蹂躏你的女儿吗?呀——黄老,我……我不行了,要

    泄身了!呀——!」

      只听「女豹」歇斯底?的蕩笑,只见一股晶莹的淫水伴随着她痉挛抖动的娇

    躯而从她胯间那粉嫩的阴唇?不停飞溅出来,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母豹子」在对

    着河流肆无忌惮的排尿。

      见到「女豹」胯下如泄洪般涌出的淫水,那个中年男人也激动不已,只见他

    一手扣弄着她的阴唇,另一只手却从桌上拿起一个玻璃杯,放到了这个「女豹」

    的雪白胯间,接着下体飞溅出来的淫水,与此同时只见他的阳具用力向「女豹」

    的肛门一顶,一阵痉挛过后两条肉虫便瘫软到了沙发上,显然他已经在「女豹」

    的肛门内射精了。

      我望了望他手中的玻璃杯,这麽一会儿,已经接了一小杯了,只是不知道等

    一下谁会喝这杯特殊的「饮料」。

      「呵呵——军子!你今天不是去相亲吗?怎麽还有时间来折腾胡姐我啊?」

      一阵酥媚入骨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转头一看,原来声音由大厅西北角

    那只身材窈窕,同样美豔逼人的「狐狸精」发出来的。只见她将身穿网状火红狐

    衣的曼妙娇躯慵懒性感的倒躺在沙发?,戴着类似狐狸耳朵发卡的黔首顶在沙发

    上。

      她大概二十七八岁,波浪长发,妩媚成熟的俏脸带着蕩笑,一边将娇躯半倒

    立的慵在沙发?,雪腿分开自然的搭载沙发的靠背上。一边用玉臂撩拨着压在她

    娇躯上的男孩大腿内侧。

      「胡姐,我……我不要老婆,我……要你!」

      小男孩长的油头粉面,显然是某个豪门的二世祖,而且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

    青。跟那个「女豹」一样,「狐狸精」档间的仿生学布料也被男孩扯开了,而且

    因爲是倒立,所以下体比那个「女豹」露的还多,粉嫩的阴唇和肛门都可以清晰

    的看到。

      只见小男孩挺着粗应的阳具,一手掐着「狐狸精」那雪白的大腿根肉将她的

    美腿折叠压到她的乳房上,另一只手则举着酒瓶,将?面的红酒倒在「狐狸精」

    那向天开放的粉嫩阴唇上。并且一边倒,一边低头像吸牡蛎一样用力吸允「狐狸

    精」那粉嫩的阴唇。吸的兹兹直响。

      真不知他是想喝红酒还是想喝从「狐狸精」下体涌出的淫水。「呀……哈,

    看不出来,你这小家伙还挺会玩!好,看姐陪你玩个更绝的。」显然那只「狐狸

    精」被这种「特别的虐阴」搞得很兴奋。只见她娇喝一声,一脸春情的伸出一只

    玉臂,帮助男孩挽住自己令外一只雪白的大腿,使自己的下跨更彻底暴露在酒瓶

    底下。她的阴唇已经成了一个盛酒的粉红酒杯。

      酒色飞溅,令人震惊的是,这个淫蕩的「狐狸精」竟然能将自己的大腿分到

    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只见她掰着自己一只雪白的脚腕,毫不费力的将自己的一

    只玉足压到自己的樱唇边。然后伸出舌头癡缠舔弄着脚掌上面那些从自己阴唇顺

    着小腹留下来的红酒。男孩见状登时兴起,掰着「狐狸精」削尖雪白下巴刺溜一

    声,便将自己的阳具一股脑的捅进了她的喉咙?。

      「唔……没想到……带酒味的……阳具……吃起来……这麽特别……啊,呜

    ——」

      虽然男孩是忽然将阳具插入她喉咙?的,但显然这个名副其实的「狐狸精」

    早就适应男人的这一招了,不但毫无恶心的感觉,还颇有趣味的评论酒味阳具。

      见到她,我终于知道,作爲一个合格的性玩偶,除了要足够放蕩和有足够的

    忍受淫辱的能力之外,还要有一点肢体功夫,就像这位「狐狸精」,身体柔软的

    跟面条一样,怎麽弄都没事。真不知是怎麽练出来的。

      与前两位的疯狂相比,第三位「动物美人」就显得文静多了……

      我的生物学不怎麽好。所以在略显阴暗的大厅灯光下,光凭顔色,我实在是

    分不清我前方水池?那个正蜷缩着粗大的「尾巴」,被一个男人折腾的滚来滚去

    的潮湿尤物究竟是个「鱼美人」还是个「蛇美人」。

      跟前两个「动物美人」不同,「鱼蛇美人」那无限美好的上半身一丝不挂的

    赤裸着。

      一对丰满圆润的白嫩乳房在碧水中以一种分外诱人的方式时隐时现,两点粉

    色的乳头比草莓还要鲜豔。以至于正在抱着她的蛮腰,玩弄她下体的男人,偶尔

    也会忍不住伸手在这对白嫩的椒乳上抓上两把。

      令我费解的是她的下体着装,一双修长的玉腿,都被紧紧裹在一条鳞片裤筒

    ?,就想长出了一条尾巴,挣扎之间的美态,很像欧洲神话中的「美人鱼」或者

    中国古代传说中「美女蛇」。

      性玩偶这样一个装束,注定这个正在玩弄她下体的男人不能像其他男人对待

    自己的性玩偶那样,可以任意掰开她们的大腿然后肆意淫虐她们稚嫩的下体。

      但这似乎并不妨碍这个男人的性致,因爲他们在水下嬉戏的,所以我不大看

    得清他是怎麽做的,我只能隐约的看见那个「鱼蛇美人」翘臀部上破了一个洞,

    那个男人按着她的大腿,拿着一个发光的电棒,通过那个破洞不停的刺进她的阴

    唇。

      而每刺一下,「鱼蛇美人」就会被刺激的像被捞上岸的鱼那样,娇躯剧烈的

    抖动。然后倒回水?耸着雪白的酥胸急促的娇喘着,直到男人再次将电棒插入她

    的下体。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个「鱼蛇美人」虽然被折腾的在水池?四处翻滚娇

    躯,但却既不叫也不喊。

      每次下阴遭电击后,她的娇躯会在水中痉挛一阵,但恢複后,便默默的从水

    中擡起黔首来,湿漉漉的冷豔俏脸虽然有些娇喘,但却是一片淡定的神色,然后

    艰难的扭动娇躯,默默的撅起自己的翘臀,默默的等待男人的下一次电击。

      这种仿佛性玩具似的木讷配合显然使玩她的男人很不爽,只见那个气氛的男

    人一把抓起她的波浪长发,使她洁白无暇的上半身露出水面,然后举着电棒指着

    她那颤巍巍的白嫩乳房说道:

      「喂!——美女!老子这麽淫辱你,你不痛吗?」

      裸身坐在水池?,优雅的挺着雪白的椒乳的「美女蛇」听到男人这麽问,擡

    起湿漉漉的俏脸,不慌不忙的吐出樱唇中的一丝湿发,然后冷着俏脸默默的望了

    一下那个男人,轻啓朱唇,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痛。」

      「我靠——!」

      面对脚下半裸美人的淡定,男人似乎有些抓狂了。只见他嘴一咧,拽着她的

    湿发对着她因吃痛而擡起的俏脸大吼道:

      「妈的!既然痛你爲什麽不叫——?!」

      「习惯了……」

      湿美人微微擡起一只玉臂捂住自己的裸露玉乳,然后侧着俏脸非常酷的回答

    了一句。

      「你……好,不愧是霓裳舞场的「冰蛇」,果然有一套,不过老子也不是吃

    素的,我就不信你能一点声都不吭!来,你用手捧起自己的奶子夹住电棒,老子

    倒要看看你这对漂亮的奶子是不是也这麽耐整。」……

      蛇美人(我终于却定是她装的是蛇了)闻言也不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挺起

    胸脯,伸出玉手捧起自己那对丰腻雪白的乳房,默默将电棒夹在自己的乳沟间,

    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请便……电我乳房也,嗯——」

      蛇美人话音未落,只见她雪乳间闪出一片蓝光,她的娇躯登时一抖,娇哼一

    声便扑通一声再次倒在了水池?。

      「嘿嘿,那老子就多电几次,嘿嘿——」

      说完,那个男人再次拿着电棒压到了蛇美人的身上……。

      就是这样,在霓裳舞场?,每个客人的身边都有一个这样装扮成各种「雌性

    动物」的性玩偶。她们以各种各样的职业性爱姿势,全身心的迎接着客人像牲畜

    一样来玩弄她们身上的任何一个私密部位。这就是肖蕾再带我进来前,告诉我的

    霓裳舞场第一个性活动节目,也是主项节目前的开胃菜——女畜调教。

      我第一次听到「女畜调教」这个词的时候,脑袋?下意识的蹦出一个以前我

    看过的一个毛片的名字,进而恍然——霓裳舞场的总公司在日本,而「嬢王」—

    —樱田慕雪本身也是日本人,看来日本风月业的主流价值观还真是一致,连性游

    戏的名字都通用。

      这?已经变成一个肉欲横飞的性欲战场,而我之所以能在这?冷静的跟大家

    讲述现场的情况,则是因爲……呜、呜……呜哇——!没有「女畜」招待我啊!

    本来按照霓裳舞场的招待手册,每位客人身边都会陪侍一位「女畜」——也就是

    穿了动物装的「性玩偶」。

      「主要活动」开始前,客人可以任意在这些「女畜」身体上发泄性欲,也可

    以到别的座位上去玩「三人行」。但不知霓裳舞场是不是看出,我是个将要打入

    她们内部的卧底,所以虽说给我也指派了一个「女畜」,但是却迟迟没有出现我

    想抗议却不知道谁是这的「大堂经理」。

      而我的女伴肖蕾,则一把我领到这后就跑到后台去了,据她讲,这是爲了让

    自己得到充分的休息,好有精力参加等一会的主场演出上。因爲她就是那个「主

    场演出」中的「主要角色」。

      于是乎,其他男人的天堂就成了我的地狱。在这个淫蕩美人遍地的大厅?,

    别人玩着我打盹儿,别人吃肉我闻味儿,就像在看一部毛片,虽然画面很刺激,

    但就是眼巴巴的没我什麽事儿。最大的痛苦并不来自于对自身肉体的摧残,而是

    来自于精神的折磨——今天我终于理解了这句名言的真正含义。

      「咣——!」

        

      「嗷!——嘘——!」

      正当我的精神最颓废的时候,忽然从舞台方向传来一声巨大的锣响,紧接着

    伴随着一曲类似的古斯巴达战歌的雄壮歌曲,大厅?顿时响起一片兴奋地口哨声

    和叫好声。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雄壮阵势吓楞了,禁不住回头张望——

      只见刚刚那群还搂着自己美豔的「性玩偶」肆意淫辱她们的身体,体验「暗

    爽」感觉的男人们,忽然间,好像都被这声锣响注射了一管鸡血,纷纷抱起手中

    的「性玩偶」,站起身来,举着双手,沖到舞台周围,一边兴奋地大喊大叫。一

    边疯狂的干着怀中的女畜。

      与此同时,中央舞台中间弥漫出一片旖旎雪白的烟雾,烟雾萦绕中,十几个

    古罗马角斗士装束的舞者伴随着雄壮的歌曲,举着盾牌和刀剑,健美异常的舞动

    到舞台上,而舞台的上空,则是一些轻纱萦绕,头戴橄榄枝的,身材曼妙雪白的

    古欧洲美丽仙子在漫天飞舞,登时营造出一片仿若天国般神圣的画面来……

      「这什麽意思?奥运会开幕式啊?」

      望着这华丽的大场面舞台,我不由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其实我说这句话就是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的,可是没想到,我话音刚落,

    身后立时响起一阵比音乐还动听的声音:

      「嘻嘻,先生,对你们这些男人来说,这个可比奥运会开幕式好玩多了。」

      我闻声回头一看,登时愣了一下。

      站在我身后,跟我说话的是一个「猫女」,準确的说是一个「猫女」打扮的

    欧洲美人

      这个「猫女」大概二十一二岁,身材高挑,金色的波浪长发下是一张标準的

    欧式瓜子脸,如丝的凤目,湛蓝的眼仁,高挺的鼻梁,再搭配她樱唇边那一颗魅

    惑的美人痣,足以让任何男人侧目。

      这个「波斯猫」最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是她那纤细完美的身材——野性的黑绒

    胸罩是她那美妙的上半身唯一的衣物,紧紧地包裹着她那对丰满白皙的乳房,并

    且挤出一抹白如凝脂的乳沟。

      雪白诱人的小腹和不盈一握的蛮腰裸露着,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黑色真皮短

    裤将她那紧俏的臀部包裹着,她小腿上的那双黑色真皮长筒靴使得的她那亚洲女

    人无法比拟的修长洁白美腿更加突出。

      虽然我知道不好,但我还是忍不住不停的在她的白嫩的乳沟和下体上用眼睛

    的余光来回扫描。而她也似乎对我这垂涎三尺的神色非常熟悉,媚然一笑,伸出

    玉臂,按着我的肩膀一转娇躯,擡起修长美腿,转身便将跨坐到了我的膝盖上。

      我登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菲尔多香水从我的怀?的涌了上来,与此同时,我

    感觉自己的阳具顶到一个柔软的地方,我低头一看,发现我坚挺的阳具正好光隔

    着「猫女」的皮裤顶着她雪白大腿根处的私密地方。

      我下体的阳具登时被刺激的坚硬如铁,霎时将她胯间的布料顶进去了一块。

    而我则是第一次与她见面,陌生感使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她却似乎很适应跟男人对

    她下体的这种「準入侵」姿态,只见她低头望了望顶在她下体的阳具微微一笑,

    然后自然地用玉臂揽住我的脖子,豪爽的一伸另一只玉臂,说道:

      「嘻嘻,帅哥,别着急,按霓裳舞场的规定,到明天早上爲止,我身体的任

    何部位都是属于你的,所以你想玩哪?,想怎麽玩都行,现在咱们还是先来认识

    一下吧,我是「猫女」克莱尔——喵,嘿嘿,你今晚的专属「女畜」,你呢?帅

    哥,你怎麽称呼?」

      对于这点我早就猜到了,只是没想到是这麽豪爽的一个女孩,我也放松了不

    少,于是激动地揽住她的蛮腰,握了握她的玉手,礼貌的说道:

      「你好,克莱尔小姐,我叫张士艺,你,你怎麽才来?」

      克莱尔一听,登时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挠着头满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本来昨天我就接到霓裳舞场的陪侍通知了,但是昨晚我一个姐妹过生日,

    我们宿舍的全体成员去舞厅蹦迪拼酒疯玩了一晚上,结果今早回到宿舍后,酒劲

    上头,趴在床上睡了一整天,到刚才才醒,不好意思啊,帅哥,让你久等了,你

    放心,等会儿我会让你舒服透顶的。喵,」

      说完,克莱尔淫蕩的舔了一下舌头,握着我的阳具在自己下阴的布料上用力

    蹭了一下。

      我登时感到一股热气上涌,原来还是个学生妹。想到这,我忍不住一把揽住

    眼前的猫美人的蛮腰,翻身将她猛的放倒在沙发上。紧接着一把拽住她的两条雪

    白的小腿,将她的一双美腿成M形左右用力掰了开来。并急不可耐的挺着阳具压

    到了她的白嫩娇躯上。

      面对我的侵犯,克莱尔并没有反抗,只是柔顺的骄哼了一声,然后一边熟练

    地把雪背躺靠在沙发靠背少,一双美腿顺着我手的推势,自然而柔美的向我左右

    打了开来。一边对我吐气如兰的说道:

      「哈哈,帅哥,你太急了,我是你的「女畜」,但按规矩应该是我先露出女

    性生殖器,让你用手或者嘴亵玩一下,然后我爲您进行一些口交服务什麽的,等

    我们熟悉一下彼此身上的敏感带后再性交。怎麽?您这就要上我吗?」

      「当然!我都憋了这麽久了,实在是受不了,来吧,来吧。」

      说完,我不由分说分开克莱尔的雪腿就去拽她的皮短裤。而克莱尔见我猴急

    的样子淡然一笑,自然的分开自己的雪腿,伸出白皙的玉手轻轻的后握着我的坚

    挺的阳具,用指缝轻轻上下套弄着我忽然发现克莱尔向我分大腿,迎接我侵犯的

    这个姿势非常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对了!以前侵犯纪芳岚,还有单玉环这些性服务员的时候,在躺卧姿势下,

    她们的美腿好像也是这麽左右分开的,连角度都一点不差。难道向客人分大腿的

    角度,在她们风情业内也是个标準化的技术吗?

      「怎麽停了?帅哥,你不是很急吗?」

      克莱尔的娇小声顿时使我回了神,我大吼一声,拽着她短裤的边沿刺啦一声

    便扯了开了。我现在就是想看看这个欧洲美人下体究竟是个什麽样?但令我意外

    的是,克莱尔的皮质内裤跟前面「女豹」和「狐狸精」裆部的丝质布料不同,比

    较坚固,所以我这一扯之下,并没有将她的短裤撕下来,甚至破都没破。

      我用了半天力,都没把她从克莱尔的下体上拽下来,而克莱尔见我焦急的模

    样,只是躺在沙发?,分着大腿捂嘴偷笑,却不主动帮忙退下自己的短裤。就在

    我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标準的女中音从舞台中央响了起来:

      「各位尊敬的客人,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光临霓裳舞场,现在请各位停止

    亵玩我们的「女畜」服务员,停止一切性爱活动,我们的主流活动,大型古希腊

    神话性爱舞台剧——「弥娜的複仇」马上就要开始了。」

      其实不用她说,早在舞台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那些男人就已经开始开始疯

    叫了,现在一听,叫的就更癫狂了。而克莱尔也趁我愣神的时候,泥鳅一般灵巧

    的从我身下滑开了,然后一边转身压着我的肩膀,将我按回沙发,一边微笑道:

      「别急,帅哥,等会节目开始的时候,我就会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的坐在你

    身上,分着大腿,让你尽情亵玩我身体各个部位的,你还可以一边看节目一边亵

    玩我,现在先坐好看节目吧,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闻言一愣,进而对自己的急色,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于是红着老脸坐回沙

    发,一边望着舞台上那些人问道:

      「性爱舞台剧?什麽意思,演员在舞台上打真军给人看吗?」

      克莱尔闻言哈哈一笑,扭转娇躯侧坐在我的沙发扶手上,然后一边握着我的

    手放到了她雪白大腿上,一边跟我解释:

      「没那麽简单,跟普通脱衣舞场?的性爱表演不同,性爱舞台剧不但有性爱

    表演还有剧情,最主要的是还有观衆互动表演,尤其是今晚的女主角是我们霓裳

    舞场的美神肖蕾姐,你没看这些男人这麽疯狂吗?……」

      我闻言忽然想起肖蕾是今晚还有演出,于是讷讷的问道:

      「哦,对了,那这个叫「米娜複仇」的性爱剧到底讲的是什麽事啊?」

      克莱尔微微一笑,重新将她那温香软玉的娇躯坐回我的膝盖上,然后咬着我

    的耳朵说道:

      「这是根据古希腊的一个传说改编的,据说在远古时候,阿尔卑斯山上住着

    一位名叫弥娜的女神,这位女神法力无边,拥有天地间至极的美貌。她掌管天地

    间的一切,后来宙斯带领的衆神来了,爲了夺取女神弥娜所控制的神山——阿尔

    卑斯,所以宙斯幻化成一位美男子勾引弥娜,并与她交欢,在交欢的时候趁机夺

    取了弥娜的神力。失去神力的弥娜不是宙斯的对手,最终被衆神赶下了阿尔卑斯

    山,万念俱灰的弥娜发誓複仇,但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宙斯的对手,便将希望放

    在自己的子嗣上面,于是爲了生下一个拥有天地间最强法力的孩子,弥娜与阿尔

    卑斯山下的百兽交欢,最终生下了一个拥有熊的力量,豹的速度,鹰的眼睛,狼

    的耳朵的男孩……」

      「等等——。」

      听到这,我脑子?忽然一个闪念,打断了克莱尔的话。

      克莱尔的最后一句话我好想在哪听过……

      我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于是抱着克莱尔哭笑不得的问了一声:

      「美人,那个男孩是不是叫布雷斯塔。」

      克莱尔闻言一愣,摇摇头,不解道:

      「不是,叫阿塔曼,怎麽?你也听说过这个传说吗?」

      我闻言苦笑一声说道:

      「传说没听过,不过我小时候看过这个传说的动画片版本。」

      克莱尔闻言也愣了一下,然后讷讷的点了点头,显然不相信这个传说还有动

    画片版本。

      不过我没时间去跟她解释了,继续激动的追问道:

      「哦,这麽说来,肖蕾就是扮演那个複仇女神弥娜然后与宙斯交欢给咱们看

    咯?」

      「嘻嘻,不全是。」

      克莱尔闻言媚然一笑,然后贴近我耳边说道:

      「传说后面那个「与百兽交欢」才是肖蕾姐演出的重点。嘿嘿,那节目可不

    是我们这种一般女畜演的了的,只有肖蕾姐这种「超级癡女」才演的了的。」

      我闻言顿时大惊:

      「你这话是什麽意……」

      「嘘——演出开始了。」

      克莱尔话音刚落,舞台中间蒸腾红色雾气中,只见一身豹皮比基尼,风华绝

    代的肖蕾,手持一个古希腊长矛和盾牌,仿佛一个古罗马女角斗士一样笑盈盈的

    舞动到舞台中央。

      丰乳如脂,美腿如雪的性感女神肖蕾潇洒的一举手中的长矛,放蕩的舔了一

    下舌头,媚眼如丝的对我们眨了眨眼,充满磁性的挑逗道:

      「嘿嘿……卑鄙的家伙们,本女神来挑战你们了」

      「哦——!」

      周围的男人群纷纷扔下自己手中的女畜,疯狂的叫起好来。

      克莱尔媚然一笑,优雅的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掐着自己皮裤上的拉链慢慢的

    拉了下来,露出自己雪白的小腹,然后伸出玉臂握着我的手塞了她那粉嫩的跨间

    对我媚然一笑:

    这幺好的帖 不回对不起自己阿

    讚啦~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