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级生(12-13)待续
  • 发布时间:2018-09-15 16: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二章

    大姐杨泽唯的追击

        妈妈忽然想起两个女儿要吃早餐,离开我的身体、跪的起来,亲吻龟头;才走开準备早餐、妈妈几乎忘记穿起衣服,全裸的做起早餐看到妈妈忙忙碌碌,下面流着白色我的精液与妈妈的淫水交织,我的凶器翘了翘;注意到自己也是裸体就先到厕所沖洗,妈妈到门边说:等一下你大姐二姐下来时、记得叫他们吃饭,大宝在餐桌等妈妈!奇了、为什幺要“等”咧?穿好衣服出来没见到妈妈、姐姐们从客厅走来,叫两位姐姐吃饭!大姐说:不简单这幺早起!二姐说:我还在梦中吗?不错吗、损我!一起到餐桌吃饭。

        姐姐们坐在一起,而我坐对面、刚开始不以为意,但我的裤子内裤被剥下来;是姐姐吗?太远、不可能!谁呀!翻开桌巾、吓了一跳!是妈咪!Oh!My God是全裸!凶器又涨大起来!原来“等”是这个意思!大姐说:妈咪呢?在此同时妈妈以把凶器吞弄起来,我欧了一身!说:“殴……在我下面”姐姐们不懂其意?我回神说:在楼下準备开店。我爽快痛苦的回答,二姐说:大宝!你好像很痛的样子。我说:我的下半身被田美沙老师踢到、现在还再痛!(凶器没有休息,一直处于磨擦状态、不擦伤也难!)我想快点结束,一手抓着妈妈乳房、一手抵着妈妈的头上下移动,而大姐起身杓汤、穿着低胸睡衣又没戴胸罩,与妈妈同等级D杯、勃起桃红色乳头和乳房轻轻抖动,感官的刺激、抓着妈妈乳房的手移到妈妈的头,闭着眼睛、双手抵着妈妈的头用力压着、让妈妈嘴中的凶器自由发挥射出。

        当我打开眼睛时、发现大姐弯着的身体从桌底起来,脸色泛红、大姐说:我吃饱了、要上班去。难道被发现的吗?不久二姐也去上课。当姐姐们离开时,我示意叫妈妈可以出来,我起身站立、妈妈爬出跪在我面前,妈妈说:妈妈今天的表现好吗?我抓着妈妈的头髮往凶器贴附,用手把龟头的马眼渗出的精液点在妈妈脸上,并说:在我没回来之前、妈妈脸上精液不许擦掉、我要观赏!妈妈点头、轻吻龟头而离开。

        先上桐美铃导师的课,上到一半太累了、便举手向导师反应,到医务室休息、斋籐真老师见到我时,就说:这幺早就来找老师。我说:睡眠不足,想睡觉。老师说:为何睡眠不足。清晨被妈妈叫醒搬人……不是啦!货品。我看见床位便躺下呼呼大睡。

          不知睡了多久、我有听到锁门的声音,看到窗外还很亮;应该是中午休息时间、老师準备吃饭。起床时以为老师不在、但老师还坐在那?!决定玩一下老师。我忽然喊说:斋籐真老师、我的下半身很痛。老师走过来说:有给医生看过吗?我说:妈妈有带我去看、但医生说没事!可是现在很痛啊。老师说:大宝先脱裤子给给老师看看。我小心翼翼的脱起裤子和内裤,露出半软的阴茎;同时老师走到我面前、半蹲下来,观察我的阴茎!

        这时我看见老师半蹲、短裙下的白色内裤,中间略带潮湿有凸起物;上半身V字白色衣赏、钮扣包不住呼之欲出的F罩杯乳房,而脸上泛红、眼睛迷濛的发情讯号;使我的阴茎茁壮翘起,当斋籐真老师要开口说话时!我的臀部向前顶、凶器突进老师的口腔,双手抱住老师的头往后送、造成整支阴茎都在老师口中,只留卵蛋在老师下巴!由于事发突然、老师紧抓我的手想要般开,但我越是用力。

        直见到老师哀求的眼神和无法呼吸的唔…唔…声!我才把用力的手放开、但老师的头却没离开,抓我的手也没鬆开;便开始老师口中前无后继的吞吐套弄,臀部些微的抽插动作、和双手轻放在老师的后脑,埋在口内的阴茎,陡地更挺直了!随着迸涌而出的精液「老师把它吞下…」持续的吸准吞嚥!而没离开阴茎。

        也由于太大的刺激,阴茎又再老师的口中涨大、老师垂下眼,把口腔埋得更深入些!「呜…呜…」硬直又炽热的男性龟头,摩擦着她的唇、上颚、脸颊、甚至顶到喉部,老师不由得发出声音呻吟着。斋籐真把一头秀髮拨弄至耳际,重新更卖力地上下抽动着;慢慢地的斋籐真额头冒出了汗水,胸部起伏得更剧烈了,但我一付紧张貌、斋籐真用舌头开始沿着阴茎的内侧吸吮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