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妈妈与美少年的秘密淫姦教育
  • 发布时间:2018-10-16 21: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 丧失童贞俱乐部

    “什么?俊介是色情狂?”

    有一天的黄昏打来的电话,使我感到惊讶。对方说我的独子在电车上做色情狂行为被逮捕。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俊介会…”

    我这样问,因为还无法相信对方的话。

    “妳要我说多少遍,妳家的俊介,在电车里摸我的屁股。我把他交给警方,可是见他有悔过的样子,于是说我愿意负责,把他保出来了。”

    “很冒昧的问妳,妳是…”

    “我叫大谷真纪。我在车站大厦的卡特南咖啡厅等,请妳马上来。”

    打电话的女人用愤怒的口吻说完便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时,我已经陷入恐慌状态。我知道国三的俊介已经对性感到兴趣,没想到他的欲望竟然以这种方式出现…

    在俊介的房间,第一次发现刊载裸体照片的杂誌,是二年前他刚进入国中不久的时候。

    虽然感到惊讶,但想到自己的儿子是大男人了,产生奇妙的感慨。

    他好像每天都手淫,房间的字纸篓里丢着擦过精液的卫生纸。

    (要这样排洩欲望,不然无法安心的读书。)

    我这样想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顾虑,因写俊介偶尔会拿我脱下来的内衣手淫。早晨看一下洗衣机时,昨晚洗澡前脱的三角裤,显然沾有精液的痕迹。

    第一次发觉时当然感到惊讶,但也想到这是出自思春期少年的好奇心,所以没有特别的责备他。

    (应该早一点和那孩子谈一谈,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带着后悔的感觉换衣服后,去指定的咖啡厅。

    “卡特南”咖啡厅,是位在车站大厦地下室,好像也利用做为协商事情的场所。我进去时已经有八成的客人,里面很吵杂,但反而不容易被别人听到谈话的内容。

    俊介在最里面的厢座,像受挨骂的小孩一样垂着头坐在那里,前面坐着可能是打电话的那位叫真纪的女性。

    “对不起,来晚了,我是俊介的母亲一条沙绘子。”

    我这样寒暄时,真纪也没有站起来,只是点点头说:“妳坐下来吧,那样才好谈话。”

    在始终不抬头的俊介旁坐下,向服务生要咖啡后,对着真纪说:“这一次我儿子做出不礼貌的事情…”

    我深深一鞠躬,额头几乎要碰到桌面。

    “真是让人伤脑筋的孩子,妳是怎么教育的?”

    “真对不起,没想到他会…”

    “听说俊介是在K学园上学,让学校的老师知道,学校出了色情狂,不知有何感想。”

    听到真纪的话,我感到紧张,让学校知道这件事,免不了要退学。从小学就送到补习班,很难得的考上名校,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学校知道。

    “妳愤怒是应该的,我愿意道歉,做什么事都可以,但千万不能告诉学校…”

    我一面偷看俊介,一面向真纪恳求。

    真纪点燃香烟,眼睛看着天花板。

    (她大概想敲诈,不知道多少钱才肯放人。)

    如果是用钱能解决,不论多少我都愿意付出,不能为这件事影响俊介一生。

    服务生送来咖啡,谈话中断。在尴尬的沈默中,我偷看真纪的表情。

    “俊介,我要和你妈妈谈一谈,你先回家吧。”

    真纪突然这样说。

    我看一下俊介和真纪,对露出困惑表情的俊介说:“俊介,你先回家等我,这里交给妈妈吧。”

    俊介听我这样说,点点头,离开咖啡厅。

    在我和真纪之间,出现尴尬的沈默。

    “我…不知道该怎么道歉才能…”

    我战战兢兢的提出来时,真纪熄灭烟蒂笑一声,说:“妳好像有一点误会了。”

    “我是为儿子做的事情道歉…”

    “那种事不重要。我请你来这里,是要告诉妳俊介的想法。”

    “我儿子的想法…”

    我不了解对方的意思,露出困惑的表情。

    真纪从皮包里拿出名片递给我。

    看到名片,我更掉入五里雾中,因为名片上的印着:『丧失童贞俱乐部代表』

    (究竟是…)

    “就是那样呀,要让男孩们得到性交的经验,但也不必往坏处想,应该说是关于性的顾问吧。”

    “性的顾问?”

    “对,听他们诉说关于性的苦恼,尽可能的替他们解决。十多岁少年的苦恼,大概都和性有关。所以,俊介摸我时,在一时气愤下送到警方,但又感到可怜,因此想听听他的真心话。”

    真纪说到这儿,挺直上身,跷起二郎腿。

    (这个人很了不起,简直像外国人…)

    真纪穿黑色毛料的洋装,高高隆起的胸部,从下摆露出的双腿,远远超过女人的标準。

    (俊介一定嚮往这样的女性,才忍不住做出色情狂的行为。)

    色情狂是可耻的行为,但似乎我能理触抚摸真纪肉体的俊介的心情。

    “妳可知道俊介为什么摸我的身体吗?”

    真纪探出身体问。

    “我想…那是因为妳的身体很有魅力,那孩子有很多外国女郎裸体杂誌。看到妳远胜过日本女性的身体,一定是忍不住了。”

    真纪听我这样说,吃吃笑着摇头。

    “谢谢妳的讚美,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在电车里,还有高中女生、大学女儿、职业妇女等许多年轻的女性,可是为什么偏偏找我这样的欧巴桑摸呢?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这…这是…”

    听她这样说,确实很奇怪。真纪的年龄可能和我差不多,儘管有美好的身体,若想做色情狂的事,应该选年轻的女人才对。

    “我们谈另外一件事。妳过去有没有意识到俊介的视线呢?”

    “什么?俊介的视线…”

    “我是说,妳有没有感受到他把妳当做女人看呢?”

    “怎么可能…我是他的母亲呀。”

    真纪看到惊讶的表情,耸耸肩说:“所有的母亲都有这种想法,所以会出事。一点也不了解儿子的心思。”

    “难道说,我的想法错了吗?”

    觉得她瞧不起我,多少有一点生气,何况我自认为比谁都了解俊介的心情。

    “妳想想看,对一个男孩而言,第一个遇到的女人是谁呢?”

    “应该是妈妈吧。”

    “没有错。如果这位母亲很有魅力,妳说男孩会有什么想法呢?”

    “什么想法…母亲就是母亲呀…”

    “错了,那是错了。”

    真纪稍急躁的说:“母亲也是女人,对男孩而言,是性慾的对象。”

    “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刚才也说过,我是十多岁男孩的苦恼顾问,而且男孩的问题,以对性交的嚮往占大多数,想和母亲性交的男孩也不少。”

    “和母亲性交…”

    我紧张得几乎要站起来。

    真纪点点头,又说:“我过去为好几个男孩解决他们的童贞,其中有很多男孩在性交时,要求对我喊『妈妈』,把我当成他的妈妈性交的。”

    真纪的话带给我很大的冲击。

    看我默不作声,真纪继续说:“因为有这样的经验,我就问俊介是不是对妈妈的身体有兴趣,才选择我这样的身体抚摸。”

    “那么…俊介他…”

    “嘻嘻,我猜的没错。他说从很久以前就完全迷上妳了,还说手淫时从未想过其他的女人。”

    我觉得身体一团火热,知道俊介对异性有兴趣,可是没想到那个对象是我…

    “妳真的没有感受到俊介的眼神吗?”

    “我…一点也没有。”

    “又是这样的人,可是玩弄过妳的内衣吧?”

    “哦,有好几次了…”

    “那个时候妳就应该有警觉的,他是以和妳性交的心情射精在三角裤上的。”

    “我完全想不到那种情形,只以为他对女性的内衣有兴趣。”

    “不错,做母亲的一定会这样想。但现实是很严重的,即使再喜欢,一般的男孩也认为不能和母亲性交的。所以藉闻妈妈的三角裤的味道,射精在那里,发洩自己的欲望。”

    真纪的话十分有说服力。俊介把精液射在我的三角裤上,听她这样说,觉得儿子过去的眼神里含着热切的欲望。

    “真纪小姐,我该怎么办呢?”

    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真纪。说实话,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儿子的事。

    “以后的事要妳自己思考了。不过,根据我知道的实例,让儿子达到目的的母亲比较多。”

    “妳是说…”

    “没错,是和儿子性交了。”

    “真的有那种事…”

    “也许妳不相信,其实这是常有的事。大部分的母亲知道亲生儿子把她视为欲望的目标就会感到惊慌,但内心深处,会觉得很高兴。妳是不是也这样呢?”

    “这…那是…”

    真纪说的没错,听到俊介有这种思念,我感到很兴奋,彷如置身在初恋中…

    “我不是要妳一定得和他性交,因为这是妳自己决定的事。可是有了思春期的儿子,做母亲的就要有责任感,如果妳对俊介置之不理,他可能又会变成色情狂了。”

    “这…”

    “不是不可能的事,我就知道一个男孩弄髒妈妈的内裤受到斥责,结果去偷隔壁太太的三角裤了。”

    “偷…三角裤…”

    “男孩们都在寻找发洩自己欲望的方法,所以母亲只要做得到,就应该做的吧。我现在能说的,大概只有这么多了。”

    真纪说完,端起咖啡杯,喝一口。

    “这是很奇妙的缘份,希望妳能知道,我请妳来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妳这些事。”

    “谢谢,关于色情狂的事,真是对不起。”

    “不,没有关係。以后的事情,你们自己好好谈一谈吧。”

    真纪站起来,拿起帐单,以轻快的脚步离去。

    ***

    页: 1 2 3 4 5 6 7 8 9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