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梦记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艳阳高照的七月初,天气酷热。一个国字脸、身材壮硕的青年,顶着太阳骑车在柏油路上。口中喃喃自语…什么鸟天气嘛!好好的冷气室不待着,还有少芬陪着闲聊多好,偏偏现在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太阳下骑车,真是犯贱。

    这青年是杨圣华,今年才从中坜的专校毕业,少芬是他的女朋友,也是房东的小女儿,还在醒吾专校唸书。等着入伍服役的圣华,并没有在毕业后,马上回到家中,一来家中并无兄弟,父母又忙于工作,日子实在难过。况且好友们还在这里,大伙嘻嘻哈哈的可打发时间。二来离入伍的日子愈来愈近,他也想就近陪陪少芬,捨不得离开。

    想起少芬,心中不由得一阵甜意,长长的头髮及肩,面容清丽明亮,身材高挑,是个让人感到眼睛一亮的讨喜女孩。尤其在最近,天气炎热,往往一身凉快的穿着和又紧又短的迷你裙,总令圣华慾火翻腾,胀痛难消。

    若隐若现的丰满胸脯乳沟深陷,雪白无瑕的大腿,从窄短的裙中露出,几次险些令圣华当场出丑。

    记得在两年前,刚考上学校来中坜注册时,无意中在学校附近的小店中看到她,从此难以忘怀,夜夜入梦。当他知道房东苏先生是她的父亲时,拼着每月高出别人两仟元和不准在屋内打麻将的代价,硬是把房子租下来。为了这件事,好友还连连责怪他,最后只好以代朋友垫差价来收场。

    幸好老天有眼,近水楼台加上特意的製造气氛及好友的帮助,少芬总算对他另眼看待,尤其最近这一年来,感情进展更是快,虽然两人间尚未有过性关係,但在彼此间情意绵绵之际,拥吻缠绵上下其手,而从少芬身上抚摸到的肌肤弹力十足,鼻子传来的丝丝髮香,再再都让圣华消魂不己,难以自持。

    机车在火热的公路上,慢慢的前进。圣华因为心中有事在想,倒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感到那么热了,回忆少芬心中自然甜蜜无比,但只要想到这两年来,替好友林丰补足的房租差价己经快五万元了,真是心头滴血愤恨不平,若再加上当初追少芬时,林丰那小子趁火打劫猛敲竹槓,更是让圣华觉得恶梦连连,有苦难言。

    林丰是圣华高工时的学弟,由于圣华曾经重考过,待在补习班一年。在补习班上和当时是三年级的林丰同班,坐在同一排上,因为同校彼此间曾见过照面,自然较为熟识,又谈得满投机的,于是便成了好朋友。

    联考后两人因成积相差不多,于是便同时进这所专校,圣华是机械科而林丰是电子科,就在圣华迷恋少芬时,想租苏先生的房子,而林丰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厝脚”,与圣华同进退啰!想到林丰就让圣华感到头痛。

    *** *** *** *** *** ***

    自从六月中结业以来,就没看见他过,毕业典礼上也见不到他的人,在公告栏上看到他的成绩时,圣华吓了一跳,有一科电脑的专业学分被死当,肯定毕不了业。

    “这怎么可能?”圣华讶异的脱口说出。圣华心想,林丰向来学业、运动、交友、人际关係等…。科科拿手,名列前矛。一年级时还拿奖学金,是社团代表,就以这次的成绩来说,除了这科以外,其他的科目都在九十分以上,实在没理由呀!圣华跑到林丰的班上问他同学,才知道是因为和课堂教授有冲突,期中考后就常旷课,连毕业考时,那科目又缺考,不死当才怪!

    “课堂教授是谁啊?”

    “是李教授。”

    “你是说去年九月才从美国回来的李玉玫教授?”

    “不是她还有谁呢?”

    *** *** *** *** *** ***

    就在十分钟前,当圣华和少芬在客厅吹冷气闲聊时,这个“失蹤”多日的林丰,总漭晶话回来了,接过电话的圣华劈头就骂︰

    “你死那去了?现在才打电话来,全世界都在找你,你知不知道啊!”

    “我去环岛一週啊!”电话那头传来林丰那狡滑又神密的笑声。

    “你好样!害我担心好多天,打电话到你家,也说没回去,真把我急死了。”

    “急死了?我看是爽死了才对吧!没有我这个“五百瓦”的在,你和少芬会那么乖?”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