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生春情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罗少良出生于南中国的大城市──广州。在他的记忆中,没有父亲的影子,因为在他尚无记忆不懂人事之前,他的父亲在当地作了一次相当大而轰动全城的桃色案件,就在这个非常的案件中,他的那条老命被桃色淹没了。于是罗少良失去了父亲,那时他仅四岁。

    这桩桃色案件发生之后,社会舆论对罗少良的这位孽父一眨而送了老命,舆论及新闻的背后,捧红了一个女人,说这个女人,温柔、端庄美丽而贤淑。他具备了一般女人所没有的优点,拥有一般女人所没有的美好德性。这个女人,就是罗少良的母亲。

    这件事对罗少良来说,是无所谓的,无所谓什么幸与不幸,因为他虽失去了倍加毁誉的父亲,得到了逐渐走红的母亲。

    一个女人平白的能够轻而易举的走红,其中道理就是不讲,读者自也不难想像得到,试问:除了牲牺色相,还有什么方法。

    说起他的这位母亲,确是一位倾城的尤物,至于她有没有新闻所报导的完美德性,我们也不必查究;就凭她丈夫的桃色案件而使自己走红,当红得发紫的时候,她丈夫的那条狗命也掉了,其德性的好恶,自不言而喻了。

    当时的罗少良,记忆尚在朦懂之时,不过他已知道自己有无数的爸爸和父亲,凡是和他母亲在一起玩乐的男人,临走时,总是嘻嘻哈哈的逗他,叫他喊“爸爸”,如果乖乖的喊了,就会得到一包糖的零用钱,或者更多一点。

    在他童稚的脑海裏,是不知道“爸爸”的含意的,只要有此小费获得,就不放过任何机会,叫一次多一次的钱,又何乐而不叫呢?

    罗少良就在这逢人就叫“爸爸”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到目前为止,与他日常接触的除了他的母亲佣人王妈外,自然就是凯莉。

    背起书包上学校的路上,他的脑海,完全被凯莉的影子所佔有了。

    一入校门,他就看到了凯莉!

    他看到她站在那里等自己,就放大脚步跑了过来。

    “凯莉,妳早!”他气喘吁吁的说。

    “早,你也早!”

    “我!………我!……………”

    “你怎么样?”

    “我,我!…………”

    “看你那副死像!”

    她佯装生气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回头就走!

    “喟!凯莉,凯莉!”

    她又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他连忙追上去说:“凯莉,妳不要怪我,我实在是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可是一见到妳就,就……”

    “就怎么样?”

    她抬起头来,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也许是我太紧张的关係,一见到妳就……就讲不出话来!”

    “少啰唆!”

    她气冲冲地边说边走了。

    他赶忙上前拦住了她的路,她只好无可奈何约又站住了。

    此时已是最后的关头了,他再不能迟疑,再不能顾虑了,于是吞吞吐吐地说:“希望妳不要怪我,我一直在想着妳,尤其昨天晚上,一夜都想妳,想得要死!”

    “混话!”

    她怒目狠盯了他一下,像真的生气了似的悻悻的走了!

    他仍然痴痴的站在那里,盯着她的背影!

    这一天他(她)们的人虽在课堂,但他(她)们的心飞出了学校。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的时辰,他(她)们俩不约而同的挨到最后才离开学校。

    当他(她)们一前一走出校门的时候,已是薄暮时分了。

    “不要跟我这么紧!”凯莉似填似怨的回过头来说。

    “妳说什么?”

    “死样子,跟得那么紧干吗!”

    “妳知道的,多离妳远一步,就像要失去妳似的!”

    “死像!”

    “亲爱的,只要你愿意骂,妳可以尽情的骂。”

    他一面说着把书包披向后一点,上前就拉住了她的手。

    “走开、你要想死!”

    她摔开他的手,竟自向前走去。

    他不放鬆的紧跟上去,说:“如果是因为妳你话,就是去死,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又翻了一个白眼,说:“也不害羞,怎么说得出口!”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