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狩魔手记】龙城秘闻
  • 发布时间:2018-11-02 14: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嗒嗒嗒……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回蕩在这座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暗黑龙骑总部大楼前,门口两边的卫兵身体一震,立刻将本来就很挺拔的身躯挺得更加笔直了些。当这种声音响起时,只会意味着一件事:帕瑟芬妮来了。

    果然,帕瑟芬妮有如幽灵般浮现,踏着长长的台阶,昂然走进了暗黑龙骑的大门。她刚一现身,两名卫兵便啪的敬了个最标準的军礼,他们望向帕瑟芬妮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兴奋和一点点隐藏起来的欲望。

    看到她深黑色制服上繁複的暗金纹饰,双肩上盘绕着的暗金玫瑰花枝,以及领口处一枚暗金以的盾型纹章,两个门卫眼也不敢斜视,低着头将大门打开迎接这个暗黑龙骑最年轻美丽的将军帕瑟芬妮。

    帕瑟芬妮走得摇曳生姿,脸上却全是完全不加掩饰的冷漠与高傲。她沿着大厅的正中线,笔直走向铺着猩红地毯的楼梯。挑空的大厅中尽是那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声,对面墙壁上的铜龙也将全部的目光尽数投注在帕瑟芬妮身上!

    大堂中进进出出的人们全都停步,望着出任务归来的帕瑟芬妮,所有凑巧站在她前进路线上的龙骑都急急忙忙地闪到了一边。

    这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暗黑龙骑的制服将她曲线完美的身材完整地勾勒出来。她一头灰发高高盘在脑后,美丽的脸蛋上似乎凝着冰霜,深灰中透着绿色的眼中更是透着些疲倦。

    帕瑟芬妮的疲惫已经无法掩饰,她缓步走入大楼,微微一愣,平常空旷的大厅中站着数个男人,虽然几乎暗黑龙骑的每一个人都会对高高在上的帕瑟芬妮有所幻想,却没人有敢于当面表露出来。不过今天似乎是个列外,好多平时难得一见的家族都派了人在大厅中等候着她的到来,并且这些人都毫无列外的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那赤裸裸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吃掉似得。

    微微皱了下眉头,帕瑟芬妮没有理会这些人的意思,快步走入电梯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楼下大厅的这些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嘴角都露出一丝淫靡的笑意……

    柔和的灯光缓缓亮起,空气循环系统不停地将新鲜的空气送进来,并且配上了草木的清香。这是真正全天然的香料,以帕瑟芬妮的挑剔和苏的敏感,也找不出任何瑕疵来。舒缓的背景音乐开始响起,全透明的淋浴间开始喷出淡淡的水雾。这是浴室的智慧系统根据存水量判断不够启动浴缸,因此启动了淋浴间的预热程序。

    帕瑟芬妮双手扶墙身体微微前倾,微微有些刺痛的水流沖到身上,溅起一片片水花,她歎了口气,一双白得极为眩目的玉手在自己身上快速地擦拭着。

    没过多久房门悄然打开,带着一身水雾的帕瑟芬妮走了出来,她已换上了那身经典的职业OL装,坐到办公桌后面查看着电脑上的任务情况,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

    天黑了,六楼帕瑟芬妮办公室厚重的大门拉开了一道缝隙,走出来一个四十余岁年纪,西装笔挺、外型精明干练的中年人,他非常优雅的一躬身,和门内的帕瑟芬妮握了握手,语调热忱充满感情地说:“尊敬的帕瑟芬妮将军,我的条件应该说是非常优惠了,希望您能够认真考虑一下!您只需开口说一句话,我的人脉及资源,都可尽全力为您效劳!”

    他嘴上说得热切动听,手却是紧握着帕瑟芬妮的手不放,这可就怎么都谈不上尊重了。而且他裁剪得非常得体的长裤中央微微凸起,显然是想到了些非常不尊重帕瑟芬妮的事情。儘管他微躬着身体,很巧妙地掩饰了生理变化,可是这座楼里每一位暗黑龙骑都是战技方面的专家,只用感应就可以觉这些异样。

    帕瑟芬妮脸上依旧保持着含蓄而又典雅的笑容,仿佛一无所觉,又好象一点也没将中年人的无礼放在心上,轻声说“请让我在考虑一下!”儘管脸上的表情完全凝固的像一个冰块,可是距离起伏的胸膛却显露出她的不安。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脑响起了嘟嘟的报警声,还有半小时,苏就会因为缺乏药品而死去,可是她的帐户上已经是一片赤红,再也不能透支一分钱出来。

    又过去了一分钟。

    帕瑟芬妮头痛得如同要炸开。她今天淩晨才回到龙城,已是孤身转战千里,七日七夜不眠不休,连续完成了六个任务。回到龙城后,她只是略作梳洗,就赶到了办公室,接待一拨又一拨早就联繫好了的借款人。这些人就象在暗中达成了一致似的,竟然没有一个人的条款中不涉及到她的身体。也或许这种趋同性的背后并无其他阴谋,只是这个时代雄性源自荷尔蒙的劣根性的不加掩饰的显现而已。

    帕瑟芬妮安不安地在室内来回走着,心内有猛烈的火焰在燃烧,但却压抑着,不迸出来。她调出任务列表,大略一扫,即现上面危险程度高、相应的酬劳和贡献度也高的任务都显示已经被人接去,余下的只有那些琐碎且耗时,当然也没什么风险的小任务。这是巧合,还是故意?

    中年男人胸有成竹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中用一种非常放肆的目光看着她修长的双腿和浑圆的臀部,这是一双笔直的腿,长得让人口乾舌燥,肉色的丝袜充分展示了她完美的曲线,越过膝盖上二十公分是一条遮住了半截大腿的灰色一步裙,从纤细的腰上末入裙内的白色衬衣,翻过恰好长满衬衣的胸峰,随后是修长的脖子,无可挑剔的面容以及盘在头顶的灰发,裤子下面的耸起也越来越高。

    可是……她有些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年轻得还有些稚嫩、那个固执地坚持着自己梦想的弟弟,他身上有她最喜欢的纯净,所以一直以来,她都非常地照顾他。可是现在,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吗?帕瑟芬妮压根不相信接管了海皇三叉戟的他会毫无耳闻。那支部队倾注了她太多的心血,具有独立且高效的情报体系,甚至于不比梅迪尔丽掌握下的审判所差多少。

    可是……他就可以眼看着自己沦落成那些男人的玩物吗?或许,仇恨真的可以彻头彻尾地改变一个人?

    帕瑟芬妮默默取过办公桌上升起的一杯烈酒,一饮而尽,火一样的酒浆沿途灼烧着她的身体。“弟弟……你真的希望我成为别人的玩物么?”望着毫无动静一片深红的显示器,她猛地握紧手中的铅笔,哢嚓一声手中的铅笔竟然被她捏成了粉末。

    又过了一分钟,只剩下五分钟了,她轻轻歎了一口气,心中渐渐泛起冰冷的失落感,转身走到中年男人面前,优雅的红唇颤抖地微微张开:“只有一天……五天的药费!”

    “不不不……”中年男人摇着手指得意地笑着:“一天一支药剂……”

    帕瑟芬妮脸色难看起来,沉默了一下,换换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快步上前一伸手,抓住了帕瑟芬妮的一只手:“亚瑟家族愿意为您服务!”

    他紧紧地捏着帕瑟芬妮纤长冰腻柔软的右手,俯下身去轻轻吻在雪白的手背上,帕瑟芬妮的眼瞳中,出现了短暂的失神和空白,她猛地抽回了手,就像被炽热的岩浆烫到一般,身子后仰连续退了几步,直到撞到了办公桌边才停了下来。

    男人迅速上前搂住如蛇一样的细腰,将龙城最美丽的女将军牢牢地控制在桌子边上,张开大嘴就向她吻去。

    “钱呢……”帕瑟芬妮噁心地扭过头去避开男人贴过来的大嘴,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和几乎要挥出去打烂对方脑袋的拳头冷冷地问道。

    中年男人双手紧搂着她的身子,紧紧第贴在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身上,享受面前这个令龙城所有男人朝思暮想的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令人蚀骨的惊人弹性和幽香的热气。听到帕瑟芬妮的问话,他轻轻笑着,将身体前压,压的帕瑟芬妮不得不向后仰去,上半身几乎要躺倒桌子上:“放心,马上就好。”说完探手将显示器拉到自己面前,接着开始快速地在萤幕上指指点点。

    男人借着输入帐号的机会,将胸部紧紧地压向帕瑟芬妮,胸部和胸部紧紧贴在一起,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胸部那让人血脉沸腾的轮廓。帕瑟芬妮身体极力后仰,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还是免不了与男人紧紧贴在一起。

    他不禁兴奋地借着这个机会狠狠地顶了几下,以缓解开始有些胀痛的下身,

    “嗯……”短促的呻吟刚刚从口中洩露出来,就消失的无影无蹤。柔软的阴户被坚硬的阴茎隔着衣物使劲地顶着。帕瑟芬妮双目紧紧地盯着萤幕,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强忍着心中的羞愤与痛苦,看着显示器上面叮的一声轻响,那显示赤色的数位正飞快地减少,同时她可以调用的款项也在增加着。

    看着眼前的萤幕,她的脸色极为複杂,双手僵硬地撑在身体两侧,手背上青筋暴起,竟然将坚固的合金桌子也按的深深陷了下去。

    男人轻笑着回过头来,低头在她鬓角处闻了闻那淡淡的幽香,突然一张大嘴,一口咬在了她平滑细腻的脸蛋上。

    “唔……”那柔腻的触感是如此的蚀人心扉,男人的喉间发出一声性福的呻吟。被男人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帕瑟芬妮心中充满了无尽的耻辱感,身上的这个男人本身的能力并不出众只有区区四阶,如果是平时的话自己根本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能够解救一名将军的财政危机,说明这些人都是非常有权势背景的人,就算放在过去,有亚瑟家族在后坐镇的帕瑟芬妮最多也就是抽两个耳光,打他个鼻青脸肿就算完事,不能当真动手杀人的。可是现在,她不但连抽耳光的资格都已失去而且不敢反抗他的骚扰,因为自己还欠着巨大的债务,如果拒绝他的话,苏就会毁灭,再忍忍吧,只有一天而已,再说刚进入龙骑的时候自己也不是没有受过类似这样的磨难,帕瑟芬妮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男人的脸和女人的脸紧紧贴在一起,在那如雪似冰的清凉肌肤上擦了擦,左手已经摸到她的头发上,指尖出传来的触感柔顺光滑,另一只手慢慢向她傲然挺立将制服绷的仅仅的胸部伸去,那圆浑的曲线让人爱不释手。

    帕瑟芬妮那敏锐的肌肤完全可以感觉到男人身体散发出的热量,她扭过头去,不想再看身上恣意蹂躏自己的男人,却不想她的这种抗拒更加增添了男人的欲火。男人的双手毫不顾忌的放到她那被短裙紧紧包裹着的臀部,用力在上面揉捏着。

    就在帕瑟芬妮以为这个男人会在这里就地要了她的事后,身上的男人突然想起什么,起身后退了一步,他嘿嘿地笑着:“作为对您的敬意,请您随我去一个地方,当然之前要换上你的将军制服。”

    帕瑟芬妮脸色难看许多,她一下子想起了二十年前血腥玛丽的遭遇,难道今天轮到自己了么?她咬了咬牙,转身进到隔壁的更衣室。

    就在她刚刚脱下套裙的之后刚要换上军装,门外的男人那阴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对了,将军阁下,请不要穿内衣,您的雇主们希望看到你不穿内衣的样子……呵呵……”

    “什么?”帕瑟芬妮低头看了看自己洁白身体上那诱人的黑色透明蕾丝内衣“算了,反正就五天忍忍就过去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她双手背向身后胸衣的挂钩伸去。

    当帕瑟芬妮沉着脸穿着制服走出来时,这个中年男人的眼睛一亮,欣喜地笑了,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试管,里面装着半管粉红色的液体。

    “为了保证期间你不会反悔,现在请你喝下这杯药剂……”中年男人得意地,将试管在她面前晃了一晃“放心这支的药效同样药效只有五天,你是龙城的将军,我们绝对不敢把一个九级强者怎么样,但也要防备你反悔!”

    帕瑟芬妮愣愣地看着那个试管,犹豫了一下,刷的一下抢过试管一仰脖将里面的液体全部灌入自己的口中。

    “呼……”她啪一下将试管扔到角落里,红着眼睛恶狠狠地对着面前的男人说:“现在你满意了吧?”

    “好的……那么请跟我来吧”中年人绅士一般的弯腰伸手,引领着帕瑟芬妮向外走去。

    “啊……”坐上电梯时,帕瑟芬妮微微晃动一下身形,感觉到所有骨骼都传来微微的酸痒,全身变得酸软无力,所有的肌肉都好像喝多酒失去控制一样,在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让她连提起手来都有些困难,帕瑟芬妮脸色变得有些不好,没想到这种药剂竟然是专门为她设计的,完全封锁了她的能力。

    “来……我扶您出去”男人笑着,小心翼翼地伸手架住帕瑟芬妮,向外走去。

    暗黑龙骑门口的两个门卫看着从电梯里走出的两人眼珠子不由的瞪得老大,从不给人以机会的龙骑将军竟被一个老男人搀扶着走出来,她全身依靠在男人的身上绵软无力的样子让人肾上腺素猛地升高,特别是那身紧紧贴在身上的制服在她的走动中明显地颤动了几下,轻易地就能看出她的制服下面居然没有任何衣物。

    两个门卫的裤裆立刻直立起来,高耸在那里似乎再像她致敬,帕瑟芬妮脸色一红,低下头装着没有看见,慢慢被男人扶到门外的车上,扬长而去。

    拉尔文森林庄园位于龙城西南部,是一片占地足有数十平方公里的庞大产业,正如庄园名称所示。这片区域包括了大片的森林,一座小山,一条居中穿过地小河,一座城堡及几个分散在各处的庄园。

    和许多现代新兴家族的实用风格不同。法布雷加斯家族仍然保持了古老怀旧地传统,城堡和庄园古色古香。许多装饰和配件搜罗自各地地废墟,是货真价实地旧时代货色,庄园地饮食也不例外。依然以旧时代地方法腌制熏肉和酿造红酒。

    穿越领地的小河水则被引入一个人工湖中。并且分出一条支河环绕着古堡,在如今的时代,这当然没有任何防御地意义,更多的是起到装饰作用。

    整个拉尔文森林地区。都看不到什么新时代地工业。完全像是旧时代十八世纪地乡村生活,时间仿佛在树荫下、河水边打着盹。一切都那么安静,缓慢。

    今夜平时宁静的庄园被无数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人物所打破,宽广的大厅中数十名中老年人聚集在一起,焦急地等等着前方传来的消息。

    老法布雷加斯骄傲地看着这一切,他虽然老了,但是身体情况绝对不象他地年龄那样老迈。在家族地生化实验室中。抗衰老药剂已经取得了突破,可以通过实验室合成的方式获得少量稳定而有一定效果的药剂。这当然十分昂贵。而且除了需要大量极难获得的原料外,合成反应的不可控性仍是一个无法解决地难题。低下地成功率使得这种药剂还远远无法量产。不过已经足够老法布雷加斯使用了。对他来说。现在重要的是有或者没有。贵还是不贵根本就不是问题。

    一想到帕瑟芬妮那身看上去非常正统典雅套装下包裹着地充满了爆炸性力量地性感,老法布雷加斯就禁不住兴奋起来。身体也随着产生变化。睡袍上顶起了一个高高地突起,完全不象一个已经六十五岁老人应有的硬度和体积。在他看来,只要得到了帕瑟芬妮,所有地代价其实都是值得地。如果不是为了引帕瑟芬妮上钩。他也不会苦心布下这么複杂而隐晦地局,当然,现在情况顺利得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在他原本的计画中,要收伏一个财政破产并且失去家族支持的女将军,也需要至少一年左右地时间,可是他没有想到,苏竟然会需要如此惊人的治疗费用。而帕瑟芬妮居然还付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