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伦的狂涛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NiveK.

    (楔子)

    我叫做张凯文,17岁高二升高三,父亲早在12年前就因为心脏病死亡。我有两个姊姊,一个妹妹,分别相差2岁。在我的爸爸死了之后,我们就一直是由妈妈拉拔长大。

    第一章 二姊的口交

    我现在正在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二姊灵活的舌头和娇嫩的小嘴的服务。看着胯下的尤物认真的吞吐着我不算长(大概只有5、6寸)的阴茎,心里实在有说不出的爽快,口交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射出方式(比正常体位元喜欢多了)。

    “不行了……二姊……我要射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二姊的攻势。

    二姊的头淫蕩的随着我的高潮上下摆动,嘴里并发出“啵啵的声音。因为二姊的加速,我也“嘶~嘶~的喷射出我的精液,姊姊并没有犹豫,大口大口的吞下我的阳精,露出陶醉的表情。

    “小弟,你最近怎么越来越持久了啊?想当初你2分钟就出来了,现在都要30几分钟,害我累死了。

    我一只手抚摸着姐的头发,尚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还不是被妳锻链出来的。

    “好了,你现在爽了,我还没消火呢!二姊抗议道。

    说完,二姊就自己跨到我的大腿上,整个上身再趴到我的身上开始和我“唇枪舌战”一番,她将舌头“整个”放到我的嘴里,(有时候我真怀疑她怎么办到的……)努力的抠着我的舌头,大力的吸吮着我的口水,接下来她放弃了我的舌头,开始攻往我的乳头,她先用舌尖在乳头上轻碰,接着将整个乳头含进去,而舌头又不停的在乳头上轻点。

    经过这些刺激,我萎缩的阳具早已顶天立地了,我提醒她“姊,可以了。二姊一听,便急不及待的抓住我的肉棒往她早已氾滥的秘穴塞,“噗嗤一声,肉棒已经整根插入穴中,紧接着抽插了起来。因为感受到紧实的压迫,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而二姊却开始浪叫了:

    “喔……好弟弟……哼……嗯……你的鸡巴……好粗……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痒……哼……嗯……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切,嘴里不时的发出无意义的声音:

    “啊……啊……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对……顶深一点……插死我……啊……啊……啊……啊……我……要丢了……

    二姊高潮了,趴在我的胸前不住的喘息。随着二姊阴道壁的收缩,我也毫不留“精”的射入二姊的身体。我在射了之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我们就这样睡着了。

    一觉醒来,二姊已经不见了,我也只好起身梳洗一下。出到客厅,看到一张纸条,原来二姊去逛街,我只好用微波炉热了一些披萨,一边看电视,一边将就着吃了。

    这时大门突然打开,我本以为是二姊回来了,没想到却是妈妈,我奇怪的问道:“妈?妳不用上班吗?

    “我今天开始休假,一个月。

    “我暑假也剩下一个月耶,有没有计画到哪里玩啊?

    “下礼拜等妳大姊回来再说吧,好不好?

    我大姊目前是大学生,住校。

    “好吧。我其实也没有真的想到哪里去。

    妈妈拿好衣服往浴室走去:“呼!全身都溼透,热死了……

    这时我将视线由萤光幕转移到妈妈身上,原来妈妈身上的T-Shirt已经几乎全湿了,内衣的线条清楚可见,而那对丰满的巨乳好像要跳出胸罩般的随着妈妈的移动而跳动。我摸摸我那渐渐变硬的阴茎,心里想着:“总有一天要用那对肉包好好肏一下……

    这时大门再度打开,原来是二姊回来了。

    “阿文,你醒啦!二姊一进到客厅就向我走过来在我旁边坐下。

    “醒啦,还有“牠”也醒了。我忍不住作弄她。

    没想到她拉开我的拉鍊,一嘴把我的阳具含进去,边用含糊不清的口吻说:“我来帮你降降火吧!

    “姊,妈在洗澡耶,在这里不好吧!?我有点不安。

    二姊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用舌头抠着我的龟头,一边用右手搓弄着我的阴茎,一边用左手抚弄我的阴囊。

    大概是刚睡醒吧,我过不到十分钟就快射出来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