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茵茵的俘虏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一个生物学教师,教的是中二及中三班,一踏入课室,我险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学生之中,有几个女的长得很漂亮,比起甚么港姐、亚姐不惶多让。

    她们青春活泼,除了漂亮之外,还很顽皮。我一开口介绍自己,班中的女孩子,就脱口而出,有的赞我英俊,有的说我性感。

    我自我介绍之后,有一个女孩子亦站起来自我介绍,她叫做露丝,原来她是班长。她走出黑板去写出自己的姓名,站起来时,才知道她很高,身材也很好﹗

    年纪轻轻的她,已经有一对高耸的胸脯,而使我心中砰然跳动的是,她的迷你裙很短,短到我险些看到她的内裤﹗

    惊魂甫定,露丝回到她的座位去。不过我发觉她把擦黑板的擦弄跌了,于是俯身去拾起来,一俯下身,我立即满天星斗。

    原来那些一女孩子们不知道是否故意诱惑我,她们全部张开了裙子内的双腿。一时之间,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的内裤,全入我的眼底。有几个女孩子的内裤是超迷你型,隐约间,几乎连毛发也露出来了﹗

    我还未显露教师的威严,已经给这群女孩子弄得心神恍佛,意马心猿。

    接着,我开始授课。时下的女孩子,大瞻到令我不相信。有一个自称是茵茵的女孩子,竟然问我一个问题﹕人身上有那个器官,会在兴奋时直径阔了几倍﹖

    我给她问得不好意思起来,期期艾艾的不知如何作答。后来茵茵自己揭开谜底,原来那是瞳孔。

    她们哄堂大笑,笑我身为生物教师,连这简单的生理常识也不懂。

    另一个女孩子又问我一个谜语﹕“男孩子性器官﹗要我猜一句成语,我当然答不出,后来她们揭开谜底,是『来日方长』﹗

    这些女孩子,年纪在十五六岁左右吧﹗竟然这么大胆,真是世风日下,令人难以置信。我第一堂上课,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完结了。

    以后,我经常给这些女孩子作为开玩笑的对象。可能由于我作风民主,年纪也不太大,成为她们经常挂在口中的斯文小白脸,故她们对我越来越具好感,竟然自动减少作弄我。我的同事们都相互诉苦,时下的女学生实在太过大胆,而且无心向学,所以他们完全失去了自信心,教学兴趣也越来越低。

    我的情况却与同事们不同,我发觉这些学生们渐渐不单不再作弄我,还在暗恋我。不知是否露丝发起的暗恋潮,女孩子们争相和我亲近,尤其是在实验堂时,女同学们常用各种藉口非礼我。

    其中最大胆的是茵茵,她有一次竟然乘乱用手摸我的下体。我很辛苦才挨过了半个学期,到了接近期考的时间了。

    这个周末下班,我在校门口踫到茵茵。这个茵茵,是迷你的大哺乳动物,她年纪较大约十八,但以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有三十四寸的胸围,实在相当厉害。我试过几次给她用一对巨型的乳房踫着、压着,压得我砰然心动,心跳加速。所以我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也怕自己控制不来。

    茵茵说有事要我帮她,她楚楚可怜的跟我说话,说了几句,竟然哭了起来,梨花带雨。原来她平日抄的笔记簿丢失了,考期接近,一定不合格,希望我能帮她的忙。

    我不知如何推却她,在她的盛情邀请下,祇好跟她回家去,替她补习。

    入到屋后,我才知道她家中祇有一个人,她解释说父母都去了游埠。于是我们到她的的闺房中补习。

    她房中布置得很罗曼蒂克,而且有音响设备及电视机。我花了不少精神跟她补习,但她祇认真了一会便说倦了,要唱歌,于是开了卡拉OK硬要我跟她一起唱。

    唱到一半,不知如何,电视机突然播出成人录影蒂。三个女孩子拥若一个男人,都是一丝不挂的,有如天体营中,在互相嘶咬﹗我当堂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

    茵茵亦在此时发难,她像发花颠一般拉开了自己的上衣,还解开乳罩的扣子,硬要我吻她、吮她。

    我拒绝,并想离开这房间。不过我还未来得及逃走,茵茵已经像饿虎擒羊一般搂住我,她主动的吻我,同时解开我的拉链,我血脉愤张,脚步移动不了。

    这时候,我就如一只小白免,静侯她的吞噬。茵茵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难以形容的幽香,我给她弄得心绪不宁。当她把自己的乳尖硬塞入我的嘴巴时,我终于忍不住,拼命地吮了一口,而吮了一口之后,更加难以抑制。她把我拉上床去,也不知甚么时侯,裤子已经脱光,她把自己的下体硬挤到我的嘴巴前,我小心翼翼地吻了一口,跟着我发狂了一般吻个不停,把她那湿润的地方又舔又舐。

    茵茵也替我脱得精赤溜光,然后爬上我的身上。年纪轻轻的她,原来在性方面的经验如此丰富,她教我不必乱撞乱沖,要用丹田之气才能表现自己的男子气慨。到后来,她完全采取了主动,她骑在我上面,如一个勇敢的骑士。

    然而我还没有进入她的腹地,就很快就投降了,她摇了摇头,抹去我射在她阴道口的精液,笑着说我是个初哥。于是又教我如何养精蓄锐,卷土重来,还用她的樱桃小嘴替我作『人工催谷』,我终于雄风再振。跟看又做了一场轰烈激战,这次我终于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道。

    茵茵显得有点儿不堪消受,她皱眉苦脸地忍受我的肉棒。这时我已经疯狂起来,为了一雪刚才兵败城门口的耻辱,我捉住她双腿狂抽猛插,直至我在她的阴道深处射精。

    完事之后,茵茵竟然落红片片。我奇怪地问她既然是处女,性经验又为什么这么丰富,茵茵笑着回答我是因为她看了很多色情录影带。

    我床上倦极而睡。醒来时我见不到茵茵,无意看一看床头的小桌子上摆了茵茵一张身份证,我一看之下,吓得心惊胆跳,她自称十八岁,其实并未够年龄。

    经过这一次之后,茵茵的生物科成绩,是一百分,她的死党们也全部九十以上。虽然我艳福齐天,但我是一直心惊胆跳,如果这一群女孩子,有那一个不满意,要对付我的话,就很容易弄出丑闻来。到时,不止会名誉扫地那么简单,如果告发我诱姦未成年少女茵茵,就难逃牢狱之灾。

    难怪这一群女孩子在成绩方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她们这样的学习态度,这样的成绩,竟然可以取得九十至一百分,这简直是没有可能的事,我和她们都心知肚明。而我身为教师,教出这样的学生,亦无颜见江东父老。

    不过,她们的诱惑力是实在惊人的,有一次茵茵在升级试之后,成绩表将发之际,约了十四个女孩子一起跟我去渡假,在渡假屋之中,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时还未到炎夏,那些女孩子们已经不理三七二十一,个个都争着焕发出自己的青春活力,在渡假屋的客厅里就随便更衣。一时之间裙子、恤衫、奶罩、内裤、袜子在屋内乱飞,好像蝴蝶穿花般,煞是好看。

    这群女孩子,都是十七八岁左右,青春美丽,玉腿纷飞,燕瘦环肥,使我顿时全身炽热起来。这些女孩子,我从来没有欣赏过她们的身材,除了茵茵外。

    茵茵曾经很认真地答允过我,一定不向第三者说出我俩的秘密。据我所知,茵茵的父亲是一个相当高级的政府官员,为了家庭的声誉,她也不敢太过乱来。

    当她约我去渡假屋时,没有说多少人,我祇以为是三几男女同学在一起,想不到会是群雌粥粥,而我则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她们大胆地在我面前解钮解裙脱袜,当我透明似的,我不好意思,祇好推门出去嘌吸新鲜空气。

    说实在话,我也舍不得不欣赏这些奇景,不过形势比人强,我也不能不顾及教师尊严,在这种景况下,我不能不离去。但当我推门时,却意外地发现大门锁上了,而且锁匙也不知去了那里。

    那时,我当然是充满诧异的神色,她们看见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立刻起哄地笑了起来。在她们的笑声中,我更不好意思,祇好调头走入睡房。

    她们胡闹起来,竟然涌上夹,一人伸手拉我的领带,另一人则解我的恤衫。我哭丧着脸,请求她们手下留情。但是动也不敢动,因为如果我挣扎,很容易就会衣衫都给扯烂,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混乱中,突然有人伸手过来拉我的皮带,甚至拉我的拉链。同时,还有一支手在摸捏我的敏感地带。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在这形势下,我决定不再反抗,听天由命,任由她们摆布。

    心情转得稍为平静之后,我立即闻到身边的少女娇躯发出的各种幽香。这些少女有的祇留下乳罩内裤,有的已经换了泳衣,大部份发育得相当成熟,她们不时用丰满的乳房踫擦着我,我不由自主,心情一蕩,竟然有了自然反应。

    少女的人群中哗叫越来,有一把娇滴滴的声说道﹕“哗﹗硬起来了﹗

    于是十多只手向我伸过来,形势恶劣。这时候的确情况大乱,我忽然觉得这并不是一件香艳的事,相反,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因为那些女孩子的指甲,有的相当尖利,她们都是未见过世面的人,乍然见到一些使她们疯狂的事物,发起颠来,自然会发出无情力量,一捏一划,很容易就会皮破血流,血流如注,甚至变成残废﹗

    我越想赵感到恐怖,在惊惶之中,大喝一声,叫她们退开,让我起来。我仍然有多少老师的或俨,这一喝之下,众少女呆了一呆,退出半步,我立即站起来,拉回拉链,把自己宝贵的命根收藏起来,暂时得保清白。

    我继续鼓起勇气,对茵茵说道﹕“茵茵,我有重要事情跟你说,你跟我来﹗我想她外出,不过转念一想,大门不是锁了吗﹖于是回转身,拾级而登上一楼睡房。众少女见我涨红了脸,神色凝重,一时之间知道闯了祸,玩得过了火位,不敢作声,目送我带茵茵上楼谈判。

    入了睡房,我有如获大赦的感觉,立即转身关上房门。不过,茵茵并不理会我的神色,她好像吃了迷幻药,一等我转耳,就像膏药一般贴身依过来,把我搂得好紧,隆起的小腹力顶着我的臀部,同时朱唇拼命地吻看我的颈际,我感到背部一阵热力,两团软肉的弹性也似乎感觉到了。

    我给她贴得好紧,不知如何挣扎,要脱身就要推开她,不过我可不能这样对付这个小女孩。于是,我给她在后面磨着磨着。想不到这个小淫妇这么热情,摩擦了不久,很快就喷出炽热的嘌吸。她那炽热的嘌吸,喷我在烦乱之中,也难以抵挡,小宝贝又变得坚硬起来,祇好放弃挣扎。

    而她竟然像蛇一般伸手过来,拉开我的拉链。当她的手儿握住我的把柄时,我就全身瘫痪得剩下一个地方还有生气。茵茵的热情比平日相比,要旺盛了十陪。在她的玉手挑逗下,很快就把我弄得不可收拾。

    她把我的身躯扶正,掀起自己的沙滩裙,嘻一声拉下自己的内裤,又摩擦起来。我感到她意外的湿润,还没有下水,但她已经湿了一大片,湿得很厉害。

    由于太湿了,所以她很快就插了进去。我们竟然站在门边干起来了。她呻吟得很厉害。拼命地把我撞向门边。

    忽然,我惊骇起来了,这地动山摇,尖声嘌叫,怎么得了,如果有人在门外偷听,岂不是所有秘密全都败露。世上还有甚么事,会比自己的学生知道自己与女学生偷情的秘密更为悲惨﹖

    我真想立刻停止这荒唐游戏。不过,茵茵橡藤一般紧紧缠着我,我根本无法脱困。我抽出一只手来,轻轻按看她的小嘴。这嘴巴虽小,想不到却能发出这么尖锐的叫声,这些尖叫声定会招致其他女孩子来察看究竟。

    这种情况一定要停下来的,但我却重重受困,这怎么办﹖怎么办呢﹖

    果然,在我狼狈无比时,我听到门外传来女孩子那些独有的吱吱喳喳叫声。情况实在不妙,我却仍没有脱身的办法。

    由于我焦急无比,狼狈和惊恐,我的阳具在紧急关头自动弃权了。

    突然失去充实,茵茵呆了半晌。我乘机说﹕“她们就在门外﹗

    茵茵终于放开了手。她的沼泽地带唾涎欲滴,显然十分饑渴。

    我怪声怪气地说﹕“不得了,她们在门外﹗

    茵茵连忙伸了伸舌,做了个危脸表情。幸好茵茵及时停止了『战斗』,两人整理一番后,便慢条斯理的开门走了出去,门外的女孩子虽然面有疑惑之色,却也看不出甚么名堂来。我也不多说话,装作十分轻鬆的样子对她们说﹕“没事了,大家去玩吧﹗

    说罢,便找来自己的随身行李袋,抽出休閑裤,穿上了。由于轻鬆了很多,所以那种灼热的感觉也减轻了。我要去海滩浸一浸水,消除那股熊熊烈火。

    由于某个地方形势不大妙,我要用一条大毛巾遮住了耳体前面,才走去沙滩。在沙滩坐了一会,我又感到形势不妙,那十几个少女纷纷走来包围看我,这一次不是胡来,却是有几架摄影机对着我,她们要求我一起照相。

    女孩子们争看跟我拍照,不知如何,有人伸手抢走了我的毛巾。当时的我,比赤身露体更加可磷,因为泳裤上起了一涸帐幕,三角形的向前顶起来。

    她们初时诈作不见,祇是不断地按『塞打』,我祇好打侧身,没料到,侧面又有一个相机。结果,这些丑态一一给她们拍下镜头,丑得我无地自容,祇好落荒而逃,拔足飞奔,跑去沙滩之边沿,飞身跳下水里。

    海水亦很暖和,我浸在海水中,那个赤热地带并没有软下来,相反,还似乎比刚才更加坚强。我心想,这回给茵茵整得要命了,一想到我可能耳败名裂,更加拼命向海水深虚游去,希望远离那班引人犯罪的女孩子。

    过了很久,那敏感的三角形终于完全消失,在海水的湿润下,那个地方终于乖乖地贴服下来了。

    我硬看头皮回到沙滩。在沙滩上的少女,个个都是世界最诱人的禁果,由于于穿得少,身材玲珑浮凸,清晰可见,而她们玩起来娇笑与跳动,所发出的娇声浪语和波光臀影,真是柳下惠也难忍受。

    我小心翼翼地参加了下棋的一组,不敢多和其他女孩子的接触,即使如此,仍然给映入眼里的春光弄得神情大乱,棋法差劲。

    茵茵和三个女孩子玩沙滩波,茵茵的身材已经使男人难以控制,那三个女同学更加厉害,其中一个正在发育澈底成熟之时,有条件可以挑战波霸,而她所穿的三点式的泳衣,在追逐沙滩波时,险些连她的一对乳房也包不住,给抛了出来,幸好她总算把绳索扣得相当紧,而不致包不住那对巨物﹗即使如此,那对巨物上下跳蕩的情景,也足以对男人勾魂摄魄。

    我无心恋战,后来转了跟她们玩纸牌,结果又是大输特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