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女教师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人物介绍︰

    江美伦 25岁,面貌姣好,魔鬼身材,身兼四所高中的音乐老师。

    洪治辉 东园高中校长,美伦之夫,做风独裁,但“性无能

    李彦平 16岁高中生,第一章男主角。

    杨修司 17岁高中生,第二章男主角。

    曾翔太 16岁高中生,第三章男主角。

    马政形 35岁,超强的午夜牛郎。

    @以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1>集

    下腹部还有一些不愉快的感觉。

    在旁边的床上,治辉睡得很熟,有骯髒的斑痕出现在头皮上。

    整个房间充满老丑的气味,加上没有冷气的关係,空气显得非常的闷热。

    美伦对出汗的身体感到不舒服,懒洋洋的起来向楼下的浴室走去。如果在走廊对面的管理员的房间纸门上没有投影,美伦可能就那样走进浴室,可是投影造成的动向引起注意,美伦悄悄向纸门走过去。

    灯光的来源是手电筒,光圈很不安定的谣动。

    (不会有小偷进来吧……)

    觉得有人在里面活动,好像在寻找东西,这一带是别墅地区,听说偶而家里没有人时流浪汉会随便进入,使得美伦产生强烈的不安感。

    美伦把口水沾在手指上,插入最靠边的纸门,从小小破洞向里面看的美伦,看到房间展开的光景,吓得几乎要昏倒,反而是有流浪汉或强盗进来,受惊程度会小一点。

    管理员夫妇应该是四十多岁,这样的两个人赤裸裸的拥抱在一起,在仰的妻子脸上,有倒转方向的丈夫的下腹部附盖在上面,女人把丈夫的阴茎含在嘴里。

    “……

    勃起的阴茎塞满妻子的嘴里。而且,丈夫是手拿放大镜,看妻子下腹部的裂缝,用手指拨开有很多鬈毛的阴唇,玩弄可能是有阴核的地方。

    美伦遇到做梦也想不到的光景,脸也不由得变红,可是短暂的惊慌过去后,全身产生血液到流般的异常兴奋。和治辉性交未能得到满足,也使得美伦的兴奋更强烈。

    在东园高中担任校长的治辉,也以独裁的做风出名,教职员和学生们都很怕他。可是在性生活上面完全没有精神,勉强能达到半勃起的状态。经常都是在爱人也是教师的美伦的嘴里流出几滴精液,就这样单方面的结束。

    事后的美伦只有等到治辉入睡,用自己的手指安抚仍在骚痒火热的身体。今晚来到浴室,也想在这里才能毫无顾忌的手淫。可是看到管理员夫妻的不输给年轻人的热情场面,使的下腹部的深处更加骚痒。

    现在,睡衣下只穿一件三角裤,不知何时,粉红色的小小三角裤已经紧紧贴在大腿跟的肉缝上。

    “这个时候,不知那两个人是不是也在干?妻子从嘴里吐出粗大的阴茎,用沙哑的声音说。

    “那还用说吗?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老远的来到这个没有人的别墅。

    “可是那位校长先生能不能像你一样,硬起来有这么大!

    “这个嘛……对象是年轻的女老师,所以会硬起来吧,看她很老实的样子,想不到也是个淫蕩的女人。

    “你是不是幻想那个女人的阴户,才那么兴奋啊?

    “你不要胡说了,快继续舔吧!

    “你还说我哪。不要一直那样看,差不多该插进来了……我感到痒痒的……快点啦!

    “你想了吗?

    “早就想了,还不快点!

    就是年轻人也不会这样大胆,彼此舔着对方的性器。唯有这时候,美伦由衷的羡慕管理员夫妇。

    丈夫来到妻子分开的大腿间,妻子的身体也许没有生过孩子,比想像的要年轻。丈夫的身体虽然小,但唯有勃起的老二惊人的充满精神,黑红色的龟头高高挺起。

    “啊……美伦看到粗大的肉棍插入肉洞里时,用食指与中指从三角裤的裤角插入自己的火热肉洞里,洞里的阴壁好像等待已久的立刻包围两根手指。

    “啊……你……深一点……对了……这样才舒服!妻子的表情已经兴奋到极点,发出美丽的光泽。

    大概这就是这一对夫妻的作风,丈夫以始终不变的节奏,慢慢继续不断的抽插。

    不久后妻子的双手抱紧丈夫的腰,“啊……亲爱的!声音和动作完全与年轻女人相同︰“还要……用力……快啊……

    大概是接近高潮,声音像哭泣。这时候活塞运动也加快,偷看的美伦也清楚地听到两个性器磨擦的声音。

    “亲爱的……我要洩了……

    男人发出哼声使身体僵硬时,女人的四肢拚命抱紧男人。

    (啊……我也想这样……)美伦深深的这样希望着,用力在自己湿淋淋的肉洞里挖弄。

    *** *** ***

    星期一的下午三点钟,学校里响起通知最后一节下课的铃声。

    美伦留在已经没有学生的音乐教室里,为消除自星期六晚上以来的焦燥感,在钢琴前坐下。

    烦燥的心情完全留露于钢琴的旋律中。这种症状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了。这样下去会患精神官能症,其实心里早已有这样的不安。也许这是抛弃那个男人的报应……

    二年前的回忆沉重的压在美伦的心上,对黑暗的过去很想早点忘记,但因结果很坏,反而无法忘怀。

    *** *** ***

    那个时期,美伦有一个叫谢绍宪的男朋友。

    绍宪是音乐工作室的会计,个性很温柔,可是缺乏男人的霸气,以他做为情人好像缺少一点什么东西。可是绍宪是完全地迷上美伦,常常暗示要和她结婚。自从父亲在事业上失败以后,对金钱开始非常执着的美伦,在生活方面也觉得绍宪不是适当的人选。

    就在这时候因肺癌而病倒,须要做长期疗养。独生女的美伦,瞒着学校努力去打工。对开设在西门酊的俱乐部虽然有排斥感,但为了父亲的医药费不得不在那种场合弹钢琴。

    可是不知何时这件事被校长洪治辉发现,它是定期的对教职员们的生活进行调查。

    “你真的那么需要钱吗?

    “是的,为了父亲。

    “好吧,需要钱我来出,代价是你的身体……

    看在放在眼前的支票,美伦就变成了治辉的爱人。

    就在这不久之后,谢绍宪自杀了。美伦自以为和他完全是男朋友的关係,但还是感到心痛。为忘记谢绍宪,对治辉就更积极的投入自己。

    半年、一年过去之后,她和治辉的关係没有任何人发现,也愈来愈密切。但在这时,对美伦而言发生了不幸的状况,治辉因为肥胖和糖尿病,阴茎已经无法勃起。可是不能完全勃起和性慾是两回事,反而从性交困难以后,治辉更拚命与她同床。

    二个人到週末时,一定会到治辉的别墅见面。如今,这件事对美伦而言,有如入地狱般的痛苦。而且每次这时都会想起绍宪°°他一定在坟墓中嘲笑我,说我活该……

    良心上的苛责使精神官能症更严重,必须要赶快找到彻底结决的方法,不然美伦也开始有自杀的倾向。

    *** *** ***

    (有没有办法摆脱现在的状况?……)最近的美伦甚至于想到,如果能摆脱校长的束缚,就是冒一点危险也愿意。可是美伦的环境不容许她这样做。

    父亲的病还是那样拖下去,来自校长的援助,对美伦的生活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十五岁的年龄,是过去以后结婚就会减少的关口,可是也有很多资格比美伦更老的老师,大学的同学们,也是未婚者多于已婚者。所以美伦三十岁前能过着单身的生活。

    美伦开始想,一方面能接受洪校长的庇护,一方面能摆脱现在这种性饥渴状态的方法,这样到最近遇到一件可能会满足性慾的事。

    在美伦授课的四所高中里,有一所叫成×高中。

    在那里的合唱团有一名很沉默的少年,名字叫李彦平。彦平在团里并不很出色,可是美伦在他的面貌上发现留在回忆中一个年轻人的影子。

    美伦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在十六岁那年被一个陌生男子强姦,那个男人有点像彦平。那是将近十年前的事,彦平不可能是那个强姦者。

    彦平是家中的独生子。彦平没有很好的音乐细胞,藉此理由美伦有好几次个人性的给她指导。

    彦平的个性很诚实,甚至有胆小的顷向。不论说什么都会接受,但对美伦的说明却不太能了解。

    “这部分要大声开朗的唱出来!

    “是!

    可是唱出来的声音依旧没改善。

    曾经有一次美伦让彦平单独留下来,指导他练习发音。放学后关上窗门的音乐教室中,像蒸气浴一样闷热。

    美伦因为受不了那样的热,解开衬衫的第一个钮扣。虽然这是无意做的事,但发觉彦平在练习发音时视线不向那里偷看,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小错误。

    事后想起来,美伦对当时自己的心理状况觉的可笑又不可思议。当时发觉后感到慌张,但仍继续让钮扣开在那里。

    意识到彦平的火热视线,除难为情以外,还产生一种虐待慾望的满足感,所以要彦平更靠近钢琴站好,故意弯下上身弹钢琴。连自己都看到胸部,雪白的奶罩和少许露出的乳房。

    彦平的声音,开始超过美伦要求的高度。

    “和我教的不一样。美伦用严肃的表情不断的要求重覆练习。一面要求一面擦汗,使领口更扩大。

    彦平的声音仍是那样。

    “你的样子有点不对劲,有什么问题吗?这次是高高地翘起二郎腿。

    “不,没有……彦平很明显的对出现在面前的美丽双腿感到狼狈。视线很不自然的不停移动。

    “真奇怪……美伦故意在彦平的身上上下打量。

    他的衬衫渗出汗水,只有十七岁,长得很英俊,但有男人的体臭。

    美伦在这个时候发觉自己沉溺在虐待狂的快感里。心情有如猫在捉弄不敢动的老鼠。

    “没有办法了,这一次就到这里为止吧。

    美伦感到自己的体内无比的火热和骚痒,所以等到彦平离开音乐教室以后,立刻跑到厕所里手淫。

    放学后留在学校里手淫是担任教职以来的第一次,明知不可这样,可是手指忍不住地向自己的阴部掉去。

    黄昏时走出校门,并没有在每次手淫后感到的虚脱感和不快感,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甚至有爽快感,身心都感到愉快。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

    这时美伦想到,把李彦平当作玩具玩弄,也许能挽救自己脱离经神官能症。

    *** *** ***

    在这两天的星期二下课后,走向成×高中的美伦,心里好像有什么很大的期待,脚步显得特别轻快。今天并不是成×高中合唱团全体等待美伦,而是以发音练习的名义约了两名学生见面(彦平为其中之一)。

    坐在钢琴前的美伦,先让一个学生做发音练习,约三十分后准他离去,这是有计划的行动。

    另一学生就是彦平了,教室中只剩下美伦和彦平,这时彦平显然非常紧张。

    美伦一面弹钢琴,一面假装无意的解开衬衫的钮扣,这一次是从一开始就是有意的行为……在这剎那,彦平的声音发生变化。美伦当然立刻听得出来,但故意装出不知道的样子。

    今天的目的当然不是练习发音,而另有目的。美伦比平常兴奋,不只是天气闷热的关係。

    让彦平做简单的发音练习,同时看彦平的嘴。发觉这种情形的彦平,故意看着天花板发音,因兴奋而红润的脸颊和整齐的牙齿,显得很美。

    美伦的视线回到键盘上时,突然紧张的停止动作,正确的说,是惊讶的凝视彦平。成×高中的夏季制服是半衫的白上衣和黑色裤子,裤前异常的隆起。

    彦平知道女教师发现他下腹部的异常状况,急忙用双手掩饰隆起部位,做出快要哭的表情低下头。

    美伦在这瞬间全身都感到一阵火热,(现在是好时机……)因为事先已有计划,所以美伦的举动才能很自然。

    “哟!彦平,你这个人!美伦故意用开朗的口吻说,彦平的脸更红。

    “你不该这样,练习时还胡思乱想。美伦做一次深呼吸,避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心机,用不在意的口吻说。

    “彦平为什么会变这样!

    彦平用认真的表情看美伦,平时很老实的彦平,做出忿怒的表情。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