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辱!女教师(2)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二章 啜泣在讲台上

    第一节 恶势力猖獗

    第二天开始,沙原他们那几个人的态度愈来愈粗暴了,即使是在课堂上也不例外。只要香澄一站上讲台,坐在窗户边最后一排的那几个便开始捣蛋了起来。儘管如此现在的香澄却连骂他们一声的权利都没有了,更何况是管教他们呢!

    昨天晚上香澄被他们四个轮姦第二次的时候,也莫名奇妙的被迫签下了“奴隶契约书”:

    『奴隶契约书』

    一、本人宫崎香澄在此发誓,从今以后愿意做本校沙原君、寺岛君、三田村君及秋本君之忠实的奴隶并追随他们。

    二、本人宫崎香澄在此发誓,只要我的四个主人一旦对我的身体有所需求时,不管在何时何地,我都自当全力配合以取悦他们。

    三、本人宫崎香澄,在课堂上课时亦需遵从四位主人,且不得刁难课业问题,如有违背,后果一切自行负责。

    四、本人宫崎香澄,而今而后自当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及指示,如有违逆,愿意接受任何处罚,且不得有任何怨言。

    沙原、寺岛、三田村、秋本四位先生的忠实奴隶:宫崎香澄 印

    香澄之所以无法以教师的态度来对他们严加管教的原因,是因为签了这份契约书的关係。另外一个原因是,香澄害怕一旦违逆了他们,而公布昨天被拍的相片的话,那就糟了。问题的癥结在于对手太恶劣了。

    到目前为止,每当香澄遇到他们捣蛋的时候,如果用讲的,他们都不听的时候,香澄便使用护身术来扺制他们,但是并不是每一次都有效。更糟的是,全校的老师早己视她为毒瘤,唯恐遭来池鱼之殃,所以任谁都不愿去得罪他们。

    面对其他人的软弱态度,香澄也一愁莫展。

    “那么现在开始上课了,翻开教科书第二十页。香澄不理会他们的存在,开始上起课来,幸运的是其他的学生也装作他们不存在似的,正专心的听着香澄说明课文。

    另外在教室的一隅,那四个少年正在划拳、“五、“十、“二十的大声且存心骚扰香澄上课。划完了拳又继续玩着扑克牌,就这样不停的吵闹着。

    “喂!不玩了吗?三田村边洗牌边问着。

    “看起来,老师是忘了昨天的事喔!

    “哈……真不凑巧,我也这么想着。寺岛说完便看沙原。

    “那可不行,有带来吗?莫非她真的忘了。

    四个人交头接耳着,并不时发出阴沉的笑声。

    沙原举手说:“老师……过来一下……

    正在写着黑板的香澄一听,停止了书写中的手:“什么事?

    “别管那么多,妳过来就是了。椅子往后跷,臭着一张脸说。

    香澄马上放下粉笔,紧张的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想要叫妳回去拿个香烟。三田村说他昨天晚上把香烟留在老师妳的房间的枕头边忘了带走。

    “好了……知道了……下课后,我立刻回去拿就是了。

    “喂!妳是耳聋听不见是吧!我不是告诉妳我现在想吸烟吗?

    “可是现在正在上课,我走不开啊!我并不是想违背你的命令,实在是不能在上课的晓候丢下学生而擅自离开的啊!

    香澄盘算着,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自己老师的面子及尊严。

    “如果妳是怕其他的人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妳儘可以放心不要在意,他们就跟洋娃娃一样,也跟机器人一样,我叫他们做什么,他们绝对不会不做的,妳相信吗?不信的话,我马上证明给妳看!

    沙原一面把手指头的关节压的嘎嘎响一边站了起来,此刻站在沙原面前的香澄就如同是站在离蛇不远处的青蛙一样。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连这最神圣的头衔都没法子保护她了,她渐渐的觉得气馁了起来。

    一拳打在腹部,香澄痛的把身体弯成了S字型。

    “秋本,锁链!

    “干什么用?

    “小狗要散步!

    沙原接过秋本传来的锁链后,阵即将它往香澄的头部一套圈起了香澄。

    “来……来……走吧!

    锁链被牵动了起来,加上香澄的两只手,整个看起来香澄真的就像一个野兽一般。刚刚挨了一拳再加上这锁链锁得她喉咙很痛,香澄不觉的泪眼潸潸的流下来。

    “走吧!老师……三田村在背后朝着那包裹在迷你裙里的屁股踢了一脚。

    大胆的迷你裙里藏着一个穿了白色比基尼型内裤及黑色丝袜包裹着的浑圆且白晢的大腿。就像小狗蹦跳在主人身旁一样的,香澄跟在沙原的背后在教室里走着,从靠窗的后面开始朝着讲台的方向走去,然后再徘徊的走在桌子与桌子之间的空间里。虽然在这间教室里有三十几个学生,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朝他们的方向投射任何的眼光,大家都对眼前所发生的事情保持沉默的态度。

    “这样的证明好像不太充足哪!走到教室正中央的时候,沙原突然叫停,然后伸手把香澄的迷你裙,用力一拉把裙子扯到了腰上。

    “为我们做点服务吧!沙原边说着,又伸手把那白色的比基尼内裤从丰臀上剥了下来,下体整个裸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老师!妳这个家伙又需要爱抚了。沙原用手指头摸了摸香澄的神秘花园后,把那沾湿了的手指凑到香澄的鼻子上让她闻了一闻。

    “……香澄的脸红得像个桃子一样,她害羞的把脸别了过去,一句话也不说。

    “说话啊!

    “饶……饶了我……

    “嗨!妳还真是淫蕩耶!哪里有任何一个老师像妳这样的,上课中居然无缘无故的就湿了下面!

    “不喜欢就直接说出来嘛!看样子妳是喜欢被欺侮、被虐待,对不对啊……老师……又有一只手伸进了她神秘花园里。

    香澄慌张的否定着。

    “喔!那这么说妳是期待被干的了?

    “不……我怎么会那样……香澄的眼光不安的闪了起来,彷彿心事被看穿一般。

    “好吧!那就再试一次又有何妨呢?沙原又牵动着锁链,把裸露着臀部的香澄带到了讲台前面。

    “爬上去……快!沙原用眼睛示意着香澄爬上那高大讲桌。

    “不……不要……香澄早已察觉沙原他们的意图,所以她开始往后面退着不肯前进。

    突然,不知是谁一拳打到了香澄那美丽但恐惧的脸上。

    “混蛋!是妳自己想要快乐的不是吗?沙原抓着锁链,又是一阵乱打。

    “喂!到底怎么样啊!沙原一把抓住正在剧烈咳嗽的香澄的下巴,把她抬了起来说。

    “知道了……香澄好不容易吐出了这口话,并透过他们的帮忙,爬上了讲桌。

    “把内裤脱下来。

    香澄依言脱下丝袜及内裤,那四个人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并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迷你裙下的艳丽风光。

    “好了!现在该展示给客人看的时候,快把裙子捲起来,把腿打开!

    香澄不敢怠慢的照着指示,把裙子慢慢的往上掀起。除了他们四个人以外,其他的学生并未看向这边,这是香澄觉得比较安心的地方。香澄闭上眼睛,她不敢想像这个场合会怎么来收拾,毕竟在这么公开的场合,是她的第一次。

    “没听见看见我叫妳张开大腿吗?

    三田村及寺岛两人又从两边夹攻了过来,他们动手把香澄的腿拉了开来,因为用力过猛,香澄失去平衡的差点掉了下来。

    “好,就这样把腰弯起来!

    “那……我……我没办法啊!香澄在脑子里描绘着那种样子,踌躇着不肯就範。

    “耍什么脾气啊!妳以为只要让我们看看黑色的嫩草就可以了事吗?

    “是啊!这也未免太对不起妳了吧!老师!

    “对……妳不是也想被干……

    儘管香澄一百个不愿意,可是一想到沙原的拳头,她就脚软了,没有办法,她只好照着沙原的指示,半蹲着,像上厕所一样的姿势。

    不过另一方面香澄却有颇想尝试,到目前为止所不曾尝试过的大胆行为的念头。这种念头无时无刻不在她之中萌芽着,她目前的心境在这一正一反中错纵而複杂。

    半蹲着的香澄,不好意思的用两手遮住了自己美丽的脸庞,这样子却也无法掩饰从她心中不断涌起的喜悦。

    挺直的背部到屁股间是一片平坦白晢,两个膝盖间,令人侧目的黑色嫩草隐藏其间,嫩草下的一片沼泽地也不甘示弱的冒着气呢!

    “喂!不要客气哟!各位。这可是免费的,不是吗?况且这首场的裸体表演所展露的花园,它的美丽,可是其他地方有钱也看不到的哟!

    儘管沙原大声的吩咐着,可是其他的学生们却好像事不关己似的动也不动一下,恐怕这也是因为惧怕沙原暴力,害怕惹祸上身的关係吧!

    可是再仔细看一下,却也可以发现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偷偷的有意无意的在窥视着这边。

    “你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也没有办法使他们有所感觉,我看这样不行,来……来点更精彩的。

    沙原一讲完,立刻将香澄按了一下,香澄的屁股就整个的坐了下去。接着三田村及寺岛,一人一边的将香澄那美丽的长腿端在她自己的胸前,然后向左右的方向打了开来,不!应该说是剥了开来。

    “不……不要……香澄那悽凉的叫声在寂静的教室里响起。

    这么一来,香澄的神秘地带便无法隐藏的暴露在教室的电灯下。那阴蒂在阴唇的保护包围下,早己经沾满着花蜜,且花蜜还不断的涌现着,长长的阴毛也紧紧的靠着那两片阴唇散乱的贴着。

    然而上半身穿着衬衫而下半身一丝不挂的香澄,她那比起西洋女性且毫不逊色的下体,并未人有猥亵的感觉,相反的有一番都会女子的风情。

    到目前为止装作漠不关心的学生中,已有一、二个人似乎无法忍耐似的,将视线悄悄的投向了这里。

    “怎么?是否可以再令我们更开心些啊!

    听到沙原这么说,香澄马上想些那令人振奋喜悦的不顾一切的快感。

    “那么就只好请妳自己动手,把它拨开些,好让大家都看得清楚些。

    (不……不可以……我怎么可以做那种事……)但不一会儿,香澄便照单全收了。

    沙原把手伸进香澄的上衣里,温柔的爱抚着香澄那丰满的大胸脯,一面又像魔术师在催眠一般的,在香澄耳边轻轻的低语着:

    “妳看大家都在期待着哪!这其中有些人可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XX的喔!真是好可怜啊!老师妳就救救他们吧!让他们好好的瞧瞧!把它撑开,让他们了解一下里面的构造吧!对了……妳的下面不是早已湿答答了吗?

    (是!确如你所说。)香澄的心中默认着,可是手却停滞不前。

    “快张开!还有,要对大家说:『请看!』

    “啊……啊……香澄急促的喘着气,看了学生们一眼后,说什么也无法说出口。

    “饶了我吧!她大声的说着,皱起了眉头,同时把拇指跟食指张开成V字形,然后撑开了阴唇。一股甘美,像电流一般的快感流遍了香澄的全身,她不禁颤慄着。

    秋本也拿着相机捕捉到香澄那开心、且略带点害羞的飘飘欲仙的表情。

    从身体中喷出的强烈的兴奋,早已几完全凌驾了自我控制的心思。于是在沙原的煽动下,香澄更大胆的用手指压着下腹部,再用另一只手的中指轻轻的抚慰着阴道口,上上下下的安抚着。随着动作的愈来愈激动,淫水也大量的渗溢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照相机的镁光灯是不会错过这一幕如此煽情的画面,快门一次又一次的闪着。

    这时淫水又大量的溢出来,香澄故意炫耀的用两只手指头沾着粘液,不断的在镜头下展示着。

    凡是有看到这一幕的学生无不达到忘我的境界。每个人都痴痴的,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师的春宫表演。

    此时香澄那老师的招牌与理性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蹤了。

    (请看我完全的表演吧!)她在心中狂叫着,此刻她强烈的想要有人爱她、搞她、跟她做爱,她不禁淫蕩的用手指头搓弄着那敏感的阴蒂。

    “啊啊……随着她的呻吟声,那甘美的感觉也流向了她双腿,不觉地整个下体都痉挛了起来,香澄更加快速度伸出纤纤玉手,不停的揉弄着,两腿也因为亢奋而颤动,香澄激动的不能克制。

    “哈哈哈……终于进入状况了……

    “我真是喜欢老师这个一级棒的表情。喂!我真是想马上就上耶!扛着香澄一只脚的寺岛及三田村一边看着一边说。

    那揶揄的话语传入了香澄的耳里,她红着脸放慢了自慰的速度。可是刚刚的余欢还足以让她慢慢的玩味呢!

    “老师……前面可以了,现在换后面的姿势吧!妳看大家都在等待着哟!

    “……香澄的眼里出现了羞耻及踌躇。

    “喂……没听见吗?沙原用力拉了一拉那套在脖子上的锁链说。

    “听……听到了……香澄两手挣扎着喉头上的锁链,困难的说。

    (已经是到这步田地了,又何妨呢!)她自立自语的说着,同时趴在教室的讲桌上。

    “喂!脚再张开点,屁股翘起来。沙原用手把香澄的迷你裙往腰部推去,然后拍打着香澄那裸露的大屁股,响声振震着人心。

    张着脚跪在讲桌上的香澄,那不输外国女人的脸蛋及乳房耳下垂着,而曲线标緻的屁股就朝着学生们。

    “好!就是这个姿势,现在把脚站起来……快!

    “是……是……香澄回答着大声命令她的沙原后,立刻把脚站了起来。

    如今令她吃惊害怕的不是只有羞辱而已,因为现在她像小狗一般的四肢着地趴着,屁股正面对着学生,当然神秘花园也展示在大家的面前。这一剎那间,那邪念又开始骚扰着,涌上了心头。

    “这次要我们欣赏什么啊!大家的希望是最好能淫蕩一点的!沙原揪了香澄一把,命令着。

    香澄弯下腰,把两只手撑在桌子上,从两脚的夹缝中香澄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的神秘花园,同时再往后一看,正好跟全班的三十几个学生打个照面。这会儿大家都朝着这里看,整个教室被包园在异样的空气中,学生全体的眼光也全聚集在这讲桌上,大家都稟住气息,鸦雀无声的等待着那光着屁股的老师在卖弄她的淫蕩。

    香澄感觉到每个人的眼光都很像在强姦着她,香澄不由得激蕩了起来,她很清楚自己的花蜜又大量的涌出来。

    “看……看我……香澄口乾喉燥,好不容易说了这一句。

    香澄彷彿又受到了刺激一般,那被虐的心又燃烧了起来,已经到了无法自我控制的地步了。

    “哦!拜託你们看我的XX哟!拜託……她激动的叫着,两只手也忙着将自己的屁股分向左右两边,用力的扩张着。

    “看……太棒了……连屁眼都很迷人……

    “是啊……太棒了我看过几次脱衣舞的表演,没有一次像她那么精彩的。最靠近讲桌边的三田村及寺岛,垂涎的说着。

    “那么马上就进行最精彩的吧!沙原看了看手錶,从最前排的学生的铅笔盒里拿出了一枝笔。

    “老师啊……不要动哟!说完沙原也跳上了讲桌,突然把笔朝香澄的洞穴中插了进去,并轻轻的转动着它。

    “想吗?老师……想要我的XX插入吗?

    “……

    “说啊!说『想要』啊!

    “插……插吧!请干我!拜託!

    香澄看见那枝笔已经被插入了大半,沙原正恶作剧的玩弄着那形状複杂的阴唇,并抓着那铅笔的下半部像画图一样的转着,然后开始抽送着。不一会儿,香澄就沉浸在那快感中并激动地啜泣了起来。这时那淫水,则随铅笔桿大量的流了下来。

    “原来如此,我渐渐知道妳的需要了。沙原不怀好意的笑着,将手一放,用力的打了一下香澄的屁股。

    “你们看,全自动的哟!

    香澄震动了一下,接着便把屁股左右摇晃起来,那枝笔就随着香澄的摇晃而晃动着,这一幕当然也逃不过被拍照的命运。

    不一会儿,下课的钟声便响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