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男乱女7.大姐负伤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3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7.大姐负伤

      这天下午,在客厅的沙发上,小雄的鸡巴刚刚插进关玮的屁眼中,电话就响

    了,响的很急,无奈小雄只好拔出鸡巴去接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小雄听了电话

    脸都变色了,两行泪水夺眶而出。关玮问:“出什麽事了?”

      “我……我大姐受伤了……”

      “啊?……严重吗?”

      “不行!我的去医院!”

      当小雄赶到医院时候,妈妈,二姐,还有大姐的领导和几个战友都在。

      “妈,大姐呢?”

      “别急,在手术呢?”颖莉抹着眼泪说。

      “伤哪了?严重不?”

      二姐抽泣着说:“小腹被捅了一道!……”

      原来美娟在和战友抓捕罪犯时候搏斗中被罪犯所伤。

      这时候一个护士出来说:“王姐,血库里的血不够了。”这个护士叫刘雪竹,

    是颖莉以前做护士长时候代过的护士。

      大姐的领导和战友纷纷要献血,但是血型都对不上,在场的人只有小雄的血

    和大姐的一样,他毫不犹豫的爲大姐输了500CC 的血液。

         ————————————————————————

      当美娟从昏迷中醒来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睁开双眼,就看到一个护士

    背对她在往输液瓶里加药。

      “嗯……”动了一下,伤处很痛,护士回过头来笑了,“哦……美娟,你醒

    了?”

      “刘姐……”

      “别说话,你还很虚弱。在睡一会儿吧!”

      “嗯……好疼啊……”美娟呻吟着说。

      “麻药过了肯定疼的,算你运气好,那到在往右偏一公分就捅到肾髒了,刀

    子断在你体内,大夫动手术取出来了。”

      “哦……我……这麽……漂亮……老天爷不会让我死的……嗯……”

      “你这丫头!这时候还开玩笑,要不是你弟弟给你输了500CC 的血啊,你也

    够呛,你的血型咱医院血库里就有1200CC,也正好你弟弟和你一样,你两的这种

    血型五万个人里才有一个,你们一家就出了两。”

      “小雄?他……”美娟心颤抖,莫名的疼痛。

      “这孩子真有心,从昨天到现在就在外面等着,我让他回去休息,他不肯,

    非要等你醒来。真难得啊,你们姐弟感情这麽好。”刘护士说,“我去告诉他你

    醒了。”“嗯……刘姐……把他叫进来吧!”

      “你不在睡会儿?”

      “……嗯……”

      小雄由刘护士带着进来了,看他满眼的血丝,美娟的心颤抖着一阵感动。

      “大姐,你醒了,太好了,我刚才给妈和二姐打了电话,她们都好担心你哟,

    昨天晚上,小姑来看你了。”

      “谢谢你,小雄。”

      “大姐,别说话,多休息啊。”

      “你……一宿没有睡,回去睡吧……大姐没有事了……”

      刘护士说:“小雄,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呢。”

      “没事,回去我也睡不着。”

      刘护士无奈的嘱咐了几句,走出了病房,在门前遇到了一个姑娘,姑娘问:

    “这位护士,请问李美娟在哪个病房?”

      刘护士说:“就这。”

      “谢谢啊!”这姑娘推开门。“美娟。”

      “依萍……你咋来了?”

      “上午我遇到你同事,知道你负伤了。”依萍眼泪在眼圈,坐到床上激动的

    抓住美娟的手,美娟尴尬的看了看小雄,小雄识趣的说:“萍姐,你俩聊会儿,

    我出去一会儿。”

      小雄刚走出门,依萍就控制不住自己搂住美娟哭了起来。

      小雄回到家里,关玮说:“你回来正好,骨头汤马上就好了。”

      “好,熬好了我给大姐送去。”

      “小雄,你睡一会儿吧,好了我喊你。”

      “那好,别忘了啊!”小雄靠在沙发上,片刻就睡着了。

      从这天开始,小雄每天几乎24小时待在医院里看护大姐,对以前的事情支字

    不提,美娟也开始对他象以前一样了。

      在小雄细心照料下,美娟恢複很快,用美娟的话说:“我都胖成了小猪了。”

      “那也是漂亮的小猪。”

      美娟听了这话,莫名的脸红了,她内心里早已经原谅了弟弟,并且对这个和

    自己上过床的弟弟産生了情愫。

      反正已经有过那种事了,何不面对现实呢?

      这天小雄扶着大姐在院子里散步,大姐突然问:“小雄,你……喜欢大姐吗?”

      “当然了。”

      “我是说,那……那……那种……男孩对女孩的喜欢。”

      “大姐,我有时候就想啊,你爲什麽会是我的姐姐呢?如果不是该多好。”

      美娟坐在了长条椅子上,歎了口气说:“但我毕竟是你姐姐,我……那天…

    …是第一次和……男生……”

      “对不起,大姐。”

      美娟红着脸说:“我早就原谅你了……那天大姐稀里糊涂的,真的不知道和

    男孩子在一起是什麽滋味……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她低下头,声若蚊呓,“我

    真的想知道和女孩有什麽不一样。”

      “大姐……”小雄激动的拉住大姐的柔胰。美娟挣了挣,头靠在小雄肩头上

    说:“这是爲世俗所不容的,你绝对不可以和任何人说起。”

      “放心吧,大姐,打死我也不会对别人说的。”

      美娟闭上双眸,满脸的潮红。

      转眼又三天过去了,晚上,大姐躺在床上,小雄靠在沙发上。美娟红着脸说

    :“小雄,你过来。”

      小雄走过来,大姐掀起被子说:“你躺上来,我有话说。”小雄躺在大姐身

    边,美娟面红耳赤的问:“你说我那天……亲你的……那个……是真的吗?”

      “嗯……都弄疼我了……”

      “我一点也不记得了,我咋会那样呢?”美娟摇了摇头,低声说着,胆怯的

    伸手放在小雄腿上,一丝一丝的往他的双腿间移动。

      “大姐,你想摸摸我的鸡巴吗?”

      美娟的头埋在胸前,羞涩的点点头。小雄解开了裤带,抓住大姐的手放进自

    己裤裆中,“……哦……”大姐呻吟了一声,手心渗出了潮汗。

      “大姐……”

      “嘘……”大姐的手握了握,感受到男孩子的硬挺和热度,并且那东西还在

    跳动,的确让人心动。

      美娟静静的握着小雄的鸡巴,轻轻的抚摸,心底升起了一种渴望,一种探索

    的渴望。“你……不许看我……”

      小雄闭上双眼,任大姐抚弄他的阴茎。美娟抚弄了一会儿,她的身体向下移

    动,头拱入被子中,小雄感到龟头潮湿了,被大姐含在嘴里,他一阵狂喜,大姐

    终于肯主动的爲他口交了。

      美娟嗅到一股男性的气味,她试着用舌尖在龟头上舔舐,就象和依萍互相口

    交那样,只不过是女性的阴户变成了男人的阴茎。手掌托起阴囊,嘴巴将鸡巴深

    深含入嘴中,没有想到她的口腔很深,竟能将勃起的阴茎全部吞入口中,龟头在

    喉咙里刺激口腔的粘膜,这让美娟很兴奋。

      “嗯……”小雄呻吟着,双手放在大姐的头上抚摸她的秀发。

      美娟深一口浅一口的吞吐吸舐着阴茎,虽然很笨拙,但是却代给小雄很好的

    感觉。

      “哦……大姐……哦……”小雄低低的呻吟,双腿夹紧,美丽的大姐令小雄

    好像置身于天堂一样……已……已经控制不住了,一股白浊的精液直射而出的同

    时,双手用力按住大姐的头,使精液全射在大姐的口腔里,美娟用舌头舔这精液,

    让精液在嘴里来回滚动,“咕噜”咽进腹中,黏稠的精液没有什麽异味。

      “谢谢大姐”小雄将大姐拉出来说,“让我爲大姐服务吧。”

      美娟闭上了双眼,小雄扶住大姐的粉肩,深深地吻了下去,“唔……”大姐

    温热的嘴唇主动的凑上来。嘴唇稍爲离开了一下,两张嘴一起张开,小雄把舌头

    伸进大姐的嘴里,大姐也热情地纠缠上来。

      “嗯嗯…………”两人享受着唾液深情的交流!

      舌头抽离大姐,唾液好像不甘愿般地拉出一条细线连接他俩,大姐有些失落

    的蠕动嘴唇。

      解开大姐的病好服,里面什麽也没有穿,这是爲了换药方便,只不过大姐早

    就不用上药了,道口已经愈合了,现在每天只打一瓶消炎药。

      乳房顶端是粉红色的乳晕及乳头,那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美妙杰作。小

    雄用手抓住,柔软而有弹性的触感立即由指间传出。他凑上嘴巴,用舌尖舔转圈

    似地舔着大姐的逐渐坚硬的乳晕及乳头,同时也不忘热情的吸吮。

      “嗯……就是这样!啊……”也许是从乳头传去的感觉,大姐发出如呓语般

    的呻吟,同时把大腿弓起夹住弟弟的身体,屁股不安地上下摆动,只求能有多一

    点刺激。

      查觉到大姐心神蕩漾的小雄,用舌尖从胸部开始往肚脐舔去,“啊…………!”

    有如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大姐的身体,下腹部不自主地擡了起来。小雄趁势捧起大

    姐圆润的臀部,伸手将大姐的裤子脱去,用手在底裤上一摸,那里已经湿了。

      “嗯!好女孩…………那里已经湿湿的了!”于是小雄慢慢地拉下大姐的内

    裤,把她的大腿往外分开,粉红的花瓣及稀疏的茅草就毫不保留地呈现在眼前。

      粉红的花瓣被透明的花蜜所滋润着,小雄俯身下去,吸取着甜美的汁液。

      用舌尖拨开花瓣,细心地描绘着。晶莹的真珠在花瓣的顶端,小雄用舌头滚

    动着她,轻轻的吸吮着。

      也许是碰触到最敏感的地方,老师的双手紧抓床单,“嗯……嗯……”大姐

    呻吟着一阵颤动后,花瓣深处涌出了更多的花蜜。

      小雄爲了不碰到大姐的刀口,将她身体翻转过去,大姐主动把屁股擡高面对

    着弟弟。小雄一手扶住大姐的纤腰,一手握住充血膨胀的鸡巴对準湿润的花瓣中

    央,倾全力顶了进去。

      “啊…………!”大姐不禁仰头大声的呻吟,感觉得出那不是疼痛的叫声,

    而是享受激烈动作所带来的快感!对小雄来说,这反而成爲一种本能的刺激,指

    引着向女性的更深处挺进。于是他对準姐姐的花瓣进行着猛烈的抽插动作,每一

    次的往返都让季节皱眉哀叫,丰满的乳房也夸张的上下晃动。

      “呼……呼……”随着抽动次数的增加,大姐的呻吟渐渐变成喘息声,也许

    是过激的动作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小雄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而是加快了速度,

    大姐的上半身已经支撑不住,只得用手肘支撑住身体,来承受弟弟的沖击。

      “舒服吗?大姐”小雄关切的问。

      “再……再用力点!”对高潮的渴望夹杂在杂乱的呼吸及喘息声中,爱液顺

    着小雄的抽动发出淫靡的摩擦声响,身体接触的拍打声让两人陷入了狂乱的情欲

    世界。

      现在美娟已经放开自己,尽情的享受弟弟带给她的美妙快感。

      “快……插进我的身体!!啊……!用力……”

      小雄努力地把男根打进大姐的花蕊深处来回应她的呼喊。大姐的上半身在颤

    抖着,用最大的力气来接受弟弟的顶动。

      实际上小雄怕触动姐姐伤口,并不敢太强烈。“啊……!我……我快不行了!!

    要……要受不了了!!啊……”突然的高亢呻吟,伴随着一股从花心深处射出的

    热流,沖击着挺硬的欲望之根。大姐仰着头,紧皱的眉头及收缩的小腹,都像在

    竭力的忍耐着快控制不住的高潮。

      膨胀的鸡巴并不打算就此罢手,小雄把抽出大姐身体,透明的液体从花瓣细

    缝渗出,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被抽离的大姐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上喘息着。

      小雄轻柔地抱起大姐,让她仰卧床上,又吻上了她的双唇。大姐的粉臂环绕

    着他的背膀,修长的双腿勾住他的大腿,双唇热情的迎接他的深吻。深吻不断地

    刺激敏感的口腔粘膜,让大姐的身体又燃起欲望的火苗。

      小雄举起大姐的双腿,扛在自己肩膀上,这姿态能让他的鸡巴可以更顺畅的

    进入花径深处而又不触动大姐的伤口。草园之下已经绽放出一朵诱人的花朵,藉

    由爱液的协助,他再一次的进入大姐的身体。

      “喔……God !再用力的插进去吧!!”小雄笔直地突刺,“啊……雄……,

    太棒了!!啊……姐姐好喜欢……”大姐发出了可爱的呻吟声。

      爲了让她能叫得大声些,小雄全力的深入大姐的花径,同时让男鸡巴在花心

    周围摩擦。

      大姐果然承受不住这样强的刺激,“啊……!!不……不要……我快……快

    受不了了!!啊…………”大姐用力的甩着头,上气不接下气的告饶!修长的手

    指紧抓着小雄的手臂,想要忍受着快感对子宫的沖击。但在小雄持续的攻击下,

    大姐再一次的屈服了。

      爱液有如喷泉一般涌出,小雄凑上嘴巴去舔舐大姐的脚趾头,同时用手弹弄

    着她的乳头。

      喘息着的大姐被弟弟弄得咯咯直笑,“呼…………你这臭小子,大姐被你弄

    得好痒哦!”

      小雄忍耐也达到了极限。他说:“大姐,我可以射在里面吗?”

      “嗯……不要……”

      小雄把已达极限的鸡巴夹在她丰满的乳沟间。不逊于花径的感觉,在紧夹的

    乳房间磨擦着。好像要把前两次补足似的,温热的液体从顶端劲射而出,直击在

    大姐的脸上,好多好多……

      “对不起,大姐,弄的你满脸。”小雄下地找纸巾。

      “不用了。”大姐说,“我看A 片里的射在身上和脸上都用手涂抹均匀了,

    可以美容哟。”

      小雄感激的搂住大姐,亲舔她的面颊,将自己的精液都舔到自己嘴里。

      大姐紧紧搂住他说:“好舒服!原来和男孩子作爱如此美妙。”

      “大姐,我以后还能……弄……你吗?”

      “小雄,我们已经这样了,能控制住吗?大姐只要求你守口如瓶,随时都可

    以来玩我。哦……你们男的管这叫肏吧?大姐喜欢你肏……”

      “大姐!你太好了。”

      “啵”大姐在小雄唇上吻了一下说,“你还行吗?休息一下,大姐还想要…

    …”

      “你的伤?”

      “我已经没有事情了,明天就可以出院。”

      “行,不过我要大姐在舔我的鸡巴。”

              这一夜美娟和小雄做了三次……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