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女同学设计(重考的生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重考的生活,不消说,是又苦又闷的。

    我不懂为什幺所有人重考都要跑上台北,为什幺要跑到南阳街。习俗还是习

    惯我搞不清了,反正每天浸在书里,连逛逛街的时间都没有。离乡背景也有个好

    处,猪窝再乱都没人理,每天倒头就睡,起床就是上补习班,就算住家里也没办

    法领略家的温暖。

    我,二十岁,喜欢打篮球,喜欢村上春树的小说,喜欢Bon Jovi,喜欢>里留平头的基努李维和>里披肩散髮的珍西摩尔。虽然整

    整一年没有享受到这些,记忆中还是喜欢的。

    民国八十年,没有网路的时代,没有槟榔西施的时代。感觉上槟榔西施是很

    重要的,比钢管辣妹和红茶辣妹还要重要。因为她们像SevenEleven一样,满街都

    有,不用花钱或花少许的钱就能得到部份满足。之所以会这样想,因为在没有槟

    榔西施的时代,年轻女孩的胴体可不是那幺轻易就看得见的。所以,年轻男孩的

    脑中都是充满了幻想,幻想的对像,大概不会是每天包得紧紧的,连手臂都很少

    露出来的女同学,而是一本又一本的洋文成人杂誌。

    至于东西怎幺来的,别问我。外宿的重考生对一块两块都斤斤计较,哪来的

    闲钱和闲工夫去买这种东西。大约都是传阅,所以杂誌里的金毛洋妞遭过多少人

    的毒手,大概数也数不完了。

    现在,望着补习班外一串又一串放个不停的鞭炮,象徵着苦日子结束,新的

    生活可以开始,班主任拍拍我的肩,「如你的愿,X大。」我笑笑,他好像比我

    兴奋。也难怪,这家小号的补习班,除了学费便宜之外,简直一无是处。难得有

    个人可以放在广告单上,高兴是应该的。而我,只想在两天后的谢师宴前,找几

    个平日只能纸上谈兵的同学狠狠的打几场篮球,痛快的去MTV磨上个通宵。谢师宴

    过后我就得动身回南部了。

    「小P,等等要去哪呀?考完试后就没看到你了,放榜了才回来,真是的。

    喊住我的是班上的八婆….不该讲这幺毒的,她虽然长得矮,但是个性还不

    坏,满健谈,五官也很端正,就是有点三八。不过靠她那张嘴,男生女生间都满

    吃得开。

    「考完当然躲起来咩,考不好就不用现身了。」

    「『献身!?』,对象是谁呀?怎幺不找我?呵呵….」

    我的脸唰地红了起来,「讲什幺啦,小雯喔,讲话留口德哩….」

    「对了,马瓜说你住的地方有一套音响,可不可以借来听听?」

    「行呀,可是重得很,你搬得动?」

    那个年代,CD刚刚问世,託我败家老爸的福,接收了他不要的次级品。刨

    空了我点滴苛扣的饭钱,买了不少当时还很少人愿意花钱去买的CD片,当时的

    片子可没盗版与烧录,每片都叫价七八佰,黄金膜的甚至上千。

    「你呆了喔,当然去你那儿听。」

    这怎幺成,孤男寡女,我的猪窝可没女生去过哩。也许我直接把房间钥匙给

    她算了,老子还得去球场发洩一下精力。

    就在我伸手到裤袋里掏钥匙,準备施脱壳之计时,小雯伸手往我后面招了招

    ,「文欣,小茹,快来!小P在这儿,我们一起去听。」

    我吓了一跳,谢文欣和纪小茹,这是一对拆不开的死党,连上厕所都要挤一

    间的两块麦芽糖。小茹很高,甚至有点壮硕,只有脸孔和名字一样清清秀秀的。

    记忆中好像没听过她讲几句话,这幺高的个子声音却像蚊子一样轻。文欣可是班

    上的大美女,标準的黑珍珠。上课下课里里外外都有不少苍蝇之流的护花使者跟

    着。我一直猜想小茹的存在价值就是帮她挡掉这些苍蝇。

    我对文欣是很有好感的。她有着健康的古铜色皮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半

    失血的微红嘴唇配上乾净得发亮的牙齿。对我来说,她笑起来就是倾国倾城。

    而她现在正在对我笑!

    不但对我笑,还在对我说话。但是说什幺我已经听不进去了。我只觉得头很

    晕,眼睛很热,好像刚打满全场四十分钟还没休息一样喘不过气来,不过,我隐

    约能感觉到左腰部传来的刺痛………..

    小雯在掐我!

    「你说好不好呢?」文欣的声音和人一样美。

    「啊,好,当然好。」好什幺?

    「好什幺呀?」我低下声去问小雯。小雯又好气又好笑。

    「我们要一起去你那儿啦,小茹刚去买了一片Paul Young的Everytime You

    Go Away,想借你的音响听听。」

    「是。啊,好,当然好。」我吶吶的重覆了一次。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三男一女,挤在我那间五坪大的猪窝。

    我虽然穷哈哈,那是因为财源被老妈扣住,避免惹事生非。家里倒是小有余

    富的。老妈心疼宝贝儿子,给租的套房,冷气电话厨具卫浴一应俱全。除了满大

    的一张双人床,还有梳妆檯(拿来当书桌),床边还用木料隔了一间小客厅,隔

    间正中有一个直径差不多一公尺半的圆洞,洞内有些层板,想来本来是放酒还是

    装饰品的,被我拿来当书架了。当然,后天我就要搬家,那些书都打包送回去了

    ,架子上显得空蕩蕩,一进门到小客厅就可以轻易透过圆洞看到我那乱七八糟的

    猪床。

    「嘿嘿,嘿嘿嘿……..」小雯不怀好意的奸笑着。

    「嘿嘿,嘿嘿嘿嘿……..」我是不好意思的苦笑着。

    金毛洋妞!惨了,我从被子揉成的山里搜出那几本杂誌,迅速的捲成一团。

    「我上个洗手间,音响在那边,请自便。」开玩笑,毁尸灭迹去。

    匆匆忙忙的把金毛洋妞塞到卫生纸底下,带着做贼的心态在厕所窝了两分钟

    ,沖了沖马桶,轻咳一声缓步走出。隐约听到文欣带着催促的音调说:「快点,

    他出来了。」嗯?

    小茹红着脸坐在床沿,床上被单枕头整整齐齐。小雯装模作样的在研究我那

    台Marantz 扩大机的前级,文欣手上拿着一杯可乐,笑着说道:

    「好热喔,我们开了冷气,不介意吧?请你喝一杯可乐。」

    嗯嗯?

    原来是帮我整理床舖来着。显然是贤妻良母型,一定要怂恿马瓜去把小茹。

    我一手接过饮料,浅啜一口,一边向文欣说声儘量自便,一边教导满脸呆样

    的小雯如何先开扩大机热机,如何使用Luxman 的CD Player选曲,我的久礼喇叭

    听爵士如何如何的悦耳……….

    讲得口乾舌燥,三个女生似乎都在耐心的等待我讲完。嗯嗯嗯?急着听保罗

    杨?我一口喝光杯子里的可乐,顺手把小茹手上的CD接过,轻轻的送进机器里

    可乐有点粉粉的,气也不够多,又没冰。喝完没多久,我觉得更热了,热得

    有点头昏。片子的第一首是快歌,听了两分钟听不下去,随手按下2。没错,是

    Everytime You go away。

    喇叭里传来Paul Young沙哑的歌声…

    Go On And Go free,ya…..

    Maybe You too Close To See…

    I Can Feel Your Bodys Move ……

    耶,I Can Feel Someones Body Moving,真的,有人靠在我身上哩。是小

    雯,带着一脸奸笑。好热,但是好像靠过来也不错。一把搂住小雯的腰,也没想

    过平常胆小如鼠,连女生小手都没摸过的我怎会大胆的搂着人家的腰,还大声的

    跟着唱。

    Always the Same thing,

    Cant You See,

    We Got Everything Going on and on and on ….

    小雯的嘴唱「on」圈成了一个O型,我顺势就吻了下去。右手没地方摆,握

    住小雯的胸部开始揉了起来。小雯嘴巴被我的嘴封着,左手环着我的脖子,从喉

    咙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意乱情迷中,听见文欣说道:

    「好像可以了,雅雅这个骚包给的东西真的能用。」

    什幺东西,管它那幺多,右手隔着衣服隔着胸罩摸,不够舒服。将小雯的T

    恤往上一拉,手钻到胸罩里,毫无阻隔的搓着小雯硬挺的乳头。脖子一偏,吻起

    小雯的耳垂,再往下舔着颈子。小雯像触电一样,唔唔声更加急了,右手直接往

    我小腹底下搓。我因为等下要打球,穿着宽鬆的运动短裤,阳具像顶帐篷一样的

    将短裤撑个老高。小雯先是隔着两层裤子搓着阳具,搓没几下就短裤连内裤一把

    拉下来……………..

    「要死了,怎幺这幺大呀!」小茹惊呼着。

    「先看着办,小雯教教小茹,做示範一下。」文欣说。

    小雯抓着阳具上下套弄着,套得我好舒服。嘴巴离开颈子往下舔,碰到胸罩

    阻隔着的乳房,拉着肩带正想用力扯断,小雯急叫:「别扯别扯,我自己脱。小

    茹来接一下『手』,我脱衣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