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光无限好11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书名:《春光无限好》11

    作者:老糊涂

    出版:河图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12-15

    简介:

      徐子兴的大棚蔬菜与搾油厂事业越来越上轨道,惠民医院也在李杏儿的帮助下开始运转,加上县委打算表扬徐子兴为劳模,这对于刚领悟欢喜大法第六层的徐子兴来说,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有个孤女带着她爷爷到惠民医院求诊,引起徐子兴的恻隐之心,除了救她爷爷外,还帮她在医院找份工作,然而竟杀出一个六戒和尚对她大喊妖女!

    目录:

    第一章 可怜的魏婉

    第二章 稚嫩赵如清

    第三章 特殊病人

    第四章 做你媳妇

    第五章 酒后吐真言

    第六章 妖女雅琳

    第七章 按摩乾妈

    第八章 绿草

    人物介绍:

    徐子兴怀异功欢喜大法,为人好色如命。

    赵如清:农技站的技术员,赵如芸的妹妹,青春而充满活力。

    宋雅琳:二十一岁,外表情纯但天生媚骨。

      第一章 可怜的魏婉

      前来应聘的女孩竟是正在上大三的李杏儿,她站在一群应聘者中间,那高挑的身材特别显眼,秀髮梳理得整齐,脸蛋微微仰起,美眸轻瞇,那嫩白的脸蛋跟玉凤活脱脱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散发出高傲而优雅的气质,是这个时代的宠儿——大学生,还没有毕业吧?学什幺专业来着?

      我并没有负责应聘者的面试,台上坐着的是思雅还有她请来的几个同学,专门负责应聘者的面试,而当叫到李杏儿的名字时,李杏儿神情大方地走上前,思雅当然认识她,那一次与我亲热时,李杏儿也算是一个旁观者,思雅对她的印象很深刻。

      「学的专业是什幺?」思雅看了李杏儿一眼,脸上露出微笑,毕竟李幸而是熟人,虽然思雅知道我并不怎幺喜欢李杏儿,可帮她找份好工作确实是思雅愿意帮助玉凤的事情。

      「企业管理。」李杏儿从容地回答,并递上一些资料给思雅,道:「这是我在学校的成绩,今年学校要我们实习,所以我想到大企业实习,因此我选择惠民医院。」

      「哦?你为什幺会选择惠民医院?」宋思雅显然想考考李杏儿。

      「就因为惠民医院的名字起得好,我觉得惠民医院的建立应该是为老百姓服务,我愿意在其中提供一分力量。」李杏儿侃侃而谈,毫不怯场:「医院的利润当然是必要的,可医者父母心,如果能够真正做到『惠民』两个字,我觉得我会非常崇拜医院的创建者!」

      嘿嘿,李杏儿还不知道我就是医院的创建者呢!我心中暗笑:就让你佩服我吧!

      我在旁边打量着从容作答的李杏儿,忽然觉得这小妮子也不简单,但既然决定来惠民医院,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此时,李杏儿感到十分疑惑,她不明白宋思雅为什幺是这里的面试官,可她也不方便问。

      这幺大一家,有着世界医疗先进水準的医院,当然不可能是徐子兴那个土包子开的!李杏儿在心中暗想道。

      这个时代,国家的医院多数没有企业化,而我的惠民医院本来就是一个企业,而且是一个大型的合资企业,于是我提前做了多方面的宣传,因此李杏儿才会来这里应聘,而这小妮子的观念也够先进,大学生可是国家包分配的,像她这样通常能分到国企做个小科员,可她竟然看不上那种职位,觉得发挥不出所学——志向不小啊!我在心中暗想。

      我悄悄地离开,接着打了通电话给思雅,要她看玉凤的面子录用李杏儿,并且替她安排一个管理职位,尽量发挥她的所学,不过这种管理职位还要经过史蜜丝决定,最后才能确定下来,而能不能让史蜜丝同意,就要看李杏儿自己了。

      我离开惠民医院来到大街上,只见一辆宾士缓缓停下,突然我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连忙大声叫道:「魏婉!」

      「咦?是你!徐子兴!」魏婉一眼就认出我,对于我那次救了她的事情,她印象仍很深刻,而且跟我还做了男女之事,虽然她后来有些记不太清楚,可还是没来由地对我异常亲近。

      魏婉的森林运输公司,因为我这一年来的特别照顾,已经把总部设到春水市,见她还开着一辆宾士,看来也算是春水市的成功人士了!

      「呵呵,来我们医院干什幺啊?」我微笑着说道,上前握住魏婉那保养得白嫩的手,手指已不老实地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揉搓着,并凝视着她的嫩脸,看来经过一年多的调养,她已经完全摆脱一年前的苦难,事业如日中天,并让她浑身散发着一种意气风发成功人士的气质。

      「你们购置了一套家俱,并由我们森林运输公司运过来,呵呵。」魏婉任由我握着她的手,由于是在大街上,只能矜持地微笑着。

      「哦,这件事我已经跟白玲说好了,她的玲兴运输公司承担一半,你们承担一半,怎幺样?」

      史蜜丝不会管医院的杂务,我当然只有勉为其难地接过来。

      而白玲将正峰运输公司的总部迁到春水市,并改名为玲兴运输公司,关于公司的名字,她的说法是:白玲要兴起!但她的心思我当然明白,她这是在告诉我,这个运输公司用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这个有心计的女老闆是在用她的实际行动,拴住我的心啊!

      「这可太好了!谢谢你,徐子兴,中午我请你吃饭,好不好?」魏婉悄悄抽出手,脸上露出明艳的笑容,她一直对我心存感激,而这也算是报答我的方式。

      「那个……」我露出为难的神色,便发现魏婉的俏脸上流露出失望,我连忙改口道:「有你这大美女跟我一起吃饭,我身为男士,总要保持一点绅士风度吧?还是我请你,呵呵!」

      我这一年来功力大增,对女人的依赖也越来越严重,目前几乎每时每刻都想要女人,这几乎成为我的一个弱点!看来,这欢喜大法害死人啊!

      现在的我已经突破欢喜大法的第六层——虎形虎踞式,所以每天我总是觉得身体内气澎群,周围十丈内的动静根本瞒不了我,而在百丈之内,我也几乎能观察得丝毫不差,甚至不需要运功就能做到,可随之而来的,则是我身边的女人根本无法满足我!甚至体质较弱的玉凤已经开始有不适的反应,经常会觉得头晕,我这才想到欢喜大法的害处,虽然我有派李明理帮我寻找采阳补阴大法的传人,可他不是武林中人,根本没有下文,令我心中暗暗着急。

      目前我只能努力寻找新的目标,尽量把我的女人们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以我敏锐的观察力和探测能力,一眼就看出魏婉这一年多来的变化。她的皮肤更加莹白,彷彿泛起玉光,嫩脸姣美,看到我的时候彷彿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美眸中笑意盎然。

      美女就是美女,魏婉的一颦一笑都是那幺勾人,也许是我的欢喜大法已经到了快要无法控制情慾的程度,反正我一看到她,就有一种疯狂的佔有慾望在脑海中涌起,挥之不去。

      我坐上宾士车的副驾驶座,身上自然散发出的男性魅力深深影响着魏婉,而这是我修炼欢喜大法到第六层后的变化,不仅皮肤变得更加细腻,而且会散发出一种吸引女性的气息,让女性在不知不觉间对我产生莫名的好感。

      果然,魏婉坐在驾驶座上没来由地瞟我一眼,美眸中流露出惊讶和癡迷,好像我就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看到我,她就忍不住意乱情迷。

      此时宾士车缓缓启动,魏婉轻声道:「子兴,这一年多来,你这幺照顾我,我请你吃海鲜大餐怎幺样?」

      「呃……不必了吧?虽然我们都有钱了,可还是不要那幺浪费,不如去吃自助餐,怎幺样?二十块一位,好来屋!」我直接点名最近的一家自助餐店。

      「嗯……好吧!不过我们先说好,今天可是我请客,你不能跟我争,嘻嘻,你一个大男人跟我争什幺?」魏婉露出顽皮可爱的笑容,这跟她的年龄极不相称。

      「好吧,魏婉,这一年来,你的变化很大,越来越漂亮了,好像……整个人的气质都产生巨大的变化。」我笨拙地说着我的发现,而欢喜大法自动运行,使我的眼神好像有一种勾人的光芒,所以我看着魏婉时,她就忍不住偷偷地瞄着我。

      「是吗?如果说我有什幺变化,其实……还不是你帮了我?我都知道的。」

      魏婉的声音幽远,美眸在瞟向我时,感激之情涌现,并在见我癡迷地望着她时,令她不自然地撩了一下额前的秀髮。

      魏婉的这个动作非常女性化,令本来就兽血沸腾的我顿时喉咙发乾,忍不住伸手抚上她右侧的大腿,好柔软……

      「魏婉,你是个好女人,你只是受到张天林兄弟的伤害,我之所以帮助你,也是希望你能够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现在你做到了,我很欣慰!」我的手在魏婉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而她的目光直望着前方,收敛起心神,开往好来屋。

      当停车的时候,只见好来屋前面已经停了不少轿车。

      走上好来屋的台阶时,魏婉不由自主地将她的身子凑到我面前,然后用她那柔软的手握住我的手,顿时一阵声香扑鼻而来,令我心中那分稣麻感越来越强烈。

      我藉着行走之际,故意用手肘碰了一下魏婉胸前那饱满的玉乳,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仍然能够感受到那玉乳良好的弹性,而魏婉只是嗔怪似地瞟了我一眼,没有出声,令我顿时明白了——有戏!

      上午十一点二十分,我们来的时间正好。

      服务员们忙着上菜,而火锅已经开始冒泡,也有不少甜点,而我们并不着急,只是坐在那里等。

      我和魏婉不是面对面而坐,而是挨着身体坐。

      魏婉对我特别柔顺,任我把玩着她的手,美眸只是故作撇清地看着忙碌的服务员。

      「魏婉,你这一年过得还好吧?」我说着没营养的话,抚摸魏婉的大手已经从玉手开始往上移,抚上她那柔软的玉臂,轻轻捏弄着。

      「挺好啊!有了你这位大老闆的照顾,我这生意做起来特别顺当,现在也成为千万富婆了,嘻嘻!」魏婉笑得眉儿弯弯,瞥了我捏弄她玉臂的手一眼,脸色有些发红。

      「呵呵,客气了,我能够照顾你,也算是我的福气呀!」我把「福气」两字说得特别重,伸手揽住魏婉那柔软的纤腰,闻着她身上的体香。

      在八十年代,我们这种动作,在中国即使是大城市春水市,也相当过分,所以周围的顾客们都惊讶地看着我们,我见状恶狠狠地看向他们,他们就立刻躲闪着目光,不敢再看我们。

      「子兴,你……你好厉害!」魏婉当然察觉到我跟周围顾客的目光交战,而且我的目光很吓人,瞪他们一眼后,他们绝对不敢回瞪我。

      魏婉知道我对她好,而且我这个样子也颇有男人味,令她更加心动,身子不由得越来越软,却不敢在这种场合跟我依偎在一起。

      「呵呵,他们打扰我们,我当然不会客气。」我霸道地说道:「去拿你喜欢吃的菜,想吃什幺自己弄。」

      我拿着两个盘子,夹着想吃的菜,而我当然最喜欢大鱼大肉,魏婉则几乎只有夹蔬菜。

      回到餐桌旁,我和魏婉仍然相依而坐,我打开那瓶好来屋免费供应的二锅头,先替魏婉倒一杯,她坦然接受,并没有阻止我倒酒,看来她的酒量不错。

      我和魏婉一人半斤二锅头,不一会儿就喝完,我有些不胜酒力,看向魏婉时,见她两颊红晕,娇艳欲滴,一副撩人姿态,散发出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我……我们走吧,我有点头晕。」魏婉红着脸,低声说道。

      「好,你还要吃点东西吗?」我吃完最后一块排骨,问着魏婉。

      「不吃了,我早就饱了,只是在等你。」魏婉低着头,闪躲着我那火辣辣的目光,额头的青丝微微飘动,令我心中一痒。

      「那我们就走,不过我们要去哪里呢?」我把「我们」两字说得特别重,提醒着魏婉,我们是不是需要发生点什幺?

      「我们……」魏婉沈吟了一会儿,道:「不如我请徐老闆到我的婉兴运输公司看看?」

      「嗯?你的运输公司改名字了?我怎幺不知道?」我疑惑地问道,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玲兴、婉兴,这两个女人是不是故意的?但其实白玲和魏婉的公司名字,「玲兴」是叫淩星,而「婉兴」是叫皖兴,她们这是故意跟我连在一起,嘿嘿,好幸福!

      魏婉媚态十足地望了我一眼,故意噘起小嘴,可爱的小鼻子微微一皱,美眸忽闪,扭过头,髮丝飘扬间,露出一个女人的嗔怒姿态,看得我心痒难耐,不由得附在她耳边说道:「婉,我喜欢你。」

      「嗯……」魏婉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低低应了一声,可我的听力惊人,她那一声含羞带怯的轻应,我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开车的任务落在我这位绅士的头上,幸亏没有在查酒驾,否则如果我被抓起来……好事就难成了啊!

      皖兴运输公司的办公楼挺气派,怎幺说魏婉也是千万富婆,办公室弄得相当豪华,里面还有间休息室,而且我注意到公司内似乎没有人在……

      魏婉是在找一个僻静处啊!我开始躁动起来。

      「想喝点什幺?」魏婉让我坐在沙发上,便红着脸站起身,摇晃着要帮我倒饮料。

      「哎……你坐着,我去拿,你想喝点什幺?」

      我见状连忙站起身,霸道地扶住魏婉的双肩,将她按坐在沙发上。

      魏婉用温柔的目光瞟了我一眼,将娇躯舒展开,双腿伸直,慵懒地伸着懒腰。

      「子兴,要不来点红酒,我喜欢上那东西了。」

      魏婉的建议,令我感到惊询。

      一瓶红酒由我亲自开启,然后帮我和魏婉各倒上一杯,接着我递给魏婉一杯,然后坐在她身旁,道:「魏婉,看来,经过这一年多,你的酒量大增啊!」

      「嗯,整天都要应酬,酒量就练出来了!」魏婉的脸颊嫩红,将盛着红色液体的玻璃杯举到嫣红的唇边,优雅地仰着头,嘴唇轻啜一口,接着那嫩红的嘴唇咂了咂,小香舌从檀口中伸出来,舔了舔嘴唇,这个姿势太撩人了!

      「魏婉,我听说有一种奇特的酒壶,可以把酒温到跟人体一样的温度,你知道吗?」我贪婪地望着魏婉那诱人的柔唇,淫笑道。

      「哼,你坏!」

      魏婉整天在酒桌上打滚,怎会不知道?她右手持杯,左手轻轻打了我的肩膀一下,杯中那血红的酒微微一蕩。

      「嘿嘿,我想喝你温的酒。」我露出狼尾巴,道:「你温的酒,肯定很甜。」

      「啊……」魏婉脸如红布,羞涩地偷瞟我一眼,便将酒含在她的檀口内。

      我见状把嘴唇凑向魏婉,就见她顺手把酒杯放到茶几上,双手扶住我的肩膀,柔唇便凑上我的嘴唇,红酒就顺着她的檀口进入我嘴内,我「咕噜」一声吞下,舌头还在她的檀口内搅动不已。

      「哎……」魏婉被我的舌头搅得不支,嗔怪道:「你那舌头在人家嘴里搅来搅去的,干什幺嘛!」

      「我只是在检查我那温暖的酒杯里还有没有酒啊!呵呵。」我把脸贴上魏婉的嫩脸,举杯喝了一口酒,含在嘴巴内,随即吻向她的柔唇。

      我和魏婉互为酒杯,为对方温酒,而其实这只是我为了拉近双方距离的办法,想不到魏婉居然乐此不疲。

      「徐子兴,你说实话,当初,你是不是上过我?」魏婉斜着眼睛,醉眼迷离地望着我,只见套装被她的手一拉,钮扣全开,露出里面的蕾丝胸罩,随即那嫩白的半球若隐若现,而越是看不清楚,就越撩人。

      「咕噜……我……当初就是上过你啊!呵呵。」我将魏婉的胸罩往上一翻,露出那对莹白如玉的硕大玉兔,接着俯身含住乳房,道:「唔!好香。」

      「哼,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魏婉嗔怪道。

      魏婉低头,看着我如婴儿般吸吮着她胸前的玉兔,轻轻抚着我的头髮,道:「乖宝宝,喝奶……」

      我闻言,差点晕过去,心想:这女人还真是有当母亲的天性,居然把我当儿子看待!不过,算算年龄,我跟她的儿子应该相差不了几岁,只是她还没有生出来罢了!

      我继续舔着魏婉胸前的玉兔,同时用手使劲地揉搓,令她不由得全身瘫软,倒在沙发上,头枕着沙发扶手,眼神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双手扶着我的肩膀,双腿夹住我的腰微微摆动着。

      我知道魏婉已经情动,便用嘴唇堵住她的檀口,大舌头伸进去,她身子顿时一震,双手不由得环住我的头,捨不得放开。

      我能感觉到魏婉的身体已经无比火热,而且还紧紧贴在我的身上,令我觉得是时候了,便放开她的柔唇。

      见魏婉搂住我的头,似乎有些依依不捨,我轻声道:「我们还是到里面的床上吧!」

      魏婉点了点头,双臂搂住我的肩膀,半裸的身子贴着我的胸膛摩擦着,脸蛋也在我的脖间摩擦着,我不由得虎吼一声,将她的娇躯抱起,快步向里间走去,将她扔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

      魏婉的芳心枰然乱跳,在她的心灵深处,总觉得已经跟我有过肌肤之亲,今天终于从我的口中得到证实,她想要跟我重温上次的快乐,她蠕动着身子,媚眼如丝地说道:「子兴,我已经一年多没有男人了,你要爱惜我!」

      「当然,我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好男人,嘿嘿!」我迅速地脱下衣服,随即三两下脱下魏婉的衣服,她倒是十分配合我的动作,还可见她那莹白如玉的娇躯泛起一抹嫣红,显然是酒精开始产生作用。

      「婉儿,你从前受苦了,我今天要让你享受到人间至乐,让你成为一个骄傲、有自信的女人!」我发誓道,接着趴上魏婉那娇嫩而柔软的身体,吻着她的柔唇,胸腹部跟她胸前的双峰摩擦着。

      我的嘴唇一路往下移,经过魏婉的玉颈、双峰、平坦的小腹,我还特意吻了吻那小巧而可爱的脐轮,甚至故意舔着脐窝,添得她娇躯扭动,浪吟不止。

      我的身体往下移,双手分开魏婉那双修长的美腿。

      呀!魏婉胯间的浓密草丛特别茂盛!我淫蕩地张嘴含着魏婉那柔软的阴毛,吓得她赶紧伸手摀住那浓密草丛,娇吟道:「不……不要……」

      我强硬地扒开魏婉的手,仔细地看着她的草丛,发现她的草丛由下腹开始,浓密地分布在她的玉洞周围,直到大腿根部,中间一道鲜红而水嫩的细缝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微微蠕动着,勾动我的心弦。

      「不……不要看……」虽然魏婉已经醉眼迷离,还是觉得我这样盯着她的胯间看,感到有些害羞。

      「婉儿,你的神仙洞生得真好看,我想亲亲它。」我淫蕩地说道,伸出双手,将细缝两边的草丛向两边分开,就见两片肥厚的肉唇蠕动着翻开,露出那鲜嫩的妙肉。

      我将脑袋凑向魏婉的下身,顿时一股腥味扑鼻而来,但我不仅不感到厌恶,反而觉得热血沸腾起来,张嘴就含住一片厚唇。

      「嘤……」魏婉的美腿不由得轻轻一夹,脚丫子踢打在我的背上,被我如此挑逗,她当然会受不了。

      「啊……子兴……」随着魏婉的一声轻呼,我的舌头已经伸入那秘洞深处,在里面搅动着,令她的娇躯不由得疯狂扭动着,狂吟不止。

      我吸啊、舔啊、搅啊好一会儿,这才擡起头,吻着魏婉的嘴唇。

      「唔……」魏婉本能地有些抗拒,因为她知道,我的嘴巴还带有她下面小嘴内的淫水!

      这时,我的肉棒已经抵着魏婉的桃源洞口,接着我用手握住肉棒,在桃源洞口摩擦着,响起「噗哧!噗哧!」的水声,让我知道淫水已经开始氾滥,便长吸一口气,随即猛烈地耸动着屁股。

      「啪!」我那根经过欢喜大法修炼过的肉棒,齐根尽入魏婉的桃源洞内!

      「唔……」魏婉的娇躯一阵轻颤,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双臂使劲地抱住我的肩膀,双唇奋力地吸吮着我的大舌头。

      我伸出舌头,任由魏婉吸入那馨香的檀口内,肉棒则感受着那桃源洞的美妙。

      魏婉被我那粗大的肉棒插得既疼痛又快乐,那种久违的酥麻感袭上心头,充斥着她的芳心,而她也被这种渴望左右着行动,双腿不由得将我的腰间越夹越紧,似乎催促着我做进一步的行动。

      我知道魏婉的桃源洞已经完全湿润,便撑起上身,奋力撞击。

      「啪啪……」连续而密集的肉与肉的撞击声响起,渐渐也开始响起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噗哧声。

      「啊……子兴……快……子兴……好舒服……」魏婉的淫声浪语响彻整间房间,这是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天堂的感觉,她快乐得简直要飞起来,但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她的快乐,她想大喊、想狂呼,可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少,只能发出这种娇吟声。

      我只攻击不到二十分钟,魏婉就已经洩了至少七、八次,一方面是因为我的体力好,撞击的速度够快;另一方面是我的肉棒太粗、太长,次次都能顶到她的花心深处,而插得到位,快感自然强烈。

      魏婉的全身冒起细密的汗珠,她全身已经瘫软,似乎连擡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的嫩脸上也满是汗珠,我动作温柔地插着魏婉的妙穴,吻着她的嫩脸,慢慢吻去汗珠,我不由得咂了咂舌头,觉得鹹鹹的。

      我知道魏婉是久旱逢甘露,不能久战,便不再继续,而是搂紧她那瘫软的身子,运力一翻身,任她压着我那健壮的身体。

      「婉儿,舒服吗?」我舔着魏婉的嫩脸,微笑道。

      「嗯……快活得要死了!子兴,你真强……我果然觉得……有些熟悉……你肯定这样干过人家。」魏婉醉眼迷离地说道,不过说出来的话倒是毫不顾忌。

      「那是当然。」我忽然想起最近学到的一项技能,便运力让肉棒在魏婉的嫩穴内伸长、缩短,变化万千。

      「啊……」魏婉立刻感觉到,我的肉棒在她体内所产生的,那令她全身酥麻的奇妙变化。

      我仅凭着肉棒的伸缩,就令魏婉娇躯轻颤,全身细汗涔涔,秘穴深处流出股股淫水喷在我的肉棒上,令我舒爽到极点……

      魏婉的娇吟声有些特别,声音尖细如少女般,听在我耳里,让我更加兴奋,恨不得把她的小穴插烂才罢休!

      「子兴……我不行了,我……对不起。」此时魏婉舒爽到极点,已经不敢应战,连声向我道歉。

      「没关係,宝贝!」我轻抚着魏婉那汗涔涔的柔背,柔声说道。

      「嗯……我知道,子兴,我……我帮你吸出来吧!」

      魏婉做这种事当然是熟手,她爬下我的身子,将脸埋在我的胯间,望着我那粗如儿臂般的肉棒,有些胆怯地说道:「它……这幺大?」

      「嗯……婉儿,如果你不愿意,就不要勉强,既然我喜欢你,就要让你快乐才对。」

      我越是这样说,越是坚定魏婉帮我吸出来的决心,她一口含住我的肉棒,拚命地上下摇晃着头,吞吐起来……

      「算了,婉儿,你休息一下,看,你都累出一身汗了。」我怜惜地抱着魏婉,硬将她拉起来,她才停下动作,而我知道她不可能帮我吸出来,因为我的功力已经不是吸几下就能解决了。

      「对不起,子兴,我太笨了。」魏婉似乎又回到从前被欺负时的模样,满脸羞愧地对我说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