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风又绿江南岸(31-40)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十一章

      

      

      

      月亮市的清晨不再那幺喧闹,显得很寂静了。

      

      但寂静之中不时也听到几声的士的暗鸣声。

      

      王平非常清楚地听到了妈妈的呼唤。按惯例,此时他的宝贝应该窝在妈妈的温床里。

      

      饿了多时的王平,听到妈妈这样说后,就立即翻到了妈妈的身上,并立即把自己的大阴茎插进了妈妈那早已湿润了的阴洞中。

      

      「啊……啊……平儿,你真会插,啊…啊……妈妈……舒服……极了,啊…啊……平儿,再插……快些,啊…啊……对,就……这样,啊……啊……平儿,你会……真插,啊……啊……」全红在故意大声地喊,她是在剌激姐姐。

      

      「啊……啊……妈妈,平儿快一夜没有碰过你了,啊……啊……现在插起来好舒服,妈妈,真的舒服极了,啊……啊……」

      

      全红的一边大喊,一边用手去摸姐姐的阴户,「唷,平儿,你二姨的阴户也湿润了,你去安慰一下你二姨吧,给她治治病。去吧,妈妈已经满足了。」全红这是在说给姐姐听的,儿子还没有插上她五分钟,她怎幺能轻易地满足了呢。

      

      「不,妹妹,这不行………平儿,你不要来,你就和你妈妈干吧,这怎幺行呢?……」

      

      「姐,就当是给你治病还不行吗?」

      

      「这……」

      

      「姐,不要再考虑那幺多了,你不是也有五年没有碰过男人的东西了吗?」

      

      「可是,这……」

      

      「唉呀,姐,你怎幺变得这样啰嗦了,你原来干事情不是这样的呀!」

      

      「可是……可是……他是平儿呀!」

      

      「是平儿又怎幺了,我是他妈妈,我都给他了,你还怕什幺,你还是他姨妈去呢」

      

      「那……」

      

      「平儿,去吧。」

      

      王平从他母亲的身上下来,母亲立即脱去二姨的内衣和内裤,二姨的赤裸的美丽的洁白的身子完全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啊……二姨,你的身子好美。真的,二姨,太美了。乳房和我妈妈的一样大,有奶水吗?哟,二姨,你的阴户怎幺也是白板,和我妈妈的一样,」

      

      「平儿,你还啰嗦什幺,快上呀,你看你二姨的阴洞里都流出水来了。」

      

      「二姨,那平儿可来。」说完王平就压到了二姨的身上,并用自己又大又长的阴茎对準二姨的阴道口,屁股向下沈,只听到「滋」的一声,整根阳物完全容进了二姨的光洁无毛的阴户中。

      

      「啊……」

      

      「平儿,你温柔点,你二姨可不比你妈妈,更何况你二姨现在还在病中。」

      

      「是,妈妈。」说完王平就慢慢地进入和退出。

      

      「平儿,别听你妈妈的,你想怎样就怎样,不要管二姨,二姨受得了。」

      

      「不,二姨,你都生病这样久了,你现在的身体还弱的很,我的动作不能太大。」

      

      「啊…啊……平儿,你的小弟弟插得二姨好胀,好……舒服。啊…啊……」

      

      「姐,你轻喊点,万一明儿她们听到了,还以为是你病重了,要进来看你,那可怎幺办?」

      

      「啊……啊……妹……妹,平儿……插得我……太舒服了,这是我……当女人三十八年来……最舒服的一次,啊……啊……平儿,你再……快插些,啊……啊……妹妹,我的病现在……好像好了一点……没有原来那样严重了。原来到处不舒服,而现在是……舒服极了,啊…啊……平儿,你真是二姨……的好平儿,啊……啊……妹……妹,我……要……洩……了,啊……啊……」

      

      「姐,你还行吗,你看平儿他还凶得很呢?……平儿,要不,你再来插妈妈吧。」

      

      「不,妹妹,我虽然洩了一次,但我还行,真的,我一点也不觉得疲倦,一点也不觉得累,平儿,你就放心的插吧,啊……啊……平儿,你的小弟弟真好,二姨好……好喜欢,啊……啊……」

      

      「二姨,你的小咪咪也好舒服,把平儿的小弟弟夹得好紧,妈,二姨的真的很紧,比妈妈,你的还紧一点呢,啊……啊……」

      

      「平儿,你二姨的小咪咪,已经有五年没被男人的东西插过了,当然有点紧啦,而你天天都在插妈妈,妈妈的怎幺还会有你二姨的那样紧呢?」

      

      「妹妹,你真会享受,天天都有平儿这样大、这样长的童子枪插,你太幸福了。啊……啊……平儿,你再插快些,插深些,顶进二姨的子宫里去……啊……啊……平儿,你真行,啊…啊……二姨都快梅开二度了,而你还是那样的有力,啊……啊……平儿,二姨又要升天了,啊……啊……」

      

      「二姨,平儿也要射了,啊……啊……」

      

      王平在二姨第二次洩后,也到达了高潮,一股强大的激流直向二姨的深处喷射而去。

      

      ……

      

      「啪……啪……啪」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妈——,你怎幺了?为什幺喊得这样厉害?是不是痛得很了?要不要我打电话叫医生来?小姨你开门一下,让我们来看妈妈一下,我和妹妹挺着急的。小姨,你快开门呀,平弟,你们怎幺不开门?……」

      

      「明儿、凤儿,妈妈没有事,你们去睡去吧,妈妈现在好得很,一点都不痛了,真的,你们回去睡觉去吧。」全兰大声地对在敲门的高明和高凤说,回答的声音根本不像是一个病了十多天的病人说的。

      

      「妈妈,你真的没事吗?」高明在门外又问道。

      

      「真的,妈妈真的没事,你们睡去吧。」全兰再次对两个女儿说。

      

      王芳也在门外劝高明和高凤,「明姐,睡去吧,二姨不会有事的,我想我妈妈已给二姨下药了,明天二姨就会有好转的,走——吧」

      

      王芳拉着高明和高凤回房睡觉后,她却怎幺也睡不着,刚才从二姨的卧室传出的那种声音她也听到了,她知道,哥哥刚才肯定是在干二姨,要不二姨不会发出那幺大的声音?她不是已经病了十多天了?

      

      想着想着,王芳的淫洞竟流出了水,她用两个手指插进了自己的洞中……

     第三十二章

      

      

      

      时针指到了六点,大街上汽鸣声也开始多了起来。

      

      三个女孩的房间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也许都在做着自己的美梦吧。

      

      此时王平的阳物还是插二姨的洞穴中,他把二姨的淫洞灌得满满的,由于二姨的阴洞被自己的粗大的阴茎堵得一点缝也没有,所以精水一点也没有流出来,而且还有许多射进了二姨的子宫里。他躺在二姨的肚子上看着妈妈说:「妈,要不要平儿来安慰你一下?」并用两个手指插进妈妈的阴穴中来回抽动……

      

      「平儿,给你二姨治病要紧,不要管妈妈。你快把二姨洞中的药水吸给你二姨吃。唉,你也有些累了,要不就让妈妈来吧。」全红亲切地对儿子说,并用手轻轻扶摸儿子的头。

      

      「妈,那也好,这样平儿就可以来安慰妈妈了。妈,你把屁股擡起来,平儿从妈妈的后面进入好吗?」

      

      「你呀,妈妈拿你……随你吧,你喜欢怎样就怎样,谁叫你是妈妈的宝贝儿子呢。」

      

      王平把自己的阳枪从二姨的阴洞里抽出来时,它还是硬硬的,直挺挺的,龟头上还沾着许多精液,它们慢慢地集中到马口上,极似一粒绿叶尖端上欲滴的露珠。

      

      

      「噫,妹妹,刚才那味道好舒服,我还从没有尝过这种味道呢」

      

      「啊……平儿,再插深些,啊……再插快些,哼……好……啊…啊……就这样插,啊……啊……姐……妹妹舒服极了,啊…啊……乖儿子,坏儿子,啊……啊……你插得妈妈好舒服,啊……啊……」

      

      过了十分钟,王平和妈妈换了三种姿式后,王平才把自己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的淫洞深处。

      

      ……

      

      早上八点三十分。从窗户上未拉严的窗帘缝隙中透进一丝阳光,不用说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晴天。

      

      王平被妈妈和二姨的说话声弄醒了,儘管妈妈和二姨的说话的声音很轻。

      

      此时,王平的「大弟弟」还插在妈妈的浪洞中。这已成为王平生活中的常规了,他在家中也是这样天天插在妈妈的洞中过夜的,他喜欢这样。而全红对儿子的这种要求也已经习惯了,甚至已经上了瘾。有一天儿子插在妹妹的嫩穴过夜,她第二天就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好痒好痒,竟然要儿子插近四十分钟后才好些。

      

      王平也懒得睁开眼,他的一只手放在妈妈的乳房上,另一只手放在二姨的阴户上,中指还插进了二姨的阴洞中。他在静静地听着妈妈和二姨说话。

      

      「妹妹,在家中你和儿子都像现在这样,平儿的大东西一整夜都是插在你的里面吗?」

      

      「嗯,我和平儿几乎天天如此,平儿已经养成这个习惯了,如果他不插在我的洞中睡觉,他就睡不着,所以,他不是插我的这里过夜,就是插芳儿的那里过夜,但平儿他绝大部分是插在我这里过夜的。」

      

      「怎幺?芳儿的……也被平儿进去了?」

      

      「唉呀……姐姐,这有什幺大惊小怪的。你也不想想,平儿连他妈妈的都搞了,还能不上他妹妹的吗?」

      

      「平儿真幸福。妹妹,平儿有你们两个女人天天陪着,他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姐,你也又该吃药了,叫平儿起来给你造药吧」

      

      全红正準备叫醒儿子,却被全兰制止了,「妹妹,就让平儿再多睡一会吧,我好爱看平儿这样睡着的样子,好天真,好可爱。」全兰用手轻轻抚摸着王平的细嫩的脸,然后又用嘴在王平的脸上吻了一下。

      

      「妹妹,那你们也天天吃平儿射在你们里面的水水?」

      

      「那当然了,那种东西我们称为『红平芳』家庭保健口服液。不过这保健品我们也是昨天才发现的,才开始用呢。说来也怪,我们用这种药水居然能止血。于是我才想到用这种药来给你治病呢。」

      

      全红就把儿子无意中用他们的合精给她止血的事,以及只有用儿子和女儿的合液才能给女儿止血的事说给姐姐听。

      

      这时,王平知道该起了,他慢慢睁开眼,看见二姨的头正靠在妈妈的肩上,也就在自己的头边。他偏着头,目不转睛地望着二姨,插在二姨阴洞中的中指又动了起来,并且又把食指也加了进去,两个手指在二姨的洞中不停地抽插着。而插在妈妈的长枪也开始动了,在妈妈的阴道中一进一出的。

      

      

      「妈,我知道。」说完,王平就压到了二姨的肚子上,说:「二姨,帮一下忙。」

      

      全兰知道王平说的帮忙指的是什幺,她忙用手把王平的龟头对準自己的阴道口,「平儿,好了,你插进来吧,二姨正等着你呢!」

      

      王平的屁股一沈,那又大又长的阴茎完全钻进了二姨那早已被自己的手指弄得湿淋淋的光洁无毛的洞穴中,同时他的左手在不停的摆弄妈妈的刚被自己插过的同样是光洁无毛的阴户,而且他还用食指和中指进入了妈妈的阴洞里……

      

      全红打了一个电话给谢处长,说今天她不能来上班了。当然,也说了为什幺不能来上班的原因。她的上司听了以后,也欣然同意。要不也太不够人情了吧,还对她说,姐姐好了之后再来上班,现在处里也没有什幺事,也就每天去坐坐而已。

      

      就在全兰洩了一次后没多久,全兰感觉到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射进了自己的阴道深处,并明显的感觉到有许多已射进子宫去了。同时自己的内壁也再一次开始收缩起来,她觉得这种感觉太舒服了,太有快感了。自己就好像是飘在天空中的一朵美丽的云彩,在随心所欲地游蕩着……

      

      看着儿子和姐姐两人达到高潮的样子,全红也兴奋了起来,她用手抓住抚弄自己下体的儿子的手,让儿子的手在快速地进出自己的阴洞……

      

      「平儿,可以给你二姨吃药了。」

      

      「妈,还早呢,我再给二姨多造点药水,现在还不够多,你说是不是呀?二姨。」

      

      「妹妹,你就再让平儿插我一会儿,让我再兴奋一次,再舒服一次,再升天一次吧。平儿,快插二姨,二姨还需要呢。啊…啊……平儿,再插快些,嗯……对……就这样……啊……啊……好极了,啊…啊……平儿……你真会插,啊……啊……你插得……二姨舒服……极了,啊……啊……」

      

      王平看着二姨那兴奋的样子,自己抽插的节奏也随之加快了起来,并次次真顶二姨的花心,阴茎头顶住二姨的子宫口那麻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他也开始有了一点给二姨的第二次射意,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让精液再次射出来,他想这一次要把二姨干得花容失色才罢休。他稍停顿了一分钟,偏头到妈妈的胸脯上去找妈妈的奶头。

      

      王平在妈妈的奶头上吸了两分钟后,才把头从妈妈的富有弹性的大乳房上擡了起来,望着妈妈的眼,深情款款地对妈妈笑了一下,自己的两个手指仍在不停地摆弄妈妈的阴洞。全红忍不住儿子的这种挑逗,一把抱住儿子的头,就和儿子亲吻了起来。

      

      全红把舌头伸进儿子的口中,和儿子的舌头缠在一起。这样的热吻她和儿子不知进行了多少次。

      

      王平和母亲在亲个不停,他正享受着母亲从双唇中给他的快乐,却把身下面的二姨给忘了。

      

      全兰看到妹妹和王平那样火热而激情的吻,自己的嘴唇也慢慢地动了起来,她多幺希望王平此时能够吻她一下。

      

      王平和母亲的热吻还在进行。

      

      全兰只好在王平的身下自己动了起来,让王平的大鸡巴、长阴茎在自己的淫洞中运动。但没多久,全兰就感到有些累了,毕竟已是三十八岁的女人了,更何况自己的身体刚刚大病,还没有完全恢复。

      

      王平和全红都发现了全兰的这一动作,全红急忙离开了儿子的少年热情的嘴唇,叫儿子去注意他二姨,「平儿,你二姨在等着你插呢!」

      

      王平也知道二姨在等着他,但他实在不愿意妈妈那缠绵绵的舌头从自己的口中离开,现在妈妈既然已把那万般柔情的美舌抽出了自己的口腔,他也只好对妈妈甜甜地一笑,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二姨的身上。

      

      王平又开始快速地抽插二姨的阴洞,这一次比前一次更凶更有力。

      

      「啊…啊……平儿,你弄得……二姨……好……好……舒服,啊……啊……平……儿,你再……插快……些,啊…啊……再插……深些,啊…啊……平……儿,你把……二姨的……阴户插得……快要……溶化了,啊……啊……」

      

      

      「啊……啊……」全兰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王平已感觉到自己已使二姨再一次升天了,因为二姨的肉穴内部在不断的收缩。此时,自己的忍耐也达到了顶点,兴奋也达到了高峰。只觉得一股热流从自己的阴茎通道中喷射而出,龟头在有节奏地抖动着,阴茎根部的肌肉在不停地收缩……这种感受,王平不知经历了几千遍,但这一次的感受又有点不同,因为这是在干二姨的阴户,一个新鲜的阴户,而且是看着这美丽的阴户完成的。他紧紧地抱住二姨的双脚,闭上双眼,在回味着刚才射精的那一时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