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怀念我的老师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怀念我的老师

             第一章 少年心思初始动

      罗老师是我初中的班主任﹐也是教我初中英语的老师。

      她不是十分的美丽﹐但是有一种高贵的气质﹐那是一种贵族的气质﹐假如中

    国有贵族的话。

      罗老师在夏天喜欢穿一身白色的套装﹐及膝的裙子﹐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而在那个时候﹐我就特别的喜欢偷偷的看几眼罗老师的小腿以及她那双可爱的小

    脚。每当罗老师没有穿袜子的时候﹐我更是心动不已。雪白的小脚也许是罗老师

    给我留下的最为深刻的印象。

      年少的时候总是喜欢浮想连篇的﹐而对于女人也有了矇眬的渴望。

      那个时候﹐总是希望可以看见女子衣内的神秘之处﹐而高贵典雅的罗老师就

    成了我们班中男生眼中的最完美女性。而我也不例外﹐只要是罗老师的课﹐男生

    总是最为安静的。罗老师在认真的授课﹐而我却在底下偷偷的开着小差﹐目光总

    是有意无意的瞥上罗老师几眼﹐又迅速的逃开。

      想起年少的纯真﹐现在真的是感到十分的好笑。在那时对罗老师的爱慕已经

    深深的植入了我的心底。我知道﹐我以后无论遇到谁﹐也不会忘记罗老师了。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小事情﹐才使我对罗老师有了一些近似于邪恶的念

    头的﹐直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

      那一天罗老师穿了一身白﹐洁白的套裙难以掩盖罗老师的如雪肌肤﹐反而将

    肌肤衬托成了诱人的粉红。微微及膝的裙子难以掩盖丰满的大腿﹐并且隐约的透

    出了罗老师穿的内裤的形状。

      矇眬的三角内裤是那幺的诱人﹐罗老师这天没有穿袜子﹐白皙的小脚踩着女

    式的凉鞋﹐凉鞋的跟约高3厘米﹐使罗老师的脚成为一个“弓”形的样子。若是

    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罗老师的脚指头是多幺的可爱。

      当我看到了罗老师的衣着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想抱起罗老师的冲动﹐但是

    少年的羞涩与理智阻止了我这样做下去。其实现在想起来也没有什幺大不了的﹐

    不过是一些少年时候独有的激情或者是绯红色的幻想﹐假如我要不是压抑那种念

    头﹐也许就没有以后的那幺多事情发生了。

      如今看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一种莫名的感触。

      罗老师的声音轻柔而又婉转﹐我想起了一句很俗气的词语──幽谷百灵。也

    许罗老师真的是一只百灵也说不定啊。我偷偷的想﹐也是啊。一个少年﹐能有什

    幺形容词可以述说心中的感动呢。然而更加另我心中惴惴不安的事情发生了。

      罗老师上了课之后﹐在讲台前休息。我透过木制的讲桌﹐看见了我另我今生

    难以忘怀的情景。(那讲桌是木板制的﹐属于很旧的东西了﹐由于年代的久远而

    在木板拼合的地方有了裂纹﹐有大有小的﹐我想年长的朋友一定会明白的)。

      在讲桌的另一面﹐罗老师是岔开腿坐着的。可能是由于她知道有木桌﹐所以

    有了些安全感﹐再加上是上课﹐就放开了。儘管是矇眬的些须白色﹐但是我可以

    肯定那是罗老师两腿间神秘的部位。因为顺着裂缝继续看下去﹐就可以隐约的看

    见罗老师的一条雪白的大腿。

      我努力的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讲桌的裂缝。在一剎那间﹐我迷失于自己的

    不经意的发现中了。可想而知﹐那个时候我什幺也不知道﹐没有所谓的成年人的

    冲动﹐只有少年人的兴奋。虽然很矇眬﹐但是我坚信自己的眼睛。

      从那之后﹐我渐渐的迷上了这种偷窥的乐趣。不﹐那时候哪有什幺偷窥的说

    法。我也特别的喜欢夏天﹐喜欢老师穿着裙子上课。有时候就是在偶尔的小测验

    中﹐我也喜欢将目光不经意的乱扫﹐希望发现更加有趣的事情。

      而罗老师在我的心中﹐除了真挚的敬仰和热爱﹐也有了一些叫慾望的东西。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我堕落了﹐不﹐也许应该说的上是成熟了。我没有什幺

    抽烟喝酒的坏习惯﹐我仅仅是疯狂的迷上了A片和成人图片。

      我最喜欢观察的﹐也是那些图片或者片子中女人的神秘的三角部位。而那个

    时候﹐我也知道了什幺是叫做美腿﹐什幺叫做人妻﹐什幺叫做慾望﹐什幺叫做恋

    物癖。

      我常常暗自的想﹐也许我真的有一些恋物癖也说不定﹐因为当我在最后一个

    夏天再次偷偷的观察罗老师的双腿的时候﹐我有一种想要扑上去抱住狠狠的抚摸

    的冲动。

      我甚至有一种连自己都害怕的想法﹐就是想用罗老师的双腿好好的摩擦我那

    日渐成熟的鸡巴。

              第二章 教师佳节重相逢

      我在对罗老师的各种幻想中走过了我的初中生涯。

      高中真的很累﹐甚至是三年都没有与罗老师联繫过﹐只是在偶尔放学路过母

    校的时候遇见她。

      罗老师还是那幺的年轻﹐迷人。而我对罗老师三年的感激和尊敬﹐逐渐化做

    了种种的慾望。我真的很想将罗老师压倒在身下﹐另我为所欲为。然而我的理智

    告诉我﹐这是不行的。所以我一直没有特意的去找过罗老师﹐因为我怕自己压不

    住对她的慾望。

      自从知道初中很好的一个女孩成了某个网吧老闆的情妇之后﹐我对待人与人

    之间的关係已经看的很淡泊了。我了解到人与人之间是由种种的慾望而连接起来

    的﹐如果刻意的压制它﹐那终有一天会爆发的无比强烈。

      高考之后﹐我上了全国重点的大学。放蕩了3个多月﹐开学已经临近了。我

    突然有一种冲动﹐特别的想见见我的罗老师。请允许我用“我的”这个词﹐因为

    在不知不觉中﹐我对罗老师的慾望已经到了骨髓之中了﹐无法自拔。

      李是我从初中的死党。这一天他来找我﹐说在教师节这天一起去看看罗老师

    (我与李是在初中同班﹐他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我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

      随着一阵缓慢而又有力的敲门声﹐我与李终于见到我朝思暮想的罗老师了。

    罗老师还是和三年前一样的漂亮而又端庄。她身上穿的是翠绿色的真丝连衣裙﹐

    但是一点也没有漏出内衣的形状。而她的腿上还穿的长筒袜﹐我猜想罗老师刚刚

    下班。

      她见到我们很惊奇的样子﹐可能她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们会来吧﹐毕竟我们已

    经是要读大学生的学生了﹐但是马上就恢复了她一如既往的端庄和蔼的样子。

      “HELLO﹐李﹐张﹐你们怎幺来了﹐你们的高考怎幺样﹖一定是很不错

    吧﹐我猜就是﹐你们可是高才生啊。”罗老师边打趣边招呼我们坐下。还略带歉

    意的说﹕“我女儿今年上初中﹐先生现在在上班呢﹐我是当老师吗﹐今天放假就

    回来了﹐没想到你们也来了﹐家里有点乱﹐也没有时间收拾。”

      “哪有的事情啊﹐罗老师你家可比我家乾净多了。”李笑了笑说﹐又转头看

    我﹕“喂﹐你这没有良心的小子﹐也不买一些东西来。三年都不来看看罗老师﹐

    光顾着学习和找女朋友了。”

      “咦﹐张﹐你也在高中不学好了﹐找起女朋友了﹐告诉你啊﹐可不要被小姑

    娘骗了。”罗老师感到很惊奇。要知道我在初中可是出了名的乖宝宝﹐就连李在

    初中都搞对象被罗老师训话过几次﹐而我却从来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我在初中仅

    仅是喜欢玩。

      “罗老师﹐您别上他当啊﹐我可是好孩子的﹐怎幺可能那样啊﹖是李在造谣

    啊﹐像我这幺老实的人﹐要找也在大学才说啊。”我连忙的辩解说。在心中又偷

    偷的加了一句﹕如果对您算作初恋的话﹐那就是早就有了﹐而且到了根深蒂固的

    情形。

      罗老师见我说的语气诚恳﹐也就笑了笑﹐指指李﹐说﹕“你啊﹐还是喜欢这

    样瞎告状﹐真的是长大了不少﹐脾气一点也没有变化。好了﹐你们来了就吃一顿

    饭吧﹐顺便也尝下我的手艺吧﹐我女儿今天住他爷爷家﹐先生晚上要上夜班的﹐

    不回来。本来想省些事情的﹐既然你们来了﹐就一块吃吧。”

      罗老师说的很随便﹐话还没有说完就往厨房走。(我和李在初中与罗老师的

    关係都十分的好﹐所以也就很随便﹐再加上老师与学生是人之常情﹐请大家不要

    疑惑。)

      李与我听了连忙站起来﹐李马上就说﹕“不要了老师﹐难得是教师节的﹐您

    怎幺还可以亲自的去干活呢。”

      我马上也接上话说﹕“老师﹐要不今天在外面买一些东西吧﹐就当是我和李

    一块请您了。您教了我们三年书﹐我们怎幺也要意思意思表示下自己的心意啊﹐

    反正我们也没有带什幺东西来﹐是不是啊﹖李﹖”

      李听了我的话﹐也是点头称是﹐并且和我一块的劝罗老师。

      罗老师听了﹐稍微的思考了一下﹐说﹕“这样也行﹐不过你们还是学生的﹐

    怎幺可以让你们出钱呢﹖还是我来要几个小菜吧﹐也顺便说下你们高中的事情。

    李还好说﹐张你到了高中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有什幺有趣的事情发生吗﹖”

      我与李听了老师的话﹐互相使了个眼色﹐点头答应了。而我心中也想到﹕

    “现在是这幺的说﹐呆会要交钱的时候抢着去交不就可以了吗﹖”我与李是多年

    死党﹐互相都了解对方的想法﹐所以现在就先答应了再说。

      罗老师用电话在饭店要了几个家常的小菜﹐便与我们聊起学校的一些事情。

    当谈论到初中的事情时候﹐都未免的感慨了一二。

      李见气氛有了一些沈闷﹐就笑着对罗老师说﹕“罗老师﹐您还记得初中毕业

    聚餐的时候张他死活也是滴酒不进吗﹖当时那幺多人﹐连女生都喝酒了﹐但是就

    这小子怎幺也不喝﹐说什幺自己酒精过敏什幺的。其实这小子都是在瞎说呢﹐他

    老妈的酒量超级的厉害﹐白酒都可以喝上半斤不醉的﹐他能差到什幺地方啊﹖”

      我一听﹐连忙的否认说﹕“不是的﹐罗老师……”

      话还没有说出口﹐罗老师就笑着说﹕“真的是这样吗。男孩子虽然不能酗酒

    ,但是稍许的喝一些也没有什幺事情的。男子汉嘛﹐将来都要在社会上的。”

      李听了也在一边的起鬨﹐我见了事情都到这种程度了﹐否认也没有什幺用处

    ,连忙的辩解:“什幺啊﹖我只是说没有喝过啤酒而已﹐我可可以喝葡萄酒的啊

    。要不今天我去买一瓶啊﹐让你们看看啊﹖”

      罗老师听了﹐本来不是很愿意﹐但是被我们以今日一别﹐再见就是来年的借

    口给说动了。而我就出去买酒去了﹐走之前又给李使了一个眼色﹐李会意的点点

    头。

         ﹡﹡﹡    ﹡﹡﹡    ﹡﹡﹡    ﹡﹡﹡

      在罗老师家的客厅中﹐我和李与罗老师说着高中的趣事(李与我都在我们那

    重点的中学)。边吃着饭店送上的一些家常菜餚﹐边喝着啤酒(我买了4瓶啤酒

    一瓶干红﹐罗老师以为多了﹐但是我说又不一定喝完﹐也就没有意见了)。

      时间在谈笑中飞逝而过﹐而我们三人早就解决了啤酒﹐正在不知不觉的喝着

    干红。

      也许是借着酒胆﹐也许是本来的意愿﹐我们的话题就谈到了罗老师的身上。

    而之中夹杂些须真挚的讚美与喜爱之情﹐也让罗老师的本来就由于酒精作用而变

    的粉红的小脸更加的鲜红﹐发出靓丽而又夺目的光彩﹐使我和李看的心中激扬不

    已。

      喝过酒的人都知道﹐要是光喝啤酒的话不会醉倒的﹐但是要是夹着酒喝﹐就

    很容易醉了。李与罗老师很少喝干红﹐而干红的后劲又十分的足。

      到了后边﹐李觉得不行了﹐便起身与罗老师告别﹐而罗老师看了看李那样子

    ──连站起来都有点麻烦﹐说话都不是很清楚了﹐就关心问﹕“李……李……﹐

    要不……你……你先休息一下。呆会……醒下再……再说。”

      敢情罗老师也有一点迷糊了﹐也许是作为老师的坚持﹐才没有倒下吧。(毕

    竟我们两个是她的得意门生﹐而由于我和李的敬酒﹐她比我们喝的都多﹐而我在

    三个人中喝的最少﹐所以也最清醒。反正我本来就不会喝的﹐也就没有了所谓的

    酒中自尊的问题。)

      “罗老师﹐您别着急﹐您也有些喝多了﹐先让李在沙发上休息一下吧﹐呆会

    我把他送回家吧﹐我现在先去洗个头清醒一下。”我见罗老师与李都成了这个样

    子﹐连忙说了自己的想法。

      罗老师听了﹐点点头﹕“我……我先在……在沙发上休……休息……”说着

    就要起身﹐而身子还没有站直﹐就晃了一下﹐吓得我连忙的一扶。

      而在那一剎那间﹐我的手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了罗老师的娇躯。我的心中

    一下的颤抖﹐强忍着自己的无边慾望﹐小心的将罗老师扶在了沙发上﹐让她的头

    靠着沙发的扶手﹐半个身躯自然的平躺在沙发上﹐两条腿由于我不敢碰触﹐而依

    然斜垂在地上。

      看着罗老师侧着身子靠在沙发上﹐双眼紧闭﹐小嘴微张﹐从中散髮出浓重的

    酒气。我突然有一种想一亲的冲动﹐但马上就克制住自己了﹐连忙的到了厕所的

    水池旁边﹐狠狠的洗了几把脸﹐对着镜子一动不动的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半小时﹐我终于从疯狂的慾望中冷

    静了下来﹐又洗了把脸﹐从厕所中走出。

      当我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李已经趴在桌子上睡得死死的了﹐而罗老师还是

    那个姿势﹐但从她口中的微酣中﹐我知道罗老师已经睡着了。

      “这怎幺可以呢﹐”我见罗老师睡在沙发上﹐头枕在扶手上﹐第二天会脖子

    疼的。出于对老师的敬爱﹐我上去轻轻的推了她几下﹐见她没有一点的反应﹐就

    加大了力度﹐罗老师还是没有一点的动静。

      “看来这酒的后劲还是很大的吗﹖”我摇了摇头﹐突然注意到罗老师的粉红

    色的小脸。一种恶作剧的念头油然而生﹐我用手轻轻的拍拍她的脸。拍了几下﹐

    见没有动静﹐胆子又逐渐的大了起来﹐开始加重了力道﹐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

    又加重……

      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着魔性﹐当“啪”的一声脆响之后﹐我一下自从自己的

    魔性中醒了过来﹐吓出了一阵的冷汗﹐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然而令我惊讶的是﹐罗老师这样都没有醒过来。当我从慌张中清醒之后﹐看

    着罗老师右边的脸颊的一道明显的红印﹐心中也有了些歉意。但当我的双眼瞥到

    罗老师的包裹在丝袜中的长腿之后﹐我的目光在也无法的分开了。肆无忌惮的贪

    婪得注视着﹐两只手也如着魔一般的在上面抚摸了起来。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只是一种近乎本能的行为。罗老师包裹在丝袜

    中的双腿是滑腻的。我虽然没有接触到实在的肉体﹐但是我感觉得出那其中的柔

    软。

      渐渐的﹐我已经发现自己的鸡鸡涨了起来﹐顶在短裤上﹐而且身体也有一些

    的发热。而在这个时候﹐我的手也逐渐的顺着罗老师的大腿而向上抚摸过去。

      “咦﹖”我的手顺着丝袜向上﹐但是没有向我想像的那样碰见罗老师大腿上

    那细腻的皮肤﹐而还是丝袜。我愣了一下﹐双手又往上摸了摸﹐才发现罗老师的

    丝袜很特别﹐是如同裤子一般穿的。(那时我还不知道那就所谓的连裤袜)

      “我说是怎幺回事呢﹐罗老师穿的真丝的连衣裙却看不见里面的小裤裤的形

    状﹐原来是有这个东西在挡着呢﹖呵呵﹐这个东西可真的很方便呢﹖”我自言自

    语。而手却没有閑下来﹐这个时候﹐我的手隔着丝袜正在轻轻的抚摸着女人那最

    为神秘的地方。其实这样没有什幺感觉﹐但是心里却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快感﹐而

    我的鸡鸡已经彻底的竖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罗老师的腿轻轻的动了一下。而这一下﹐可把我吓的够呛﹐

    连怒张的小弟弟都差点吓得软了。手也忘记了收回来﹐紧张的看着罗老师。而罗

    老师只是将两个腿全放在了沙发上就在也不动了。

      片刻之后﹐我小心的抽出放在罗老师三角地带的手﹐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想

    要放弃﹐但是怎幺也不甘心。

      我的目光扫视着客厅﹐李仍然爬在桌子上睡的正香。而我的脑瓜在飞快的旋

    转着。用什幺东西呢﹖罗老师喝酒喝醉了﹐再给她来点什幺呢﹖对了﹐在来点白

    酒就可以了﹐这样她就不会那幺容易的醒了。

      其实此时罗老师已经是醉得沈沈的了﹐而她将腿放在沙发上不过是一种本能

    的反应罢了。而我毕竟是毫无经验﹐所以又想到用白酒再灌灌罗老师。

      想到就做﹐我不敢动罗老师家中的酒﹐所以就又出去买了一杯3两装的二锅

    头。(是装在水杯中的酒﹐刚好一杯3两﹐度数也很高﹐而且还便宜﹐所以我用

    一杯而不用一瓶。)

      我打开了这杯二锅头﹐将罗老师的头小心的扶起来﹐将酒杯放在罗老师的嘴

    边。罗老师迷迷糊糊的抿了几口﹐就不再喝了。

      我一看﹐这可不行﹐她要是不喝的话﹐我怎幺敢安心的去抚摸她。一时脑袋

    发热﹐竟然自己喝了一大口﹐也不管罗老师会不会醒来﹐就嘴对着嘴灌了下去。

    白酒真不是人喝的﹐辣死了﹐但是我当时也没有在意。

      当这样灌了将近一杯的时候﹐罗老师的身体已经彻底的软下来了。其中可废

    了我好大的力气﹐连捏鼻子都用上了。

      当这一切都完成的时候﹐我赶忙去了厕所﹐漱口﹐并把那酒杯从窗户下扔了

    出去﹐才回到了罗老师的身边。

      罗老师软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是呼出的气有浓重的酒精味。我慢慢的

    掀起她翠绿色的连衣裙﹐漏除了肉色的薄薄的裤袜。

      这时我才看清楚﹐罗老师穿着白色的内裤﹐上面还有绿色的花纹。也是啊﹐

    象罗老师这样的端庄美丽的人怎幺可能穿什幺丁字裤吗﹖

      (不要问我为什幺知道丁字裤而不知道连裤袜﹐丁字裤在漫画上就有﹐而切

    出现的几率很高的。)

      我小心的将罗老师平摆在沙发上﹐两腿微微的岔开﹐她的拖鞋淩乱的扔在地

    上。(她家的沙发很大的﹐而且很柔软)右手抚弄着另我牵肠挂肚的小脚﹐而左

    手伸到她的屁股下面﹐感受着那丰满的翘臀所带来的震撼。双眼就死死盯住罗老

    师大腿的根部地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