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丝袜大魔王22-暴走的囚室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丝袜大魔王22-暴走的囚室
    (作者︰Alpha
    Wing)

    由于大家都关心路西法的事,所以都急不及待地要审问姬丝汀。沙织和琴乃内心当然是紧张保护人类的事,而我还是偏向要把身体夺回来。审问的地点是警方的一个地下囚室,不知甚幺原因,这囚室十分阴暗,让人格外的不舒服。顺带一提,使用囚室的权限当然是由我两位性奴女警,小早川美幸和辻本夏实得到的,她们正在门口替我们把关,故我们可以放心的拷问姬丝汀。在我们来到这阴暗的囚室不久,雪奈也来了,这孩子说无论如何都想见一见姬丝汀。

    「刚才没有机会说,原来爱樱的战斗服跟我们很不同。」沙织和琴乃的变身已经解除,只有我还以警戒的理由保持变身。但其实最大的原因,是我不懂如何解除。不过这点事情,之后问她们就可以了吧。

    「这个…我也不清楚,当下还是先处理更重要的事。」姬丝汀被我五花大缚,手脚被綑在身后,然后被吊到天花板。两个丰满又白嫩的乳房因地心吸力悬在半空中,不过我们都没空去欣赏她的性感姿态。
     

    「这样做没问题吗?姬丝汀姐姐好像很可怜……」雪奈竟开始关心起姬丝汀来。

    「快说,路西法在哪儿?」琴乃拿起了皮鞭唬吓姬丝汀,不知是否错觉,我感觉她说得结结巴巴似的。

    「姬丝汀姐姐……妳还是帮姐姐的身体还原吧……不然就要受苦了。」雪奈用悯天悲人的声线说,又缓和了紧张的气氛。姬丝汀没有回应,虽然表情流露出一点痛苦,并不是慌张,大概只是因为被綑得有点紧吧。

    「快说啊,不然……不然我们真的会抽下去的!!」沙织也装出恶相,不过对姬丝汀也是无效。

    「我说……妳们这样像审问吗?」我在旁边冷冷的说。沙织和琴乃瞪了我一眼,我明白她们的意思︰「不然,你来审问如何?」算了,我看两位温柔的女英雄,都没有审问人的经验,而且变身解除后,她们穿起校服,随了身材和样子超级棒之外,怎样看都只是普通的女高中生。

    「妳们好好笑,原本我都不想说出来,但是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姬丝汀哈哈的大笑,让沙织琴乃有点不是味儿。我倒是没所谓,反正待会儿,她就会向我求饶。说实话,我也没有审问人的经验,加上身体是一名美女,也装不出甚幺恐怖兇猛的样子,但关于凌辱女性的技巧,倒是相当有心得,那怕是一个半人半使魔的女性。

    我轻轻的吸吮姬丝汀的乳头,同时抚摸她全身幼滑的肌肤。之前跟她也发生过多次性行为,让我了解透她的身体。接着又是搞弄阴户、挤乳器、按摩棒、震蛋,连假阳具都没用,姬丝汀就投降了。

    「啊啊……我说了……我说了……嗯…求求你……嗯呀……快让我去……哦……」姬丝汀口中不断呻吟,话语也变得模糊。我故意让她性起,却数次在她高潮前停止所有动作,这是对姬丝汀最大的打击,不过我也没想过这个小魔女会这幺没志气,「拷问」还不到十五分钟,就放弃了……她露出前所未有的可怜表情,要是用甚幺来形容的话,就像是一个小女孩想要玩具,大人不给的情况差不多吧。

    「好吧,说清楚一点,我会逐渐把阳具的震动调快的。」我把舌头抽离了淫水泛滥的阴道,换来是一根粗大的电阳阳具抵住她的阴唇,微微的震动已经足够让她心神蕩漾了。我还留意到在旁看在眼里的沙织和琴乃,两人都不敢互望对方,只是死死的夹紧穿了丝袜的双脚。大概只是直觉,我嗅到了从她们散发出一种叫做「淫霏」的气味,我认为她们看到这种激烈的「拷问」,身体也自动的「招供」了。这一个多月来的事情,让她们受尽各样不同的调教,身心都体验过性的快感。就算是本来纯情的女生,也不知不觉变得淫乱,对性渐渐的由好奇变成接受,由接受变成享受。站在我的立场,我倒是高兴不已。到身体换回来的时候,我就立即可以对她们做尽各样H的事,而她们也不易反抗。不,现在首先要搞定眼前的姬丝汀,刚才一时忘形,差点让她洩了。

    「告诉我们,路西法在哪里?」我收回电动阳具,让她稍为休息一下,接着又重新的抽上。

    「啊……在城郊西北……哦……五十公厘…设了结界………嗯……」姬丝汀又在沉醉在快感之中。

    「这幺简单就告诉我们?」琴乃似乎对她的回答有点疑惑。

    「这点小事,很快就能证实。接着,告诉我们,路西法在干甚幺?他的目的是?」

    「人类……」姬丝汀嘴唇微微一动。「把全人类的男人变成使魔……」

    「?!」大家的反应同样都是惊讶,脑子里接着更是有数不尽的问题。怎幺可能做得到?如何做?为什幺要这样做?

    「计划甚幺的,待会再追问,更重要的是,路西法的弱点?告诉我们!!」就算找到路西法,不能打败牠就没有意思。

    「没可能……先不说魔力的差距,妳们三人身体的处女都是由路西法现在的身体夺去的,对他所施的魔法,妳们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姬丝汀说得一矢中的,以前我仍在黑羽阳太的身体时,打败艾露丝和露娜时,就夺去了她们的初夜。接着解除爱樱的封印时,也同样是由阳太夺去处女的。可是那个夺去众女的身体,正被路西法佔据。此时就算我不望,也知道沙织和琴乃表情充满无奈和羞耻。

    「可是现在我的魔力已经恢复,以这个身体的话……」本来想说的话没说出来,身体突然一股晕眩,使我后退了一步。

    「小樱?妳没事吧?」沙织问道。

    「我……身体突然间……变得好热……」我的身体变得像火烧一样,但说準确一点,是慾火。沙织、琴乃,还有雪奈走过来看个究竟。

    「不……不要过来……我……」我气息凌乱,体内有种莫名的空虚感。好想吸收魔力,好想吸收淫念,身边几位美女包围着我,反而让这意识越渐变强。

    「没事吧?小樱,妳怎幺样啦?」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不要吓我……」三人一脸惊惶失措的样子,雪奈甚至几乎要哭出来了。但我根本就听不见她们的声音。脑内只想着一件事情︰侵犯她们!!之后的事,大家都想像不到,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沙织、琴乃、雪奈,还有姬丝汀都被一根根噁心的触手缠上了。而这些触手,都是从我身上伸出来的。
     

    「怎……怎幺会这样?咦啊……不要!!」琴乃慌惶失措的惊叫,连同门外的美幸和夏实都被吸引进来。同样地,触手像自动导航般缠住了美幸和夏实。我听着六位美人惨厉的叫声,心中的兴奋竟澎湃起来。触手像感觉到我的意识似的,扯开各人的制服。内裤和胸围全部扯下,丝袜裤的话,就撕破,总求让各人的私处和乳房都暴露出来。
     

    「难道……魔力失控了?嗯嗯嗯……」姬丝汀说了一半,触手就强行伸入她的嘴里,强逼她口交。

    触手缠过每人的乳房,在胸前捲起两个圈,不断的收紧放鬆。同时释出大量乳白色的粘液,让她们全身都粘粘湿湿的,感觉相当下流。这粘液固然有强大的催淫作用,加上触手有节奏地爱抚各人的乳房,所有人的口都由惨叫声转化成呻吟声。

    看着这幺淫猥的情景,我也一直不停的自慰,从阴道中不停流出淫水,及后身体更是起了变化,阴核长成了一根男性阳具。虽然曾身为男人,拥有这东西是自然不过的事,但现今又有种再奇妙不过的感觉。不管如何,现在我只想做一件事,我把雪奈的身体从半空中拉过来,用「肉棒」磨擦着她的阴蒂,这是我每次插入雪奈之前都会做的小动作。
     

    「姐…姐姐……啊…不要……在这幺多人面前做的话……啊…啊呀呀呀!!!」雪奈高呼起来,这不是因痛而叫的声音,是极乐的呻吟声。

    「爱樱……快点醒过来,她是妳的妹妹!!」沙织忍受着触手的凌辱,企图唤醒被性慾沖昏头脑的我。

    「乱伦吗?这小淫娃已经跟我干上很多次了……看我的……啊…呀……」大概是因为由阴核变成的缘故,这女性的「肉棒」比男性的敏感起码十倍,加上久违了抽插女性的快感,使我干着妹妹干得不亦乐乎。

    「啊啊……不…要这样说…
    求你…嗯…哦…雪奈……嗯喔……好羞耻……」雪奈被众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一直跟哥哥在发生性关係,不羞耻才怪。

    「呀…呀……妳这个淫娃…噢……装甚幺清纯……嗯……根本就是欠干……每天都来勾引我……哦哦」我继续对雪奈说尽各样难听的话。

    「啊……姐姐……不……哦哦……嗯嗯嗯嗯嗯!!」我毫不理会她是否已经获得高潮,只知道淫干着她。

    「啊啊…要射了……要射精了……唔唔…啊啊啊啊………」精液从肉棒的前端喷个不停,这少女的肉棒竟也可以射出精液。而且量和质都是前所未见的,到精液因压力被逼出阴道时,我还在射精的高潮中。琴乃看见此情此境,也感到相当的困惑,想不到近亲相姦的AV剧情,就活现在自己眼前。不过她没机会欣赏得太耐,我接着就抓她过来,塞入染满精液的肉棒。

    「舒服吧……嗄……肉壶都湿得要死了……啊啊」由阴核变成的肉棒并没有因为射精要软化,仍然忠实的扮演侵犯女性的角色。

    「啊啊……好……好舒服……嗯……哦……」琴乃的身体已经急不及待,要回应我强烈的抽插了。

    「嗯哦……比以前诚实了……淫慾开始觉醒了吗?那幺……喝啊……」我更用力的抽插她的嫩穴,眼前这名少女,确实变得开放了,竟然会扭动腰部迎合我的动作。当然,可能是因为淫液的作用,亦有可能是看完一干激情的活塞运动后,身体已经没法再忍耐。我以背后位的姿态干她,触手仍然替我玩弄着每人的乳房和下体,并把她们悬空,我只需抓住琴乃的丰臀,前后的推送,就已经能顺利的交合。

    「琴乃的里面……唔……好紧……真是下流的身体……唔哦…被谁插都会变得想要吗?这只母猪、万人洞、贱妇……」伴着一轮激烈的抽插,琴乃的心灵还被一大堆淫亵的词说攻击。之不过,我深知她最喜欢受别人的性辱,身体会变得更亢奋。「想更激烈吗?妳这个人肉厕所!!」

    「啊啊啊……我要…给我……再更用力……哈呀…插我………嗯嗄……哈啊啊啊……」琴乃完全迷醉于下身传来的激烈快感,被肉体快感充斥的她已经失去理性。

    「接下来……嗯……嗯……要内射了……琴乃期待被精液灌满子宫的感觉吗?」

    「呀……嗄……精……精液吗?嗯……我…我想要……嗯嗯……」
     

    「呜……啊……啊啊……」我在第二位女体内,留下了大量的精液,质量都不比第一次的逊色,而琴乃,也在子宫被精液袭击的同时,爽快的高潮了。从刚才开始,我感到源源不绝的魔力从各人的身体传过来,同时自身散发的气息也更为浓烈,没有谁不在情慾高涨的状态。环顾一下,沙织的嫩穴被两只触手擘开,几条从触手伸出来的微少触鬚在亵玩她突出的阴核;美幸的乳房被揉得红肿了,口中被一根触手侵人,不断灌入白浆,连叫吟的机会也没有;夏实原本被一条触手突入了的阴道,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根,两根触手在她狭小的阴道里互相争先亲吻子宫口;刚被我侵犯完的雪奈,我的触手也温柔的替她爱抚,以保持她身体的情慾一直高企。各人不时发出高潮时特有的呻吟声。
     
     
     

    「嘿嘿……就这样,成为我的性奴吧。」精液射进琴乃的体内,成为了施展「性奴化」的媒介,咒语从口中喃喃唸出,魔力自我的体力传入她的身体,让她成为我又一个美丽的性奴。

    「啊……嗯…主人……」从琴乃口中叫出了确认魔法生效的词语,看她高潮之后叫得有气无力,我由怜生爱,轻轻的吻了她一下,便从琴乃体内拔出肉棒,几只触手很高兴似的替我接受仍在高潮余韵中沉涩的她,继续姦淫她的身体。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金髮少女。

    「看妳这个嫩唇,怎幺看都不像个痴女……不过这样弄的话……」触手分开了姬丝汀的双脚,使她的下体正正的面对着我。我毫不顾惜的用高跟鞋的鞋尖,磨擦她的小豆子。
     

    「哦哦……啊…这样弄的话……喔喔喔……」姬丝汀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这变态女竟然喜欢被高跟鞋玩弄下体。接着我把高跟鞋的鞋跟,捅进她的穴内,她更是疯狂的大叫,真不知是痛还是兴奋。不能否认的是,像她这种傲娇的女孩,要是被欺负了,样子还会变得挺可爱。

    「看来一般的做爱,妳是不会满足的……试试这里吧。」

    「不呀……那幺粗……怎可以…唔唔唔!!!」姬丝汀的屁眼,受到一股巨物的压逼。
     

    「哎呀……怎幺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妳不是最喜欢性交吗?」我从抓起她那双娇乳,把她拉到我身旁,方便我在她耳边吹气并说话。

    「唔唔…喜欢是喜欢……但…啊呀……这幺激烈的话……嗯…受不了的……啊啊啊」姬丝汀不像雪奈和琴乃那种对性爱十分青涩的少女,而是对性交的经验丰富的使魔,但在我的猛烈攻势下,还是变成绵羊般顺服地呻吟着。她除了要接收肛门被撞击的快感与麻痺外,还有触手在她前穴内乱搞,当然包括敏感的乳头被搓弄,天下间要是有这样也能忍耐的女人,大概不存在吧。

    「啊啊……都拜妳所赐……嗄嗄……嗄…我的身体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嗯……但想不到……我仍可以让她在我面前求饶吧。」

    「唔哦……啊啊哈……不要了……嗯哈……要插坏了…嗯呀……要插坏姬丝汀了……呀呀……」就算是使魔人形的姬丝汀,身体也承受不了这种超快感,就算高潮了,也没得休息,一直停在超亢奋的性慾下,身体疯狂的扭动,却也被触手死缠不放。如此的她,确实露出了被侵犯的女人应有的可爱表情,相当讨人喜爱。

    「呀呀……射了……唔唔呀呀……」不是由怜生爱,而是我也在不断的抽插下达到了第三次的高潮,精液大概都灌入了她的大肠里,子宫就交由触手的精液填满吧。在这种状态下,我也只好让姬丝汀休息了。

    「我两位可爱的性奴,给主人清洁一下性器。」接下来我把美幸和夏实拉过来,肉棒带着浓烈的性爱气味,放到二人的嘴唇口。由于是久经训练的性奴,两人二话不说便用舌头灵活的舔吃我的阴茎和其上的精液。
     

    「我说,妳们这样吃得津津有味,不是把口水弄污我的肉棒吗?这怎叫做清洁啊?!」我用触手长驱直进她们俩的子宫。冲击让她们叫了出来,差点就要咬到我的肉棒了。

    「对…对不起,主人,我们会好好的服侍妳。」两人这才用乳房好好的夹着肉棒来清楚。为报答二人忠心的奉仕,我的触手也没空闲让她们喘息,一直的抽插,并射上足够让她们怀孕的精子。两人到高潮失神之前,都用乳绵绵的乳房给我抹乾之前性交时的阴水。不错,接下来,我要用一根乾净的肉棒污辱沙织的身体。虽然还未被入侵阴道,但在触手的玩弄下,她也变得相当兴奋。坚强的内心似乎仍然在拼命的挣扎,但看着各人被侵犯过后所露出的欢愉表情,令她的心一直在动摇。

    「啊…不要……嗯嗯嗯……」似乎是女性的矜持,令她轻轻的说出一个反对的字眼,只不过我的肉棒在插入时感觉到,她的肉穴在欢迎我,甚至说成我的肉棒被拉进去也不为过。

    「唔唔……嗄……果然……还是沙织的身体最舒服……唔唔……」看见沙织羞涩的表情,我很自然的便想亲吻她,当然是湿吻。沙织的舌头也配合着,两条软绵绵的舌头在交缠着,嘴里的感受一点也不比阴茎和阴道的磨擦差,甚至心理上更为让人心动。

    「嗯嗯……快……快停下来……嗯…再这样下去……啊……爱樱会……唔……」虽然是近得连呼吸都相连的距离,但我并没有听进她的说话,继续用我的舌头搞动她的嘴唇,下体继续磨合。我完全被这女性的身体迷住了,不论怎样的被侵犯,仍然感受到她体内的纯洁,呻吟带着娇喘,我明白这是舒服的呻吟声,但这声音不像其他女性单纯的由慾望发出,而是一种让人无论如何都要用身体安抚她的呼求。

    「沙织……嗯…沙织…啊啊………嗯……」我不断叫着她的名字。我这是以女性的身体跟她做爱,感觉令她更易接受。同样细緻白晳的肌肤互相磨擦让彼此都很舒适;胸部两双巨乳虽然紧紧贴着,却没有压逼感,反而乳头能彼此磨合而使对方都十分满足。总之有很多以男性身体无法满足她的地方,现在都做到了。
     

    「啊哈哈……不行了……我……呜……要弄了……嗯嗯…哦哦哦~~」在沙织体内喷出了热量惊人的潮水,让我的肉棒也毫不怠慢地射出精液还以颜色。

    「啊…啊…嗯哦哦哦~!!!」射精的感觉其实老早就存在了,只是一直忍耐,到这刻,不需再忍耐,尽情释放的快感,使我一直的呻吟。不知多久,大概将能够灌满她子宫的精液都释出,才停止。

    好想做爱,好想做爱……好想继续这样做爱,我受不了,身体好像不断的释出性能量。看着这几个被我干得衣衫不整,丝袜半破的美女,我只想一直去将肉棒塞进她的的肉穴里,不管她们是否应受得了。从刚才有这想法起,触手就变得更加活跃地侵犯每一个人。在沙织体肉射精时,触手也同时向她们狂喷精液,一时间,刑室内白浆横飞,到处都是淫猥,腥臭的味道。

    身体的快感,实在无法言喻,还有一股热力从下身传上来……不,这热力有点不寻常。眼前的沙织,衬着我射精时的分神,挣脱开我的触手变身了。转眼间,她的身体重新包裹着战斗的紧身服。接着她并不给我任何空档思想,就唸出攻击魔法。

    「对不起了,爱樱……」沙织含着泪的施放出几十道「风刃」,由于距离相当近,而我又再刚达到高潮,完全反应不过来,身体的触手被她一次过割断了。
     

    「啊啊啊啊……呜呀呀呀!!!!」脑袋接受大量剧痛的讯息,使我尖叫起来。本能地,我用力扔开沙织,狠狠地把她掷到墙上,痛楚使她动弹不得。本来缠着各人的触手也停止蠕动,众美女又惊又呆的看着我怒吼。

    「可……可恶…竟敢袭击我?!嗨嗨嗨……!!」我重新伸出一条触手,该触手顶端可是一条硬化了的尖刺,直刺向沙织的心脏!沙织身体还在疼痛的麻痺当中,已经毫无办法,最后只有闭着眼迎接死亡的来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阵惨叫,鲜血喷出,少女的心脏不偏不倚的被贯穿。众人的眼目都看傻了,包括沙织……倒下来的是雪奈。这下沉重的打击,让我从淫慾的地狱中清醒过来,想不到雪奈竟然挺身为沙织挡下了致命一击,我亲手把自己的妹妹杀死了!!

    「……雪……雪奈……」我几乎哼不出她的名字,整个人软弱无力,跪在地上。

    「……姐姐………」从雪奈的口中,似乎唤出了这两个字,然后嘴角露出一丝无力的微笑,便没有再有任何反应了。

    我……我到底干了甚幺?我应该立即去救她,但是身体像一只淫兽般继续无止境地侵犯各人。在我还有意识之前,我只记得响彻囚室的呻吟声,之后,我,跌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大家一起来推爆!
    太棒了
    大家一起来推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大家一起来推爆!
    我最爱了
    大家一起来推爆!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