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溪头性游记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溪头性游记

    晶莹的玻璃窗上结着少许的霭霜,坤仁呼了一口热气于其上,霎时玻璃升起了一层薄雾。以现在九月的天气来说,平地起码也维持在摄氏二、三十度之间,还是夏日的天气,在这里却感觉到异常的凉爽。从中午自斗六搭游览车经过名间、鹿谷到溪头这里,几小时之内好似从夏季瞬间进入了秋季,令人感觉心旷神怡。

    在旅舍中对着玻璃窗外吃过简单的泡麵晚餐之后,坤仁决定出去逛一逛,简单套上一件鹅绒猎装,独自进入台大所拥有的实验林内。走在冷冰冰的柏油马路上,
    左右两旁尽是笔直高耸粗壮的桧木。坤仁是C大的研究生,明年就要毕业当兵去了,最近和女朋友逸欢便是为了未来的问题争论不休,一气之下独自跑来溪头,租了间别緻的日式小木屋,一方面重游自己最喜爱的异乡;另一方面顺便思考和逸欢之间将来的问题。

    坤仁也真够大胆,一个人独自漫步于阴森的林间,冷冽的寒风间歇的袭来,形单影只,竟不知不觉地来到了大学池。点了一根MildSeven,再环顾四周,居然连一个人影子都没有,坤仁似乎也有一点害怕了吧,想想还是乾脆往回走,赶紧回到别馆里的小木屋。

    前面一个影子飘动,有人!坤仁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快步走向影子,到了距离大约十五步左右,坤仁定睛一看,是一位年约二十出头的小姐,穿着一袭中国式白色上衣,粉红色长裙,右手提了个篮子,左手拎个小皮包,整体看来显得有一点突兀,坤仁心想:这是哪一号人物,怎幺会在此时此刻出现?正要开口发问时,女孩先说话了:「先生,要买花吗?」坤仁觉得既怪异又好笑,哪有人这时还在这边卖花呢?

    「小姐,这幺晚了,该回家了吧?」女孩低头不语,长而笔直的头髮几乎把整个秀气端正的脸遮住。「我...,我不住这里...」女孩擡起了头,「那..,我在明仙别馆租了一间小木屋,或者妳到我那边休息一下吧?」女孩没有回答。

    坤仁趁女孩擡头时,仔细端详一阵,女孩的脸型是标準的鹅蛋脸,皮肤白嫩得几乎是有点苍白,也算是一个美人胚子。坤仁想,已经一个月没有和逸欢作爱了,正愁满沱的精液无处发洩,每天自己小老弟的头老往上仰,似乎是对着坤仁的脸大声抗议:还不快带我去逛肉洞,我都快闷死了。有时后小老弟实在是忍不住时,还会向坤仁的脸吐一口口水以示抗议。而现在刚好有一个大好的机会:美人、
    单身女性、秋高气爽、渡假、异乡、黑夜、默许,这各别的因素有如一条条的小溪,汇集成一股巨大的情慾洪流,侵袭着坤仁。他伸出右手握住美女的手腕,很冰冷,坤仁想大概是自己性慾高涨,体温升高才觉得女孩的冰冷吧。

    回小木屋的路,感觉特别地遥远,坤仁开门带着女孩进入八个褟褟米大的小套房,女孩从头到尾并不多话。「要不要洗个热水澡,妳的身体好冰耶?」坤仁体贴地问,不用脑袋想也知道,现在慾火焚身的坤仁心底打的是什幺主意。「好!」女孩的回答总是特别地简捷。

    美女进了浴室约五分钟光景,久未发洩的坤仁脱光了衣服,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白色三枪牌内裤,悄悄逼近浴室,试着旋开门钮,没锁上。开了门后,女孩回头一瞥,并没有剧烈的反应,有的只是温顺柔和地看着坤仁,女孩的整个身体和脸蛋一样白皙,均匀一致,毫无瑕疵,儘管有一点瘦,但却很匀称,尤其丰满的乳房,实在无法令人联想起和身体是属于同一个人了。

    坤仁像中了邪一样,往女孩的背部一贴,双臂绕到前面捏揉着双乳,阴茎像一把左轮手枪抵住美女的背部,不断地还在涨大中,小老弟红润光滑的头似乎对着坤仁略微下垂的脸庞说:「谢啦!老哥,如果不来这一次,我真快要爆炸了。」坤仁轻咬女孩的耳朵,舌头不忘一伸一缩的舔着,女孩早已全身酥软,不能自已。

    浴室里充满着浓郁的雾气,暗黄色灯泡的钝光照着二人的胴体,肌肤相亲。坤仁觑觎着她的肉体,凝视女孩细嫩的肌肤,那白玉般的光泽润滑,确是他前所未见的。坤仁用掌心摩挲着她丰腴的乳房,女孩偶而将眼尾温柔的瞄着他。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