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家菲佣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香港,家中有请菲佣的家庭应该很多,我和太太结婚一

    年,大家都有工作,所以决定请一个菲佣回来打理家务。刚好有个朋友家中有请

    菲佣,就托他介绍。

    过了一星期,就有了新菲佣,原来是朋友家中菲佣的妹妹,当然无问题,就

    由他们去接来我家。她的名字叫美玲(Melin),20岁,样貌端正,正所

    谓十八无丑妇,身材就好正,五尺三寸高,娇小玲珑,该凹的地方就凹,该凸的

    地方就凸,不肥不瘦,刚好。三围大概是34.25.35,同香港明星朱茵有

    得比。美中不足的是黑了少少。

    第一天到来,太太教她如何做家务,一些家中规矩,应该注意的事项,和一

    些电器如何操作,安全等等。我发觉她的学习能力不错,很快上手,也替太太高

    兴找到好帮手。

    我们不是大富人家,只是都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所以家中的菲佣不需要

    像其他富翁们的要穿女佣制服,她在家中通常都是T恤短裤,简单得很。初初头

    两天我还发觉她没有戴胸围,有一次她弯腰拿东西时,差点可以见到波头,可惜

    件衫领高了一点,看不见,第三天太太也发现了她没有戴胸围,就强迫固定她在

    家一定要戴胸围,除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当然也不敢反对。

    我是在一间大公司的电脑部门工作,是一位好好先生,外表很斯文,没有不

    良嗜好,对太太又一往情深,和太太一起时,从来不看别的女人,在公司我和其

    他女同事也保持距离,大家相敬如宾,个个都说我是模範丈夫。所以我太太也对

    我很有信心,才会在家中请菲佣。

    对我来说,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花心,或对其他的女人有遐想,好像那菲佣来

    的时候,我也保持形象,和她保持距离,也很少单独相处,但在她来了一个星期

    后,终于有了奇妙的变化。

    那天刚好公司没事,提早了半小时下班,到达家里,太太还没有回来,平时

    大家是差不多时间回来的,菲佣也通常已把家里打扫清洁,準备好晚餐的材料,

    等我和太太回来才下厨,煮饭我也是高手,可想而知我是怎样的一个好先生。她

    会做完工作后才洗澡的,有时回家后见到她的头髮还是湿的。

    今天提早回来,打算休息一会,走过浴室回房间时,发现浴室内灯光明亮,

    好奇心驱使下,向里面望了一望,只见菲佣Melin正在里面準备洗澡,已经

    脱下外衣,背着手正要解开胸罩,可能她想不到这时有人回来,所以没有关上浴

    室门,刚好给我撞个正。

    我定一定神,留心看看这个菲佣,她的背部皮肤光滑,身材均匀,臂膀丰腴

    有弹性,这时她已经脱下了胸罩,一双丰满的乳房正晃荡荡的在胸前跳动着,那

    肉球圆满结实,秀挺坚突,乳尖那粉红色的一小点骄傲的向上仰翘着,完全表现

    出年轻而熟透了的女性特徵。

    我看得呆了,心底里的淫慾开始活动了,令我想入非非,从来没有想过的事

    情,一下子全想了。

    现在她正开始脱下三角裤,她的屁股浑圆曲滑,臀缝线条明朗,臀肉弹性十

    足,从脚踝到趾间的形状都很漂亮。因为背对着我,所以整个美臀都让我饱览无

    遗。我只是见到朝气蓬勃的青春肉体,已经令人感受到一种逼人的气息。

    我看得老二早就发硬发涨,反正四下无人,索性掏出阳具,眼睛继续盯着赤

    裸的菲佣,右手则握紧阳具猛搓猛套,打起手枪来了。

    她站着淋浴。她先将身体沖湿,接着涂抹香皂,我看见她的双手在她自己身

    躯上抹动泡沫,并且身子自然的向四方转动,这样子不管前面背面都瞧了一个清

    楚,看得到一撮阴毛,她的阴毛分布窄小,只有一点点阴影在双腿根部,十分可

    爱。偶而弯腰擡腿,才能从腿缝略略窥见那腴美的阴户。

    不一会,她又全身沖了一次水,开始抹乾身体,慢慢的穿回衣物。我也轻步

    回到房里。可是慾火未消,想起刚才的一幕,更加难以平复,心想这菲佣虽然不

    是十分美丽,但身材好,青春迫人,有机会的话也想办法亲近亲近。

    大概十分钟后,太太回来了。我也出来迎接,拥抱着太太吻了下,对她说︰

    “老婆,妳回到了,我很想念妳。”

    菲佣Melin这时看见我从房里出来,眼睛也变大了,充满惊讶,不知我

    什幺时候回来的,更想起刚才洗澡时没有关门,不知有没有给我看见。这时我刚

    好见到她的表情,就给了她一个神秘的微笑。

    那天晚上我特别兴奋,所以和太太吃完晚饭,一入房就在门边拥着她狂吻。

    面颊、耳珠都给我吻着。

    老实说,我的太太也是一个标致小美人,有一张时刻保持着甜美笑容的俏圆

    脸。而且,我很爱她,每次做爱她都十分热情。她的热吻常常挑逗得我立刻有了

    反应,我用脚将门关上,然后就把她压住,紧贴着门,吻她的小嘴。她也如蛇一

    般在扭动,小舌更不停在我的嘴里挑动,我也开始脱她的衣服。一只手更伸进她

    的内裤里,她的阴户被我抚摸着,令我的反应更加激烈了。然而,这时我脑海中

    出现了一个更可爱的倩影,她就是那一个使我充满幻想的菲佣。

    愈幻想,状态愈加兴奋。太太当然不知我脑子里在想什幺,她也感觉到我的

    疯狂反应而爱不释手,我澎涨得非要干一个痛快不可了。我不停地吻着她的嘴、

    颈项、胸部、腋下、肚脐。她让我吻得很舒服,她呻吟得有如乳燕娇啼。

    她在吻我,我变得更兴奋,因为我的幻想是菲佣在为我服务,我将她推到我

    的腹下,我感觉到自己那地方有点涨大,我很想她替我口交。

    我的动作令到太太有所反应,她擡起头,看了我一下,表示不愿意。也难怪

    的,她是一个良家好女孩,这种行径,她始终是不习惯,我们结婚一年了,她从

    来不肯替我口交,而我也从不勉强她,但我今天兴奋得有强烈需要,所以,我是

    渴望她为我口交。

    “来吧,我的Sweet
    Heart,吻吻它吧!这是恩爱的表现。”

    我用渴望的眼神加上温柔的语气说服她,我看见她羞红了脸,半推半就的小

    嘴踫了一踫。

    “这幺大,怎样进去?”妻子抗议。

    但一经接触,我更加强烈,我完全陷于疯狂之中,我不理,我要完全送进她

    的嘴里。她起初不大愿意,但很快的,她也是在高潮状态,在把玩中情不自禁地

    滑了进去。澎涨的东西给暖暖的小嘴紧紧包裹着,我这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

    这个时候,太太似乎也越来越起劲,她不停的在吐吶,可能她已经适应了、

    习惯了,娇嫩的小嘴令我欲仙欲死,我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滋味,拼命抓紧她的大

    腿,希望她继续套动,最好能够加强吐纳的力度,因为这实在太美了,太妙了。

    我终于在丹田一股热流的冲击下,忍不住地在太太的嘴里喷射。她受惊了,

    弄得满脸都是,她紧闭着小嘴,但我的精液还是从她的唇边溢出来。

    我有点儿内疚,我得到了满足,太太却若有所失。但她若无其事,转过身来

    伏在我的臂湾,玉手轻轻拂扫着我的胸前。又慢慢移向下面,我虽然已经得到了

    极大的满足,然而在她的玉手柔情的轻抚下,那地方很快又再慢慢复挺了。

    太太娇憨的神情,含羞地缩走摸捏我阳具的手儿,变为轻抚我的胸部。她越

    是怕羞,我的反应就越强列,况且我的脑海中正幻想着菲佣的胴体。这种幻想使

    我更快地坚强起来,我再也忍耐不住,我冲动地压住了太太,也熟练地闯入她的

    “禁区”,我感觉她是有一份充实感,和强烈的满足感。她的反应越来越剧烈,

    在她满足的叫声中,我再次火山暴发。我望着此刻如熟透了的水蜜桃,那桃缝里

    还淫液浪汁横溢。我总算令她满足了!

    经过了那次无意中看见菲佣洗澡后,心理上起了很大的变化,从来没有的邪

    念一时涌上心头,本来想尽量压制,但一见到菲佣时想起她洗澡的情形,那种无

    法形容的邪念又出来了。

    我决定做一些以前不会做的事。

    我开始尽量和菲佣接触,跟她聊天,间中还表现一下自己的幽默感,令她十

    分开心,大家有讲有笑,我还是表现得很有风度,没有多手多脚,她对我也很欣

    赏,常讚我是一个好人。太太也看不出有什幺问题,有一次,我特意在菲佣面前

    对太太表示亲热,她看到后也回报我一个神秘的微笑,令我对她有非份之想的胆

    子愈来愈大了。

    有一天,我向太太提议,不如由菲佣煮一餐菲律宾家乡菜来给我们一试,太

    太当然没问题而赞成了,就在徵求菲佣意见时,她说︰“我很久没有下厨,不知

    道行不行。”

    我立刻说︰“不要紧,试试吧。”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对厨房煮食用具不太熟悉,可能会鸡手鸭脚,希望

    你们可以帮我。”菲佣说完,眼睛看着我太太。

    我太太说︰“我今天刚好约了一位同事去买东西,晚上才回来吃饭,老公,

    你留下帮他忙吧。”

    我起初表示不太愿意,但太太之命不能违,勉强接受了,其实自己心里不知

    有多高兴和兴奋。

    香港的房屋厨房的比例通常都很细,我家也一样,一个人煮饭已经觉得很挤

    迫,更何况现在两人一起挤在里面。

    今天菲佣Melin将秀髮盘起,穿了一件比较鬆的短恤衫,举手时会露出

    可爱的肚脐,下身则是一件短裤,相当居家的打扮,屁股高高翘起。我从背后欣

    赏着菲佣的臀部,薄薄的短裤,小三角裤绷在屁股上的痕迹清晰可见,胀卜卜的

    肥美阴户被两层布包裹着,令我心跳加速。

    她在準备东西时,有时要弯腰俯身,而她恤衫的第一个钮扣没有扣,弯下腰

    的动作大,她的胸领口全开,从外边看进去,整个乳房差点就完完全全的展露出

    来,丰满的胸部只给普通的肉色胸围罩住,而我的眼睛可没离开过她的胸脯,在

    拿东西时使得乳房弹动起来,那充满生命力的乳房,像要爆炸破衣而出。

    她突然站直身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很想冲前拥抱她,吻她,但想到

    万一她反抗而告诉太太,分分钟会家变,伸出的手自然地又缩回来了,在这样矛

    盾的心理下煮这顿饭,真是又兴奋又难受。

    之后的一段日子,我还是不敢有所行动,只是间中借意碰碰她,摸摸她,过

    过手瘾,有几次她明知我是故意的,她也没有说什幺,只是笑笑的看着我。

    一个月后,那天我忽然肚子痛,看医生后验出我患了急性盲肠炎,要立刻入

    院做手术。

    两天后出院,医生吩咐要休养一段时期,大概两星期左右,太太因为有工作

    在身,白天不能在家照顾我,要菲佣小心照顾我,因此白天家中只剩下我和菲佣

    两人,开始那几天,伤口还没有愎原,行动很不方便,连小便也要菲佣帮手扶我

    去厕所,我也乘机揽住她,身上传来少女的芬芳香味,精神为之一振,连下面的

    老二也冲动起来,手愈揽愈下,终于触到乳房,丰满而有弹性。

    正在忘我享受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厕所门,弄到伤口,痛得我弯身大叫,菲

    佣也很紧张的立即弯身要扶我起来,一时手快,撞着我那刚才冲动的阳具,我看

    见她面也红了,

    “对不起,对不起!”菲佣经过这次我发觉大家的隔膜好像少了,有时说话也带有鹹湿黄色成份,她也

    没有感到不妥。因为我行动不便,所以抹身的工作也有她负责,今天她如常帮我

    抹身,她为了方便,将身体倚靠在扶手上,而我的手正好摆在那里,她这样一来

    等于把下身凑到我的手指上,我的手指马上感觉到一种柔软温暖的感觉。

    菲佣Melin继续工作着,一点也不知道自己被我吃了豆腐,我嚐试着假

    装无意的翻过手掌,让接触软肉的部份由指节变成指尖,然后慢慢的磨动着。我

    发现她并没有表示不高兴,便加重力量和幅度,明显的搓动起来。我原先以为是

    她没有发觉,但是男人的手放在要害岂有不知的,我想她是有意让我摸,于是色

    从心头起,摸进短裙里面去。我沿着大腿往上摸,摸到大腿尽头软软的地方,发

    现了潮湿的痕迹。

    由于要抹身的关係,我身上只有短裤一条,而我的阳具此时也十分冲动,我

    终于不顾一切后果,决定去马,伸手去摸她的胸脯,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起,她

    推开我的手,飞快的走出房接电话去了。

    过了很久,我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再冲动,想起刚才如果真的去马,我也有

    心无力,因为伤口还没有完全康复,除非是由她主动,但这是不可能的。就在这

    时她入房来,大家都没有说话,她静静地帮我穿上衣服,之后说要準备晚饭,就

    出去了。

    那天晚上,我美艳动人的妻子回来了,正穿着性感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

    视,我叫她过来,她温柔的靠了过来,侧躺着将头靠在我的大腿上,我将右脚伸

    直,左脚微屈的,让她用我的左大腿当枕头,我将右手伸进她性感睡衣里,轻轻

    的爱抚着她坚挺的酥胸,她的睡衣是那种极低胸的睡衣,衬着她雪嫩的乳房,很

    是有着感官刺激,渐渐地,我的阳具硬了起来,顶住了她的后脑,她也知道我想

    怎样,立刻钻到我怀里,把小嘴含住我的阳具。一阵温暖包裹了我敏感的龟头,

    我立即兴奋了。妻子欢喜地继续卖力地吮吸,我觉得已经是时候了,于是令妻子

    停下来,把她抱在怀里,一式“坐怀吞棍”,一上一下交合在一起了。妻子欢悦

    地,慢慢地在不停地怀里腾跃,她那紧窄的阴道腔肉摩擦着我的龟头,使我一步

    一步地迈向高潮。

    第二天,菲佣Melin照常来帮我抹身,可能是经过昨天的情形,今天大

    家都默不出声,她今天也穿得十分保守,黑色T恤还加了一条长裤,什幺也看不

    到,长裤这是平时少见的,可能是要告诉我,叫我不要乱来。

    大家沈默了一段时间,我首先开口,问她一些问题,起先是闲话家常,然后

    再问一些贴身问题,例如她在菲律宾做什幺,为什幺会来香港工作等等。她开始

    时还有些拘束,但愈讲愈起劲,终于说出她的故事。
    连声说对不起。
    我开玩笑的说︰“不要紧,如果原来她在菲律宾中学毕业,因家境问题,不容许继续升读大学,所以出来工

    作,在一间极大公司的纺织部工作,那时她十八岁,部门经理是一个六十左右的

    老头子,而且是一个十分好色的老头子,不过他对待工人十分和善,他最欢迎女

    工进他办公室了,每个女工进他办公室饮茶,照例是坐在他身上的,他便可随意

    乱摸了。

    她们部门有十六个女工,她工作了一个月后,有一个女工辞职了,因为要自

    己开士多店了,后来她才知道,经理没有老婆,手头上是积了不少钱,辞职女工

    开士多店,也是他给的资本,这个女工可以说是他情妇之一。

    Melin管理的织布机是摆在最里面的,经理时常来监督,来到总是在她

    身上拍拍摸摸,这种事是见怪不怪,她只是对他披披嘴。

    有一次,Melin的胸前有几根纤维,经理替她取掉,顺手摸了她一下,

    笑说︰“Melin的奶奶大起来了。”

    Melin白了他一眼,经理还是继续笑说︰“女孩子这地方是会愈来愈大

    的,我已经老了,妳放心,我只不过是向妳摸摸和香香面孔,不会有别的坏念头

    的。”

    说到这里,我看着她那突出的胸部,笑说︰“如果我是那位经理就好了。”

    Melin拍了我一下,笑笑说︰“不要插嘴,你听我说。”

    她说︰“原本我也很害怕这位经理,经过他这样一说,我也放心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