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豔史第一部 凯撒大饭店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学豔史第一部
    卷四 垦丁的夏天之「凯撒大饭店」
     
     
    在一个夏日和风的夜晚,舒慧和好友璞玉两人,相偕到垦丁的凯撒来渡假。

     
     
    凯撒一个晚上可不便宜呢!好在上次舒慧帮姐姐完成任务,姐夫和姐姐就送给舒慧两张公司的凯撒住宿招待券,因爲姐夫、姐姐两人刚好都没空去,所以那两张珍贵的凯撒住宿券都落入了舒慧的口袋啦!高兴的舒慧就找了比较爱玩的好友璞玉一起在这个夏天的周末,来到了南台湾的美丽海岸享受一下啰!

     
     
    一打开房门,扑鼻而来的冷气让舒慧两人顿时暑气全消,尽管房间再舒适,两人还是马上换上轻便的衣服,準备外出去玩。

     
     
    垦丁街上,不光是充满着本土的辣妹猛男,老外洋妞也是满街走,其中凯撒饭店更是充斥满渡假的老外。那些洋妞不但身材好,穿着也比本土妹来得敢,加上来到海边,清凉的穿着更是希松平常。

     
     
    舒慧和璞玉两位本土大美女也不甘示弱,早有準备的两人,换上装后一出饭店,哇!在庭园散步的旅客不分中外,都不免朝着两位猛行注目礼。

     
     
    只见璞玉换上件黑色的运动小可爱背心,绑个马尾,穿着一条及膝盖的紧身韵律裤,充份地把璞玉的青春气息展现出来;而舒慧更是厉害,穿着一件碎花紧身的小可爱,肩带绕过脖子在后面打个结,露出了整个背部,加上舒慧怕晒出痕迹,连内衣都没穿,整个美背也没有讨厌的肩带痕迹呢!丰满的身材、纤细的腰身、修长的美腿,真的是中华民国行宪以来的骄傲,在这个垦丁夏日的国际舞台上,两位国家代表竟可以跟洋妞们一较高下呢!

     
     
    舒慧和璞玉两人租了一台机车就往海边疾驰而去,不想戴安全帽的两人任由海风和阳光轻拂着两人的头发和脸庞,不久之后就到了南湾海水浴场。水上摩托车、浮潜、沖浪,热爱运动的两位美人样样都玩……终于精力耗尽的两人,拖着疲累和一身白皙但被晒得红通通的皮肤上岸来了,两人踩着夕阳的余晖,走在长长的沙滩上,真是美好呀!

     
     
    回到凯撒已经是晚餐的时间了,舒慧的住宿有含餐点,于是两人匆匆地回房间梳洗一番,换上晚宴的服装。

     
     
    来到泳池畔,优美的爵士音乐配上可口的BBQ,让两人沈醉在昏黄的灯光下,享受着南洋的海风。两人都喝了点酒,加上一天的疲劳,放松了心情的两人很快地就躺靠在泳池畔的躺椅上打起盹来。满天的星星也渐渐的升起来了,一轮明月高高挂起,而凯撒的夜晚也随着有节奏感的演奏展开。

     
     
    将近晚间十点接近十一点,休息够了的两人,起身商量要到哪里去玩,好动的舒慧,打算换上泳装去享受一下夏夜星空的泳池;而爱好逛街的璞玉,打算到不远的垦丁夜市去兜兜,买点纪念品,于是两人就暂时分道扬镳。

     
     
    舒慧的泳装也是大有看头!两节式的泳衣,上半部是半比基尼的样式,一条带子绕在脖子后打个节,下半身却是高衩系带的三角泳裤。舒慧绑了绑头发,在月光下优游自在地漫游,因爲时候不早,岸上只剩一些老外在聊天,距离也是十分的远,整个泳池只剩舒慧一个人在享受。

     
     
    游着游着,舒慧开始无聊了,她突然记起,在进来凯撒的时候,领班告诉她们,凯撒因爲是国际人士聚集的饭店,採欧美式风格,到了晚间超过十二点锺,大家休息后,还可以在泳池享受裸泳的滋味呢!因爲听说国外不仅SPAR和泳池,连沙滩都可以享受天体的舒畅唷!

     
     
    舒慧想想,突然兴奋地想到:嗯,难得来玩一次,真想体验一下看看到底外国人裸泳的滋味是怎样的?反正这里又没半个人,就算不小心被瞧见,彼此也不认识呀,过两天我回去后什麽事都没有呀!

     
     
    想着想着,舒慧偷偷的潜到泳池旁边的树丛里,悄悄褪下身上的泳衣,把泳装偷偷藏在树丛后面,等到确定左右无人后,舒慧就开始在泳池里慢慢地游。

     
     
    起先她只敢在树丛附近游,发现安全后,就越来越大胆,离泳池的树丛岸边越来越远,最后连仰式都大胆的试了一下。就在舒慧开心地畅泳的时候,突然岸上经过一对老外情侣,舒慧吓了一跳,赶忙潜入水中,结果老外情侣只是经过而已,从泳池边叽哩咕噜的走过去了,舒慧松了一口气,不过如此惊险的过程也让她更兴奋了。

     
     
    天真的舒慧越来越大胆,玩得越来越开心。不过她没有想到,姣好的面容、丰腴的身材,打从她俩一住进饭店到现在,也真的吸引了不少注目的眼光,不论走到饭店哪里,多少会吸引一两双跟蹤的眼光。当舒慧打算去游泳时,一换上那性感的泳衣,更是不可能完全没有人注意,只是大意的舒慧没注意到罢了。

     
     
    而舒慧大胆的举动,她天真地以爲没有人看到,哪知岸上正有一群充满情欲的眼神正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呢!

     
     
    舒慧游着游着,突然对岸出现了两三个人影,看不清楚,似乎要下来游泳的样子,舒慧毕竟还是ROC的女孩,看到有人,急急忙忙的游回树丛边想穿回泳衣。当她回到树丛边,摸呀摸的竟然摸不到泳衣,她吓了一跳,强自镇定:「怎麽不见了?怎麽不见了?」舒慧越想越害怕,该不会是有人偷走了吧?

     
     
    就在舒慧着急的时候,刚刚下来游泳的那两个人已经开始玩起水上排球了,一眼看过去,是两个肌肉粗壮的年轻人在打球。舒慧着急地缩在角落,只露出一个头来。

     
     
    那两人越玩范围越大,舒慧就快没地方躲了,突然一球打向舒慧的方向,一个男的走过来:「小姐,可以麻烦你帮我把球丢过来好吗?」舒慧害怕他们靠过来,只好轻轻伸出手来,用力把球丢过去,就在丢过去的同时,上半身露出了水面一瞬间。

     
     
    那个来捡球的男人大约30来岁,隐约看到舒慧彷彿没穿上衣,灯光昏暗,又不太确定,看了舒慧一眼想确定一下,但舒慧又缩回水里去了。

     
     
    那个男的回去跟另外一个人低声商量,那两个朝舒慧的方向看看,不怀好意地走向她。其中一个男的问:「小姐你好,我叫刘伟强,叫我阿强吧;他是我同事丁远超,叫他阿超好了。请问小姐大名?哪里高就?」

     
     
    舒慧双手交叉胸前,窝在水下说:「我、我……我叫舒慧,我在念大学,和朋友来这里渡假。」

     
     
    阿强说:「原来是学生,好年轻唷!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球呀?」

     
     
    舒慧紧张地说:「你们玩就好……我在旁边看就可以啦!」

     
     
    阿超在近距离终于确定舒慧根本没穿任何衣服,就笑着说:「好!不玩球。

     
     
    小妞,你一个人半夜在这里光着屁股游泳,会不会寂寞呀?」

     
     
    舒慧吓了一跳,心想被发现了,嘴里说着:「我……我……你想干什麽?」

     
     
    阿强、阿超相视一笑,迅速地脱下泳裤,弹出了两只黑大的鸡巴,阿强下流地说:「我们俩从你和你朋友进凯撒就注意到你们了,想不到你自己竟然在这里脱光光自动送上门来,哪有不玩的道理呢?」

     
     
    舒慧吓得想逃跑,阿强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抓回来,笑着说:「小妹妹,你光着屁股是想跑上岸给别人玩吗?还是你想大声叫别人也来看你光溜溜的身子呢?

     
     
    乖乖的留下吧!」

     
     
    舒慧一听,也不敢高声讲话了,压低声音说:「求求你们放过我,我的泳衣被偷了!」

     
     
    阿超笑着说:「要不要我的借你啊?」说着说着就绕到舒慧的背后,从后面一把抓住舒慧胸前两个乳房,不停地搓揉,舒慧只能小声地抗拒:「不要……求你……会有人看见的……」

     
     
    阿强慢慢地抱起舒慧的腰,用粗大的鸡巴不停地在水中揩擦着舒慧的小穴,一边下流地问:「裸泳又不好玩,有没有玩过打野炮呀?」舒慧被前后夹击,不久之后便渐渐变得娇喘连连:「不要……求你……不要……真的被看见我就没脸了……拜託……」

     
     
    两人慢慢地在水中挑弄舒慧全身的敏感带,而舒慧只能轻轻地扭动,小声的抗议,谁知这样更增加两人的兽欲。不久舒慧被弄得趴在岸边,阿强提着鸡巴,颤抖抖的小声在舒慧耳边说:「我要进入啰!」舒慧正想抗议,不料阿强「唰」

     
     
    的一下就刺入了,舒慧「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接着就是一阵「啪啪啪」的交合声夹杂着水花飞溅,舒慧只能紧咬着牙,忍受从后面来的一阵阵撞击。

     
     
    再抽插了好一会儿,舒慧变成整个人趴倒在泳池边,双手勉强支撑着身体,感觉好像是小学生趴在黑板上被老师打屁股的姿势,嘴里还哼哼唧唧的叫嚷着:「啊……啊……我不行了……停……停……弄死我了……」

     
     
    这时,舒慧突然擡头看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妹妹刚好经过泳池边,听到声音停了下来,转过头来正好盯着舒慧被插的这一幕,舒慧吓了一跳,伸手想推开阿强,但阿强正在兴头上,哪里肯停下来?一把推倒舒慧继续大力抽插,舒慧忍不住又哼叫起来了。

     
     
    小妹妹看着这一幕,好奇地问说:「大姐姐,你和大哥哥在做什麽?」

     
     
    舒慧喘着气说:「啊啊……不……不要看……乖乖……乖……去,去……回去房间睡觉唷……啊……啊……我要死了……」

     
     
    小妹妹听舒慧叫得难过,问她:「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叫人来?」

     
     
    舒慧一听要叫人来,连忙摇头说:「不、不……不用……不要叫人来……」

     
     
    小妹妹看舒慧很难过,就问:「姐姐,是不是大哥哥欺负你?喂,大哥哥,你干嘛欺负姐姐?我要叫人来啰!」

     
     
    阿强从后面更用力地插着,笑着问:「舒慧,人家问我有没有在欺负你,要叫人来呢!你说,你舒不舒服呀?要不要请人来看呀?」

     
     
    舒慧这时急忙说:「不、不……不要叫人来……姐姐我……我没事……哥哥在跟我玩呢……啊……啊……我快死了……插死我了……哥哥在插着姐姐……」

     
     
    阿强问:「对呀,跟小妹妹讲,你爽不爽呀?」

     
     
    舒慧说:「好爽……好爽……哥哥插得我好爽呀……」

     
     
    阿强又说:「跟小妹妹讲清楚什麽弄得你很爽?要不然她要去叫人啰!」

     
     
    舒慧说:「是……是……我说……哥哥的鸡巴插得我好爽……我要……我好爽呀……」

     
     
    阿强又说:「那要我射在哪里呀?」

     
     
    舒慧说:「哪里都行……啊……啊……快点结束……看是脸……胸部,还是里面……随你高兴……快点……」

     
     
    阿强笑笑说:「你讲的唷!那我射精在你脸上给小妹妹看。」

     
     
    小妹妹疑惑地看了看两人,眼睛瞪得大大的。阿强快速抽插了一阵,突然把舒慧翻转过来,把精液「噗噗噗」的射在舒慧的脸上、头上,缓缓地流下来。

     
     
    阿强命令说:「把精液吃掉!」舒慧只好乖乖的舔掉流下来的精液。阿强还命令舒慧说:「跟小妹妹说,哥哥的味道怎样呀?」舒慧眼泪滴下来,还是勉强说:「好……好吃……」小妹妹害怕得「哇」一声哭了出来,蹦蹦蹦的跑掉了。

     
     
    这时阿超终于忍不住了,就说:「换我来了……」说着就一把将舒慧推倒在池边,从后面一挺一挺的又干了起来。这时舒慧的心灵已经被阿强摧残过了,竟然在小妹妹面前被人奸淫,这时又被再干一次,忍不住滴下泪来……

     
     
    正在逛街的璞玉,愉快地买了好多好多的东西,慢慢地逛回饭店。

     
     
    当璞玉回到饭店的时候,到了柜台拿了钥匙,正要去搭电梯的时候,突然有人搭了璞玉的肩膀,璞玉回头一看,看见一个人笑着对她说:「小姐,请问你是不是就读XX大学呢?你跟一个朋友来对吧?」

     
     
    璞玉纳闷地回答说:「是呀!你怎麽知道?」

     
     
    那个人说:「呀!我叫伟强,请借一步说话好吗?」

     
     
    璞玉就跟那个人走到饭店楼梯口,那个人神秘希希的跟璞玉讲:「是这样子的,你的朋友刚刚在游泳池里溺水了,幸好我跟一位朋友经过把她救了起来,现在她正在我房间休息,请你跟我一起去把她接回去你房间好吗?」

     
     
    璞玉很担心地问:「真的吗?你确定是我的朋友吗?」

     
     
    阿强就摊开手说:「你看!这个是你朋友绑头发的带子吧,你自己看看!」

     
     
    璞玉接过去一看,真的是舒慧的绑头带,就担心地跟阿强去搭电梯到阿强的房间看望舒慧。

     
     
    当来到了阿强的房间,一打开门,突然看到阿强的床上绑着一个女人,双手被吊在天花板,姿势呈高跪姿直挺挺的跪在床上,一个台湾的年轻人正从后面搓着她的乳房,一个外籍黑人却站立在那个女人面前,抓着那个高跪姿女人一头乌黑如瀑布般的美发,挺着一根硕大的非国産巨屌,正强迫那个女人口交,那个女人因爲黑人的尺寸太大,正痛苦得「呜呜」叫,嘴角都流出口水来,而那个黑人正用英文说着粗话,一挺一挺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璞玉一听到嗯哼的呻吟,吃惊的叫:「舒慧!你怎麽在这里?」

     
     
    舒慧含着巨屌勉强侧过脸来,看到好友璞玉竟也来了,吓了一跳,急忙「呜呜」叫地挣扎,用眼神提醒好友快逃!

     
     
    璞玉见这场面也吓了一跳,急忙转身要跑,突然闻到一股甜香气息,马上就昏头转向,眼前一片黑暗,终于倒地不支。

     
     
    垦丁的夏天之「豔阳日记」

     
     
    璞玉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后,终于不支倒地。

     
     
    不知过了多久,璞玉缓缓地张开了眼睛,听到耳边有个腻腻的声音在对着她讲:「小姐,我的大美人,你醒来啦!」

     
     
    璞玉定神一看,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沙发上,她呼地慌张起身,想用手遮掩,那个叫伟强的男子笑笑的指着手上的V8说:「不用啦!该看的早就看光了,你要担心的不是这个。来,我带你去看看你朋友。」

     
     
    璞玉发现自己的衣服也被拿走,逃出这个房间是不太可能了,而且自己的裸体又被拍了下来,加上也很担心舒慧的情况,就跟着伟强走。

     
     
    凯撒的房间都很大,加上这间是总统级的套房,伟强领着璞玉走到宽大的按摩浴室去。

     
     
    璞玉一进去,就看到舒慧趴在浴缸边,臀部擡得老高,秀发披散下来,背后一个黑人挺着硕大的黑金刚努力地抽插着舒慧的小穴;而浴缸里那个叫阿超的男子则正在舒服地搓弄着舒慧34D的丰胸,看他的表情,应该不难猜出他也才刚刚玩了一炮。

     
     
    舒慧的眼神涣散,嘴巴被干得张开,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呻吟,明显地被打了什麽厉害的春药,舒慧已经失去了理智,仅仅剩下性欲和快感了。

     
     
    那个黑人似乎体力甚好,一下一下的干进干出,每一次抽出都可以看到超过25公分的巨屌,然后再用力挺进全部没入舒慧的肉穴里,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奸得舒慧啊啊大叫,紧咬着牙,似乎很享受。

     
     
    璞玉看到这一幕,难过得眼泪都流了下来,看着这个平日在学校公主一般的同学,今天被一群陌生人奸得呼天抢地,若没亲眼看见,任谁也很难以想像。

     
     
    听着传来舒慧「嗯……嗯……嗯……」的叫声,配合着黑人的巨屌一下下抽插,阵阵打击着璞玉的心。

     
     
    突然有一只手搭在璞玉的肩膀上,说:「你别难过了,你该开始担心你自己吧!」说完,一支针筒打在璞玉的手臂上,璞玉大惊,又怕挣扎会令针头断掉,只好乖乖的被打完药。

     
     
    璞玉慌张地问:「你给我打什麽药?」

     
     
    伟强哈哈大笑:「你朋友被打什麽你就被打什麽药呀!不过我看你没有你朋友那麽风骚,感觉你比较清纯,怕等一下玩起来没有意思,所以量多了一倍。」

     
     
    璞玉一听吓得脸都垮了,她想舒慧才打自己的一半就变成这样,那自己不就……

     
     
    璞玉还来不及想,就听到来自黑人的「SHIT!」一声大叫,只见黑人用力地挺动着,双手使劲地掐着舒慧的纤腰,抓到指印都变成一条条红色的斑痕,舒慧也「啊……」的一声大叫。那黑人腰挺了挺,射精大约持续了一分多锺才放开,舒慧坐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那黑人喘了口气,对着舒慧说:「Thanksforyourservice!Mylittlegirl。ButIgotreallytirednow,Ihavetoleave。Good-bye!」说完后就和阿强、阿超两人握手寒暄,穿着衣服準备离开了。

     
     
    璞玉看着刚刚震撼的一幕,癡癡地望着黑人壮硕的肌肉、巨大的黑屌,不禁呆呆出神,心中似乎有点不想黑人离开。璞玉一念及此,突然惊觉自己怎麽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好淫乱呀!难道是春药的威力吗?明知道自己已经渐渐被药力控制住,但还是忍不住去想像被黑人插的感觉,越想脸越红,夹紧的双腿慢慢流下一滴滴的淫水了。

     
     
    这时在浴缸里的阿超发现了扭动的璞玉的表情,笑淫淫地说:「大小姐,说呀,想要什麽说出来就给你呀!」

     
     
    璞玉脸更红了,她心里想被狠狠地操呀,但她怎麽说得出口呢?阿超见状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搓弄着璞玉的双峰,鼓励她说:「我的小美人,你想要什麽就跟黑哥哥说呀!」

     
     
    「我……我……」璞玉嫩红了脸,娇喘连连,但最后的理智快离她而去。阿超知道璞玉心动了,就决定帮她一把,阿超用手指轻轻抠弄着璞玉的小穴,璞玉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阿超继续用他的黄金手指抠弄得璞玉淫水四溢,被药物刺激下的璞玉可惨了,性欲征服了一切。

     
     
    阿超问她:「想要什麽呀?快说!」

     
     
    璞玉喘着气说:「我要黑哥哥……黑哥哥的弟弟……」

     
     
    阿超问她说:「什麽哥哥、弟弟的!到底是什麽东西?」

     
     
    秀丽斯文的璞玉终于不顾一切了:「我要黑哥哥的巨屌……我要……」

     
     
    阿超故意的又问:「要来干嘛?」

     
     
    璞玉:「插我……用来插我……我的妹妹要黑哥哥的巨屌来插……」

     
     
    伟强和那个黑人哈哈大笑,原来那黑人叫Jasson,是被总公司调来竹科工作的工程师,来台湾已经很久了,中文说得很溜,和伟强和阿超是工作上的伙伴。

     
     
    阿超对着黑人叫他的中文名字:「嘿!杰生!我们这里的大学女生要求你插她耶!你帮不帮忙?」

     
     
    黑人笑笑说:「也只好加个班啦!」三人说完哈哈大笑。

     
     
    黑人走过去轻轻托起了璞玉的下巴,一口就吻了上去,璞玉被突然而来的刺激弄得很激动,舌头就跟黑人交缠在一起了。不久璞玉不但性欲高涨,四肢也渐渐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了。剩下的两人也加入战局,不断地搓弄着璞玉的乳房、抠着璞玉的嫩穴,不久璞玉也淫声浪语了起来。

     
     
    突然,阿超对躺在浴缸里悠悠转醒的舒慧说:「冷落了你也不好,这样吧!

     
     
    我要看你们同学俩互相爱抚好了。快!要不然我把你们赤裸裸丢出房间去!」

     
     
    阿超、黑人和伟强三人光溜溜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赤裸年轻秀美的尤物高跪在地板上,舒慧和璞玉两人互相拥抱,舌头在嘴外边淫蕩地交缠在一起,牵出一条长长的口水,舒慧主动用手指去抠弄璞玉的小穴,因爲是女人的关系,两人彼此都清楚哪里可以让对方舒服,过没多久,舒慧和璞玉两个好友都已经脸颊潮红、喘气连连。

     
     
    伟强下令:「快爬过来舔我们!」

     
     
    舒慧和璞玉两人乖乖的爬过去,跪在沙发前一根根的舔过去,伟强三人互相喝着啤酒,欣赏享受着这两个意外的猎物。

     
     
    舔了一会,黑人站起身来说:「是时候了,来吧!」说完就把璞玉抱起来,面对镜子将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璞玉害羞地用手摀住脸,阿超用力地把她的手分开,笑着说:「好好看看他怎麽肏你的!」

     
     
    说完璞玉「哇」的一声狂叫出来,原来黑人突然将抱着璞玉的手放开,一下子黑大的巨屌全根没入,但是还剩一小截在外面插不进去,黑人说:「你跟你的同学两人都塞不满我的弟弟,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顶到底,你们会更爽!」

     
     
    黑人也不是臭盖,果然他的每一下都通通顶到璞玉的花心。璞玉跟男友分手很久了,已经许久没开荤了,就算有男友,又怎麽找得到黑人这种货色呢?没多久璞玉已经被顶得花心一阵阵酸麻,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上心头。

     
     
    耳边听着舒慧被另外两人一前一后干得哇哇乱叫的声音,璞玉嘴里哼哼的对黑人说:「黑哥哥……我……我好像要出来了……但是又不一样……好奇怪的感觉。干……干……干死我……好老公……」

     
     
    璞玉连跟前男友做爱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奇妙感觉越来越强烈,等到后来,璞玉只能呜哇乱喊,黑人加快速度,干得璞玉一上一下没命地乱喊。

     
     
    突然璞玉狂叫一声,双脚在空中乱摇乱摆,淫水像潮水一样的喷出,黑人也挺着巨屌射在璞玉的脸上,笑笑的看着璞玉,原来璞玉达到的传说中的潮吹的境界。不久,璞玉就悠悠的睡去了,带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璞玉缓缓醒来,看着旁边满身黏黏液体、昏迷的舒慧躺在两人自己的房间里,璞玉起身一照镜子,才知道自己嘴边、头发、全身都沾满了精液,下面的嫩穴还汩汩地流出来。璞玉歎了一口气,起身去洗澡了。

     
     
    舒慧和璞玉两人清理完毕,已经是隔日的傍晚了,离假期结束还有隔天一整天的行程,两人换了轻便的沙滩装正要出门,突然门铃响起,舒慧起身去应门,门一打开,就看到伟强、黑人、阿超三人穿着一身花衬衫。

     
     
    看到舒慧来应门,伟强高兴地说:「哈啰!两位性感的小妞,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玩沖浪呀?杰生之后要开他那台敞篷跑车去兜兜风唷!一起去玩吧!」

     
     
    舒慧气得脸都红了,心想这三人怎麽这麽无耻呀!正要回绝,突然瞥到身旁的璞玉脸红红地一直盯着黑人瞧着,现出无限娇羞的表情,眼中透露出想去的意愿,舒慧转念一想,明白了好友的心思,虽然明知道此行一定又会有什麽淫秽的下场,但是爲了成全好友的异国恋情,只好怨怨的抛了个媚眼瞪了伟强、阿超一下,说:「好啦!不过你们可不能欺负人家唷!」

     
     
    伟强、阿超看到舒慧、璞玉答应了,笑得合不拢嘴。

    大家一起来推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