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次的办公室激情引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时,天地无情,即便咫尺之距,也有如天涯之遥。近水楼台未必是先得月。但话又说回来,先得为情,后得为欲,我跟高洁或许就是如此。

    高洁同我是同一个车间的同事,早我进厂里四年,职业中学毕业后直接在厂里任会计。我工业大学毕业后才到厂里任技师,那时高洁已经为主办会计,基于礼貌,我都尊称大姐,但实际上我俩还同年纪呢!也因同年纪,加上还是老乡的这层关係,从我进厂以来,我们关係一直都很好。她本人身型不高,但是长得蛮清秀的,身材比较苗条。虽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但也不是我讨厌的那类。

    在其他同事的鼓吹下,曾经一度想要凑合我俩。但那时我早已有交往三年的女友。不久之后,高洁也有男友,两年之后她与男友结婚,我还应邀担任他们婚礼的伴郎,但实际上我跟高洁的老公一点都不熟悉,加上后来厂里派我去斯图加特进修一年,因此根本不清楚他们的婚姻状况。当我回国后才知道,就在我去德国进修的那一年,高洁生了一男孩。也间接听起厂里其他会计跟业务聊起他们的八卦,才知悉原来高洁她老公小她一岁,他们当初结婚就比较冲动,现在感情不好!她老公常借到上海出差,经常成月不在家。

    厂里新进的技工总是谈论着这样的一个深宫少妇会不会很寂寞呢? 
      
     

    回到厂里的这些日子,我们也就相敬如宾。在工作上,我是厂里维修技术部的头儿,她是主办会计,负责帮我採购及估算原料物件的进出。在私交上,也是一如往常。而我尽可能不提及她的家庭状况,而她也似明白这种共识般,没有过问太多我的私生活,总之,一如往常,即便这「往常」早已不是当时的无话不谈。我明白她的顾忌。但在众多流言蜚语与多数技工对于高洁身材及婚姻生活的八卦消息渲染下,我好似有些动心。我跟女友关係一切稳定,也正在考虑结婚,绝没有想过要搞点外遇啥的,但是在时间的浸淫下,也就对这类事情有了好奇心。现在了解到她的这些情况
    ​​,不由自主的就往那个方面想!

    这一想就炸了,我竟然开始有心为之。中午午餐时间我时常找她一同用餐,下班时间刻意跟她搭同一班公交车回家,在几次的努力之后,我发现我们好似回到几年前无话不谈的境地,在这过程中,无意中发现,她婚后因为夫妻两人彼此的价值观有颇大的出入,因此经常吵架,跟老公感情十分不好,而公公、婆婆护着儿子,对于高洁亦不咋地。只因她为夫家生了个白胖胖的儿子,所以她和老公还尽力地维持好这个「家」的样貌!

    是天助也,是人助耶!我不禁这样想。因为她跟老公感情不好,因此假如我藉机搞上高洁,一定很保险!只要我们双方保密,不要被人发现,她肯定会答应,决不会有后遗症! 
      
       

    计画底定之后,藉着我们日益亲密的关係,从最初的聊天,到她让由我开车载她下班,但高洁只允许我载到离她家社区走路距离将近
    20分钟,是她平常上下公交车的地方。到后来我会趁四周没人时牵她的手,她竟也会偷偷的抱我。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就更加说明此中有戏!但我们的逾矩也仅止于此,没有言词,静默地牵手、拥抱,看着带着道德的束缚感,我竟是如此地愉悦。该是进行
    B
    计画的时候了,但毕竟她是女的,应该由我主动出击,我又想:要是直接约她开房或者到我这里来,难免显得突兀了!还是得慢慢来。 
      
       

    原本计划在十一长假的某一日约她看电影,当然是为了看电影后的余兴节目。哪知人算不如天算,结果我女友跟她的姊妹淘预定利用这个长假一同到曼谷旅游,要我一同陪着去。为了不让女友失望,我只好放下手边的计画,到曼谷玩几天。当然我不会仅仅只是去玩而已,一边想着计画,一边悄悄地瞒着拼命血拼的女友,买个
    NARAYA
    的曼谷包,跟一成套
    Chasney
    Beauty的文胸,这套内衣缀以蕾丝缎布,我都能想像高洁穿上这套内衣的曼妙身段。回国后与女友一同到家里探视双亲,就这样结束了长假。与往年不同,今年我倒是相当期待上班日的到来。

    收假上班的第一天,厂里瀰漫着一股还想休息的氛围。在领导的满意眼神示意下,我正对底下的维修员精神喊话,斜眼正好瞥见高洁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修身剪裁的裤套装,让我更为惊豔的部分,就属她换了髮型,从总是简单地马尾,换成了大波浪的长卷髮型,这带出几分那小女人的妩媚情怀。总之,就是十分迷人。

    这样的改变,让我一整个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想着高洁换了髮型后的妩媚,也想着这样的改变到底代表了什幺,而后悔这一假期中的我的缺席。午后,有一个算是
    V
    I
    P的客户约我谈修车的价码,让我有机会离开「修办」,而来到高洁所在的「会办」。言谈间,我就瞅着高洁。反正维修的价码的谈定,都是「S
    O
    P」嘛!说是谈,不过是为了签合同罢了。

    送走客户后,我趁办公室的会计出去办事的空档,拿了在泰国买的曼谷包送给高洁。

    「这是芳娴买来託我送给大姐的,说是平日妳对我很是照顾。」我高明地使用两个心思,第一个当然是假託女友送礼的名义化解彼此的尴尬,反正她们只见过几次面而已。再者,我也想测试高洁会不会吃醋。只是后面这层意思不好明言。

    「给我买这啥包,挺漂亮的」高洁看似蛮不在意地把玩包包,其实心里可高兴的,高兴的神情都写在脸上了。但过了几秒,神情严肃地向着我说「你吶,少动那些花花肠子!跟大姐说实话,真是芳娴託妳买来送我的!」当提起女友的名字时,高洁下意识地提高了音量。我当然只得说是,但没少佩服女人的第六感。正当高洁不知该收与否时,我催着她收下。「如果妳真的不要,我就拿来送小莉(厂里新来的会计)好了,反正拿回去也交不了差」。高洁一闻言,只得顺了话说「那大姐就收下了,记得替我跟芳娴说声谢」。

    不久,会办的其他人也陆续回来,一时热络后,结束了今天的计画。

    下班前,高洁主动询问我今天要不一起回家。但女友之前就跟我约好要与她公司的同事一同吃饭。我赶忙地向高洁解释。只见她眉间一蹙,轻叹一声。

    她难道…对我……

    正当我为现时的惊喜雀跃时,她反倒收起失望的神情,开心地跟我说要我好好陪女友玩。随即一溜烟地消失在下班的人潮中。

    这晚,仍是应酬。

    女人总喜欢把自己装成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让人觉得难以靠近,只因自己害怕下一秒的失落。但当她遇到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人,就会撕下自己的伪装,也许放蕩,也许娇美,也许更加矜持。

    是她的老公,还是我?

    那时,妳是因暗示地明显导致道德的芥蒂,还是妳只是想以轻叹证明自己的战胜。至于那成套
    Chasney
    Beauty的文胸,依旧包着精美的包装,静静地隐藏在我屋里的一隅,没人知道那是什幺,即便是我自己。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外遇并非狩猎、没有猎人与猎物的对价关係,有的只是彼此对于爱情的需索罢了!

    我知道,这已然不是计画,而是一种沉沦……我害怕这种无法操之在己的不确定感。于是,我退缩了。但不是纠结于道德的是非。我开始定时回家,跟高洁的下班约会次数日渐一日地减少……但不经意的叹息总让我对号入座。

    然后,我又逃了……

    时间又过了几个月,接近会计年度的结算期。整个会办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忙碌,连高洁都开始加班,连休假都顾不上。而这时也是高级车款的维修旺季,我也差不了多少。于是星期六、日总还能看见修办与会办一同加班的盛况。

    「士特,你这些年干的不错。」老总笑得灿烂,我也连忙陪笑说都是老总领导有方。老总接着说「总公司那想让我回去接管。领导那要我推荐一人任厂长,我可是立马就推荐你了。希望你要好好干!咱们公司沿海厂点有七个,就属这个最赚钱,干出点成绩,我在调你去总公司」。「感谢老总提携」我嘴里也只能挤出这句不是象牙的象牙了。「各位员工,总公司打算让我回去接管一个单位。这个厂我也算有感情了……」老总滔滔不绝地说着,忘我的神情直让其他主管点头如擣蒜。「总公司与我一致推荐士特同志担任厂长……」老总说着让我站起来给其他主管们鞠躬。「还请你们多多指教」,低头的那一瞬间,看见高洁脸上有着说不上来的笑容,混着高兴、得意、以及忧伤的神情。结束后,在与众多主管握手下,我们又再度错过。

    过了几天,那天是星期六。照例应该没人的办公司,伫立几盏灯光。刚从上海出差回来的我,好奇地走了进去,发现高洁正在处理帐务。我问着今天休假不是,妳怎幺还来上班?高洁缅腼地对我一笑,说「厂长,不好意思,因为之前孩子高烧,家里又没人照料,所以请了几天假,又逢您到上海出差,来不及跟您报备,又几天帐务堆的有点多,乾脆到公司加班。厂长呢?怎幺会来?」

    我突然惊觉原来职称的距离大于彼此的情感。为了掩饰我的情绪,我礼貌性地答着「我也刚好要处理些合同」,就逕自走向厂长办公室。这由经理室改成的厂长办公室的玻璃就设计成能从里面看出去,但外面看不见里头的设计。我看着认真工作的高洁,扎个简单的马尾,身着长袖毛呢连衣裙,搭着高跟鞋。这设计让高洁的身材更为修身,宛如人间仙女。这让我回忆起几个月前的那一天。

    过了不久,想说弄杯咖啡让自己提神,刚走到茶水间。听到有人喃喃自语,原来是高洁也想弄杯咖啡,但蒸馏式咖啡机要等比较久,便站在咖啡机前抱怨。「这些天是怎啦?先是小刚高烧,至洋又到国外出差二个月,好不容易喘一口气,他们又跟我说要去小姑那住一星期,我也有工作,为啥都没人帮我想一想啊!现在到好,连咖啡机都欺负我!」

    「是谁惹的我宝贝大姐这幺生气啊,我可饶不了他呀!」高洁突然听到背后有声音,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却不知道我离她这幺近,脚一滑,就这样迎面撞进了我怀里。我的反应也够快,马上抱住她,她胸前那对因生育后涨奶的双峰挤压在我的胸口上,我由上往下看去,那条乳沟已经被挤得弯曲变形了,双

    手立刻由下往上托住她的翘臀,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大概只花了
    1
    秒,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等她站稳后发现我抱着她,就稍微挣扎一下,抬起头脸红的看着我:「谢谢厂长,可以放开我了吗?」

    我低头看到她轻启的双唇,趁她话说完,嘴唇还来不及合上时,马上吻上她的双唇,舌头立刻就伸进她的口内挑逗她的香舌;我的双手也从紧拥高洁,大胆的沿着她背部的曲线抚摸,直至膝前的裙摆,用力地将她裙摆往上一拉,拉到腰间。顺手将腰间的裤袜用力一扯,任凭我的兽性搓揉那两片细緻的臀肉。

    高洁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幺办,略略挣扎了几下后,大概也被吻得春心蕩漾吧,变成不停地在我身上蠕动,香舌也配合的跟我缠绵起来,胸前两团软肉磨得我心痒难耐……吻了一阵之后,我们稍微分开一点,但我手上还是摸着她的小屁屁,她脸红红的趴在我胸前喘气。

    我低声问她:「小骚货,妳穿  T
    字裤呀?」高洁小粉拳轻轻的打在我胸前,喘声地说「厂长,你真的很讨厌……人家…才不是骚货呢。再说了,我穿  T
    字裤关你什幺事呀?你怎幺可以这样对待你的下属,你不怕我跟总公司的人说喔!而且我已经是别人的老婆;有一个孩子的妈,你还骚扰我,你有病没病呀!你要想想,你有大好前程,有芳娴啊!」

    我看高洁一副骚样,笑一笑说「妳的意思是说妳不值得我这幺做嘛!妳想要我,却碍于我的前程、芳娴以及别人的眼光嘛!但是妳是想要我吧!对吧!」。「不是!不是!我怎幺可能想要你,我怎幺可能……怎幺可以想要你」。高洁的抗拒反而让我动起欲望。「我可是很挑的哎,一定要像妳这样又骚又美

    的我才要。而且……等妳嚐过我的大肉棒之后,不一定还嫉妒芳娴呢!」

    嫉妒、芳娴、肉棒。下意识地在高洁脑中组合成一句「我嫉妒芳娴拥有士特的大肉棒」……

    这三个关键词的震撼,让高洁的伪装慢慢被我拆穿。但我再也控制不住,也不想等了,心一横,把高洁转身推到茶水间的墙上,反手把茶水间的门锁上,然后把她压在门板上,马上再度吻上她的双唇。这次高洁倒是很配合的跟我舌吻,我的双手也没闲着,找到她连衣裙的拉鍊,「唰」的一声解开后,把她的连衣裙一口气褪到脚踝,然后蹲下看着她的神秘花园。

    哇!我惊呼好样的!竟然是一条两边都是细带子的淡紫色
    T
    字裤,前面没有任何花纹装饰,而是完全透明的薄纱,而且小小的没办法完全覆盖住她的阴毛,裤头还露出一小片呢!而再下面一点的阴唇也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连芳娴都没尝试过这种
    T
    字裤。更让我兴奋的是隐约看见小穴已氾滥成灾,淫光闪闪哎……

    我兴奋地说:「还说妳不骚,穿着这种内裤,是想让男人兴奋来干妳吧?是为了谁,引诱妳老公来肏妳吗?而且…妳看…湿答答了唷……」说完我就隔着
    T
    字裤舔上她的阴唇,鼻子则顶在她的花丛里闻着阵阵的芳香。

    可能高洁从没受过这种刺激,整个身体颤了一下,双手抓着我的头说:「哎哟!你怎幺舔那里……从来没有人舔过那里。哎~啊……好痒喔~~不要、不要啦~~」。但就是这幺弔诡,嘴里说不要,可高洁的手却一直按着我的头,阴户也一直往上抬,双脚也自动张得更开,还把一只脚跨在我肩上。

    「还说不要,明明就想要,想要更刺激的吗!」我说完把她的
    T
    字裤拨到一边,舔着那小花瓣阴唇,然后找到早已挺起的小肉芽阴蒂,不停用舌头在肉芽上划圈。这会换高洁低声嘶叫着「不行啦…喔…不要…我求你不要……会高潮……啊……啊哈…我不行了啦~你好坏喔~~要到了啦~~啊~」接着她身体一抖,双手大力地抱着我的头,阴户一股阴精狂洩。我咂了一口,想着这骚货还真容易高潮哎,喷得我满嘴满脸都是。

    我站起来对高洁说:「妳喷得可还真多哎,妳老公是多幺让妳饥渴啊!来!快帮我舔乾净。」高洁于是

    害羞地双手环着我的脖子,轻轻地亲着我的唇把我嘴上的淫水都吸掉,接着用小舌头把我脸上剩余的淫水都舔乾净。舔完后,我问她「好吃吗?舒服吗?」她红着脸娇羞地说「讨厌……叫人家吃自己的东西,人家从未吃过哎……厂长,你的舌头好厉害喔!我从来没被舔过那里」然后躲在我胸口。

    「还叫我厂长?」「你就是厂长,是我的单位领导。」「叫我士特吧,就像从前那样……」「从前哪样」高洁妩媚地在我怀里问着。「就像从前那样牵牵手,拥抱啊」。这一说,说中了高洁心事。她立即低喃着「我……我……我…」

    「别说了,我要妳」。说完,我一边搓揉着她的臀肉,示意让她别说。而我突然调侃高洁「刚才那样就舒服了呀!?那等下妳不就会爽死掉!」她一听,羞红地看着我「等一下?什幺等一下啊?喔!不!等一下……等一下呀」。

    哪等得了一下,我奸笑了两声,把她身体转成背向我趴在门板上,将她的
    T
    字裤扯下至脚边,再将我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掉,露出已经蓄势待发的大鸡巴顶在她的阴唇上,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现在才是重头戏呢!」高洁当然知道我要干吗,连忙说:「不行啦,这里是办公室,不能那个啦,要不然被发现我们都完了!」虽然嘴里这幺说,但高洁仍是还是缓缓的摇着她的臀部,用阴唇摩擦着我的龟头。

    我不理会她的话,虽然我也很怕有人突然进来,但眼前的肥肉比较重要。箭在弦上,岂有不发的道理?这时不动作,就不是男人。把定主意,于是我将龟头沾了沾她的淫水,缓缓地挤进她已湿淋淋的小穴里。

    当龟头刚挤进穴口时,我觉得肉棒仿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让肉棒对着穴口再顶入。这一来一往只听得又是「噗滋!」一声,我的龟头全挤入高洁的阴户了。这使得高洁张大嘴巴惊呼:「啊!慢点…大…会痛…」于是我放慢速度,先抽出一点再进去,肉棒的包皮往外翻着,正一分一寸慢慢的进入阴道内,紧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阴道壁的皱折正借着轻微的蠕动,在搔括着龟头,舒服得连我也不禁『哼!哼!』地呻吟着。当我觉得肉棒已经抵到阴道的尽头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只听得「唰!」一声,让龟头快速的退到阴道口,然后再慢慢的插入,深顶尽头。我就重複着这样的抽插动作,挑逗着高洁的情欲

    「喔……好爽喔…妳的屄又暖又湿,还很紧哎!根本不像生过一个孩子的妈」我直观地将感受脱口而出。「因为…人家有用缩阴凝胶棒……不想让老公说我鬆弛,谁叫他自我生完孩子后都不碰我嘛!」

    这下换我无语了……说真的,也苦了高洁了。我低声地说「大姐,我代替妳老公餵饱妳吧!」

    看来缩阴剂可能真管用,刚刚的触感彷彿就像初夜一样。因为怕她忍不住疼痛。我没有立刻抽送,小声问她「还会痛吗?」。「嗯…现在比较不会了,但是很胀……你的真的好大喔,方才把我弄疼死了」。

    我一边缓缓地抽动,一边问说:「很大吗?喜欢吗?妳老公很小吗?」不知是高洁习惯了我的粗大,渐渐有了感觉,还是本性就怀有人妻少妇的浪蕩,开始一边轻声地呻吟,一边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大不大,我又没比较过,但是肯定没你的大,你的又粗又大。」

    我一听大为得意,心里一得意,笑着说「我的鸡巴自认打遍天下无敌手,用过的都说讚呢!你那个软脚虾老公怎幺比得上我呢!」这一得意,充满男性征服的权力感,竟让胯下的肉棒渐渐地加快速度和力道,把高洁插得哎哎叫:「啊……啊…好舒服喔~~怎幺会这幺舒服呀~~啊…啊……啊……哼……哼……嗯……嗯………啊……原来大的真的比较好……啊~~」

    看着高洁因为弯着腰而弓起了背,我心想着股肉玩得,奶子却还没玩耶,于是我双手伸到她胸前的奶子上大力地搓揉起来,触感饱满又柔软,比起芳娴的硬挺,还是生过小孩,哺过乳的高洁奶子软啊。于是我从背后解开她身上那刚刚一直没脱的淡紫色文胸,两个奶子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因为高洁是弯着腰的,所以两个奶子就显得更大了,我一手握着一颗大奶,一边加快速度,还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插进去了,似乎突破了第二层,顶入了她的子宫颈。

    我一边插,一边对她说:「高洁,甭说我的肉棒大,妳的奶子也很大啊,有C吧?妳一定是常被妳老公摸才会这幺大吧?妳这幺骚,就想不明白为何妳老公却不常干妳,真是暴殄天物啊。这才轮得到我来品嚐啊」。同时,高洁感到我更深入了,立马就叫出声「啊…~谁说的?人家才不止C呢!我可是D罩杯喔~~啊……好深喔~~怎幺你刚刚没完全插进来啊!我……第一次被……插得这幺……深……喔~~我不行了~~喔~~要到了~~啊~~高…高潮了……」

    话一说完,高洁就高潮了,身体不停地抖,阵阵淫水狂喷,喷得我阴毛和小腹都湿了,心想这骚货的淫水还真出奇的多!我停下动作让她喘口气,高洁一边喘着气,一边回过头对我说:「好舒服喔,你真的好棒喔!我跟我老公做的时候最多才一次,你刚刚已经让我洩了三次耶!而且我们都很久才做一次,因为他总是假借出差,一去就是个把月。不过现在还真嫉妒芳娴,有个这幺帅又这幺…『能干』的男友」

    我笑说:「嘿嘿,这样就满足啦?我可还没结束哎!」一说完就抽出我的鸡巴,把高洁转成正面,先从腿弯处抬起她的左脚,把我的鸡巴狠狠地一插到底,然后再把她的右脚依样从腿弯处抬起来,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抱着她快速地干着她的小穴。

    我想高洁从没试过被这样肏,嚷嚷着「你要干嘛呀~~啊……啊……啊……啊……」这个姿势完全由我主动,高洁只有挨肏的份,被我肏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的哼着,以及随着每一次抽插而悬空摆动的双脚。

    「啊……我……不能动……了……喔……又来劲……了……又痒…好舒服……哎唷……乐死我了……你……别插了…这…真要了……我的命了……啊……快放我下来啊…快放我下来!我的…我的屄被你顶漏了,漏水了…」接着只听得是「啊」的一声怪叫。高洁娇躯乱颤,一股透顶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只见小腿乱蹬,玉臂乱舞,我那抽插于高洁阴道理得肉棒忽感一股压力,我赶忙放下高洁,当抽出鸡巴时,高洁阴道喷出不知是尿还是淫水的液体。真的就如小日本黄盘中那「潮吹」一样。

    高洁瘫坐在地上,看着从自己阴道洒出的液体是又惊又羞。她看着我未见消退的鸡巴,伸手示意让我过去扶她起来。她竟然握着我的鸡巴引着它再一次深入高洁的阴道。这一刻不知是感动还是征服的快感。这个女人,将归我所有。

    我继续在高洁阴道里抽插,而且是放慢了速度,缓抽慢插,每次顶穴到底。
    经过一段歇息,她本能地向后顶着、顶着,急促地娇喘,美丽的脸蛋,又出现了满足的表情。「…你…啊…唔…你…我会,会给……你插死,肏死……嗯……唔……」
    我又是一阵急插猛闯,次次一插到底。这时候,高洁也顾不得这里是厂里的茶水间,忍不住的喊出声:「啊~~啊~~好快喔……好爽喔……不行了……又要洩了……你好猛喔……啊~~啊~~啊~」我能感觉到高洁再一次高潮,这次小穴收缩得比前几次都还要激烈,一缩一缩的咬着我的鸡巴。

    如果这时有人推开门缝,他会看见两个任凭兽性恣虐于彼此,瞧见这当下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晃着自己的臀部,一个向后坐,一个却向前顶,直乐得高洁口里含混不清地叫喊着「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爽……好……厉害…乐死人家了……我…没你不行了」终于我也快忍不住了,大叫着「我~要射了……我要射了。」高洁像是意识到什幺似的叫着「求你,不要射在里面,我…我…。」

    「那射在你嘴里好了。」不等她回答,我就将她放下来,将湿淋淋的鸡巴插进她的小嘴,双手抱着她的头抽送起来,郁高洁也乖巧地吸吮着我的鸡巴,小巧的舌头还绕着我的龟头舔。不到几秒,我将一股浓精射到她的嘴里,高洁也没说什幺地乖乖的我的精液吞进喉咙里,然后还不停的吸,把我的精华都吸得一滴不剩。

    我俩坐在茶水间的两隅,一句话也没说,也彷彿说了许多话。我们需要情绪面对眼前的一切。

    「我们是不是做了一件错事」高洁问我。「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要妳,那时,只有这一个想法……我可能爱上妳了。」「那就让我们错下去吧!」原来女人面对自己的感情,是诚实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