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施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西施

    作者:黄泉越国境内一片亡国之凄凉景象,诸暨县内苎罗山鹿却春江潋滟。临江下游正有两位素装少女在江中浣纱,并不时嘻闹玩逗着。着青衣者姓施小名婉儿、穿红衣之女姓郑名旦,比婉儿稍年长。

    两人皆是居住在苎罗山鹿西侧之小村落,自幼互爲玩伴感情甚深,可说是情同姐妹也以姐妹相称,两人容貌是各有特色,但都是倾国倾城之绝色佳人。

    施婉儿从小就有不明的痛心症,不堪劳累,每当痛心发作总是捧心蹙眉,更显得娇柔可怜之模样,不知有多少男孩爲之倾倒,美豔名声播传四方,有人就以“西施”之号称之。

    郑旦在娇丽的容貌中更是有着活泼、朝气,使得两人并站一起时就像盛开的并蒂芙蓉,娇柔豔丽各有特色交互辉映。

    秀美的山鹿溪畔因双姝而失色、暗然许多。鱼沈、雁落、花羞、月闭,一时间空旷的野地寂静了,只有偶而传出嘻笑声点缀着。

    “……嘻……哈……”

    “哎呀!婉儿妹?把人家的衣裳溅湿了啦……哼!看我饶不饶?……”

    “对不起!……哎唷!姐姐别泼我啊……我衣服也湿透了……”

    姐妹两就互相溅水潲湿,直到两人从头到脚无一干燥之处。润润的水珠沿着发稍滴落,沿着额头、脸颊和着汗珠滚流腮边。湿透的衣着紧紧的贴着肌肤,凸显出动人的曲线身材,好一副绿江春色!

    “好姐姐!我不敢了!求求?饶了我吧!”婉儿柔声的告饶着:“等一下我摘些果子给?,跟?赔罪好不好!?”

    “婉儿妹!别说了!”郑旦牵着婉儿的手慢慢往林子里走:“看!衣裳都湿透了,怎麽回家啊!我们先到林子里把衣裳晾乾再回去吧!”

    两人拨着矮树丛走入密林里,找个隐密的地方便各自宽衣解带,把除下的衣物敞晾在树干上。虽然对方皆同爲女性,但一丝不挂的胴体现露在旁人的眼前,总是自感十分羞涩不自在,只得各蹲身一角背对着不敢言语。

    林里传来阵阵凉风,两人无一遮蔽的肌肤渐觉冰冷,虽然用手掌磨擦着身体藉以産生暖意,但是阵阵凉风彷佛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凉冷,令身体一阵阵颤?着。

    婉儿终将忍不住颤抖的说:“……姐姐,我……我好冷喔……我好怕唷……”

    郑旦当然也好不到那里去,同样发颤的回答:“婉儿妹,别担心!在等一回儿衣裳就干了……”其实自己也是担心害怕:“……婉儿妹,来!让我们靠在一起互相取暖,这样该会好一点……”

    赤裸的肌肤接触的一刹那,两人不禁一阵心神蕩漾,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受激蕩脑海。一种肌肤磨擦的快感、一种礼教约束的羞愧、、交互的消长着。一种沈醉的诱惑让两人紧紧的拥抱着;一种搔痒的感觉使得身体不禁轻微的蠕动着;一种背叛礼教的刺激让呼吸、心跳越加急遽。

    当一切规范闺秀的教条被情欲淹没时,两人混然已在忘我的境界了!忘我的亲吻着对方的樱唇、忘我的互相挤压着丰乳、忘我的磨挲着对方的背。荒芜的丛林、凉沁的冷风……渐渐变成温暖的阳春。

    婉儿突然觉得下体一阵阵温暖,更有一股股热流翻滚着,一丝丝酥痒的感觉在阴道里骚动着,让人有不搔不快的沖动,微啓喘嘘嘘的樱唇呻吟似的说:“姐……我……我……那那好痒……”

    郑旦早就有此感受,手指也早已在自己的屄口转磨着,也感受到藉由手指的转磨,似乎有一阵阵的舒畅可以掩盖过阴道里骚动的难受。郑旦一听婉儿的呻吟,立即伸手如法泡制的抚摸着婉儿的蜜屄。

    “喔!”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婉儿一阵舒畅的快感,不禁摇摆着腰肢,让蜜屄配合着郑旦的手转动着:“姐……我……不要……嗯……羞羞……嗯嗯……”

    郑旦微闭着媚眼,吐着气说:“…婉儿……妹……嗯嗯……来摸摸……我的胸……来……嗯嗯…”

    婉儿尽管羞涩,却也不由自主的伸手轻捏郑旦胸前团肉,只觉得郑旦的双乳晶莹雪白、温润柔滑。随着呼吸的起伏,峰顶粉红色的蓓蕾似乎跟着抖动着。婉儿一手轻柔的抚摸着郑旦姐的乳房,另一手也轻拂自己的玉乳,企图让自己跟郑旦能感同身受。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