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堂春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玉堂春

    作者:黄泉明朝正德年间,金陕城内住着一位告老还乡的礼部尚书,名叫王琼。

    这一年春天,王琼想起旧日在北京做官时,有一些银两借在一些同僚手中尚未归还,如今该是将它讨回来的时候了。

    只因他自身年老体迈,而前往京城却路途遥远。王琼想起三个儿子来;大儿子在金陵城内做官,不能轻易离开任所……二儿子今年正要参加京试,也不能分他的心……看来,只有叫三儿子去了!

    王琼知道三儿子的个性直爽、好玩,又未经见世面,单心他独自在外会吃亏上当,或玩心不改,倦不知回,所以特别交代他收完帐后要尽速回家,不要在外游蕩耽搁,还叫家仆王定陪着,一方面照顾、也一方面盯着他。

    这三公子名叫景隆,字顺卿,年方十七,长得眉清目秀,丰姿俊雅,一副风流才子的模样。王顺卿一听父亲要派他到京城,真是雀跃不已,他早听人说京城繁华热闹,一直盼望着有朝一日能见识见识,没想今天竟能如愿以偿。

    王顺卿带着王定,怀着愉悦的心情上路,一路玩来竟也不觉路途遥远。半个月后才抵达北京,先找间清雅的客店住下,一面读书、一面玩耍、也一面收帐,再经一个月的工夫,好不容易才把帐收齐了,一共是三万多两银子。

    王顺卿打点行李準备回家时,对王定说:“王定总算把欠帐都收齐了,明天我们就啓程回家。不过,我要你再陪我到大街走走。”王顺卿有点依依不舍:“唉!

    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再来玩。“

    于是,主仆二人又到大街上看那皇都景致,作再次的巡礼。走了一阵,王顺卿便提议到前方酒店休憩、小酌一番。

    王顺卿一面饮酒吃菜,一面转着头好奇的四处观望,他看到店内有五、六席在饮酒作乐的,而其中有一席竟然还有两位女子坐着陪饮。王顺卿看那两位女子皆很标致,不禁脱口而出:“好漂亮的姑娘!”

    此时正好跑堂小二在旁添加茶水,便接口道:“离这不远的”一秤金“妓院里,有翠香、翠红、玉堂春,就比她俩标致千百倍……”跑堂小二越说越来劲:“…

    …尤其是那粉头儿─玉堂春,说有多迷人就有多迷人……而且啊,因爲那老鸨索价很高,所以三姐儿玉堂春…嘻…还未梳栊呢……嘻“跑堂小二爱?的笑着。

    王顺卿听得一颗心痒痒的,立即拉着王定走出酒店,说“王定,我们到那春院胡同里走走。”

    王定急着叫道:“公子啊,那是妓院,不能去啊!老爷要是知道怎得了!”

    王顺卿笑着说:“看一看就回来,有甚麽关系?更何况你不说、我不提,我爹怎麽会知道?!”

    主仆俩走到春院胡同里,只见妓院一家连着一家。王顺卿看得眼花撩乱,不知哪一家才是“一秤金”。只好跟巷口卖瓜子的金哥招呼、询问,那金哥也很热心的带领他们到“一秤金”门口,还替他通报老鸨。那老鸨慌忙出来迎接,请进待茶。

    王定还直嘀咕着:“公子不要进去,老爷知道了,可不干我事。”

    王顺卿并不理他,到了里面坐下。老鸨叫丫头上茶,通名报姓后老鸨可真的乐得不得了,心想这可是贵客临门,连忙大礼相迎客套一番。

    王顺卿一见老鸨这麽奉迎,觉得有点飘飘然,便开门见山说是专爲三姐玉堂春而来。老鸨把王顺卿当待宰的肥羊,道:“昨有一位客官,要梳栊小女,送一百两财礼,我都不曾许他呢,王公子!你……”

    王顺卿笑着说:“区区一百两,何足挂齿!”

    老鸨中暗喜,连忙到玉堂春房里,怂恿着要好好招呼这位贵客,最好让他出高价梳栊。玉堂春听了,既惊且喜,即时打扮,来见公子。相见之下,王顺卿看玉堂春果然长得乌发云鬓、明眸皓齿,美如天仙、摇曳生姿,不禁心中大喜。玉堂春偷看公子,眉清目秀、面白唇红、举止风雅、衣冠楚楚,心中也生爱慕之意。

    王顺卿早就吩咐王定回客栈拿两百两银子、四匹绸缎,再带些碎银过来。王顺卿看也不看,都把它送给老鸨,说:“银两布疋,送给令嫒爲初会之礼;二十两碎银,当做赏人杂用。”

    王定原以爲公子要讨那玉堂春回去,才用这麽多银子,可是一听说只是初会之礼,吓得舌头都吐了出来。

    老鸨心中更是乐不可支,连忙对玉堂春说:“我儿,快拜谢了公子。今日是王公子,明日就是王姐夫了!”又对望着玉堂春望得出神的王顺卿说:“王公子,你们慢慢聊吧,老婢先告退了!”

    王顺卿与玉堂春肉手相搀,同至香房。王顺卿上座,玉堂春自弹弦子,轻唱歌谣,弄得王顺卿骨松筋痒,心蕩神迷。夜深人静,玉堂春殷劝服侍王顺卿上床,二人解衣就寝,共度春宵。

    王顺卿挨近玉堂春丰满的身体,一股少女的幽香直钻入鼻,侵袭着大脑,让他紧张的急促呼吸着,一颗心彷佛要蹦出来一样。王顺卿是第一次接触女性,所以只是一副老实样,乖乖的躺在玉堂春身边不敢造次;而玉堂春也是未经人事的处子,虽然身居柳巷中,悉知男女之间的情事,但真的事临己身也由不得紧张害怕,更别说要提示王顺卿该怎做了。两人就这麽赤身裸体的并肩躺着,一动也不敢动,真是一副令人干着急又可笑的尴尬春宫图。

    良久,王顺卿吞一口口水,壮壮胆子,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玉堂春光滑细嫩的手臂。玉堂春略爲震了一下,王顺卿见玉堂春并没拒绝的动作,遂更大胆的顺着手臂往上抚着她的香肩、粉颈。玉堂春只觉得王顺卿轻柔的抚摸,让她有一种既像呵痒,又有一种肌肤拂挲的舒畅,让身体渐渐热燥起来。

    这时,王顺卿胯间的肉棍儿已经慢慢竖起来了。玉堂春不用擡头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半截猩红、高耸的鸡巴凸在那儿,羞得她“嘤!”一声,忙把眼睛闭上,她感到彷佛近在炉边,脸上一阵阵火热,心儿更是“卜通!卜通!”乱跳。

    王顺卿开始渐入佳境,把手移到玉堂春涨鼓鼓的乳房,只觉得柔嫩滑溜、弹力无比,真是令人爱不释手。玉堂春柔顺地依着王顺卿,任他把丰满又弹手的奶子胡乱摸捏了一阵,觉得被这样揉揉捏捏竟然舒坦极了,屄里面开始有一丝骚痒、潮湿。

    王顺卿看着玉堂春热红的脸颊、朱唇微开、气息渐急,便意乱情迷的在她粉嫩的香腮上亲了一下。玉堂春羞涩的“嗯!”一声,略一偏头,把她火热的朱唇贴着王顺卿的嘴,热烈的亲吻着。王顺卿被这一下鼓励,腼腆的心态一下子全没了,表现的像干柴遇烈火,急躁的紧紧搂着玉堂春,伏在她一丝不挂的肉体上到处吻个不停。

    玉堂春闷哼着娇媚的声音,真是扣人心弦、勾人魂魄,粉腿间的肉洞涌出了一些湿液,滋润了迷人的阴唇。玉堂春轻微的扭着下体,让阴唇互相磨擦以减轻骚痒难受,但是王顺卿挺硬的鸡巴也正在下体附近,随着扭动的身体,有一下没一下的顶触着敏感的部位。

    王顺卿觉得鸡巴被这样的刺激,彷佛又肿胀了许多,似乎不立即宣泄就有胀爆之虞,急忙掰开玉堂春的大腿,手扶着鸡巴带到湿淋淋的肉洞口,嘴里模糊的提示说:“……玉姐……我来了……”

    玉堂春记得鸨母曾教导过,当要肏入时要尽量放松,别应绷绷的,尽量把大腿撑开,这样可以减轻一点痛楚。玉堂春一一照做,可是当王顺卿的鸡巴慢慢地挤进时,却刺痛得让她“啊!痛!”的轻叫着,刺痛的感觉让她紧咬着下唇,呼吸紊乱,紧闭双眼上的长睫还一颤一颤的跳动着,心中百感交集。

    玉堂春心知少女宝贵的处女膜被戳破了,有点婉惜、哀伤自己从此以后不再是处女了;但也庆幸着自己的初夜,是献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玉堂春再一咬牙,把双手按着大腿再往外分开,企图让蜜洞口尽量张开,好让鸡巴再深入一点。

    王顺卿感到玉堂春的肉洞又紧、又窄、又温软,虽然只肏进一个龟头深,却觉得龟头被紧接着的裹着,还彷佛有一道吸引力正在吸引鸡巴前进。王顺卿高涨的淫欲,淹没了怜香惜玉之心,用力把腰一挺了把鸡巴再顶进去,只听到玉堂春叫了一声:“哎哟!”,鸡巴到底了!

    王顺卿一听玉堂春痛苦的哀叫,一时也不敢乱动,只觉得玉堂春湿热的阴道,正在箍吸着粗硬的鸡巴。王顺卿低头怜惜的亲舔着玉堂春眼角的泪痕,有点埋怨自己的鲁莽。

    一会儿,玉堂春觉得刺痛感渐渐减轻,阴道里也阵阵热潮涌出,爱液、鸡巴让阴道里有一种满涨感,还有一点点痒痒的感觉。玉堂春不觉中扭动着下身,使扭曲的洞口挤流出一些湿液,沾染了两人紧贴的下体、阴毛。

    王顺卿就开始抽动了,只觉玉堂春的阴道壁在肉鸡巴抽肏时,还不停地收缩、微颤着,使得鸡巴上龟头的菱角,在她阴道里搔刮动着那些暖暖的嫩肉皱折。玉堂春开始觉得这种搔刮很受用,娇声呻吟起来,同时又挺着屁股向上迎凑着鸡巴。

    王顺卿突然觉得鸡巴在酸麻、发胀,随即一阵抽搐、打颤、、“嗤!嗤!”一股股的热精喷洒而出,点点滴滴都射在玉堂春的体内。玉堂春也被热精烫得娇躯乱颤。

    年轻力壮的王顺卿,略事小息,马上又重游旧地。这次,双方都有经验了,开怀的享用着性爱所带来的愉悦;尽情的缠绵,不到天亮,决不罢休………

    ※※※※※※※※※※※※※※※※※※※※※※※※※※※※※※※※※※※※天刚亮,丫头进得香房请安叫姐夫,还换过血迹斑斑的床垫。王顺卿与玉堂春都红热着脸相顾暗喜。

    王定早晨又来要催着王顺卿回家。王顺卿不但不依,索性将钱箱搬到玉堂春的香房里。鸨母一见皮箱眼都开了,愈加奉承,让王顺卿是朝朝美宴,夜夜春宵,不觉就住了一个多月。

    那鸨母还存心诈骗,一回说债主逼债、一回说家俱破败、、王顺卿只看那银子如粪士,凭鸨母说谎,就许还她的债务,又打照金首饰、银酒器,做衣服、改房子,又造一座百花搂,做爲跟玉堂春两人的卧房。

    家仆王定急得手足无措,可是任怎麽催促,王顺卿就是不动身,后来催得急了,反挨一顿痛骂。王定没可奈何,只得恳求玉堂春劝他。

    玉堂春素知鸨母厉害,也来苦劝公子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你一日无钱,鸨母就会翻脸不认人了!”可是、此时王顺卿手里有钱,哪里信她的话。

    王定心想,不如赶快回家报与老爷知道,让他裁处免的被拖累。正讨厌他多管閑事,巴不得他走开,也乐得耳根清静。

    ※※※※※※※※※※※※※※※※※※※※※※※※※※※※※※※※※※※※光阴似箭,不觉一年。

    王顺卿就这麽被酒色迷住,不想回家,家中老父多次派人催请,他也置之不理,气得王老爷扬言断绝父子关系。

    但是,王顺卿这三万银子已经花得尽罄,一滴不剩了。鸨母一见公子无钱,立即就不像往常亲切侍候了,见面不但不称“姐夫”、“公子”,而且冷若冰霜,还有意无意的指桑骂槐。

    一日,王顺卿外出归来,刚走到玉堂春门外,就听鸨母在房里骂、玉堂春在房里哭。鸨母直说王顺卿已经没钱了,就不该留他。还说狠话恐吓着玉堂春,三天之内,再不打发王顺卿走路,就要揭了她的皮。

    王顺卿在房外听得清清楚楚,自觉无顔再见玉堂春,也受不得鸨母的气,没奈何,只得返身走出。此时,王顺卿是身无分文、又无去处,只得沿街信步而走。王顺卿走了几里地,忽见一座关帝庙,便走进庙里找庙里的老和尚,诓称说是南京来做买卖的,亏了本钱,盘缠又丢了,无处可去,想借庙中一处暂时栖身。

    老和尚见他少年英俊,心生怜悯,又听他说会写字,遂收留了他,叫他抄写经文,换得三餐温饱。

    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了。一天,庙里热闹,金哥赶来卖瓜子,忽然发现王顺卿衣衫褴褛在庙里扫院子,金哥便走上前招呼着。王顺卿见是金哥,不禁含泪将事情说了一遍,又请烦金哥去探探玉堂春作何感想。

    金哥很热心的帮着王顺卿,寻见玉堂春便一五一十的将王顺卿的遭遇说一遍。

    玉堂春自从王顺卿不告而别,几乎是天天以泪洗脸,思念不已,而且任凭鸨母软硬兼施,就是不再接客,一心要等着王顺卿回来。如今,一听有情郎的消息,一面欢喜、也一面不忍。

    玉堂春略事梳理,便向鸨母谎称已想通了,要先前往关帝庙上香许愿,回来后便重新迎待客倌。鸨母一听,只道玉堂春已回心转意,便帮她预备香烛纸签,又雇轿让她搭乘前往上香。

    玉堂春在关帝前祈求早见夫君,随后,即到四处寻找王顺卿。王顺卿远远就先看到玉堂春,只觉得满面羞红,又愧又喜。玉堂春一见王顺卿如此落迫之模样,忍不住泪如雨下,两人抱头而哭。

    玉堂春将随身带来的二百两银子,交给王顺卿,要他添置衣裳,再骑马乘轿到“一秤金”院里,假装是刚从南京才到。玉堂春如此这般交代一番,便依依不舍离开。

    隔日,王顺卿衣冠簇新,骑着高头大马,还有两个小厮擡着一口皮箱跟着,气宇轩昂地出现在春院胡同的街上了。

    老鸨听说,半晌不言,心忖:“这可怎麽办?过去玉姐说,他是宦家公子,金银无数,我还不信,骂走了他。今天又带银子来了,这怎麽办呢?”

    左思右想,老鸨只好看在钱的份上,硬着头皮出来见王顺卿,又是赔罪又是认错。王顺卿依玉堂春之计,欲擒故纵说急着办事不能久留,下马还了半个礼,就要走人。

    老鸨心急着煮熟的鸭子竟要飞走,连忙阻挡王顺卿,也一面喊叫玉堂春出来。

    王顺卿将计就计,顺水推舟进到院内坐下。

    老鸨吩咐摆酒接风,又忙叫丫头去报玉堂春。王顺卿见了玉堂春,只冷冷的作了一揖,全不温存。老鸨殷勤劝酒,公子吃了几杯,叫声多扰,起身还是要走。老鸨连连向玉堂春使眼色,希望她也开口留下财神爷,又叫丫头把门关了,还把那皮箱擡到玉堂春的香房去。

    老鸨、丫头们殷勤劝酒,王顺卿假做无奈,也就开怀吃起酒来。宴到半夜,老鸨说:“我先走了,让你夫妻俩叙话。”丫头们也都散去。

    王顺卿与玉堂春相顾而笑,携手上搂。两人一夜缠绵,正是“欢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

    一关上房门,王顺卿与玉堂春便像旷夫怨妇般,搂抱着热烈的狂吻着。玉堂春喜得热泪盈眶,王顺卿爱得激动心蕩。

    玉堂春的脸颊、朱唇,以前就不知被王顺卿亲吻了多少次,可是,如今可说是逝爱重得,让她更爲珍惜,更爲激蕩,而不顾羞耻、矜持的爱抚着情郎的身体,甚至把手伸进王顺卿的裤裆里,把弄着渐渐勃起的鸡巴。

    王顺卿更是情不自禁的翻开玉堂春的一襟,伸手揉搓着丰乳。玉堂春扭动着上身,让上衣滑下腰间,裸露出一对雪白、浑圆的豪乳;红嫩凸然的蒂头,像一粒樱桃,光洁可爱,使得王顺卿见了只觉欲火高张,一抱,就把她抱上床去了。

    玉堂春毫不抗拒,像个新嫁娘一样,任他解带、宽衣。玉堂春只是娇喘声中衣物渐少,直到身无寸缕才本能的夹紧了腿。

    王顺卿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俯下身去,埋首在玉堂春的乳房上吸吮起来。玉堂春被吮得心神蕩漾、情欲大增,不禁忘情的呻吟起来,两手紧扣着王顺卿的后脑,不停的凑上胸乳,配合着他舔弄的唇舌。

    王顺卿吮着左边的乳头,手指捏弄右边的乳头。玉堂春全身都颤了起来,下面屄里不停的随着呼吸而再收缩,同时还有一阵阵酥痒,彷佛阴道里面有千虫万蚁在爬行、啃咬一般。阴道里也流出了阵阵热潮,彷佛是要淹没、沖刷掉那些虫蚁。

    玉堂春难忍屄内的酥痒,主动地拉着王顺卿的去抚慰湿润的蜜屄。王顺卿的手指灵活像弹弦奏曲般,在蜜屄上的阴唇、蒂核来回的拨弄着。玉堂春在娇哼中也把王顺卿硬胀的鸡巴握在手中,不停的紧捏、套弄着。

    王顺卿一曲手指,轻轻地把中指肏入湿滑的洞屄,时而缓缓地抽送;时而搔刮着肉壁。玉堂春的脸上露出急切的渴望和需求,而下身扭转得更激烈,一波波的浪潮随着手指的抽送,缓缓地从洞口汨流而出。

    玉堂春似乎难以忍受如此的挑逗,连忙翻身,分腿跪跨在王顺卿的胯上,扶着肿胀的鸡巴,抵住洞口,慢慢的坐下,朱唇半开的呻吟着。

    王顺卿有点惊讶玉堂春今天不如往常的主动,但是女上男下的交合,不但不失性交的快感,还提供男方了视觉上的绝淫享受。王顺卿很清楚的看到玉堂春屄上的阴唇,被猩红充胀的龟头分向两边挤开;鸡巴随着包皮慢慢向下翻卷,而渐渐被吞没,直到两人的阴毛交缠在一起。

    当鸡巴的前端紧紧地抵顶着子宫内壁时,玉堂春气喘如牛的嗯哼着,只觉得整个下身被充塞得满满的,小腹、甚至胃都彷佛受到极大压迫,但也是一种幸福的充实感受。玉堂春把身体微向前俯,双手支按在王顺卿的胸膛上,然后起伏臀部,让鸡巴在阴道里做活塞式的抽动。

    王顺卿看着每当玉堂春的臀部高起时,两片阴唇随之而向外翻出;也感受着肏入时,?屄里一吸一吮舒畅。随着臀部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玉堂春的双不停的上下跳动着;桃红的双颊,在披散的青丝秀发中忽隐忽现;淋漓的汗珠,在甩动中沿着鼻尖处到处纷飞。

    王顺卿努力以赴的挺动下身,配合着让鸡巴每每直抵花心。玉堂春的双眼渐渐地泛起一股奇异的光彩,呻吟声也节节升高,臀部的起伏频率更是越来越快……突然,“啊啊啊……”玉堂春一阵娇声的呐喊,身体不由己的颤?着,把屄紧紧贴在王顺卿的鸡巴根部,一切激烈的动作突然定住,只是手指在王顺卿胸膛上紧抓着,还划初几道红红的伤痕。

    王顺卿只觉得鸡巴被阴道壁紧紧的束着,而且壁肉还急遽的在收缩、蠕动,随即一道热流突如其来的淹没了鸡巴。热潮沖刷过龟头,让王顺卿觉得龟头被烫的酥、酸、麻、痒,“啊!”的陪叫一声,下身奋力向上一挺,把玉堂春顶得几乎双脚离地,一股股的热精随之射出,重重的喷击着子宫内壁。

    玉堂春只觉得一阵高潮的晕眩,无力的瘫软下来。“砰!”王顺卿也脱力似的松弛的躺下。两人就这麽紧贴着,似乎连动一下小指的力量也使不出来,任凭两人的汗水掺杂着滴落;任凭交合处的浓稠湿液汨汨而流……

    ※※※※※※※※※※※※※※※※※※※※※※※※※※※※※※※※※※※※天刚露鱼肚之白,玉堂春便催促王顺卿离开。

    玉堂春洒泪劝说:“君留千日,终须一别。此次别后,望公子休再拈花惹草!

    只专心读书,将来求得功名,才得以争这一口气!“又把房中的金银首,尽数包在一起,交给王顺卿。

    王顺卿担心无法对鸨母交代,拒不收受,玉堂春只说自有办法,便再三催促。

    王顺卿无奈的互道珍重,难分难舍洒泪而别。

    天明,老鸨进得玉堂春的房里,只见玉堂春独自躺着,没了王顺卿,房中的金银器皿也一概都不见了。老鸨大惊再一巡探,连小厮和骡马都不见了,连忙走上搂来,看见王顺卿房中皮箱还在,打开看却都是都是砖头瓦片。

    老鸨知道中了王顺卿和玉堂春的圈套,气得七窍生烟,把玉堂春从床上揪起,一阵毒打,直打得她皮开肉绽,昏死过去,方才住手。还不解气地剪了玉堂春的头发,让她当丫头下厨房做粗活去。

    玉堂春这事还闹得满城风雨,人人皆知,衆人都伸着大姆指道:“赞!”,只是莫可奈何。

    其中有一位客商──沈洪,听了玉堂春的事,不由得十分敬重,便以一千两银子替她赎身。沈洪交付了银子,便请了一乘小轿把玉堂春请回住店,单独安置了房间,又雇了一个丫头服侍她。

    沈洪好言抚慰玉堂春说:“你先在此养伤,留长头发,我并非有他意,只是仰慕你的爲人,待你一切恢複后,任凭?去留,绝不阻挠。”

    玉堂春此时形容憔悴不堪,衣衫不整,伤痛未平,又加劳累,实在衰弱得很。

    忽得沈洪如此的善意照料,玉堂春不禁十分感动,只得静心养身,再图衔环结草之报。

    一年后。玉堂春头发长了,伤处也平複了,又变得光彩照人原本之模样。沈洪看了,心中虽十分欢喜,却也不敢提,免得善意变有邀功相胁之嫌。

    沈洪在京城的买卖做完了,正想回山西故居,遂徵询玉堂春意见。玉堂春心想自己也无处可去,又因沈洪算来也是大恩人,而且从沈洪的眼神中可看出有爱恋之意,便主动的自荐爲妾。

    沈洪一听玉堂春不但愿同回故乡,还自愿爲小妾,掩不住满心的欢喜,手舞足蹈个不停。玉堂春一见沈洪年纪一大把了,还像小儿一样,不禁被逗得开怀大笑,还给予一个热情的亲吻。

    沈洪刚一被吻,有点受宠若惊,随即回神紧搂着玉堂春,一股积蓄已久的情欲,一下子如暴洪溃堤般发泄出来。

    这时候,玉堂春主动地伸手将沈洪的鸡巴从裤里掏出来,玉堂春的眼中闪露出一种异样眼神,然后慢慢地把脸凑上,伸出舌尖轻轻地舔弄着鸡巴上的龟头,还一边用手握着鸡巴上下套弄着。

    沈洪虽然惊讶于玉堂春的动作,但何曾几时有被女性如此舔弄过!沈洪只觉得舒畅万分,忍不住地就开始呻吟起来,而鸡巴似乎也暴涨许多。刚开始,玉堂春只是用舌头舔着、用唇齿磨的表面,待鸡巴完全勃起时,突然张口把整根鸡巴含在嘴里吸吮着。

    沈洪被玉堂春逗弄得亢奋不已,腿一软,几乎站不住脚,一屁股跌坐在太师椅上。玉堂春一步一趋的跟上,仍然继续舔含着沈洪的鸡巴,没两下子沈洪便是一阵抽搐,把精液射在玉堂春的嘴里。玉堂春毫不犹豫的吞下嘴里的精液,站直身,退后一步便开始宽衣解带。

    泄身后的沈洪,一股淫欲尽消,才正回神恼着唐突佳人,又见玉堂春已然解开衣襟,露出丰腴的乳房,连忙起身,把玉堂春的衣襟拉拢,再转身整装。玉堂春被沈洪如此拒绝的动作,弄得满头雾水,愣在一旁。

    沈洪整妥衣服,先转回身子向玉堂春陪礼道歉,接着说:“我沈某虽是买卖维生,但生平敬重有志之士。今日会帮玉姑娘赎身,只是敬佩玉姑娘有情重义,并非贪图美色,更不敢以恩要胁玉姑娘就范,他日如果王公子寻来,我若夺其所好,那?我将何顔以对。”沈洪脸颊红热的继续说:“更何况刚刚我邪欲?心,冒犯了玉姑娘,以是不该,怎可一错再错呢?”

    玉堂春只听得感激万分,拜倒称谢恩人。两人备妥行囊,随即上路,可万万没想到,一场灾祸正在等着他们!

    ※※※※※※※※※※※※※※※※※※※※※※※※※※※※※※※※※※※※这一天,沈洪携玉堂春回到了平阳府洪同县的家中。沈妻皮氏一见,表现得满面春风,对玉堂春极爲热情,骨子里却暗藏毒计。

    原来皮氏乘着沈洪外出时,与邻居赵监生通奸。赵监生一则贪图淫欲美色;二者要骗皮氏钱财,因此赵监生竭力奉承皮氏。不上一年,被赵监生取去不少家産,皮氏怕沈洪回来不好交待,便与赵监生商量对策。

    赵监生得知沈洪赎了玉堂春回来,便与皮氏定下毒计,在沈洪回来的当天,借摆酒接风的机会,毒死沈洪,然后诬告是玉堂春所爲。

    宴中玉堂春路途劳累,故也没喝酒,皮氏也乐得不加劝饮。可连沈洪喝得起兴,一瓶毒酒皆饮下肚,不久即七孔流血,毒发身亡。

    皮氏随即变脸,一面哭闹;一面扯着玉堂春上县衙告官。皮氏禀报王知县,丈夫沈洪被娼妇玉堂春用毒酒杀害。玉堂春只道今日刚到沈家,毒酒之事毫不知情。

    王知县琢磨两人说得都有理,只得暂将两人收监,差人查访再审。

    那知,皮氏和玉堂春都被收监之后,赵监生便开始拿银子上下打点县衙里的人。连皂隶、小牢子都打点到了,最后是封了一千两银子放在酒坛内,当作酒送给了王知县。

    王知县受银两,过了三日再度升堂,便指说沈洪是被玉堂春毒死的,与皮氏无干。王知县不容玉堂春分辩,就是大刑伺候。玉堂春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熬刑不过,只得屈服招认。

    王知县叫皂隶放下刑具,递笔叫玉堂春画供。然后将玉堂春收监,皮氏释放。

    又将案子写明,卷宗上报,只等上司批複,就要结果玉堂春的性命。

    玉堂春收监之后,小牢子们百般淩辱。且说有一小牢子头,叫刘志仁,爲人正直,素知皮氏与赵监生有奸情,数日前还曾撞见王婆在药铺里买妣霜,说是要毒老鼠,而今日出了人命,刘志仁心有个底了。

    刘志仁走到牢里,见一些小牢子在欺负玉堂春,要灯油钱。刘志仁喝退衆人,好言宽慰玉堂春,并将赵监生与皮氏的奸情,以及王婆买药的始未细说了一遍。刘志仁同时吩咐玉堂春且耐心等着,待后有机会便去喊冤,而日后的饭食自会供应。

    玉堂春又逢贵人,再三跪磕称谢。小牢子们见牢头刘志仁护着玉堂春,再也不敢爲难玉堂春。

    ※※※※※※※※※※※※※※※※※※※※※※※※※※※※※※※※※※※※再说,王顺卿那一年在玉堂春的帮助下回到南京家里。王老爷怒打了一顿之后,责令家人严加看着读书。王顺卿也想着想玉堂春相勉的话,而发愤读书,誓要考取个功名爲玉堂春争口气。

    一年之后,王顺卿课业大进,连王老爷看了儿子的文章,都赞许有加,更从口风中探得王顺卿与玉堂春之事,也对玉堂春之情义赞佩不已,遂暗中差人前往北京,有意接回玉堂春爲媳,但却都回报无玉堂春之下落。

    王老爷怕王顺卿分心,故暂隐瞒着。适逢大试之年,王老爷就叫王顺卿下场考试。三场过后,中了金榜二甲第八名。数月之后,吏部点王顺卿爲山西巡按。王顺卿领了敕印,即往山西省城上任。

    这日,王顺卿出巡平阳府,观看文卷,忽见有案卷载有玉堂春谋杀亲夫一案,而且已判重刑候斩。王顺卿再细看其籍贯,果是自己日夜思念的玉堂春,内心又惊又喜。

    王顺卿随传过书吏暗暗出了府衙,私行察访。王顺卿一经仔细查访,不但得了皮氏和赵监生有奸情之实;更有王知县私受贿赂事,而且案情有可疑之处。

    王顺卿连忙火急回到省城。次日,星火发牌往洪桐县,将玉堂春一案送省城複审。刘志仁一得消息,忙代玉堂春写了冤状,让她暗藏身上,便亲自押解到省城衙门。

    王顺卿在堂上便认出,堂下披枷带锁者分明是玉堂春没错!只见她蓬头垢面、浑身是伤,心中不禁悲凄万分。王顺卿随即叫人解去枷锁问话。

    玉堂春从怀里掏出冤状呈上,叫道:“民妇不曾毒害恩人沈洪,分明是皮氏和赵监生串通王婆合谋毒计,县官要钱,不分青红皂白,将民妇屈打成招。今日民妇拚死诉冤,望青天大老爷做主。”

    王顺卿收了冤状,暂将玉堂春收监,又火急发牌,传拿皮氏、王婆、赵监生到案。堂上皮氏与赵监生等人,矢口否认有串通之事。

    王顺卿出示查访所得的人证、物证后,皮氏等人才不得不伏首认罪。王顺卿提笔定罪:“皮氏淩迟处死,赵监生斩首示衆,王县官革职查办,王婆下狱十年,玉堂春无罪释放。”

    王顺卿又行关文到北京,提“一秤金”老鸨依律问成戴枷三月示衆之罪。老鸨戴枷不到半月就只剩半条命了。

    王顺卿释放玉堂春的时候,叫家仆王定僞装成玉堂春老叔,将玉堂春领回原籍安置。玉堂春一见王定,方知省城巡按老爷,就是朝思暮想的王顺卿夫君,便欢欢喜喜地跟着王定回了南京,结束了凄苦薄命的上半生。

    后来,玉堂春做了王顺卿的侧室,妻妾和睦,俱各有子。王顺卿也官运亨通,最后还官至都御史。
    原PO是正妹!
    原PO是正妹!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大家一起来推爆!
    大家一起来推爆!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楼主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