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纯女大学生被灌醉后惨遭民工狂暴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内容:
    【成人文学】清纯女大学生被灌醉后惨遭民工狂暴

    我是一个大二的学生,今年19岁,叫婷婷。我男朋友是一个医药公司老总的

    儿子,医学硕士,1
    米8
    的身高,帅气又潇洒。我见过的女人里也只有我的身材

    相貌能配得上他了。我们认识有半年了,他家教很严,我们一直都只是见面拉拉

    手,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了他给我寄来的生日礼物,是一套精美的性感内衣。

    说是内衣,其实就是几条细细的绳子,他说他两星期后才能回来,要我在我家里

    穿给他看。

    以前已经看过黄色网站上写的类似的穿着性感内衣调情的文章了,还有好多

    好多好过分的描写。想得我浑身都热了起来。我失魂的穿上这套内衣在镜子前转

    来转去,翘翘的乳房,浑圆的屁股,两腿间没有一根毛毛,天生的白虎网上说最

    迷人了。忽然电话响起来,我吓了一跳。死党小雪问我怎麽还不到,说好6
    点在

    她家给我过生日的,我一看,自己陶醉中已经6
    点多了。我急忙穿了一条长裙下

    楼打车赶往她家里。坐下来才发现自己穿的是条白色的半透明裙子,下身粉红色

    情趣内裤若隐若现。忙用手袋遮了遮前面的重要部位。

    赶到小雪家的时候已经快7
    点了,小雪笑着说我今天好性感,说要带我去楼

    下超市给我买我最爱吃的巧克力冰激淩,回来再吃生日大餐。不愧是死党,知道

    我喜欢吃!买好冰激淩出来竟然在超市的广场上有免费的电影好看,真是不错,

    难道是知道本小姐今天生日专门给我庆祝的?是星爷的喜剧片,我就拉小雪过来

    说:"
    反正今天是我们的天下,看看电影再回家吧。"
    她没反对,不过能坐的地

    方都已经坐满人了,很多是旁边工地的农民工兄弟,我们俩就找了后面人少点的

    地方站着一边吃冰激淩一边看电影。很好笑的片子哦~~看到8
    点多的时候天色黑

    了下来,小雪调皮地开始说我今天穿的怎麽性感,是不是想在生日的时候勾引男

    人啊。我脸一红,和她说是男朋友送的礼物,她调皮地隔着裙子抓了我一把,细

    绳子用力地勒了一下前面最敏感的豆豆,天啊!这刺激太强烈了。我也回应了她

    一下,抓了一把她的胸部。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没和往天一样躲开,反而舒服地

    抖了一下。我假装从后面抱住她,一只手从衣服里抓住她的胸揉了起来,没几下

    她就颤抖了起来,她说要去厕所要我等她一下,我笑着说"
    小丫头我看你是想男

    人了。"
    小雪走后旁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民工大叔靠了过来,我没怎麽在意,不

    过我好象感觉到有什麽东西在腿上动,好象是裙子摩擦皮肤的感觉,也没怎麽在

    意。着感觉一直没消失,有半分锺的样子吧,我低头一看竟然发现大叔的手已经

    把我的裙子拉到了大腿中间,在慢慢往里摸。从刚才被小雪拉了一下到把她弄的

    舒服起来,说实话我的性感觉也出来了。

    很想她回来也摸摸我,可是这个小丫头怎麽还不回来啊!大叔的手已经钻进

    了裙子,在大腿上轻轻动了起来。我回头看看了,身后人更多了,几个20几岁的

    小伙子专注的看着电影。我没动,想想他也不敢怎麽样,而且身体里生出来的那

    种感觉好希望他能摸摸我湿润的小峡谷。大叔看我没有反应,胆子大了起来,手

    上力气大了一点,顺着大腿已经滑到了我翘翘的PP上。我只能假装什麽都没发生

    的样子继续看着电影,还随别人一起笑来掩饰自己想要呻吟的欲望。大叔的手忽

    然一下子滑到了我的两腿间,一根手指用力地往我湿润的洞洞里一顶。我吓了一

    跳,同时内裤阻挡了他的侵入,却狠狠地压住了阴蒂,一阵强烈的快感让我腿上

    一软,差点摔倒。

    大叔伸手扶住我,一把拉到他怀里说:"
    闺女,你假装我侄女,别出声。"

    我领会到他是让我在他怀里别挣扎,别人就以爲我是他侄女不会怀疑了。

    我没动,他的手又在我下边戳了起来,我受不了了,告诉他:"
    大叔,你戳

    在我内裤上了。"
    他听了停了一下,手在下面摸了一把,抓住了细绳子内裤,他

    一拉,我下面一痛。

    "
    不是这样弄的大叔"
    我痛死了,细绳子紧紧勒在嫩肉里。

    "
    在旁边有扣子可以解开!"
    我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就象无耻的淫娃儿,

    到处找人来弄我。我一边配合地把腿分开一点,方便他把内裤拉出来。他手在后

    面找了找说"
    找不着,你解开吧好闺女。"
    他好象怕我反悔,手指绕过内裤摸到

    了我的洞口:"
    叔叔先让你舒服一下!。"
    我洞里的水已经流到小腿上了,我感

    觉得到他一根手指尖已经顶进了洞口,另一个手指尖在找空隙想一起塞进我的小

    洞洞,本来粗糙的大手可能是被我的水浸泡过的关系,已经不是很刺痛,两根手

    指一里一外旋转起来,快感让我有点忍不住了。

    我颤抖的手好不容易解下内裤,大叔抢过去说:"
    拿来看看,还没见过这样

    的衣服呢,我还以爲闺女你光屁股来的类!"
    我羞答答的任他把内裤放到口袋里,

    下身忽然一痛,他也停了下来。

    "
    你还是处女啊女娃子?"
    我害羞地点点头。

    他把手抽了出来抱在我腰上,另一只手从衣服下摆伸进来抓住了我的乳房,

    一边轻轻揉摸一边在我耳边说:"
    丫头啊!大叔看到你刚才揉那个丫头的奶了。

    我还以爲你们是结了婚的小媳妇呢。刚才摸你你又没反对,还流了大叔满手的淫

    水。"
    几句话说的我头都不敢擡起来。

    "
    原来是个发浪的小淫娃儿,大叔活这麽大还没操过处女呢,今天大叔让你

    好好舒服舒服啊!叔的鸡吧可大了,让叔先让你好好发发情再给你操进去,保证

    你比神仙都快活!你跟叔来!可别跑啊,别忘了你裤衩还在我这呢!"
    我现在已

    经完全被性欲征服了,只想释放,根本没想过要跑的。我乖乖地跟着他来到旁边

    工地的一个小棚子里,这里是白天放材料的地方,外面都是材料,里面有个几平

    米大的空地。我跟到这里他一把就揪住我的乳房,"
    我乖乖的小骚逼,这里谁也

    不会来,快扒光了让叔好好操操你!"
    这话听进去让我无比的害羞,又象有魔力

    一样一边把我体内的液体从下面的洞洞挤出来,一边还让我极其淫蕩地开始脱下

    自己的衣服。裙子从头上脱下来的时候,他忽然从后面把手插进我两腿间,用力

    捏住我的两片大阴唇望后一拉,另一手重重打在我屁股上。

    "
    撅起屁股让我看看你淫蕩的小骚逼"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羞耻心,随他的手

    用力翘起屁股,两条腿挪了挪分开大了些好让他能更方便的摸我的阴部。

    "
    叔叔最喜欢听话的丫头了,你挺乖,叔叔一定好好照顾你"
    他的手滑过我

    的阴部到了阴埠上,两腿间的水迹被风一吹凉凉的舒服死了。

    "
    你叫什麽啊闺女?"
    他下面的手退到我的阴唇上重重地压住摩擦,另一只

    手从前面摸着我没有毛的阴埠。

    "
    我叫黄小婷,大叔"
    我顺从的回答他。

    "
    你怎麽这麽骚啊闺女?我还没见过有处女这麽骚,这麽欠干啊!"
    我明显

    感觉下身的水流得越来越多,身体里痒痒的好难受。

    "
    大叔你别笑话我了,我被你摸的舒服死了,又难受死了。"
    "
    想让大叔给

    你解痒是麽?"
    我拼命地点头。大叔故意把手停下来问我:"
    你们城里的闺女怎

    麽都那麽骚啊?刚才那个丫头那麽多人也敢让你揉奶子,要让别人看见了不操死

    你们才怪呢。"
    "
    大叔你揉揉我下边,别停啊~~"
    我饑渴极了,早已经把大叔当

    成了老公。

    "
    刚才那个小姑娘是我的好朋友,小刘雪。我们平时也会彼此揉来揉去的。

    "
    "
    你们这都是哪里学来的,真骚的可以,这麽骚怎麽不找个男人操你们啊?"

    "
    大叔你别见怪,我刚19岁,是大学生,学校里管的严啊。"
    "
    要是管的不严你

    刚才是不是就直接把逼套大叔鸡吧上了啊?"
    大叔一边说一边从裤子里掏出阴茎

    来。天啊!怎麽这麽长啊?比网上看的要长一大半啊!他抓着我的手放到他阴茎

    上,我一把正好握住,好粗啊!我惧怕的看着他。

    "
    别怕,丫头,叔的鸡吧操过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今天保证你舒舒

    服服的!还没见过男人的鸡吧吧?"
    "
    以前在网上见过的,都是你这一般大点的?

    "
    "
    今天叔就让你见识见识"
    他揉弄我下身的手不知道什麽时候放进了两个手指

    尖在我的阴道口,他把两个之间在我阴道口上分了几下,我以爲他是扩张一下要

    插进来了,忙把腿分开到最大,哀求的说:"
    好叔叔你轻点,你的太大了我怕。

    "
    他把下面的手抽出来重重地打了我屁股一下"
    不要命的小骚货!叔的鸡吧现在

    操进去还不疼死你!想舒服是不?"
    我连忙点头,"
    你这麽小的小嫩逼想不疼是

    没门了,想少疼点多舒服就要叔叔好好弄弄你!再操!知道不?"
    我说叔叔我现

    在都这样了,什麽都听你的。

    他满意地揉了揉我的阴唇,从旁边拉过一个空麻袋,"
    你个小贱货,屁股还

    撅那麽老高,要不看你是处女,我让全工地的弟兄来操你!跪上去!"
    我一来已

    经完全被他驯服,二来还真怕别人进来被人轮奸,乖乖地跪到麻袋上。他站到我

    面前,低头看着我:"
    操!刚才怎麽没注意你这麽大的奶啊?"
    他弯下身来抓住

    我的乳头捏了一把:"
    真硬起来了啊小婷!"
    我听到他叫我的名字头脑里一颤。

    随后又恢複淫蕩"
    大叔,小婷是你的小骚货。随便叔叔怎麽玩儿都开心。"
    他听

    我这麽说两手抓住我两边的乳房用力揉起来,我舒服的享受着,偶然痛起来更觉

    得舒服。我迷起眼睛想象着被他狠插的样子,手不由得抓住了他的阴茎。好大好

    粗的肉棒,热热的硬硬的,我不敢多想了,颤抖地握着,一只手伸到下身自己磨

    起了阴蒂。

     "
    不许动!"
    他看到我手淫一把拉住了我,啪地狠很打了我乳房一巴掌。好

    疼!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
    骚货,现在要让里面多攒点水,一会插进去才能顺利。动作这麽熟练,是

    不是平时老自己戳?"
    乳房上火辣辣的又是一阵舒服。

    "
    好叔叔,我刚才实在受不了了。"
    他拉过20厘米高一个三角木条放在我腿

    中间,上面垫上我刚刚脱下来的衣服。

    "
    把逼前面分开点,逼豆豆放这上磨磨解痒,小洞不许戳啊!叔操你的时候

    还得好好扩扩你的小逼,你这麽好的大奶没毛的雏儿不操到你天亮不白活了!"

    阴蒂贴在衣服上马上擦了起来,感觉释放的感觉太美妙了,身下的衣服马上就湿

    了。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小孩子玩儿的橡胶球,上面带一根线那种。

    "
    本来拣来好玩的,这回用上大用场了"
    他递给我说:"
    塞住小逼,别让她

    出水!"
    我吓了一跳,原来也望下面放过一点东西,都是在洞口磨磨就好,从来

    不敢塞进去的。我也把小球放在了洞口,有阴唇包裹着到也掉不下来,就这麽顶

    在木条上。

    "
    真乖!"
    他色咪咪的看着我,把龟头在我乳房上顶了顶。我很自然的用乳

    房夹住了他的龟头"
    好硬好烫啊叔叔"
    ,他又是一顶。

    "
    挺会玩啊,太干了,动不了"
    他弄了口口水抹在肉棒上又让我用乳房夹住,

    又动了动。还是涩涩的动不了。他又要抹口水的时候我握住他的阴茎说说:"

    叔我给你舔舔不就够滑了麽?"
    他惊讶地睁了睁眼睛:"
    好个小骚货啊!嘴巴也

    想挨操啊?张开!"
    我说不是,我看你在抹口水就想起来给你舔舔弄点口水。我

    把肉棒拉到眼前仔细看了一会。

    "
    快舔吧,等叔叔给你开了苞以后有你看的。"
    我伸出舌头来舔了几下,觉

    得差不多,停下来看着他。

    "
    把嘴张开!"
    我刚张开一点点,他一下子把阴茎猛的插了进来。我喉咙一

    紧要吐,马上又被他顶了一下,快顶进嗓子里了!

    "
    好个小嫩逼啊,可让叔叔爽了一下,从刚才在外边摸你屁股的时候就想着

    要操你呢。"
    我拼命地握着他没插进来的部分不敢松手,乞求地看着他。他顶了

    一会就开始在我嘴里抽插起来。说实话这时候的感觉并不舒服,不过我很喜欢被

    他蹂躏的感觉。我拼命地吸他的肉棒,很怕他会离开我的身体。他舒服的哼了几

    声,可能是怕人听见,声音很小,我也不敢弄出声音。无意中我已经放开了握着

    肉棒的手,在他健壮的臀部揉起来,他好象被我揉的很舒服,抽插的速度慢了一

    点,我每次摸到他肛门附近的时候他都用力夹紧我的手,阴茎格外的突出,好象

    又长了几公分。

    他的龟头已经自然地滑到我咽喉上,每次都顶的我有点窒息的感觉,好在速

    度慢了,有了点喘气的空隙。他把我的手放在他阴囊上,我自觉地轻轻揉他的阴

    囊里的睾丸,他一边插我嘴巴一边往后退,我追着他走就站起来,躬着身子,咽

    喉处成了一条直线,我感觉他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慢,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窒息

    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感觉他的龟头已经不能再进来了,我示意他让我喘口气。

    他遗憾地拔出塞进我嘴里3/4
    的肉棒,把刚才的内裤递给我和我说:"
    塞到

    你的小逼里面去宝贝儿!"
    我大口的喘着气,想都没想就接过来往我下体里塞,

    才发现方才那个球已经快顶到子宫了,可能是腔肉蠕动带来的结果吧,水还是流

    了一地。不过内裤是强弹力布的,怎麽塞也塞不进。他看我的急色的窘态过来抢

    过了内裤,"
    躺下!"
    我没用他多说就马上躺在了被自己淫水弄的湿漉漉的麻袋

    上,两腿大大地分开,他一手分开我肥嫩的阴唇,先插进中指,我马上感到阴道

    壁贪婪地夹住他粗壮的手指往里吸,"
    好淫蕩的小逼啊!"
    他拔出中指把两根手

    指并在一起在阴道口沾了些淫水往里面旋转着插入,已经没有了刚才痛的感觉,

    不过好象洞洞还是太小了,进到关节了地方就进不来了。他拔出手指把龟头顶在

    阴道口一顶,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他也叫了一下"
    小逼太紧了,得扩张一会"

    他一把拉出我阴道里的球,"
    啊!不要"
    那种刺激的感觉让我痛快的叫了出来。

    "
    别急小骚货,有更美的来了。"
    他拽过我薄薄的真丝上衣,团起来有拳头

    大小,把中间位置铺在我阴道口上,用中指慢慢顶进阴道里,在身体里形成一个

    袋子,那种感觉真让我疯狂,我咬紧牙呻吟起来。他把刚刚的性感内裤和球球都

    从阴道口的真丝袋口一点点塞进来,我感觉阴道口被一点点撑开,每一下都感觉

    到了极限,每一下都有新的快感。不知道塞了多少东西在里面,他站起来让我起

    来象刚才一样含住他的阴茎。我乖乖地站起来,两腿却怎麽也合不上。

    "
    你自己动动下面的东西吧"
    他让我保持着咽喉水平的姿势自己随意手淫。

    我一摸下面,天啊!怎麽这麽大一团布塞在阴道里。从外面一拔又拔不出来,只

    能小范围进进出出,丝绸的摩擦让我每一根神经都淫蕩起来,他看到我淫蕩的样

    子让我上身侧一点,肉棒插我嘴巴,还用力抓起乳房来,快感一波大过一波,我

    自己手上抽插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忽然有种飘飘的感觉,好象到了天堂一样。

    身体不由瘫软下去,他一下子抓住我两个乳房用力一顶,咽喉上先是一痛,然后

    就麻麻的没有知觉,窒息,同时更多的快感。一瞬间的事,他就把阴茎拔出了一

    半,我拼命地用鼻孔呼吸着,嘴里感觉到他阴茎的跳动,然后有液体从嘴角流到

    了乳房上。我知道他射精了,射了好多。

    直到他把阴茎慢慢滑出去,我乖乖地闭上嘴。他让我把精液喝掉一半,留一

    些流到乳房上。我能够想到自己这淫蕩的样子。他阴茎没有软下来,好象更坚硬

    了。他把我流到身上的精液涂在我阴部阴道口的周围,又在他的阴茎上抹了一些,

    然后让我舔干净他的龟头。我摸着滑溜溜的精液,知道是快要被大肉棒插进来的

    时候了,乖乖地舔干净了龟头,爱惜地亲了一口"
    亲亲的大鸡吧叔叔,今天就让

    它给我嫩嫩的小逼开苞吧"
    ,下面不禁又流了好多水。我躺下来,他抓住我小洞

    里的布包抽插了几下,"
    自己把逼扯开点,一会叔一拔出来就操进去了!"
    我听

    话地把腿分到最大,两只手用力按住两片阴唇,因爲精液的关系,手指也跟着滑

    进了阴道口,这样可以分得更开。他手上的抽出来插越来越快,我也越按越用力,

    好想把手深进去解痒。忽然身体里一空,然后又是一阵火热的充实。

    "
    啊——"
    我激烈的叫了一声。他一下子压上来亲住我的嘴,我没命的吸他

    的舌头,下身清晰地感觉到水渗出来却流不出去,被封在阴道的空隙里。

    "
    叔叔,你操我了,你给我开苞了~"我狂野的抱紧他在他耳边呻吟。他把我

    的手拉到我的小逼上,天啊!他竟然只进来了一半。

    "
    想不想叔叔把你操昏过去?"
    我真想被他一下子操死,可是又有点惋惜"

    不要了叔叔,留一点以后再玩儿嘛~
    婷婷一辈子都是你的小骚逼,你什麽时候想

    操死我都行,一下子玩儿到头以后就没的玩儿了啊!"
    他身子动了动抓住我一只

    乳房"
    别怕小嫩逼!今天把你操逼操死过去,以后还可以操屁眼。还可以找人轮

    流操你,你这个没毛儿的小嫩逼可是人人都喜欢的!一会叔叔给你操死一次,好

    让你开苞一辈子难忘。"
    我开心的点了点头。叔叔把我抱起来让我自己动"
    能套

    进去多少就套多少!"
    我用力的咬牙往下坐,每次龟头都顶在子宫口上,坐了几

    下就感觉下身要泄一阵子。叔叔示意我停下来,他把肉棒一下子拔了出来,我听

    见啵~
    的一声,然后有好多水喷了出来,他又立刻把肉棒塞了进来。我两腿软软

    地已经跪都跪不住了,身体的重心全都在阴道里的肉棒上,还好叔叔抱着我的屁

    股我才没坐到底,真不敢想全插进来会怎麽样。

    "
    求叔叔戳死你啊小嫩逼!"
    我想都没想就在他耳边呻吟:"
    大鸡吧叔叔,

    嫩嫩的小骚逼求你硬邦邦又粗又长的大黑鸡吧戳死我吧"
    ,他听了把我抱到几个

    袋子上,趴在上面鸡吧正好插在逼里,他又加力疯狂地插起来,每一下都撞在子

    宫口上,高潮连连不断,我想吞进他整根阴茎。

    "
    叔叔操死我!大鸡吧操死小嫩逼吧!"
    我淫蕩地把手放在屁股上把屁眼也

    张开,"
    叔叔求求你,操死我吧,一下子把整根大鸡吧操进屁眼里操死小骚逼吧!

    "
    我忽然感觉他的鸡吧又涨大了起来,火热火热地要烧起来的感觉,可能是要射

    精了吧。我只管用力扒开屁眼要让他操进来。忽然他两手紧紧按住我的屁股拼命

    地往后一拉,我听见屁股撞在他肚子上"
    啪"
    的一声,子宫口被烧红的铁棒一下

    子撑开了,我整个阴道每一个细胞都突然喷出水来,人感觉象榨干了一样软软地

    挂在铁棒上,在滚水一样的精液一次次的浇灌中没有了感觉……

    "
    你醒啦!"
    我慢慢睁开眼睛。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一个二十六七的姐姐

    跑了出去"
    她醒了老公!"
    然后就看见大叔和那个姐姐一起进来了。大叔可能正

    在洗澡,拿毛巾擦着身子,巨大的阴茎挂在下身晃着。

     "
    这就是那个第一次就想让我操屁眼的小妹妹,"
    大叔和那个姐姐说,又转

    过头来和我说:"
    这个是我小老婆,在工地上的临时老婆,你叫他兰姐吧"
    "

    姐!"
    我想起身打招呼,刚一动就是一阵巨痛,一下子又摔回了床上。

    "
    别动别动!"
    兰姐忙按住了我"
    你这小逼没有一个星期是恢複不了的!"

    我摸了摸我的下身,天啊!肿的和馒头一样!

    "
    不是姐姐吃你醋。你也太贪心了妹子!给你抹点这个吧"
    她给我阴唇上抹

    了一种凉凉的药膏,火辣辣的疼痛可算轻了点。

    "
    你姐当年在村子里也是出名的淫娃儿呢"
    大叔插嘴说兰姐脸上微微一红:

    "
    好妹子,不瞒你说。姐姐十六岁嫁了个没用的老公,一天忍不住在院子里用玉

    米棒子戳自己的时候被村里的小坯子看见了,从那起就让村里六个小青年操了三

    年。"
    后来村子里都知道这事了就只好跑出来打工。

    "
    你给她看看你的宝贝啊兰子!"
    大叔沖兰姐姐说。一边擦着自己的大肉棒。

    蓝姐褪下牛仔裤,我看见他两腿见有一个突出的东西,吓了一跳。叔叔过来抱住

    她擡起一条腿来我才看清楚那东西是两片厚厚的小阴唇,足有一寸长。兰姐自己

    揉了揉阴唇又拉我手过来让我捏,"
    两年前就这样了,一般的鸡吧操进来怎麽弄

    都没多少快感,插不出感觉。后来姐姐忍不住想拿黄瓜弄自己的时候认识他了"

    她眼睛看了大叔一眼。

    "
    女人这东西不怕粗,怕长。你叔和我说你这麽嫩的小逼把鸡吧插进去可滑

    溜了,可就是插不到底。后来一狠心插到底就忍不住射了,你也昏过去了。他抱

    你回来的时候鸡吧还插在你里面硬着呢,我要不是亲眼看到怎麽都不信的。"

    叔把姐姐放开她去拿了个装白酒的瓶子过来,里面装着白白的液体,还有不少水。

    "
    挺怪的,他把鸡吧拔出来你一点水都没有,后来我说一定是都让他操到子

    宫里去了,你子宫口肿了放不出来。我就把这瓶子插到你下面找了半个小时才插

    到子宫里,那时候你没知觉了,不然非疼死不可。结果流了这麽多精液和淫水出

    来。你呀,也是个一辈子要让几百个男人操的小淫娃儿!"
    我被她说的羞死了,

    下面却又来了感觉。两腿不自觉地又并起来,下身却凉凉的合不起来。

    "
    你看这骚货!"
    兰姐捏了一把我的奶子和大叔说:"
    刚说了两句又来劲了。

    "
    "
    那怎麽办啊?"
    大叔说"
    现在这样子一根筷子都插进不去别说我的东西了。

    "
    兰姐俯下身子抓住了我的两个奶子用力揉起来,我越来越热,越来越想要。她

    忽然躺到我身边,手指尖钻进馒头一样肿着的阴唇肉上用指甲一下子按住了阴蒂。

    "
    妈呀!"
    我忍不住喊了出来。

    "
    喊吧小骚货,昨天给个一尺长的鸡吧操进子宫里都不能喊给你憋坏了吧?

    让男人操要喊起来才带劲!小逼里痒不?"
    我迷糊着点头,"
    想不想姐给你止痒

    啊?"
    我拼命地点头,一边喊出了声来"
    姐,姐帮帮我,好痒啊~~"
    "
    别叫姐!

    "
    她用指甲拨开阴蒂的包皮两个指甲一下子掐住了阴蒂"
    啊——~~"
    我声音颤抖

    起来"
    好舒服,好姐姐"
    "
    你叫我老公,我就让你高潮。不过一会往外吸淫水还

    得用那个瓶子。这回你可没死过去,要你自己插自己弄!"
    我什麽都顾不上了,

    一个劲的点头。

    兰姐回头和大叔说:"
    老公,你还记得上次那个小芳芳,奶头和逼上都带着

    环的,你说让我也带,我不会,我们正好拿这个小丫头试试。好她浑身上下又白

    又滑,骚得连逼毛都没有,我挺喜欢她,以后咱俩一块玩儿她!"
    大叔没意见,

    大鸡吧又硬起来了。

    "
    你先给你叔含含鸡吧,一会他把我操舒服了我自然有办法让你舒服!"

    叔听了马上过来开始操我的嘴巴。兰姐不知道拿了个什麽小盒子过来。大叔操我

    嘴巴的时候兰姐把我两腿分开到最大绑在了床两边,把瓶子里的精液倒了一点在

    我的阴道口和肛门上,一根一尺长的炸油条的筷子在瓶子里沾满了精液倒着滑到

    我阴道里,插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她和我说,"
    小骚货自己来插进子宫,我找不着。

    "
    我听她的话用筷子在下面捅了一会可算找到了子宫口,慢慢滑进了一点。

    "
    好了姐姐!"
    "
    叫老公"
    !兰姐重重揉了我阴埠一下。

    "
    骚货不想解痒了是不是"
    我赶忙叫了声老公,嘴巴又被大叔操了进来。

    他就把他那足有25公分长的鸡吧塞进了我的嘴里,一下就戳到了我的喉咙

    的最深处,他就一直这样也不动,此时阴埠传回大脑的讯息,则已经只有痛而没

    有性兴奋的感觉。我害怕的猜想子宫是不是被筷子给刺穿了?被兰姐执着的用手

    指头不停得揉动着的阴核,竟然有了触电般的感觉……

    "
    醒了吗?"
    大叔用力拍着我的脸,我惊愕地睁开眼睛,感觉下身又湿又凉。

    睁大眼睛,发现筷子已经没了,下身像是用水洗过一样,水汪汪地一片一片,沾

    得腿上都是。尤其是屁股下,就像是浸在水里,湿漉漉几乎浸到肛门的位置,那

    些液体比水更黏更滑,散发着淡淡的骚媚味道。

    "
    骚货解痒了吧?"
    大叔对我说。

    "
    我要操死你,把你身上的每一个孔都操到,操得你哭爹叫妈都不成!"
    "

    不要呀"
    我说到,"
    饶了我吧,下次不敢招你了!"
    "
    晚了,你要不答应我,我

    就把我的工友都找来操你,他们可什麽样的鸡吧都有,到时看你受不受的了!怎

    麽样,你想一想是我一个人操你好,还是20多人一起操你好,他们可多是好几

    个月没操人了!"
    我没说话。

    "
    这就对了,快给我舔鸡吧吧!"
    他一下就把我的头又按在了他的鸡巴上。

    "
    哈哈……你以后就是我的性奴了!"
    大叔一边操我的嘴一边说"
    爽不爽呀!

    我可很爽。你的屁眼被操过吗?"
    我因爲嘴里叼着他的大鸡吧不能够说话,所以

    摇了摇头。我刚摇完了头大叔就猛的一下把他的大鸡吧从我的嘴里拔了出来说"

    该操你屁眼了,趴下厥起屁股!"
    "
    不要,"
    我看着他的25CM的大鸡吧,龟

    头有鸡蛋大心理害怕的哆嗦!

    "
    快点,没和你废话,"
    他一下就推倒了我!我只好厥起了我的屁股。他往

    他的大鸡吧上开始涂唾液,他又把我的屁眼上涂了好多唾液,我感到有种凉凉的

    感觉。

    "
    啊"
    我感到屁眼一阵钻心的痛,叫了起来!

    "
    叫什麽叫,我刚用手指你就叫,过一会还不爽死你!"
    他说。我感到他的

    手指在我的屁眼里进进出出,忽然他的手指拔了出来,一个更粗更大的肉棒贴到

    了我的屁眼上,我知道是他的大鸡吧来了,屁眼不自觉的绷紧了。

    他把大鸡吧插了好几次都没插进,他有点着急,边打我的屁股边说"
    放松,

    不然我操死你!"
    "
    啊"
    我刚放松就感到屁眼一阵钻心的痛,我知道他的大鸡吧

    把我捅破了!

    "
    真爽,我鸡吧头刚进来就这麽爽,你的屁眼太紧了,好久没操这麽紧的屁

    眼了"
    他并没有再更深的进入我的屁眼里,只是用他鸡蛋般的大龟头在我的屁眼

    里戳进抽出,就是这样我也已经不行了,对他说:"
    我不行了,你下次再操我吧!

    "
    "
    这才哪到哪呀,我还没真正开始操你呢,你就先忍忍,一会就舒适了!"

    完他猛的一下就把在我屁眼外的剩下的大鸡吧一下全都戳进去了。

    "
    啊"
    我大叫,屁眼好象被撕开了似的。大叔已经不管我的感受了,我越叫

    他操的就越狠!他的大鸡吧在我的屁眼里不停地做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戳进见

    底抽出见头,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快,25CM的大鸡吧在我的屁眼里横

    沖直撞。大叔不停的操我,不断的变着花样,一会背着他,一会与他脸对脸,一

    会侧着操,一会他站起来操。好多姿势我都没见过!但他的大鸡吧从来没有离开

    过我的小骚逼,"
    扑哧,扑哧"
    声不绝于耳!我早就没了感觉,随便他怎麽操我。

    就这样他不停的操了我30多分锺,可他还没有要射的意思!

    "
    你看,挨操的"
    他对我说"
    你的屁眼都翻出来了,还有血!哦,真爽!操

    死你,我操,我操……"
    "
    操死我吧"
    我也大声叫到!

    "
    爽吗?痛吗"
    他问到。

    "
    爽。痛"
    我答到。

    你现在知道了什麽是"
    痛并快乐"
    着吧!他边说边"
    哈哈"
    大笑,同时把他

    的大鸡吧抽出来狠狠地戳进了我的屁眼里!天哪,痛死我了!

    忽然他停止了操我,好象想起了什麽事一样,对着兰姐说"
    去带4~5
    个人来,

    要找年轻力壮的,鸡吧大的!知道吗。"
    "
    好的"

    "
    不要"
    我大声说!

    "
    怕什麽,我们是好朋友,有骚逼大家一起操吗,我们一直这样!"
    "
    你不

    要想这麽多了,先想现在吧"
    说完他又狠狠地操起我的屁眼来!"
    "
    啊啊……"

    我又开始不停地叫了起来!

    就这样我被他用大鸡吧不停地操了又有15分锺左右,他越操越快,我知道

    他要出了,心想终于完了,可以休息了,太好了!

    "
    张开你的嘴,"
    他大叫!

    我刚张开嘴,他就一下从我的屁眼里拔出他的大鸡吧,塞到了我的嘴里,又

    开始猛操起我的嘴来。又过了一会我感到他的大鸡吧猛的塞进我的喉咙最深出不

    动了,一股鹹鹹的东西灌满了我的嘴巴,我想把他的鸡吧从我嘴里拔出来,可他

    用双手包住我的脑袋就是不让他的大鸡吧从我的嘴里出来,还说"
    想不喝,没那

    麽轻易,喝了它,一滴都不能剩,否则有你好看的!"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

    他说的全喝了!

    他射完后也没把他的把鸡吧从我嘴里拿开,对我说"
    就这麽叼着,直到他们

    来!"
    我听后差点晕了过去。

    又过了一会我听到了敲门声,我心里一阵哆嗦!

    "
    他们来了,还不快去开门!"
    我赶忙下地把门打开,一看吓我一跳,门外

    来了4~5
    个大小伙子,都是又高又壮,皮肤黑的发亮。

     "
    我来与你介绍一下,"
    这时大叔也从里屋光着身子出来了,他的大鸡吧在

    两腿间摇摆着。"
    这是大毛,这是小虎,这是小民……"
    我看着前面的这几个大

    汉心里暗暗叫苦,我这不是引狼入室吗!难道他们今晚都要上我!还不操死我!

    我心里想着嘴里可还叫着,大毛哥;小民哥……!"
    "
    开始吧,我最爱多人游戏

    了!"
    大叔刚说完大伙就把我围了起来!

    大毛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使劲拽着我走。"
    回到床上去,"
    他嬉嬉笑着说。

    我被拖着头发跟在大毛的后面。在床边,他把我推倒仰面躺下,擡起我的腿放到

    床柱上,其他的男人聚拢过来,看着我的无助的身体和暴露无遗,毫无防护的小

    骚逼!

    大毛一下就把他的大屁股做到了我的脸上,他用他的两手把自己的屁股蛋扒

    的很开,皱皱的黑屁眼就在我的眼前,我只好用我的舌头一下一下去舔他的屁眼。

    这时,我的阴道也被扒开,被人用手指操着。"
    你看,骚逼里还有血那,一

    定被大叔操的不轻,哈哈。这时大毛已经开始用他的大鸡吧操我的嘴了,虽然他

    的鸡吧没有大叔的大,但也有20CM左右,比大叔的粗。他操的比大叔还狠,

    他是擡起屁股来一下一下往我的嘴里戳,把屁股劲都用上了。操的我咳嗽不止。

    小民这时也过来了,我斜眼一看,他的鸡吧也有20CM长,他靠近我,没

    有别的过多的动作,一下就把他的大鸡吧塞进我的嘴里,我的嘴里被两只20多

    公分的大鸡吧操着。刚开始我还受的了,他们是一个鸡吧往我的嘴里戳,一个往

    出拔,可过了一会他们就一起把他们的大鸡吧网我的嘴里戳,我的嘴就跟被他们

    撕裂开一样。他们还一起喊"
    操死你,操死你!……"
    他们这时把我的两条腿擡

    了起来,我的脚都快被压到我的头上了,我的骚逼最大程度的被打开了!小虎和

    一个我记不起名字的大汉开始操我的阴道。小虎把他的大鸡吧一下就戳进了我的

    骚逼,我痛的汗都下来了,可我叫不出来,因爲我的嘴里还有两只大鸡吧在操我

    的嘴那!小虎是从上往下操我的骚逼,跟砸夯似的,我感到我的骚逼又开始往外

    流血了,那个大汉这时也加进操我骚逼的行列了,他和小虎一起操我的骚逼,我

    快晕了!

    这时我听见大叔说"
    你多棒,一个人爲我们4个人服务!"
    "
    哈哈……你们

    爽不爽呀!"
    大叔问到。

    "
    爽,爽死我们了"
    ,他们边操我的嘴和骚逼边说。小虎边操我的骚逼边把

    他的两个手指塞进了操我嘴的大鸡吧的中间,这样我的嘴里不光有两个大鸡吧在

    操我,又加了两个手指,我更不行了。可他们操的更来劲了。还喊着"
    操,拔,

    操,拔……的号子一起操我!"
    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我只知道有人吃着我的乳

    房,有人摸着我的身体,还有人把肉棒伸到我嘴里抽查着,还有两个分别拿我的

    左右手来摸他们的鸡巴,还让我替他们打飞机,我也分不请他们谁是谁,也不知

    道他们是哪里来的,我只知道他们现在都需要我的身体,而我也需要他们那些大

    鸡巴,这就够了,不是吗?

    在我的小穴不断的收缩下,后面的男人坚持不住了,他握住我的腰,大力的

    往前一沖,然后舒畅的在我里面射了出来。射完之后他又插了好几下,才恋恋不

    舍的把肉棒从我小穴里拔出去。另一个人马上补了过来,用手指在我的小穴周围

    沾了些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涂在我的肛门上,我已经大概知道他要干什麽了,

    但我还是任他摆布。

    "
    啊…受不了了…我要丢了…啊…啊!"
    我插到了高潮,后面的人也在我小

    穴抽搐的时候射精了。我觉得我已经不行了,但是还有一些人还没爽到,他们还

    是继续奸淫我。

    "
    嘿!干了那麽久还这麽紧哪!这样轮奸你舒不舒服啊?"
    "
    嗯…啊啊…舒

    …舒服…啊…啊…"
    没想到民工们这麽厉害,有些人可以撑半个多小时!我的小

    穴被干的又红又肿,流出许多他们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把整个被连裤袜包裹的

    屁股和大腿都弄得湿答答的。我被这些民工干的达到好几次高潮,大概他们觉得

    这样一个一个来太慢了,于是就决定三个人一起干我。他们就这样轮流操我,没

    轮到的人就一边摸着我的乳房,或者和男人交合的地方,一边手淫。我的腿分的

    开开的,我迷糊中摸了一下下身,发觉我的两片阴唇已经给插的翻开了,上面全

    是粘粘滑滑的分不清是我的淫水还是流出来的精液。

    男人们分别继续向我的三个洞穴深处排放精液,分享我爲他们提供的性快感。

    五男一女缠搅在一起,进行着淫乱不堪的群交。男人们不断把精液灌进我的身体。

    我身上每个开口都在向外溢出着精液,我的身体上也几乎都是精液。我被搞的小

    穴已经开始疼痛了,但感觉还是很棒,不想停下来。只听他们说到"
    喂,换我了

    吧?你干了几次了啊?"
    "
    才刚两次啊!"
    天啊!一人干两三次我要被干到什麽

    时候啊?我几次因高潮昏死过去,最后都被刺鼻的腥味沖醒。感觉上,我就像一

    只身处狼群中的小羔羊,被饥饿的狼群争相撕咬。他们把我翻来翻去,先后摆弄

    成各种不同姿势,好让我身上的洞洞尽可能的给他们使用。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性

    交的次数太过频密,尽管是一根尺寸不小的肉棒发了狠似的狂操着我的小穴,也

    没有什麽痛楚的感觉,那里的神经就像已经麻木了一样。在之后的几个小时中,

    我就像一具尸体一样,任由其他们摆布和玩弄。除了几个人把他们的肉棒塞入我

    的屁眼时,能痛得要我叫几声外,其他时候,我连呻吟声都没有发出…

    我被这帮民工以各种姿势操着,小穴里的精液像水管漏水一样从里面往外流

    淌着。五个民工每人都在我身上发泄了不下五次,可能是兴奋的缘故他们每个人

    都喷了好多好多。干完后他们把我扔在铺上,我全身无力的躺在那里喘息,回味

    无数次高潮的感觉。我的丝袜被撕得破破烂烂,身上的精液这时也干了,散发出

    淫蕩的味道,红肿的小穴像泉水一样往外冒着精液。淩晨5点多,那些男人横七

    竖八的躺在我周围,一夜的连续性交已经让我两腿酥软,站着都站不稳。此时我

    只感觉双乳肿痛涩胀,小穴发酸,子宫有沈重下坠的感觉,连输卵管和卵巢都隐

    隐作痛。

    我用尽力气站了起来,打算穿好衣服回家,这时其他人也醒来了,大叔拦在

    我的面前,"
    骚货要去哪啊,我们可又来精神了啊!"
    说着又一把抱住了我。

    "
    不要啊~我已经被你们干成这样了,而且我从昨天中午到现在还没有吃饭,

    在干会出人命的啊!"
    大叔听到后点点头,放开了我。

    "
    你肚子饿了是吧?"
    我点点头。

    他又说:"
    这样吧,你帮我们所有人用嘴吹到射出来,我们就让你走,而且

    你吞完所有男人的精液后,大概也就饱了,真是一举两得啊!怎麽样?"
    我没有

    选择,只好强忍着下体的疼痛,从最靠近我的男人开始。我在他的面前蹲了下去,

    伸手从他茂黑的阴毛中把那丑陋的肉棒握进手中,慢慢地将他的肉棒含进自己嘴

    里。他的肉棒味道十分难闻,夹杂了昨晚的精液和我的淫液,腥臭无比!

    我只好屏住呼吸,不断的前后吸吮着,他叫我用手去抚弄他的睾丸,我也照

    做。所有在场的男人们,都在观赏着一个正在爲男人口交服务的小妓女的现场活

    春宫秀。我看见所有男人脸上露出一种鄙视女性的邪恶淫笑。过了没多久,他的

    肉棒变得愈来愈硬,他伸出双手抓住我的头,并且加快我的动作。突然间,他的

    肉棒一阵抽搐,精液不断从龟头中狂泄出来!他的精液非常的烫,我几乎差一点

    就要呛到喉咙。

    他说:"
    全部给我吞下去!"
    我赶紧含住他的肉棒,慢慢将他滚烫的精液给

    咽下去。我又用舌头将他的肉棒舔了一圈,确定没有残留的精液后,我才将它从

    口中拔出来。我看到他点了点头,然后再爬到旁边的另一个男人面前,掏出他的

    肉棒含入我口中吸吮┅┅不知过了多久,我确定已经是最后的一个男人了,此时,

    我已两颊酸痛、汗流夹背。当我吞下了最后一个男人的精液后,他们拿走了我的

    内裤和乳罩,便放我走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