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裸体追杀令(九)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九)
    跟着新垣丽美走到船舱内,她推开一扇客房的门,然后走进去,我们也跟着进去。看见岩田敏郎赤裸着身体,似乎在打着一套功夫拳路,他体格壮硕,肌肉结实,个子又高大,他还有一张英俊的脸孔和浓密的长髮。
    「你找我们有甚幺事?」我说。
    「当然是重要的事,北篠薰刚刚坐快艇走了,因为组织里发生了大事。」岩田走向裕子身前,他摸摸裕子的头髮,裕子曾经被他强暴,恨死他了,很不屑的把头转向一边。「妳讨厌我,我却喜欢妳。」岩田说。「我一直和女人维持这样的关係,习惯了。」
    裕子叹了一口气。「小池跟我做过爱,他已经死了,为甚幺你还不死?」
    「他的死也是我请妳们三位来的原因之一,坐下来谈吧!」岩田说。
    我们大方的往沙发上坐下,听着岩田说。
    「妳们从只是单纯的女孩掉进了『摩理教』的陷阱,染上了甩不掉的冰晶瘾,妳们要不断的用妳们的肉体去和初次见面的男人做爱,才能换取解瘾的冰晶。知道妳们未来的命运吗?做爱,从还年轻的肉体开始,老一点了就到北条薰的俱乐部,再老一点就到小巷子里等那些航髒的码头工人,这将是妳们一生的写照。」岩田说。
    「你找我们来就只是要取笑我们吗?」我说。
    「当然不是,我是诚心诚意找妳们合作,对妳们对我都有好处,我想妳们已经知道小池一夫的死,他在那天晚上『群魔乱舞』之后,被人发现裸体死在海边,尸体上有几个弹孔。他是死于谋杀,北篠薰下令干掉他,因为他掌握了一份足以让北篠薰和许多政要身败名裂的机密,那份机密应该是收录在一张光碟片里,有了那片光碟虽然不至于威胁到北篠薰,但是对北篠薰来说却如同芒刺在背,非拔除而后快不可。」
    「所以你要把它找到,好用来保护自己,或者你也怕那片光碟曝光。」裕子说。
    「裕子,太聪明是妳的缺点。不错,我希望妳们三个人把那片光碟找到,它应该是被北篠薰藏起来了。凭妳们三人的聪明才智,我想不难找到它。妳们一定在纳闷,我为甚幺挑上妳们,因为只有妳们还没被北条薰和游井彻底收买,而且妳们应该恨他,今天会有这样的遭遇,完全是北篠薰和小池一夫设计妳们的。」
    「这太危险了,北篠薰疑心病重,他那幢大楼又警备森严,凭我们三个弱女子,要如何在重重监视下找到那片光碟,你也太高估我们了。」我说。
    「就因为妳们是女人,而且是一等一的美女才能办到。」岩田手指一动,新垣丽美提着两个手提箱交给岩田,「卡喳」一声,岩田将手提箱打开。「这里面有一箱是四百万现金,这只是前金,光碟找到以后,我会再给妳们一千六百万。另外一箱是冰晶,够妳们吸很久的,价值至少市价五百万。卖冰晶的利润很高,事成之后,妳们就是我的中盘。」
    我们三个人都心里明白,那片光碟就在我们手中,答应了他,两千万现金就轻鬆的赚进口袋里。但是却也不能一口气就答应下来,或许我们也在他的怀疑之列。
    「这件事很难办到,何况我们又没见过那片光碟,北条薰把重要机密放在甚幺地方,我们也不知道,要我们如何找起。」由佳说。
    「他的床头柜就是他的保险柜,北篠薰是彻底的电脑文盲,妳们只要在床头柜里找到光碟,那怕是光碟唱片,妳们都把它拿来给我,包括妳们的裸照也应该在里面。北篠薰的冰晶毒瘾非常重又很好色,搞了一次就会累得睡着而不省人事,也正是妳们下手的最好机会。」
    「原来还是要我们牺牲色相,去跟我最讨厌的人干那件事。」由佳说。
    「看在钱的份上吧!反正妳们每天得发作三次,一天干三次却没有一毛钱进帐,这个交易对妳们来说,好处可多了,把眼光放远点吧!」
    岩田说的话也不无道理,那手提箱里花花绿绿的钞票,要多久才能赚到那个数目,总之是要对北篠薰复仇的,这个岩田虽然不是直接陷害我们的坏蛋,到最后也不能放过他。
    「我们没有理由拒绝跟你合作,只是有关于北篠薰和摩理教的一切,我们所知甚少,难免碍手碍脚。」我说。
    「这个简单,我会提醒妳们每一步该走的路,只要妳们相信我。」岩田说。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那你要给我们的第一步是甚幺?」裕子问。
    「今晚北篠薰将会跟一个国际走私集团交易,他需要的冰晶原料和武器弹药,都是靠这个走私集团提供,北条薰从来不让亲信以外的人插手,现在小池死了,他只有靠自己出马,不过我断定他会带着妳们三个人一起去。」岩田说。
    「他为甚幺要带我们去?我们又帮不上甚幺忙。」由佳说。
    「因为妳们的美貌可以用来做公关,北篠薰现在行动不便都要依靠轮椅,所以他更要借助外来的力量,这个走私集团帮他做了不少大事,要扳倒北篠薰,先要让他跟这个走私集团反目,让北篠薰得不到冰晶原料和那批枪械。」
    「那我们又该怎幺做?」我问:
    「妳们要自已见机行事,这个东西接着。」岩田丢来一支黑不溜丢的东西,我伸手一抄,是一支行动电话。」我会打电话给妳,到时候妳告诉我他们会合的地点,我会派人假装是北篠薰準备要黑吃黑,其实那些冰晶原料和枪械却是到了我的手里。」
    这个计谋好毒啊!到时候场面混乱,连我们都可能丧命。
    「你不会觉得这太危险了吗?子弹不长眼睛,说不定连我们都得死。」我说。
    「所以我事先通知妳们,否则凭我所布下的眼线,还是可以找到他们交易的地点。而且我也不怕妳们洩漏出去,坏了我的事,因为如果没有我去搅和,北篠薰把妳们送给走私集团的头子,挨子弹倒也罢了,被踏塌就可惜了。」
    在他的眼里,女人再找就有了,我们的利用价值也不过如此而已,用最原始的肉体做为献礼,随时都可以牺牲。
    「你打算公开和北篠薰为敌!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他的势力这幺庞大,你可有準备?你要我们来帮你,得先让我们有信心。」我说。
    「我这个人从不做没把握的事,大不了我每个人给妳们一件防身的武器。」岩田起身,从一个皮箱中取出三把亮光光的掌心雷手枪,交给我们一人一把,还有几颗铜头子弹。「我知道妳们会游泳,紧急的时候可以跳海逃生。这几把掌心雷只是给妳们防身,我知道妳们也不敢开枪。」
    「好吧,送我们上岸去,我不想跟你讲太多话。」裕子冷冷的说。
    「妳确实很美,我真有点捨不得,只希望妳们小心一点。」
    岩田虽然裸体,但是阳物上却包裹着纱布,我知道那是直美的杰作,所以故意讥讽他说。「咦!你那里怎幺包着纱布,受伤了?」
    「被一个贱人扎的,那个贱人身材真不错,那一天被我逮到了,我一定操翻了她,在她的屄洞里、屁眼里、嘴里都塞火药。」
    岩田气得面红耳赤,那根肉棒也胀得青筋暴跳。活该岩田想强暴直美,但是从岩田愤怒的表情看来,我觉得他是个凶残且变态的人。
    我最好别去招惹他,尽快跷头。
    「好,我们走了,我告诉你,岩田,我们也有求生意志,别小看我们。」
    我把岩田给了我们的钱、冰晶和枪整理好,便去穿好衣服,开了快艇回到码头。
    从码头到北篠薰商社,北篠薰交代了要我们在晚上十一点回到商社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之后我们回到山上的别墅。
    裕子的车子还在别墅外那条马路,我已经在开始脱衣服了。
    「不行,我已经变成一个花癡了,我得去找个男朋友才行,现在我的脑子里都是做爱,除了做爱还是做爱。」我手伸到背后解了胸罩釦,再去脱内裤。
    「光找一个男朋友是不行的,只有一个男人是无法满足我的,喔,裕子妳开快点,回家我们两个互相安慰吧!」由佳没穿内裤,她胯下张开轻揉着阴蒂。
    「妳们别吵了,我中毒也很深吶!」裕子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揉着阴蒂自慰。
    「矶」的一阵刺耳煞车声,汽车拐进别墅。我跳出后座,跑进院子,晶子迎面而来。
    「妳们可回来了,我们都中了冰晶的毒了。」晶子说。
    中了冰晶的毒在我们家已经不算新闻,我脑子里立刻联想,成双成对那才有意思。
    这天我们讨论了一下午,今晚如何在北篠薰和走私集团的聚会,还有岩田敏郎的突袭下,五人里应外合,同心协力,度过这次难关。
    「直美和晶子要把那部水路两用的吉普车开去,还有枪和子弹也一起带着。」裕子说。
    「不,枪和子弹就不用带了,我又不敢杀人。」由佳说。
    「枪是要带的,但是我们不能杀人,只是用枪来吓他们。」我说。
    「这是避免不了的,妳们最好每个人都带枪。」直美说。
    「这几天我们确实挣来不少钱,能不能逃离北篠薰和摩理教的控制也不知道,但是今晚是非常危险的,岩田敏郎背叛北篠薰要在今晚发动突击,到时候双方人马都开枪,子弹不长眼睛,万一我们那个人被击中了,那可就糟糕了。」我说。
    「所以就别逞能,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不该死,当他们开火的时候,我们就找掩蔽,别去硬碰硬。」裕子说。
    「跳海逃生是最好的办法了,但是如果船开到外海,那一跳可能就回不了岸边了,直美,妳们一定要找到我们,我们的命都靠妳救了。」由佳说。
    「我好紧张喔!妳们一定要用无线电通讯器告知我船的方位,如果船开到太平洋,教我去那里找妳们。」直美说。
    「如果真开到外海.那岩田敏郎说不定也找不到,用行动电话也联络不上他,那就甚幺事也没了。」我说。
    「反正是见机行事,事情走到这个田地,就算被一枪毙了,也是命,就认命吧!」裕子说出每个人心中最怕的。
    「我们就把岩田敏郎要的那片光碟带着,然后早点到北篠薰商社找我们那几张裸照,趁早把裸照毁了,把岩田要给的钱先拿到手,最好能弄得他们自相残杀,我们才好趁乱开溜。」我说。
    「带一个手电筒去,我们的暗号就是划一个圈再打一个叉叉,那我就知道是妳们在求援了。」直美说。
    「好,大家提高警觉,休息一下,养精蓄锐,今天晚上很重要。」
    虽然心里颇沈重,但是仍将这次行动看做是拯救自己,责无旁贷的。
    到了晚上,我翻翻衣柜,决定穿上新买来的半透明连身泳装,因为还没穿上它,直觉就判断,它会使所有的男人着迷;它低胸又露背的,裤档上有两颗金属钮釦,我在那里放上一块卫生棉垫。览镜一照,果真很迷人,乳头和乳沟、阴毛和臀沟都若隐若现。
    「这幺漂亮的女人,谁捨得把我杀了。」
    坐在梳妆檯前,我把自已打扮得更妖艳,穿上迷你裙和西装小外套,天生是一个美人胚子。裕子和由佳都极力的打扮,由佳也尝试内衣外穿,她一件迷你裙加上花色低胸乳罩,外加一件薄外套。裕子穿白色薄背心黑热裤,突起的乳头令人遐思。
    坐进裕子的敞篷车,直美和晶子过来送我们,甚幺话也都说不出口了。裕子发动汽车,驶离别墅,一路来到北篠薰商社大楼。
    上了商社大楼,警卫们见到我们眼睛都亮了,电梯上到顶楼不见北篠薰,知道他尚未到商社来,我们便壮起了胆,想起岩田提起的那张北篠薰的床头柜,里面有我们急着想找到的那几张自己的裸照。
    「由佳,妳记得那张床头柜吗?」裕子问。
    「当然记得,就在办公室旁边那间,北篠薰经常在那里就和他的秘书搞起来了,不过中间走道上有监视器,我们一旦走近,警卫马上就上来了。」由佳说。
    「由佳,妳去设法引开警卫的注意力,我们进去找。」裕子说。
    「嗯!」由佳点头,顺手拿了桌上一盘葡萄。「警卫在二十一楼,我去施展美人计,妳们尽快把东西找到。」
    说着由佳转身又进了电梯,她到了二十一楼,这层楼灯光全熄,职员都下班了,只有警卫室里还点着灯,她轻轻推开警卫室的门。
    警卫室里只有一个警卫在值班,那警卫见有人推门进来,转头过来,由佳见到一个理着平头蓄着小鬍子的中年男子。
    「嗨!只剩你一个人在值班吗?」由佳问,并且大胆的走进警卫室。
    「是啊,我要值到天亮呢!真是无聊透了,所以只好看看电视了。」那警卫说。
    「我晚上也有的忙呢!但是现在有空,陪你聊天聊一会儿。」由佳走近那警卫,看见桌前一部监视萤幕正好是对着北篠薰卧室外走道,她乾脆就坐在桌上,挡住警卫的视线,却把那警卫的视线引到自已的大腿上来,加上穿着迷你裙不太方便这幺坐着,只得把裙子拉高,露出了薄纱透明的三角裤。「吃一粒葡萄。」由佳餵那警卫吃了一粒葡萄。
    那警卫张口吃了那粒葡萄,挪动椅子正对着由佳,色瞇瞇的瞧着她。
    「坏死了,这样看着人家。」由佳忸怩作态,移动屁股把萤幕整个挡着,却也因此双腿微张,隐约露出裤档,而使那警卫瞪大眼睛,呼吸急促。
    由佳瞧那警卫有一双琥珀色的瞳孔,古铜色皮肤,长相英俊,身材健壮魁梧,只是头髮和鬍子有些花白,但是年纪并不老,反而更增魅力。
    「再吃一粒葡萄。」由佳对这警卫印象不坏,又拿一粒葡萄餵进警卫嘴里,那警卫也许认为由佳喜欢他,竟把手按在由佳的膝盖上,并且慢慢的推开由佳微张的双腿。
    「你要干甚幺?」
    「想吃桃子。」那警卫缓缓的把由佳的双腿打开,而由佳一点也投抗拒.终于双腿大张,展露下部。
    「透明三角裤!太妙了。」那警卫欢呼一声,正想把嘴凑上去,由佳赶快拿了一粒葡萄再塞进他嘴里,接着又很快的再拿一粒葡萄塞进裤裆。
    「你要隔着内裤才能亲我这里。」
    「妳这条薄纱透明三角裤的裤裆只有一层,近点看连阴蒂都看见了。」那警卫说。
    「不管,你要隔着内裤才能亲,喔……。」由佳说着突然叫了床,因为那警卫已经伸出舌头快速的舔她阴蒂。「喔……,舒服……,依……依……,我要洩了,啊……。」
    由佳兴奋的半躺下来,双腿张得更开,爱液湿濡了半条内裤,使她的私处愈加透明。那警卫渐渐把舌尖游移到鼠蹊部,舔着舔着就舔进了内裤里,他把裤裆拨开吃了那粒葡萄,由佳发觉葡萄被吃了,小阴唇被吸吮着,害羞得蒙住了脸。
    「啊!被你看到了,我会不好意思。」由佳竟然羞红了耳根,那警卫继续专心舔舐由佳的私处。「亲爱的,我怎幺称呼你?」
    「铁雄,佐伯铁雄。」警卫回答她,并且脱掉由佳的外套,右手伸到由佳背后,很快就脱掉由佳的乳罩,他取下鬆开的乳罩,凑到左边乳房的乳头吸吮着。
    「我是由佳,你一手就可以把我的乳罩脱掉,好像很有经验。」由佳心想,这回是跟这警卫做爱做定了,先来一根冰晶吧!她拿出皮包里的一根冰晶,放进鼻孔吸着。
    「是妳这条乳罩太好脱了,一按就开了。来,啵一下。」那铁雄凑向由佳的嘴唇吻一下,然后又把头埋进由佳胯间,挑逗由佳敏感的阴蒂和阴唇。
    「阴蒂都翘起来了,硬硬的,我来吸吸妳的阴蒂,很舒服喔!」铁雄说着便把由佳那珍珠似的阴蒂含在嘴里,用嘴唇和舌头不断戏弄。
    「舒服……,我要洩了,嗯……。」
    「好香的淫水,妳这女人真怪,骚劲十足,这屄又像原装货,连淫水都带点香水味,妳是不是屄喷香水?」
    「才不呢!人家这花露水……是天生的味道,才不喷香水!你还说是鸡甚幺的……,这幺叫人家的宝贝BB。」
    「宝贝!真是宝贝!我要钻到里面。」
    「啊……,舌头不要伸到里面,我受不了,又要洩了!」由佳轻捧着铁雄埋在她胯间的头颅,让铁雄尽情把舌尖深入,由佳感受到灵活的舌尖在搔痒阴道里的皱褶,比起用阳物插入抽送又另有一番快感,好像是阴道里每个快感细胞组成的皱褶都在轮流高潮,爱液氾滥得湿了她整片屁股。
    「爽起来妳就安静多了,真是好习惯。」那铁雄见由佳高潮时秀目深锁,一副淫蕩失魂模样,又听她发出阵阵呻吟,不免想脱掉由佳这条碍人的薄纱三角裤。
    「美女,这条小内裤挡到了,我要亲亲妳的屁股。」铁雄说。
    由佳一听说要亲屁屁那可乐了,她对屁股的曲线满自豪的,尤其她并不排斥肛交,当下也不考虑姿势是否高雅,就突然来个大翻身,双膝伏跪在桌上,臀部高高翘着,乳房几乎贴在桌面,摆出令人鼻血狂喷的姿势。
    「喔,这姿势太刺激了。」铁雄几乎被这突来的画面震惊,看来如此气质高雅的少女,竟也将她神秘的私处,这迷死人的少女阴部朝着他。
    「脱……,脱掉。」由佳呻吟着,轻轻摇晃着屁股。
    「好,我脱。」铁雄拉下由佳这条湿濡而透明得贴在屁股上的薄纱三角裤,露出雪白粉嫩的神秘地带。「哇,头一次见到这幺漂亮的,天上掉下来的艳福啊!」铁雄伸出舌头舔舐由佳柔软光洁的会阴,由此做中心点向上下左右游移。
    「依……,依……,我要洩了。」
    由佳的阴道口涌出清澈的爱泉,被铁雄当口接个正着,如接吻一般,铁雄把舌尖极力的深入阴道里,嘴唇还不时摩擦着坚挺的阴蒂,使由佳的爱液如山涧泉水般的泌泌涌出。
    「喔!这样好痒,我会想插进去的,别一直挑逗我的小豆豆。」由佳说。
    「那妳希望我怎样?」
    「先玩一玩嘛!你这样,我忍不住想跟你做爱了。」
    铁雄似乎了解由佳的意思,放过正拉警报的阴道,改由亲吻由佳的屁股。
    「妳的屁股真漂亮,皮肤白皙又圆润,嗯……,啧,啧,啧。」
    「啊,别太用力,轻轻的咬我屁股,会破皮的,喔……,对,就是这样,我的屁股美不美?啊……,不可以,不要,别舔那里,不要,不要,喔……,挖深点,不要停下来,啊……,铁雄,爱死了,爱死了。」
    这个铁雄刚开始只是舔舔由佳的屁股上的爱液,接着轻咬由佳肥嫩的臀肌,由佳从未有人这幺咬她的屁股,觉得新鲜,正飘飘然;突然铁雄转移到她的肛门舔起来了,由佳觉得有些怪怪的,岂知铁雄又突然把手指头插进肛门里,另一手的手指头插进由佳阴道里。
    「这样好玩吧!妳这个骚屄、骚屁股,我让妳骚得透。」
    「我才不怕,好舒服,再插,再插,啊……。」
    「妳这花癡,算妳厉害,该我痛快了吧!哇,这幺紧。」那铁雄手指戳得也痠了,啵的一声,手指抽出由佳这两处紧绷的小洞。
    这时由佳情慾浓烈的紧拥着铁雄。「我被你征服了,我属于你。」说着四片热唇紧密的吻着,由佳伸出舌头让铁雄吸吮。
    「胜雄,我要亲你的阴茎,你把我衣服脱光,快点。」由佳催促着,铁雄脱掉由佳的迷你裙和薄纱三角裤。由佳也动手去解铁雄的衣衫钮釦,当她开始脱了铁雄上衣,由佳就满面春色荡漾,再把铁雄长裤脱了,由佳更是笑得春色无边。
    「妳有『冰晶』吧?给我一根吸吸好吗?现在正好用得上它。」铁雄说。
    「哪,给你两根,够吧!」由佳从皮包里拿出两根冰晶给铁雄。
    那铁雄急忙折断吸管封口,插进鼻孔猛吸一口。
    「你看,你看,它在变大了,哇,越来越大了。」
    铁雄的阳物急速膨胀勃起,那话儿坚硬又挺直,比一般日本人的阳物还粗。
    「你好壮,我爱死了,嗯。」由佳兴奋得在铁雄脸上亲一下,她两手握着铁雄的阳物,还有一大段露在外边。铁雄肌肉结实,从胸膛就长满浓密鬈曲的棕灰色体毛,一直穿过八大块腹肌和平坦的小腹,和耻丘上的阴毛结合,大腿上亦是体毛纠结,连阴囊都好大一副,长满密密麻麻的鬈毛。
    「你也是混血儿吗?」由佳说。「我可要跟你做爱做久一点,你要多干我几次。」
    「我是口本和印度的混血儿。妳这幺骚又这幺漂亮,不多干几次可惜。」
    「讨厌,人家会骚,也是被你引诱的。」由佳示意要铁雄坐在桌上,那铁雄往桌上一坐,由佳马上张嘴含住铁雄那根阳物,嗯啊嗯的吸吮得啧啧作响。
    「妳这女人真不错,教主有妳这样的女人真是他福气,我能亲到妳的屄,还能让妳吹我喇叭,也是我前世修来的。」
    「你就会哄人,讨人喜欢,我不仅要吹你喇叭,还要让你干我,我爱死你了。」说着由佳又把铁雄那条阳物完全含入口中。
    「妳不常玩这口交吧!宝贝。」铁雄问。由佳嗯嗯的摇头。「你教我。」
    「先用舌头舔舔龟头。」由佳照着铁雄的话做了,先舔龟头和马眼。
    「这样吗?」由佳问。「我喜欢你这条巨无霸,这样亲他也很棒的。」由佳从阳物根部往上舔,就像舔着手中握的霜淇淋。
    「妳很聪明,一点就通,我这样玩不到妳的屄,我们去外面沙发上。」
    「好,外面比较宽。」由佳说。这时铁雄下了桌面,从抽屉里拿了一盒怪玩意儿。「那是甚幺?」
    「羊眼圈!等一下妳会爱死这东西。」铁雄把由佳抱起,走到警卫室外面会客厅。平时这里都有些厂商来拜访或做短暂的会谈,而现在静悄悄的,成了由佳和铁雄做爱的地点。铁雄将由佳放下,自己先躺在沙发上,显然是69的姿势,由佳腿跨过去,铁雄迫不急待的伸出舌尖,粗壮的手臂环抱由佳的腰,由佳私处一落在铁雄嘴上,那灵舌便深入阴穴深处。「漂亮的屄,把妳爽死。」
    由佳几乎软摊在铁雄身上,浑然不自觉的把铁雄阳物放进口中……。
    「嗯……,嗯……。」由佳自已不知洩了多少次,高潮也没减退,倒是这铁雄的阳物愈是吸吮愈加坚硬,像是绕红了铁似的一根大肉棍。
    「插我,插我吧!铁雄。」由佳嘴里啣着阳物,嘤嘤的说。
    「我们用羊眼圈来玩玩,妳喜欢哪一个?」铁雄打开盒子给由佳挑选。
    「我知道这是甚幺,我的室友曾经拿给我看过,怎幺会有那幺多种类!」由佳脸上充满愉悦又兴奋的神情,她拿起盒子里六个羊眼圈其中一个。」我每个都要尝尝,先试试这一个。」
    那是一个像章鱼一样,有好几支软软的触鬚,由佳把它套在铁雄龟头繫带上。这时铁雄翻动身体,换成由佳躺在沙发上。「想干啦?」铁雄说。
    「嗯,随便你怎幺干我,爽死我算了。」由佳自动把双腿张开,还用手把小阴唇拨开,让本来就敞开的湿润私处连阴道入口的白色黏膜皱褶都微微外露,带着淫蕩的肯求眼神看着铁雄。
    「被干过几次了?」铁雄问她,并把龟头对準阴道轻轻碰触。
    「第一次跟这幺大的阴茎做爱,一插进去就会顶到花心,你要温柔一点,别把我的BB搞丑了,以后我们……,啊……,舒服,啊……,这幺大,不行,顶到花心了,啊……。」由佳才说着,铁雄低头欣赏由佳的阴部见到阴道口溢着爱液流向湿濡的会阴,一时性爱慾念冲向头皮,龟头向前一送,插进由佳阴道里,逐渐整根都深入由佳体内,直到耻丘紧贴着由佳大阴唇,阴毛都被爱液润湿了。
    「好屄,这幺深。」铁雄这幺称讚由佳,他抽出后又叽的一声快速插入。
    「够深,够深才夹得住你,喔……,真要命。」由佳秀目紧紧闭着,嘴巴微微张开娇喘着,配合铁雄的抽送不停浪吟叫春。铁雄的手掌揉捏着由佳的乳房,并爱抚着她。「我的囿7d咪漂亮吗?」由佳问。
    「漂亮。」这时铁雄伏在由佳身上,他噙着由佳的乳头吸吮,抽送的速度也逐渐加快,使得由佳两条腿紧紧缠着他的腰,并且抱紧了他。
    那铁雄可是做爱老手了,他矫健敏捷的腰桿像超强马力的引擎,对着由佳柔软的阴道快速的滑进滑出,做着活塞运动,由佳那充血的小阴唇夹着铁雄红褐色的阳物,阴道口也被顶出一些小绉纹,随着那阳物的抽出插入,爱液就像泉水般的涌出。
    由佳虽然有过几次性体验,但是细嫩的阴部还是雏屄,那里禁得起铁雄如此强抽猛插,经过数十次的抽送,由佳从快感到痉挛,由痉挛抽搐到几乎脱阴,那是不同于丢精的另一种感觉,简直是阴道里的绉褶都要被拖出阴道外般似的。
    「慢点,慢点,我的BB里面要生茧了。」由佳带着娇羞的哀求铁雄,而那鲁莽的铁雄突然在此时抽出阳物,这是由住所无法接受的,因为她只希望铁雄放慢速度,却能仍旧抽送着她,这时拔出阳物会使由佳有着极度的空虚亟待填满般的痛苦,冰冷的空气贯进她被摩擦的热呼呼的阴道,一股又寒又痠的力量钻进骨盆腔。
    「啊!」由佳不同于叫床的啊了一声,同一时间,一摊热热稠稠的液体喷进她嘴里,紧接着又喷来一摊,由佳视线凝视铁雄的龟头,只见那紫红色的龟头颤抖着,龟头上湿润的马眼「噗」的喷出一道白光,那白光落在由佳乳沟上,「啪」的一声散开。
    铁雄射精了,他射精的力道很猛,阳物抽出前已经射了不少精液在由佳阴道里,抽出时又射了一摊在由佳阴道口,使得那两片小阴唇上沾着精水和爱液,抽出后又把一摊精液射进由佳嘴里,再来的射精力道渐弱,顺着由佳乳房、肚脐、小腹到阴毛上全是铁雄的精液。
    「你怎幺那幺多精?」由佳问。
    「全被妳的宝贝屄给榨出来的,第一次射得这幺快、这幺多!」铁雄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的阴茎也很厉害,我都快被你搞死了,再来插一次,换另一个羊眼圈。」
    由佳再从盒子里挑出一个有着细细绒毛的羊眼圈。
    由佳伸手去轻握着铁雄半软半硬的阳物,并且顺手把羊眼圈套进龟头,把半截阳物塞进体内,铁雄向前一压,又是整根送入。由佳那玉葱似的手指头紧紧抠着铁雄的屁股,她浪蕩的叫着床。「喔……,耶……,我喜欢慢慢的干,边爽边聊天。」
    这时铁雄轻轻抽出再深深的插入,由佳迎合着他,啊的一声叫得令人酥麻。「好舒服啊……,轻轻抽出来,再插进去。」铁雄照由佳的意思,抽出再送入。「喔……,铁雄,顶到了,再来一次,啊……:啊,我又要洩了。」
    「舒服吗?美女,妳的身材真好。」铁雄抚摸由佳的乳房,并在她身上每一吋肌肤游走。
    「身体里夹着你的大阴茎的感觉真好,我喜欢跟你做爱,你爱我吗?铁雄。」
    「那个男人不爱妳,我当然爱妳啰!但是妳爱我吗?」
    「我们两个脱得光光的抱在一起,你那个硬硬的大阴茎插在人家洞里面,把人家搞得湿淋淋的,还把精液射进里面,想教人家怀孕,你说我爱不爱你。」
    「妳真是妙极了,由佳,我可以为妳做任何事,我发誓。」
    「谁要你做甚幺事了,现在只要好好做爱,别那幺用力插就行了。我快要高潮了,你插得速度快一点,来,听我指挥,抽出来一点。」铁雄照由佳的话做。「插进去,喔……铁雄,再来一次,抽出……,进去……,抽出……,进去……,对,就是这个速度。」
    铁雄按照由佳喜欢的抽送速度干着她,并享受着由佳白皙柔软的乳房,他吸吮那两颗桃红色勃起的乳头,也不忘用言语挑逗由佳。
    「小小的、红红的奶头最可爱了,喜欢被这幺舔吗?」
    「嗯,奶头……也是我的性感带,用吸……用舔都舒服,喔,我的花露水……快要洩出来,你插快点,我……喔……舒服,再顶一次花心,嗯……,要洩……洩了。」
    铁雄紧紧搂抱着由佳,生怕错过享受她胴体上任何的一部分,阳物要尽量抽出到龟头的繫带,插入则要毫无保留的整根没入,甚至连阴囊都要拍打到由佳的会阴才甘心。
    「妳的屄里面真温暖,连淫水都暖暖的,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屄。」铁雄说。
    「喔……喔,高潮要来了,啊……啊,来了,啊……,亲…亲亲,嗯……嗯。」由佳再度享受到高潮,并和铁雄口对口的接吻,两人的舌尖进行激烈的短兵相接。下面的抽送也没停着,铁雄搞她多久,由佳就可以高潮多久,直到……。
    「啊!射精。」铁雄奋力冲刺数十下,每一下都饱含着浓郁的精水,直到囊空如洗,睪丸似乎轻了许多,脚步也踉踉跄跄。
    「满了,BB里面淹大水了。」由佳娇柔的说,铁雄阳物软化而抽出阴道外,坐在一旁沙发上休息。由佳仍旧躺在沙发上,她双腿依然大字形的敞开,这时她夹紧胯下肌肉。「你看!」她阴道口冒出白色稀稀的液体,淹没了鲜红欲滴的两片小阴唇。
    铁雄见她这般浪蕩模样,阳物又稍稍硬了。
    由佳翻身把屁股翘高。「从后面再来一次,小狗式的做爱姿势,我会很快高潮。」
    她是多幺有兴緻,铁雄见她美妙的屁股和微微张开的湿润阴道,怎能开口拒绝。
    「换另一个羊眼圈,这个妳看怎幺样。」铁雄打开盒盖来递到由佳面前。
    那是一圈有着细毛,前端又有鬚鬚的羊眼圈。「我来帮你套上。」由佳去摸铁雄的阳物,发现它软软的,立刻蹲下去吸吮阳物,把它吸得又硬又大,再把羊眼圈像帽子一样戴在龟头上,然后迫不及待的趴在沙发上,屁股朝铁雄翘着。
    「来干我。」由佳说。铁雄应由佳的邀请,高跪在沙发上,握着阳物根部便将龟头塞进由佳体内。由佳闭紧秀目呼吸急促,随着铁雄的插入她又啊的叫了一声。「怪怪的,会搔痒,再插得深一点。」由佳伸手去拍铁雄的屁股催促他,铁雄也叽的一声整根插到底,由佳依依喔喔的娇喘叫春,全身颤抖,软趴在沙发上,乳房也贴着沙发。
    铁雄抱着由佳的屁股开始快速抽送,由佳连连叫春,长髮零乱的披在脸上。
    「这招姿势叫甚幺来着?」铁雄问。
    「越鹎嘛!啊……,爽死了。」由佳在铁雄刚插入时就开始高潮,直到铁雄停下来喘气,高潮才停。
    「舒服,真舒服。」由佳说,算是对铁雄的称讚,她撩拨披在脸上的长髮。「你还可以继续嘛?换个『攻棋盘』的姿势再来一次?」
    「妳好像很懂得这些性交姿势!谁教妳的?」
    「我的室友,我只是知道有那些姿势,却从来没一一试验过,这次遇见你真是缘分,我们只要做六种体位,把六个羊眼圈都试用一次。」
    「这次我算是遇到对手了,来吧!甚幺叫『攻棋盘』?」
    由佳挪动屁股,让铁雄的阳物滑出体外,从盒子里挑出另一个鬈毛的羊眼圈,换掉铁雄阳物上那个有鬚鬚的,她一脚踩着手扶沙发背,弯着腰,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白皙平滑没有疤痕和痘子的背部,就像白玉雕成的棋盘平整的舖着。
    「喔,原来这叫『攻棋盘』。」铁雄说。他站在地毯上,稍微弯一下膝盖,顺利的挺进由佳体内,他比由佳高了一个头,阳物的位置自然比由佳的阴部高,由佳下半身被阳物像起重桿似的顶起,蹑着脚尖才踩得到地毯。「站着干,我的持续力和体力都增加一倍,这下妳要求饶了。」说着铁雄便又开始快速抽送。
    「啊!好强,好强啊!」由佳浪吟着,铁雄撞击她屁股的力道相当猛烈,每撞一次由佳就叫一声,身体也向前挺一下.真希望这时前面还有个阳物塞进她嘴里,好教她别叫得如此淫蕩。「再快点,再快点,高潮了,我又洩了。」
    正如铁雄所言,虽然存货已经出清,但是站着做爱仍然雄风依旧,只是由佳并未求饶,而且高潮到了铁雄再度射精。
    「呼,呼。」铁雄沈重的喘着气,全身汗水淋漓,他这次射精只射出几滴,其它都是空包弹。
    「你累了,躺着吧!」由佳说。她非但不见任何疲惫,反而更见容光焕发。「还有两次呢!别累着了。」她又换了另一个螺旋型的羊眼圈,跨过铁雄坐在他身上。「这是『时雨茶臼』,你可以轻鬆多了。」说着就前后上下摇起屁股,那夹在由佳体内的阴茎又打了几发空包弹,软软的滑出体外。
    「不成,我投降了,我无法征服妳,妳的性慾太难填满,至少要四打一甚至五打一才能满足妳。」
    「那怎幺办?我成了蕩妇淫娃了!」由佳见铁雄的阳物如垂死的小动物,怎幺摇也摇不醒来,只好自己揉阴蒂自慰。
    「我拿个替代品来。」铁雄跑进警卫室,拿出一盒怪玩意儿,他打开来。「这是新买来的,妳来试看看。」
    由佳一瞧,又是假阳物玩具,不过做得相当逼真,而且是两根并在一起。「这有甚幺特别?」
    「当然特别,一个给屁股、一个给屄,还会自动抽送。「铁雄按了一个红色的开关,这两根假东西就开始悉悉唏唏的动起来,由佳瞪大眼睛看着这有趣的玩具,突然一股热水喷在她脸上。「还会射精,够好玩吧!」
    「好玩,快给我试试。」由佳趴在沙发上,翘着屁股。铁雄在两个假阳物龟头上各套上一个羊眼圈,插进由佳屁眼和阴道里,按了那个红色的开关。
    从这时起由佳就独自享受着高潮,铁雄坐在一旁欣赏,直到电梯铃响门开,我和裕走出电梯,铁雄见到我和裕子,以为又有美女送上门,赶快摇晃阳物要把睡着的那话儿叫醒。
    「怎幺了?由佳。」裕子说。由佳见到裕子,就跑去和她抱在一起。
    「我和他做爱,真不错,还有这个,妳看。」由佳从胯下抽出假阳物递给裕子。
    「走吧!事情办完了,瞧妳一身全是那个,去洗一洗。」我闻到由佳身上涂满做爱后的产物,那刺鼻的杏仁味。
    由佳跑进警卫室拿她脱下的衣物,裕子对铁雄说。
    「由佳很漂亮,身材好,就是床上功夫差一点,不过能和她做爱,你也算艳福了。」
    「她床上功夫差吗?我还不能满足她呢!」这时由佳抱着衣物出来。「由佳,这些东西给妳做纪念。」铁雄递上假阳物玩具和那盒羊眼圈。
    「谢谢。」由佳收过来并点头答谢。
    「走吧,我们上楼吧,拜拜。」
    我和裕子推着由佳走进电梯,上面那一层楼是男人禁地,铁雄不能进去,眼巴巴的看我们走进电梯。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