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心的学姊﹝催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热心的学姊﹝催眠﹞
     
     潘恩?芙拉斯并不能称的上是个美女,但却是个亮眼的运动型女孩,留着俐落的短髮,身材瘦高且三
    围并不突出,乍看之下还会以为她是个清秀的小男生。她是大我一届的体育学系的学姊,因为她下修课程
    的关係,我跟她分到一起发表报告,于是我跟她渐渐熟撚起来,经常透过电子邮件通信,并且因为她的学
    系的关係,我常常得帮忙她解决她要负责的报告内容,而潘恩也会再有空的时候帮我处理一些校外的例如
    居留申请的事务,毕竟我人生地不熟,外加纳迪亚很多时候都会搞失蹤,于是我便常常麻烦这位热心的学
    姊。
     
     由于时值期中考试的期间,于是我便常常跟潘恩一起到学校图书馆开一个小房间一起讨论报告,顺便
    天南地北的聊天,直到有一天晚上,当我们正在讨论报告时,潘恩不经意的打了个哈欠,露出了疲态,让
    她接下来的大学生涯,起了一些变化…
     
     看到平时活力充沛的潘恩精神不济的打了哈欠,我连忙关心她的状况,才知道原来她除了下修的这些
    课程外,她所属的体育系也因为期中的关係而开始一连串的体能训练,让她有点吃不消。看着潘恩学姊的
    状况,我居然卡到阴的想到用课堂上老师所教的催眠疗法,也就是藉由催眠导入来消除患者精神上的疲劳
    感。而平时淫乱的我却没有想到用催眠来对潘恩做什幺坏事,毕竟潘恩学姊太过于男孩子气了,不管是说
    话或是举止都是非常大剌剌的,连衣着都常常是穿着宽鬆的上衣配一件牛仔裤的男性打扮,让我觉得潘恩
    就像是一个哥儿们而非一个女性。
     
     我连忙询问潘恩要不要用催眠疗法帮她舒展一下,没想到潘恩很轻易的就答应了,毕竟催眠术在一般
    大众的思考里都知道它没办法像色情小说一样控制人做任何事情,任何违背患者意愿的事情,再加上跟潘
    恩认识一年多,我在她面前举止都很得体,完全没有一丝怪异,虽说这完全归功于潘恩可以说是毫无女人
    味这一点,外加常常互相帮彼此大忙,所以潘恩可以说是很信任我,于是很轻易的就答应让我催眠。但是
    我的催眠术,可是那个神秘到极点的纳妮亚所教的阿…
     
     一般人在精神不济时,被催眠成功的机会会比精神饱满时还要来的高好几倍,也因此,精神不济外加
    信任我的潘恩就这样成了我第一个最快导入催眠的人了。当我一步步的帮潘恩把疲劳感去除,準备让她甦
    醒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于是我先撇下潘恩学姊,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温妮太太发简讯给我说她
    今天晚上有事不在家,要我自己处理晚餐。
     
     自从半年前我催眠控制了温妮之后,我几乎有一半的以上的晚餐都是回家跟温妮一边做爱一边吃,毕
    竟这样免钱任你内射还不会抗议的女人可以说是吸引我一干再干;而在三个多月之前成功让马雅牧师为我
    "赎罪"之后,我每个周末都会固定去她家进行连续两天的"忏悔",而上个月我还曾经带马雅牧师来了一趟
    四天三夜的自助旅行,早上当然是正常的去参观各个景点,而晚上则是撤彻底底的在"忏悔",但是却来了
    一些不一样的点子:第一天晚上,我在马雅牧师的心中创造了一个假人格,让马雅牧师转变成了一个性饥
    渴的放蕩女子,整夜不停的跟我求欢,丝毫看不出一丝原来的圣洁的气息;第二天晚上,我暂时撤除了所
    有施加在马雅牧师身上的指令,让马雅牧师恢复原来的神智,并且真真实实的强暴了马雅牧师,当天晚上
    的马雅牧师只有不停的苦喊和流泪,看的我也于心不忍,于是当晚在射出了一次后,便将马雅牧师的记忆
    清除掉,让她变回"赎罪"的心智,并且安安静静的抱着她入睡,而第三天晚上,则是让她以一个新婚妻子
    的身分将我当成丈夫一样的不停做爱。当然第一天跟第三天的部分我有录影留念,但是因为第二天有点让
    我怵目惊心,于是我选择将它遗忘,而马雅牧师也完完全全忘记了那个被强暴的夜晚,只留下四天三夜游
    玩的快乐记忆。
     
     想到跟温妮跟马雅牧师两人的性事,我突然才很傻的意识到,旁边昏睡中的潘恩,她也是一个女性,
    而且她现在正处于我的催眠当中。看着宛如小男生一般的潘恩,我才正视到我一直把潘恩当成哥儿们看待
    ,却一直忽略掉她是女性,毕竟除去女性的身体,潘恩这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男生。以前我所姦淫的对
    象无非都是身材姣好亦或是带有女性魅力的女性,像是潘恩学姊这种类型的几乎可以说是没碰过,也因为
    这个想法,原本几乎逃过一劫的潘恩,就因为温妮的一封简讯,而注定接下来的大学生涯会出现一些"变
    化"…
     
     由于我用的是纳迪亚所教的催眠法,所以我没有必要再更深入的催眠潘恩,于是我现在几乎可以很直
    接的下达我要的指令。看着昏睡中的潘恩,睡的香甜,丝毫不知即将要大祸临头,而看着她今天穿的白色
    "I
    Love
    NY"的t-shirt,完完全全没有女性应该有的凸出感,虽然可以亲自用手去检查,但是似乎让她自
    己来会更加有趣一点。想了一想,我终于想到要用什幺方法了,而这个方法之后也延续到了我一个亲人的
    身上。
     
     于是我便对着潘恩下达我的指令:「从现在开始,对于我请妳帮忙的事情,无论有多奇怪、多不合理
    ,妳都会把它视为一件再轻鬆简单不过的事情,并且不会去怀疑它的合理性,而会尽全力并且很乐意去帮
    我完成这件事情,而且帮我的这些事情纯属两人之间的小秘密,是绝对不能告诉外人的。』因为我跟潘恩
    常常帮彼此的忙,于是我决定用帮忙当条件,让潘恩从现在开始,无论是什幺请求,她都会热心尽力的去
    把它完成,毕竟原貌的她就是如此尽心尽力,现在再让她继续"尽心尽力"的帮我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并且我要她对我诚实如一,绝对不会说谎,毕竟,我不太希望她有事隐瞒我。
     
     当潘恩醒来时,她已经一扫刚刚的疲态,精神好了很多,而我也很快的跟潘恩说:「潘﹝彼此之间的
    小名﹞,既然妳现在精神好多了,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听到帮忙,潘恩就看向我这边说:「恩?什幺事情阿?』开朗的表情浑然不知大祸临头。
     
     我很从容、镇定的将很可笑的请求说出来:「阿,也没什幺啦,就是想说是不是可以请妳用妳的阴道
    来让我射精到你的体内呢?因为我跟我女朋友分隔两地,外加男生又比较容易….你知道的。』
     
     本来应该会被潘恩大骂变态的我,却只看到潘恩露出招牌的笑容说:「什幺吗,原来是这种事情阿。
    这种小事情干麻还说的那幺婉转的样子,又不是什幺见不得人的事情,只不过是要我帮你射精到我体内,
    小事一件…』看着潘恩那幺自然的说出那幺淫蕩的话语,我继续故意问:「可是…因为那样就像是跟你
    做爱,所以…』
     
     潘恩听了,笑说:「你是男生还比我更扭扭捏捏的,你想也知道我是不可能跟你做爱的ㄚ,你是我的
    好哥儿们耶!做爱是两个人因为彼此的爱意才一起的,而你要我帮你的也只是要我让你射精在我体内,那
    个本质上是不一样的啦,亏你还是读心理学系的,居然连这点逻辑都搞不懂…』
     
     这种逻辑我当然知道,但是出自潘恩的口中就是别有一番风味,于是我便继续装傻下去:「那好吧…
    潘,就请妳帮我射精到妳体内吧…不如,就现在吧,反正我们的研究是申请到七点,还有一个多小时。

     
     「现在吗?…那你等我一下…』说完,潘恩就开始脱掉自己的身上的那件牛仔裤,脱下来之后原本
    以为潘恩会穿比较女性化的内衣,结果看到的居然是一件灰色的四角型运动型内裤,于是我问潘恩:「潘
    ,妳的内裤怎幺是运动型内裤阿?』
     
     只见潘恩一边说一边把她那件四角内裤给脱下来:「我是体育系的,穿运动型内衣裤有利于我们课堂
    上运动时的肢体动作,如果穿那些花花绿绿的蕾丝内衣裤,反而不好行动。反正又没人会看到,穿什幺都
    没差。』其实我已经看到了。内裤脱下来之后,此时的潘恩就只剩下上半身的T-Shirt遮住,下半身一片
    光溜溜的,而且看来阴毛似乎有修剪过,接着她走到我面前来,示意要我将阴茎掏出来,而我也很快的把
    我那已经挺立準备就绪的阴茎从裤档里拉了出来,并说:「不好意思,麻烦妳了~潘…』
     
     「同学们互相帮忙,还说什幺不好意思ㄚ,你真的怪怪的耶…』只见潘恩伸手抓住我的阴茎然后跨坐
    在我的大腿上,然后慢慢的将阴茎引导到她的阴道口前,对準了之后,便开始慢慢的往下沈,慢慢的将我
    的阴茎吞入她的阴道内。在慢慢进入她的体内之前,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开口问:「潘,妳还是处女吗?

     
     因为要求她诚实以对的关係,所以如此羞涩的题目潘恩还是很自然的回答了出来。「早就不是了。』
    听到潘恩说自己并不是处女,心中吓了一跳,想说这个男人婆怎幺会已经有了性经验,于是继续问:『妳
    以前有交过男朋友喔?不然怎幺已经不是处女了?』
     
     听到我这样问,原本开朗的潘恩表情闇了下来,说:「我国中时曾经被我当时的男朋友强暴过,从那
    之后我就没再交男朋友,对性爱也有了恐惧感了。』原来是心中有阴霾,难怪认识她一年多都没什幺变化
    ,那幺男性化应该也是因为这样引起的吧?不过对性爱有恐惧的她,现在却主动让人将阴茎插入自己的体
    内,反而让人更加兴致高昂;而且照她这样说,除了她那个可恶的前男友外,我可以说是第一个让她心甘
    情愿插入的男性了,虽然在某方面上意义不同。
     
     等到阴茎整根插入潘恩的阴道后,我便感觉到她的阴道的紧度真的跟处女有得比,外加她又是体育学
    系的,平常一定有再锻鍊身体,肌肉一定更发达,就是不知道那边的肌肉是不是一样发达了。整根进去之
    后,潘恩呼了一口大气说:「呼,你的阴茎还真粗阿,我还以为要塞不进去了呢。』说完,阴道的肌肉突
    然用力的收缩了一下,害我当场差点弃械投降,没想到潘恩居然有个那幺紧实的阴道,之前居然都忽略了
    她。
     
     看着仍然穿着衣服的上半身,我便跟潘恩说:「潘,既然妳要帮我射精在你体内,可不可以顺便帮我
    另外两个事情?』坐在我大腿上的潘恩似乎正在适应插入体内的异物,整个阴道不段的在收缩,害我得一
    直把持住才不至于直接走火。「喔?哪两件事情阿?』潘恩问。
     
     「就是我想要妳在帮我射精时,能够脱掉上半身所有的衣服,不然等等摩擦我的脸会不好受。』
     
     「喔,抱歉,我马上脱。』说完,潘恩便很迅速的把她身上那件白色T-Shirt给脱了下来,连同里面那
    件灰色的运动型内衣也给脱了下来,此时的潘恩,除了脚上的袜子以外,已经全身赤裸裸的了。还好申请
    的这间研究室位置很偏僻,很少人经过,门上的窗帘也已经拉起来,所以基本上是不会有人看到里面的。
    而当潘恩脱掉全身衣物后,我发现有练体育的就是不一样。潘恩的身材是属于运动过后很结实的那种健美
    、苗条的身材,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摸起来有种结实又滑顺的手感,而她的女性特徵-胸部并不大,
    估计只有B罩杯,但是看起来却很坚挺,徵求了潘恩的同意伸手一捏,发现她的乳房不大一手便可以握在
    其中,但是揉捏起来却很有弹性,不像一般女性只是单纯的柔软而已。我开始渐渐觉得潘恩越来越有开发
    价值了,除去潘恩的男孩子个性跟打扮,潘恩简直算是女性中的各类极品之一。
     
     接着我继续说:「要请妳帮的还有一件事情,在这之前想问一下,潘…妳的安全期到了吗?』潘恩的
    阴道已经开始适应了我阴茎的大小,渐渐的温热湿润了起来。对于我的问题,潘恩毫不羞涩的说:「恩,
    这一个礼拜都是安全期,怎幺了吗?』
     
     确定了潘恩仍处于安全期,我便说:「没有阿,因为我想说我都请妳帮我射精在妳体内了,那我想乾
    脆请妳帮我,让我将阴茎穿过妳的子宫颈,把精液射进妳的子宫内。』我的目的是内射,但是并不想引起
    怀孕,于是确定了她仍然处于安全期时,便决定将精液射入她的子宫内,做为历史性的一刻。听到了我所
    说的,潘恩便说:「没问题ㄚ,我尽量帮你。』果然,帮助我完成各种事情的指令,让潘恩毫无羞耻心的
    答应了我种种的恶搞,还仍然以为是在帮助朋友。
     
     「恩,可以开始动了,麻烦妳了,潘…』说完,跨坐在我大腿上的潘恩便开始用骑乘位的方式一上一
    下的让我阴茎进出她的阴道。似乎是适应了我阴茎的大小,一开始潘恩还很缓慢的动作着,渐渐的速度也
    越来越快,而我也抱住她纤细有力的腰部开始外力介入,让她每坐下来一次,力道就会加重,让我的阴茎
    不停的顶撞着她的子宫颈,而每撞一次,潘恩的身体都会微微颤抖。
     
     「所以我才对性爱有恐惧…』抽动到一半时,潘恩突然说出这句话,虽然她的大脑告诉她现在她并不
    是在做爱,而是再帮朋友完成一件小事情,但是似乎她的潜意识仍然察觉到丝丝的不对劲,但就是理不出
    头绪来。「什幺?』我有点吓到,便问。
     
     「我觉得,让一个异性的器官插入妳的体内,还射精,这种感觉不会很奇怪吗?』话虽这幺说,但是
    潘恩仍然很尽责的上下摆动着,激烈的程度已经让潘恩的额头跟身上开始冒出汗珠来,看来大脑还是认为
    自己的行为并不是做爱。
     
     「可是那是人类生存交配的必经之路阿,当然…除非妳用人工生殖的方法…』
     
     「所以我决定以后不生小孩,甚至是不跟人做爱了…』那妳现在在做什幺?看到潘恩一边发誓不跟人
    做爱,却一边坐着违背自己所言之事,真是让人觉得太淫乱了。不过既然潘恩那幺有心,我也决定要推潘
    恩一把,于是我脑筋一转,便说:「潘恩,既然妳那幺说了,那可以再帮我几个小忙吗?』
     
     「什幺忙?』
     
     「就是请妳以后永远都不要跟其他人做爱,也不要跟其他人有感情纠葛,这个小忙妳会帮我吧?』
     
     「当然啦,那幺简单的事情我当然会帮啦。』殊不知,潘恩因为指令的关係,真的以后都不跟其他人
    做爱亦或是谈恋爱,完完全全标準的独立女性。
     
     「还有之后如果我需要射精或发洩的时候,希望妳也能够帮我解决这些问题,就像今天一样。』
     
     「当然可以ㄚ,朋友之间本来就要互相帮忙啦,以后你如果想要射精或者是发洩都可以来找我,这点
    小事情很好解决的。』前一秒才刚说一辈子不做爱,下一秒就马上答应别人帮忙洩慾,就是这种反差,让
    我爱上了催眠。
     
     「最后还有一件事情请妳帮忙的,那就是等妳未来独立生活后,我想请妳帮我生孩子,然后帮我把它
    养育成人。』最后这一项,几乎是最严重的一个请求,但是在潜意识的指令下,潘恩又会…
     
     「这种事情简单啦,等你以后想到了来找我,要我帮你生几个都没问题,我们是朋友嘛。』潘恩不自
    觉的就答应了改变她一生的事情而不自知,而我也看着潘恩一步步踏入我定好的未来。反正潘恩惧怕跟人
    性交甚至是交往,那我就让她一生断绝性交跟爱情,但是却藉着帮忙之名,跟我性交并且升下自己的小孩
    ,或许有点自私,但是对于她,对于她想要抱孙子的父母,或许是比较好的方法。
     
     「抱歉喔,潘,要妳帮我这幺多忙,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仍然继续装傻。而无辜的潘恩反而豪迈的
    说:「都跟你说是小事情了,你还那幺扭扭捏捏的,你比我还女生耶。』几件大事说成小事,催眠的威力
    真大。
     
     「是吗?那妳讲出我请妳帮了哪些忙,确定妳说的这些都是小事情。』我故意激问潘恩同时让潘恩在
    一次的确定我的指令。
     
     「你就叫我帮你以后不準跟他人交往或是做爱,反正我也不喜欢;如果你需要射精或是发洩,随时都
    可以来找我帮忙,还有就是等我毕业独立之后,只要你想要,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帮你生孩子…就这三件
    小事情而已阿,我怎幺可能记不住呢。』潘恩很得意的说出这三项我约束着她的规定,因为指令的关係,
    原本很离谱的事情都会被她当作无足轻重的小事,连怀孕这种女人一生中的大事都被认为是小事情。
     
     「恩,那就麻烦妳了。』才说完,我便发觉潘恩已经是汗流浃背了,毕竟是骑乘位,而且都是她在主
    动,外加我的阴茎在不停的努力之下,已经渐渐的撞穿她的子宫颈了,阴道里也越湿越热,呈现不规则的
    蠕动着,在这多方压迫下,潘恩还能坚持不倒下,让我对潘恩越来越有兴趣,想要好好调教她了。
     
     又抽动了快要五分钟,终于,我用力一顶,撞穿了潘恩的子宫颈,而这一个刺激,也让潘恩身体紧绷
    ,一股液体从她体内喷发而出,直冲我的阴茎,就这样,潘恩帮我帮到迎来人生中第一个性高潮,而我也
    把持不住,精口一开,将积蓄已久的精液全数射进潘恩的子宫内。
     
     高潮过后的潘恩全身瘫软,无力的靠在我的怀里,我伸手抱住全身软绵绵的潘恩,就像抱住情人般的
    抚摸着她高潮过后又湿又热的裸背。而我的阴茎则依然顶住潘恩的子宫颈,不让一点精液从她的子宫内流
    出,反正现在是安全期,让精液流在里面也不会有大影响,就当是雄性动物宣示主权用吧。﹝我是狗?﹞
    抱着瘫软的潘恩,我很诚心的说出:「潘…谢谢妳,我很满足…』而潘恩也只是靠着我,有气无力的说
    :「能帮到你就好…John…』从头到尾,她仍然认为这只是帮同学的一个小忙。
     
     就这样抱着她静静的过了又快半个小时,我居然听到阵阵的呼声,才发现汗流浃背的潘恩已经睡着了
    ,而这时我的阴茎也已经感觉到她的子宫颈已经又闭合了起来,于是我悄悄的摇醒潘恩,让潘恩抽离我的
    身体,当我的阴茎拔出她的阴道时,一点精液都没有流出来,全部都封在她的子宫里了。
     
     或许是高潮的关係,潘恩的双腿有点软,穿上衣服的时候动作有些缓慢,当看到她把运动型内衣裤穿
    上身时,才发现原来运动型内衣裤配上她的身材其实也满吸引人的,或许下次就叫她穿这套直接上阵。
     
     看了看手錶,发现申请时间已经快到了,在看了看地上那摊潘恩高潮所留下的液体,好险这里是磁砖
    地板,如果是毛毯就难清理了,在清理过后,我便带着潘恩一起去吃晚餐,当然口头上的说词是「谢谢她
    帮我解决射精的问题』,并且在吃晚餐的过程当中,又跟潘恩说好请她以后只要有在学校,每天都要帮我
    解决射精的问题,当然热心助人的潘恩完全没问题,而我也乐的有一个在校内的性玩伴可以陪我。吃完饭
    后,我们便又像之前哥儿们一样天南地北的东聊西聊的送她回家,丝毫看不出一个多小时前我们才做了那
    档子事…
    后记:因为本人很喜欢催眠相关的h小说,但是近期却没有比较新的催眠小说可供观看,于是本人就尝试用
    自己不纯熟的笔法去慢慢描述自己心中所架构的催眠类型小说,如果对于我所写的小说有任何意见或是建议
    ,都欢迎留言
    批评指教,让本人的小说架构能够更加完美。
    关于里面提到的温妮、马雅牧师,甚至是纳迪亚,是我自己写的小品的里面的相关人物,因为还不完整,所
    以无法献丑给大家,只能将目前看来较为完整的一篇拿来献丑,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
    这幺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就是我的家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五楼快点踹共
    就是我的家
    五楼快点踹共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