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蓉襄阳后记 黄蓉遭擒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三)黄蓉遭擒

    翌日,一辆普通的马车缓缓的出了城镇,马车行驶的颇慢,显见驾车的人并
    未急着赶路,马伕甚至不时回头看着后面的车厢,一脸羡慕的样子,仔细一看,
    原来是三个混混中的尤二在驾车,而车厢中不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马的,真倒楣,为什幺是我驾车,我也想待在车厢里啊!」尤二心里老大
    不爽的,想起昨日他们三人跟女侠「按摩」了好几次,几人几乎爽到翻天了,若
    不是女侠坚持要他们一定要如期将她送到贾将军那儿,不然他们还想拖个五天八
    天的,毕竟以前他们多只有跟一些妓女或长相身材还不错的女人打混,现在能跟
    这种绝世美女翻云覆雨,而且还不止一次,那是以前想都想不到的。

    而女侠一旦到了贾将军那儿,成功营救遭绑架的女人固然好,但之后女侠必
    定离开,若不幸未成功,那女侠大概就会像以前那些被绑的人一样,先被凌辱玩
    弄再被卖掉;总之,不论结果如何,女侠未来跟他们三人是没份了,少了这样的
    绝世尤物,以他们这种等级的混混不晓得要到何时才会在遇的到。

    (至少在到贾将军巢穴前能够好好再跟女侠相处一下嘛!结果我只能驾车,
    真XX的。)尤二不断在心里咒骂着。

    (这女侠究竟是什幺身份,昨天我们虽然又再问过她,但她只是淡淡的又再
    说自己叫黄蓉,而且只是跟襄阳大英雄郭靖之妻刚好同名,她以前拜过不错的师
    傅,所以一身功夫了得,在功夫学成后即出关闯荡,今趟刚好路过此处,见到可
    怜妇女遭挟持而见义勇为,没想到背后还有贾将军在干这种恶行,所以她一定要
    救出那些遭绑的女子。)

    尤二想起昨日四人的对话,只觉得黄蓉真是没事找事,现在宋蒙交战频繁,
    边境混乱,大家都朝不保夕的,那有空管人死活,不过既然黄蓉看来功夫高强,
    他们三人也打不过她,而且又跟她翻云覆雨过好几次,也只好顺水推舟的帮一下
    忙,反正原来绑的那个小倩也被放走了,他们也需要抓个人交差。想着想着尤二
    又再回头看了看车厢,依旧是一脸的羡慕。

    车厢内并不算宽大,黄蓉倚靠在边边舒适着坐着,她的对面则坐着虎老大与
    老王,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那贾将军功夫如何,虽说宋蒙忙着交战,
    但有时仍有一些巡逻部队,为何都无法将他们剿灭。」黄蓉想到已经要进入贾将
    军势力范围,再多知道些情报对她有利无害,于是问到。

    「贾将军长的勇武粗壮,外家硬功十分了得,以前我曾看过他徒手宰狼,听
    其他兄弟说将军从军前曾拜过几年师,所以拳脚功夫相当不错。加上将军每次都
    会让兄弟一起分享抓来的女人,所以原先就跟着他的那些人对他都十分忠心。」

    虎老大说道。

    「贾将军的巢穴在离边境城镇较远的深山内,由于道路崎岖难行,且相对隐
    密,另外将军也在外围设有陷阱与侦察人员,因此一般小部队不易攻入,况且将
    军多是做些无本买卖与绑架贩卖女人,极少袭击正规部队,在宋蒙忙着交战的同
    时,没人有空出大部队征讨他,更何况将军有时还把美女卖到蒙古军营那里,搞
    不好蒙古人还很感谢他呢,那还会出兵打他。」

    「嗯!这样看来那贾将军的武功可能还不错,但内功修为想必有限,只要我
    以快打慢,速战速决,那取胜应无太大问题。」黄蓉低头沉思了一下。「除了那
    将军之外,你们还有别的高手吗?」

    「据我们所知,跟随将军较久的兄弟都是以前将军从军时的下属,大多是有
    些蛮力的粗人,论武功我还没见过像女侠那幺高的,只有一位叫李智的,他是将
    军的狗头军师,此人看起来像个书生,没啥力气的样子,专门帮将军出主意,将
    军也颇信任他,我们从没见过他动武,所以不知道他功夫如何。」

    听到此,黄蓉心中已有计较,看来贾将军的势力并不算大,只是总人数多了
    点,只要擒贼先擒王,宰了那个将军,其他人相对功力有限,就算要反扑自己也
    能应付自如,这也算是为可怜的女子们出了一口恶气。

    「等会儿我们进去后,你们就不必管我了,我自己会见机行事。」黄蓉对两
    人吩咐道。

    「遵命。」虎老大答道,心里松了一口气。老实说,他们也不敢正面与贾将
    军为敌,这次也算是半无奈,最好黄蓉自己解决就好了,他们兄弟只想爽爽过日
    子,有女人玩就可以了。想到这样的美女就要脱离自己的掌控,心里也是颇为惋
    惜。

    只见黄蓉此时正斜靠在椅垫边,胸前两颗玉乳随着均匀的呼吸一动一动的,
    美艳的脸庞带着智慧的双眼,真的很难想像昨日这样的美女还在自己跨下娇喘,
    那性感的嘴唇、丰满的胸部、浑圆的翘臀与紧密的小穴,一切的一切都令自己着
    迷,如果有机会真想再干个十次八次。想着想着跨下肉棒又开始硬了,但现在可
    没法再搞一次按摩了,若惹得黄蓉不高兴,他的小命恐怕也不保,虎老大只好多
    吸气,努力将欲望压下。

    马车就这样缓缓前进了好几个时辰,突然前面传来尤二的声音,「老大,我
    们快到侦察站了。」

    此时虎老大猛然想起一事,赶紧对黄蓉说道:「女侠,前面就是将军设置的
    隐密侦察站了,过了这里在没多久就会到将军的城寨,不过……」

    「有什幺话就说,不必吞吞吐吐的。」黄蓉一眼即发现虎老大面有难色,随
    即说道。

    「ㄟ……因为我们先前干的都是掳人绑架,所有送往城寨的女人都有经过蒙
    眼捆绑,以免女人逃跑或认出路来,另外为了避免有内应或有人意图营救,李智
    还规定了捆绑方法与一些暗号,这样可以保证寨里的安全。」

    「你这话可是真的,没有骗我。」黄蓉双眼散发出凌厉的气势,紧紧的盯着
    虎老大,一双锐利的眼睛好像正试图看穿他的心。

    「我不敢随便欺瞒女侠,这是千真万确。其实以前寨里警备没有那幺森严,
    主要是前些日子有个女侠自以为武功高强,她假装被擒混进寨里想一举击杀将军
    救出被绑的人,由于那时寨内兄弟没有严加防范,竟被她成功混入并偷袭成功,
    幸好将军身强体壮功力了得,虽受伤但仍率领兄弟围攻那女子,几经围攻那女侠
    才气力放尽被擒,不过也让大家捏了一把冷汗。

    「那时李智军师因有要务外出,回来后得知情况就拟定一连串防范措施,包
    含兄弟间暗号与规定所绑的人一定要确实捆绑,以免偷袭情况再次发生。而这事
    发生后不久,又有一名功夫不错的女侠乔装侍卫混入,但因不知暗号而被识破,
    后来也遭到围攻而被抓。经过这两次事件后,寨里所有弟兄都小心谨慎,严密实
    行军师的要求。所以若女侠不依照这样的方法,绝对难以直接混进寨里。况且被
    掳的女子数量不少,女侠想要无声无息的进入并救走这些人恐怕不是易事。」虎
    老大解释道。

    「嗯!看他的样子应该不像是说谎,的确若我趁黑自行潜入或许不是难事,
    但要一举救出所有人平安而退就颇为困难,毕竟大多数被抓的女子都不会武功,
    而且还不知她们被关在何处。如今最好办法,还是先依计假装被擒混入,先调查
    清楚囚室所在与被掳人数,然后找机会探询贾将军位置,擒贼先擒王,只要那将
    军一死,寨内群龙无首必定慌乱,届时只要造谣有官兵即将来到,那些乌合之众
    必争相逃命,如此就可从容救出所有受困女子。」想到此处,黄蓉心意已决。

    「那就依你所说,先将我捆起来好了,只要能顺利混进寨里就好。不过我先
    警告你们,如果被我发现你们有耍花招,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黄蓉说着双
    眼射出一股寒芒。

    「我……们……哪……敢……」虎老大结结巴巴的说。

    其实对三个混混来说,最重要的是小命保住,虎老大怕的是黄蓉若不依计行
    事,那还未到寨内黄蓉就会被识破,届时先打起来他们三个小命恐怕不保,若成
    功先把黄蓉送进寨内,之后成功与否都与自己无关,他们三人至少不会有性命之
    忧。

    「请女侠先把上衫与长裤脱掉,为免身上藏有暗器,军师要求被掳的人身上
    最多仅能着肚兜与亵裤,而且还需蒙眼塞口以防万一。」老王边说边从椅垫下将
    绳子取出。

    「先把绳子拿给我看看。」黄蓉说道。接过老王手中的绳子。

    (还蛮坚韧的。)黄蓉边想边将绳子握在手中稍一运劲,绳子即发出「啪、
    嗤……」的声音。

    (这样只要我随意一扯,就可轻易挣脱束缚。)黄蓉心想,随即将绳子丢回
    给老王。

    紧接着黄蓉缓缓的脱下了身上衣裤,仅留着粉红色的肚兜与娥黄色的亵裤,
    一股淡淡的女人肉香又充斥在车厢内。

    「好了,你们可以动手绑了。」

    黄蓉边说边将双手背到后头,上身微微侧转,除了一条系住肚兜的细绳外,
    整个光滑翠玉的美背完全露出。

    「那就得罪了。」老王舔舔嘴唇,移身座到黄蓉身旁。俐落的将黄蓉双手交
    叉捆紧,然后也将双脚并拢捆上。

    虽然绳子已被黄蓉用内力震的易于挣脱,但被束缚的感觉仍然不好,想到即
    将面对的艰难险阻,黄蓉依然信心满满,美貌的脸庞上仍显现出坚毅的表情。

    不一会儿,老王已捆绑完成,接着拿起一块黑布蒙住黄蓉双眼,然后再将一
    块破布塞到黄蓉柔嫩的小嘴中。

    「终于绑好了。」老王说道。一双贼眼从侧边直视黄蓉胸脯,短短的肚兜覆
    盖在那坚挺的双峰上,粉色的乳头隐隐可见。在往下看,小小的亵裤仅能稍稍包
    住黄蓉浑圆的翘臀,娥黄色的亵裤隐隐透出前方柔顺的黑色阴毛,并勾勒出三角
    耻丘的的形状。

    (靠!这女人的身材真是令人百看不厌,超想再好好的干她一遍。)老王心
    中虽千想万想,但也不敢动手,只好努力用眼睛视奸她。也幸好黄蓉双眼被蒙,
    无法看到老王那双色色的眼睛,否则老王早被狠很修理。

    马车就在两人只能欣赏美女而不能动手的情况下持续往前,不一会儿马车突
    然停住,接着就听到尤二与一人在前方叽叽咕咕说些什幺。

    黄蓉双眼被蒙,身体其余感官自然比平常更为敏锐,加上内力深厚,仔细一
    听即可略微听到尤二两人的对话,原来那人被暱称胖仔,是进入寨前的侦察员,
    尤二显然之前就认得他,打完招呼与暗语后就稍稍闲聊起来。

    (嗯!看来这城寨果然警备森严,虎老大没有骗我。)黄蓉心想,接着继续
    听下去,没想到不听还好,一听即感到脸红心跳。

    原来,尤二开始叙述这次掳到的女人(也就是黄蓉),尤二不断说那黄蓉奶
    如何大、屁股多翘、脸多漂亮、小穴多紧、干起来多爽等,说得淫秽不已;又说
    黄蓉是他所遇过长得最美、样子最骚、干起来最爽的女人,听的黄蓉几乎羞红了
    脸,昨天才充分被滋润过的小穴似乎又感到空虚。

    「喝!那尤二竟敢这样形容我,要不是现在有要务在身,我非得好好教训他
    不可,他们说的尽是些淫乱的话,还是不听好了。」黄蓉心想。不久,两人谈话
    结束,黄蓉本以为马车就要前进,但马车依然不动,正犹疑间,忽然一人开门窜
    入,接着就听到一个声音跟老王与虎老大打招呼。

    「胖仔,今天怎幺有空进来坐?你们侦察队平时不是颇忙。」虎老大问道。

    「还不是听到尤二说你们这次掳了一个绝世美女,想来见识一下。嗯!果然
    长的不错。」那胖仔边说边往黄蓉那儿看,虽然黄蓉此时俏脸被黑布遮住双眼,
    但仍不损其美貌,令胖仔看的一愣一愣的。

    「脸是长得不错,不过其他就不知道怎样,让我先品尝一下。嘿嘿……」

    黄蓉听到暗叫不妙,那胖仔已拉开老王坐到她的身边。

    「好香啊!」胖仔靠近黄蓉身躯,手从黄蓉俏脸旁轻轻滑过,随即从肚兜缝
    隙中钻入。大手尽情揉捏黄蓉那丰满硕大的玉乳。

    「奶果然够大,我一只手都包不住。」胖仔边说边大力搓揉,令一手则从背
    后插进亵裤,滑进黄蓉股沟抚摸。

    「呜……呜……」黄蓉口中塞着破布只能发出呜呜声,当胖仔手伸入股沟时
    一道触电感传来让她不自觉挺直身躯,身体轻轻蠕动却又无法阻止在胸前肆虐的
    手。

    「可恶,这人竟敢毛手毛脚。」黄蓉在受袭时本想立刻挣脱绳索做出反击,
    但转念一想,目前连寨里都还没进入,现在反击不就功亏一篑,强忍下耻辱的感
    觉,黄蓉只好不断扭动身体来表达不满。

    「这女人屁股又圆又有弹性,操起来一定很爽。」胖仔边捏边说,肉棒早已
    翘的高高的。

    虎老大眼看情况越来越火辣,胖仔只怕要立刻将黄蓉就地正法,若黄蓉忍受
    不住出手宰了他,那计划不但马上泡汤,而且他们三人也会有麻烦。虎老大赶紧
    出声:「胖仔兄,您验验货就好,我们交货时间快到了,迟了可不好交代,反正
    你想玩之后等将军玩完兄弟们都有机会,又不急于一时,若因你耽搁时间,我们
    几个受罚是小事,你也被罚就不好了。」

    「哼!就先放过你这小骚货,晚点再来找你。」胖仔虽然极不情愿,但显然
    也担不起延迟交货的责任,双手极不舍得的从黄蓉身上抽离,临走前还再捏了一
    下黄蓉的大胸脯,这才恨恨的离开车厢。

    「那胖仔还不晓得刚刚保住了小命。」虎老大摇摇头说道。

    「呼……」黄蓉暗叹口气,差一点就要忍受不住动手了,这种快感还真不好
    受。原来黄蓉前一天才经历过数次舒爽「按摩」,那种感觉是过去与郭靖在一起
    时从未体验过的。

    黄蓉外表虽然仍保持年轻稚嫩,但毕竟已经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狼虎之
    年,自身的需求一旦被开发,身体就会变的越来越敏感,至少短期会这样。刚刚
    酥胸被胖仔捏的又痛又麻,可是那搔痒空虚的反应又慢慢浮现,自己虽然又羞又
    怒,但身体仍诚实的反应,而且脑袋很容易联想到之前那种爽到上天的感觉,一
    旦陷入这种情境,那就更难控制自己渐被开发的身体,所以刚刚差点就要趁还没
    陷入前出手制止,还好虎老大机灵,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黄蓉静下心来,缓和之前稍受撩起的心情,对黄蓉而言,虽然之前的按摩真
    的颇为快乐,但在面临重要事情时,还是能稳定心情,不负一代侠女的名号。

    虎老大静静的看着前方的黄蓉,由于刚刚那香艳的情景刺激,加上胖仔的揉
    捏使得肚兜稍有移位,令黄蓉粉色的乳头几乎露出,虎老大心里实在很想扑上前
    去快活,但又没有勇气,只好边吞口水边看。黄蓉也感觉到前胸大奶呼之欲出,
    但因双手被缚也无法调整肚兜,只好先维持这样诱人的穿着。

    马车又再度缓缓向前驶出,不过这次没过多久,马车就真正抵达了城寨,周
    遭的人声逐渐传来,显然已经快到目的地了。果然,不久马车就在一间屋子前停
    下。

    「女侠,我们到了,之后你就多保重了。」虎老大说道。

    黄蓉静静的点了点头,神情看来十分严肃,因为她知道真正的挑战现在才开始……

     

    这是一间阴暗的房间,四周被铁栏杆隔成一间一间的囚室,其中一间关着一
    位身材姣好,貌美如仙的女子,那名女子静静的靠在墙边,双手仍被捆绑在后,
    双眼蒙着黑布,但口中破布已被取出,想来匪徒也不再担心被关的人会大叫(因
    为也没人会听到),绑在脚上的绳索则已解开,不像一般被抓女子一样,这女子
    看来不但不害怕,反而十分平静,好像对自己的处境一点也不担忧,有这样定力
    与自信的定不是普通人……没错,她就是黄蓉。

    在虎老大三人将黄蓉交给负责关押货物的守卫后,黄蓉就被丢至这间囚室,
    在被扛来的过程中,黄蓉不断倾听与感觉周遭的情况,那人扛着她走过一连串的
    向下楼梯,途中经过不少看守警卫,黄蓉最常听到的就是口哨声与调戏声,诸如
    「又有美女来了、奶还真大、等会可爽了」等淫声秽语,令她又羞又气,最后来
    到了那间大房间。才刚被扛入房间,一阵阵哭泣声与呜咽声传来,空气中弥漫着
    女人骚味与男人特有的精腥味,闻起来令人做恶。

    「看来被掳的女人着实不少,这帮土匪真是太可恶了,非好好教训不可。不
    过这里的警戒似乎十分森严,我还是谋定后动,照计划进行。」黄蓉心想。

    黄蓉静静的坐在墙边,虽然双眼被蒙但仍能感觉这房间关着不少女人,不只
    如此,较远处还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求饶声与哀嚎声,另外就是男人的叫骂与轻
    薄声,显然有些被掳的女子正在被凌辱或欺负,黄蓉虽想立刻去解救她们,但事
    有轻重缓急,也只好先忍下来。

    时间慢慢过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正当黄蓉等的快不耐烦时,终于听见两
    人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打开囚室的门。

    「美女,快站起来,要带你到别的地方。」其中一人命令道。

    黄蓉默默的站起,两人一左一右的架着她走了出去,「长得不错嘛!看来今
    天晚上可有的爽了。」

    「你们要带我去哪?」黄蓉装作害怕的问道。

    「带你去见老大,别啰唆,走快点。」一人不耐烦的说。

    「终于到了重要的时刻。」黄蓉此时心如止水,静静的被两人带着走。

    一段路程过后,一阵阵喧闹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两人已将黄蓉带至一间大
    厅,此时一人解开了蒙着黄蓉双眼的黑布,蒙眼蒙了那幺久,黄蓉一时还未能适
    应,不久才开始了解周遭情况。

    大厅内坐着站着大约十余人,最前方太师椅上坐着一个彪形大汉,双目炯炯
    有神看来就是那个贾将军了,他旁边则站着一个身形相对削瘦的男子,长相还算
    斯文,但一双眼却邪邪的看着黄蓉惹火的身体,从他站在贾将军身边来看,他的
    身份应该不低,极有可能就是军师李智。而四周或站或坐的众人们看来穿着都不
    错,大概就是寨中身份相对高的部属

    此外,在黄蓉身边还有另两位长相美丽的女子,她们跟黄蓉一样都是被两个
    人架着进来,身上也都仅着肚兜与亵裤,显然也是被掳来的,不过两人虽美,但
    跟黄蓉相比仍略逊一筹,这也使得黄蓉一进来就吸引了多数的目光。

    黄蓉环顾了四周,已大至了解厅内敌人的数目与位置,现在就是静待出手的
    机会。

    「嗯……」李智发出一声轻声,厅内慢慢的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好戏即将
    开始,「你们就是这周新进的货物吧,我先告诉你们,不管之前你们的身份是什
    幺,今天进来了这里,你们就是这里的女奴,如果你们乖乖听话服侍大家,那幺
    我保你们日子好过些,如果不乖乖听话,那你们将遭到千人干、万人奸,最后被
    卖到妓院的悲惨待遇,你们知道了吗!」李智慢慢的说道。同时周遭也有部属淫
    淫的笑了出来。

    厅内三个女子除黄蓉外,另两个看来已被这番话吓呆了,眼睛中尽是泪水,
    嘴巴也发出阵阵哭泣声。仅有黄蓉仍十分镇定,脸上露出女侠应有的坚毅表情,
    「你们这样还有王法吗!不怕遭到官府或武林人士围剿吗!」

    李智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王法,这里我们就是王法,莫说蒙古
    那边我们早已打点,就连襄阳那里我们也早有安排,就算官兵想剿灭我们,也要
    看他们够不够实力。至于武林人士……如果是那镇守襄阳的大侠郭靖前来,那我
    们还畏惧三分,若只是些徒有虚名之辈,那男的来一个我们就宰一个,女的来两
    个我们就奸一双,最好是那天下闻名的女诸葛黄蓉亲来,我们定令她进的来出不
    去,在这里乖乖被我们像狗一样干。」说到这里,四周已响起一阵喝采与欢呼。

    「哦!若黄蓉真的来了,你们真的这幺有信心可以抓到她。」黄蓉听到此已
    异常愤怒,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杀意顿起,冷冷的问到。

    「想那黄蓉的确是声名远播,不论是智谋还是武功,只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想我们贾将军也是武功高强之辈,加上大家同心协力,区区一个黄蓉若来也只是
    束手就擒。」李智得意的说道。

    「军师说的对,之前不是也有两个号称是什幺女侠的混进来,最后还不是被
    我们抓到轮奸。」一名站在旁边的部属响应到,又再引起众人的嘻笑。

    「你这女人算是有种的,别人被抓来这里都是哭哭啼啼任由摆布,你还敢质
    问我们,为了赞赏你的勇气,等一下我们会特别好好照顾你……」李智淫淫的说
    道,还特别拖长了照顾两字,这又再引起了一片讪笑。

    眼见厅内气氛已十分活络,贾将军终于发话:「兄弟们,大家近日仍继续为
    寨里尽心尽力,现在又到了欢乐的时间,这个多嘴的女人就先让我来教训一下,
    其他两个新货你们就自己尽情享受,还没轮到的我也叫了弟兄去地牢带些不错的
    上来,总之大家就好好快活吧。」

    其实现场谁都知道,论姿色与身材,黄蓉实在高出两人甚多,因此贾将军先
    挑她实属预料之内,反正之后等老大玩腻了,自己也是有机会的,因此众人仍然
    大声欢呼。

    「啊!不要……放开我……」此时另外两个女子已被多人包围,众多咸猪手
    轻易的撕破她两人仅有的衣物,而两人也只能无助的喊叫。

    黄蓉眼看贾将军慢慢走下阶梯,两人的距离渐渐接近,黄蓉暗运内劲,准备
    在适当机会一击必杀,正当黄蓉精神集中蓄势待发时,突然她感到胸前一凉,原
    来先前架着她来的两人看到老大挑中黄蓉并向她走来,于是自作主张的一把扯下
    黄蓉的肚兜。一下子,黄蓉硕大的双乳跳脱而出,赤裸裸的像是欢迎贾将军的到
    来。

    黄蓉猝不及防,心神一分,偏偏贾将军也看到黄蓉浑圆丰润的诱人玉乳,因
    而加快脚步向她靠近,同时一只手也朝着她的大奶抓来。

    眼看时机已至,黄蓉虽然心神稍分,但仍当机立断决定出手,啪的一声,先
    前已被内劲崩坏的绳索应声碎裂,黄蓉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震开站在她两旁
    的卫兵,然后快速的一掌拍向贾将军的胸前。

    贾将军先前虽然被黄蓉那双巨乳所引诱,但他毕竟经历过数场战事,对死亡
    威胁的敏感度依然存在,他马上感受到黄蓉那掌威力的强大,抓向黄蓉胸部的那
    只手硬生生的缩回,力档黄蓉致命的一击,但看来是慢了一步……,瞬间黄蓉一
    掌已结结实实印在他的胸口。

    碰的一声,贾将军向后倒退数步,血沫从嘴角中溢出,看来是受了创伤,但
    一双眼却显得更为凶狠。黄蓉手掌也受到反震,美丽脸庞露出错愕表情,按讲这
    一掌虽然因为玉乳意外露出,令她一瞬间心神稍分,致使原先全力出击的力道减
    弱,但也出了她七成功力,应该可以重创那贾将军才对,可是手上传来的触感与
    从贾将军的脸色来看,显然刚才的突击仅对他造成了不重的伤害。

    「很吃惊是吧!」贾将军狠很的看着黄蓉,同时伸手拉开上衣,一件贴身铁
    甲赫然可见。

    (这女人武功好高,幸好刚刚有铁甲护身,不然不死也重伤。)贾将军心中
    暗叫侥幸,「你竟敢混进来行刺本将军,你到底是谁?」

    黄蓉心中快速盘算,既然无法第一时间击毙他,那就趁他受伤时尽速解决,
    但那贾将军身穿铁甲不易对付,因此黄蓉展开轻功揉身而上,施展落英神剑掌再
    朝贾将军攻去。

    贾将军久经沙场,一身硬功相当了得,刚刚虽被袭击,但在铁甲护身下伤势
    不重,此刻见黄蓉扑向前来,大吼一声就挥拳应战,两人登时短兵相接。

    黄蓉不论是轻功、招式还是内功都高于贾将军,但贾将军胜在皮坚肉厚且有
    铁甲护身,一般点穴对他较难以奏效,黄蓉虽屡次游移在他四周并击中他,但因
    贾将军稳守头部与要害,因此未造成什幺重大伤害,双方就这幺连过了数招。

    就在黄蓉与贾将军混战之际,厅内刚被突如其来的巨变所镇摄,所有部属一
    时都不知所措,幸好李智立即回复反应,大叫将军遇袭,众人快出手擒凶,而厅
    内各人也不愧是这寨中较高阶的人物,一经提醒,随即各自加入战场。

    再过数招之后,黄蓉已明显占了上风,贾将军多是防守的份,挥出去的攻击
    皆无法击中身法高超的黄蓉,但黄蓉也未再击出致命的一击,而随着其余部将加
    入,黄蓉难以再单独锁定贾将军,虽然她也击倒了数名来援的对手,但这也给了
    贾将军喘息的空间。

    连攻数招后,黄蓉飘身而退,争取回气再战,众人则大范围的包围住黄蓉,
    但也未再上前,显然见识到她的武功与看到倒在地上的多名同伴,大家都不敢贸
    然抢进。

    黄蓉此时内息不断运转着,赤裸在外的一对玉乳因呼吸较为急促而上下晃动
    着,形成极为诱人的情景,众人看的鼻血都快喷出,若非此人武功太高,不然不
    知多少人都想立刻把玩那性感美胸。

    「你到底是谁?」贾将军再度恶狠很的问到。

    「我只是个见义勇为的人,像你们这种坏事作尽的恶棍,人人得而诛之。况
    且,你们不配知道我是谁。」黄蓉不屑的说道。

    「也对拉,像女侠这样赤身裸体的站上我们面前,一对大奶一看就知道欠人
    爱抚,你看乳头还这幺坚挺,分明是渴望男人的青睐,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让
    我们好好疼爱你,哥哥们一定可以好好地满足你拉。」只见李智在后头一边打着
    什幺手势,一边说出这充满挑逗的话。

    「你……」黄蓉一听才想起自己一对大奶还暴露在外,自己除了亵裤外,的
    确是光溜溜的给众人欣赏,自己的玉乳又被人言语轻薄,不禁脸红心跳,双手虽
    想去遮住胸前,但现在仍在警戒作战状态,也无法顾及这幺多。

    「等会儿非宰了你不可。」黄蓉恨恨的看了看李智。

    「众兄弟,我们人多势众,大家一起上,谁今天能先抓住她,谁就可以先享
    受她。」贾将军发出命令。众人一听士气大振,纷纷拿起兵器缩小包围圈,接着
    一拥而上。

    「找死!」

    黄蓉哼的一声揉身向右,快速的打倒右方持刀的两人,接着运用轻功高速移
    动,凡与她过招的人多被她在几招内打伤或击退,倒地的人逐渐增加,但却无人
    可以碰到黄蓉,显见双方功力的差距。而黄蓉内功深厚,她看准众人大多只具备
    拳脚功夫,在内力修为上非常薄弱,因此她除了利用轻功袭击外,也不畏惧出掌
    对敌,凡敌方接掌应对着,无不被震伤无力再战。

    贾将军眼看局势不妙,连忙加入战局围攻黄蓉,这才使得倒地不起的人数不
    再快速增加,但局势仍然对黄蓉有利。黄蓉深知自己功力远超过众人,但毕竟贼
    兵众多,纠缠太久对己不力,还是要加速击杀对方头头,因此集中攻击贾将军。

    此时,刚好出现一个机会,黄蓉趁闪躲贾将军出拳时,顺势点中旁边一人的
    穴道,并将他丢向将军,只见贾将军狼狈一闪,黄蓉趁势闪入将军后身,指尖惯
    劲直袭将军后脑。

    眼看即将成功,黄蓉忽然感到背后有掌风来袭,凭经验可知那人内劲不强,
    原本黄蓉可已轻松闪过,但因这是击杀将军的大好机会,因此黄蓉仅分出部分力
    道,侧身单手迎击对方掌力,依她计算,这样即可顺利击退偷袭者。

    啊!呜!电光火石间只见军师李智吐血飞退,原来刚才的偷袭者就是他,只
    见他勉力止住退势,脸色十分苍白,可见黄蓉那掌虽只有部分力道,但已足以将
    他震伤,虽然受创,李智脸上还是露出一股诡异的笑容。而贾将军则肩头中指,
    虽有铁甲护身,但一口鲜血仍忍不住喷出,往前跌了个倒葱栽,露出极大空门。

    眼见黄蓉只要向前再趁胜追击就可大获全胜,但却见黄蓉眉头微皱,眼睛盯
    着那只刚刚击退李智的手,纤细的玉手上可看到一微小针扎的伤口,手部渐渐传
    来微热感觉。也就是因为遭受针扎,使得刚击往贾将军头部的剑指准头稍失。

    原来,李智手上暗藏着一枚细针,针上啐着某种药物,专门用来偷袭敌人,
    不过也是因为黄蓉那时的重点在击杀将军,所以另一边发出的力道不强,不然李
    智也无法轻易得逞。只可惜许多不同的结果往往都是因为一些小细节,最后导致
    与原先计划完全不同的结果。

    「中毒了!」这是黄蓉第一个想法,也因此她暂停追击贾将军,并开始运用
    内功驱毒,她深信以她深厚的内力,就算暂时无法逼出毒性,也能立即压抑毒性
    发作,事后再行补救。可惜她这次料错了,针上的根本不是剧毒,因此她无法逼
    出什幺东西。只觉得身体体温似乎有所升高,但并不明显。

    正当黄蓉犹疑间,李智已呼叫同伴再次进行围攻,贾将军虽连续受创,但也
    如猛兽般加入战局,黄蓉尚无进一步思考,就被迫再次还击。

    呼呼!怎幺浑身有股燥热的感觉。在击倒几个敌人后,黄蓉已觉得有些口干
    舌燥,热热痒痒的感觉慢慢在胸前与下身浮现,这种感觉初期微小,但在连续移
    动出掌后,燥热与酥痒的感觉逐渐增强。

    这是怎幺回事?黄蓉正疑惑着,略一分神,突然斜后方一爪袭来,刚好正中
    她的右奶。

    「啊!」黄蓉马上感到大奶遭袭,右手反射性将袭击着击退,但奇怪的是胸
    前玉乳不但未受伤,乳头也微微挺立,甚至还传来阵阵酥麻感,令她差点站立不
    住。

    这一切的情况都被外围疗伤兼观战的李智看到,李智眼见药物奏效,连忙持
    续说道:「女侠发骚了吗?大奶挺的那幺高,有没有很想被人操啊!让哥哥好好
    来满足你吧。」

    一连串淫声秽语出笼,听的黄蓉心烦意乱,下体搔痒感更盛,专心度已大不
    如甫开战时,原先灵活的动作也渐渐迟缓。「啊!」果然又中数拳。

    原来李智针上所涂的是一种经他改良过的春药,只须药随血液进入体内,身
    体就会开始越来越发热敏感,淫念会逐渐提高,心中对性的渴望会渐次增强,越
    激烈的动作血液运行越快,药效也就越快发作,到后来专注力就会降低,心智逐
    渐模糊,之后就只能任人摆布。此药用在这几天已经历过不少「按摩」的黄蓉身
    上更为合适,加上黄蓉处于激战状态,这春药将更容易在短时间内让她丧失战斗
    力。

    此时众人已发现黄蓉功力与轻功减弱,除受创较重与穴道被点无法动弹的外
    都加入围攻战局,黄蓉心中暗自叫苦,因为她每发一掌,身体就更燥热些,每中
    一拳,敏感部位就更搔痒,虽然本身因内力高强受创轻微,但那麻麻痒痒的感觉
    也令她对敌更加辛苦,而步伐不再那幺灵活也使的她摆脱敌人包围网的能力大大
    下降。

    黄蓉虽然暂时陷入困境,但被她击倒震伤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情况稍稍陷入
    胶着,黄蓉也是有苦自知,脑中的淫念渐渐放大,下体的空虚越发明显,若非自
    己努力把持,自己早已跪下来请求众人满足自己。

    「马的!这女人怎幺这幺难缠。」贾老大眼看倒下的人已多达半数以上,自
    己也是焦躁不安,虽然黄蓉似乎快支持不住,但自己也是内外具伤,若不快击倒
    她,搞不好这次就要阴沟里翻船。想到此贾将军突然往后一退,先让部属向前围
    攻。

    「呜……呜……呜……,不要……啪……啪……」

    忽然,阵阵呻吟声与抽插声传来,这在战况激烈的现场实在突兀,原来李智
    明白自己的春药何时发挥最大功能,于是暗中叫几名属下去奸淫那原先就因开战
    而躲在角落的两名被抓的女子,不久场中打斗众人皆可听到两对明显的叫床声,
    这让已经陷入半思春状态的黄蓉淫念更甚,出招也更为混乱。

    (可恶,要先阻止那几人!)

    黄蓉趁机捡起地上些许碎屑,利用弹指神功弹向正在抽插女子的数人,由于
    那几人正专心于奸淫,因此毫无防备的被点中穴道。但黄蓉也耗掉不少内力,破
    绽同时出现。

    「啊!」突然「嘶」的一声,黄蓉身上仅剩的亵裤被一名手持铁勾的恶徒勾
    破,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已呈现在众人的面前,只见一撮整齐的倒三角阴毛覆盖在
    上,在此时更引人遐思。而黄蓉向前踢翻一人时,那诱人的蜜穴更是时隐时现。

    「呜!不妙!」黄蓉当然发现自己已真的赤身裸体,但周遭仍有数人围攻自
    己,只好继续应战,但劲力已远不如前,且那叫春声弄得自己魂不守舍,虽然还
    能震退对方,但身体也会挨上数拳。

    这时,忽然两声破空之声传来,黄蓉下意识出手档格,但双手却分别被两条
    锁炼缠住,原来是贾将军联合另一位身材较为魁武的部属手持锁炼袭向黄蓉,贾
    将军一看炼住黄蓉双手,两人立即用力后拉,黄蓉猝不及防双手被平拉而起,三
    方正角力时,其余人眼看机不可失,数人分别前后扑上。

    「啊!」黄蓉肚子、胸部、脸颊皆挨了几拳,胸前玉乳更被狠狠捏住,刺痛
    感令黄蓉不禁叫了出来,但更令她心惊的却是刺痛后取而代之的麻痒感,这种要
    人命的酥麻感觉。

    「再这样下去不行,拼了!」眼看自己越来越危险,黄蓉勉力提劲,双手抓
    住锁炼用力往内一扯,贾将军两人竟被扯的靠近过来,接着全身气劲爆发连出数
    掌。

    「碰!碰!碰!」围在她周围的众人无一不被震飞,手握锁炼的两人也被击
    退,一时之间站着的只剩下她一个。

    呼呼呼呼!黄蓉大口的喘气,胸部不断上下起伏着,深厚的内力在这一瞬间
    几乎耗尽,但搔痒感却依然存在,令她只能弯着腰勉力站着。(终于解决了。)

    黄蓉心想。

    可惜事事总未能尽人意,就在黄蓉想要调息时,侧边一人竟快速逼近,黄蓉
    吃了一惊,本能的想再运劲出掌,不料那人并不正面硬拼,闪过黄蓉那掌,随即
    洒了一阵粉末在黄蓉面前后立刻后退。黄蓉虽有所反应稍往后退,但仍吸进不少
    粉末,接着阵阵晕眩感传来。

    「这是……迷药!」当黄蓉感到不妙时,她已难再用内力驱除吸入的迷药,
    旧力已尽,新力未复,谁时间抓的这幺准,黄蓉沉重的眼皮慢慢闭下,颤抖的双
    脚已无法支撑美妙的身躯,李智那淫淫的笑容成为她倒下前的最后印象

    「哈哈哈哈……」整个厅内充满着属于李智胜利的笑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