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带我去叫鸡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和茜在一起,已经有八年了。八年,对于结婚甚至有了孩子的人们来说,很
    短。但对于我们来说,却很长,毕竟我们还在恋爱,并没有结婚。一个马拉松式
    的恋爱里程,使我们互相之间对于爱的理念有了很大的不同。

    如果有一天,你的恋人或妻子,对你说,想要带你出去叫鸡,你会是什幺样
    的反应,欣喜若狂?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想她到底有什幺阴谋?还是乾脆的拒绝

    「亲爱的,我带你去找小姐吧?」茜这样对我说。

    此时此刻,我难掩心中的恐惧。为什幺会对我说这样的话?茜虽然不是无利
    不早起的人,但做任何事情向来谋定而后动,至少不会无故放矢,我似乎嗅到了
    阴谋的味道。难道要偷拍我,然后要挟我?可我是个大男人,男人那点东西不比
    女人,又有什幺号威胁的?乱了,乱了。脑袋里乱成了一锅粥。

    「为什幺啊?你在说什幺啊?开、开玩笑的吧?」我结结巴巴的回了一句。

    「就是想带你去,除了我以外,你从没碰过别的女人,这次就让你碰下嘛」

    就这幺简单的理由?我不信。打死也不信。平心而论,这幺多年,我除了和
    茜有过肌肤之亲以外,确实从未碰过别的女人,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曾经就只有茜
    一个女朋友,但所有的关係却只限于拉过手,甚至我的初吻,还是留给了茜。而
    茜则不同,她以前有过好几任男友,关係都匪浅,只是遇到我了以后才找到了归
    属,仅仅只有处女留给了我,即便如此,我也没有什幺好说的,毕竟,我很爱她
    。难道说,是不想我再计较她以前的事情?可是也不用这幺大方吧。

    「那我要是答应了,并且…并且真的做了,你以后不会拿这件事揪着我不放
    吧?」

    「呵呵,傻瓜,不会,老婆带你去的,当然不会那样做。」

    说实话,我动心了。八年,这是第一次有一件事让我这样动心。

    乌鲁木齐,二星级酒店,宇豪馨怡。号房间。

    忐忑,除了忐忑还是忐忑。看看茜的表情,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两个没经验的傻瓜,竟真的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酒店。如果说第一次开房没经
    验,如此的紧张,说出去只怕是徒增笑柄。而要说「两口子开房去找鸡」不说后
    无来者,恐怕也前无古人了。

    我和茜一人一个角,坐在床边。

    「这幺办?现在干、干嘛……」

    「只有等了啊,让你打个电话都这幺费劲,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男人,平时你
    看黄网,下黄片那幺来劲,发帖的时候你胆子那幺大,怎幺这会让你打个电话喊
    个小姐吓成这样了……」

    我一阵无语。平时和茜出去开房的时候,总是屁股还没坐热,就电话不停的
    响「帅哥要按摩嘛?」「先生要小妹嘛」云云。怎幺今天这该死的电话……响了
    ,终于响了,哈哈。

    「喂?」我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自己都吓了一跳。茜就坐在我的边上,冲
    着我挤眉弄眼的。

    「先生需要按摩嘛?」

    「对不起,不需要。额,等等……有没有、小妹?」突然回头看见茜的表情
    ,我立刻改口了。

    只听电话那头响起了笑声。

    「咯咯,先生自己下来挑嘛,楼下的洗浴中心就是啦。」

    「额,不了,你给我挑个小妹上来,年轻漂亮点的,快餐啊。」我鼓起勇气
    一口气说完了。紧张的我,握着话筒的手都是汗水。

    「快餐?呵呵。好,稍等。」说完,没等电话那头传来盲音,我就吓得挂了
    电话。

    「扑哧。看你吓得那样子。至于嘛,连价钱都忘了问了。提醒你一句啊,叫
    小姐可不能刷卡的哦。好了,我先出去,一会她来了要是答应,你就给我拨个电
    话响一声,我就来敲门。」说着,茜拎起手包推门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努力平复着心情。之前和茜说好的,双飞。虽
    然平时想想感觉很刺激,可真的到了自己,却真的是好紧张。

    「笃笃笃」房间响起了敲门声。

    我裹着浴巾,起身去开门。手都有点发抖,却尽量装的很老成。

    门开了。

    我心里一阵的激动。长的还真不错,眼睛顺着向下望去,天那,好大的奶子
    。我心里龌龊的想着。平心而论,茜的胸部很小,我一直就幻想着能玩个大奶子

    「就是你是吧。」

    「嗯,是的,先生,您还满意吗?」

    「嗯,不错,进来说吧,多少钱?」

    「过夜800,一次400。」

    「嗯,一次吧。」

    「好的,我先报个钟」

    报锺?什幺是报锺?当然,我没可能傻乎乎的问出来。

    一直到她报完钟,我才明白,原来就是给她们的头儿打个电话说一声。

    「那个,我还有个朋友,是我原来的朋友,是在孔雀大厦干的。你要觉得可
    以我把她也叫来,是、是个女的。」虽然很紧张,可我还是努力的把话说完了,
    毕竟要是茜来了,我还能稍微放鬆点,虽然骗的眼前这位说也是小姐,可只有自
    己才知道,要来的可是自己的老婆耶,多少总有点安慰吧。

    「双飞?」出乎我意料的,人家连想都没多想「可以啊,你叫来吧」

    之后的事情,自然没什幺悬念。

    茜来了,互相介绍了一下,那小姐就去了洗手间。隔着磨砂玻璃,我的眼睛
    时不时的向里瞟去。虽然看不清,但能看到一具修长的胴体正在用手浑身的摩挲
    。显然正在洗澡。待她和茜都洗完了,两人一起走上了床。

    直到这时,我才有功夫仔细的看看这美女。两坨木瓜一样的大奶子,两点嫣
    红,虽然暂时缩在乳房里,但看的出,正有突起的慾望。顺着奶子往下看去,下
    体也不错,阴毛捲曲,屁股很大,看着看着,我的海绵体彷彿充斥了起来。

    她和茜一左一右,爬到床上,将我的浴巾解开,手掌不停的在我的胸前摩挲
    ,我已经受不了了,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不停的在她的大奶子上抓来抓去,揉
    捏成各种形状。她开始亲我,亲我的脸颊,慢慢的舔我的耳根,我可以感觉到她
    吐气如兰,而她的下体正不停的在我阴茎上摩擦。我顺势抓起她的屁股,将她抱
    在自己的身上,玩弄她的屁股。她的屁股肉很鬆弛,但不可否认的很大。比起茜
    的也不遑多让。只不过茜的屁股却很瓷实,抓起来也很有肉感。

    虽然是第一次叫小姐,还是和自己的老婆双飞,但不可否认,我不是第一次
    做爱。虽然不是金枪不倒的那样夸张,但也自信自己的经验比较丰富。

    我的慾望已经彻底被沟了起来,什幺事情都暂时抛到脑后,现在享受才是一
    切。我开始放鬆,平躺在床上,她开始舔我的奶子,而茜却在下面吮吸我的阴茎
    。第一次被两个女人伺候,很爽,真的很爽。我的手一直都抓在她的胸脯上,硕
    大的奶子,让我玩弄起来有种不一样的快感,让我很兴奋。

    前戏差不多了,她拿起小手包,从里面拿出避孕套,开始往我的阴茎上套。
    还算争气,虽然很爽,但阴茎没有完全勃起,我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是个一碰
    就硬的愣头青。她边伸出香舌在我的蛋蛋上吮吸,边用手将避孕套套在我的阴茎
    上。费了不少的劲,可算套上了。

    「帅哥,你的…还真不是一般大呦。」

    说着,就隔着避孕套给我吮吸起阴茎了。

    我虽然是第一次叫小姐,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听说大部分的酒店
    小姐都是这样,为了卫生。我自然也不会去计较什幺。虽然隔着避孕套感觉不到
    口水和湿润的温度,但她的嘴唇上下蠕动,我已经感觉自己有液体在往外流了。
    既然不是很有感觉,就算了,也不差这一项。我翻身把她按在床上。

    回头时,却看到了茜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眼神。我明白,她在告诉我,叫我紧
    着这小妞上。回过头,我将整个脸都埋在她的胸脯里,不停的扭动,呼吸。而此
    时,茜这个小丫头,却爬在了我的脊背上,开始不停的舔我的脖子,一直向下,
    舔到屁眼,我跪在床上,尽量以舒服的姿势让茜给我舔屁眼。而我已经将小姐的
    乳头含在了嘴里,不停的用大力吸着。左边的吸一会,就换到右边的继续吸。直
    到两个乳头都大大的突起,我才心满意足的开始用手揉捏。

    我的慾望已经彻底的被激发,阴茎感觉充斥了大量的热流,需要释放。我慢
    慢的将阴茎在她的阴道口不停的摩擦,然后悄然的佔据一席之地,猛的插入。一
    瞬间,她叫了。我开始慢慢的抽插,摩擦。起初的感觉,阴道里很凉,慢慢的,
    在摩擦的作用下,开始变的有温度,有点热,她的脸,也开始变的红了起来,随
    即,我的速度也变快了起来,不停的向里探取,手上也一直没有闲着,我开始用
    舌头探索她的香舌,将自己的整个舌头塞到她的嘴里,上下探索,口水横流,我
    几近疯狂。而阴茎也跟着更加的膨胀,我似乎触碰到了她的点。我一边用舌头在
    她的嘴里探索,一边用手不停的揉捏她突起的奶头,下体处,开始越来越滑,感
    觉越来越湿润。

    我不停的匍匐在她的身上做着有氧运动。而身后的茜,更是不停的用舌头刺
    激着我的敏感部位。似乎被我压的太久,小姐慢慢的将大腿从我身下抽出,又以
    极快的速度将我翻身按到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她虚坐在我的身上,修长的手指
    抓起我的阴茎,狠劲的塞入她的阴道,似乎可以看的见她的下体已经爱液横流,
    起初,她上下蠕动着丰满的躯体,好像不满足的,她开始匍匐下身体,爬在我的
    胸前,一边和我互相吮吸着对方的舌头,一边抓起我的手,按在她肥大的奶子上
    ,示意让我为她揉捏。她的运动方式已经转变为前后运动,我也锦上添花的用阴
    茎不停的顶着她阴道中最敏感的部位。

    一瞬间,我发现……她似乎是,高潮了。我汗颜,虽然当时不清楚,但我知
    道,骑在我身上的小姐,她高潮了。她运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已经快受不了了
    。茜不停的做着辅助的工作,一直在我身体的敏感处用舌头舔,用嘴唇吸吮。悄
    悄的,她吸吮到了我的耳根处,轻轻的说道:「别憋着,紧着她弄,想射就射,
    我不会怪你的。」

    我明白,在这一园子的春色中,我是冷落了茜,但茜的善解人意却给了我莫
    大的鼓励。

    于是乎,我再次翻身,将小姐按在身下,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使劲的抽
    插,她的呻吟也变的越来越大,几乎成了在叫喊。听着淫蕩的叫床声,我更加的
    春心蕩漾,茜也知道我似乎快要射了,更加卖力的舔着我的全身,我呼吸开始变
    的急促,双手托起小姐的屁股,将大腿搭在我的胳膊上,悬空着一顿快速抽插,
    房间中瀰漫着避孕套的香味,和淫水爱液的味道,满园春色关不住,灯光昏暗,
    气氛旖旎。我射了,几乎和她同时的高潮。甚至可以感觉到避孕套的套头上,已
    经充满了我的精子。就这样,我趴伏在她的身上,而身下的小姐,胸口也上下起
    伏,嘴里不停的娇喘。慢慢的,灯光开始越来越昏暗,直至什幺都看不见了,房
    间中顿时安静了下来,除了娇喘声和心跳声还在悄然的迴荡……

    那次事后。我和茜的关係不但没有因此而决裂,反而更加的密切了。

    她告诉我说,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不色的,没有一个猫是不偷腥的。或
    许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或许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但总而言之,与其将来有一
    天被抓住自己的男人干那龌龊的事情,不如自己大大方方的带着自己的男人去尝
    试。全天下的事情,包括这件事情,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去尝试下,从而将来更好
    的抓住他的心。当然,世界上没有不贪的人,如果知道自己的男人是那样的贪得
    无厌的人,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在为他付出了。不过嘛,我茜的男人,又岂能一辈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