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六集第四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四章冻鸡命运

    伊山近坐在颠簸摇晃的马车车厢中,听着外面传来的车轮滚滚之声,皱眉静
    静沉思。

    这次他在太后寝宫中收穫良多,冰心诀顺利入门,并一举突破关口,能够施
    展出冰蟾宫最初等的冰寒仙术。只等将来修为增进,踏入冰心诀的第二层,就可
    以申请回到冰蟾宫,暗中寻访大仇人了。

    自己在冰蟾宫中的师父给自己的感觉十分熟悉,但究竟是不是那两个轮好自
    己的仇人呢?伊山近双眉紧锁,陷入了苦思回忆之中。

    太后的身体很敏感,禁不起玩弄。被他干晕之后,一直昏迷不醒,伊山近也
    不想吵醒她,穿上衣服就偷偷溜出了寝宫,準备赶回伯阳侯府去。

    他正在思索,突然一缕神念从身上掠过,让他立即汗毛倒竖,惊得浑身涌出
    冷汗。这神识如此强大,与他相比简直是皓月与烛火之较,而且他隐约感觉到这
    神识中似有恶意,如果这样强大的修士突然向自己出手,恐怕自己毫无反抗之力。

    『怎幺回事,难道是冰蟾宫发觉不对劲,追上来要杀掉我吗?可是我明明隐
    藏得这幺好,是哪里露出了马脚?』伊山近心中闪电般地疾速思索,表面也在努
    力伪装,将自己真实实力掩盖下去。

    僵寂术法掩饰着他双修功法的实力,同时又在努力催动冰心诀,以这极纯净
    微弱的灵力布于身上,试图伪装成冰蟾宫弟子,希望来追杀自己的敌人能够被骗
    过。

    神识一扫而过,伊山近冷汗淋漓,却不敢向外放出神识查探,也不敢相信在
    暗中窥测的敌人会就这样放过了自己。

    马车突然停下,前面传来一个微有些耳熟的声音:「前面的可是文家小姐?
    今日相会有缘,不如入本王府中一叙,不知可不赏脸?」

    伊山近强行按捺心神,用颤抖的手掀起车帘,却见一个相貌堂堂、满脸鬍鬚
    的大汉身穿亲王华丽衣饰勒马立于车前,正是今天才见过的晋王赵光复。

    伊山近一怔,想起自己刚刚将手指插入他出生的蜜道里面,活活干晕了他美
    貌的母亲,现在突然看到他拦车,不由心虚,移步出车厢,在车上遥遥行礼道:
    「见过殿下!」

    虽然在惊慌之中没有下车,他倒还比较清醒,知道自己现在是女孩身份,要
    行女子之礼才行。

    赵光複眼中露出一丝淫邪之意,盯着眼前纤瘦可爱女孩嚥下口水,温和微笑
    道:「本王听说仙子则从仙家名门回来,心中好奇,想向文仙子请教仙家的事情,
    就请入府一叙,如何?」

    他也谨慎,在人前绝口不提「冰蟾宫」三字,免得皇家受冰蟾宫支持的大秘
    密外洩出去。

    伊山近一怔,摇头正要拒绝,突然感觉到那强大神识突然又笼罩在他身上,
    骇得他身体僵硬,不敢称动。

    赵光复顺势回头,下令道:「请文仙子入府!」

    他身后的随从们齐声应命,浩浩蕩蕩地走过来,拉住马车,强行赶着骏马向
    王府行去。

    那些车伕见他们人多势众,又是朝中实力最强的亲王下令,都不敢动弹,任
    凭他们拉着马车驰向晋王府。

    等到伊山近清醒过来,感觉到那神识又突然消失,正要拒绝他们这样强抢民
    女的行径,却已经看到一座雄伟府第,高大门首所悬的牌匾上写着「晋王府」三
    个大字。

    「这字写得好生奇怪,似乎有些飘渺之意,难道是世外修行之人写的?『他
    心中思忖着,微一疏神,马车已经被王府豪奴硬推进大门里,随着赵光复笑咪咪
    地策马跟入,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马车来到堂前,伊山近看看马车周围,到处都簇拥着膀大腰圆的豪奴,纷纷
    跪拜于地,同声大叫道:「请文仙子下车!」

    如此多的壮汉围住马车叩拜,叫声震得车厢嗡嗡作响,豪雄勇武之气扑面而
    来。

    『真有气势!虽然表面上对我很恭敬,可这不是逼我下车吗?』

    伊山近迟疑地走下马车,那些壮汉又奋力磕头,大叫道:「谢文仙子!」

    声音整齐雄浑,如千军万马咆哮,显然是赵光复治家有方,家将们训练有素。

    伊山近心中一动,看着那些显然是从战场上搏杀出来、带着凌厉气势的壮汉,
    暗忖:「赵光复养了这幺多能杀人的家将,是单纯想要保护自己的王府,还是想
    要造反?『

    赵光复也不容他多犹豫,走过来大笑道:「文仙子驾临寒舍,蓬蔽生辉,就
    请入堂上坐!」

    他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来,就要拉伊山近的手,想要顺势摸上一摸,佔这位小
    仙子一点便宜。

    伊山近从沉思中惊醒,立即不着痕迹地向前走了两步,躲开他的手,道:
    「殿下多礼了,实在愧不敢当!」

    一群如狼似虎的豪奴尾随在后面,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带来隐约的压迫感。
    伊山近无奈地走上台阶,踏入堂中,突然一怔。

    在堂里有几个中年人正在谈诗论词,大概是王府中的幕僚。只有一个长鬚中
    年负手而立,脸上有效然之色,似乎不层与这些人为伍的模样。

    伊山近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隐约感觉到有些发冷。

    现在离得这幺近,他几乎就可以断定,刚才用神识来探察自己的正是眼前这
    长鬚中年。

    即使不用神识探查他,伊山近也能感觉到此人修为深不可测,浩如烟海,显
    然不是聚灵期的低阶修士,只怕要高上许多,至于到了哪一阶的修为,伊山近现
    在功力还浅探查不出来。

    那中年回过头来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见他怔怔地出神,倒有些意外,额外多
    看了他几眼。

    赵光复大笑走进堂来,为「文仙子」引见堂中这几位,果然都是他府中清客
    幕僚,那个长鬚中年名叫罗栖梧,据他介绍说在诗文上很有造诣。

    伊山近心中暗悚:「姓罗的,难道是罗家的人吗?罗思齐被我杀了,消息不
    知道有没有走漏出去。眼前这人本是世外修士,却遁入凡间,难道是罗家也不甘
    寂寞,想要做些什幺事吗?『

    在修仙大派中,罗家的势力也不算小,在所有修仙家族之中举是轻重。那罗
    思齐只是家中一个不受重视的子弟,也只有在下凡出外时才敢耀武扬威,死了也
    没有多少人关心,不然早就大张旗鼓地搜寻他的下落了。

    『纸包不住火,早晚罗家知道我杀了他们的人会来对付我,得预先提防才行。
    这次破冰盟与冰蟾宫的大战,不知道他们是站在哪一边?可惜情报不是,不能了
    解罗家的情况,早做準备。』

    他心里有事,有一搭没一搭和他们说些闲话,又被赵光复引着往后堂去,说
    是夫人虔诚信道,希望能拜见仙子,聆听仙家之事。

    伊山近神思不属地向内堂走,感觉到长鬚中年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就像芒
    刺在背,很是难受。

    等到那目光终于消失,他才鬆了一口气,这时已经被赵光复领着他左拐右拐,
    进入内堂深处。

    越过一道门户,眼前罗幔高卷,纱帘轻轻摇动,伊山近只当纱帘后有人,正
    要施礼拜见,突然听到身后匡噹一声门响,回头去看,却见赵光复已经掩上了屋
    门,并拿出锁来牢牢将门锁住,随手将钥匙丢到了窗外。

    「殿下,你这是做什幺?」伊山近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立即质问道。

    赵光复回过身,英俊微胖的脸上浮现出淫邪的笑意,张开双臂走来,淫笑道
    :「小美人,今天在宫里见到你,本王就压不下思念之情,显然是夙世良缘,今
    天能在这里相会,是天赐的机会啊!」

    伊山近退后一步,胀红了脸怒道:「请殿下自重!我本是仙家弟子,断情绝
    欲,殿下怎幺可以有这样的非份之想!」

    赵光複眼中慾火熊熊,兴奋地喘息道:「从前有异人给我算过命,说我有仙
    缘,今天不就是仙缘到了吗?此乃天意,文仙子千万不要错过仙缘啊!」

    他一边说,一边纵身飞扑而来,动作敏捷勇猛,显然也是经历过战场的,身
    怀武功。

    伊山近从胯下侠女那里偷学来的轻功,本是天下一等一的功夫,脚下轻轻一
    转,就躲开他的虎扑,叱道:「大胆!竟然敢亵渎仙家,不怕冰蟾宫降罪吗?」

    赵光复已经是慾火焚心,哪管他什幺仙家不仙家,如虎豹般疾扑而来,虽然
    被伊山近闪开,却还是扑击不止。

    这样连扑了十几下,赵光复还是没能抓到伊山近,停下来喘息道:「文仙子
    果然不凡,小王佩服、佩服!」

    他向后退了几步,在一个茶几旁边坐下来,端起茶来饮了一口,陪笑道:
    「仙子请原谅小王无礼,今天之事颇有缘由,只是说来话长,还请仙子坐下叙话!」

    伊山近警戒地看着他,见他没有什幺异动,也放鬆下来,退后几步找了把椅
    子坐下,心里琢磨着该怎幺逃离这尴尬局面。

    如果不是看在刚干了他母亲的面上,早就打得他满地找牙。自己刚玩弄了他
    母亲的身体,现在却又被他调戏轻薄,这算不算一报还一报?

    他仔细打量着赵光复,怎幺看也不觉得他长得跟少女太后相像,更想像不出
    这幺魁梧高壮的一个大汉,是怎幺从那紧窄湿润的销魂蜜洞里面钻出来的。

    他正想得出神,突然喀嚓一声,几道钢环从椅子扶手下伸出,闪电般地将他
    的双腕锁在椅上。伊山近一惊,这时从脚下又伸出两道极粗的钢环,喀喀两声锁
    住他的双腿,与椅脚箍在一起。

    赵光复将手从茶几下的机关上移开,兴奋地跳了起来,失声怪叫道:「啊哈!
    文仙子,今天是本王仙缘到了,你就从了本王吧!」

    他看着眼前冰雪可爱的仙家女孩已经是慾火熊熊,焚烧心肺,三下雨下撕光
    自己的衣服,只穿着一条内裤,大步狂奔,张开双臂冲向已经不能动弹的小小仙
    子。

    「混蛋!」伊山近气得满脸通红,从前被麻子帮主盯住屁股、被两个仙女强
    暴三年的悲愤又涌上心头,看着满胸黑毛的壮汉冲向自己,不由得一阵思心,想
    也不想,立即抬手弹出一指。

    一道寒光从指尖射出,化成一个冰寒小球,闪电般地射向慾火攻心冲来的魁
    梧大汉。

    雪白光球,寒光四射,噗地一下打在几近全裸的晋王唯一穿着衣服的部位,
    随即发出清脆的裂响。

    赵光复脚下一虚,轰然扑倒在地,发出震天的痛苦嘶吼!

    他的内裤已经被冻得雪白一片,胯部也泛起白霜,随着他摔倒在地的声音,
    一个圆柱形的冰雕从破碎的内裤中滚落出来,在地上滚了几滚,停在他面前的地
    板上。

    伊山近目光只向那边扫了一眼,就思心不想多看,心里鄙夷:「这幺小,也
    敢拿出来现世?『

    门外传来大步奔跑之声,突然大门一声巨响,喀嚓一声被击得粉碎,尘层飞
    扬之中,在门外站着一个长鬚中年,脸色铁青地看着这边,正是那个自称罗栖梧
    的修士。

    一群家将蜂拥而入,将他们的主子扶起来,看到他破碎的下体,都脸色惨白,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