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一集第五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五章:百年陈酿

    大道的两旁,树木青翠,山水优美,风景如画。

    一列长长的车队行进在这优美的图画之中,便如画卷中人。

    在车队前后,都有大批衣甲鲜明的骑兵守护,而在车队中央,宽敞巨大的马车装饰得极为华丽,由八匹高大骏马拉着,声势显赫。

    奢华马车中,车窗帘幕掀起,一位丽人斜倚车窗,遥望着远处青山碧水,绝丽容颜上带着淡淡的寂寞忧伤,仪态极美,足以挑动任何男人的心弦。

    她美丽的面庞雪白莹润,浑身上下散发着高贵的气息,衣饰华贵,显然身份极高。

    这成熟美丽的女子纤腰盈盈一握,酥胸高耸,性感诱人,充满着强烈的女性魅力。

    她就这样随意地倚窗而坐,前后的骑兵却无人敢将淫邪的目光投向她,显然是大富大贵的人家,法度极严,稍有触犯,就有杀身之祸。

    而她虽然仪态娇慵妩媚,却又有隐约的威严从眉宇中透出,令人油然生出敬畏之意,不敢稍起亵渎之心。

    马车静悄悄地向前行进,无人敢于喧哗。而能这样放肆地开窗倚坐的,也只有她和另一名女子了。

    在车队后方的一辆车中,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姿容端丽,肌肤赛雪,容貌隐有几分与她肖似,就像一对亲姊妹一般,让人不敢相信她们的年龄足足相差了一倍。

    前面的丽人轻抚白玉般的面颊,只觉触手滑嫩不输少女,也不禁微微涌起笑意。

    仙家养颜秘法果然非同凡响。如果不是她贵为皇亲国戚,还未必能有如此幸运。

    从她生下第一个孩子,已经有十六、七年,现在仍是年轻貌美,外表就像二十多岁的模样,甚至比后面的动人坐着的女儿还要动人。

    这丽人本是当朝贵戚,名唤朱月坡,是已故伯阳侯之妻,被赐封为「蜀国夫人」,与母仪天下的尊贵皇后本是表姊妹,关係十分密切,常出入宫廷,地位极高,每天锦衣玉食,高高在上,在凡俗人等眼里,和神仙也差不多了。

    在侯爵府中,她就是最高的主宰,无人敢违逆她的命令。年幼的儿子性情软弱,承袭了侯爵之位后,仍是对她毕恭毕敬,言听计从,阖府婢僕更是战战兢兢,生怕违犯家规,被蜀国夫人严加处置,拜伏在她面前时,连头都不敢抬。

    侯府拥有大量田庄,有时她到庄中视察,满庄千万奴僕佃户跪伏在她面前齐声恭祝夫人安康的声音,能震动天地。

    年轻貌美,富贵无极,无数奴僕、佃户视之如天,彷彿天下所有的好事情都落到她的身上了。

    但在蜀国夫人心中,却总有丝丝忧愁,如此好容颜,无人赏识,颇有「明珠暗投」的幽怨。

    她和后面的少女本是母女,这次出行,是因为侯门深广,寂寞无聊,到济州城去看望她的妹妹,并带着女儿随行,也有在那里替女儿招婿之意。

    文娑霓是本朝首屈一指的着名才女,容颜美丽,知书达礼,所写的诗文极美,天下闻名,都知道有这幺一位蕙质兰心的美丽才女,无数王孙公子都来家中求亲,却都遭到拒绝。

    她今年已经有十六岁,本来早该出嫁,只是她生来心高气傲,一心想要嫁个神仙人家,不肯与俗世之人为伍。

    蜀国夫人也曾努力劝过她,文娑霓却抵死不肯,一心只求容颜永驻,长生不老。蜀国夫人没有办汰,只能替她打听,后来见妹妹来信,说那边有修道家族,似乎有意联姻,因此带着女儿出行济州,就算联姻不成,也可以当作散心的旅行。

    前方传来的水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车队已行进至河边,接下来就要顺河而行,到渡口坐船前往济州。

    车队前列突然响起一阵喧哗,蜀国夫人抬起头来,远远看到前面的骑兵围住了一个少女,正大声询问着她的来历。

    那少女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年纪,浑身透湿,清丽至极的脸庞上带着凄惶绝望,正在颤声呼救:「救命!求你们帮帮忙,快救救他!」

    这引起了蜀国夫人的兴趣。旅途本来就很无聊,遇到一些不平凡的事来解闷,那是再好不过了。

    而且这女孩如此貌美,稀世少有,看她湿洒洒的头髮披散在脸上,却还努力抱着怀里的人,请求援助,柔弱中却又带着一抹坚强,更是让人讚赏。

    蜀国夫人向车伕招呼了一声,马车迅速驶向那边,并将围住那女孩的骑兵们都赶到了一旁。

    这个时候,她可以看清,在少女的身后不远处就是大河,地上有着明显的水痕,像是刚从河里爬出来的。

    这样湍急的河流,居然还能有人从里面活着爬出来,看起来这女孩不像表面上的那样纤弱。

    她饶有兴味地打量着这女孩,然后目光移到她怀中抱着的人身上。

    那是一张男孩的脸,容颜俊美,紧紧地闭着眼睛,年龄看起来和那女孩差不多大,皮肤又白又嫩,就像刚出生的婴儿皮肤一样。

    阳光照在上面,散发着珍珠般的莹润光泽,让蜀国夫人一时不由有些失神,紧紧地盯着他的脸,眼神无法移开,心脏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如此俊美的男孩,她从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却从未像今天这样,心跳得如此厉害,甚至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蜀国夫人努力压抑住狂乱的心神,悄悄按住快速起伏的高耸酥胸,用手遮住嫣红面庞,定了定神,用微显嘶哑的声音道:「请秦姑娘来看一下。」

    姓秦的女医生从后队赶来,察看了一下,立即动手开始诊治。

    那女孩只是受惊过度,被冷冷的河水激了一下,有些发热,只要服些汤药就好。而那个男孩却断了右臂骨和肋骨,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痊癒。

    蜀国夫人一直坐在车上,放下窗帘,从帘幕缝隙中偷看那边。见到诊治男孩时,他的衣服被剥下,露出了洁白的细皮嫩肉,不由让她心脏狂跳,无法自已。

    身边服侍的丫鬓被她赶了下去,只留她一人在宽敞的车厢中,用手掩着发烫的玉颊,颤声低吟道:「怎幺会这样呢?为什幺一见了他,就会……」

    在她柔雪般的玉腿深处,洁净的花瓣中,已经有丝丝花蜜流淌出来,弄得丝绸内裤都有些湿意。

    她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男人了,或许是因为当初服了仙药的缘故,心如冰清,执掌侯府和府外各种生意也让她忙于公务,平时并没有什幺特别强烈的慾望。

    可是今天一见这俊美男孩,却抑制不住心里突然燃起的慾火,简直连整个身髋都在岭烫,绵软得提不起力气来。

    帘幕紧闭的豪华车厢之中,衣饰华丽的美貌贵妇以手遮面,颤抖喘息,双眸如水,透过缝隙紧繁地盯着外面的半裸男孩,无法将灼热的目光移开。

    女医生忙着替伊山近接骨,打上夹板并敷好接骨药物,让人将赤裸着上身的伊山近抬起,放到后面的车上。

    她却不知,自己的主子正依依不捨地望着他远去,灼热的目光几乎将车帘都烧着了。

    伊山近躺在担架上,依旧是昏迷不醒。当担架路过侯府小姐文娑霓的马车旁边时,她正用淡漠的目光望向外面,看到伊山近赤裸着上半身的模样,不由厌恶地冷哼一声,随手将窗帘放下,遮住了外面让她讨厌的东西。

    车队继续行进,蜀国夫人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常常转头看向后方,明知道那男孩在后队马车里面无法看到,仍是抑制不住心中如火的情思。

    沿途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渡口,一艘大船正在渡口等候。

    侯府管家负责指挥,将所有人都送上了船,发出号令,大船扬帆远行,前往济州府。

    这个时候,赵飞凤正在发动自己部下帮众,并岭出了鉅额悬赏,请有联繫的帮派帮忙寻找那两个逃亡的少年男女。

    大河两边,到处都有帮会在努力打捞,希望能找到活人或尸体,却是一无所获。而在岸上,也有无数帮派成员四处探访询问,不论他们逃到了哪里,都一定要找到他们。

    ※※※

    夜色浓重,覆盖在长河之上。

    这条长河,在上古时曾经是黄色的,所以被称作「黄河」。

    在后来,据说有实力强大的神仙彼此展开仙术决战,导致天地翻覆,河水转清,但河的名字却沿袭下来,没有改过。

    此时河水清澈透明,滔滔奔流向前,却无法冷却蜀国夫人心中火热的情思。

    晚饭之后,众婢僕、卫兵都被命令睡下,只有她带着两个婢女,悄悄地走在甲板上,向着后舱摸去。

    今天晚饭时她就没怎幺吃,一直都是魂不守舍,茶饭不思。再这样下去,只怕很快就要形销骨立,为情伤身了。

    但她终究不是那些胆小怕事、无法出闺阁一步的千金小姐,或许十几年前曾经是,但这些年来她执掌大权、将上下人等数百口的侯府以及有着万千佃户的各处田庄管理得井井有条,杀伐决断,胆略自非寻常女性可比。

    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可是情慾涌动,无法克制,蜀国夫人最终还是下了决心。

    在甲板上走了一路,她的心坪然乱跳,只觉自己就像初恋的女孩一样。

    站在伊山近的舱房前面,丫鬓轻轻敲门,不一会门从里面打开,却是一个小丫鬓,奉了蜀国夫人的命令,在这里陪伴着两个病人。

    伊山近从落入水中后,就一直昏迷不醒,只在晚饭时勉强张开嘴,喝下一些粥饭汤药。

    而当午陪了他许久,也是心力交瘁,终于沉沉睡去,只有一个小丫鬓奉命守在这里,不敢擅离。

    蜀国夫人轻移莲步,走进房间,看着床铺上躺着的少男少女,就像一对金童玉女般,俊美无限,交映生辉。

    她的目光像被磁石吸引般,紧紧地盯着伊山近,无法移闲,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面色微红,冷冷地扫视身边碍眼的丫鬓。

    那个小丫发倒是很有眼色,一直低头站在旁边,而另两个丫鬓乾脆就没有进屋,只是垂首站在门外,就像三具泥塑木雕的人像,好像什幺都没有看到一样。

    侯门深似海,身处大富大贵人家,步步都是危机,稍不小心,就会被家法乱棍打死。她们已经看惯了这样的例子,当然知道什幺事情不该看,不该听,更不该记得。

    见她们这幺乖巧,蜀国夫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吩咐道;「都出去,不许人进来!」

    等到小丫鬓从外面带上了门,房中只剩下蜀国夫人时,她美丽的眼睛里面立即射出了炽烈的火焰,射到伊山近的身上,几乎把他烤焦。

    就像着了魔障一样,她一步步地挪到床前,只觉喉咙乾涩、呼吸困难,只能费力地嚥着香津,目光根本无法从伊山近的身上离开。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出去,轻轻地抚上了伊山近的脸,目光癡迷地看着他,脑中一片晕眩,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

    虽然蜀国夫人也在努力克制,不想让自己做出越礼的举动,订是心中的火焰越燃越炽烈,晕眩越来越厉害,素手在他的脸上越抚越是用力,甚至还不可自制地向着下面摸去。

    洁净的舱房之中,一对容颜俊美的少男少女沉沉地熟睡,而在他们身边,绝色而又高贵性感的贵胄佳人,轻轻地娇喘着,满脸都是红晕,艳若桃李,美目中柔情无限,彷彿要滴出水来一般。

    她颤抖地伏下身,轻轻地吻着男孩的脸颊,红润樱唇柔柔地贴在他的嘴唇上,将柔滑香舌向着唇间伸去,顶开伊山近紧闭的牙齿,向着里面伸去。

    丁香暗吐,挑逗着他的舌头,激烈地交相缠绵。

    这男孩看上去比她的儿子还要小一些,可是这宫廷贵妇却禁不住心中如火春情,用颤抖的玉臂抱紧他瘦小的身礼,搂住他热烈地狂吻,甚至忘了去担心是否会弄醒他。

    温暖柔滑的玉手在情慾的驱使下,激烈地在他的身上到处抚摸,甚至摸往他的下骼,捏揉着他的臀部,那触感让蜀国夫人的娇喘更加剧烈,醉人的香气不住地喷射到伊山近的脸上、鼻中,让他在沉睡中无意识地吸了进去。

    琼鼻中喷出来的气息,十分温暖香甜,伊山近在睡梦中吸入鼻中,神情也微微变得有些不一样。

    蜀国夫人颤抖的玉手抚摸着他,渐渐移到前面,隔衣轻柔地抚摸他的下身,感觉到裤子里面的东西,更让她娇靥如火,美丽明眸不自觉地转向下方。

    洁白如玉的温暖双手放在伊山近的下身,迅速地解开他的腰带,脱去裤子。在做这些事的时候,绝色丽人浑然忘记了一切,只是一心一意兴奋地做着,彷彿这就是她生存的意义。

    褪下裤子,看着眼前的器官,蜀国夫人突然一阵眩晕,只能用手撑住床,才勉强没有倒在他的身上。

    性感诱人的贵妇趴跪在床上,穿着华丽衣裙的窈窕身躯跪伏在伊山近赤裸的两腿中间,双手放在他的腰部两侧,而成熟美丽的容颜,正对着他的下体,近距离紧紧盯着他的小鸡鸡,目光热切,不断地向外散发星光,彷彿那是一件绝世珍宝一般。

    伊山近的鸡鸡白白的,就像白玉一般,肤色仿若珍珠,莹润而有光泽。

    毕竟是在仙人体内,以最精纯灵力锻炼过三年的仙家法宝,自然与凡夫俗子不同,对成熟贵妇的吸引力,也绝非一般的大。

    梳着宫廷贵妇髮髻的蚝首,一点点地低垂下去,俏丽面庞离着鸡鸡越来越近。

    蜀国夫人美目迷濛,眼睁睁地看着那鸡鸡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却无法控制自己这瑜礼的举动。

    就像无法抵抗磁石的吸力一般,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终于贴上了男孩的鸡鸡,轻柔地吻着它,将它缓缓地含到温暖湿润的口腔中。

    她的脑中一片迷糊,等到稍微清醒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含住了这陌生男孩的鸡鸡,甚至还用柔滑香舌轻柔地舔弄着它,舌尖顶在鸡头上轻舔,试图翻开男孩的包皮,尝到里面的滋味。

    一滴晶莹泪珠从美目中涌出,洒在伊山近的睪丸上面。蜀国夫人为自己的行动感到羞惭,心中却兴奋欣喜,让她容光焕发,心神恍惚之问,彷彿又回到了少女时代。

    「反正已经这样了……」她就像自暴自弃一般,兴奋地舔弄吮吸,横吹竖舔,香唇中的吸力越来越大。

    突然,她口中的鸡鸡开始有了异动。

    就像草木萌芽般,稍微充血变硬的鸡鸡开始生长。她的口腔和香舌能够感觉到包皮在慢慢地褪去,露出了里面圆润的龟头,缓缓地插入了她的口中。

    龟头上面,还带着男孩奇异的味道,让她颤抖喘息,樱桃小口吸吮的力量却越来越大,刺激着伊山近的肉棒,让它生长更加快速,满满地充盈在丽人的口中。

    蜀国夫人陶醉地吮吸着,感觉着它越来越大,吸起来也更加舒服和过瘾。

    但很快,她的眼睛就惊讶地瞪大,因为樱口中的肉棒还在不停变长,彷彿不会停止一般。

    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困难,感觉到龟头顶在咽喉;正在惊恐的时候,肉棒终于停止变长,让她鬆了一口气。

    她缓缓吐出口中肉棒,依依不捨地轻吻着,瞪大美目凝视着它。

    那根小小的牙籤,最终长成了一裸参天大树,挺立在她的面前,从头到尾都沾满了她的口水,还在微微地摇晃,彷彿在向她致意,或是示威。

    骤然见到如此粗大的肉棒,蜀国夫人又是一阵晕眩,急促娇喘,打在湿润的肉棒上面。

    儘管对此感到惊讶,但那根粗大肉棒带来的强烈吸引力,还是让她忘记了一切,不由自主地将娇艳红唇贴上去,含住龟头,努力张大樱口,一点点地将肉棒吞入口中。

    美妙的滋味让她陶醉,蜀国夫人上下晃动着蚝首,奋力吸吮着,滋滋有声。

    充盈的幸福感从口中一直流到心里,她拚命地吸吮着,不捨得停下。

    在这一刻,对她来说,只有这根肉棒是真实的,其他的一切,都只是虚幻,根本不值得去关注。

    丽人品肉棒,便如品香茗一般,越品越是快乐陶醉。蜀国夫人彻底沉浸在舔鸟吮鸡的快感之中,过于沉醉,吮吸的声音越来越是响亮,渐渐响彻整个房间。

    她早就已经忘了,原来在床上睡着两个人,加上她,一共是三个。

    如此响亮的啧啧吸吮声,就是睡佛也要被吵醒,何况旁边那女孩一直在担心着伊山近的身体,睡得并不踏实。

    长长的睫毛缓缓抬起,清纯女孩迷迷糊糊地看着眼中的一切,半晌回不过神来,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可是梦终有醒的时候,陋吮的声音越来越响,纯洁的女孩终于彻底清醒,瞪大清澈的明眸,惊骇地看着救命恩人趴在她心上人的胯下舔吮肉棒,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震惊之中,她的身体都僵硬得不能动弹,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连闭上眼睛都做不到。

    看着成熟美妇激烈地吮舔男孩的肉棒,.如此淫靡的情景就在眼前,让她雪白的俏脸红得像火烧一样,小小的心灵疯狂地乱跳,娇喘声也变得激烈。

    但蜀国夫人在狂乱的兴奋之中,什幺都听不到,只是拚命吮吸肉棒,温暖柔软的玉手还握住肉棒根部,上下套弄,努力让梦中的男孩感觉到快乐。

    伊山近却仍在沉睡,浑然不知他清白的身体,又一次惨遭蹂躏,被一个成年女性进行激烈的口奸。

    昏迷对他来说是一件幸事,让他不用看到这样残酷的情景。如果发现自己又被女人玩了,说不定他会不堪打击,兴奋或是痛苦得晕过去。

    温暖的玉掌,在他的胯部到处抚摸,不论睪丸还是光溜溜的屁股,都被蜀国夫人摸了个够,过瘾至极,爽得都快要死掉了。

    因为受了重伤,又服下助眠的药物,伊山近沉睡不醒。可是身体却很忠实地反应着它的兴奋快乐,肉棒挺立,更加粗硬。

    身穿宫廷贵妇服饰的丽人兴奋得几乎疯狂,玉手环握住睪丸和肉棒根部,樱桃小嘴拚命地吸吮着,强劲的吸力彷彿要将他整个人都吸入到她口中一般。

    口腔肉壁强力压搾着粗大肉棒,香舌快速地舔弄龟头和棒身,快感源源不断地传来,终于让伊山近在睡梦中达到快乐的顶点,身体突然绷紧,肉棒猛烈地狂跳起来,将灼热的精液激烈喷射到美丽佳人的口腔之中。

    噗噗一阵乱射,蜀国夫人的口腔被精液激打得一阵发麻,可是心中充溢的幸福感让她兴奋至极,紧紧抱住男孩光滑的臀部,大口大口地喝下他的精液,浑然忘却了这男孩看上去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小。

    她突然呛住了,精液被射进了气管,让她痛苦地咳嗽起来,俏脸下意识地偏了一偏,肉棒从嘴里滑出,滚烫的精液大肆喷射到她国色天姿的玉容上。

    蜀国夫人浑身酥软,陶醉地闭上眼睛,享受着滚烫精液喷在脸上的感觉,心中只觉畅美至极,彷彿所有的压力都彻底释放了一般。

    旁边的女孩却看得两眼发直,眼前的一切简直超过了她的想像。

    救他们性命的恩人,突然做出这样下贱的事来,跪在小她许多的男孩胯下舔他的下鳄,喝下里面射出来的东西,脸上还带着淫蕩的笑容,对她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而且,伊山近的肉棒突然变得那幺大,吓得她的小心肝不停乱跳,回忆从前服侍帮主撒尿的时候,那鸡鸡都不算大,怎幺现在大得这幺吓人?

    蜀国夫人娇喘着坐起身来,伸出香舌舔去嘴边的精液,还用手指抹了脸上了精液塞入口中,一边舔着手指,一边露出快乐的淫笑。

    当午慌忙闭紧眼睛,担心被发现,那样她自己反倒会羞得不知该怎幺办才好了。

    蜀国夫人吃尽脸上精液,重又趴下来,吮吸着变软的肉棒,将他的胯部舔得乾乾净净。

    伊山近这百年来,第一次使用肉棒,就被蜀国夫人尝了鲜。

    仅仅一次,当然不足以将积压的精液释放乾净,很快肉棒就在美人口中直立起来,重新变得粗硬。

    蜀国夫人吐出肉棒,轻握着它放在眼前观察,美目迷离,娇喘越来越厉害。

    她突然翻身坐起,快速地脱着衣服,将身上的华丽衣裙都脱了下来。

    很快,她的上身就只残余一件素白抹胸,下身更是一丝不挂,露出了乌黑毛髮掩盖下的花园。

    当午瞇着眼睛装睡,目光偷偷地向她胯下望去,对于成年女性的身体总是有些好奇。

    那里的毛髮比较浓密,或者对于成人来说很正常,但对小女孩来说,捲曲的阴毛还是多得有点让她吃惊。

    花瓣粉红,上面沾着几滴露珠,还有露珠在源源不断地从嫩穴中流出来。

    看着那里,当午突然想到,自己在上船时看到的那个高傲冷漠的侯府千金大小姐文娑霓,难道就是从这里出生的吗?

    这个念头让她羞得脸上滚烫,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那个救了自己二人性命的美貌贵妇已经骑到了伊山近的身上,柔芙般的玉指轻轻捏住肉棒,引导着它向文娑霓出生的地方插去。

    当午震惊得身礼僵硬,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脑中浑浑噩噩,根本想不到该怎幺阻止。

    美丽贵妇修长的玉腿跪在伊山近腰部两侧,纤手引导着肉棒顶在嫩穴上面,龟头插入穴口,那磨擦的快感让她忍不住仰起头,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

    花蜜从蜜道中流出来,染在龟头上面,顺着肉棒流下去。穴口嫩肉颤抖地夹紧龟头,久未有过的充实快感让蜀国夫人兴奋得几乎要流下泪来。

    此时她的心里突然出现了自己的儿女,不由一惊,心中微微清醒,下坐的动作犹豫起来。

    可是焚身的慾火再也克制不住,狠狠一咬牙,就要义无反顾地坐下去,强行姦淫这昏迷的少年,享受那极乐的快感。

    当午震惊地瞪大眼睛,几乎要跳起来,将她推下去。哪怕是救命的恩人,这样做也太过分了!

    就在这千钧一髮的时刻,大船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摇晃的幅度极大,将蜀国夫人整个人都甩下了床。

    轰地一声,这绝色丽人一头撞在木地板上,摔得狼狈不堪。再加上赤裸的雪白臀部趴在地上高高蹶起,情景实在是很难堪。

    「幸好没有人看到……」蜀国夫人费力地撑起身子,头晕目眩地想道,听着外面到处响起的惊呼声,心中的情慾也被这一摔而减少了许多。

    但事实并非如此,当午就清楚地看到了她赤着下体倒撞下床的丑态,却不敢声张,只能咬着嘴唇继续装睡。

    外面的惊呼喧哗越来越响,蜀国夫人也不敢再玩弄男孩,慌忙穿上衣服,并替伊山近拉好裤子,免得被人看出破绽。

    她开门出去时,又已经是一副宝相庄严的威严模样,冷漠地看着外面的丫鬓,问:「出了什幺事?」

    「好像是船撞上什幺东西了。」一个贴身美婢回答道,突然看到她美丽玉颜上有未及擦乾的精液痕迹,不由大惊,几乎叫出声来。

    她慌忙低下头,紧咬住嘴唇,甚至咬出了血,却万幸地没有发出不该有的声音。

    蜀国夫人冷哼一声,转身向前舱走去,清风袭来,衣袂飘飘,恍若神仙妃子般,风采照人,却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精液已经把她出卖了。

    那贴身丫盘春桃慌忙跟上去,心跳快速,生怕被她知道自己发现了她的秘密。

    一转眼,她愕然看到另两个丫鬓也是脸容惨白,一副面无人色的模样,恍然明白她们也看到了主人脸上的奇妙液礼,都在杀人灭口的边缘上勉强生存。

    蜀国夫人迎风而行,浑然不觉自己的疏忽。幸好苍天有眼,吹过了几股疾风,替她将脸上的精液吹乾,余下的精斑在夜色之中极不显眼,才没有被更多的人看到她满脸精液的美态。

    在船头处,已经有许多人聚在那里,大声呼喝,斥骂对面来的船不长眼睛,竟然敢撞到本府的座船上。

    可是撞来的船也并非善蓬,反而回骂,并喝令他们立即停船,接受检查。

    大河上,密密麻麻停着十几艘船,将大船团团围住。虽然没有他们座船这幺大,但十几艘中等木船的威势,也不可小看。

    船上打着旗号,却是在这一段水域上讨生活的青蛟帮,为首的是他们的帮主封遂。

    当初伊山近被抬上船的时候,也有人看到,悄悄地稟报了各个帮会。

    虽然有人怀疑那个男孩就是綵凤帮寻找的人,可是皇亲国戚的尊贵地位,他们这些草莽之夫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因此,怀疑的人虽多,而蜀国夫人的座船这一路行来,却没有受到影响。各个帮会也得受朝廷控制,就算给他们几个胆子,也绝不敢对皇亲贵戚有丝毫惊扰。

    但青蛟帮的控制範围离伊山近上船的港口很远,又被竞争对手渔叉会设了圈套,故意漏消息给他们,只说綵凤帮通缉的人上了这艘船,却故意不透露蜀国夫人的真正身份,只说这是一艘商船。

    青蛟帮在这一带横行惯了,又想要向赵飞凤卖个人情,听说是商船立即找了上来,在夜色中拦住了这艘大船,逼令他们下船接受检查。

    蜀国夫人走到船头,听到这样的事情,心中大怒。

    江湖上的帮会,在官府中人眼里和走江湖卖艺的没多大差别,都是社会上的贱民,当然,綵凤帮那样有强硬后台的除外。

    蜀国夫人本是皇亲国戚,与寻常官宦人家更有所不同,哪把这些江湖中人放在眼里,冷叱道:「调兵过来,让弓箭手準备!」

    随队的将官立即应命,大队官兵从船舱中涌出,各持兵刃冲向船头。

    青蛟帮帮主封遂亲自率队前来,站在船头,遥指前方大船,厉声喝道:「快把那两个小家伙交出来,就放你们过去!不然本帮主一怒,亲自上船,让你们鸡犬不留!」

    他喘了口气,又仰天笑道:「其中有个叫「锄禾」的,据说是个卖屁股的兔子,装娇作媚靠上了一个麻子乞丐帮主,后来又杀了自己的孤老自立门户,这样欺师灭祖的家伙,我看了就不顺眼!现在这家伙还敢去打綵凤帮主的主意,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快让他出来,让爷狠煽他几个耳光,让他知道什幺事该做,什幺事绝不能做!」

    这些消息,有的是赵飞凤命人放出的谣言,用来败坏伊山近的名声,以洩她心头之恨;还有一些是封遂自己夸大其词编出来的,洋洋自得地站在船头大放厥词,说得很是高兴。

    蜀国夫人刚才没有干到伊山近就很不爽,一股慾火堵在胸口,现在一听这莽汉竟然是冲着她的小情人来的,更是无汰忍受,冷冷地怒视他一眼,举起手怒喝道:「放箭I」

    弓箭手密布船头,闻声拉开硬弓,飕飕声如狂风暴雨般响起,将漫天箭雨朝着前方疾射而去。

    青蛟帮众人只当这是一艘商船,哪里想得到他们敢反抗,在黑夜中看不清箭势,漫天箭雨袭来,由空凌厉射下,箭尖直插进船身和人体,噗噗地响声大作。

    惨叫声震天响起,大批帮罕纷纷中箭,扑通连声落入水中,就像下饺子一样,在水里挣扎呼救。

    弓箭手毫不怜悯地继续放箭,甚至还在蜀国夫人的命令下换了火箭,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赤红光芒,射向堵住河道的木船。

    封遂大惊失色,这些军弓、火箭都是民间禁用品,只有军队才有储备。难道这些人不是普通商人?

    这时,大船上的奴僕们也都动手了,高高地悬起了大红灯笼,上面「伯阳侯府」几个大字在黑夜中闪动,颇为刺眼。

    蜀国夫人本不想太过招摇,所以没有让府中下人打出本府字号。谁知竟然有毛贼不长眼地前来围攻,大怒之下,再不隐藏,挂出灯笼威慑群贼,并下了严令,让弓箭手不可放鬆,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封遂拔刀拨打箭矢,心里大为惶惧,知道这次踢中了铁板,立即回身大叫:「风紧,扯呼!江

    叫了两声,他的座船上的火势已经不可控制,别的木船也都纷纷起火。封遂见势不可挽,一咬牙,纵身跳入水中,免得被烧死在船上。

    刚一跳进水,就有一枝利箭追射过来,穿入水中,噗地一声射穿屁股,让他只能咬牙忍痛,带箭游水逃去。

    他属下的帮众此时都顾不得他,纷纷跳水逃命,后面的木船也都掉头逃走,不敢再对侯府起什幺心思。

    这个时候,伊山近却已经站在船舷边,在当午的搀扶下,望着黄河中大批落水惨嚎的江湖好汉,心中骇然。

    他原本出身于偏僻小镇,也听说过江湖好汉的英雄事迹,在想像之中,除了修练有成的神仙,就属他们最威风押气了。

    在当了丐帮帮主之后,那些江湖帮派还是压在丐帮的头上,哪怕一个小小的帮会,也是他的小丐帮惹不起的,更不用说青蛟帮、綵凤帮这样的大帮会了。

    谁知道这样的大帮会,在官府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看到侯府的名号,竟然不敢接战就仓皇逃去。两者实力对比相差之大,由此可以看得出来。

    当然,他对官府的尊敬也是由来已久。偏僻小镇的居民,和社会最底层的乞丐,对官吏们都敬畏至极,视之如天,因此对于官府的庞大势力,伊山近并不觉得意外,只是吃惊于大帮会也如此害怕官府,和升斗小民没有什幺不同。

    河流中,人头搅动,到处都有落水的人惨呼,不时有尸体从水下浮出来。

    船舷两边站满弓箭手,冷酷地挺弓疾射,就像不要钱一样,毫不顾惜地将大量利箭射入水里,将那些潜在水中的帮众一一射杀,尸体在河面上飘得到处都是。

    伊山近骇然半晌,看着这样惊人的威势,对官府的敬畏之情又加深了几分。

    在夜色之中,他看到在船头处,大批婢僕卫兵簇拥着一个衣饰华丽的女子,如众星拱月一般,显然就是救他性命的贵人了。

    伊山近紧走几步,在当午的搀扶下来到蜀国夫人面前,拜倒在地,诚心诚意地磕头感谢道:「小民锄禾,叩谢夫人救命之恩!」

    当午也跟在他身边拜倒,想起刚才蜀国夫人还跪在帮主两腿中间吮吸他的下礼,那情景只是在心中浮现,就让她脸热心跳,羞赧得不敢抬头看她。

    就像心有灵犀一样,蜀国夫人也想着自己跪在这男孩腿间的一幕,羞得玉颊飞红,看他跪在自己面前磕头,尴尬得不知所措。

    虽然她已经露了形迹,幸好旁边的婢僕士兵都只当她是因为青蛟帮的无礼举动而激动发怒,才会气红了脸,反而为她艳若桃花的面庞失神,慌忙低下头去,不敢多看。

    当然,那三个婢女并不是这幺想的,偷偷看着蜀国夫人绝色的容颜上那一抹几不可察的白斑,心里都是坪然大跳,想哭又想笑。

    蜀国夫人定了定神,用雍容悦耳的声音,平静地道:「原来公子已经醒来了。」心里却跳了几下,不知道他是什幺时候醒的,难道是在自己跪在他胯下、津津有味地吮舔小肉棒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吗?

    伊山近却没有怀疑,只是磕头微笑道:「刚才外面太吵,不知不觉就醒了。」

    实际上,事实是:他被蜀国夫人吸得太爽,体内积压百年的精液喷射出去,心理压力大为减轻,即使当时还迷糊,过了一会,自然而然地就醒过来了。

    而且,在射精之后,他的伤势竟然大有好转,其中奥妙,他现在当然不能理解。

    蜀国夫人看着他手臂上打着绷带、夹板,还跪在地上磕头,不由大为心疼,慌忙道:「快扶锄公子起来。你有伤在身,以后不要再多礼!」

    她的贴身美婢春桃、春杏盈盈上前,小心地将伊山近扶起,却是鼻观口、口问心,根本不多看伊山近一眼,只当射在蜀国夫人脸上的精液并不是他的一样。

    伊山近站起身,悄悄地看了蜀国夫人一眼,只见这丽人年约二十余岁的模样,容姿美丽至极,却又高贵无比,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气,又隐然有着杀伐决断的威严,显然是他从过见过的贵人,不由大为敬畏。

    而她洁白如玉的面庞上,又有着淡淡的红晕,艳丽妩媚,酥胸高耸,浑身充满着女性的强烈魅力,伊山近甚至能嗅到她身上诱人的幽香。

    这样美丽成熟的女子,对伊山近既是强烈的诱惑,又是隐含的威胁。伊山近慌忙移开目光,脸上不自禁地微微泛红。

    「好纯情啊!」蜀国夫人心中欣喜讚歎,优美红唇边不自禁升起一抹笑意。

    在华美衣裙的长袖中,纤手紧紧地握住成拳。她已经决定了,不管怎幺样,她都要把这男孩弄到手,让他长伴自己身边。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