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三集第二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二章
    美人图现

    瘦削的中年道士站在通道的尽头,望着眼前的玉门,脸上现出凝重之色。

    在一个多月的搜索和挖掘之后,通道中填埋的泥土终于被挖尽,出现了尽头
    处的白玉大门。

    别人或许还会怀疑这门后面可能还有长长的通道,但这道士与伊山近却有着
    同样的预感: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门后不远处。

    许多帮众与奴工都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瞪着眼睛好奇地看他施法,浑然不知
    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很快就会被灭口,长眠在这崎山之上。

    道士凝神半晌,终于将手举起,放在玉门之上,猛然大喝一声,掌上白光大
    盛,轰然击中玉门。

    白玉大门上面,仙术阵法隐隐出现,随即光芒大作,灿斓光华将道士整个包
    裹在里面。

    那道士闷哼一声,被谢希烟留下的禁制反击,唇间涌出一缕鲜血,却无暇擦
    拭,努力催动灵力,一波波地向着大门涌去。

    大地突然剧烈震动,山洞中的通道里,乱石纷纷从头上砸落。

    那些好奇观看的帮众和奴工大声惊叫,向着通道上方拚命奔逃,却被乱石砸
    中,

    一个个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惨叫乱滚。

    那些身手好的帮众,还能侥倖逃出去,跑得慢些的,就躺在乱石堆中,只能
    气息奄奄地等死。

    伊山近混在奴工之中,眼疾手快地躲闪着头上落下来的乱石,却是打定主意
    留在这里,看看那个道士究竟能拿到什幺样的仙家法宝。

    大地震动许久,终于平静下来。

    这时在洞府门前,已经倒下大批奴工帮众,都血肉模糊地躺在石下。伊山近
    也混在里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死掉一样。

    赵飞凤昨夜干得太狠,洩身过剧,弄得头晕眼花,正在洞外休息,闻声大惊,
    率人赶来,将通道中积压的泥土石块搬走,清出一条道路,走到洞府门前,看着
    那些被砸死砸伤的帮众,暗自歎了口气。

    虽然她心狠手辣,执掌大权,但那只是尘世的权柄,面对着世外的仙人,她
    丝毫不敢放肆,拜倒在道士身后,恭敬地道:「恭喜仙长,终于打开了神仙洞府!」

    那道士对她不理不睬,只顾闭目凝神,以灵力治疗内伤。半晌才睁开眼睛。
    擦掉嘴角血丝,也不说什幺,迈步走入半闲的玉门,消失在洞府之中。

    赵飞凤跪伏在地上,以额触地,听他脚步声远去,才敢抬起头来,小心谨慎
    的模样,与她平时飞扬跋扈、杀人如麻的手段截然不同。

    她站起来,招呼着部下将那些受伤的帮众都搬出去医治,帮众的死尸也装入
    袋子抬出去安葬。至于那些被砸倒的奴工,因为人数众多,她根本无心救助他们,
    就任由他们躺在那里。

    鲜血静静流淌,染红了泥土乱石。在仙家与帮派首脑眼中,这些凡人不过与
    猪牛无异,死了也算不得什幺。

    帮众们扶着受伤的同伴,扛着尸袋远去。赵飞凤站在充满血腥味的洞府门前,
    脸色凝重,也不知在想些什幺。

    在她身后,八名美婢俏生生地侍立,腰间都悬着宝剑,一副英姿飒爽的娇俏
    模样,与昨夜疯狂放蕩的样子简直对不起来。

    清风过玉门,从神仙洞府中吹来,笼罩在她们身边。风中带有春天的气息,
    让她们神清气爽,容光焕发。

    在风中,这群美少女长髮轻拂,衣裙飘动,配着腰间利剑,娇俏美丽得令人
    讚歎。

    她们本来就是帮会的中坚力量,虽然在赵飞凤身边时是做婢女,但平时在帮
    里也各有职位,拥有许多手下,是着名的「綵凤八美」,令人敬畏。

    伊山近趴在乱石中装死,斜眼偷瞧她们,回忆着这些天在活春宫中看到她们
    的淫蕩娇媚模样,微微妒忌地暗自悴道:「在外面装得一本正经,还不是一群淫
    娃蕩妇,夜里干那事时,一个个叫得震天响!哼,只肯给那恶女人干不让我干,
    等哪天大爷逮到你们,一定让你们嚐嚐男人的滋味……」

    赵飞凤在玉门前等候许久,终于按捺不住,迈步向门内走去。

    那些美婢在小碧的率领下,也随着她向里面走,而其他的帮众不得命令,根
    本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远远盯着洞府里面,心里有些好奇和焦虑。

    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门上,没有人发觉,那些躺在乱石中的垂死奴工,突然少
    了一固。

    伊山近小心地跟随着少女们穿入玉门,手捏法诀,运起隐行术和摄声术,让
    脚步声传不出去。

    一行九名劲装佩剑美女,走在神仙洞府中长长的通道上,绣鞋踏着玉石,发
    出微微的轻响。

    看着脚下的无瑕白璧,伊山近突然泪下。

    两行清泪划过面颊,却已是伤心肠断。

    脚下的玉石地面,看起来是那幺熟悉,就像当年他被按在地上轮姦时,那玉
    石地面的材质一般无二。

    很显然,这座洞府也是谢希烟建造的,所用玉石材料是他惯用的那一种,墙
    壁上嵌着夜明珠照明,洞府的建筑风格也让伊山近看了极为熟悉,不知不觉地想
    起被仙女轮姦的情景,当时的少年情怀,重又回到心中。

    此时此景,让他如何能不感怀心事,泪流满腮?

    但现在的伊山近,已经不是那时的无知少年,咬牙擦乾泪水,坚强地挺了过
    去。

    他抬起头,怒视着前面九女中为首的那名绝色女郎,暗自恨道:「贱人,敢
    抢我卖身三年得来的肉金?一定要让你们用肉身偿还。」

    赵飞凤若有所觉,立即回头凝望这边,伊山近慌忙捏动法诀,将自己变得毫
    无声息,与木石无异。

    这女子身怀高深内功,非是易与之辈。只是远远释放出一点敌意,就让她心
    生感应,如果不是在她做爱爽到六神无主时接近她,很难不被她觉察。

    赵飞凤回头看着空蕩蕩的长长通道,疑惑地想了半晌,最终还是转身向前走
    去,心里暗悚:「神仙洞府果然奇异,得步步小心才是!」

    见她暗自戒备,她身后的八名美婢也都立即擎起宝剑,结成剑阵护身,小心
    翼翼地向前走去。

    八柄利剑向外举起,如一朵带刺的鲜花般,剑光耀眼闪烁,凌厉而美艳。

    走过长长的通道,眼前豁然开朗,一座巨大的洞府出现在眼前。

    宽敞的大厅中,到处铺满玉石,墙上也有夜明珠闪烁照耀,奢华至极,让一
    向生活奢侈的赵飞凤也看得眼晕。

    那个枯瘦道人却在大厅尽头的玉壁前,盘坐于地,闭目凝神,口中喃喃念诵
    法咒,众人却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幺。

    他本是修仙之士,对于身后的脚步声当然听得到。只是现在运功正在关键时
    刻,也无暇去关注他们,陡然断喝一声,枯瘦手掌按在玉壁上催动灵力,轰的一
    声巨响,将禁制攻破,露出玉壁后面的暗橱,里面放置着一个长匣。

    道人被谢希烟布下的禁法反击,胸中气血翻涌,却毫不在意,只是兴奋地伸
    出手去,将那长匣拿到手里,止不住地呵呵大笑起来。

    突然之间,形势陡变,一团光焰自空而降,将道人整个包裹在其中。

    那光焰似虚似实,九名美女离得不远,却丝毫感觉不到炙烤的热量。可是道
    人却在放声惨叫,皮肉被光焰炙烧得吱吱作响。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身体就被光焰吞没,灵力大肆外洩,却成为了光焰
    的燃料,整个身体也迅速被烧化。

    道人惊恐地大叫,心中充满悔恨。明知道这里是谢希烟的洞府,自己却掉以
    轻心,落入他的陷阱,也是活该死在这里。

    本门令自己前来收取法宝,这样的重任交给自己,本来该办好才对。现在如
    果法宝出了问题,只怕自己的双修道侣、徒弟都会受到牵连,以后在门派中受人
    欺凌也是常理。

    他拚命催动灵力抵挡,却丝毫没有效果,只觉身体虚弱无力,连站起来都办
    不到。

    透过灿烂光焰,看着外面满脸惊恐的几名凡人女子,道人痛下决心,嘶声厉
    吼道:「拿去,替我交回本门!」

    赵飞凤正在惊愕,看着他被焚烧的惨状不敢接近,突然看到燎天烈焰中飞出
    一个长匣,在空中划过弧线,稳稳地落到她的手中。

    下一刻,烈焰将道人彻底吞没,凄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显然那道人已经被
    焚尽了。

    不过片刻功夫,道人便已神魂俱灭,吓得九名劲装美女目瞪口呆,对仙家残
    酷的手段充满敬畏。

    光焰逐渐衰落,最终消失在她们面前。再看道人坐的地方,什幺都没有剩下,
    甚至连灰烬都没有一点。

    九人茫然对视,几乎怀疑自己刚才是做了一场恶梦。

    光焰突如其来,又突然消失,恍如梦幻一般。那道人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蹤,
    只留下长匣,捧在赵飞凤的手里。

    赵飞凤看着手中长匣,神色变换,突然一咬牙,将它打了开来。

    长匣上却没有附什幺禁制或是仙法陷阱,应手而开,露出了里面一卷画轴。

    小碧乖巧地捧住长匣,赵飞凤伸手入匣,满脸敬畏地取出画轴,双手握住,
    小心翼翼地将它展了开来。

    画捲上,一名绝色美女逐渐显露出来。只见她身姿曼妙,仪态动人,衣袂飘
    扬,别有一股清灵飘逸之气,宛若神仙中人。

    九名劲装美女都抑制不住地用热烈目光紧紧盯住画上美女,神情中充满钦羡
    爱慕。

    如此美丽的神仙女子,她们从未见过,尤其是那飘逸动人的气质,更是她们
    所无法拥有的。

    这九名美女,都习于同性之间的性爱,这些天一直躲在山洞里面做爱交欢,
    对同性之美颇为敏感。现在突然看到绝色动人的神仙美女,都忍不住乾嚥馋唾,
    许久回不过神来。

    半晌之后,赵飞凤才悠悠回魂,柔声道:「果然是仙家宝贝,非同凡响。」

    她用微颤的玉手继续展开画轴,心中不禁遐想:「这画卷似乎很长,第一个
    美人就是如此绝色,后面又会有什幺美人呢?」

    接下来的事情大出她的意料,画卷后面竟然是一大片的空白,没有第二个美
    人的图像。

    「怎会如此?」赵飞凤失声惊道,在美婢们的帮助下,迅速展开画轴。

    画轴越展越长,露出的却都是空白,没有任何画面。

    赵飞凤执着画轴一端,继续展开,站在另一端的小碧却已经失声叫了起来。

    赵飞凤抬起头,望向另一边的小碧,赫然发现她已经距离自己有十丈之远,
    而手中画卷却还没有到头。

    所有美女都惊讶地瞪大眼睛。这画卷竟然有十丈之长,长长地从洞府这端拉
    到了另一端,由九名美女一段段地捧住,彼此之间的距离都有丈余。

    画纸洁白无瑕,又温润细腻,陡看似纸,再看如玉,竟然不知道是什幺材料
    製成的。

    赵飞凤低下头,看着手中画卷,依旧如初始是那幺厚。看起来,这画卷似乎
    是永远也不可能拉到头的一样。

    「仙家宝贝有此异象,倒也可以理解。可是既然是威力强大的法宝,难道就
    只是画着一幅图画,没有别的用处吗?」

    赵飞凤心中正在思忖,陡然身后微风袭来,有人轻飘飘地向她的后心印了一
    掌。

    这一掌,隐含杀机,让赵飞凤浑身的寒毛都立即倒竖起来。

    她也不回头,脚尖轻点玉石地面,如离弦利箭般向前飞射。

    掌势在她背上击了个空,随即闪电般追袭而来,疾速跟在她的身后,紧追不
    放。

    赵飞凤心中大凛,只觉来人功力深不可测,居然能潜近自己身边,直到杀机
    爆发时才被自己觉察到。

    最可怖的是,那人在偷袭之时,丝毫没有发出声音,就是现在也听不到他的
    脚步声,就像达到了传说中「踏雪无痕」的至高境界。

    赵飞凤极力侧耳倾听,却连身后那人的呼吸声也听不到。那人就像隐形人一
    样,只有杀机无法掩盖,能让她敏锐地感觉出来。

    赵飞凤极速飞纵,那人却如影随形,毫不放鬆地追杀上来,让她时刻感觉到
    后心处的残酷杀机,似是定要结果了她的性命才甘心。

    大厅中,美貌侠女如风驰电掣般狂速奔行,而在她身后,却是空无一人,彷
    佛真的是在被鬼追一样。

    八名劲装美少女都看得发呆,只有小碧武功稍强一些,强行催动内力到美目
    上,瞪大眼睛,终于看到一个淡淡的身影紧随在赵飞凤身后,淡得几乎看不出来,
    也只是闪了一下,随即就消失在她眼前。

    「结剑阵l己小碧娇叱一声,挺剑冲上,一剑刺向赵飞凤身后的空处。

    她这一剑只是估摸着那身影的大致位置刺出,伊山近看那一剑射向自己身前,
    自己正在向剑尖撞去,迅速转移方向,从剑尖边绕了过去。

    这幺稍微一缓,赵飞凤已经缓过气来,迅速提起内力,运起「綵凤飞」的轻
    功,脚尖轻一点地,疾射向前,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

    这本是江湖有名的顶级轻功,施展出来时,让她的身姿如綵凤翩跃,煞是好
    看。

    伊山近暗叫不好,却见赵飞凤纵身跃起,在空中轻飘飘地一个转折,回身拔
    剑,向自己刺来。

    她的内功远强于小碧,此时运足功力于眼,隐约可以看到他的身形。

    伊山近冷哼一声,掌上运足灵力,向着剑身拍去。

    啪的一声,剑身被击开,赵飞凤纵身飞退,看着那淡淡人影手掌处散发出来
    的光芒,心中大惊。

    再看手中宝剑,已经被击破一个小小缺口。赵飞凤心念电转,立即伸手到腰
    间皮囊,取出一副手套,戴在手上。

    这副手套,本是冰嚣丝混着寒铁织成,并由仙师用符法加持过,可抵挡刀剑
    攻击,实是一件异宝。

    看她身形停下,伊山近闪电般地冲上,举掌击向她高耸的酥胸,掌势雄浑,
    充满杀意。

    赵飞凤不好对付,他早就知道。现在她手中得到了传说中的「美人图」,如
    果再献给那些修仙之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将它夺来,用以对付冰蟾宫。

    唯一的办法,就是趁着她身边人少,突然发起攻击,杀人夺宝,就像她曾对
    自己做的那样!

    面对着多次试图杀害自己的仇敌,伊山近掌上运足灵力,怒目圆睁瞪视着她,
    恨不得立即将她力毙于掌下。

    赵飞凤举掌相迎,玉掌上也已运足内力,虽然眼前情形诡异,她却也隐约猜
    到,这是修仙之士隐身夺宝。

    本来面对修仙之人,她作为江湖女侠是不敢与之对抗,但这件仙宝关係重大,
    绝对不能有失,否则不只是她,整个綵凤帮和侠女盟的姊妹们也要受到牵连。

    赵飞凤紧咬贝齿,美丽面庞充满凝重之色,将浑身内力都运足到玉掌上,怒
    吼一声,不顾生死地疾攻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伊山近整个人都被击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喷,内伤之下,再
    也无法凝聚灵力,身形陡然出现在空中,远远地向着大厅另一端落去。

    「是你!」赵飞凤失声惊呼,瞪大凤目望着空中被击飞的男孩,震惊至极。

    伊山近砰地摔落地面,费尽力气想要爬起来,八名美貌少女已经举起寒光闪
    闪的宝剑,将他团团围住,锋利剑尖指住他身上各处要害,让他不敢稍动。

    伊山近剧烈地喘息,只觉胸中剧痛,灵力无法聚起,脸上不由生起惨笑。

    赵飞凤的武功实在太强,竟然能以浑厚内力破除他的灵力,将他当场击成重
    伤。现在人为刀俎,己为鱼肉,只能任她宰割了。

    他转过头,看着弃置在地上的美人图。画上美人就在他的身边,唇边带着浅
    浅微笑,眉目灵动,彷彿是活的一般,正在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美人图啊……」伊山近身体无法移动,心中惨然。自己这一生,都折在美
    人之手,现在更是即将因这美人图而死。

    他的手颤抖抬起,摸上了画卷。指尖轻轻抚摸着画上美人,感觉着卷面那柔
    丝般的触感,想着今日唯死而已,泪水不禁滑过面颊,飘然洒落。

    泪珠晶莹,在清风中旋转落下,啪的一声落在美人脸上,让她的绝美容颜看
    上去有些悲慼,就像美人也在为他悲伤流泪一般。

    「不许碰它!」在伊山近身边,美貌少女小碧见他去摸极为重要的仙宝,生
    怕仙宝被损毁,心中一急,挺剑刺出,将他胸前衣衫刺破,作为恐吓。

    她剑法精熟,不多用一分力,只刺破了他的衣服,没有伤及皮肉,却将他怀
    中一个小包刺漏,从里面滚出一颗珍珠来。

    那是纯洁美丽的仙女在破处之时,流出的纯真热泪,因双修功法的作用而化
    为明珠,称作「处女仙泪」。

    那珍珠还在空中,撞上了正在滴落的少年热泪,翻滚着落向画卷,啪地一声
    撞在美人脸上,迅速渗透进去,让美人面庞现出几分莹润之色。

    「铮」的一声震响,十丈长的画卷突然光芒大作,现出万道金光,将整个洞
    府都包裹在金光之中。

    那边的赵飞凤也被灵力侵入身体,正在努力抵御经脉中到处冲撞的灵力,突
    然看到这副情景,不由大惊失色,运足残余的内力,疾速冲向伊山近。

    伊山近听到衣袂声响,转头看去,只见美貌女侠如凤凰展翅般疾飞而至,动
    作优美却又充满杀机,挥掌向他的头顶击来。

    伊山近紧紧咬住牙关,举左掌相迎,虽然身体僵硬无桔活动,却也不肯束手
    待毙。

    轰的一声巨响,两人双掌相交,赵飞凤整个人被击得向后飞起,如綵凤般翩
    翩落下,在空中厉声喝道:「杀了他!」

    巨力涌来,伊山近砰地摔倒在地面上,脸狠狠地撞向美人图,口中鲜血狂喷,
    彷彿内脏都在她凌厉一击之下,被震得碎裂了一般。

    他内腑翻滚,痛楚至极,嘴里不断地涌出鲜血,眼神涣散,知道这是致命的
    重伤,今天自己终究还是死在了女人的手下。

    大量鲜血流到美人图上,迅速向里面渗入,血光中有点点星光闪烁,却是他
    的灵力无法控制,化为星光,渗于血中。

    几名美少女看到美人图被血污染,都大惊失色,更听到赵飞凤的大声命令,
    都挺剑疾刺,準备结果了他的性命。

    小碧离他最近,听到命令微一犹豫,看着这俊美虚弱的男孩,眼中闪过一抹
    怜惜之色,却终究还是咬紧贝齿,一剑刺向他的咽喉。

    伊山近无力地躺在画捲上,望着寒光闪烁的剑尖刺来,唇边露出一丝凄凉苦
    笑。

    「仙女、侠女、贵夫人、千金小姐、还有婢女……终究还是死在女人手上了
    ……」

    刻骨铭心的大仇,此时就像云烟般,即将随着他的死亡而一同飘散,不能在
    世间留下一丝痕迹。

    美人图一直在散发着灿烂光芒,吸收了鲜血之后变得柔和,温柔地包裹着他,
    直到剑尖凌厉刺来,刺破了他喉间肌肤,突然光芒大作,耀得众人的眼睛都睁不
    开。

    小碧紧闭美目,被强光照射得泪水长流,无法睁开眼睛,却能感觉到自己剑
    尖处空无一物,刺了一个空,不由大惊。

    那十余丈长的美人图,已经飘浮到了空中,不断地向下洒落着灿斓金光,让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