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四集第一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侯府欢宴

    「臣妾参见太后!祝太后娘娘万寿无疆!」

    蜀国夫人跪下来,恭敬地向那青春美丽的少女行叩拜大礼。

    太子与湘云公主也拜倒在地,同声道:「孩儿叩见皇祖母!」

    温皇后也率领着一众宫女拜倒,恭声道:「恭迎太后!」

    只有伊山近虽然直挺挺地跪在地上,却惊愕地瞪大眼睛看着那少女,不敢相
    信这就是年高德劭的太后。

    他左看右看,怎幺都觉得这美女最多不过十八、九岁,俏脸光洁如玉,一丝
    皱纹都没有,冰肌玉肤不输于任何年轻女孩,怎会是太后?

    湘云公主笑嘻嘻地看着他,颇为享受他脸上惊愕的表情。许多第一次见到太
    后的人都是这样吃惊,结果导致驾前失仪,回家之后后侮得不得了,为此吓得生
    病的人不在少数。

    伊山近现在的样子确实很失礼,盯着太后的脸和身礼看个没完,直到蜀国夫
    人悄悄了拉了拉他的衣袖,伊山近才醒过神来,慌忙向这少女拜倒,心里还在纳
    闷不解。

    宫中众人看这一幕早就看惯了,也不觉得他的表现有什幺稀奇。但太后的表
    现却很让她们诧异,脸色都不由变得有些古怪。

    在众宫女簇拥之下的青春美丽少女,一直瞪大明眸,紧紧地盯着伊山近的脸,
    还上上下下打量他的身体,目光渐渐迷离,彷彿魂不守舍的模样,也不叫他们起
    来。

    蜀国夫人伏拜在地上,一直没听到太后说话,心里志志,悄悄抬头,看到年
    轻的太后正盯着伊山近猛瞧,咽喉微微蠕动,像是在吞嚥口水,不由心中大侮,
    懊恼得几乎要流下泪来。

    她带伊山近进宫,本来就是冒着风险,生怕她的表妹、当今皇后看上了伊山
    近。

    若因此引来杀头抄家的大祸倒没什幺,但若是这可人儿被皇后勾引了去,他
    岂不是要长住皇宫,难以再和她相见了吗?

    今天温皇后的反应让她很满意,果然不愧是贤良贞静、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对伊山近只有怜爱之意,毫无男女私情。蜀国夫人经历了自己妹妹的事后,对这
    些女性的目光看得很準,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不是对伊山近动了春心。

    可是皇后虽然没有看上伊山近,太后却明显对他动了心,这让蜀国夫人懊悔
    无比,心中悲悲切切,预感到失去小情郎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了!

    遥想当年,太后对她们姊妹曾有大恩,威国公朱达早年丧妻,留下两个女儿
    没人照顾,太后就将她们收留到宫里,当成女儿一般养大,让威国公率军在外征
    战无后顾之忧。

    太后就像她们的半个母亲一样,虽然她年轻爱玩,却对她们很是慈爱,还将
    她保存下来的仙药赐给她们姊妹,因此她们才能长保月貌花容,不至于被年轻女
    孩比下去。今天能有这样称心如意的情郎,也都是因这仙药所赐,不然自己人老
    珠黄,小情郎岂能看得上自己,哪还有这销魂极乐的夜夜春宵?

    蜀国夫人心里七上八下,患得患失,拜伏在地不敢出声。湘云公主却天真烂
    漫,看太后站在那里发呆,不由叫出声来:「皇祖母,该说「免礼平身」了!」

    温皇后慌忙喝斥道:「湘云,不许胡言!」

    太后这才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道:「免礼、平身!」依依不捨地将目光从
    伊山近身上转开,俏脸上泛起红霞,和别的怀春少女看起来没有什幺不同。

    看到这一幕,太子的目光更加阴冷,默默地盯着伊山近,看得他头皮微微发
    麻。

    少女太后羞红着脸,率领一众宫人走进皇后寝宫,坐在上首,吩咐众人坐下,
    不必拘礼。

    蜀国夫人上前谢罪道:「臣妾今日进宫,听说太后出宫踏青去了,因此没有
    前去慈宁宫拜见太后,还望恕罪!」

    「没、没什幺,你不用放在心上。」少女太后以手掩颊,支吾道,目光悄悄
    地打量着伊山近,柔声问:「这是你家的孩子?怎幺和从前长得不太一样?」

    蜀国夫人虽然是有点哭笑不得,但素知这位养母迷迷糊糊的性格,倒也不觉
    意外,恭敬地回答道:「这是臣妾的养子,名叫文子真,带他进宫来拜见太后娘
    娘与皇后娘娘。」

    「哦,你也可以算是我的养女,这幺说他是我的……」少女太后有点垂头丧
    气地道,见蜀国夫人正要说话,慌忙阻止她:「不要叫他拜我!以后让他常来宫
    里看我就可以了。」

    温皇后在一旁陪笑道:「是,臣妾已经让这孩子做了太子侍读,以后可以经
    常进宫看望太后。」

    少女太后精神一振,喜滋滋地点头道:「不错,有眼光!小文,你在上学之
    外,有空的时候,过来看看我这老太婆,好不好?」

    她目光迷离,声音温柔,带着些央求的意味。

    伊山近慌忙拜倒在她身前,满口答应道:「谨遵谕旨!」

    他拜伏在地上,偷眼向前看,只看两名美女锦裙飘飘,裙下美腿修长诱人,
    鼻中暗香袭来,不由情慾大动,慌忙低下头,心中懊悔:「自从练了这双修仙诀,
    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怎幺对德高望重、母仪天下的太后、皇后也能动这歪
    念头?千万不可如此!」他在这里暗自警醒,少女太后却已经欢笑着让他起来,
    虽然很想上前亲自扶他,但碍着眼前这幺多人,嚥了两口馋唾,还是没有敢过来
    摸他白白嫩嫩的小手,心里痒得如同猫抓。

    伊山近在这里陪着太后、皇后坐下,同席的还有当朝太子、公主,以及身为
    皇亲国戚的蜀国夫人,整个皇室中最重要的人物,大都在这里了。

    这一家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地说着话,少女太后总是有意无意地问起伊山
    近的家世来历,听了蜀国夫人的解释,也陪着歎息一番。

    又说起太子与公主的学业,原来他们兄妹却是在一起唸书的,身边也有几个
    伴读,就是伊山近名义上的兄长文子诺也做过伴读,后来因为体弱多病,只好回
    家去休养。

    太子的学业很好,出名的天生聪慧,少年老成,深受老师们器重讚许。而湘
    云公主虽然也很聪明,却因喜欢玩闹,学业总是赶不上她的哥哥。

    就这样说说闲话,时间也差不多过去了,蜀国夫人拜辞下殿,而少女太后也
    没有强行留他们用饭,只是眼巴巴地看着伊山近的背影飘然离去,呼吸都变得有
    些急促。

    几辆马车组成车队,从宫门外一路向西行驶,朝着远处的伯阳侯府驶去。

    伯阳侯府,位于郊外三十里处,府邸佔地极广,周围则都是属于侯府产业的
    田庄,单在京师附近,就有良田千顷,可谓豪富至极。

    在京城之内,本来也有一处府第,但蜀国夫人喜欢住大房子,只是偶尔来城
    里居住,多数时间还是住在郊外侯府中。

    车轮滚滚,向着远方行去。

    在马车里,伊山近与蜀国夫人正搂在一起窃窃私语。

    伊山近将心中的不解,一一向她询问:「太后怎幺会那幺年轻,就算当初也
    和你们一样吃过驻颜仙药,可是也不该年轻得这幺厉害啊?」

    蜀国夫人依偎在他怀里,吃吃而笑,将性感红唇贴到他的耳边,媚声道:
    「怎幺,看上太后了吗?她可是沾不得的,一不小心,就会落个抄家灭族的大罪
    呢!」

    「我怎幺会有那种心思!」伊山近脸色微红,忙道:「我只是奇怪她年轻得
    过分,而且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奇异。」

    蜀国夫人被触动心事,幽幽地歎息一声,无精打采地道:「当初仙人赐药时,
    我年龄还小,当然是太后先服药,我们姊妹是十几年后才蒙太后赐药的。那时仙
    药已经在宫中存放了十余年,药性当然与刚开始时有些变化,因此在太后和我们
    身上造成的效果不同,也没什幺奇怪。」

    伊山近想想也是这幺个道理,只是她们吃的究竟是什幺驻颜仙丹,倒让他颇
    感兴趣。

    这位太后可是非同凡响,名叫秦若华,当初也是着名的天下第一美女,嫁给
    先帝之时正逢乱世,鼓励先帝起兵,辅佐先帝建立了大楚皇朝,于历史上写下了
    浓墨重彩的一页。

    后来先帝驾崩,传位于当今圣上,是她的亲生儿于,一向事母至孝。太后却
    也从此不问政事,只顾到处嬉游玩乐,深受朝臣敬重。

    只是她这些年来玩心愈重,彷彿返老还童一般,越来越年轻了,说话作事就
    像青春少女,让人担心她是否当初吃的药量过多,会不会导致什幺问题。

    伊山近听得饶有兴趣,知道蜀国夫人是她的养女,对她的事情知之甚多,就
    一一地问来,说起少女太后的好些趣事,都忍不住笑成一团。

    他搂着蜀国夫人窈窕纤美的性感娇躯,一边说话,一边习惯性地将手伸到她
    雪颈间,顺着领口插进去把玩柔滑玉乳,只觉玉峰丰满高耸,一手都握不下,这
    幺好的手感让他不忍释手,兴奋地捏揉个不停。

    蜀国夫人诉说着太后的趣事,被他捏得娇喘吁吁,玉颊如火,声音也断断续
    续,柔媚异常,纤纤素手忍不住探到伊山近的裤子里面,直接摸上了他的阳具,
    兴奋地抚摸套弄起来。

    肉棒在柔滑玉掌之中,很快就站了起来,伊山近眼现快乐光芒,双手握紧丰
    润暴乳,手指狠夹指缝问的粉红樱桃,弄得蜀国夫人娇躯剧震,娇喘吁吁地闷哼
    一声,玉手也随之用力,紧紧握住肉棒,用尽力气摸着它,彷彿要把它捏断一般。

    以伊山近现在的功力,当然不会怕她伤到肉棒,反而感觉剧爽,喘息着将手
    向下伸去,乾脆探入美女长裙中,伸入内裤,一把握住曾生下文娑霓的蜜穴,手
    指探进去狠搅几下,只觉一股蜜汁从里面流了出来。

    蜀国夫人快乐地娇吟出声,仰起蚝首享受着小情人摸弄下体的快感,一手握
    住粗大肉棒,一手撕开他的衣服,樱唇贴到胸前小小的乳头上,张口含住,柔滑
    舌尖灵活地在乳头上舔弄,吸吮得砸砸有声。

    在上车之前,伊山近早已在车厢中布下摄声术,不管里面闹得天翻地覆,外
    面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在外面,车伕安心地赶着车,听着里面静悄悄的,只当蜀国夫人母子二人旅
    途劳顿,都在车里闭目休息,谁能想到他们两人正在兴奋至极地把玩着对方性器,
    捏揉阴蒂龟头,还把对方的乳头狠捏紧咬?

    自从认识伊山近之后,蜀国夫人慾望变得越来越强烈,被他摸到隐秘处,更
    是欲心如炽,唇边升起淫蕩的笑意,樱唇香舌从他胸前一直舔下去,舌尖在肚脐
    眼里面调皮地打转,温柔舔弄了一阵,突然向下,一口含住翘起的肉棒,奋力吮
    吸龟头。

    龟头上感觉到樱桃小嘴强大的吸力,伊山近兴奋地大叫一声,手指狠狠插进
    文娑霓出生的地方,另一手乾脆按住美人蚝首,肉棒势如破竹,直插咽喉。

    龟头顺势轰击进美人食道,蜀国夫人被噎得美目翻白,却还努力张大樱口,
    将肉棒整个含进去,蚝首上下晃动,进行深喉侍奉。

    温暖湿润的樱桃小嘴和紧窄的食道套弄着肉棒,伊山近爽得不克自制,也顾
    不得马车正在闹市街头行走,抱住她大干起来。

    蜀国夫人跪在他的两腿中间,用屈辱的姿势,心甘情愿地用小嘴满足着他,
    直被他插得呼吸困难,呃呃连声,伊山近才畅快淋漓地一洩如注,将大量精液直
    接灌入她紧窄食道与温暖小嘴里面。

    蜀国夫人一点不敢浪费,含泪咳嗽着,将每滴精液都吸食下去,美丽脸庞上
    带着淫蕩笑容,津津有味地舔弄肉棒,将上面舔得乾乾净净。又站起身来,褪下
    丝绸长裤,撩起华丽衣裙,妩媚轻笑着往伊山近的腿上坐下去,让沾满口水的粗
    大肉棒顺利地插入到蜜穴之中,被花径紧紧地包裹起来。

    伊山近感觉到她温暖蜜道套弄着自己肉棒,爽得低吟一声,也不再顾及别的,
    将她窈窕性感的美丽胴体抱在怀中,在车中纵情肆意地狂干起来,弄得地动山摇,
    马车也开始晃动,幸好是在行驶之中,还不引人注目。

    伊山近与怀中美人畅快淋漓地大干了一场,又将她抱起来按在车窗上,让她
    手扶车窗,高高挺起丰润玉臀,迎合他从后面插入蜜穴的粗大肉棒,兴奋地站立
    交合。

    他撩起窗帘,粗大肉棒在湿润蜜穴中大肆抽插,干得淫水四溅,一边干一边
    欣赏外面的街景,讚歎道:「果然是帝都,竟然如此繁华!」

    街道十分宽阔,车水马龙,繁华热闹异常。各地来的客商都聚集在都城交易,
    天下学子也到此寻师访友,再加上皇朝不断的建设,将这一座大城市打造得繁华
    至极,如花团锦簇一般。

    看着满街人流车龙,街道两边无数牌匾高悬的店舖酒楼,初入大城市的伊山
    近兴奋得两眼发光,粗大肉棒在蜜穴中更是狂猛抽插,干得蜀国夫人颤声娇吟,
    一次次爽飞上天去。

    他们在车中用了无数姿势疯狂交合,蜀国夫人被他干得洩了几次,终于在他
    精液射入灼热子宫中时幸福地晕厥过去,过了许久才悠悠醒来,如小狗般趴跪在
    伊山近的胯下,温柔地舔吮肉棒,将上面的淫水、精液都舔得乾乾净净,一滴不
    剩。

    伊山近掀着窗帘,向外仰头上望,道:「已经出了城门了。」

    那高大城门,气势威武雄浑,令他不由震撼。

    出了城,两人更是百无禁忌,在车里疯狂大干,直到蜀国夫人洩得不能动弹,
    才幸福地流着眼泪,躺在车中铺的厚毯上面娇喘歇息。

    伊山近穿起衣服,轻掀车帘,身形一晃,出了马车,跑向后面那辆马车,一
    纵身跳上去,掀帘而入。

    赶车的车伕是侯府奴僕,将他们从济州一直送到此地,沿途看惯了这一幕,
    也不作声,只是躬身向他施礼,然后又一心一意地赶车前行。

    当午坐在车中,正在倚窗向外望着乡野中的风景,清丽纯洁的小脸上带着一
    丝落寞惆怅,隐约有些忧伤。

    伊山近看得心中微痛,上前伸出双臂,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凑到她的耳边,
    在玉耳上轻吻一下,柔声问:「当午,在想什幺?」

    当午回过神来,勉强笑道:「没有,只是在看风景。」

    她依偎在伊山近的怀中,默默无言,只是将俏脸贴紧他的胸膛,听着他微快
    的心跳声,幽幽地歎了一口气。

    她其实知道他刚才在做些什幺,只是不愿说出来。

    从济州到这里,一路上的马车里,伊山近每天都在车厢中与蜀国夫人疯狂交
    欢,干得她一次次爽飞上天,幸福至极,将这一段路途当成了生命中最快乐的一
    页。

    随行的美婢,也都沾过伊山近的雨露。每次蜀国夫人支撑不住时,就叫她们
    来服侍伊山近,让她们享受到无上的极乐快感,而且还能近距离欣赏到威严高贵
    的女主人淫浪狂蕩的一面,心里都喜滋滋的,兴奋快乐至极。

    只有当午没有被他干过,却也知道他这些天都在做些什幺,只是她小女孩心
    性,虽然微有些难过,却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只想着若是伊山近能对她好,那就
    什幺都没有关係了。

    毕竟她在这世上,只有伊山近一个亲人,若是连他都不要她,那她简直都不
    知该如何生存下去。

    这一对稚嫩可爱的少年男女,相依相偎,在车中拥抱静坐了许久,还是当午
    怜惜那些丫鬟姊姊,生怕她们等得心焦,柔声催促,送了伊山近出来。

    伊山近回到车队中最大马车上的时候,发现车厢中除了蜀国夫人之外,还有
    六个贴身美婢,正含羞跪在地毯上,轻抿嘴唇等着他的归来。

    蜀国夫人已经在侍女们的服侍下穿好衣服,遮住了雪白窈窕的美丽胴体,却
    还是娇躯无力,躺在榻上颤声娇吟:「你们不必装了,都脱了衣服,服侍公子吧!」

    「是!」美婢们娇声答应,含羞褪去衣衫,露出如花蕊般娇嫩的少女胴体。

    她们围到伊山近身边,服侍他脱光衣服,抱紧他的裸体,以光滑娇躯上下磨
    擦,柔嫩玉乳在他身上到处摩弄,逗得他性起,抱住一个苗条美婢,粗大肉棒向
    她粉腿中狠捣,在嫩穴中直插而入,大抽大插,干得她放声浪叫,声震车厢。

    伊山近与六名漂亮的大姊姊在车厢中放浪大干,一根大肉棒插得她们兴奋哭
    泣,爽叫声不绝于耳。

    等把六名美婢干翻,一个个东倒西歪地爽趴在地上,伊山近又毫不怜惜地将
    蜀国夫人抱起来,剥光她的衣服,强迫她再来一干。

    蜀国夫人看着他们的活春宫,也看得淫水长流,并不推拒,和他热火朝天地
    大干起来,让六名美婢近距离饱了一回眼福。

    当她兴奋得无法自制时,骑在伊山近的胯间,狂浪挺动娇躯奸着伊山近,张
    大樱口,发出高亢的尖叫:「啊,好爽!好老公,插死我了!再用力些,妾身要
    被你干死了,啊啊啊……」

    伊山近躺在地毯上,抓住她纤细柳腰,挺腰向上猛插,棍棍直插花心,干得
    高贵美妇爽至极点,蜜穴中淫水长流,最终仰天娇吟一声,晕倒在他的身体上面。

    六名美婢就算刚才被大肉棒干晕的,也都被她的淫声吵醒,趴躺在地上敬畏
    好奇地看着尊贵威严的女主人如此淫浪的一面,抱在一起羞涩地偷笑,反正主人
    已经昏过去,什幺都不知道了。

    天快黑时,车队终于赶到了伯阳侯府,而伊山近也在美婢们的服侍下,衣冠
    楚楚地下车入府,好奇地观赏这座富贵府第。

    这座府第高大广阔,在夜间灯火辉煌、灿斓奢华,让来自小镇的伊山近慨歎
    不已,自此知道贵人的生活是如何奢华糜烂,与贫民乞丐的日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阖府的丫餐僕妇都来拜见,在管家们的率领下恭敬叩头。而蜀国夫人此时已
    经穿上华丽衣袍,遮住了淫蕩肉体,一脸冷漠地接受奴婢们的问安,宝相庄严,
    威严高傲。

    伊山近暗自讚歎这美女变脸之快,简直就像是双面人,蜀国夫人却拉了他过
    来,沉声道:「这是二公子,你们都来拜见!」

    数百名奴僕婢女都拜倒在地,向着伊山近深深叩头,齐声道:「拜见二公子!」

    在侯门生活,都要多长个心眼才行。他们看到蜀国夫人与那男孩神态亲暱,
    自然是没有人敢于怠慢。

    而大公子文子诺正有事外出,不知什幺时候回来,即使他回来后会与这个义
    弟起冲突,那也是以后的事,现在先得服侍好这位新来的二公子,免得引来夫人
    的责罚。

    如此多的人,黑压压地聚在一起磕头,场面宏大,令人震撼。

    伊山近陡见这幺大场面,吓了一跳,只说了一声:「不用多礼,起来吧—」

    奴婢们恭敬叩拜,没有人敢因他初来而露出轻慢之意。蜀国夫人看得满意,
    随口抚慰了他们几句,叫他们散去,自己带着二公子入内,享受家宴。

    宴席上,只有两位尊贵的主子和当午小姐坐在席问,旁边一些美婢端菜倒酒,
    慇勤服侍。

    当午年纪幼小,舟车劳顿,吃了一些,就推辞不饮,被美婢引去休息。

    剩下两个主子,喝了几杯酒,情慾复燃,就在这酒席宴上放浪形骸,脱衣大
    干起来。

    蜀国夫人赤条条地躺在长长的餐桌上,扭动娇躯放蕩淫喊,挺起香臀迎合着
    身上男孩粗大肉棒的狂猛抽插,将一些没有随她去济州的美婢们吓得目瞪口呆,
    心中充满即将被杀人灭口的恐惧。

    直到她们被济州回来的姊妹们脱光衣服,送上餐桌,被伊山近的肉棒插入嫩
    穴,刺破了纯洁的处女膜后,才相信自己是不会被杀掉的,不由喜极而泣,在伊
    山近身下颤抖娇吟,哭泣着达到了人生第一次极乐高潮。

    伊山近将肉棒直插到美少女蜜道最深处,畅美吸取着她们纯洁的元阴,通过
    双修功诀转化为自己的灵力,让灵力不断增长壮大。

    他修习的海纳功,再配合上烟客真经,两者相互作用,增长灵力速度极快,
    比别的双修功法要强上许多倍。

    何况现在吸取的是纯正少女元阴,灵力增长速度让他暗喜,深知只要处女元
    阴足够,很快就能增长到聚灵期第五层,那样在聚灵期的修士中也算实力中等的
    强者了。

    他兴奋地大干着,又将蜀国夫人的娇柔胴体抱在怀里边走边干,从餐厅一直
    干到卧室,蜀国夫人在他的肉棒下爽晕过去无数次,将身边的处女美婢也塞给他
    好几个,让他喜悦地吸取着处女元阴,直到所有人都爽晕过去为止。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