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园奸淫美女老师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今年刚从大学毕业,在父亲友人的介绍之下,来到台北的一间国中当实习老师,初面对一群正在发育期的青少年,还真令我这个乡下出身、初出社会的女老师有点招架不住。但是可能因爲我与学生们年纪相差不大,很快的我们都能打成一片;另一方面也由于父亲友人的背景,不到一年,我就升任了一年级的班导师。

    那一天,是个闷热的晚上,回到家我才想起学生的作业没带回来,匆忙的再赶回校舍,已经是晚上八点,我拜托校工老李帮我开门,总算在办公室桌上看到那一叠忘了带回去的作业。

    『幸好有赶回来拿,要不然明天岂不是要让那群小鬼耻笑┅┅』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朝校门走去。

    「嗯┅┅嗯┅┅啊┅┅」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既奇怪而又熟悉的细小声音,我注意到声音是从三楼的教室传出,禁不住一时好奇,我蹑着脚,一步一步走向声音的来源处。

    「这不是我的教室吗?」我注意到教室中有几个人影晃动,奇怪的声音也越来越明显,这分明是女人作爱的叫床声┅┅我一阵面红耳赤的躲在窗外偷窥。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差点惊叫出声,教室里有三、四个男生,其中一个正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其他的男生有的在一旁抽烟观赏,有的围在那女人的身边上下其手这┅┅这分明就是轮奸!我又羞又怒的转身就走,但是突然的我看到了那个女生的脸,她是我班上的学生--朱小玉,怎麽会?小玉是我班上的班长,一向品学兼优又十分乖巧,难道她被坏人欺负了?我决定躲在窗外再看个清楚。那几个男生穿着学校的制服,我认得他们,他们几个是三年级的不良学生,小玉一定是被他们欺负了,可是传入我耳中的,却是愉悦的叫床声∶「嗯┅┅啊┅┅快点┅┅用力┅┅啊┅┅啊┅┅」小玉双腿张的开开的,腰部不断摇摆,擡高的屁股,将她的阴部暴露的一览无遗,微凸的胸部被男人的手揉捏变形,而幼嫩稀疏的阴毛却湿淋淋的发亮。一个男生将他的阳具插入小玉的口中,小玉津津有味、媚眼半开的任凭上下两支阳具抽送。我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活春宫,这是怎麽一回事?国三的小男生,怎麽阳具会如此粗大,黝黑而又坚硬的东西,正蹂躏着属于国一小女生的私处。我的天啊!他们轮流在小玉身上发泄,而小玉稚嫩的脸上却带着淫蕩而又天真的媚态。

    我惊觉我的双腿之间一阵一阵的湿热,虽然我早已经有过性经验,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如此猥亵的画面,我的呼吸变得急促,心跳加速,双腿早已不听使唤的微微发抖,眼睛盯着教室内的性交,右手却不知不觉伸入自己的下体,当手指轻轻插入湿热的阴道时,我忍不住的轻哼出声,更是加快了手指的动作┅┅就在失神的瞬间,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我,我吓得两腿发软,惊叫了一声。「老师,干嘛一个人躲在外面偷看?要不要加入我们呀?」原来我已经被他们发现,趁我失神的时候,不知何时有两个男生走近我身后我恼修成怒的斥责他们∶「你们在干什麽?不怕老师报告学校处罚你们?」「老师你别装了,你的手在干嘛?不怕被你的学生知道?还是要我们帮你宣传一下?」我羞愧地藏起我的手,一名男生却抓住我的手不放∶「哇!你看老师已经湿成这样,手指头都是淫水!」两个身高170的男生硬是将身高仅有160的我推入教室,我努力地想要摆出老师的身份,却觉得像是全身赤裸裸的又羞又怒。「小玉、小玉,你们在作什麽?」可是小玉正闭着双眼,紧搂住身上的男人,丝毫不理会我的叫喊压在小玉身上的男生突然推开小玉,赤条条的走向我∶「老师,我们早就知道你在外面偷了,想不到老师也这麽淫蕩,竟然还躲在外面手淫。「我┅┅我没有┅┅李民生,我明天要告诉你们导师┅┅让他处罚你们!」李民生是学校里的不良学生,常常惹事生非,聚集一群国三的学生,让学校非常头痛,想不到我竟然会在这种情况遇上他们好啊!反正我也不怕,倒是老师您手淫的事也会传的全校都知道喔!」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揉抓我的乳房「你┅┅不要乱来┅┅我要大声叫了┅┅小玉┅┅小玉┅┅」我无助地回过向小玉叫着,小玉正蹲在地上替一个男生口交,彷佛听不到我的求助。叫啊!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学校有一个淫蕩的女老师,还躲在学校手淫!」我没有┅┅我没有┅┅」我无助的低下了头,任凭李民生动手解开我的上衣。

    「老师,你的奶子好大喔!被多少男人吸过?」李民生张嘴含住我的乳头另一只手解开我牛仔裤的拉炼。我努力的想推开他,不小心却碰触到他硬挺的阳具。李民生抓住我的手去握他的阳具∶「老师,我的大不大?干你好不好?」顺势将手指伸入我的内裤抚弄。也是我鬼迷神窍,竟然握着他的阳具不放,任他脱掉我的裤子,等我觉,我已经全身赤裸,无处可躲了李民生将我推倒在地上,将手指插入我湿润的阴道,「不要┅┅不要┅┅我是┅┅老师┅┅你们不可以┅┅不可以┅┅」我无力的呢喃着∶「啊┅┅啊┅┅不可以┅┅啊┅┅」「老师,你的好紧啊,不输小玉喔!」李民生岔开我的双腿,插入两根手指。

    「啊┅┅啊┅┅不要┅┅你的手┅┅啊┅┅」旁边几个男生又围上来∶「厚~~你们看,老师的流了好多水,等挨干了啦!」「老师的奶好漂亮,你看,奶头还是粉红色的。」「她的毛也很漂亮,这就是大人的身体喔?」「喂!你看,老师的手还抓着民生的鸡巴不放呢!」几个男生伸手在我身上游走,我意识不清,脑海里迷迷糊糊的,只是肉体已经起了生理作用,腰部也不知不觉的摇晃。我侧过脸,正好小玉也瞪大眼看着我的淫态,「小玉┅┅小玉┅┅嗯┅┅嗯┅┅」男生肆意的玩弄我身上每一处,不知道是谁,将舌头深入我的小穴,对着穴口呼热气┅┅「啊┅┅啊┅┅饶了我吧┅┅啊┅┅啊┅┅」男学生不顾我无力的挣扎,扶起我的上半身,让我躺在一个男生的怀里,李民生拉开对我口交的那名男生,示意其他人扯开我的双腿∶「老师,你期待很久了吧?看看你自己的小,淫水流得跟尿尿一样。」背后的男学生擡高我的头,让我能将下体看得一清二楚,湿热而又微张的阴户,违反了我的意志,一张一合地流出晶莹浓稠的爱液,粉红色的肉壁,彷佛期待着男人的进入。

    我眼睁睁地看着李民生将他硕大的龟头顶进小穴里,「啊┅┅啊┅┅你┅┅你┅┅不要┅┅不可以┅┅」我想摇摆下体,不让男学生插入,可是屁股的动作却变成迎合男根的动作。

    「呼┅┅呼┅┅老师┅┅你也很想要吧?他妈的屁股真会摇┅┅」「不要┅┅你不要说这种话┅┅啊┅┅啊┅┅」李民生狠狠地抽送着,我的身体感受到肉欲的快感,早已将教师的尊严抛到九宵云外,仅有的一点理智,还在作最后的挣扎∶「啊┅┅啊┅┅停下来┅┅停下┅┅啊┅┅」「他妈的嘴巴说不要,屁股还擡那麽高,跟婊子一样骚┅┅说!你是不是婊子?」「我┅┅啊┅┅我┅┅不是┅┅我不是┅┅」「你他妈根本就是骚婊子┅┅呼┅┅呼┅┅说!说你是┅┅骚婊子。」李民生对着我擡高的小穴死命地狠插,空蕩的教室里充斥着「啪嗒、啪嗒」的肉体撞击声,以及我自己也难以置信的叫床声∶「喔喔┅┅是┅┅我是┅┅啊┅┅啊┅┅」「你是什麽?说大声一点。说!」「啊┅┅我是┅┅我是┅┅啊┅┅是┅┅是骚婊┅┅子┅┅啊┅┅」李民生越弄越快,阳具在我的阴道里不断膨胀。

    「啊┅┅好硬┅┅好┅┅涨┅┅啊┅┅」「骚表子,夹紧我的龟头,屁股翘高┅┅呼┅┅呼┅┅好爽!你爽不爽?」我翘高屁股迎合,小穴紧紧地含着他的龟头∶「啊┅┅好爽┅┅好爽喔┅┅啊┅┅」「擡高┅┅要射了┅┅小夹好,我要射进你的肉穴┅┅啊┅┅」一股热烫的浓精喷射在我阴道里,子宫颈受到强烈的刺激,紧紧地收缩,好像小嘴一样吸吮着男人的龟头┅┅李民生抽出湿淋淋的阳具,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他妈的!干得真爽。换谁要上?」其他男生争先恐后的压到我身上,我早已无力反抗,任由这群小男生肆意地在我体内留下热烫的精液。

    隔天,我怀着惊恐的心情回到校,幸好我所教的一年级教室离李民生他们的教室尚有一段距离,那群小鬼整日都没再来骚扰我,我打起精神,专心地替学生上课。

    在课堂中,我总觉得有一股眼神不停地注视着我,朱小玉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与她天真的脸庞形成一种诡异的感觉让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胡思乱想的,终于挨到下课锺响。

    走回教师办公室的途中,经过男生厕所时,闻到阵阵的烟味,我知道又有学生躲在厕所里抽烟,「希望不是李民生他们。」我低着头快步走开┅┅突然一个男生挡住我的去路∶「老师,你要去哪里?」我的天!真的又遇上这个我最不想见的人。

    「你┅┅你要干嘛?」我面红耳赤的小声斥责。

    「嘻嘻┅┅老师你还真会装淑女。」李民生嘻皮笑脸的将我拖入男生厕所。

    「李同学┅┅你太过份了,我要跟校长报告!」「好啊!老师要跟校长报告什麽?说你被我们每个人都上过?还是要说你诱奸未成年男生?」「┅┅」我顿时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说。

    「你们去挡住门口,帮我把风!」几个男生马上站在厕所门口,挡着不让人进来。李民生拖着我到角落,拉开自己的裤拉炼∶「老师,你好好让我舒服,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一支黝黑而又粗硬的阳具从他裤裆里伸出,真的想像不到一个国三的男生竟然会有这样大的家伙。李民生动手解开我上衣的扣子,伸手揉捏我的奶子∶「啧啧!老师你有34D吧?」「不要┅┅不要这样┅┅会被看到┅┅」我无力地呢喃着。

    「那就快一点啊!让我爽完就让你走!」李民生压着我让我蹲下,我知道他的用意,只是衆目睽睽之下,叫我用嘴替他口交,我真的做不到∶「求求你┅┅不要在这里好不好?」李民生不理我的哀求,硬是要将男根插入我口中,我只好闭着眼,张开嘴,任凭阳具在我嘴里抽送,一股浓浓的尿骚味从鼻腔呛出。身旁的男生早已按捺不住,在我身上又摸又揉的,不知道是谁,还将手伸入我裤子里揉捏我的阴核。

    「嗯┅┅嗯┅┅」我分不清是喘息还是呻吟,只知道身体的本能让我下体又是湿淋淋的一片。

    「啊┅┅老师┅┅舌头┅┅多用一点舌头┅┅对了┅┅就是这样子┅┅用力吸┅┅啊┅┅」霎那间,我失魂似的听从他的指示,用力吸吮嘴里的男根,「嗯┅┅嗯┅┅啧┅┅啧┅┅」厕所里充满男生沈重的喘息以及「啧啧」的吸吮声。

    「啊┅┅真爽┅┅啊┅┅出来了┅┅出来了┅┅啊┅┅」李民生紧紧抓着我的头发,阳具在我口中快速动作,我的头深埋在他的胯下,小嘴对着马眼紧紧吸吮┅┅一股膻腥的味道,跟随着阵阵的浓精从马眼疾喷而出。

    「啊┅┅真他妈的爽,干!爽死我啦┅┅呼┅┅呼┅┅」李民生兴奋得涨红着脸,意犹未尽的在我嘴里继续动作,随着阳具抽送,嘴角流出白色的泡泡。

    李民生拉住我的头发让我的脸向上仰∶「骚婊子,吞下去,你不想把衣服弄髒吧?」我依言吞咽下嘴里的精液,甚至伸出舌头舔着男根上残留的液体。

    「对啦!就是这样,乖婊子,呼┅┅真骚的婊子。」我站起身子,挣开其他男生的纠缠,整理好衣服∶「这样可以了吧!我可以走了吧?」李民生抓开我的手,又一次解开我的上衣∶「老师,把奶罩留给我们做纪念嘛!」我站着任凭李民生脱掉我的胸罩,李民生却张嘴狠狠的吸吮我的乳头。

    「嗯┅┅不┅┅不要了┅┅放开我┅┅你不守信用┅┅啊┅┅」「好吧!暂时先放你一马,不过┅┅放学后我在校门口等你,记得喔!」一群男生嘻嘻哈哈的离开厕所,留下双腿发软的我收拾残局。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下课,我故意呆在教职员办公室里拖延时间,一直到6点才走。想不到刚一走近校门,李民生还在校门口等候,我看到李民生,只得低下头,静静的走到他身边。

    「老师,走吧!我带你去看好戏!」我有一点讶异∶「看什麽戏?」李民生也不回答,拉着我走到位于校园角落的工友宿舍,悄悄的走近窗前,示意我禁声,我有点好奇,张大双眼向内观看。屋内是我们学校的工友--老朱正搂着一个国小女生坐在桌前专心的作功课,小女生大约只有国小5年级,看样子应该是老朱正在教女儿写功课。

    可是小女生怎麽一边念书,一边扭捏着身子?再仔细看∶老朱的双手正摆在不应该摆的地方,左手搂着小女生的肩,可是手掌却不停揉弄着小女生微凸的胸部,右手放在小女生的大腿抚摸┅┅这是怎麽一回事?

    「爸爸┅┅你把人家弄得好痒┅┅人家怎麽写功课?」小女生稚嫩的声音,眉目间却又带着一股春意。这┅┅这真是太诡异了!

    老朱更是将手伸入小女生的双腿间搓弄,「呵┅┅呵┅┅好痒┅┅啊┅┅好痒┅┅」小女生索性躺入老朱的怀里大声嘻笑。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这怪景像,光听声音还以爲是爸爸正逗着女儿玩。

    突然,朱小玉走进房里∶「爸,你别吵妹妹作功课啦!」「姐!你看爸爸一直闹人家啦!」「乖小玉,你来得正好,快来帮爸爸消消火!」老朱大手一伸,将朱小玉搂入怀里,对着小玉又亲又吻的,朱小玉乖乖的伸出小舌头让老朱吸吮,老朱的手不规矩的上下游走┅┅我终于明白是怎麽一回事了,这分明就是乱伦,可是我的身体却浑身发烫,李民生顺势从背后搂住我,将手伸入我没穿胸罩的上身,老实不客气的玩弄我的双乳。「老师,还有更精采的噢!」男人的热气吹着我的耳朵,我媚眼半张的继续观看眼前的活春宫。

    朱小玉浑身被脱得精光,双腿被老朱扒成大字型,「乖小玉、乖女儿,你越来越漂亮啦,跟你死去的妈妈真的是一个模样。」老朱一边玩弄女儿的嫩穴,一边不停的喃喃自语。

    「啊┅┅爸爸┅┅啊┅┅好舒服喔┅┅我会代替妈妈┅┅好好的安慰你┅┅啊┅┅啊┅┅」老朱快速地褪去衣物,将女儿拉到床上,一具黝黑的身躯重重压在亲生女儿雪白的肉体上,硕大的龟头紧紧抵住小玉细嫩的穴口。

    「啊┅┅啊┅┅爸爸┅┅你的东西好大┅┅啊┅┅」小玉努力将腿张成一字型才能让老朱压在身上,粉红色的肉穴因爲粗大的阳具进入而变型,两片阴唇张得开开的,稀疏的阴毛潮湿而又杂乱的平摊在耻骨上。

    「啊┅┅进去了┅┅啊┅┅好烫┅┅啊┅┅」老朱狂暴地抽送,小女生的身子随着男人粗暴动作而夸张地摇晃。朱小玉媚眼如丝,娇喘连连∶「爸爸┅┅啊┅┅好舒服┅┅啊┅┅好爽┅┅爸爸干得小玉好爽┅┅啊┅┅」「老师,精不精采?」李民生在我耳边轻声问道,我早已全身发软,挨在他身上回答∶「嗯┅┅」李民生将手伸进我的内裤里,轻轻把两根手指插入湿淋淋的小穴,「噢┅┅不要┅┅我会叫出声音┅┅嗯┅┅不要┅┅」李民生戏虐地将手指撑开,小穴受到刺激,淫水顿时像尿尿一样流得整件内裤又湿又黏。

    等我回过神来,屋内的光景也越来越淫秽,朱小玉正擡高屁股,她那发育未完全的可怜小嫩穴,正被亲生父亲粗硬黝黑的大阳具狠狠地抽插着。

    「啊┅┅不行了┅┅啊┅┅受不┅┅了啦┅┅爸爸┅┅小玉快被┅┅被大鸡巴干死┅┅啊┅┅饶了女儿┅┅啊┅┅」小玉淫声浪语的讨饶,老朱受到叫床声的刺激,干得更加猛烈。

    「呼┅┅呼┅┅乖女儿,爽不爽?大鸡巴得小穴美不美?呼┅┅啊┅┅」「不行了┅┅不行了┅┅会死掉┅┅啊┅┅妹妹┅┅你快来┅┅救姐姐┅┅啊┅┅」老朱将目光转向杵立在一旁的小女儿∶「呼┅┅呼┅┅乖小文,换你来舒服了!好不好?」小女生显得有点兴奋,又有一点犹豫∶「爸爸┅┅人家还有一点会痛┅┅你┅┅又那麽粗暴┅┅」「乖小文,刚开苞都是这样,待会你就知道舒服啦!你问姐姐就知道。」「是┅┅是┅┅好爽┅┅好爽┅┅爸爸┅┅用力┅┅用力干┅┅干死骚女儿┅┅啊┅┅亲爸爸┅┅啊┅┅我要到了┅┅啊┅┅」小玉好像达到了高潮,紧抱住老朱,撑成夸张姿势的双腿拼命夹住老朱的肥腰,屁股不住的摇晃∶「啊┅┅到了┅┅到了┅┅啊┅┅啊┅┅」终于小玉停止了叫床,整个人瘫死在床上动弹不得。老朱意犹未尽的拔出阳具,对着小文招招手∶「乖小文,来替爸爸清理清理。」小女孩闻言,乖巧的爬上床,伸出小舌头,对着阳具上下轻舔。

    「喔┅┅对┅┅就是这样┅┅小文乖┅┅喔┅┅」老朱上下其手,熟练地剥光了小文的衣物,手指插入还没长毛的嫩穴里,另一手则死命揉捏小女生尚未发育的小胸部。「啊┅┅轻一点┅┅人家还会痛┅┅嗯┅┅」小女生的小手握不住男人的阳具,小嘴只能吮住肥硕的龟头,小屁股随着手指的动作摇晃。

    我整个人瘫在李民生身上,右手不自觉的抚摸他的裤裆,瞪大双眼,目不转睛地观赏着屋内这出父女乱伦。

    「嗯┅┅轻一点┅┅轻一点┅┅啊┅┅啊┅┅」老朱站在床沿,小女生被叉开双腿,双眼紧闭,白嫩的小穴溢出透明的液体,老朱汗流夹背地将大阳具一寸一寸的挤入紧密的穴口∶「呼┅┅呼┅┅乖小文,好紧的小┅┅呼┅┅呼┅┅夹得爸爸好爽┅┅」老朱加快抽送的动作,小女孩的肉穴被得嫩肉一翻一阖,「啊┅┅啊┅┅嗯┅┅嗯┅┅」小文脸上又是痛苦又是欢娱,稚嫩的脸庞显得妖豔而又诡异。

    「嗯┅┅嗯┅┅爸爸┅┅嗯┅┅嗯┅┅想尿尿┅┅我想尿尿┅┅啊┅┅」小女生好像也达到了高潮,擡高细瘦的纤腰,双眼翻白,小脚乱蹬∶「尿尿┅┅尿出来了┅┅尿出来了┅┅啊┅┅」老朱放过小文,再将一旁的小玉反转身子,将龟头对準小玉的屁眼,狠狠插入。

    「啊┅┅爸爸┅┅饶了我┅┅啊┅┅小屁股裂开了┅┅啊┅┅啊┅┅」我看不下去了,浑身火热,蹲下身子,急促地掏出李民生的阳具放入嘴里∶「嗯┅┅嗯┅┅嗯┅┅」「求求你,干我┅┅干我┅┅」话说完,又急忙吞下李民生的男根。

    「在这里吗?还是要进去屋内掺一脚?」李民生邪恶的淫笑着。

    「不要┅┅不要┅┅我们去┅┅去储藏室┅┅去储藏室干我┅┅」「好啊,那你求我啊!」「求求你┅┅求求你┅┅骚┅┅骚婊子随你怎麽玩┅┅求求你干我┅┅」「好!你先进去把衣服脱光等我,要脱光喔,不然就不干你喔!」「好┅┅好┅┅」我急忙走往仓库的方向,里面有一间体育用品储藏室,迫不及待的躺在一堆垫子上,褪去长裤,白色的内裤湿答答的黏着下体,我将手指伸进内裤,轻轻的抚弄阴核,闭上双眼,回想刚才一幕幕的活春宫∶「嗯┅┅嗯┅┅啊┅┅」突然仓库门被打开了,李民生嘴角带着邪笑,身后跟着4个国小男生∶「老师,这几个小鬼在篮球场打球,我带他们来见识见识。」「哇!是一个老师耶!」「我们可以干她吗?」几个小男生围绕在我身边,想动手又不敢似的蠢蠢欲动。

    我无所谓的脱下内裤,弓开双腿让小鬼们欣赏。

    「好多毛喔!」「大人的身体就是这样吗?」一个小鬼伸手抚摸我的胸部∶「好大好软,摸起来好舒服喔!」「想不想吸奶?」李民生在旁煽动着。小男生受到鼓励,老实不客气的在我身上又吸又揉。

    「嗯┅┅嗯┅┅啊┅┅对┅┅就是这里┅┅啊┅┅啊┅┅」不知是谁将手指插入我的骚穴,令我忍不住地大声呻吟。

    「哇!老师尿尿了!」「笨蛋!那叫淫水啦!」我不理会小男生的辩论,伸手脱掉身旁一个男生的短裤,一支白嫩的小阳具早已硬梆梆的翘在我面前,还没长出阴毛的小阳具,包皮长长的包住龟头。我用手将包皮褪开,露出白而又略带粉红的龟头,张嘴将它吞进嘴里。

    「呜┅┅呜┅┅好奇怪┅┅啊┅┅好舒服┅┅」小男生细声的呻吟着。我用舌头不停搅弄小男生的马眼,「啊┅┅老师┅┅我会尿出来┅┅啊┅┅尿尿┅┅啊┅┅」小男生一阵抽,在我嘴里射出精液,我贪婪地吃下肚子。

    「老师,童子精很补吧?」李民生兴奋地看着我的骚样∶「来!玩这里,干进去很爽的!」李民生用手指撑开我两片湿淋淋的阴唇,怂恿另一个男生,小男生自己脱掉裤子,用手扶着阳具走近我双腿之间。

    这个小鬼已经长了一点阴毛,阳具不长,但是圆圆的很粗,我如获至宝似地引导小男生进入我的身体∶「啊┅┅插进来┅┅干我┅┅干我┅┅啊┅┅」小男生笨拙的抽送动作,令我忍不住自己摇摆腰肢,让阳具插得更深。

    「呜┅┅好烫┅┅老师┅┅你的里面好热┅┅鸡鸡好舒服┅┅啊┅┅」没有几下,他也射出人生第一次的体液。我的阴部紧紧夹住他的小鸡鸡∶「啊┅┅好多┅┅射得好多┅┅啊┅┅爽不爽┅┅干老师爽不爽┅┅啊┅┅」剩下两个小男生在旁看得目瞪口呆。

    「该我了,换我玩!」「我可不可以玩另一个洞?」「可以┅┅可以┅┅」我反趴身子,翘高屁股,小男生争先恐后地欣赏我的屁眼,「换谁要玩┅┅快┅┅插进来┅┅插进来┅┅啊┅┅啊┅┅」刚说完,背后一根小阳具已轻易地插入我早已淌满了淫水的湿淋淋屁眼,「嗯┅┅用力┅┅用力一点┅┅啊┅┅啊┅┅」胀满的感觉使我叫了起来。

    另一个男生早已按捺不住,也抢着要插进屁眼,两个小男生,两支阳具,正用一种奇怪的姿势挤入我屁眼,「啊┅┅两支┅┅两支都干进去啦┅┅啊┅┅好爽┅┅好爽┅┅」我的括约肌被两支不同动作、不同角度的阳具撑开。

    「爽死我啦┅┅啊┅┅小弟弟┅┅啊┅┅你们爽不爽┅┅啊┅┅」不一会儿功夫,两个男生已气喘喘的各自射精。「啊┅┅还要┅┅还要┅┅啊┅┅」我媚眼如丝的向李民生哀求。

    「来吧、让你们小鬼看看大人是怎麽干穴的!」李民生扶着大鸡巴对準我的肉穴,狠狠的进去。

    「啊┅┅啊┅┅爽死我了!大鸡巴┅┅干死我┅┅啊┅┅用力┅┅啊┅┅」我满足地大声淫叫,肉穴塞满的充实感,让我忘情地迎合抽送,旁观的小鬼忍不住,小鸡鸡又翘得老高。

    「放进我嘴里┅┅来┅┅啊┅┅老师┅┅老师帮你们┅┅嗯┅┅嗯┅┅」储藏室里,一出荒唐的淫戏正激情地上演,我忘情地沈沦在肉欲的世界,跟男童杂交、轮奸、触犯到我内心深处的禁忌,却又带给我莫名的刺激,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淫乱的体质。未来会如何?我也管不了许多,现在,眼前大大小小的阳具带给我强烈的快乐。是的!也许我只要遵从肉体的本能,这样就足够了!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感动!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路过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