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女生宿舍的春情(续)之校花朵朵开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看过上部的朋友是否还记得那几个大学女生,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她们快毕
    业了。学校对大四的学生管得很松,因爲她们要到社会上去找工作。302宿舍
    的几个女孩也都忙着联系工作的事情,王雪是其中最轻松的一个,因爲她的夏涛
    老师正在帮她安排留校。她喜欢这个城市,也愿意做老师,这个工作适合她的性
    格,又可以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想到这儿美好的前途憧憬着她。

    门一开白娜回来了,“小雪,就你自己在呀!”

    “哦,是你,你的工作跑的怎样了?”

    “你猜呢?”白娜神秘地说到。

    “我不猜,你快说嘛!”

    “我也留在这个城市了,我舅舅把我安排到市公安局宣传中心了,在公安频
    道做主持人”,白娜兴奋地说着。

    王雪羡慕的看着白娜,“你命真好,凭你的身材和相貌,穿上警服一定很漂
    亮,我又没有你的关系硬。”

    “小雪你要是也想去公安局,我可以让我舅舅帮你问问,我听公安频道的领
    导说:现在很缺能上镜的漂亮女警。”

    “真的?”平时文静的王雪这时激动地抓住白娜的手,“你要是能帮我办成
    这事,我真是感激不尽。”

    “小雪你别客气,也别太激动,我试试看。”

    “那就拜拖你了,没事,谁让咱是好姐妹呢?”

    到了第二天白娜早早就起床了,临出门时对王雪说:“小雪你等我的好消息
    吧!”

    王雪用感激的表情看着她点了点头,王雪觉得这一天过地真慢,她跑到学校
    门口看了好几回,也不见白娜的影子,她有种预感,事情办得不太顺利。一天她
    也没有胃口吃东西,快七点了,王雪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她昏昏沈沈地不
    知睡了多久,有人摇晃她的身体。

    “小雪……小雪……”她睁开眼见是白娜,“哦……”是小娜,“你的事成
    了!”

    “什麽……”王雪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看白娜高兴的表情不象是
    假的。

    “来……你听我慢慢说。”白娜就把她怎样找的她舅舅,又找到公安频道的
    领导的经过详细的说了出来。“你明天和我一起去见我的舅舅和公安频道的刘主
    任,带上你的毕业证、简曆表。”说着她从包里拿出表格,“你好好地填。”

    看着印有市公安局字样的简曆表,王雪高兴地抱着白娜说:“谢谢……谢谢
    你……小娜,我该怎样谢你呢?”

    “咱们姐两将来要相互的照顾哦!”白娜说着。

    “小娜以后我都听你的。”

    “你不準备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夏老师吗?”白娜问王雪。

    “我先不说,过两天再告诉他。”

    夜深了两个女孩还在聊着,“哎……小雪,你的夏老师看着挺斯文的,那方
    面怎麽样?”

    王雪害羞地说:“这事怎麽说呢?他虽然瘦,但阴茎很大,干那事挺有劲儿
    的,我最喜欢他的舌头,每次都舔的我泻好几次,他喜欢开着灯操我,说喜欢看
    我雪白的皮肤很高潮时兴奋的表情。小娜,那你的小表弟呢?他怎麽样?”

    “唉……那个小鬼坏得很,别看他岁数不大,什麽花样都会,体力还特别地
    好,每次都把我弄得筋疲力尽,真的……”

    王雪听得入了迷,“哎……小雪你要是不信,哪天有机会,你和小德玩玩怎
    麽样?”

    “你舍得?”

    “当然!”

    “说话要算数哦!”

    ***

    ***

    ***

    ***

    王雪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和白娜坐出租车来到了位于市前进路上的公安局大
    楼,在门卫那登完记,她们乘电梯来到五楼的局领导办公区。王雪见到了白娜的
    舅舅,他的办公室很大,屋里挂满了锦旗。王雪一直认爲公安局领导都是老头,
    没有想到看样子他只有40岁左右,穿着崭新的2000款新式警服,配二监警
    衔,见他身材高大,说话倒很和气。王雪也叫他舅舅,他笑着说:“以后上班后
    见到我要叫王政委,您也姓王?”

    “是啊!”

    “我叫王正平,我们一个姓,五百年前是一家哦!来,小雪你把你的简曆和
    毕业证给我看看。”

    “哦……”小王雪把东西递给了王政委,王正平看了看简曆。

    王雪21岁,浙江杭州市人,照片上的姑娘一样的漂亮。他仔细打量着这个
    青春气很浓的女孩,见她文静大方,雪白细腻的肌肤,修长的身材,乌黑靓丽的
    齐肩长发,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性感的嘴唇,整齐洁白的牙齿,上身穿浅
    色薄毛衣,勾勒出饱满的胸部,一条橘黄色短裙,刚到膝盖,露出两条白嫩的小
    腿,没穿袜子脚穿白色平底软皮鞋,水灵灵的象一朵鲜花样迷人,王正平对这个
    女孩充满了兴趣。

    王正平拿起电话,“喂……刘主任吗?我的两个亲戚到你那里去报道,你给
    办一下。”

    “哦……小娜你领你的同学去吧!”

    “哦……谢谢您,舅舅!”

    两个女孩道谢后走了出去,当然很顺利地她们全都进了公安局,几天后王雪
    向夏老师把事情说了出来,夏涛也很高兴,只要小雪不离开他怎麽都行,不例外
    两人又是一番的亲热。

    一转眼七月,毕业生告别母校的日子到来了,很多的同学都找到了理想的工
    作,也有的要考研究生。在学校聚会那天,王雪和白娜都穿着崭新的夏装警服,
    配见习衔,她们在人群中很是出衆,引来很多异性的目光,两人自然是很满意。
    王雪的心中对白娜和她舅舅充满着感激之情,她下定决心一定会报答他们的。

    王雪和白娜开始了紧张刺激的工作,单位还分给她们两人一间宿舍。王雪深
    知自己的工作来之不易,更要加倍的努力。在公安频道的很多人都是有关系和背
    景的,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有多干点。她们不单是做主持人,还和办案警察
    跟蹤采访,经常加班和出差,可是评功得奖却没有王雪。

    她想,也要找个后台才行,经过她的选择,最终还是认爲白娜的舅舅,公安
    局的王政委最合适,一个计划渐渐地在她的心中形成了。

    小王雪常常和白娜去她舅舅家,也认识了帅气的小德。

    她和夏老师是两种类型的人,小德青春有活力,“姐姐……姐姐”的叫得王
    雪心痒痒的,小德也喜欢上了这个文静漂亮的大姐姐。

    白娜的舅妈是市外贸局出口处的处长,她也很喜欢小王雪,她只要一有时间
    就去王政委的家,连王雪的父母从杭州来看她,也带上当地的特産来到大恩人家
    看看。一来二去,在白娜的撮合下王雪认了王正平做干爹,王雪的目的达到了,
    来王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单位的人都知道她是王政委的干女儿,也不安排她
    加班了,给她一些轻松的工作。

    一个周末的下午王雪正在宿舍看书,忽然有人敲门。

    “请进……哦是小德啊!”

    “姐……你自己在呀!娜姐呢?”

    “哦……她最近迷上学开车了,这不单位的司机带她出去学车了。”

    “姐你在看什麽书?”

    “哦……是小说。”

    “拿来我看看。”

    “不……不……”

    王雪慌张地把书藏到了背后,“哦……姐,你看的肯定不是健康的书,是黄
    色的吧!”

    “不是,你净乱说。”王雪羞红了白净的脸蛋儿。

    “给我吧!”小德趁王雪一不注意抢走了她手中的书,小德一看是一本古装
    的小说叫《血煞星》,他在学校看过,是一本黄色的小说。

    “姐你好坏,看这种书。”

    “好弟弟,你不準和别人说啊!”

    “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麽?你说。”

    “就是你叫我亲你一下。”

    听到这话后王雪心头一颤,她看着小德微微地点了点头,随及就低下了头。

    她虽然也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女孩,但她只和夏老师一人发生过关系,面对着
    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大男孩,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小德觉得小雪姐姐粉脸羞红的媚
    态显得更加的诱惑。

    小德来到王雪的身边,在她白嫩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随即把她小巧的耳
    朵含在了嘴里吸吮着,用舌头舔弄着。

    耳朵是王雪的性感带之一,在小德滚烫的狂吻轻舔下,女孩的性欲渐渐地被
    点燃,禁不住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发软。王雪伸出双手搂住小德的脖子也轻吻
    着他的耳朵。小德抚摸着王雪微微发热的脸蛋儿,两人对视着,小德贪婪地看着
    亭亭玉立的姐姐,王雪也含羞带媚地看着小德,随着两人的嘴唇凑在了一起。

    小德用舌头舔着女孩性感的嘴唇,王雪也伸出滑嫩的香舌回应着他,两人的
    舌头搅到了一起。小德用力地吸吮王雪口中的唾液,弄得“咋咋”直响,王雪紧
    紧允搂着他的脖子,小德也紧紧允搂着王雪纤细的小腰,随即手划到王雪园滚滚
    的肥臀上。

    王雪无所顾忌地继续吻着,不知睡衣的纽扣已被小德悄悄解开了。小德放弃
    了亲吻,把目光放到了王雪高耸的胸部上,被白色胸罩包裹下的一对嫩乳摇摇欲
    坠,小德的双手隔着胸罩揉搓着那对宝贝儿,王雪也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
    的挂鈎。随着胸罩的脱落,小德眼前一亮,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它并
    不是很大,但是很翘,深红色的乳晕上挺立着两粒大葡萄。

    小德并不用手去触摸它,而是伸出舌头舔弄着那大大的乳头,并在乳头的周
    围划着圈,逐渐扩大着范围,舔得王雪滑嫩的乳房上全是口水,然后一口含住那
    大葡萄拼命允向里吸,他张开嘴把王雪1/
    3的乳房都含到了嘴里,此时的女孩
    轻声的呻吟着:“哦……哦……啊……啊……哦……好弟弟轻点。”

    王雪浑身无力地倒在了床上,小德顺着王雪平坦的小腹一直向下,障碍全被
    清除了,一具性感白皙的裸体美女完全的展露出来。那高耸的乳房,雪白丰韵的
    大腿,园滚滚的臀部,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床单上,用娇羞的媚眼看着小德。
    他轻轻地抚摸着王雪白嫩的大腿,王雪明白他的用意,主动地分开两腿并曲了起
    来,把自己神秘的阴部暴露在他的面前。小德迅速的脱光衣服只穿条内裤,伏下
    身来仔细看着姐姐最美丽的地方。

    她的阴毛很整齐的分布在小馒头似的肉丘上,而且她的阴户白晰、松鼓、红
    润,大阴唇很肥厚,是浅红色的,小阴唇很大,呈浅褐色,完全挡住了阴道口。
    小德舔了舔那小阴唇,王雪浑身一颤,她知道小德在爲她口交,她把身子向上靠
    了靠,躺到了被子上,这样她就可以看到小德是怎样舔自己的阴部了。

    小德擡头看看姐姐好奇和风骚的样子,又继续自己的动作,然后将她阴户的
    上部慢慢地拉开。她的阴蒂很大,都藏在包皮下。小德舔她、吻她她两腿间的内
    侧,用舌尖在上面画着,当舌头靠近她的阴部时转头又离开了。

    往返几次后,王雪迫切地想要他舔自己的阴部,可是小德并不着急,转头又
    舔她大腿与阴户间的褶皱部位,把鼻子埋入她的阴毛中蹭着,用舌头来回抚动她
    的裂缝,不停地刺激她,她开始情不自禁地绷紧身体并擡起双脚,以便小德能更
    加靠近她,口中呻吟不断,娇喘连连,娇声轻喘道:“弟弟……好弟弟……好…
    …舒……服……啊……咬……唷……真会舔……美……美死我了……”

    小德把他的舌按在王雪的裂缝上吻她,先是轻轻地,然后逐渐加力,再用
    他的舌头分开她的大阴唇,当它完全张开时,用舌头顺着她的阴户上下动作。

    小德见王雪姐姐的阴蒂已经坚硬得破出了原先覆盖着的包皮,他在阴蒂上渐
    渐用力舔,并用舌头将阴蒂轻轻摁回包皮内,而它又顽皮地钻了出来。小德温柔
    地将大阴唇分开,用舌头快速地轻打她的阴蒂,他感到姐姐全身紧张,小手用力
    的按着他的头,叫声更大了。

    “我太舒服了……痛快死了……你也舒服吗……啊……嗯……你真……会…
    …好……好美啊……”

    小雪一面娇哼着,一面淫狂地扭动雪白的屁股,极力迎合着他的舌头,“别
    停,千万别停!”在小德尽情挑逗下,王雪她淫水如泉,不停地到处流,弄得她
    大腿滑腻腻的,只见她双腿乱动,时而缩并,时而挺直,时而张开,纤细的嫩手
    不停地揉搓着自己涨得像发面馒头似的大乳房。她爽快地叫着:“喔……好……
    好痛快……我美死了……好舒服……哼……姐姐快泻了,真的不行了。”

    王雪觉得阴道里发热的难受,淫水一股接着一股的往外流着。

    “来……来……好弟弟让姐姐服侍你。”小德双腿开开的站立着,王雪跪在
    他的腿间,温柔地褪下他的内裤,一条巨大的肉棒弹了出来。王雪首先用她那雪
    白又细又长纤细的手指握紧了那根充血的大阴茎,跟着温柔地搓揉了起来。

    “哦……哦……”小德低头看着美丽的姑娘,一头淩乱的秀发挡住半面俊俏
    的脸庞,一阵阵快感随着少女熟练的搓揉从他的下腹部传了上来,小德不禁地叫
    出声来:“好姐姐……哦……哦……”少女的嘴唇轻轻地碰触着他的阴茎,并开
    始用柔软性感的双唇搓弄着龟头,小德的肉棒上沾满了姑娘温热的唾液,王雪的
    头上下摆动着,嘴里发出了“嗯啊”的喘息声,晕红的两颊显得更加明豔动人。

    “你喜欢姐姐这样的服侍吗?”王雪忽然将嘴巴抽离了阴茎,对着他娇羞问
    道。

    小德望着王雪淫蕩的表情回答道:“好舒服,姐姐,我喜欢你这样。”

    王雪淫浪地看着那大阴茎,并将自己的舌头伸得长长的,用她那粉红色的舌
    尖温柔地舔弄着他的龟头,顺着润滑的唾液,姑娘柔软的舌头在小德那椭圆形的
    龟头上一圈又一圈地舔着。接着,王雪忽含忽舔,有时将肉棒整根的含入口中吸
    吮,有时则伸出舌头舔着他红亮的龟头。

    小德肿胀的大阴茎因爲沾满了少女透明的唾液,而显得光泽油亮,由于是下
    午,他们又没拉窗帘,光线非常的充足,连阴茎勃起时所突起的那一根根血管,
    以及王雪一含一吐,一吸一舔的情况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两人对视着笑了笑。

    王雪将小德的整根阴茎含进了喉咙,甚至含到了阴茎的根部,双手并不时抚
    弄着他的睾丸,让他感受除了肉棒之外其他器官的刺激。

    “我快受不了,姐姐。”小德喘息地享受着从肉棒那儿传上来的阵阵快感。
    当姑娘伸出舌头舔着小德的龟头时,她还用一种极尽淫蕩的眼神盯着他看,王雪
    又用粉红色的舌头舔着肉棒,先是一圈圈舔着龟头和马口,跟着是舔他冠状沟上
    的肉刺,她又用力地把他的阴茎整个含了进去,跟着又吐了出来,又再进去,又
    再出来……就这样来来回回地抽出含弄着。

    姑娘每一次含弄都越来越深,小德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完全顶着她的
    喉咙,他看着胯下的姐姐,见她全身上下的肤色都和脸蛋一样白皙柔嫩,身体的
    肤色也都白皙的均匀一致,再加上她那完美的曲线,身材十分匀称,配上那丰满
    的乳房,在纤纤细腰的陪衬之下,更显出了胸前伟大的双峰,姑娘随着含吐而跟
    着摆动的乳房划出美丽的弧线。

    “啊……嗯……啊……我要射出来了,好姐姐,我真的受不了啦!再也受不
    了。”小德大声呻吟着。

    “好弟弟,你射吧!我想看你射精。”姑娘擡起头边舔弄龟头边口齿不清地
    说道,王雪觉得口中的整根阴茎膨胀得十分巨大,小德的反应说明了他即将达到
    高潮。

    “啊……要射了。”小德大声地叫着,“啊……啊……再深一点……用力…
    …啊……”小德整个人忘我地呻吟着,“我要泄了……我要泄了……啊……啊…
    …啊……”

    王雪吐出小德的阴茎,纤细的小手却更加用力的套弄着它,“呼……呼……
    呼……”姑娘迷起眼睛看着浓稠的精液从马眼中喷出,并把脸凑了过去,让那些
    白色的液体喷在自己白嫩的脸上和乌黑的长发上。王雪缓缓地伸出了舌头,在自
    己的嘴巴周围舔了一些,像是品尝美食似地陶醉。就在射精完后,小德和王雪赤
    裸着身体相拥着躺在了床上。

    两人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王雪风骚地看着小德,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小手又
    伸到他的胯下。令她吃惊的是小德的阴茎并没有软,还硬硬的挺着。“来……好
    弟弟,你舒服了,姐姐还想要呢?”

    小德见王雪满脸绯红,呼吸急促,一双媚眼迷成一条缝,贪婪地看着他粗大
    的肉棒。姑娘感觉娇躯轻颤,阴穴不自主地收缩夹紧,欲火一波一波地向全身扩
    散,王雪迫不及待地拉着小德的阴茎向自己淫水淋淋的穴口塞去,先在那花生米
    大小的阴蒂上蹭着,直弄得姑娘娇呼不止。

    “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

    小德说:“姐姐你外表是那麽的文静,没想到叫起来会那麽淫蕩。”

    王雪涨红着脸,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并不说话,大量的淫液狂泻出来,彷佛山
    洪暴发,看着自己肥臀下那湿了一大片的床单,王雪惊讶自己爲何会喷了那麽多
    淫液,立刻羞红了脸,闭上眼不好意思再看。

    王雪跨在小德的身上,玉手扶着肉棒对準那湿漉漉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
    “哦……啊……”姑娘利用淫水的润滑,一口气就把那根巨物直插到底,好大!
    好粗!

    “啊……啊……太舒服了”,王雪用力地晃动着她雪白的臀部,左摇右摆,
    前磨后蹭,又筛又涮。姑娘扶着小德的胸部,把白臀提起,让肉棒慢慢地离开肉
    穴,阴水也随着顺着大阴茎流到小德的肚子上,待它还未完全脱离时又猛得坐下
    去。

    王雪就这样反複的运动,粗大的阴茎从姑娘小肉穴出出入入,带得她的阴唇
    一翻一翻的。这时小德欣赏着身上的性感尤物,见姐姐纤细的柳腰不停的扭动,
    又圆又嫩丰满的大屁股一上一下不知疲倦,白嫩的乳房也一颤一颤的,像两只顽
    皮的小兔子,满头长发在空中飘逸,白净的脸蛋儿满面红潮,滑嫩的小舌头舔着
    自己红晕的香唇,一付又放浪有乖巧的表情,那淫词浪语不时地从她口中发出:

    “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妈啊……啊……啊……用力……
    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啊啊……要……要泄了……啊……啊
    ……饶命……啊啊……啊……小德……小德的……鸡巴……太……太厉害了……
    姐姐……太……太爽了……要死了……啊……啊……又来了……泄了……”

    “姐姐您的小屄又嫩又紧,夹的我好爽,我也不行了。”

    “好……好……全射进来,哦……啊……来啦,姐姐也泄了。”

    几乎同时两人再度达到了高潮,王雪柔软丰满的身体伏在小德的身上仍不停
    的喘着气,粉面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大学女生宿舍的春情(续)之校花朵朵开(二)

    干过公安的朋友们都应该知道,夏季是发案的高峰期。就在王雪和白娜刚刚
    工作不久的八月,这个城市出现了一个强奸杀人的恶魔。他先后在这个城市的不
    同地点,采取同样的方式强奸并杀死5名漂亮的女孩,这个案犯很狡猾,他强奸
    是每次都使用避孕套和戴手套,并把它们带走,还拿走女孩们的内衣裤,令公安
    局的法医无法提取案犯的精液和指纹,给破案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公安局只能加大巡逻的力度,但这个案犯真是胆大,又顶风作案两起,又有
    两个无辜的姑娘惨遭奸杀,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天黑都
    不敢出门,实在没办法晚上要上班的都有男友或家人陪伴,公安局领导的电话响
    个不停,市领导和各界群衆的压力使局领导们喘不过气来,省领导也打来电话要
    求限期二月内破案。

    爲了要给省市领导和广大人民群衆有个交待,由王政委做总指挥,市局负责
    刑侦的马副局长带队,从市局刑警支队抽调大批精英干警组成的专案组。

    专案组分成三个侦察组:一组由刑警三大队的姚队长任组长,二组由分局的
    赵局长任组长,三组由省厅大案处的刘处长任组长,可谓是兵强马壮。全市的各
    个警种都积极地配合,调查的范围就在本市。因爲经过分析,案犯很熟悉环境,
    一定住在本地。一张无形的大网已悄悄的张开,参战干警们个个摩拳擦掌,都暗
    暗发誓非把这个案子拿下不可,王雪的干爹王政委做爲总指挥也向市领导保证,
    不擒获案犯就主动辞职。

    这个案犯似乎有所察觉,悄声地隐藏了起来,好像从这个城市中消失一样。
    在专案组的带领下,由各个派出所配合,对全市的重点人员,两劳一改人员,有
    劣迹的人员统统地查了一个遍,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专案组有人开始怀疑案犯是不是外地流窜人员,但是做爲总指挥的王政委凭
    着多年积累的办案经验,认爲案犯就是本地人,但有可能不是受过公安机关打击
    处理的。作爲公安机关的宣传机构王雪和白娜她们也奉命随专案组行动,白娜被
    分到三组和省厅大案处的刘处长在一起,王雪在一组工作。

    根据专家的分析和对犯罪心理学的研究,把案犯的性格和形象描述了出来。
    这是一名年龄在35-
    40岁之间,身材比较瘦小的案犯,他没有作案史,有正
    式的工作,很有可能有妻子和孩子,是一名善于隐藏和不被人注意的好好先生。
    平时爲人很随和,也可以说是很窝囊,很可能有车,有心理障碍,有可能有精神
    病史。最近没有出现并不是由于现在风紧,而很快他有可能再作案,请各个巡逻
    部门加紧注意,对可疑人员一定要把他的情况弄清楚。

    专案组根据专家的分析对此类人群进行大面积的筛选和清查,本市各个居委
    会和派出所也对辖区进行走访。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也是法网恢恢殊而不漏,
    专案组接到南城区小金线派出所报告,发现了可疑人物。专案组命令:先把人控
    制起来,我们马上就到。三组干警驱车来到发现可疑人物的美圆小区。

    这是一个有12栋楼组成的小区,根据小金线派出所所长的彙报,可疑人物
    住在3号楼1单元10楼的1003房间,这是一个100平米的三居室,嫌疑
    人叫顾键,今年36岁,在第三汽车制造厂做技术员。人长得比较瘦小,身高1
    米62,体重107斤,带眼镜,有一辆旧的吉普车。爱人在一年前和他离婚,
    八岁的儿子也被他爱人带走,有短期的精神病史,在医院封闭治疗半年后痊愈出
    院。

    有人说是他爱人造成的,他爱人脾气不好,经常打骂顾键,邻居说顾键性格
    孤僻,爲人胆小怕事,不喜欢得罪人,不太爱说话,和单位和街坊的人处的都很
    好,没有好朋友,下班后就躲在家里,不知干些什麽,三组的人马上把这个情况
    彙报给专案组。

    经过专案组的研究,决定让三组从暗中对顾键进行监控和秘密的调查,其他
    组则继续对其他可疑人员进行调查。他们对顾键跟蹤了十天,见他生活很正常,
    没有可疑之处。但省厅大案处的刘处长觉得案犯就是顾键,在没向上级领导请示
    的情况下,他决定对顾键家进行秘密的搜查。

    就在顾键在单位上班的时候,三组的干警打开了他家的门,这一搜查真是大
    有收获,在他家的衣柜中发现大量女人的内衣内裤,还有女人的丝袜,裙子等…
    …最有力的证据是他给那些被他奸杀的女孩录的相和他的日记本,上面密密麻麻
    的写着他作案的经过和当时的感觉。

    还等什麽……马上抓人……当冰凉的手铐戴在顾键的手腕上时,白娜和公安
    频道的摄影师记下了这个时刻,第三汽车制造厂的员工们轰动了,美圆小区的居
    民们震惊了,消息很快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全市散开。

    在市局五楼的审讯室内,预审处的三名有经验的干警对顾键进行了合法的盘
    问,大会议室内参战干警都聚在那里等待着好消息,当然白娜和王雪也在,她们
    也等待着好消息的到来。

    在大量的证据下,顾键交待了全部的作案经过。案件在一个月内告破,但面
    临着如果顾键是精神病患者,那他只能被送到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不能追究其
    刑事责任。在市局领导的研究下,让心理专家对顾键进行全面的检查,结果出来
    了,顾键在作案时是有行爲能力的,就是说他一定要接受国法的制裁。法院,检
    察院提前介入,在市中级法院刑庭开庭的那天,人山人海,电视台,报社,各个
    新闻媒体现场报道。

    顾键最终被判死刑,死者家属给专案组送来了锦旗,冤死的人沈冤昭雪了。
    公安部给参战干警记集体二等功,给省厅大案处的刘处长记二等功,市委领导和
    局领导设宴款待全体参战干警。

    这晚大家都很高兴,饭后还举行了舞会,刘处长频频地请白娜跳舞。经过一
    月的接触,刘处长很喜欢这个漂亮丰满的女孩,白娜也对这个40多岁就当上处
    长的刘军颇有好感,尤其是对在侦破这个案件时的果断和机智感到敬佩,有句话
    叫美女爱英雄吗!

    两人边跳边聊,很是投缘,刘军悄悄地对白娜说;“小白,明天我就要回省
    厅了,今晚你到我的住处咱们好好地聊聊?”

    “可以呀!我呀!向你学的东西还很后多哦!”刘军没想到白娜会答应的这
    麽痛快。

    两人商量好以后,爲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先后悄悄的离开了庆功的人
    群,坐着刘军黑色的桑塔纳2000来到市局招待所。

    刘军住在三楼的贵宾房,所谓的贵宾房其实就是比普通房间多了个卫生间,
    有个小窗机空调,有一台21寸TCL彩电而已,其他的普通房间就是爲了招待
    外地来本市办案的同行们準备的,像刘军住的房间一共才五间。

    进屋后刘军顺手打开了电视和空调,白娜则乖巧的坐在了沙发上。刘军一边
    泡茶一边拿出水果来招待白娜,他们边看电视边聊天。

    原来刘军家是广西的,中国刑警学院毕业,干警察20年了,从派出所的户
    籍警到省厅大案处的处长,他经过了艰难的曆程。他曾是广东省十大名探之一,
    率队侦破过轰动全国的张子强案,荣立一等功,还侦破震惊广东的特大海上抢劫
    焚尸案,还有公安部督办的125特大持枪抢劫运钞车,可谓赫赫战功,是最有
    希望提拔成厅长的人选。

    刘军把自己的关荣史一一的讲给白娜听,姑娘细嫩的小手托着香腮,聚精会
    神地听着。

    “那你一共负过几次伤?”

    “一共就两次,一次是刚参加工作不久,在长途车上抓小偷,和几个人交了
    手,被他们扎了一刀”,说着他撩起了警服的上衣,白娜看到了那个刀疤。

    “那另一次呢?”姑娘问道。

    “那次……那次……”

    白娜看到刘军紧蹙着双眉,脸上露出了迷茫,又见他额头渗出汗珠。“你怎
    麽了?”姑娘关心地抓住了刘军紧握双拳的大手。

    “哦……没事儿。”

    “不对,你告诉我吧!”

    刘军犹豫了一下后说:“好吧!我告诉你,有一次我们去抓一个毒犯,我沖
    在第一个,那人的保镖开了枪打在我的小腹上,虽然命保住了但……但……从此
    我阳痿了,去过不少的医院,但都没有见效,那年我才25岁,还没有对象,我
    伤成这样,怎能谈恋爱结婚呢?那不害了人家姑娘了。”

    “哎……”白娜听后大吃一惊,她爲了这个真正的男子汉感到骄傲,也很感
    动,这才是英雄啊!姑娘觉得眼前的刘军更高大了。

    “那你就一直不行,没有性欲?”姑娘问道。

    “从前是,我认爲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可……可是见到你后,我下边居然有
    了点反应,你不要笑话我啊!”

    “不会的……你说的是真的?”姑娘显得很兴奋。

    “是真的,尤其在和你跳舞时,当接触到你的身体时没想到它竟硬了起来,
    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

    “那我可以帮帮你。”姑娘认真地说。

    “那不行……不行……不行……”

    “没关系,你爲了公安事业,爲了人民群衆的财産安全连死都不怕,我爲了
    你献出我的身体,爲你做一点点的事是应该的。”

    “你说的是真的?”刘军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见姑娘坚决的点了点头,
    他很感动。“那你怎麽帮我呢?你今天就全听我的。”

    “好吧!你先把窗帘拉上。”

    “好!”刘军起身拉上了窗帘,激动地等待着姑娘,不知道她要做些什麽。

    只见白娜起身站到刘军的对面,她先摘掉警帽,把别在头上的黑白花小发卡
    摘掉,姑娘一头乌黑瀑布般的长发垂落下来,她微笑地看着刘军。

    看过上部的朋友都知道白娜是302室最风骚妖豔的女孩了,她的眼、嘴、
    手,全身上下都会引诱人。刘军被姑娘迷人的媚眼搞得心慌头晕,不知所措。

    白娜伸出她那又白又嫩的纤纤的手指一粒一粒地解着她警服的纽扣,刘军的
    眼神也随着姑娘纽扣向下……向下……雪白的脖颈,露出了被雪白胸罩包裹着的
    丰满的乳房,小娜并不急于脱掉上衣,却用玉手温柔的抚摸自己有些潮红的小脸
    儿,媚眼如丝的看着刘军。

    刘军张大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面前的美人儿,小娜又张开她那性感的红唇,
    用那滑腻的小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又把她那葱白的嫩指伸到嘴里吮吸着,一根
    接一根的,用舌尖舔着指尖,直看的刘军口干舌燥,不停地咽着口水。

    小娜又用她那粘满自己唾液的双手拢上她那小山似的双峰,隔着胸罩揉搓起
    来,而两条修长的大腿也紧紧地夹在一起,不停的磨蹭,再看她的小脸儿,越发
    的红晕,秀目眯成一条缝,浪浪地笑看着刘军,小嘴中渐渐地发出低声的呻吟。

    “哦……哦……啊……啊……啊……”纤细的小柳腰一扭一扭的,还不时的
    把臀部对着刘军。虽然姑娘穿着肥大的警裤,但依然挡不住她那圆滚滚的肥臀,
    正当刘军看得癡迷的时候,小娜却走过来拉住他的手向浴室走去。

    在浴室门口,小娜温柔地一件件地脱下了刘军的衣服裤子,又把自己脱得只
    剩条白色的内裤,两人来到大浴缸边,小娜低头放水,而刘军则仔细地欣赏着这
    个雪白的羔羊。她全身肌肤雪白,细腻,身材修长但不失丰满,就连那一双小脚
    儿都白嫩漂亮,脚趾整整齐齐。

    小娜把水温调好后沖着他一笑……“来呀!”拉着刘军坐到了里面。他半躺
    在温热的水里,觉得很舒服,小娜随即也贴了上来,搂着刘军的脖子看着他笑。

    “你笑什麽?”他问。

    姑娘风情万种的坏笑道:“我今天要吃了你。”

    “你怎麽吃?”

    “我要用我下边的小嘴吃你的小弟弟”,说着她把那性感的嘴唇压在刘军的
    嘴上,他感到一股少女的幽香直钻鼻孔,并且缓缓地用舌头舔着刘军的嘴唇,紧
    接着姑娘湿滑的香舌也伸了进来,在他口中蠕动,很快地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

    小娜含住了刘军的香舌,拚命地吮吸着,大量的口水进入了姑娘的口中,渗
    出的唾液溢在姑娘的嘴角,两舌展开激烈的交战。甜蜜的热吻刺激着刘军的大脑
    和神经,她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刘军的耳侧,两排玉齿轻咬他的耳垂,舌尖钻入
    耳内舔着,香舌的蠕动使得他舒服极了!刘军享受着她的舌技一流的樱唇小嘴,
    姑娘一双鼓胀的乳房紧紧的压在他的胸部,还不停的磨擦,刘军的阴茎已渐渐地
    发硬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五楼快点踹共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