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四集第四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四章雪中激战

    伊山近驾着空行梭,在天上飞了一天一夜,终于睏倦,落下来休息。

    他毕竟修为不深,虽然已经是四阶修士,却还是得休息睡觉。

    在客栈中要了一间上房,伊山近潜身隐入美人图中,要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实
    力,以应对侠女盟后面可能出现的仙家势力。

    站在瑶台之上,媚灵现身前来迎接,而蜀国夫人也柔顺地跪在他面前迎接情
    郎,眼睛闪闪发亮,为自己能有这幺一位了不起的小仙情人兴奋癡迷。

    媚灵凑到伊山近耳边,轻声道:「我把事情告诉了她一点,只说你是修士,
    别的倒没有说,告诉她这是门派隐秘,仙家规矩大,让她不要多问。她倒也识趣,
    只想救出自己妹妹和女儿、甥女,也不想知道太多的事情。」

    伊山近点头,对她的表现还算满意。

    媚灵又回头看了她一眼,犹豫道:「公子,我看她的情形不太对,像是吃过
    「性奴丹」。」

    伊山近大奇,叫道:「性奴丹?那是什幺东东?」

    「是老主人当年製出来的药物,并写了药方留存于世,凡人服下它,可以驻
    颜不老,却要受我们这一门派仙法所制,心甘情愿地做性奴,绝不会违抗。」

    伊山近点头明白,恍然大悟,这才知道她们姊妹为什幺一见面就对自己这小
    小孩童一见锺情,丝毫不顾外表年龄上的差距,就像中了淫蛊一样,淫贱至极,
    原来果然是中了淫蛊的结果。

    他叫了蜀国夫人过来,仔细询问,才知道是某个仙家宗派中修士製出了驻颜
    丹,拿它跟皇家换了些珍稀药材,这才有太后和她们姊妹服用仙药的事情。

    至于当朝皇后,那时太后提出要赐她仙药,温皇后却谢绝道:「女子以德为
    重,臣妾要辅佐陛下,容貌太美反而不好。」因此拒绝服用。

    她这样的高尚情操,让伊山近啧啧称奇,心中更增加对她的尊崇与好感。

    据媚灵看来,蜀国夫人所服的仙药似乎与原来的丹方稍有差异,可能是那炼
    药修士改用了一些比较常见的药物,再加上服用时仙药放置时间已经不短,因此
    药性有些变化,但性奴对主人忠诚不二的功效倒是没有变。

    伊山近听得犹豫,沉吟一下,问:「现在知道了吧,你是因为吃了淫药才变
    成这样的,要不要让媚灵想办法,驱除你身上性奴丹的后遗症,却不影响它的驻
    颜效果?」

    蜀国夫人闻言大惊,满脸是泪地扑上来抱紧他的身体,惶然悲泣道:「阿禾,
    你不想要我了吗?是不是玩了这些天,你把我玩腻了?」

    「倒也不是啦,只不过你受药性影响,一直做性奴,好像对你不太公平。还
    是驱除性奴效果好一点吧?」

    蜀国夫人颤声叫道:「不,不要!妾身能陪在你身边,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这些天能和你在一起,是妾身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求你不要抛弃我,不要去掉
    我身上的仙药效用,妾身愿做你的性奴,永生永世!」

    她哭泣着用樱唇香舌在他脸上身上狂吻舔弄,渐渐跪下去,褪去他的裤子,
    樱桃小嘴咬住肉棒,大口大口地用力吮吸,与他激烈口交,直干得口沫横飞,溅
    落到旁边媚灵的绣鞋上面。

    「你还真是只会这一招啊!」伊山近无奈地道,摸摸秦首上如云青丝,好言
    抚慰道:「不想去掉就留着吧,咱们先把你妹妹她们救出来再说!」

    一想起侠女盟,伊山近就脸色阴沉,心中怒火燃起,回头下令道:「把綵凤
    帮那些贱婢现在的情形调出来给我看!」

    媚灵应命,举长袖向空一挥,天空中现出两幅画卷,分别是七剑婢与赵飞凤
    二人的画面。

    那七名美婢,此时正持剑四处搜寻出路。伊山近看她们在峰顶闲得无聊,就
    去掉了禁制,在玉峰下设了个迷宫给她们走,结果到现在她们还没有死心,一直
    在寻找出去的道路。

    而赵飞凤与小碧则躺在洁白大地上,互相舔弄嫩穴,爽得欲仙欲死,看得伊
    山近勃然大怒,捶心痛恨道:「老子在为表妹们难过,她们倒干得快活!」想起
    赵飞凤也是侠女盟的一员,他心中大恨,举手撕裂空间,大步向着空问缝隙踏了
    进去。

    此时的赵飞凤,正将修长玉指深深地插入小碧温暖湿润的蜜道里面,兴奋地
    狂乱抽插,直干得淫水四溅,弄得她美丽玉颜上星星点点,却还是狂干不休,同
    时嘴里还含着小碧阴蒂,舌尖在上面疯狂刷弄。

    小碧也兴奋地啜泣着,丁香小舌快速舔弄她的蜜穴,吮吸阴蒂,两个人干得
    热火朝天,蜜汁不住地喷洒出来,染在对方的俏脸樱唇上。

    「啊|」在兴奋的狂舔乱插之后,两人同声娇呼起来,一起达到了性爱的高
    潮。

    这一轮交欢结束之后,小碧抱住赵飞凤赤裸玉臀幽幽啜泣,樱唇含住她最隐
    秘的花唇,吸吮着里面流出的蜜汁,感觉着她的手指深插在自己柔嫩蜜道里面,
    可是不知为何,就是缺乏大肉棒整根插进的充实满足感,高潮的快乐好像也比从
    前差了许多。

    她轻轻打了个寒噤,不敢再想下去,转而努力吮吻花唇蜜穴,素手轻抚赤裸
    雪臀,轻柔按摩着赵飞凤的菊穴,以这样的动作来转移自己的心思。

    赵飞凤突然幽幽歎息一声,下定决心道:「小碧,你也插进来,把我的处女
    膜弄破吧!我这一次,不会再怕痛了!」

    小碧惊愕地瞪大眼睛,「咦」了一声,心中有些疑惑。

    「来吧!」赵飞凤不想多说什幺,只是咬牙等待着处女膜破裂的一刻。

    她清楚自家事,伊山近这些日子一直找她交手,能力越来越强,有时甚至还
    能在她手上佔得上风,虽然总是被她打败逃走,可是迟早有一天会赶上她,将她
    按倒在地上,像对小碧那样对她。

    既然如此,还不如趁着他没有得手,先让自己最爱的女孩得到了自己的处女
    身,就算死也无憾了!

    小碧感觉到她坚定的决心,也沉默下来,食中一一指併拢,化为剑指顶在她
    的隐秘嫩穴上面,微一凝神,就要运劲向里顶入。

    赵飞凤感觉着她的玉指探入穴口嫩肉,顶在处女膜上,咬牙忍痛道:「小碧,
    速度快一些,长痛不如短痛!」

    「是!」小碧擦乾眼泪,咬紧贝齿就要取走爱人的处女贞操,用尽力气向里
    一顶「啊!」一声惨呼在玉峰上响起,美少女目中含泪,嘶叫道:「好痛!己」
    怎幺了?「赵飞凤慌忙回过头,看着她弯曲的玉指,心疼地叫道:」是不是弄伤
    了?「

    小碧将手递给她,含泪道:「不知道为什幺,手上突然没有力气了!」

    赵飞凤心疼地替她好生揉了半天手指,看她恢复过来,又趴到她身上,獗起
    圆润玉臀,要求她用那手指努力插进去。

    「哎哟。」小碧又是一声惨叫,含泪道:「又没有力气了!」

    赵飞凤没有办法,只好一次次地替她揉手指,整理好工具后,要求她将这工
    具插进去,结果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几次下来,赵飞凤终于急了,怒视她一眼,喝道:「你是不是故意的,想把
    我这片膜留给你姘夫弄破?」

    小碧花容惨白,掩面大哭,被心上人的恶语所伤,肝肠寸断。

    赵飞凤看她哭得伤心,渐渐醒悟过来,以拳击掌,怒道:「我知道了,一定
    是那个混帐使的妖法!」

    这里都是伊山近控制的空间,到处都古古怪怪,现在对小碧施展一些妖法,
    也是正常的事。

    赵飞凤跳起来,愤怒地大步乱走,举目四顾,咬牙道:「混蛋东西,居然在
    小碧手上施了妖法,难道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看我找根树枝,削尖了拿给
    小碧,让她动手插进来!」

    可是她注定又要失望,这座玉峰上虽然有些摸起来不寒冷的雪,却没有雪中
    琼树,当然也没有树枝。

    赵飞凤走了半天,找不到半棵树,只好回来问:「你的剑在哪里?用剑鞘也
    行!」

    「被那个家伙抢走了,连鞘都没有留下!」小碧掩面泣道,心里悲伤畏惧:
    「帮主已经有些走火入魔了,真的这幺害怕被他用那个东西插进去吗?可是被插
    进去的时候,开始很痛,后来几次就越来越舒服了啊……」

    当然这样的话,她是绝不敢说的,看着赵飞凤绝望地坐倒在地上,又心疼她,
    只好含泪爬起来,跪在她雪白修长的美腿中间,趴下去舔弄帮主蜜穴。

    赵飞凤看着美少女秦首在她胯间晃动,青丝轻摇,磨擦着她大腿根部,颇为
    酥痒,感觉湿滑小舌一下下地舔弄着嫩穴,心中酸楚而又感动。

    舔了一会,小碧伸出双手,食指併拢在一起,剑指顶在帮主的处女蜜穴上,
    突然娇叱一声,拚命地向前顶去。

    「啊!」她又是惨呼一声,两只手都软了下来,根本无汰刺入。赵飞凤再也
    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两人抱头痛哭,声音凄惨哀痛,令人闻而心酸。

    伊山近一步从空间缝隙中踏出来,听着她们哭得伤心,不但没有被感动,反
    而仰天大笑,心里的气闷为之舒畅不少。

    赵飞凤抬头看到他,眼睛都红了,跳起来大骂道:「小畜牲!你竟然敢对小
    碧施妖法,害得我……害得我……」

    「害得你怎幺样?」伊山近邪笑问道,看她红着脸说不出来,就替她说了:
    「你就这幺想让人弄破你的处女膜吗?」

    赵飞凤俏脸血红,恼羞成怒,一个箭步跃过去,举掌疾劈,玉手如铁,照着
    太阳穴狠砸过去。

    伊山近举手挡开,两人手掌相交,轰然大响,力量相差不多,都被震退了一
    步。

    赵飞凤喘息一下,立即状若疯虎般冲过去,大骂道:「臭小子,不要以为你
    靠上官家就有恃无恐了,我侠女盟的姊妹不会放过你的!」

    伊山近一听眼睛就红了,回掌劈去,怒喝道:「贱人,你那些贱人姊妹把我
    的女人都抓去了,我绝不会放过她们,一定要抓来连你一起做掉!己赵飞凤一记
    灵蛇手将他的掌势化解,闻声大笑道:」原来我的姊妹已经做了,果然是我的好
    姊妹!你猜一猜,你那些女人现在是被煎了,还是被煮了?「

    伊山近本来就满腔悲愤郁闷,听她这幺幸灾乐祸,险些气晕过去,怒吼一声,
    举拳冲上,与她狠拚起来。

    他在悲愤之中,再不肯留手,拳势大开大阖,虎虎生风,如狂风暴雨般向着
    赵飞凤击去。

    看着劈头盖脑砸下的拳势,赵飞凤也不敢怠慢,举掌相迎,二人剧斗在一起。

    要论内力,伊山近力气比不上赵飞凤,但这些天他细心揣摩,将灵力化入体
    内,增强力量,已经渐渐摸到窍门,一记记重拳砸去,震得她玉掌生疼,心中暗
    惊。

    其实若要手上布满灵力刃,只怕赵飞凤一招后就要重伤。伊山近只是不想弄
    个残货放在美人图中做性奴,又想偷学她一些拳法招数,因此才忍到现在,谁知
    她不知好歹,看他心伤还要嘲笑,当下使出巨力,誓要将她击翻,便在今日降伏
    了她!

    他这一发威,赵飞凤就渐渐抵受不住,拳掌相交,被震得骨髓痛楚,一步步
    地后退。

    伊山近怒吼着踏步向前,追蹤而至,不肯放鬆。他战意高昂,将拳法一招招
    施展出来,渐渐福至心灵,明白了将灵力灌入拳法之真意。

    双拳之上,灵力注满,却不是灵力刀那样外表锋利至极,只将灵力内敛,化
    为万钧之重,击出时虎虎生风,威势骇人。

    茫茫雪野上,一个稚嫩男孩双拳空握,举轻若重,如握着两柄大锤,漫天挥
    舞,狂击而去。

    他对面的赤裸美女,挥舞双掌迎击,连声娇叱,光溜溜的身子如穿花蝴蝶般,
    飘然不定,双掌击出,化出凌厉杀招指向他的要害,却禁受不住他的重击,常是
    一触即退。

    天空中,突然有大雪飘落,将两个人的身形掩盖在大雪之中。

    本来空气并不寒冷,大雪落下时,气温陡降,片片雪花落在一丝不挂的冰肌
    玉肤上,带来点点寒意。

    媚灵突然出现在天空之中,长袖挥舞,飘然如天外仙女,望着满天大雪飘飘
    落下,悠悠出神道:「好美的雪!」

    这雪却是她召唤来的,只因看二人比武姿态优美壮烈,因此召这场大雪来助
    兴。

    伊山近有灵力护体,并不觉得寒冷;赵飞凤也将内力燃烧,洁白胴体变得微
    红,怒叱着与伊山近大力拚杀,战得香汗淋漓,雪片落到她的赤裸娇躯上,立即
    融化,留下的水痕也随即蒸发消失。

    只有小碧一丝不挂地跪坐在一边,被雪覆盖半边身子,冻得瑟瑟发抖??

    媚灵掩口轻笑,柔声道:「如此壮烈之战,就这幺一两人观战太可惜了,不
    如多叫些人来!」

    长袖一挥,在伊山近二人周围,突然出现七名美婢,从空中跌落下来,惊呼
    着摔到地面上。

    她们小蛮腰间都佩着宝剑,突然看到伊山近与赵飞凤的鏖战,都大为惊喜,
    立即拔剑冲过来,想要一举围杀了他。

    沖了几步,砰砰连声,她们都撞到一层透明障壁上,几乎把琼鼻都撞扁了。

    这是媚灵布下的禁制,防备别人插手他们二人命中注定的决战,将一个大圈
    子围住二人,阻止别人靠近。

    一个美婢性急,贴在透明屏障上望着里面,焦急高喊道:「帮主,你怎幺不
    穿衣服,这不是便宜那个小贼了吗?」

    赵飞凤娇靥羞红,忍不住回手掩穴,却被伊山近挥拳重击左肩,便如挥舞大
    锤而来,风声呼啸,若是这一击砸中,只怕如玉香肩也要化为肉泥。

    赵飞凤无奈,只能咬牙举手挡架,对于伊山近冷笑望向自己蜜穴的目光,恨
    得几乎咬碎了银牙。

    「那里还湿湿的,你也不擦一下!」伊山近又是一锤狂猛击出,口中却还不
    忘了说风凉话。

    这时,小彤搂住雪地中光溜溜抱膝啜泣的小碧,向她大腿根处摸了一把,失
    声道:「你怎幺光着身子?咦,这里也是湿的,难道你……」

    小碧羞不可抑,将秦首缩到她怀里失声痛哭,纤手用力捏住她的乳房,阻止
    她再说下去。

    赵飞凤娇靥如同火烧,愤怒尖叫,双手化为鹰爪,向伊山近头脸狂抓而下,
    恨不得撕了他这张爱说风话的嘴。

    双方战况激烈,迁延时间渐长,赵飞凤本是女子,体力天生有些劣势,就算
    内力深厚,在这样长时间的拚斗之下,也渐渐体力不足,开始喘息起来。

    伊山近却是灵力充满身体,撑得他神采奕奕,攻击愈加猛烈,此长彼消,渐
    渐佔据优势。

    那些美少女围在战圈之外,激烈叫喊,为她们的帮主和情人加油:「帮主,
    杀了他!把这小贼一掌击死,让他知道我们綵凤帮的厉害!」

    「不要杀,把他打成残废,然后看我给他用刑,逼着他带我们出去,出去以
    后再用帮规处置,送到刑堂让他受够十大酷刑再死!」

    「像这小贼怎幺是帮主的对手,不要手软,一掌打碎他的骨头!」

    「先逮住他,再去抓他的姘头,然后一起处死!」

    伊山近听得大怒,冷哼一声,眼中精光暴射,手上巨力施展出来,双锤漫天
    挥舞,风声呼啸,气势骇人,剎那间就像化为巨灵神般,舞动双锤的威势令人胆
    寒。

    一想到被抓去的美女,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被赵飞凤这样的变态女人折磨凌辱,
    伊山近心中怒不可遏,体内灵力疯狂奔涌,直上双拳,双手皮肤外陡然现出光芒,
    灿烂耀眼,夺人眼目。

    轰的一声,右手锤击中赵飞凤左掌,巨力涌去,将她轰然击飞,仿若飞鸟般
    向远处落去。

    美艳女郎翩翩身姿在空中划出优美弧线,砰地一声撞到禁制上,跌落下来,
    内腑被巨力激荡,红唇边不由流出一缕血丝。

    伊山近闪电般疾冲而至,不等她回过气来,立即又是挥舞空心拳,重锤砸下,
    砰砰乱响,击在她的双掌上。

    纵然是她双掌如铁,在这般巨力狂攻之下,也一次次被砸飞出去,撞得禁制
    屏障摇动作响,最终背靠屏障,已经没有了可退之路。

    伊山近怒吼一声,纵身跃起,双锤当头劈下,将她整个身体罩在其中,威势
    赫赫,如神锤天降,而赵飞凤娇躯则如风暴中的孤舟,风雨飘摇,已处于完全的
    劣势。

    望着头上击下来的重锤,赵飞凤悲怒哼呜,拚力举双拳上迎,心中惊讶痛恨
    :「该死的小贼,怎幺突然变得这幺厉害,难道从前他都是在故意放水,想趁机
    偷学我的拳法招数不成?」巨锤砸下,发出震耳的轰呜,大地为之颤抖。

    赵飞凤背靠的禁制,在灵力狂击之下,也禁受不住,被轰然击破,高挑娇躯
    被击飞出去,如断线风筝一般,向着远处飞去。

    禁制被破,拳风疾起,如刮起大风一般,将禁制外的八名美少女吹得东倒西
    歪,青丝散乱飘扬,眼睛都睁不开。

    狂风袭去,缩成一团的小碧被吹得在雪地上到处乱滚,光溜溜的身子沾上雪
    花,就像个大雪球一样。

    赵飞凤雪白赤裸的娇躯远远地跌落雪中,发出一声闷响。

    她费力地从雪野中撑起身子,突然张开红唇,喷出一口鲜血,仰天而倒,没
    有力气再爬起来。

    鲜血洒落在雪地上,凄美绝艳,动人心魄。

    少女们惊呼着向她跑去,将她团团围住,关切地大叫道:「帮主,你还好吧!」

    有些细心的美婢,看她一丝不挂躺在雪地里,慌忙抱紧她赤裸的胴体,揉弄
    着她光滑的乳房香臀,帮她取暖。

    赵飞凤努力睁开眼睛,伸手抓住那些与她有性爱关係美婢的酥滑小手,微歎
    一声,丹凤眼角滑出一滴泪珠,深有英雄末路之感。

    空中翩然飞舞的妩媚天女轻哼一声,水袖挥出,那些美少女不由自主地鬆开
    双手,向远方飞出,砰砰摔落雪野上,浑身沾满白雪。

    等她们爬起来时,媚灵已经重新布好禁制,将她们隔绝在外面,不能去打扰
    伊山近单对单的降伏行动。

    漫天大雪飘飘落下,伊山近踏着雪野大步走过去,站在赵飞凤面前,瞪大眼
    睛怒视她。

    赵飞凤仰天躺在洁白雪地上,毫不退缩地与他对视,美丽丹凤眼中有着不可
    掩饰的极度僧恨。

    伊山近看着她,想起从前种种新仇旧恨,咬着牙,弯腰下去,一把就将她揪
    了起来。

    如果是揪别人,那自然是揪领子;或者就是揪头髮。伊山近不会做揪头髮那
    幺残酷的事,于是双手抓住她充满弹性、柔韧光滑的玉乳,一把提了起来。

    他的双手成虎爪之形,这一招却是从赵飞凤曾施展过的「虎爪劲」中化出来
    的,可惜男孩手较小,暴乳丰满硕大,这一手抓去,不能将乳房彻底覆盖,满满
    抓了一手,温软滑腻,手感极好。

    赵飞凤雪白娇靥上泛起红霞,唇边带着凄美血痕,羞怒呻吟道:「小贼,放
    开我!」

    任凭哪个女性被敌人抓住隐秘珍贵的乳房,也会羞恼不堪,虽然她是性慾强
    烈的女同性恋者,却一向讨厌男性,即使是一个小男孩握住她的乳房,也让她浑
    身难受,头髮都快立了起来。

    伊山近怒哼着,双手用力捏揉,将美艳女郎暴乳紧紧抓在手中,揉成一团,
    咬牙道:「恶女人,还记得你从前抢我的美玉,还想杀我的旧事吗?现在就是你
    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空中天女很配合地一挥手,伊山近卖身三年得来的肉金立即出现在天空上,
    随风飘来蕩去,在月光映照下,如繁星闪亮,将淡淡光芒洒向下面纯洁无瑕的美
    丽女体上。

    赵飞凤仰头望着天空中的十几块美玉,暗歎一声,凝目怒视着伊山近,冷然
    道:「事已至此,要杀要剐都随你,要是哼上一哼,我赵飞凤枉担江湖盛名!」

    「想要我杀你?哪有那幺好的事!」伊山近咬牙冷笑着,突然虎躯剧震,身
    上的衣服陡然飘飞,向着远处飞去。

    不过一眨眼,他就变得清洁溜溜,脱衣服的速度天下无比。

    看着性感女郎美丽胴体,手中捏着她柔滑丰满的乳房,伊山近的粗大肉棒挺
    立起来,唇边也现出一丝古怪笑意,挺起腰部向着美女玉颜接近。

    赵飞凤大惊,失声叫道:「滚开,噁心!」

    她拚命将俏脸扭向一边,伊山近的肉棒却如影随形,向着她的脸贴近,很快
    就贴到了光滑玉颊上面。

    赵飞凤冰肌玉肤都厌恶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也想逃开,可是刚才劲力
    已经被震散,现在浑身没有力气,感觉到粗硬龟头顶着她光洁如玉的圆润下巴,
    念心得几乎要吐出来。

    外表稚嫩的男孩,骑在成熟女性的性感胴体上,屁股用力下坐,磨擦着高耸
    玉乳和顶端鲜红樱桃,感觉着乳房的光滑柔腻,不由大爽。

    他挺起肉棒,向着赵飞凤眼前伸去,看到洁白如玉的美丽面庞,不由玩性大
    起,让肉棒向下挥去,龟头在琼鼻上面轻轻敲打,马眼顶住鼻孔,试着想要插进
    去。

    那幺小的鼻子,肉棒当然无法插入,赵飞凤却成功地被气得浑身发抖,奋尽
    最后的力气拚命挣扎,却被伊山近按住双手,肉棒变本加厉地在她脸上乱敲。

    龟头在玉颊上顶来顶去,感觉着柔滑娇嫩的肌肤,又敲上了她的眼皮,被长
    长的睫毛刺得微痛。

    他挺起身子,肉棒垂直地向下指去,用龟头狠戮她英武美丽的脸庞,弄得她
    脸上剧痛,忍不住张开鲜艳红唇,愤怒地大骂不止。

    远处的美少女们都被吓呆了,在她们心中,帮主的武功是天下第一流的,只
    有侠女盟其他的女侠能和她一较高下,谁也不能击败她。

    可是现在事实就在眼前,她不但被一个男孩打败了,还被他按住用肉棒蹂躏,
    这让她们不敢置信,美目中满含热泪。

    尤其是看到那根大肉棒在她脸上又戮又敲,让她们身体发热,又是悲愤又感
    刺激,忍不住大声哭喊道:「帮主!」连滚带爬地向这边奔过来。

    奔到她们心上人的身边时,眼前却多了一层透明屏障,挡住了她们急切伸出
    的玉手,让她们只能在最近的距离内看着伊山近欺负她们的爱人,却无法碰触到
    他们的身体。

    伊山近抬起头,看着围在身边的众多美少女,一个个身材苗条,纤腰隆臀,
    浑身充满青春的美感,不由大感兴奋。

    他低下头,看着愤怒大骂的赵飞凤,那两片红唇上下翻飞,将大量恶毒语言
    都叫骂出来,让他心中怒火燃起,突然一沉腰,粗大肉棒笔直地向着那张恶毒的
    嘴插去!

    噗的一声,正中红心。龟头狠狠地穿入诱人红唇之中,顶开贝齿,进入了温
    暖湿润的口腔中,一直戮到湿滑香舌上面。

    因速度太快,赵飞凤不及反应,一腔恶毒咒骂都被堵在喉中,瞪大美目看了
    他半晌,丹凤眼中满是粗大肉棒和男子胯部的影像。

    口中传来奇异的气味,让她惊醒,这才明白过来,愤怒至极地大骂,却只能
    发出唔唔的声音,什幺都骂不出来了。

    伊山近跪在她的身上,双膝压住两弯白藕般的丰满玉臂,双手按住青丝玉颊,
    不让她躲开,兴奋地挺腰狠插,让肉棒更深地进入她的樱桃小嘴里面。

    现在他已经不太生气了,感觉到肉棒上传来的湿润触感,还有磨擦口腔、香
    舌的快感,兴奋莫名,肉棒一抽一插,将美妙小嘴当成了嫩穴,狠插不止。

    赵飞凤悲愤哼呜,贝齿狠狠地咬住他的肉棒,想要将龟头咬下来吃掉,吃他
    这一块肉以洩心头之恨。

    可是她身酥无力,肉棒向前一挺,就摆脱了她的啃咬,反将贝齿震得疼痛,
    牙龈流出血来。

    伊山近挺腰下沉,肉棒直插深处,一直碰到软嫩咽喉,奋力插了进去。

    赵飞凤被噎得「呃呃」低哼,美丽丹凤眼翻白,娇躯剧颤,而旁边的美少女
    们更是吓得手脚冰冷,不敢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情景。

    她们最敬爱的伟大帮主,现在竟然被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男孩按在地上欺
    辱,将撒尿的髒东西插进了她尊贵洁净的口腔里!

    想到帮主美妙樱口的超强吻功,以及舔弄自己下阴时的强烈快感,美少女们
    悲愤地哭泣起来,颤声咒骂伊山近,秦首狠撞透明屏障,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伊山近已经听不到她们的骂声了,他现在爽得不知东南西北,大肉棒不断地
    在湿润紧窄的樱桃小口里面大力抽插,肉棒表面和温暖的口腔内壁、柔滑香舌快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 相关内容